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大法官許玉秀:「我照顧她,不如說是她陪我」12年照顧失智母親,只有更捨不得

撰文 :口述/許玉秀 整理/林鳳琪 日期:2018年08月16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攝影/陳弘岱
  • A
  • A
  • A

那是十二年前的事了。那一天,我在樓上跟同事講電話,媽媽一直催促我下樓吃飯,最後竟拿起樓下電話叫我。下樓後,我跟媽媽抗議:「妳這樣讓我很沒面子。」沒想到她居然說:「我今天早上連電話都沒碰到!」爭執了一、二分鐘,突然間,她愣住了,那個表情,讓我警覺一下。

一周後,我帶媽媽去神經內科掛號,醫生說有一點危險傾向,但沒確診是失智,開了類似銀杏藥品給她吃。但媽媽說:「我又沒有神經病!」之後拒絕看醫生,也不吃藥,我只能持續買銀杏讓她服用。

 

那是我的疏忽,短短三個月,我從歐洲出差回來,她狀況一下子就惡化了!

 

我很懊惱,我一直忙於工作,疏忽她,沒早點發現。我心想,還能照顧她多久?不行,我要好好把握最後這段時間,讓記憶停留在快樂鍵。

 

以前,媽媽很省,不買衣服、不上館子,我帶她去好一點館子,她會生氣,說擺什麼派頭?她以前捨不得做的,現在我全部都讓她做。SOGO開幕(台北復興館),我馬上帶她衝去購物;去五星級飯店用餐,我必須坦白說,為什麼去五星級飯店,因為廁所是乾淨的,對我來說,照顧壓力比較小。

 

以前,我上班後,她就窩在家裡,白天看股票,晚上看政論節目,但人家不是都說要多多社交,才能延緩退化嗎?現在我乾脆去哪都帶著她。

 

我演講、開會時,她就在一旁抄經書;跟朋友吃飯、聚餐時,她也一起參與聊天。我不怕讓朋友知道。

 

與其說,我照顧她,不如說是她陪我,讓我重拾生活的能力。以前我不懂生活,下班、假日就是在家看書、寫報告。媽媽生病後,現在一放假,我就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帶她出門,朋友都誇她很美。

 

二○一二年,媽媽中度失智,我帶她去國家音樂廳,我一轉頭,媽媽跑去跟別人聊天,結果聊得很開心,對方完全沒發現她是有狀況的人。媽媽的中度,維持了很久一段時間。

 

去音樂會時,我會做好萬全準備,好比說,選擇靠走道與逃生門的位置,媽媽一有狀況,可以立即處理,但偶爾也有失算的時候。有一次,誤信售票員建議,買了中間「難以逃生」的位置,當媽媽因躁動而發出聲響,我試圖解釋,卻被白眼飆罵:「失智妳還帶出來……。」我只能一邊低頭不斷道歉,一邊拉著媽媽倉皇而逃。

 

失智症,最好的藥方是親人的陪伴。他們記憶停留在過去,了解他生命故事,才能對話。

 

一開始,媽媽幾乎動不動就打電話給舅舅,講的都是同樣那些話,一位阿姨到後來都不接她的電話。後來,我漸漸知道媽媽的故事,跟她聊天,不讓她去打擾別人。

 

前兩年,媽媽跌倒後,精神體力大不如前。最近狀況也不太好,高燒不止還住院,一想到她可能沒辦法再跟著我到處走,我一度很焦慮,不知如何是好!現在的她,更需要協助,但我年紀大了,也有點力不從心。我知道,該是啟動第二階段計畫的時候。

 

在我懷裡時,媽媽總是一臉滿足,像個小孩似的。我常想,小時候,她也是這樣哄我的吧!

 

十二年來,我堅持帶著她,因為我在跟老天爺搶時間。我也曾想過最後階段,但想像歸想像……我想,真要面對時,我還是會捨不得!

 

許玉秀

出生:1965年

經歷:司法院大法官、國際刑事法學會台灣分會理事長

學歷:德國佛萊堡大學博士

照顧資歷:12年

照顧模式:親自照顧,積極參與各種社交活動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失智丈夫、房子遭法拍險輕生!挺過照顧重擔,72歲勇闖加拿大騎哈雷圓夢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7月11日 圖檔來源:黃女士提供
  • A
  • A
  • A

不少長照的照顧者因照護工作繁重,壓力大到喘不過氣,也影響了自己的身心健康。若能善用政府、民間長照資源,不只能讓被照顧者獲得妥善、專業的照護,照顧者也能重新擁有追求夢想的權利!

