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人不能亂託,禮不能亂送!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8月23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大概因為我寫了很多處世書,像是《我不是教你詐》、《你不可不知的人性》等等,很多朋友認為我一定特別精明。

文/劉墉

 

其實恰恰相反,我以前是很不精明的,常上當,只是上當之後我會回頭檢討,為什麼吃虧?我有什麼地方沒做對,或是自以為對,其實錯了。

 

按說人應該愈老愈精明,其實不然,我在不久前才犯了個錯,而且正是「自以為做對了,其實做錯了」,結果把一樁美事辦得很不美。

 

面子沒賣對滿盤皆輸

 

有一天我打電話到某學校問事情,不知怎麼回事,電話接到了家長會。那接電話的家長就笑說:「劉老師,您以前曾經送全校學生每人兩本書,現在還能不能送啊!我們的孩子進來得晚,都沒拿到耶!」

 

我非常重視那所學校,所以立刻很爽快地說:「沒問題啊!告訴我現在全校有多少學生,我來安排,連老師和校工都有!」

 

沒過幾天,那家長就來電了,告訴我人數,我也就準備了幾千本書送過去。

 

問題是,書送過去,好像反應不怎麼熱烈,不但遲遲沒到學生手上,學校連封謝函都沒有。我打電話問「那位家長」,她說她為了這事忙死了!

 

雖然找了好多其他家長,但是學校不配合,缺這個缺那個,連分發到班級這麼簡單的事,都折騰了好一陣子。

 

 

放下電話,我想了想,一下子想通了,我把事情辦砸了,各位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我只圖一時爽快,好像表現我大方的樣子,答應那位家長,卻沒想想她在家長會的位置。當她跟其他家長說這個好消息的時候,顯示是誰的功勞?

 

每個學生兩本書,因為年級不同,我送的書還不一樣,這分配工作是不簡單的,如果她的力量不夠,頭銜不夠,甚或後臺不夠,今天她有能力動員所有家長一起工作嗎?就算她跟家長會會長報告:「都是你的功,你找的,大家佩服你!」會長又會熱衷嗎?

 

話說回來,學校會高興嗎?校長會高興嗎?

 

換個角度想,如果我當初私下打個電話給校長,說我要送學生一批書,請校長安排,情況就大不同了吧!校長會說他跟劉某人有交情,居然說動劉某人,捐學校師生每人兩本勵志書。

 

然後可想而知的,主任、老師、職員,家長全動了起來!

 

因為是校長的面子,校長交代的啊!

 

相反的,由家長會裡的一位工作人員洽談這個捐贈,校長有面子嗎?他又會積極推動嗎?(我非常感謝那位家長的熱心,她實在太辛苦了!但是我也不得不說,我處理的方法有瑕疵,才害她那麼辛苦。)

 

所託非人,貽害無窮

 

今天咱們討論的就是託人、託關係的學問。當你所託非人,可能非但沒好處,還有壞處!

 

也不見得找長官就一定成喲!再舉個例子,也是我得到教訓的。

 

有一次我去找個美術館的館長,說想在館裡辦畫展。館長是老交情了,館裡也早就收藏了我好多幅作品。那館長立刻說:「一句話!」

 

我很高興,就說:「我就知道跟您說就成了,原本還想託某某幫我找您呢?」

 

一聽到那「某某」,館長眼睛立刻亮了,那可是重要官員啊!只怕館長未來升遷都得過他啊!

 

館長立刻說:「那更好了!您找某某人就更方便了,我恭候他的指示。」

 

後來我沒有去那裡展覽,因為我的感覺很不對,明明你可以直接答應,何必要我再繞個彎去拜託官員呢?

 

原因很簡單:館長原先確實要把面子賣給我,但一聽到某某「大人」,立刻轉方向了,面子當然是賣給某某大人更好。最起碼,能跟某某大人有個接觸的機會,那可關係他未來的升遷哪!

 

你既然不求我,我也就不理你

 

 

再舉個例子,我犯了類似的錯:也是我開畫展,要發新聞,雖然我以前曾經在新聞界工作過,跟某報社的主編一起跑過新聞,算是舊交,但是因為跑藝術新聞的記者更熟,我想別麻煩他長官,找記者就夠了。

 

沒想到,那記者寫了好大一篇,真正登出來被刪掉了一大半。我問那記者,說是主編刪的。

 

我只好打電話問主編。您猜他怎麼說?

