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愛傳下去!「一碗麵的故事」姊弟投入長照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8月2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東華醫院提供
  • A
  • A
  • A

你還記得一碗麵的故事嗎?這個感動全台的故事迄今已12年,老二魏雪婷和老四魏學聖因為感念母親曾受人照顧,相繼成為照服員,希望能將這份愛透過長照傳遞下去。

12年前,南投縣竹山鎮有5個年幼的孩子,輪流在安寧病房陪伴罹患子宮頸癌末期的母親,他們合點一碗陽春麵且堅持只吃一半,剩下的要打包帶回給爸媽吃,孝心至今仍讓人感動不已。

 

魏雪婷、魏學聖姊弟感念母親生前曾受人照料、度過人生最後一段旅途,決定到竹山鎮東華醫院參加照服員職業訓練,投身長照工作,為需要協助的家庭分勞解憂。

 

魏雪婷原先從軍,2017年底選擇退伍返鄉服務人群,已經考取竹山鎮東華醫院的照服員執照,也開始在家鄉的長照工作。職業軍人待遇每月近5萬元,改當照服員的薪資幾乎「打對折」,她卻甘之如飴。

 

她說,母親對抗子宮頸癌時她和弟弟年紀小,已記不清楚細節,但在母親過世後,不知如何面對噩耗的姊弟倆曾經拿石頭隨意砸向別人住宅的玻璃窗,發洩「為什麼是我們沒有媽媽?」的無奈與憤怒。

 

年歲越長,魏雪婷姊弟回顧年幼無知,漸漸了解那是需要別人幫忙和照顧的無助感。現在她照顧患者,把對象都當成自己的家人,「我長大了,換我照顧老人家了。」得到助人的成就感,心靈上的充實和快樂金錢難以衡量。

 

「長照實務除了愛心、耐心,還需要勇氣。」魏雪婷表示,無論插管病人灌食、洗澡或臥床病人的清潔工作,都要專業技巧才能順利達成,起初她看到病人真正狀況,會恐懼、反胃,甚至需要塗綠油精、戴兩層口罩隔離氣味,硬著頭皮動手做,經過東華醫療團隊和護理人員指導「眉角」,才逐漸駕輕就熟。

 

魏學聖在參加職訓前,和大伯共同照顧罹癌小叔,翻身、把屎把尿都不喊累,心中也埋下從事長照工作的種子。他說,長照工作真的相當辛苦,但若能讓長者有尊嚴地走完最後一程,他的勞累感也就一掃而空!

 

魏雪婷表示,她和弟弟想投入長照體系,除了長照是台灣醫療服務的發展趨勢,更多的是想為回饋社會,謝謝社會大眾幫助她的媽媽和她的家。20日的結訓典禮上,魏學聖不忘對天上的媽媽說:「我現在在當照服員,就像之前別人照顧妳一樣!」

 

▲ 竹山鎮東華醫院獲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補助舉辦照服員職訓,第三班20日晚間筆試後舉行結訓典禮。(圖/東華醫院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斷鏈?醫療、照護各吹各的調?失智症共照中心一條龍服務

撰文 :林鳳琪 日期:2018年08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
  • A
  • A
  • A

七十歲的許阿伯(化名)一坐下來,手指頭便飛快地在琴鍵上來回移動,不論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聖誕快樂》,亦或是經典民歌,許阿伯頭也不抬,樂譜早已深深刻印在他的腦海裡。「我年輕時在鋼琴酒吧,彈一個晚上,小費好幾千元呢......」

另一頭,廖奶奶(化名)來回不停走動,不斷重複著:「我這雙腳呀!不管用了,這膝蓋呀痛得......」照服員蹲在廖奶奶腳邊,不斷細聲安撫著,「來這裡的爺爺奶奶,狀況不一,有個大哥,每天都會重複提起他在職場上的輝煌過去,就是順著他的話,每次當作是第一次聽到,『真的呀!爺爺,你怎麼這麼厲害......』」

 

