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給你看!」阿嬤拒絕居家服務,原來心裡有苦說不出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8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時間過得很快,又到了服務阿嬤的時間,她一直是我祈禱的對象,在祈禱之後,我滿懷信心地面帶笑容走進阿嬤家,阿嬤則是這麼回應我的: 「你回去啦!來幹什麼,我又沒怎樣,不需要你,回去回去!」 她氣沖沖地吃完早餐、大口地吞完藥後就回房間睡覺了,兒子進房勸說只讓阿嬤更加生氣,阿嬤還激烈地重複說著:「我死給你看!」

文/藍家蓁

 

工作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覺得挫敗感這麼重,但我的內心卻不悲傷。因為阿嬤的睡眠品質不好,又不習慣與陌生人接觸,所以一直趕我回家,或是應該說,一直趕我出去。

 

由於阿嬤沒帶助聽器,說話總是很大聲,又帶著鄉土的口氣,我只能笑著面對。

 

阿嬤有氣喘、糖尿病、乾眼症,身上還有好多處的傷口需要照護,但對於個性急躁的她來說,我們的服務變成了一種約束,就像約束帶綁著一樣,阿嬤不斷抱怨自己的不自由,她還說,如果我沒離開她家,他就無法休息。


有一次我就真的在他家門口靜靜的守候著。

 

阿嬤總是用道地的宜蘭腔台語對我說:「你回去啦!免啦!我ㄟ會啦;麥擱囉唆啦;好啦好啦!」

 

這些都是阿嬤最常對我說的話,整個空氣中瀰漫著不友善的氛圍,阿嬤試圖把我趕出去,直到她達到目的為止。

 


 

身體需要被照護,自尊心也需要被維護


其實我真的能夠理解阿嬤的行為,多半是疾病和家庭環境造成她如此的性格,我思考著,如果有一天我也跟阿嬤一樣老的時候,不知道會不會因為強烈的自尊心和完美主義作祟,變得跟阿嬤一樣,甚至更嚴重。

 

記得以前年輕時在餐廳打工,一個中年男子因不耐久候,發了脾氣、破口大罵,沒用餐就離開了。當時的我因此眼淚直流,極為傷心,回想起來那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相信時間和經驗的堆疊,確實可以幫助一個人從軟弱變得堅強

 

時間過得很快,又到了服務阿嬤的時間,她一直是我祈禱的對象,在祈禱之後,我滿懷信心地面帶笑容走進阿嬤家,阿嬤則是這麼回應我的:

 

「你回去啦!來幹什麼,我又沒怎樣,不需要你,回去回去!」

 

她氣沖沖地吃完早餐、大口地吞完藥後就回房間睡覺了,兒子進房勸說只讓阿嬤更加生氣,阿嬤還激烈地重複說著:「我死給你看!」

 

最後只好與阿嬤的家人商量,再打電話給社工,或許只能停止服務才有辦法解決。

 

讓我不禁回想起自己擔任志工期間,多次出勤救護行動所遇到的案件,大多以重病,或重大交通意外為主,頓時覺得阿嬤還有力氣趕我出去,實在是太幸福了。

 

從此以後,我不再覺得委屈,只要阿嬤健康的活著就夠了。

 


 

你願意身體赤裸給別人看嗎?將心比心吧!


我能夠如此平淡地面對這件事,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有一回聽了同事的分享,他自己以前是被阿嬤用掃帚趕出家門的,相較於對我的反應,還真是微不足道呢。

 

其實我很佩服大部分的阿公、阿嬤的勇氣,提出居家服務申請的案件中,有九成的長輩都需要居服員協助沐浴,對於 80~90 歲的長輩,要把自己的身體給別人看,是一件多麼害羞的事,將心比心吧!