 

他居然說:「不知道啊!有這種事嗎?誰幹的?」然後話鋒一轉:「老兄開畫展,這麼大的事,為什麼不跟我說一聲啊!您交代一下,還有什麼問題,您這不是太見外了嗎?」

 

隔天,他又叫記者寫了一大篇專訪,登出來。

 

你把禮送死,他把你拖死

 

前面說的都還不算大事,有些大事如果你託錯了人,或者用錯了方法,可就是生死攸關的大事了!

 

我在臺北的一位鄰居,因為鼻咽癌過世了,死前他對我咬牙切齒地罵他臺灣的醫生。說他如果不託那醫生,病可能治好了。

 

事情是這樣:發現癌症不久,那醫生說剛出了一種最新的放射治療的機器,可以用更大的能量,更精準地對付癌細胞。在不傷害旁邊器官的情況下把癌細胞殺死。又說他認識美國加州一家醫院,正好有這種機器,他可以聯絡。

 

我朋友聽說,彷彿在黑夜看到了光明,先表示自己經濟情況很好,不怕花錢,請盡快安排,接著送醫生一份厚禮。

 

醫生先不收,說自己也沒把握,所幸他跟那家醫院有交情,可以透過關係,盡早安排。

 

我這朋友又送重禮。

 

醫生說快了!快了!排隊的人太多,正在下功夫、託關係!

 

我朋友再送禮,甚至送錢。

 

 

終於排到他了,可是到美國那家醫院檢查之後,醫生問:「你為什麼拖到現在才來啊!」我朋友講:「因為你們病人太多了,排不上啊!」

 

對方先一怔,說:「不可能啊!而且像你這麼緊急,我們一定優先安排!」

 

如果您太老實,沒聽懂,就讓我講講我以前在臺北近郊碧潭看到的一幕給您聽吧!

 

只怪你擺闊,所以被淹死

 

碧潭其實是河流的一段,只因為那裡的水很深、水面很寬,所以上游很急的水到那兒就變得平靜,是划船的好地方。問題是碧潭的另一端,因為河床變淺,水勢又變得湍急。

 

有一天我在河邊看到一對情侶,因為沒有注意警告的標示,把船划向了下游,當他們發現水變急,雖然拚命用力往回划,還是愈來愈往下。

 

這時候他們看見岸上的船家,就喊救命,「你救我,我給你五百塊!」

 

隔幾秒:「我給一千!」

 

岸邊的船家下水了,船上的人更急了:「我給五千!快啊!」

 

救他的人快到了,他也更危險了,大喊:「我給你一萬啊!」

 

還是慢了一步,救他的人才正要抓住船,差一寸,船已經下去了。據說兩個人淹死了一個。

 

我後來聽那去救他的船家說:「只怪他一直加錢,他如果不加錢,恐怕也死不了!」

 

這個故事我寫進了《人生的真相》,大家以為是我虛構的,其實是我親眼所見。

 

總歸一句話:人不能亂託,禮不能亂送啊!

 

 

(本文節錄自《劉墉談處世的40堂課:解憂、解惑、解人生,跨世代的人際智慧錦囊》,臺灣商務印書館,劉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熟齡感情學》相遇的時候,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撰文 :大人的孩子氣 日期:2018年07月06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感情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不能講求「一分耕耘,一分收獲」的事,除非遇上對的人,這句話才能成立。但是弔詭的是,這個對的人,也可能有一天「不對」了。

 

文/石芳瑜

 

走向不對的原因,可能與你有關,好比你對他不好,又或是太好、太縱容;但也可能與你無關,畢竟影響一個人的原因太多了。或者,其實是你根本不了解這個人。

 

我們的感情被辜負或傷害,難免痛苦傷心,理性的做法通常是試著找出原因,看看是否與自己有關?有沒有辦法改善?情緒性的反應往往就只是怨懟與想報復。

 

有時反省之後,確實走向更堅實的感情之路,但很多時候我們發現錯不在自已,於是又回到怨懟與報復之心——為何我愛你,你卻不愛我?為何我對你這麼好,你卻對我這麼壞?