「還有個爺爺,以前可能是金融界高階主管,每天來都說,他今天領了不少錢,叮囑我們一定要小心。像這些,就順著他的話回答,讓他安心,自然情緒就會較穩定。」照服員笑瞇瞇地說。

 

這裡是林口長庚失智中心附設的失智日照中心「長智園」。不辭舟車勞頓,遠從台北將媽媽送來林口的家屬張先生說,以往,醫院僅負責診斷與急性醫療,但對於失智症患者與家屬來說,最需要的,其實是後續的整合服務。

 

而「長庚失智中心」整合了醫療與照護所有需求,從主任、個管師、瑞智學堂、日照中心等,不但提供藥物與非藥物的認知治療等,且統一窗口,有記憶門診、神經內科、精神科、個管師與社工師、照服員等,協助患者治療與照顧,也提供家屬支持課程等,家屬不用為了找資源,像無頭蒼蠅一樣。

 

失智症中心主任徐文俊表示,尤其失智症佔比最高的阿茲海默症,仍無藥可逆轉病程,因此,提高診斷率,及早診斷、早期預防或控制,並延緩惡化,是目前各界努力的方向。台灣衛福部剛出爐的《失智症防治照護政策綱領暨行動計畫方案2.0》則明訂二〇二〇年,診斷率要從三成提高到五成,而在及早診斷上,英國以廣設「記憶門診」,六成七診斷率目前居全球之冠。

 

徐文俊表示,台灣去年開始推動「失智症共照中心」,多由醫學中心申設,目的之一,便是提高診斷率。此外,整合醫療與照護,甚至還提供家屬支持諮詢與服務,在全球,均屬於較創新的作法。中心內亦設有記憶門診,患者上門求診,除醫療端,社工師與個管師也會適時介入,提供相關建議與資源。

 

失智症確診後,除了藥物治療,中心還設有學堂,可促進患者的認知功能。中心同時整合老人相關之醫療服務,一次解決長輩的內科問題,「且將家屬納入照顧圈裡,效果也較好。」徐文俊表示。

 

而對家屬來說,最迫切的需求,便是失智長輩的日間照顧。因失智長輩照顧不易,不少日照中心怕麻煩乾脆拒收,常讓家屬求助無門而精疲力竭。

 

長庚長智園照服員董小姐,曾是幼兒園園長,放棄事業,來當照服員,有段不為人知的過去,「可能是彌補吧!我想多做一些,因為我自己的媽媽也是,我瞭解家屬的痛......」

 

「因為工作忙,疏忽了媽媽初期的症狀,等到確診,已經惡化了。」照顧初期跟所有家屬一樣,她曾手忙腳亂、沮喪,差點憂鬱症,後來,她去上課,接受失智症照服員訓練,摸索出一套心法。她說,患者就是小孩子,只是小孩會越來越好,患者卻會越來越退化,關鍵在於,要樂觀積極維持長輩仍有的功能,而不是成天懊惱,長輩已失去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結合大數據 衛福部長陳時中允諾一年內做到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蕭芃凱攝影
  • A
  • A
  • A

高齡時代降臨,台灣社會如何因應?《今周刊》今(27)日聚集產官學界代表於「2018台灣大未來、亞洲新趨勢」高峰會中互相交流如何打造幸福滿分的高齡社會。針對學界提出長照數位化與大數據應用的建議,衛福部長陳時中承諾一年內都會做到。

▲左起為《今周刊》梁永煌社長、衛福部長陳時中、天成醫療體系董事長張育美、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教授陳正芬。(攝影/蕭芃凱)

 

《今周刊》今明兩日特地舉辦高峰會,廣邀國內外各領域專家齊聚一堂,除了著墨於亞洲經濟展望,也特別針對高齡社會的未來發展,邀請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天成醫療體系董事長張育美、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教授陳正芬共同商討對策。

 

因應高齡社會來臨,失智、失能人口增加,陳時中部長表示,因此政府目前積極推動「長照十年計畫2.0」以擴大服務範圍,並往前延伸規劃初級預防、活力老化,向後則有銜接出院準備與在宅臨終安寧照顧,以期減輕照顧者負擔、增進長者生活品質。