 

如果是我,也許會是抗議的最大聲的那一個,但或許到了無法自理的地步時,就任憑別人處置了......希望,這不是你我的人生。

 

今天或許是我在阿雀阿嬤家服務的最後一天,願神聽見我的祈禱,幫助阿嬤行走的每個腳步都平安,阿門。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年二度就業當居服員,照顧長輩找到自信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0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戚海倫攝影
  • A
  • A
  • A

「自從成為照顧服務員之後,我覺得自己開朗多了,也更有自信了!」現年65歲的張瓊琬,回想過去9年多、投入照服員工作,臉上滿是笑容。如今樂在居家服務的她笑著說:「可以的話,我會繼續做下去!」

這天、趁著前往居家服務的空檔,張瓊琬騎著機車、從板橋來到位在永和區的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辦公室,接受《幸福熟齡》專訪。她戴著護腰、護膝,全身上下散發一種「溫暖」的氣息。基金會工作人員看到「瓊琬姐」來了,和她噓寒問暖,宛如家人相見一般。

 

「二度就業很不容易。而我真的很幸運,能在這份照服工作中,找到工作和生活的第二春。」張瓊琬說。

 

張瓊琬回憶,多年前,她原本一直在家裡,協助丈夫的事業,同時也照顧生病的婆婆,家庭是生活唯一的重心。「我是長媳,那時婆婆因為糖尿病引發併發症,蜂窩性組織炎、血糖高……到後來,看醫生的次數變得很頻繁。」照顧病榻上的婆婆,張瓊琬從來沒有怨言;直到婆婆過世、而先生的事業陷入低潮,喪親之痛與經濟壓力襲來,讓張瓊琬煩心不已,「我天天翻報紙、想找一份工作,但是看到的徵人廣告,要的全都是限45歲以下,我到底該怎麼辦?」彷彿走進時光隧道的張瓊琬,想起當時的苦,眉頭皺了起來。

 

曾為錢煩心 55歲二度就業新契機

 

育有一女兩男共三個孩子的張瓊琬,當年看著先生「軋三點半」、家裡還有房貸壓力,她很想出外賺錢,卻因「超齡」苦無工作機會,幾乎天天愁眉不展,「為了錢,真的很煩」,就在一籌莫展的當下,「有個照顧人的工作有缺人,想試試看嗎?」老同學的一通電話,讓張瓊琬的困境出現一絲光明!

 

經過同學介紹,也經過上課、實習,張瓊琬就此踏進了「居服」的工作圈。剛開始,孩子心疼她、怕媽媽太勞累;娘家的哥哥也不贊成,家人對她要去「當看護」幾乎都投反對票,但張瓊琬覺得,既然孩子都大了,她決心給自己一個機會,也很珍惜這個賺錢的機會。

 

最初投入居家服務這領域,張瓊琬進入了位於台北市的一家私立機構服務,服務對象大多是重症、癌末患者。工作內容包括洗澡、備餐、清理環境等等,時薪兩百多元,但交通費須自理,機構要抽走三分之一的費用。扣除機構抽成、算算每個月她大約能賺一萬三千多元。這些工作對張瓊琬來說都不是難事,但機構抽成比例實在偏高。

 

▲張瓊琬居家服務,為案家備餐。(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提供)

 

工作約一年後、張瓊琬又在同學介紹下,轉往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在這裡,案子更多、抽成較少,福利比過去的私人機構更好。算算張瓊琬投入新北市居家服務工作,已經邁入第九個年頭。

 

「現在我什麼(照服技巧)都會了,只可惜,婆婆卻已經不在了。」想起婆婆病痛辭世、張瓊琬先是眼眶泛紅,情緒湧上心頭,即使事隔多年,她的淚珠仍忍不住滑落。如今她將這份對自己婆婆的孝心,轉化成服務其他長輩或病患的實際行動,現在每個月她服務14個案家,有的案家和別的居服員共案、一周只去一次。「我到每個案家去服務,即使是一兩個小時,也能讓他們的家人有機會喘口氣。」張瓊琬深深了解家屬的心情,秉持著將心比心的「同理心」從事居服工作。

 

樂在居服,對張瓊琬來說,不但自己的經濟壓力、因為擁有這份工作而紓緩了,還能服務、幫助別的家庭,「居服員工作讓我的心都開了。」她破涕為笑說。

 

▲張瓊琬樂在服務,在新北市獲頒獎項、深受肯定。(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提供)

 

陪長輩談心 樂在居服工作

 

在廚房裡切切煮煮、為長輩準備愛心餐點;灑掃客廳、臥室,為長輩清理居家環境,這些工作對張瓊琬來說,再熟悉也不過;而她還有個重要的工作,張瓊琬樂於「陪伴」長輩。

 