 

問題就在於對方不是你啊。你愛他,他卻不一定要愛你。反問自己時便可豁然明瞭,試問若有人愛你,你就一定要愛他嗎?人生到了我們這個年齡,認真付出過幾次感情的人,大概都有體悟。

 

放下感情傷痛

學會「感謝」每段機緣

 

 

怨懟傷身,我們只能設法讓自己早日康復,報復更常常後座力無窮,有時冤冤相報,有時後悔莫及。「相愛相殺」,說的不全是社會上的真實的殺人事件,而是愛情的甜蜜感與撕裂傷。或許當感情窒礙難行,或一方已經變質,我們該選擇放下。

 

然而「放下」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太難。我們捨不得對方、不願意失去。但當我們不願意失去對方,正表示我們需要對方。同樣的,你需要他,他不一定需要你啊。

 

而你的需要,反而成為一個急欲離開你的人傷害你的理由。越拉扯,傷越重。而我們為何會捨不得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這其實正是反問自己的機會。

 

我們究竟是為了自尊?抑或對方正好彌補了你身上的某種欠缺?還是我們只是愛上一個虛幻的倒影?一段受傷的關係,有時能幫我們看清楚自己,比順遂的緣分幫助更大。這種緣分就是佛教說的「逆增上緣」。

 

我常覺得要感謝傷害我們的人,未免太矯情,但正是因為錯愕或受傷,才讓我們有機會反省、成長,變得堅強。我們是該感謝這樣的機緣,還有自己的成全。

 

傷心的感情,也讓我們思考什麼是愛?我們付出的愛,是否只是為了交換一份感激與回報?所以得不到的時候,才會那麼委屈?

 

學著讓自己更無求於人、更獨立吧。學著自己照顧自己。可以自足,那麼不管還能不能遇到更合適的人,其實都不容易再受傷。有能力付出愛卻不追求他人感激,才是最強大的人。

 

有些離散無可挽回

退一步是重生的開始

 

 

我一個朋友喜歡上一個人,從仰慕轉為暗戀,最後竟然勇敢告白了。問題在,對方已經有伴侶,於是拒絕了她。她退而求其次,希望還能跟對方保持朋友的關係。

 

她對自己退到「朋友」的界線很有保握,即使對方曾說出傷人的話,因為想證明自己的成熟,她也試著不去在意。

 

「畢竟自己當時有道德上錯誤,也退到合宜的距離,但我最終希望的是和解,於是不放棄釋出善意,可是對方似乎認為是糾纏。無法像對待他人那樣對待我。」

 

過了很久,她聽到別人的轉述是:「因為妳讓他覺得不舒服。」她突然恍然大悟,並不是每個人都想修復。也許不放棄友誼的想法,只是一種「危險的訊息」,別人也未必相信她可以退到朋友的情感。

 

她想證明自己的友情,但對方一點都不在意啊。妳需要對方的友情,別人不一定需要妳的。加上好惡都由別人決定,越努力只是越糟,甚至可能顯得矯情。那麼,就退遠點吧!才是對彼此都好的事。

    

試著不在意對方,說不定才是重生的開始,很多事情都必須砍掉才能重練。但感情的前提是:砍掉就是放下,不要心存「總有一天……」的念頭了。

 

 

另一則有趣的友誼故事則是,日本作家林真理子與「暢銷書之神」見城徹多年前因故絕交,兩人在斷絕往來的16年後,有一天在一場聚會時重逢,見成徹請朋友傳話,說無論如何想跟林真理子道歉。

 

在那位朋友將她的答案帶回來之前,林真理子已站在他眼前。就這麼簡單,兩人恢復友誼,而且還合寫了一本《豁出去的覺悟》,暢談許多人生感悟。

 

有些離散或許無可挽回,有些也許多年之後才發現是很孩子氣的事。但是在衝突的當下,或許不要逼視或急著挽回吧。

 

我一直很喜歡詩人林婉瑜的一首詩〈相遇的時候〉,大概可以說明我對世間緣分的看法:

 

一定比海洋還大的啊這人生

坐著各自的小船

也許下一秒就會

出現

在彼此的視野

由遠到近

由小變大

終於遇見

終於相聚

 

於是可以一起觀測一下星星

於是可以一起曬一下上午的太陽

於是可以一起追蹤海豚和鯊魚

在大浪

把我們分開以前

 

在大浪

把我們分開以前

 

也許以後

不會再見面了

相遇的時候

做彼此生命中的好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65歲創業、66歲走上伸展台 鹿間時尚爺爺的熟齡幸福學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8月07日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鹿間卓提供
  • A
  • A
  • A

來台打拚34年的日本企業家鹿間卓,在紳裝領域有個更響亮的綽號——「時尚爺爺」。他65歲開公司當起鎌倉襯衫社長,67歲走上伸展台,和年輕人角逐十大型男,即使將邁入70歲,依然挺直胸膛接受各種挑戰。