 

▲衛福部長陳時中。(攝影/蕭芃凱)

 

張育美董事長指出,現在全球都面臨高齡與大負債時代,傳統醫療版塊也因此產生變動。以治療為主的醫院為中心,一端延伸出預防為主的健檢體系,另一端則出現以照護為主的安養機構,這種「醫養合一」的概念是世界趨勢也是台灣需求。

 

天成醫療體系就是醫養結合的最佳範例,不但有高品質醫院提供醫療服務,更積極推行醫療監控互聯網、日照中心、各項居家服務等,旗下的天晟醫院也剛成為南桃園第一家失智共照中心,全方位照顧民眾健康。

 

▲天成醫療體系董事長張育美。(攝影/蕭芃凱)

 

60歲的張育美董事長性格開朗,散發青春氣息,外表完全看不出年齡。她說面對老化最好的方法就是改變心態、正面樂觀,「60歲了不要再負面了!」自然不覺得老。

 

張育美董事長也提醒,打造美好熟齡必須提前儲存健康、財務、朋友,並記得結交正向而非愛抱怨的朋友,健康方面她不挑食、吃全食物、偶爾也吃點甜食不過度壓抑自己,早餐有時會自己打一杯南瓜豆漿,飽足又健康。張育美董事長還靠走路和爬山強身健體,平日一天走六千步,假日更走到兩萬步。

 

針對高齡社會的長照資源應用,陳正芬教授表示,日本現在出現「8050」新詞彙,意思是50歲的成年子女照顧80歲的年邁父母,而全球先進國家的50歲子女大多都有數位使用能力,調查就發現50~59歲的網路使用率高達83.3%。

 

▲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教授陳正芬。(攝影/蕭芃凱)

 

因此,陳正芬教授提醒長照2.0應重視數位應用,比如發展長照數位平台與設計E化的照顧存摺,可導入存款概念,每月定期簡訊通知可用餘額,民眾就更知道該如何運用政府長照資源。尤其1966長照專線經常忙線中,若數位服務建置更完善,對民眾更便利。

 

畢竟,高齡社會的長照資源需求高漲,尤其日照中心是成長最快速的服務項目,陳正芬教授也特別指出,2017年與2016年相比,照顧服務人數成長首度超越外籍看護工聘僱人數。在這樣的情況下,建議增加大數據在長照領域的運用,打造50歲子女容易找、80歲父母願意用的優質服務。

 

▲左起為《今周刊》梁永煌社長、衛福部長陳時中、天成醫療體系董事長張育美、中國文化大學社會福利學系教授陳正芬。(攝影/蕭芃凱)

 

對此,陳時中部長回應,未來的長照服務必須更多元、更創新,加上經濟誘因以及大數據的應用,這些願景一年內都會做到,目前也正在研議住院時就有居家服務介入。另外提醒照顧者,照顧家人盡力就好,不必被傳統孝道的道德觀念束縛。

 

陳正芬教授也說,民眾平時就要主動吸收長照相關資訊,知道有哪些資源可供利用,以免因家人突然跌倒或中風而一夕之間變成新手照顧者時徬徨失措。資深照顧者則要記得多利用日照中心、居家服務的政府資源,讓自己喘口氣,以免累積過多照顧壓力情緒失控,影響彼此身心健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台灣東部資源不足是劣勢?北歐偏鄉這樣做長照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6月2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久前我遇見一位在東部的體育老師,與他交流老人健康促進的未來。他的開場白很自然的從「我們資源缺乏…」開始,我說「真是這樣嗎?」他不知道怎樣接下去。

文/周傳久

 

在以往許多研討會和媒體報導都是這樣開場,但為什麼長照基層也總是有些否定自己的工作者?動不動就「哎呀!我們缺資源...」。

 

以台東為例,缺乏心臟和癌症專科醫師是事實,的確要想辦法改善資源可近性,例如交通、設備、人員甚至管理流程等。但從發展長照觀點來看,一直去喃喃自語的唸這個事實的同時,還有多少可貴的資源,我們卻沒花時間去注意?