曾經有個她服務家庭,受日式教育的阿公、阿嬤在家時,一人看一台電視,平常幾乎不太交談,但因為張瓊琬的到來,長輩的生活也變得不一樣,長輩變得愛找張瓊琬聊天,阿嬤都說,「有妳來,阿公話都變多了啊!」。

 

▲張瓊琬從事居家服務,為案家備餐。(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提供)

 

最初找工作,張瓊琬的年齡是她的「致命傷」,但在居服工作的領域裡,張瓊琬5、60歲的「年齡」卻成為「優勢」,因為生活體驗與人生歷練,她常能和長輩無話不談,甚至如朋友般地閒聊;她也曾成為獨居阿嬤與住在海外孩子的最佳橋樑,只要她前去居家服務的時間,阿嬤的孩子就打越洋電話、透過張瓊琬的幫忙來關心阿嬤。

 

服務的家庭愈多、眼見每個家庭都有著不同的故事,張瓊琬就愈加感受到「長照」政策的重要,也盼望政府對於「居服員」的待遇、能加以重視與調高。「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像我這樣能在中年以後二度就業,沒什麼不好。」張瓊琬也鼓勵和她一樣的「中年族群」走出來開創人生工作的第二春,「時間可以調配、得到不一樣的快樂。」

 

張瓊琬強調,這是個「養兒也未必能防老」的年代,藉由照顧不同狀況的長輩,看到不一樣的人生風景,「從工作中得到的開朗、自信,對我來說就像最好的化妝品,這幾年我也開始更注意自己的保養,因為照顧好自己、也能照顧別人的感覺,真的很好!」看看手錶、戴起口罩,張瓊琬準備騎機車、前往這天的居家服務案家,「老人家還在等我呢!」她笑說。

 

▲65歲的張瓊琬樂在居家服務工作,從中找到自信。(圖/戚海倫攝)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壞情緒不帶到下一家 45歲單身女子的照護人生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3月19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陳若瑀提供
  • A
  • A
  • A

「心態如果不調整,這工作是做不久的。」才45歲的陳若瑀,投入不同型態的照顧服務工作已達10年,在圈子中相當少見。單身的她,當年想進入這個行業,曾遭到母親反對,「妳還沒結婚,就要去幫人家把屎把尿?」不過,陳若瑀認為,現在「居家服務員」的工作性質多樣化又具挑戰性,很適合自己的個性,從中能得到不少成就感!

幾年前、陳若瑀在朋友介紹下,進入天主教耕莘醫療財團法人耕莘醫院,轉作居家服務員。

 

十年前她原本從事美髮業,從行政櫃台、因緣際會成為「半個老闆」,「當時算是錢多事少離家近,每天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但後來因故決定把店賣掉、思考轉行。

 

一開始,陳若瑀自費去上了半年保母課程,想幫自己尋找第二專長,沒想到,課上完了,卻被告知「妳沒生過孩子,不能幫人家坐月子」。一度也經過媒合,她有機會到台北市幫人帶兩個孩子,月薪可收三萬台幣,但後來也因故沒能做成。

 

上了保母課,卻苦無保母經驗,當時陳若瑀邊找工作,在報紙廣告上看到,做「看護」能有每月四萬台幣的「天價」待遇,頗為心動,只是自己不懂管灌等、也沒有證照。她請教過保母課同學後,打電話到新北市社會局,希望能拿到證照、找到工作。

 

從美髮老闆到看護 初體驗震撼教育

 

「10年前那證照班,可說是班班爆滿啊!」陳若瑀家住板橋,板橋的證照班已沒有名額,但土城的班有名額,待業中的她在上課同時,剛好近三峽土城一帶的養護中心也有工作需求,她就一腳踏進了這個行業。

 

「當時都沒有台籍的看護,在那裏都是大陸和印尼的看護。」陳若瑀回憶,才上工,當時工作的樓層,就有阿嬤感染了疥瘡,疥螨寄生在人的皮膚表層,具有傳染性,染上疥瘡,皮膚會劇癢難耐。

 

「當時什麼都不懂,哪知道該怎麼防範,下班前就趕快洗澡,全身都塗藥,身上穿的衣服也都煮沸殺菌。」陳若瑀說,當時服務的以中風老人居多,要幫皮屑多的老人家移位,免不了貼身的工作,但養護中心規定,換尿布時、照服員只能戴薄薄易破的「手扒雞手套」,只有幫長輩洗澡時才能帶較厚的手套,「老實說我不喜歡這樣的環境,覺得不太乾淨,加上舊腰傷有點復發,還是決定離職了。」