時間拉回1980年代,因為日本經濟市場飽和而東南亞正準備起飛,大學剛畢業的鹿間卓,在口袋沒錢、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憑著一股勇氣來到台灣,擔任日本企業前進華人市場的顧問,時光靜靜流逝,轉眼在台生活就超過30年。

 

對台灣有深厚情感的他,大半輩子都在擔任台灣與日本企業間的橋梁,他發現台灣人熱情、果決且具有行動力,在商場談判時,卻因為服裝失去第一印象的分數。

 

▲鹿間卓十分重視與人見面的第一印象。(攝影/劉咸昌)

 

他頓了頓,幫台灣男性找個說法,「可能是台灣人受到美式文化影響太深,無論在什麼場合,總是習慣以舒適為前提,穿著T恤與牛仔褲赴約」,目睹許多台灣商人因為衣著失去合作機會,時常讓他在背地裡覺得痛心又可惜,他暗自在心裡決定,有朝一日要以提升台灣男性的時尚度為己任。

 

這個念頭原本一直在腦海裡,直到兩年前一場意外的邂逅才開始化為行動。65歲的他到福岡旅行時,看到一間賣襯衫的店面,「在試穿時,就能感受到製造者的用心」,無論是版型、剪裁到鈕扣的縫製,各種細節充滿職人「一針入魂」的匠心與堅持!

 

回台北後,鹿間卓仍想著福岡那間襯衫店,他乾脆帶著員工再飛一趟日本,拜訪社長貞末良雄。這次不做台日企業的橋樑,已屆退休年齡的他要自己當社長!

 

第一次拜會,貞末良雄對於來台開店沒有多做表示,鹿間卓回台後不死心,他發揮從台灣人身上學到的行動力,先找店面、下訂金承租,所有流程一氣呵成,隨後帶著店面的平面圖與滿腔熱誠,直接飛往日本。

 

兩人一見面,鹿間卓就告訴貞末良雄,已經租好店面,接下來就等他點頭了。貞末感到不可思議,好一段時間說不出話,「對方一開始有點被嚇到了」,鹿間卓笑說。

 

第二次拜會,鹿間卓以行動和熱情說服貞末良雄,讓他把日本最好的襯衫品牌帶進台灣。

 

▲67歲的鹿間卓樂在工作,兩年前從日本引進襯衫品牌,自己當起社長。(攝影/劉咸昌)

 

在台灣待了這麼多年,他的骨子裡也被台灣人的果決給影響,由於民族性的關係,日本人面對問題常常會因為想太多,反而無法準確地判斷解決方法,相比之下,台灣人會冷靜判斷且迅速準確地解決問題,這點與日本人有很大的不同。

 

於是,65歲的鹿間卓挑戰人生第一次販售業,更親自當起品牌代言人,不只身體力行地擁抱時尚,讓自己成為店內的一抹風景,更參加時尚雜誌舉辦的「Suit Walk」(台北國際紳裝日)活動,年紀比其他人大了兩輪的他,第一次參賽就以熟男獨有的風範進入前十名!

 

▲鹿間卓去年底因為中風影響步態,但他積極復健,今年3月再次參加Suit Walk,以從容的風範成為紅毯上的亮點。(圖/取自鹿間卓臉書)

 

時尚爺爺的名氣響亮了,越來越多年輕人到店內請教穿搭,他開設臉書粉絲專頁「鹿間時尚爺爺」,每天上傳自己的穿搭照,以日本大叔的魅力,席捲台灣紳裝領域。

 

「我的目標是透過行動,讓台灣男性知道,步入中年也可以很優雅」,65歲才創業,讓他從沒時間想過退休,「現在最幸福的就是看到台灣人藉由服裝變得時尚」,而他也注意到很多人年輕時都穿得很有風格,步入中年卻不願意打扮自己。

 

▲鹿間卓認為,只要用心穿搭,步入中年的熟男更能散發出年輕人模仿不來的氣質。(圖/取自鹿間卓臉書)

 

仔細探究原因,鹿間卓發現,許多人身體還沒老,心卻先老了,因為不常外出而懶得打扮自己,聊天的話題甚至圍繞疾病與死亡,這些心態上的老化,都比起外在的老態,更讓人失去光彩。

 

「變老是自然的事」,他坦然接受老化在身形留下的痕跡,卻不輕易向歲月低頭,無論晴雨都衣著整齊、精神抖擻地出現在店裡,因為「只待在家裡是不對的,為何不走出家門,參與不一樣的事物?」鹿間卓瞇著眼笑說。

 

▲鹿間卓有時也會感嘆歲月不饒人,但他認為,心態的老化比外在的老化更讓人失去光彩。(圖/取自「鹿間時尚爺爺」)

