「送他去安養院,不代表不愛了」另一半失智,你需要更多人一起作戰!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8月3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發現與失智長輩相處,有賴於關係的建立。但當你這一回來服務時,他認得你,下一回就不見得了,也就是,每一回服務後離開,業績會自動歸零。

文/藍家蓁

 

如果你問我,失智和失能哪一種比較好照顧,我的答案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一樣,失能的問題單純,而失智的情況是千變萬化的。

 

簡單來說,失智症就是大腦生病了,所以是沒有年齡限制的,而且失智症並不是單一項的疾病,而是許多症狀的組合。包含有:記憶力、判斷力、思考力、認知能力、計算能力、語言能力等功能出現衰退與障礙,嚴重地影響到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品質。

 

 

「可樂爺爺」是一個早期的個案,我不太記得爺爺罹患什麼疾病,但爺爺失智的特徵卻特別突顯,讓我印象深刻......

 

爺爺個子很高大,戴著一副圓圓的小眼鏡,頂著一頭捲髮,看起來相當有學問,看起來就像卡通影片裡的博士。

 

爺爺是個讀書人,從他的書桌就可以看得出來,房間擺設簡單,只有書桌、衣櫃,和一張床,床上面還有包膜塑膠袋未拆完整的痕跡。

 

奶奶很沉重地說,這張床爺爺一次也沒睡過,因為爺爺都是趴在書桌上睡的。你覺得除了這樣,還有沒有其他會令家屬頭痛的問題?答案肯定是有的,有許多患者的病程尚未結束,而照顧者卻已身心俱疲。

 

由於爺爺很怕水,所以沒有人能夠勉強他洗澡,也因常常久坐不起,整個屁股都已潰爛,鮮血直流,直到奶奶找到我們來幫忙為止,事情似乎才有了轉機。我發現與失智長輩相處,有賴於關係的建立。但當你這一回來服務時,他認得你,下一回就不見得了,也就是,每一回服務後離開,業績會自動歸零。

 

我很感謝奶奶貼心地準備小點心,讓我可以和爺爺「搏感情」,見時機成熟,再把握可以完成擦澡和換藥的機會,這是一個需要用心又鬥智的工作,但可以確定的是,好的態度絕對是溝通的萬靈丹。

 

失智的人有時也呈現多重的人格特質,有時伴隨著如孩子般的性情,需要半哄半騙,當然,有時也會像體力飽滿的年輕人,作出瘋狂的作為,或是有一些頑固不堪的堅持。後來我發現,在家中的服務項目仍然算是可控制的,因為走出戶外的變數,有時大到你無法想像。

 

 

奶奶雖然精神上飽受折磨,但她仍深愛著爺爺,希望爺爺過得好。能夠讓爺爺過正常人的生活,是奶奶深切的盼望。若時間允許,我會把爺爺騙出家門,爺爺身型高大,在他身旁我顯得嬌小許多,牽著爺爺的手,開始我們的奇妙之旅。

 

也許是很少與外界接觸的緣故,對於路上的事物都感到好奇而且四處張望,偶爾他會推推他臉上的眼鏡,想一探究竟,然而爺爺也會沿路不自主地一直吐口水,我只能一直對路人說「抱歉」,爺爺不是故意的,直到我們一起走進麥當勞,點了蛋捲冰淇淋吃,那是我倆最放鬆的時刻。

 

我也感覺到爺爺很開心,好像回到熟悉的過去,聽店員說,爺爺過去是店裡的常客,經常來喝飲料,因此也給爺爺一個封號,叫做「可樂爺爺」,難怪在這環境裡,爺爺顯得自在許多,只是爺爺已不認得這些資深服務員了。

 

其實,我非常鍾愛陪長輩外出散步這件事,除了覺得漫步很舒服外,還有機會更加探索長輩的內心世界。

 

有一回,我們走進麵包店,爺爺拿了最愛的紅豆麵包,老闆娘搖搖頭感慨地說:「人老了,怎麼變成這樣。」我在心裡深深地期盼著,這一塊紅豆麵包,能勾起爺爺一絲絲美好的回憶,我相信這是爺爺再也熟悉不過的滋味了!紅豆也串起了我對天上的父,總總的思念,我知道將來我們還會在一起。

 

居家服務是一套沒有劇本的故事,每天上演著不同的情節,直到有一天他們都不想演了......