 

在養護中心的工作期雖短,但上課後已取得證照的陳若瑀,很快獲得了另一個工作機會,那是在台北市一家醫院的呼吸照護中心。

 

一聽說工作時可以穿著隔離衣,她覺得乾淨許多,「比較起來、那兒的環境真是高規格。」於是她欣然接受。

 

學習各種專業 累積照護技能

 

在呼吸照護中心的同事幾乎都是越南籍,只是她們對台籍的陳若瑀,態度並不友善。

 

陳若瑀花了點時間,將相關工作學會,像是挖大便、抽痰、翻身、換尿布等等。

 

當時一層樓有40至50幾床的病人要服務,工作相當吃重。原本一天工作12小時,每月可領三萬六千台幣,她累到經常抽筋,經過溝通,改成一天工作10小時,月薪減為三萬,但久站的結果,雙腳和腰的負擔都重,而其他越南籍同事更因她工時減少吃味、覺得她有特權;後來,陳若瑀還是決定離開這個環境。

 

之後陳若瑀曾透過仲介,到醫院擔任24小時的一對一看護,時薪75元、一天可拿1800元。

 

依據服務對象的需求,進行管灌或陪同復健等工作、也從旁協助護理師,學會了察言觀色。

 

比起前兩個工作經驗,這份工作對陳若瑀來說「太閒了」、也很容易。在醫院,她不到其他病房串門子,就是守著病人、做著該做的工作,只是時間久了,她發現成天待在醫院,感覺生活沒目標、也沒有交際可言,不但免疫力變差、也產生了倦怠感,「覺得自己不快樂」,陳若瑀回憶說。

 

「我曾經以為『居家照護』要到處跑,錢又不多;後來發現,我錯了!」陳若瑀從朋友那兒得知,新店的居家照護待遇比較高,於是她從醫院一對一、轉作居家服務員。

 

她的交通工具是機車,一天可服務六、七個案家,對象男女不拘,對陳若瑀來說,只要安排好路線,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在交通上,每月的收入也相當不錯。「但這份工作就是有做才有收入,老人家的狀況多,如果遇到案家住院,就可能造成收入不穩定。」

 

陳若瑀喜好戶外活動,也相當注重自身健康。(圖片來源/陳若瑀提供)

 

 

一句「阿姨、我來了!」 老人家心花開

 

從事居家服務員超過五年半,工作內容包括身體清潔、關節活動、備餐等等。

 

由於她在看護工作上資歷豐富,養護中心、呼吸照護中心、醫院一對一都做過,相關的照護技能都熟練,專業度夠、加上個性熱心,也常給案家家屬許多實用的建議。

 

居家服務時,她曾看到老人家躺著讓家屬餵食,但這非常容易嗆到;她也曾建議家屬為老人家補充營養,避免營養不足。

 

對陳若瑀來說,「做居服員不需要委曲求全,不適合、我可以換案子。一個案家、每周或每次做一、兩個小時,我的包容度可以很高,因為我很清楚、我就是來照顧你的!」

 

她曾見過家屬幾乎不理睬長輩的、也有家屬從來不幫長輩洗澡,長輩一週唯一一次洗澡,就是陳若瑀去居家服務的時候。

 

這些年來服務眾多案家,陳若瑀看過太多不同家庭,也遇過被刁難的情況。

 

她認為,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個性和故事。「這就是一份『人』的工作,沒有什麼死板的規則可循,對居服員來說,最大前提是讓服務對象『安全』,我的經驗告訴我,什麼對你好;長輩能站、能動最好,有時候該兇、該罵人、我也兇,但我不是亂罵,家屬後來也都能理解。

 

能讓案家出現好的改變,是陳若瑀最有成就感的時候,「無論怎樣的心情,都不帶到下一家。」是陳若瑀對自己的專業要求,到案家服務時,一句「阿姨、我來了!」有時就讓老人家覺得心花朵朵開。

 

如今政府推動長照2.0,陳若瑀認為,長照政策應該還會改變,「過去因為居家服務工作,有太多『順便』的要求,才會改成『論工作計酬』,但人是活的,需要更體貼照服員的政策。

 