 

為了讓自己成為優質大叔,即使已經年近七旬,鹿間卓仍勤於運動、仔細控制飲食,並保持樂觀開朗的心情,他說,「人生是快樂的!雖然有苦有樂,但哭笑之間,人生還是快樂的!」面對生活的不如意,一笑置之就過去了。

 

雖然歲月的痕跡爬上外表,但「生病的時候,察覺到擁有健康就是幸福;來到台灣與各式各樣的人相遇,珍惜每一次的相遇也是一種幸福」,襯衫店內的時尚爺爺在人前總是從容優雅,言談間充滿對生命的熱情與活力,他以實際行動告訴大家,正因為步入中年,穿搭時尚變得更有意義、生活同樣可以多采多姿,而這也是他永遠神采奕奕的處事智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墉:心活、眼光遠、腳步快,才跟得上時代!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8月08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三十多年前我剛到美國的時候,請人鋪地毯。那是一家新的地毯公司,開張大減價。問題是雖然價錢便宜卻鋪得很差,剛鋪完,就不平,隔一陣子更是呈現波浪,好幾次差點把我絆倒。我氣得找他們回來補救,幾個人搞了半天,還是不理想。

 

文/劉墉

 

這家地毯公司倒是挺愛搞宣傳,後來總在報上看到他們的廣告。每次看到,我都罵:「爛!連地毯都鋪不平,怎麼還敢登廣告?」

 

過了一陣,有一天我到朋友家去,看到他們新鋪的地毯,好極了!問問價錢也相當公道。我問是哪一家,說出來,讓我一怔,居然正是給我鋪地毯的那一家。

 

後來,我又看過幾個朋友的地毯,也是那家鋪的,都鋪得很好。正好我有個房間要換地毯,就放下前嫌,找那家來。他們居然還記得我,才進門,看到他們三年前鋪的客廳地毯,就說不成!不成!那時候技術不行,然後主動為我修理。

 

還解釋給我聽,說地毯需要踢,就是用個帶鉤子的工具壓在地毯上,再盡量用膝蓋頂,把地毯用很強的力量推平。只怪他們當年剛入行,技術不好,推也推不平。

 

世界變了你沒變

 

這件小事讓我有了反省:我們常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只因為起初印象不好,就從此否定他。卻不想想大家都會進步,好比為我鋪地毯的那一家,剛開張的時候技術生疏,所以鋪得差。

 

但是日子久了,愈來愈進步,我對他們的印象卻一直沒改變。

 

尤其在這個飛速進步的時代,很多「後來」的能夠「居上」,也有很多原先最棒的,一下子被淘汰。我們必須隨時觀察,不要讓自己的認知落伍。

 

 

同樣的道理,世事浮沉,人的變化也快。小時候好極了的朋友,多年不見,他鄉遇故知,雖然還能熱情擁抱,但是誰能確定擁抱的那個人,還是原來的樣子呢?

 

如果這時候他摟著你的肩膀,說出一堆他的計畫,要你跟他合作。你的腦海裡就算浮起小時候穿一條褲子,一起挨罵挨打,護著哥兒們的往事,也得三思啊!

 

最起碼你得知道你們不見的這段歲月他有什麼遭遇。如果他成家了,你一定要去他家看看,認識他的另一半,因為他可能還是以前的那個他,加上他的另一半就不一定了。

 

你也可以看看他對家的態度,一個對家庭沒有責任心的人,很難對朋友有責任心。你更得看看他對自己怎麼樣,他會不會愛護他自己?想想!一個連自己都保不住的人,怎麼能保朋友?你跟他合作,他酗酒熬夜嗑藥,一下子厥過去了,你怎麼辦?

 

他可以兩肋插刀,很有義氣,但「義氣」不是「意氣」,豪爽不代表信用,情理不分就容易利害不分。

 

連家人都一樣,錢鍾書在《圍城》裡說得好,「遠別雖非等於暫死,至少變得陌生。回家只像半生的東西回鍋,要煮一會才會熟。」

 

家人還是家人,只是而今都另外成了家

 

如果不深思,你會認為家人很久不見,還是原來的家人。

 

沒錯!是家人,但不一定是記憶中的「那個家人」。如同給我鋪地毯的公司,我起初印象壞透了,後來卻好極了。家人也可能原先給你一種印象,隔幾年,大家各自有不同的遭遇,變成跟過去完全不一樣的人。

 

舉個例子,印象中,你的子女對你很大方,從來不跟父母計較。但是他結婚了,還能把父母擺第一嗎?就算他不計較,也不代表他的另一半不計較。

 

所以「親兄弟明算帳」,跟成年的孩子,或已經成家的孩子最好明算帳,除非你存心給,認為「你的就是他的」。

 

認識全新的爸媽

 

親子之間久久不見面,原來的爸爸媽媽也可能不一樣了。在孩子印象中非常兇悍的老子,可能年歲大了,變成和藹可親的老頭兒。在孩子記憶中總是吵架的父母,可能變得彼此扶持,老兩口親愛得不得了!