今年72歲的黃女士,曾經照顧近百歲且罹患失智症的先生五年,當年她不但因此沒了工作,房子也遭法拍,瀕臨崩潰邊緣!她原本想帶著丈夫輕生,卻因為一張傳單,讓她成功幫先生找到長照資源,接受居家服務與機構照顧,而她自己也參加支持性團體紓壓,終於獲得喘息。

 

某天,社工問她人生有什麼夢想,「想騎哈雷重機」的念頭閃過黃女士的腦海,於是她靠著這個意念,支撐她走完辛苦的照顧之路,就在去年美夢成真,遠赴加拿大騎哈雷重機,一圓夢想!她的故事還因此登上國外媒體版面,留下難忘回憶。

 

 

 

值得注意的是,像黃女士這樣辛苦的照顧者相當多。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總)107年統計分析,在2,350名個案中,近5成沒有照顧替手、近3成為老老照顧、近2成照顧者自己本身就是病人,還有些要同時照顧2人以上,甚至有些照顧者已經出現自殺念頭。

 

政府長照資源:

 

平均長達9.9年的長照歷程就像一場「看不到盡頭的馬拉松」,提醒照顧者善用政府和民間資源,就能減輕負擔。有長照需求的民眾可撥打1966長照專線,政府會指派照顧管理專員到府評估情況,並提供「長照四包錢」補助項目。

 

第一包:「照顧及專業服務」依失能程度二至八級補助約每月1萬元至3萬6千元(自負額最高16%),等於花1千6至6千元間,即可使用居家服務、日間照顧,或居家復健、居家營養等項目。

 

第二包:「交通接送服務」失能第四級以上者,依交通遠近補助每月1,680元至2,400元(自負額最高30%)。

 

第三包:「輔具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每三年最高4萬元(自負額最高30%)。

 

第四包:「喘息服務」每年最高補助48,510元(自負額最高16%),可使用於居家喘息、機構喘息、日間照顧中心喘息、小規模多機能(夜間臨托)、巷弄長照站臨托等五項喘息服務。

 

民間長照資源:

 

除了政府資源,民間團體也有許多相關服務,例如家總設有「長照四包錢」試算網站、家庭照顧者支持據點地圖查詢,以及各種喘息活動、支持團體、照顧技巧等課程,若有問題可撥打0800-507-272詢問,將有專人服務。

 

有一位40歲的蔡先生,離職照顧洗腎、失智雙親長達13年,就是在家總社工的引導之下,才開始懂得如何使用長照資源、改變照顧困境,也因此有餘力朝向結婚生子、開咖啡館的夢想前進。

 

照顧不必一個人硬撐!建議照顧者適時尋求幫助,減輕自己的身心壓力,如此一來,也才能提供被照顧者更好的照護品質。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送走父親後,家裡有個位子永遠空了...吳若權:後來我才明白,他其實一直都在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5月29日 圖檔來源:吳東岳
  • A
  • A
  • A

吳若權在40歲送完父親最後一程後,一路陪伴中風、罹癌的母親直到現在。他在這當中發現了一項真理:「其實,我們不管怎麼努力,終將面臨生命消逝的遺憾,而這些遺憾,其實都是因為愛。」

遺憾終將來臨,但吳若權選擇用另外一種方式,更深刻地愛著父親。於是每周帶著媽媽拜訪父親生前好友,在過程中發現,經過與他們的共同聊天的這個「儀式」,不只沖淡了哀傷和家人間死氣沉沉的靜默,父親也在記憶中慢慢活了過來。

 

例如,吳若權從不知道,母親的廚藝都來自父親。本來以為是母親很擅長做菜,父親離世後,跟舅舅聊天,才知道真正的大廚是父親。回憶起父親,吳若權笑開了,他接著說:「以前都聽我媽說,你爸就是怎樣怎樣,後來靠我們一點一滴去拼湊,不只對爸爸的記憶完整,連對他的愛也完整了。」

 

「我才深刻知道,原來肉身的離開並不是真正的離開,雖然人不在了,但感情卻能更親密。」

 

改變想法,從理解開始

 

對比父親突然離世,吳若權母親生命力旺盛,歷經兩度中風、癌末都堅強地活下來。面對這20多年的照護時光,身為主要照顧者的吳若權,極其艱辛。

 

當時,他從早上5點半忙到晚上11點,張羅中風母親三餐、算準中藥、西藥之間的間隔、回診、復健、打掃家裡…還得忙自己的工作,把自己當兩個人用。而當他好聲好氣捧著藥到母親面前,身體疼痛的母親常鬧脾氣嚷嚷:「什麼?又要吃藥!我剛才不是才吃過嗎?」