像是居服員沒有年終、農曆春節通常休息,單月收入就可能銳減。陳若瑀說,「其實照服員也有一些群組、社團,但我不愛看那些抱怨,對工作和心情沒有幫助。」

 

學習烘焙 尋求幸福人生

 

▲從事居服員多年,陳若瑀現在努力尋求工作與生活平衡。(圖片來源/戚海倫)

 

45歲、單身的陳若瑀,有兄弟姊妹,上有70歲的母親要照顧。

 

如今除了居服員工作,她找時間運動,為自己存健康、存體力;她也開始學烘焙,希望讓自己有更多專長,期許自己能常親近戶外、有餘暇到處走走看看。「居服員工作適合我的個性,但如果有機會,我也還是會想換工作。」她笑說。

 

問陳若瑀,可曾想過「等自己老時、怎麼辦?」

 

她想了一下說,「這個社會,你要是窮到極致,政府就會照顧你。」

 

但她也說,其實幾年前,已幫自己買了長照險,提早為老後生活做準備。

 

對她來說,人生還有很多可能,無論怎麼轉彎,陳若瑀希望自己能快快樂樂、活在當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日本治療師以親身經歷 分享「5個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撰文 :龔雋幃 日期:2017年09月29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當家人失智失能,需要你幫忙照護時,你知道可以怎麼辦嗎?過去21年來,曾任物理治療師的橋中今日子,必須一肩挑起照護三人的責任,協助罹患失智症的祖母、重度失能的母親與智能障礙的弟弟繼續生活。在日復一日的照護中,最後橋中明白,被照護者的笑容才是最寶貴的。在今(28)日今周刊舉辦的「臺日交流幸福熟齡論壇」上,橋中也特別和台灣的朋友分享五點「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工作與照護責任的拉扯,是每一個人都可能遇到的問題。然而當你面對各種棘手的照護問題,又陷入職場與家庭倫理的心理角力時,你就像是走在鋼索之上,一不小心就會掉入自責自怨的深淵,質疑自己,為何就連照顧家人這麼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這些都是橋中真實遇到過的掙扎。

 

照護者應勇於開口尋求協助

就連醫院這樣的專業照護職場,也都很難同理請假回家照護家人的橋中,反倒會回頭質疑她為什麼要製造人力調度的困難。一直要到橋中表示快活不下去了,同事才比較能理解她快被壓垮的感受。橋中提醒,如果你也遇到相同的處境,你應該要勇敢地跟同事開口,表明「我需要一點時間回復」。但她坦言,她也花了六年的時間才讓同事理解。

而在協助其他照護家庭的路上,橋中也發現很多照護者往往會陷入不願主動尋求協助的迷思。他們可能會抱持著「不自己做不行」的觀念,認為「家人必須由我來守護」。又或是陷入各種自我譴責的纏繞中,「對於忍不住對家人大小聲的自己感到生氣」,久久難以釋懷。當心力無法繼續扛起照護的重擔,而情緒找不到宣洩的出口,照護者自己很容易也就垮掉了。

 

五個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陪伴過無數處在崩潰、絕望、無助邊緣的家庭,也憑藉自己跟失智失能家人的相處點滴與照護經驗,橋中整理出五個「不需努力的照護技巧」

一、分散照護負擔:
減少家事的負擔(申請居家照服員)
善用長照保險
活用其他可能的服務
請其他家族成員一同加入協助

二、發現自己觀念上的盲點:
由家人自己照顧是應該的
應該要以家人的需求為優先
尋求協助是偷懶、不負責任的行為
讓父母住進安養機構就是不孝
在家照顧才是對照護者最好的

三、獲得職場的協助:
詳細說明情況及自己的心情
具體說出需要什麼樣的幫助
不去在意遭受的批評
說清楚自己能做什麼做不到什麼
主動表達感謝

四、確保休息、喘息的時間:
不被吵醒的睡眠時間
好好吃飯的時間
哭泣發洩的時間
發牢騷抱怨的時間
什麼都不做的放空時間

五、適度依賴被照護者:
給他們表演的舞台
表達感謝
請他們幫忙

 

漫漫長照路,記得要適度喘息

照護難免會有情緒爆發時,橋中提醒,當你發現無法溫柔對待家人的時候,就是該休息的時候。橋中也鼓勵每一個人,就算遇到暫時無法解決的問題,也不要放棄。要懂得分散照顧負擔,找出可以利用的服務、資源和可以幫助你的人。適時為被照護者建立被需求的感受,讓被照護者也能夠「幫上忙」。

不要都只想著靠自己解決一切問題、一個人照顧所有人,只有當你發出訊號的時候,照護才會變得完整。演講末了,橋中幾近哽咽地反覆提醒,「如果沒有告訴周圍的人,沒有人會知道你是有需要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磨心磨力?5部照護者必看的打氣電影!