 

東部自然環境佳

做長照未必劣勢

 

在台東,一開門就是大片青山,還擁有多條都市沒有的清澈小溪,以及生物活力十足的水塘,這樣的環境就可以發展很多早期失智社區復健活動。

 

更不用說這裡還有軟土田埂,讓人摔了不像水泥地和豪華的花崗地磚一樣容易骨折,還有各種顏色與味道的花草農作,以及多樣讓人感覺和諧、有安全感的自然界聲音,不是嗎?

 

東海岸有少數已經完工、頗為華麗的日間照顧中心,但為什麼有些長輩被送去喘息居住,一去就哭,或拒絕使用裡面的設備?為什麼有許多輪椅堆置,成為佔空間的障礙物?但為什麼有些機構的設備不怎麼樣,去的長輩卻很高興,可以為生活加分?

 

確立發展價值觀

看見更多可用資源

 

我們的發展價值觀確實很重要。所謂發展價值觀是說,我們是不是一味配合政績,卻不覺得自己應該或能夠和決策者對話來尋求最適合發展?我們是不是藉由不斷增加硬體設施來獲利為發展動機?

 

我們有沒有真的仔細去了解,到底所在地當下有多少需求,有哪些務實的替代方式可以逐步拉近需求與資源之間的差距?或者,我們是否還欠缺一顆開放的心,和不同領域的朋友交流?如果願意交流,就會使我們從看不見資源變成看見更多資源。

 

其次,我們有沒有理解學理,並能運用資源?如果我們理解五官刺激和認知衰退後感知環境的代償原理,對以上都會區之外還保有的在地元素,以及長照品質升級的意義與貢獻,則面對挑戰的態度就大不相同。

 

除了基礎元素,再看服務設計與系統整合。以服務設計而言,一棟完全符合醫療規範的大型日間照顧中心有無必要?如果化整為零變成家庭托顧呢?屏東已有許多成功例子。

 

挪威打造迷你家屋

丹麥善用機構設施

 

家庭托顧在鄉村的阻礙和利基,原則上比都市理想。

 

在挪威北部,幾個家庭可能相距數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加上低溫可能零下三十度,所謂偏鄉資源和照顧條件很難比台灣好。後來公部門支持鄰里相互照顧政策,聚集數位老人打造迷你家屋,想盡辦法透過各種方式來改善。

 

在丹麥有些急性後期照顧中心,不但有物理治療師陪同老人,還把樓層安全梯設計成美麗的例行復健運動空間,因為老人回家生活後,他們也需要練習繼續使用樓梯。比起專門再弄個空間,花很多錢蓋硬體,最後功能重疊,這麼做可以省很多錢而且實際。

 

安養機構連結學校

芬蘭小島共用資源

 

在芬蘭的歐蘭自治區有六千個小島,要養活機構當然不易,要逐島提供居家照顧服務也不容易。當地不只老人照顧是個挑戰,連小孩就學等資源,也面臨和首都大不相同的處境。

 

不過,當地有些設有三十床的安養機構,打造得像社區住宅,與鄰近小學共用廚房,讓小學生帶隊來機構餐廳吃飯。小學生吃完,換員工用餐,然後再讓老人住民來吃。

 

餐飲設施小而美,滿足多種人飲食需求,品質無城鄉差距。小朋友自然的進出機構,讓安養機構生氣勃勃,小孩自小看到長者機會更多,也是很自然的社會教育,真是多贏。

 

偏鄉未必沒優勢

長照發展重新思考

 

其實任何一個地方發展長照之前,或許都應該先問問自己的價值觀,這至少包含客戶和政策執行者雙方觀點,精確的察看現況與未來需求,然後再從硬體設置、服務設計、系統輸送三個層次看現況怎麼改善。

 

通常大家在台灣的慣性思維是先問錢,先有錢再說。錢當然重要,可是跳過價值釐清和服務設計的過程,直接找硬體拼湊出符合政策的結果,是很容易丟三落四的。

 