 

想想!如果爸爸變得那麼好,只因為孩子很少回家,很少長久相處,就在孩子心中永遠是以前那個罵老婆、打孩子的老爸,這樣公平嗎?

 

 

舊人更舊了,還是舊人嗎?

 

經過歲月的淘洗,每個人都會改變,可能改善,也可能變惡。我們絕不能一成不變地看他們,把他們跟記憶中的「無縫接軌」。

 

原先跟你合得來的,現在變得合不來,也可能不是因為他變壞了,而是你變好了。

 

一個進步太多,另一個跟不上,甚至可以說「配不上」了。所以常聽說有人知道多年不見的青梅竹馬回來,興高采烈地跑去見面,然後敗興而返,夢全碎了!

 

舊情綿綿、不忘舊人,是不錯!問題是舊人更舊了,還是舊人嗎?

 

人與物一起老去,凝固在時空中!

 

從另一個角度想,我們也要常檢討,別人是不是在進步,自己有沒有進步?你甚至要檢討,你交的朋友,甚至常去的場合,有沒有進步?

 

沒有進步,就是退步!總是混在一個小圈圈的人,雖然自我感覺良好,卻不知道小圈圈外面的世界已經大不同了?

 

我常跟出版界的朋友交往,發現當印刷的機器改變,從活字版改成打字版,再改到照相打字、電腦打字的時候,有些印刷廠卻仍然停留在活字版的時代。

 

為什麼?因為總跟他合作的出版社沒有覺得需要改,他們已經合作十幾年或幾十年了,都很順利成功,似乎沒必要改變。

 

如果老印刷廠只要接老出版社的生意就能生存,甚至忙不完了,他會有改進的動力嗎?他甚至根本不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經有了多大的變化。

 

徒弟與師父一起落伍

 

連餐館都一樣啊!我發現很多老人請客,總是去同樣幾家餐館。走進那老店,許久沒清理,咔滋咔滋!地毯已經油膩得能把人鞋底黏掉。菜色依舊、菜名依舊、廚子都可能依舊,做出來的味道卻大不如前了。

 

當然也可能味道依舊,只因為外面新一代的餐館有了很大的進步,比起來,老餐館的依舊就是退步了,連他們教出來的徒弟都落伍。

 

讓我們想像一個熟悉的畫面:一群老面孔,在同樣一個老餐館裡聚會,十年二十年,客人跟餐館一起老去,是不是有點像〈桃花源記〉裡的,「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一代新人換舊人

 

相對的,我發現那些常跟年輕人在一起的老人,就比較能跟得上時代。

 

但是各位,如果你是年輕人,千萬別得意!你年輕不代表你就進步。如果你們一群年輕人總是「自我感覺良好」地窩在小圈圈裡,或是你總在一群老人之間抱著鐵飯碗打轉,卻不看看外面的世界,你也可能「年輕得很老」,在不知不覺中就老化了。

 

 

當有一天你發現別人跑在很前面,恐怕已經很難追上。正因此,許多公司會不斷地加入新人,或從別的公司挖角。

 

很多人也會不斷跳槽,每次跳槽好像就能「鯉魚躍龍門」,又升一級。我曾經好奇地問一個年輕人,為什麼隔兩年就跳槽,做事不是要忠於公司嗎?日本有些公司甚至連員工墓地都準備好了,等著大家幹一輩子。

 

年輕人說:「時代不一樣了,當四周都建起高樓,中間的矮房子就變成垃圾桶了。」

 

我又問他為什麼跳一次槽就能調薪?你跳槽之前跟之後不都是你嗎?憑什麼新雇主就要多給你錢?