撰文 :電影看世界/雀雀 日期:2017年04月10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人人都得面對老病死的生命過程,但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妥適的照護。如果你正在無私付出照顧著這樣的家人,那是長輩的福氣,但福氣或許也是你的。

社會正在老齡化,長照事務成了我們醫療生活中不得不正視的主要課題。市面上不乏把長照磨心力講得觸目驚心的電影:深受奧斯卡電影獎青睞的伊朗電影《分居風暴》中,男主角就是為了留在家鄉照顧老父而不得已必須得和老婆女兒分居;《愛˙慕》更是因一人得病,而把原本活得優雅的退休音樂家夫妻生活毀掉;霍金電影《愛的萬物論》也把霍金病後其妻子照顧他到逐漸崩潰過程刻畫得鏗鏘有力。

其實人人都得面對老病死的生命過程,但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妥適的照護。如果你正在無私付出照顧著這樣的家人,那是長輩的福氣,但福氣或許也是你的。本文推薦五部看了能感覺到溫暖的長照電影,為想要瞭解更多長照者心路經驗的你加油。

《一念無明》(2017)

圖片/甲上娛樂提供
 
甫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與最佳女配角肯定的香港電影《一念無明》終於在台上映了。故事敘述一位社會菁英(余文樂飾演)為了照顧病窩在家的老母而辭了工作、丟了新居、未婚妻也跑了,最後壓力過大而住進精神病院。出院之後父親接他同住,兩人從疏離、磨合到互依過程是電影極感人的敘事所在。本片除了帶領觀眾細細來回檢視疲勞的親子關係,也在後段的利用父子共處時光修補了世代間長年誤會的感情。

《我就要你好好的》(2016)


本片實為浪漫愛情電影,卻具有明顯的長照體質,描述王子般的男主角在車禍半身不遂後,遇上了一個天性樂觀且喜歡與人作伴的平凡女孩。兩人雖如童話故事般地相愛了,但男主角卻不願綁住女主角,希望她能好好地活著並充分去享受花花世界,看似甜美的成全裡其實藏著微言大義,照顧與被照顧或許都是累,但在累裡所滋長而出的愛卻總是特別真

《印象雷諾瓦》(2012)

本片由台灣攝影大師李屏賓掌鏡,講述著雷諾瓦晚年的餘生記事,晚年的大畫家必須仰賴生命維持器入眠,在一票家人與女僕的悉心照料之下才能活著,而活的時候,他都在作畫。電影給了「雷諾瓦的手」不少鏡頭,那隻作畫的手蜷曲而畸形,雷諾瓦的晚年長年受風濕性關節炎所苦,後來他連畫筆都握不住了、還硬是把筆綁在手上、刻苦作畫。那種堅毅、感撼了每一個人

《桃姐》(2012)


許鞍華執導的《桃姐》是一部關於長照的卓越華語電影,故事根據監製李恩霖的真實經歷改編,由劉德華和葉德嫻主演,講一個為男主角羅傑家奉獻一甲子、侍奉主人家四代的女傭晚年中風,羅傑於是為她的安養生活溫暖付出。本片不但柔性呈現出香港老人生活視野,碰觸老齡化社會及養老照護等議題亦屬華語片中的少數,是年不但風光出征國際各大影展、亦勇奪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三大獎。

《逆轉人生》(2011)


改編自真實故事,敘述一個跳傘運動後身體癱瘓的富翁,雇用了一為黑人青年作看護,上流社會人士與底層人民兩個世界於是產生了對話,也發展出一段特出的友情,電影讓兩個角色在苦痛的現實人生中尋求到最大的喜樂方式,其溫馨有趣的敘事手法帶有惹人感動的魔力。加上真人影片片尾呼應,讓本片成為長照電影之經典。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