我們東海岸的優勢很多,長照,是不是永遠要視為「偏鄉」,繼續在資源不足的論述中打轉,很有討論空間。這不是一個外交辭令的結尾,而是真的要營造討論空間,討論出長照的新的發展空間。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服員:照顧失智的她,有種淡淡的幸福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4月27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輕度失智的媽媽,和精神障礙的女兒,還有一隻老狗趴在屋中一隅,從第一天來到這裡,沒有太多疲累,卻感到像家般的溫馨。

林媽媽失去丈夫將近兩年,跟么女同住,長女會不時來探望她們,還好失智沒有造成生活的明顯不便,平常日子倒也無憂無慮。只是以前丈夫在世時,因病臥床有請外籍看護,林媽媽家務有人幫忙,但丈夫一走,外籍看護也必須離開,所以現在只能自己一肩扛。

 

么女年近40了,行為舉止仍跟幼稚園的小孩一樣,個性很拗,每天都要洗三次澡,怎麼講都不肯改,只有跟那隻老狗玩的時候特別安靜。

 

上個月林媽媽騎機車時不慎摔倒,有輕微骨折行動不便,長女怕母親在家生活有困難,在「優照護」找到我來幫忙。她說,我只需要白天來幫忙煮個飯,飯後提醒她母親吃藥,天氣好時,扶她出去走走就可以。

 

對一個照顧服務員來說,陪伴失智長者有時輕鬆愉快,有時卻是個折磨,前者像是多個朋友,後者就當作是工作訓練,林媽媽對我來說,既像是朋友,有時又給不少「功課」。

 

「備餐」就是一道難題。她長女找我來的時候,特別吩咐我煮菜要清淡一點,因為林媽媽腎臟不好,不能吃太鹹。哪知道,第一天我煮的比較淡,林媽媽就直嚷著:「沒味道」,說完還自己去冰箱翻醬菜出來配飯。照顧過這麼多對象,其他我不敢說,但「洗腦」的功力我可是很有自信,於是就說:

 

「林媽媽,你的膚色有點暗沈,可能是平常吃的比較鹹喔。」

 

「是嗎?我也覺得以前年輕時比現在白多了。」

 

「我自己以前皮膚也不好,人家跟我說吃淡一點,不但對身體好,皮膚也會又細又白,前幾年開始就漸漸越吃越淡,果然真的有效,你也可以試試看。」

 

「好啦,那我就吃你煮的試試看。」

 

就這樣,第一題過關了。

 

上星期她長女怕母親行走不便,一直待在家裡會悶壞,特別去買了一輛電動三輪車給母親代步。但林媽媽看到就說,騎這種車很怪,到外面去一定會被人笑,女兒怎麼講她都不肯騎出去。我又開始跟她「洗腦」了:

 

「林媽媽,你看這種車子有蓬子喔,出門都不怕淋雨,比你騎機車方便多了。」

 

「正常人才不會騎這種車子,而且看起來很老氣,我才不要。」

 

「哪會啊,這種車人家在路上看到都會讓他,你騎出去很威風啦。」

 

她嘴上還是直說「不要」,不過幾天後卻騎出門一趟,她說:「算給女兒一點面子啦!」我心中竊笑:「是你自己愛面子吧?」

 

林媽媽輕微失智,常常和我講過的話會一說再說,她自己有時也會不好意思:「是嗎?我真的說過嗎?拍謝啦!」我並不以為意,但為了減緩這種情形,我開始主動給她一些記憶的「刺激」,例如:吃過飯一段時間後,就問她:「林媽媽,中午吃過什麼菜,你還記得嗎?」或是空閒時,就跟她玩玩簡單的算數遊戲,這樣會比她沒事一直看電視要好多了。

 

其實帶林媽媽出門散步時,看到鄰居她大都認得出來。母女倆加上那隻愛犬,一路走到附近土地公廟,享受悠閒的下午,邊走邊聊之際,林媽媽總是會問我一些家庭瑣事。她說:「年輕時我也是幫人做事的,你們照顧別人的辛苦我很明白。」我問:「你自己年紀也大了,照顧一個跟小孩一樣的女兒,會不會很辛苦?」