 

年輕人說:「因為不管怎麼樣,我會帶去不一樣的東西。就算不適合新公司用,最起碼他們會知道別人在搞什麼。話說回來,我這新公司的員工也可能跳槽到我原來的公司,他們也會加薪,這是換血!『滾石不生苔』,人常常換位子,就像賣水果的,常移動一下、擦一下,比較不容易爛,何況哪個新人不會努力表現呢?」

 

今天從我鋪地毯這件小事,扯了這麼多。總歸幾句話,我建議大家: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我們的心要活,眼光要遠,腳步要快。

 

當別人進步,我們沒進步的時候,是落伍。

 

當別人進步,我們不知道的時候,也是落伍。

 

當朋友改變,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是失察。

 

當親人改變,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是失落。

 

整個世界都在快速改變的時候,我們不能只是「自我感覺良好」!

 

 

(本文節錄自《劉墉談處世的40堂課:解憂、解惑、解人生,跨世代的人際智慧錦囊》,臺灣商務印書館,劉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墉:人生是一連串的再學習、再出發!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8月14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現在的人平均壽命都延長了,有研究說現在出生的孩子能活到一百二十歲。連退休年齡,以前是五十歲,現在是六十,最近更有人主張七十歲退休,未來很可能八九十歲才退休,人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態度能夠不隨著改變嗎?

文/劉墉

 

我以前看西方傳教士上個世紀初在中國農村的調查報告,說中國人的理想是「三代同堂」,其實農村的平均壽命很短,男人常常三十幾歲就死了,三代同堂少之又少。

 

換作今天,總是聽見誰作爺爺奶奶了,我老岳父今年九十八,早做曾祖父了,三代同堂根本不稀奇。

 

早年在中國,丈夫死了,還在世的妻子,出殯的時候常要哭天搶地抱著棺材,甚至有些「未亡人」會喊著你別走啊!用頭去撞棺材,撞得滿頭是血。她可能確實捨不得丈夫,也可能要表現給四周的親友看。

 

問題是,如今壽命長了,老公九十歲走,八九十的老太太,也要去撞棺材嗎?也要表現多麼捨不得,會為丈夫守寡一輩子嗎?

 

我有個朋友說得好:「以前說家裡男主人死,得倒楣三年。那是因為男主人常常在壯年就死了,把太太孩子留下來,生活難免困難。換作今天,八九十歲才走人,加上有社會保險,還倒楣三年嗎?只怕家人反而變得比較輕鬆呢!」

 

我朋友這段話說得可能有點謔,但是不是也有他的道理?

 

從哀樂中年到哀樂老年

 

 

二三十年前,就常聽人說「哀樂中年」,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下頭要照顧小的,上面要照顧老的。是啊!四十多歲,孩子可能才十歲,甚至不到,上面卻有六七十歲的老爸老媽要照顧。

 

但是現在說法又改了,說現在是「哀樂老年」。因為大家壽命長,子女已經進入老年,上面仍有父母要照顧,結果是六七十歲的老子女,照顧八九十,甚至上百歲的父母。

 

當人們的壽命變長,很多事情都會改變,民俗可能改、社會福利、醫療制度必須配合,甚至連學習和就業的方式也得跟著改變。

 

牌子重要還是本事重要?

 

在農業社會,常常是「克紹箕裘」,父傳子、子傳孫,許多特殊的技術都一代傳一代,所以說「家有萬貫不如一技在身」。

 

進入工業社會,教育普及了,大家重視的是學歷,動不動就說誰是某某名校畢業,好像只要拼上好的大學,下面幾十年,靠那張畢業證書就不愁了。

 

問題是今天還這樣嗎?

 

當然還這樣,你能進好的大學,表示你的程度好,加上重點大學師資好、同學好,當然畢業之後大家搶著要。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想,那些一般職業學校畢業,甚至沒上過大專學校,全靠「自學」的人就一定差嗎?很簡單,看看微軟的比爾蓋茲,看看蘋果的賈伯斯,一個大學念一年,一個連一個學期都沒念,他們差了嗎?

 

尤其在這個網路資訊發達的時代,很可能教授在上面教課,下面學生已經從網上得到最新的資料,發現:「教授,您過時了!」

 

嘴上沒毛本事不差

 

 

以前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現在也不一樣了。

 

多少「嘴上有毛」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電腦出問題,滿頭大汗搞幾個鐘頭都沒辦法解決,正好「嘴上無毛」的兒子、孫子經過,就請他們幫忙,只見他們探過頭看一眼,再伸手,劈里啪啦,沒幾下,嘴上有毛的還沒看清楚呢,沒毛的已經把問題解決了。

 

以前年輕人非出去闖天下不可,現在好多年輕人,成天待在家,卻跟世界的每個角落溝通,我有個學生說得好:「閉門家中坐,把東西送上網,睡一大覺醒來,已經賺了好多好多銀子!」

 

大家在飛,你能不動嗎?