 

有一回,奶奶拜託我帶爺爺去理髮,起初一切看起來都那麼地順利,等到洗頭要沖水時,他老人家不玩了,準備帶著一頂泡泡頭要打道回府,那時真是把我給嚇壞了,原來躺下來這個動作對爺爺來說是困難的,因為爺爺連床都沒躺過啊!最後大家齊心協力的幫助爺爺,在一陣慌亂中,將泡泡頭搞定,然後平平安安地回家。

 

奶奶終究無法一個人長期抗戰,面對這個相守了一甲子的男人,卻又無計可施。就像爺爺要尿尿時,他會跑去陽台小解;當夜晚大家要睡覺時,他老人家自己出門逛大街;然而爺爺也很少吃正常的餐點,總是餅乾、麵包糊口,從奶奶的眼神中,我感受到強烈的焦慮與不安。

 

 

奶奶過去是個畫家,性情相當溫和,自從爺爺生病後,奶奶就再也沒有出過遠門了,在這個家庭裡,奶奶漸漸地沒有了自己,也忘記了她曾在筆墨之間所擁有的自信和喜悅。

 

這一切是我們要的人生?如果爺爺知道,奶奶因為他而生活大亂,難道他不心疼嗎?奶奶忍痛把爺爺送走,由專業機構代為照顧,我清楚知道,將心愛的伴侶或長輩送去由別人代為照顧,並不表示你沒有了愛、沒有了恩情,而是更積極的尋求對家人更好的照顧。

 

當然,事前的準備工作、評估都不可少,因為我們也希望將來受到同等的對待。我知道當爺爺和奶奶分開之後,他們各自都會過得比原本好,因為他們都深愛著對方,只是這一切,爺爺已經不會表達了……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安養院怎麼挑?護理師教你挑選機構不踩雷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愛長照訪問了仁群老人養護所的資深護理師-李良玉,告訴你要如何做出最適切的選擇。本文四大重點,請多分享給親朋好友。

採 訪/小虎文。李羚榕
受訪者/機構護理師李良玉


無論是短期或是長期照顧,要送家人到養老院、照護機構時,第一要考慮的是如何讓家人有「最適合的照顧」。


我們訪問了仁群老人養護所的資深護理師-李良玉,告訴你要如何做出最適切的選擇。

 

重點一:讓入住的長輩參與決策過程,調整心態 

 

首先,必須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讓家人了解為何現在要送他過來,不要讓他覺得自己被遺棄,或是自己沒有用了。 


「不少人對於機構抱有刻板印象,若在未事先告知的情況下送老人家來,無意之中會加深他們的恐懼。家屬要盡量與老人家以漸進式的方式溝通,讓他實際參與決策過程。我曾經也跟我公公溝通了一年的時間,讓他知道我們是關心他的,他沒有被遺棄。良好的溝通,會讓他們安心,日後也比較好照顧」。 


建議家屬可以和長輩聊聊住進機構後實際的好處:


「住到機構住反而比較有同伴」、「住在機構有許多護士和照顧你的人,設施比較齊全,對您也比較安全」等。


除了要讓長輩調適心情,家屬親友間更需要經常溝通,避免糾紛,才能做出對長輩最有利的決定。

 

重點二:蒐集資料,從優等機構開始選起 


可以向親朋好友打聽他們自身的經驗,「好康道相報」經過熟人介紹,會更清楚每一個機構實際的照顧狀況。


或者,你也可以參考政府每三年對老人福利機構所做的評鑑指標,評鑑指標分為優、甲、乙、丙、丁五等,建議先從評鑑為優等及甲等的機構開始著手,評鑑資料請至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官網查詢。

 

重點三:考量距離遠近 選擇合適的機構 

 

機構護理師李良玉叮嚀:「長輩安住在機構後,建議家人一定要常去機構看長輩,每個人無法照顧的原因雖不相同,但千萬不要讓空間的距離,拉遠了心的距離。」 


距離也為選擇機構的重要評比條件之一,考量的因素應該要有:探望長輩的距離、就醫的距離等等。這樣才容易維持與長輩的交流與關懷,並且確保有突發狀況時,醫療資源能夠及時導入。

 

重點四:實際觀察—望、聞、問、切 


當我們實際到了養護機構、安養院後,你先確認你的鼻孔是否暢通,然後開始發揮你的嗅覺……


「因為要看一家養護機構好不好,可以先聞聞看是不是有濃厚的尿騷味。」


「過重的味道可能就代表照顧品質不佳,如果當你踏進機構,撲鼻而來的是排泄物的味道,那我勸你不要選這間,因為那代表他們基本的衛生管理沒有做好,也沒辦法及時地處理生理需求。」李良玉分享了自己觀察許多安養中心的經驗。