 

「她很乖啦,常常會主動幫我做這做那,只是有時拖個地板,搞到家裡濕答答的,要多講幾次才會改。我只擔心自己身體不好,能看著她多久也不知道,以後誰能照顧她?」

 

陪林媽媽這段時間下來,彼此都像家人般親近,最近她可能要開刀,她問:「我去醫院時,你願意陪著我嗎?」我點了點頭,這是對家人一樣的承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把長輩當朋友!25歲男性照服員收服阿嬤的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1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協助老年人如廁、洗澡、換尿布的照顧服務員,一定是中年婦女嗎?在台北三峽,一位年僅25歲的男性照服員打破了大家的想像。這位大學畢業就踏入安養院擔任第一線照服員,而且是生物相關科系出身的大男孩,是機構中多位長輩天天依賴的「小暘」。

年輕、男性、非本科畢業,吳彌暘去年獲頒新北市績優老人福利機構照服員,從新北市五百多位男性照服員中脫穎而出,他的每一項特質都引人注目。

 

曾照顧中風爺爺

體悟專業重要性

 

他是家中獨子,從小看著爸爸親自照顧中風、半身癱瘓的爺爺長達十年,因為不懂得專業照顧技巧,總是疲累不已。高中時,吳彌暘曾和堂弟一起協助照料爺爺,「我還記得那時候,我跟堂弟一人扛一邊的手臂,把爺爺抬進浴室洗澡,超累!」

 

好不容易把爺爺「架」進浴室後,兩個大男生累得在原地直喘氣。「可是現在自己學到這些專業以後就發現,原來這樣做就好了啊!不需要兩個人扛。抬回床上也很簡單,一個人就可以。」就這樣,家庭經驗種下了吳彌暘日後成為照服員的種子。

 

勇闖長照第一線

學技術造福父母

 

熱愛生物類科的他,大學時按照興趣,進入分子生物暨人類遺傳學系就讀。不過,相較於待在實驗室,吳彌暘更想接觸人群,加上他不喜歡高度競爭的工作環境,又看到長照是趨勢,毅然決定進入安養院照顧長輩,累積臨床經驗,也希望未來能讓自己的父母享有高品質的老後生活。

 

▲吳彌暘在機構擔任照服員,專業而親切地照顧長輩。(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生物背景不衝突

照顧長輩更加分

 

大學主修的專業看似和照服員的工作大相逕庭,吳彌暘直言「我並不會後悔我唸生物。」原來,大學修過的生物學、神經科學、癌症生物學等相關知識,都成了照服工作的絕佳養分;吳彌暘在面對長輩的疾病和身體狀況時,常常應用過去所學,並感到十分受用。

 

高齡長輩有距離

發揮創意敞心房

 

每天一早八點,吳彌暘準時出現在三峽清福養老院,展開一天的工作。他負責照顧的長輩有中風的、半癱的、意識清楚的,也有健忘的,大多是生活無法自理,使用鼻胃管、尿管、包尿布或坐輪椅的年長者,年紀從六、七十歲到高齡九十幾歲都有。

 

雖然身體不方便,卻不是每個老人家一開始就願意接受照服員的服務。為了拉近彼此的距離,吳彌暘與長輩相處的方式很特別,卻大受老人家歡迎。

 

長輩當朋友寒暄

喊老大拉近距離

 

「欸,大ㄟ!你今天吃飯了沒?」操著流利的台語,長輩們口中的小暘,常常這樣對他們打招呼。愛聽人家喊他「大ㄟ」(老大)、「頭家」(老闆)的長輩,總是被逗得好開心。

 

吳彌暘笑說,他喜歡和老人家輕鬆閒聊、東扯西扯,讓彼此的關係不像是傳統的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而是比較平行的朋友關係。「其實年輕人進來(機構),他們都滿開心的,因為我們像是孫子那種感覺,又可以常常跟他聊天。」「他會覺得你是一個很親切的朋友,陪伴在他身邊。」

 