 

再談談學歷,畢業證書確實有用,以前可以用半輩子,甚至唬人一輩子,今天還成嗎?你剛畢業,真才實料,沒問題!真正出問題的是,如果你不繼續努力學新的東西,過不了幾年,就算你在你那保守的單位還很神,出去比一比,還能神嗎?

 

我有個學生跟賈伯斯似的,大學混兩天,等於根本沒念,進入社會,沒幾年,居然作上外商的高階主管,拿的薪水高得驚人。我問他,沒學歷,怎麼混的?

 

他笑笑說:「起初確實有麻煩,但是有一家用了我,我表現好,一路爬到主管。再找別的工作就簡單了,人家只要看在上一家公司的職位跟表現,根本就不問學歷。入社會十年了,學歷管什麼用?學校的那些只怕早過時了,真正是你當下的表現如何!這個世界一直在改變,你能總是待在一條船上嗎?」

 

失業是再出發的開始

 

 

可不是嗎!我以前念研究所的時候,教授指定讀一本書《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紅紅的封面上印著富士山的山頭,還加個副標題:「給美國人的教訓」。

 

那書裡說日本人對公司多麼忠實,公司對員工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甚至結婚的時候,新娘名貴的和服腰帶都由公司準備。連墓地都準備好了,死掉埋在一塊。

 

可是才讀了沒幾年,情勢改了,日本就開始沒落了,大家今天還說「日本第一」嗎?

 

說到這兒,讓我想起有一年我們全家去加拿大的路易斯湖旅遊,在餐館遇到兩個年輕的日本人,我問他們在哪兒工作,兩個人說「失業中」。然後十分興奮地說,公司解散了,不過正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想想,換個跑道再出發。

 

換個跑道。以前這麼說,就算換,大概也是白領換白領,換個相關的,差也差不遠。但是今天總聽說白領換藍領,藍領換白領。

 

可不是嗎?原先在電子大廠拿高薪的人,年紀輕輕,突然退休,跑去務農。然後用他比較先進的觀念,種植出完全不同的成果,行銷到全世界。還有人跑去賣咖啡、三明治,也做得有聲有色,跟別人不一樣。

 

相對的,有些農家子弟,不甘心用老一輩的方法,上網學最新種植和管銷方法,成為大企業。

 

你的腳步夠活?你的身手夠快嗎?

 

這又讓我想起許多年前在歐洲的一個小國列支敦斯登,也是用餐的時候,看見上菜的是兩個東方人。我就問他們是移民嗎?兩個人搖頭,說他們是騎著腳踏車在歐洲各地旅行,盤纏不夠,又到了旅遊旺季,所以決定在這個瑞士餐館打工,賺夠了錢,再繼續旅遊。其中一個人說,他已經決定回國之後要開個瑞士小火鍋店,因為在這兒學到不少。

 

於是我心裡浮起個畫面,說不定哪一天到日本旅行,去個瑞士料裡的餐館,就看到那兩位在列支敦斯登遇到的年輕人。

 

可不是嗎?以前我們去餐館,看到的是傳統的廚子、服務生。現在去很多餐館,看到的是說得出一大番道理,上過研究所的廚師。

 

連我兒子當年哈佛大學畢業的時候,都跟我說,他的同班同學要搬去加州,打算賣他的史坦威鋼琴,我說就是那個父母在MIT教書的同學?我兒子說是啊!我又問,他去加州做什麼?

 

我兒子說:「做廚師」!

 

活到老,學到老,衝到老!

 

 

這個世界不一樣了!以前「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中了舉、當了官,可能作不了多少年,四十歲就報銷了。中間工作不過二十年。

 

現在二十歲進入社會,六七十歲退休,中間是四五十年。二十年可以跟四五十年比嗎?四五十年的人生規劃,能跟以前的二十年一樣嗎?

 

好比手機、電腦,這世界不斷在變。連我拍電影的朋友都說:「現在拍片子不能不快了!」

 

如果照以前拖個一兩年才殺青,電影播出,人家看演員拿的手機就會喊落伍了!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我們不能不跟著變!不能不跟著學!我們需要不斷地再學習、再起步、再出發!

 

連古人都說「活到老、學到老」,今天我們比古人多活幾十年,當然要多學幾十年!

 

(本文節錄自《劉墉談處世的40堂課:解憂、解惑、解人生,跨世代的人際智慧錦囊》,臺灣商務印書館,劉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