此外,也要了解機構的硬體設施,是否能充分保障長輩的安全,以及提供實際的需求,最少需要有:
 

1. 床邊呼叫鈴可否使用? 
2. 電梯空間是否合宜? 
3. 衛浴空間是否為無障礙? 
4. 消防設施是否健全?例如:滅火器、逃生梯、灑水器等。

 

對於長輩來說,搬離原有的家庭是一個很大的改變,因此,我們也需要觀察機構的環境是否給人溫馨、有家的感覺?床邊是否有個人儲物空間,或可做個人化的佈置?還是都是制式呆板的床頭卡?這些細節都可以增加長輩對機構的歸屬感。 


最後一個需要注意觀察的是,除了服務人員在跟你接洽時的態度外,你更要看看服務人員是如何跟其他住民相處的,「他雖然老了,不代表他什麼都不行,他沒辦法講話也不代表他聽不到。」很多機構都會覺得,你只要坐在那就好,鮮少與住民互動。但是其實,管理較好的機構,服務人員會跟長輩有許多良好的自然互動,長輩也能因此感受到更多的尊重、保有自我的尊嚴。 


有任何疑問不解之處,在參觀機構時可以盡量提出,覺得沒有獲得解答或是真的不滿意時,請換其他養護機構。畢竟你一定要讓自己安心,相信自己已經做出最適合的選擇了,千萬不要在做出決定後,才感到後悔或是愧疚。

 

 馬斯洛的需求理論-讓長輩滿足「自我實現」

 

 

「一般的機構,一定可以滿足住民的基本生理需求,但就馬斯洛(Maslow)需求理論來看,好的機構是往上走的。」李良玉對於選擇機構上的幾點建議,正好滿足了生理、安全、歸屬感的人性需求,但最高層的「自我實現需求」也有可能在機構被滿足嗎?


「有一次我參訪嘉義的機構時,他們發了許多樂器給長輩們『玩』,沒想到長輩們非常享受這樣的『敲敲打打』,社工們更是計畫讓長輩們上台表演!消息一發布,長輩們開始有了表演的慾望和目標,還不斷開心地叫家人們一定要來看表演。即使在養護機構,他們還是能找到發揮的舞台,滿足自我實現。」 


只要有心,長輩一樣能在養護機構度過有品質的晚年生活,目前大眾對於養護機構還有一些刻板印象與迷思,這也代表了台灣的養護機構還有許多進步空間;但只要家屬和長輩們都能意會到,送家人到機構,是為了獲得更好的照顧品質,而不是消極地置之不理,甚至是等死,大家一起在心態上做出轉變,才能讓相關單位願意投入更多的資源,讓養護機構能變得更好。 


✽「活得有品質的老年」不只是一個家庭的事,而是整個社會的事。

 

最後李良玉提醒大家,長輩初到養護機構須要有適應期,家人的陪伴與關心非常重要。「最好的治療是家人的陪伴。」別忘了要到機構常常來探望長輩喔!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住安養院不好嗎?這兩個字是關鍵!

撰文 :木馬文化 日期:2018年01月11日
  • A
  • A
  • A

你可知道,在住進老人安養院等看護機構時,不論是誰,最初的三個月都會有「入住不適應」的情形嗎?老年人會因為不習慣安養院裡固有的團體生活這種特殊環境,而變得暴怒、拒絕看護、消瘦,甚至陷入憂鬱狀態。當中,有人認為只要乖乖聽安養院裡的人的指示,一切照做就沒事了,但幾個月後,就得了憂鬱症。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不適應反應呢?因為老年人失去了住進安養院以前所擁有的「自由」。住在家裡的時候,例如洗澡或不洗澡,那是自己的自由;什麼時候洗、洗多久,那也是自己的自由;吃不吃飯、要吃什麼、去不去散步,全都是自己的自由。但是,大部分的安養院都不能讓你擁有這樣的自由。

 

星期幾要洗澡、入浴時間、洗多久,都已經規定好了,不但不洗不行,想洗的時候也不能洗。吃飯一樣,散步也一樣。不過,正因為是團體生活,所以安養院的人和老年人本身,都認為不忍耐遷就點不行。於是,過了三個月左右,大家就都「習慣」下來了。但其實並非習慣,很可能是死心了。

 