有時只是暫時離開,去處理其他事情,長輩會說:「小暘,你要回去了喔?」吳彌暘調皮地開個玩笑:「對啊!我要走啦!」過了一會兒,長輩說:「你怎麼又回來了?」小暘答:「我想你啊!所以我又回來了。」老人家開心地笑著:「哎呀!你不能這樣啦!我都幾歲了,你還想我啊!」

 

這就是吳彌暘和老寶貝們的相處方式,彼此開開玩笑,輕鬆以對,反而讓長輩放鬆許多,也在無形之間,縮短了雙方年齡的鴻溝與距離感,更加深了對彼此的信任與牽掛。

 

「長輩會覺得你在他身邊是一種…怎麼講,很熟悉的感覺。今天小暘不在,他們就覺得怪怪的。有時候我休假,他們就會說:昨天怎麼沒看到你?」

 

▲吳彌暘與長輩們感情好,有時他休假不在,長輩還會不習慣。(圖/林芷揚攝影)

 

個性爽朗又真誠

服務阿嬤沒問題

 

對待阿公,喊一聲「大ㄟ」或是互相調侃、說笑,就能讓他們心裡舒坦,但身為男性照服員,面對女性時又該如何相處,甚至幫她們洗澡、換尿布呢?在保守觀念的影響下,多數阿嬤不太能接受男性照服員的服務,但憑著小暘爽朗、真誠的性格,事情總有例外。

 

某天,有位女性照服員在替一位阿嬤服務時,需要其他人手幫忙,吳彌暘還沒有靠近,阿嬤遠遠看到有男性照服員,馬上說:「啊!男生不要來,男生別看啦!」沒想到,後來經過幾次的閒聊,阿嬤和吳彌暘混熟了以後,竟然願意讓小暘幫她換尿布和洗澡,甚至還會主動開他玩笑呢!

 

對於長輩們的依賴與信任,吳彌暘感性地說:「算是一個羈絆吧!你跟他之間的一個羈絆,然後你們就會有一種…比朋友更好的感覺吧!」對待安養院的長輩,就像愛護自己的家人一般,尤其對少有親友探望的老年人來說,小暘更是他們的心靈依靠,「因為他後半生的生活,都是你在他身邊啊!」

 

日復一日的真心付出,老人家都感受得到。吳彌暘曾主動關懷一位平日較難親近的阿嬤,「我會問她,要不要曬個太陽啊?妳手都冰冰的。」或是主動上前,幫這位中風的阿嬤把圍兜穿好。

 

某天,阿嬤遞了一張字寫得歪七扭八的紙條給小暘,上面紀錄了她從廣播節目中聽來的健康祕訣,接著告訴容易過敏的小暘:「你參考看看,這樣你就不用一直吸鼻子了。」

 

▲吳彌暘經常主動關心長輩,細心察覺他們的需求。(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助長輩恢復健康

內心滿滿成就感

 

除了體會到與長輩相處的溫暖,吳彌暘也從照服工作中獲得很多成就感。由於部分長輩住進安養院之前,有自己伸手拔掉鼻胃管或是容易跌倒的特殊情況,照服員會為這些長輩進行訓練,幫助他們重新回歸正常生活。

 

吳彌暘舉例:「比如可以自己去如廁啊、自己去吃飯。如果我們讓一個長輩從需要訓練,到讓他脫離尿布、脫離坐輪椅,讓他們能夠回到最初的生活型態,我覺得這是還滿有成就感的。然後他就被家人帶走,我就繼續在這裡服務下一個。」

 

「哇!你走路走得不錯哦!」小暘親手扶持長輩,也親眼看著他們進步,即使訓練時間需要半年到一年不等,能幫助老人家從輕微失能,進步到重回健康,這份成就感帶給吳彌暘心理滿足,也是支持他繼續往下走的動力之一。

 

面對生死需堅強

精進技術更專業

 

一般上班族朝九晚五,小暘則是早上八點上班,晚上七點下班,午餐和晚餐各休息半小時。可以想像,照服員的工作時間長、體力消耗大,加上老年人身體衰弱,突發狀況多,擔任長照的第一線人員,不僅體力受到考驗,心臟也要夠大顆。