 

而吳若權已出嫁的姊姊回家探望,難免因為關心對他叨唸幾句。有次,姊姊看著他怕母親半夜起床跌倒,拿著棉被在母親房門外打地舖,姊姊勸他回房睡,吳若權不肯,明明是手足之間的好意與關心,來來往往次數多了還是難免摩擦。

 

如同所有留在家裡,長期擔任照護者角色的人,透支體力、精神磨損,都會產生許多必須面對處理的負面情緒。

 

吳若權意識到自己的憤怒,不斷地想:「我想要做一個被害者、還是掌控者?」例如,面對母親的孩子氣、固執,他想,凡事都是一體兩面,母親就是這麼堅韌的個性,才有辦法度過人生最艱難的時光。中風這20幾年來,母親努力復健、吃藥,就算罹癌也有辦法跟病魔纏鬥,且每次都驚險地活了下來。他選擇理解,往好的那面想。

 

「我們不欠父母,不該愧疚,或是以『報恩』的心態來照顧他們,應該要甘願,以愛做出發點。」

 

 

比對錯更重要的事

 

面對手足,吳若權覺得「不能改變別人,所以只能改變自己」這說法多少有點消極,於是他轉了個彎,選擇相信「不能改變別人沒錯,但你能選擇盡力、無愧於心,就能使他人受影響,產生改變。」

 

改變了想法,再來就是落實到日常選擇上了。吳若權身為心理諮詢師,當然知道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但我們能不能不再看我們的『差異性』,把眼光放在我們的『共同目標』上?」

 

例如,吳若權因全心全意照顧,時常恍惚覺得,那惡性腫瘤原本是長在自己身上,只是母親代為受苦。而母親總會說:「沒關係啦,我都呷到80幾歲了,沒關係的。」

 

「不行啊!我要盡力救她,所以我們有共同目標,就是『她要平安,漸少病苦』。」於是日常生活中的摩擦,母子間的想法不同,因著眼於遠大的、一致的目標而顯得微不足道,長照所產生的苦難,最終印證了親情的美好。

 

手足缺席照護現場怎麼辦?

 

「活到中年,你要有『人生本來就是不公平』的認知。」他眼神篤定的說。

 

成長歷程不同,與家人的親疏遠近也不同,親情間有許多曲折、幽暗的角落,是無法言說的。他發現身旁的中年朋友,常面臨手足缺席照護現場的窘境,對此,吳若權提出看法「那些缺席的人其實不是不愛父母,只是他們沒辦法處理心中巨大的悲傷,所以會選擇逃避。只要逃避,心中的百般糾結就不用掏出來面對。」

 

吳若權在手足間的角色,恰好是留下來的主要照顧者,他心甘情願照顧母親,以愛為出發點。因為他知道,無論逃不逃避,生命就是會有來去,就算做得再好,都必須面對父母終將離世的遺憾。

 

「父親的突然離開,讓我學到死亡只是肉身的消逝,愛還在;而母親讓我學到,如何從日常生活中毫無保留的愛她。只要盡力、無私的去愛父母,就能讓自己的遺憾小一點。」

 

「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彼此相愛才是事實。」吳若權的中年體悟如此透徹,他明白,當無常成為日常,只要盡力去愛,就能在生命必然的遺憾裡,得到永恆的溫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種花、玩桌遊、學下棋 社交休閒可喚起被遺忘的記憶

撰文 :林鳳琪 日期:2018年08月16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攝影/陳弘岱
  • A
  • A
  • A

失智沒藥醫?面對本世紀最嚴重的「疾病」,多數家屬與患者有著深深的無力感:一旦醫師確診為失智症後,伴隨各種認知障礙、妄想、嫉妒,甚至攻擊症狀,卻束手無策,只能每日以淚洗面?
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伊佳奇建議,善用非藥物性治療,也可延緩退化,並減輕照顧者負擔。

休閒兼治療》  爺奶蒔花弄草練認知

 

台北市文山區健康服務中心,一早聚集了許多阿公、阿嬤,「上周你們自己種了帶回家的盆栽,有沒有記得澆水呢?」望著台下稀稀落落的回應,台上老師林儷蓉大笑提醒,「阿姨,要記得照顧好你的寶貝唷!」

 

「好鼻師桌遊」在桌上攤開,阿公、阿嬤拿起茉莉花、九層塔、香茅等「聞香卡」,還得找到教室裡正確的植物,才算闖關得分。接著,就是自己動手做果凍、點心。「媽媽每次來,都很開心,我也能休息喘口氣。」家屬沈女士說。