我的意思並非指住進安養院不好。例如,有人住進特別的老人養護中心後,反而比住在家裡時更健康、活得更久。這是因為他們受到了專業級的看護。而且,在日本,確定是因為洗澡的相關原因而死亡的人,一年有四千人左右,若再加上洗澡前後的原因,就達到一萬人之多,當中有八成是老年人。洗澡對老年人來說是相當危險的,但有看護提供專業的洗澡服務的話,就幾乎沒有老年人因洗澡致死了,罕見到好幾年才出現一兩個案例而已。所以說,有專業級的看護,洗澡就不再會發生死亡悲劇了。

 

不想麻煩別人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在能夠提供專業級看護的機構裡,老年人就能夠安心地接受照顧。但是,很遺憾地,因為人手不足等各種理由,老年人就是無法獲得自由。一旦無法獲得自由,自然會聯想到不自由,所以大家的觀念都是「不想麻煩別人」。人啊,是想要自由的。

 

那麼,自由到底是什麼?自由就是想洗澡時洗澡,不想洗時就不洗。也就是可以自己決定,用其他說法,就是「自主」

 

能夠保有「自主」的話,即使無法「自立」,人還是能感受到幸福。因此,例如吃飯時,與其說:「吃飯時間到了,來吃飯吧!」不如說:「吃飯時間到了,肚子餓了吧?」來得讓人舒服呢!結果就是,安養院準備好了餐點,與其規定時間讓老年人吃,不如讓老年人覺得是他們自己想要吃的,這樣他們就能獲得滿足感。而且,一天要吃好幾餐,有時明明中餐就不想吃,但為了怕辜負看護人員只好勉強吃下去的人,就可以從這種痛苦中解脫出來了。

 

我認為真正應該做的,不是「自立支援」,而是「自主支援」。能夠保有自主權,換句話說,能夠自己決定的話,就不會害怕被別人照顧了吧?「被人家照顧挺好的!」「被人家看護著也不錯!」若能夠這麼想,大家就不會只想壽終正寢或自然老死,也能夠從這種不幸的精神狀態中解脫出來了。

 

我認為,目標不是「成功老化」,而是「幸福老化」,也就是「做個幸福的銀髮族」。「幸福老化」是我自己創造的名詞,相對於「成功老化」是他人的評價,「幸福老化」則是自我評價,目標並非達成他人眼中期待的自立,而是讓自己能感覺到幸福。

 

如果認為年紀大了也必須自立,那麼無法自立時,就會喪失生存意志。況且,人在過世前幾年,可以說都是無法自立的。但是,能夠保有自主權的話,就不會喪失幸福感,能感到幸福的話,就不會失去生存意志了。

 

而且,只要老年人感到幸福,對他身邊的人而言,也就是一種幸福。因為大家都認為變老是件傷感的事,都認為被看護是討厭的事,可要是看到被人照顧的老年人洋溢著幸福感,大家就能改變這個迷思了。還未能洞悉人生的意義而覺得生活好苦的年輕人,若能看見幸福的老年人,也許就能領悟到:「人生,並非這麼不值得啊!」

 

本文經木馬文化同意轉載,選自《為什麼任性的父母更長壽?:理解老後行為和心理的轉變,和父母相處得更自在愉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陰暗空間,躺滿眼神空洞的老人…鬼才導演:為罹癌父找長照機構,我以為我到了地獄

撰文 :盧建彰 日期:2016年09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編按:歷任奧美、智威湯遜廣告創意總監的盧建彰,曾經操刀執導蔡英文總統及柯P的競選廣告,被譽為鬼才導演。他十七歲時,母親因車禍腦傷失憶;三十一歲那年,發現父親有肝腫瘤,面臨父母都需要長期照護的情況,他親自尋訪各處安養機構,試著想找到讓媽媽恢復笑容的安養院,卻看見裡面最真實與不堪的一面,本刊特請他為文分享這段心路歷程。

有些東西,我不是那麼想回顧,但它又那麼真切的在那裡,或許,還成為我生命的重要肌理。


父親罹癌那年我三十一歲,切片確認後,我跟他討論,退休在家休養和母親作伴,當時母親因為車禍喪失記憶已經十四年。他勉強同意後,我也假裝放心地繼續在台北追求我的職場光環。


這樣過去兩、三年,中間不斷地門診治療,我總得放下工作匆忙趕回。突然,某個早上,接到伯父電話,說爸爸大吐血,我又跳上高鐵,衝回台南。爸爸的大吐血很嚴重,止血針甚至透過內視鏡到體內打了八個結都止不住。從普通病房到加護病房,再準備轉進安寧病房時,父親卻奇蹟地出院了。