 

無法預演的生離死別,更需要提起勇氣面對。

 

比起從事生醫研究的大學同學,「他們在實驗室,不會看到長輩真的在你面前,要你去壓CPR(心肺復甦術),可是在這裡就是…你就會看到你照顧兩、三年的長輩,他們可能哪天…那個床位可能就空了。」吳彌暘娓娓道出照服工作的另一種艱難。

 

難過、不捨、惆悵,所有的情緒只能自己消化,因為隔天還得照常上班。「我覺得你必須告訴自己要堅強,你要走下去,因為今天是遇到他們離開,可是以後可能是遇到你父母要離開。」

 

練習堅強之外,積極的小暘也很重視專業能力的提升,並懂得汲取經驗,不斷精進照顧技術,希望讓下一位長輩獲得更棒的服務。如此一來,雖然面對長輩離開,難免感到失落,卻也能將傾注在老寶貝身上的愛,繼續傳遞給下一人。「他們也都算是人生的導師啦!」小暘這麼說。

 

▲吳彌暘對長照領域充滿熱忱,希望未來有機會出國進修,了解國外的照顧方式。(圖/林芷揚攝影)

 

擔心體力難負荷

進修考照先鋪路

 

從實驗室進入安養院,一頭栽進長照領域,「我走別人不太想走的地方,或許會有自己的發展。」吳彌暘對照服工作有熱忱、有成就感,更有明確的生涯規劃,期待在這個年輕人還相對較少的領域中表現突出。

 

已擔任照服員三年的小暘,深知工作對體力上的負擔,未來年紀增長後,恐會力不從心。因此,他從去年開始,每周的兩天休假日都重返校園,進入二技攻讀社工系,為自己開闢第二專長、累積更多資本。

 

他為自己規劃的藍圖是,先取得社工系的學歷,再考取社工師執照,未來可能朝向公部門發展,期待結合照服員的工作經驗,在長照領域有所發揮。

 

平日工作勞累,難得的假日又要上課、讀書,辛苦程度不言而喻。「可是沒辦法,因為你未來的規劃就是這樣。如果你不規劃,你就是必須一直花體力啊!所以必須要讓自己更專精在另一塊。」很有想法的小暘,看得夠遠,也很清楚自己要什麼。

 

私人時間相對少

進修不易太辛苦

 

由此,可以看出照服員不只體能負擔大,也因為上班時間長,下班後的私人時間相對較少,加上工作壓力大,一般人很容易打退堂鼓。即使是相關科系的畢業生,實際投入後,也不一定能久待,一周內就放棄的大有人在。像吳彌暘這樣,可以一邊工作、一邊進修,不只靠體力和腦力,更要靠意志力。

 

「我一直覺得這個工作就是…其實你要進修很困難。像我還想去進修英文,因為我很想知道國外的照顧方式是怎樣,像澳洲那邊他們有相關的證照,我很想去了解、去唸,但是我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而且還有經濟壓力,我還要還大學的學貸。」小暘十分上進,但是夢想的實現,沒那麼容易。

 

「除非真的像我這樣很拼,要有意志力,想說:好!沒關係,我就去上課,以後一定會用得到。」

 

盼年輕人做長照

環境問題待解決

 

顯然,我們的社會還有年輕人對長照充滿興趣與想像,也肯花時間、下功夫提升自己。誰說這一代的年輕人不能吃苦?他們能,他們願意,但是大環境的不友善,不是每個人都有條件承受。

 

隨著人口急速老化、長照服務擴展,社會需要更多人力投入長照,有充足的人力、友善的工作環境、完善的在職進修管道,才有更高照顧的品質,讓每一位長者都能及時受到服務;而我們每一個人,也都盼望有專業、親切的照服員,願意牽著我們的手、搭著我們的肩,溫柔而堅定地守護我們的老後。

 

赴澳洲進修的願望,仍在夢想清單裡嗎?「有點遙遠。」小暘想了想,這麼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