問了父親要不要到台北和我同住,但冬天陰雨氣候又溼又冷,對老人家健康不好,而且沒有朋友,環境陌生,更住不習慣,連要往哪散步溜達,都沒概念,父親想了想,不太願意。


驚恐,績優機構竟像地獄
陰暗空間 躺滿眼神空洞的老人


我只好開始查訪台灣的長照機構,想說,或許父親和母親一起作伴,住進安養中心,有人照顧,彼此也有個照應。


結果,一看,嚇到我了,或者,該說,嚇死我了。


我首先看的當然是評鑑績優的安養機構,我記得看的第一個機構,離我家不遠,走進去,氣味刺鼻,滿是尿騷味。一位外籍移工茫然坐在椅上看著我,她的身旁是近十床緊緊置放在一塊的老人,他們無法動彈,眼神空洞,望著我,望著天花板,陰暗無光的空間裡,我以為我到了地獄,而他們對我發出無聲但最用力的呼喊。


我勉強自己,努力觀察,但看了看,除了外籍移工外,我似乎沒有看到任何看起來有看護執照的人,其他就是打掃的阿桑。


那機構陪同的員工,尋常的中年老伯,顯然是個誠實的人,絲毫沒有要遮掩的意思,彷彿「啊!就是這樣啊,沒什麼,大家最後都是這樣的。」走在我們身邊,繼續說著,「這邊是插管的⋯⋯那邊是失智的⋯⋯」病床單薄不專業就算了,建築本身看來也不是為了醫療目的,僅是把一些床放入,把一些破敗回收藤椅塞進,陰暗無光雜亂無章,無條理外,若以我們拍片的美術風格形容,就是殘敗瀕破,浩劫後。


我記得,我那時幾乎是落荒而逃,無法多待一分一秒,因為你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別人在痛苦裡,而那,每一位都是人家的父母。


去看了第二號,也是評鑑績優的安養院,這家似乎好一點,牆上有些像小時候教室後面的園地,記錄了長者們的生活,也跟教會合作,固定會有年輕人來陪長輩唱歌,但環境看起來,雖然有努力規畫,可是建築本體也不是為了安養照護,只是用些隔板隔出空間,家具看來也是頂著用的感覺,雖不到捉襟見肘,但總會想:爸媽來住好嗎?


糾結,陷入選擇的困難
爸爸可能不喜歡 媽媽也難適應


最有疑慮的是,隱私。父親雖是溫厚的人,但終究是本來住在自己家的人。看著一床床擺放一起,毫無距離,天性害羞的父親,恐怕一下子也無法改變這六十年來的個性。


後來發現,我多慮了。


因為,媽媽根本不能去住。理由是,媽媽雖然失智,但卻又有行走能力,對安養中心而言,這才是最麻煩的對象,因為會亂動,甚至亂走,走丟很麻煩;就算不走丟,光失智,對照顧而言,就得費上更多心力,得安撫、注意情緒起伏。


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原來,在對方心中,或許,無法動彈只能待在床上,甚至失去意識的,反而容易照顧,這自然與家屬的想法是背離的啊。


三號安養機構,是我看到最理想的。


建築本體是全新的,是專為長期照顧所設計,居住區域分隔方式清楚,每天也有安排各種活動,甚至也有夫妻房,採光舒服,家具新穎,服務人員也有熱忱,入住條件得經護理長評估判斷,相對專業許多,比較接近我心中以為的長照中心。但,沒有床位,需要等待。


後來,又分別去四號和五號安養院,都是醫院附設的安養中心,相對條件上有些護理人員,環境雖乾淨,但不太舒適,因為較像是醫院,住在那就像住院,我猜爸爸也不會太想要,空間狹窄,媽媽也可能有適應問題。


而且,一樣沒有床位,登記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候補到。總之,有位子的你不敢住,你敢住的沒位子。


最後,我走到父親住的醫院對面,找外傭仲介,由外傭照顧他們。沒想到,一年多後,爸爸走了。這時我的題目變了,媽媽怎麼辦?


奇蹟,發現有創意的安養機構
交誼廳像紅包場 老人變電影明星


我陷入另一個難題,這題好像更難,媽媽要送到安養機構嗎?


和家人考慮了好久,媽媽雖然腦部失智,但其實身體狀況不錯,非常喜歡在外散步。若把她送進安養中心,和她熟悉的住家環境差異過大,恐怕會有強烈恐懼,引起情緒反彈,果然,帶她參觀某個機構,她就立刻破口大罵,趕著要回家了。

 

而來台北與我同住,媽媽第一個反對,因為天氣不好,下雨就不能散步,還有,也請教了專業人士,談到新環境的不熟悉,對失智症患者是很大的負擔。


於是,我們讓外傭與母親在家,拜託鄰居親戚照看,每天撥電話回家關心,媽媽雖時有情緒狀況,但勉強平安度過。


幫柯P做的廣告播出當天,媽媽突然中風了。媽媽到院後昏迷指數三、右半邊癱瘓、無意識、無吞嚥能力,這讓衝到急診室的我苦惱、悔恨、擔憂、害怕,儘管我已經練習過五、六次,病危通知拿起來依舊沉重。


奇蹟式的,媽媽在幾周後出院,但行動能力開始退化,後來發現,可能不是中風,較像是腦傷部位不自然放電,只是幾個月後再次發生,似乎又讓媽媽的語言和行動能力變差,連看到我都不太願意搭理。


這樣過了兩、三年,媽媽變得不愛笑、不愛說話,也不太能在外走動了,我心裡擔憂,但無計可施。幫小英做的廣告播出時,媽媽又因為不明原因的蜂窩性組織炎住院,幸好後來沒事,卻也擔憂好一陣子。


原以為,媽媽就只能這樣了,沒想到,因同學介紹,去參觀了悠然山莊,發現他們竟可以給長輩尊嚴和笑容,環境清爽沒有異味外,甚至每項服務,都不是我想過的,可能是我見到最有創意的工作團隊。


交誼廳妝點成紅包場,帶老人到菜市場聊天、試衣服,幾乎每周出門旅遊,每天飯菜在兩周內不重複,把老人的照片合到電影海報,好貼在房間門口,放眼所及的工作人員都是年輕人,仔細詢問,才知道都是專業社工系畢業的,剛剛所有的創意都是他們發想出來的。


驚喜,看見母親的笑容
白天與人互動 晚上回熟悉的家


最妙的是,媽媽竟在那裡,自己撕開餅乾包裝,和其他老人坐在那裡聽人唱歌,臉上還有笑容,我終於理解,媽媽或許還是有社交需求。


意外的知道,原來悠然山莊有設日間照顧中心,於是決定送媽媽白天過去上課活動,和其他老人社交,並且參與復健、遊戲,也有專業社工照看,晚上則還是回熟悉的家,外傭陪伴照料,我只能希望現在這樣做,媽媽會開心。


我幾次和長照從業人員對話,因此知道,過去的市場,是個使用者和付費者不同的狀態,也就是說,真正居住使用的父母,可能已經沒有金錢的主導權,而付錢的兒女在生活壓力下,可能再孝順都還是想要便宜,因為不知道得付幾年,而自己的生活並不好過。


多數安養機構在這種市場下,追求的就是壓低成本,好增加利潤。因為付錢的相對不在意品質,而在意品質的無力付錢。所以,可怕得讓人無尊嚴的機構,充斥。


回頭想,若物以稀為貴,誰的時間最寶貴呢?當然是老人。


但我們給老人的資源卻最少,因為他們無權抗議,且他們不代表希望,我們總是投資在有機會的標的物上嘛,比方說,孩子。


只是,長輩不是標的物,還有,長輩不是別人,就是我們自己,以後的自己。

 

領悟,爸媽就是未來的我們
改變安養院 先從關心尊嚴開始


我對台灣長照機構的認識不深,但因為拍片,常需要租借場地,也因此探訪了幾家,我知道的是,真正好的,很少。


未來,應該會有改變,現在六十多歲的長輩,是擁有經濟主導權的,他們會自己付費,而且不會太吝嗇,但以他們現在的標準去看,目前的安養機構可能都不太行。這是個巨大的市場,但目前操作這市場的,還沒跟上。


我期待的是,幾年後,我可以有尊嚴地活,而那可能需要我們開始關心現在長輩的尊嚴,否則,我們會死得很難看。


我們工作努力認真,並且忍受一切,以為用現在的時間換以後的退休生活;那如果,最後的最後,辛苦換到的是惡夢,你會不會怕?而且,這惡夢,你自己不能決定要醒。


看著父母,我總覺得跟著他們身後,走著,準備躍下那深坑,只是難受的是,那坑是此刻擁有實質權力的自己挖的。


我十七歲開始陪爸媽進出醫院,看著苦痛、看著憂愁,也看著光明;看著他們,其實,也是看著自己。二十三年了,我看得夠多了,也許,我該試著做點什麼,因為下一個二十年,很快就到。


你也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