 

這是台灣師範大學運動休閒與餐旅管理研究所副教授林儷蓉和台北市文山區健康服務中心合辦,促進失智長輩嗅覺與各項認知功能的香草園藝課。「國外研究顯示,多數的阿茲海默症患者最先退化的是嗅覺,這堂課以嗅覺為主,結合園藝、音樂、勞作、桌遊等各項休閒認知治療。在國外,休閒治療已是趨勢。」林儷蓉說。

 

「一般運動、藝術、音樂等單一認知課程很多,但第一次有結合休閒的綜合課程,我第一時間就搶著替媽媽報名了。」家屬說。

 

一旁,八十多歲的陳阿嬤突然哼唱起《茉莉花》,雖然她偶爾會忘了女兒的名字,卻能在聞到花香後,一句不差唱出少女時代最愛的歌曲。林儷蓉強調,休閒治療最重要是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能一起從活動裡得到幫助,因此課程設計都是日常生活就能做的,比如園藝、聞香、做點心等,「重點是一起做!」

 

「休閒認知治療得跟患者生活經驗與日常結合,最好還要兼顧照顧者的需求。」林儷蓉分享,曾替一位患者與家屬設計專屬課程,「患者以前很會打桌球,雖然失智,本能還在。」訪談後,她找出適合雙方的活動,「女兒學著打桌球,現在媽媽進步不少,兩人衝突也少很多。」

 

林儷蓉留學美國期間,主修便是老人休閒治療。回台後,她發現台灣長輩因為年輕時忙於工作,沒建立休閒嗜好,常常一退休就失去重心,只能窩在家裡看電視,又失去社交,失智症就容易上身。「從現在就要開始建立休閒嗜好,很重要!」

 

林儷蓉(右)開發結合園藝、歌唱、桌遊等認知活動,訓練長輩嗅覺與判斷力。

 

抑制退化》  想擊退失智快學圍棋

 

相隔二千多公里外的日本,比台灣更早面臨失智症挑戰,也發展出各式各樣可落實於生活中的認知訓練。

 

好比說,台灣赴日發展、曾二度拿下「本因坊」棋王頭銜的王銘琬,早在二十年前就倡導簡化規則的「純棋」。近年,日本因人口老化,認知症(失智症的日本病名)問題嚴重,日本腦科專家飯塚愛醫師便找了一群平均八十九歲的認知症長輩,分成下棋與不下棋兩組對照,發現「下棋」組長輩在各項認知測驗上,都較「不下棋」對照組更好,不但抑制衰退,還能修復認知功能。

 

年初,此項研究結果發表後,讓王銘琬決定到各縣市推廣「十分鐘學會圍棋」,以防治認知症。

 

「大家都以為圍棋很難學,但這套方法,不但成功讓六歲小孩在十分鐘內學會下棋,還能反過來教阿公、阿嬤。」王銘琬妻子、知名旅日作家劉黎兒興奮說起今年四月,在日本有「圍棋之城」之稱的岩手縣大船渡市,王銘琬以這套方法,在短短數分鐘內教會幼兒園小朋友下圍棋,「這群可愛的小老師,還能『逆向教學』,去教安養院九十歲的阿公、阿嬤。」

 

王銘琬表示,很多認知活動的設計受限於為患者服務,都是「單向」,不見得適合照顧者;唯有下圍棋是雙方都能享受的活動。「想想平常沒有共通話題的祖孫倆,透過下棋互動,對長輩來說,不就是防治失智最好的『社交』?」

 

劉黎兒說:「透過純棋,台灣可以教世界各國的人下圍棋,全球一起防治認知症,是源自台灣的『台灣價值』與貢獻。」王銘琬夫妻也將於八月三十日返台,在本刊主辦的「幸福熟齡論壇」中,分享十分鐘簡易圍棋,教民眾有效預防失智。

 

今年以來,夫妻倆馬不停蹄走訪日本各地推廣,並在趨勢科技的協助下,開發了台幣五十元就能簡易入手的「棋具」,還將推出可線上對弈的圍棋軟體。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才60歲也會失智?出現這些症狀,恐是年輕型失智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03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日前媒體報導,罹患失智症的60歲劉姓台商流落街頭,2016年時遇到前公司員工王女士,因感念他過去的知遇之恩,主動協助打理生活。經過兩年的悉心照料,劉姓台商今年終於返回台灣。

許多民眾讚美王女士的義行之外,心中也冒出疑問:才60歲也會失智嗎?

 

台灣失智症協會指出,65歲以下罹患失智症屬於「年輕型失智症」,推估全台約有1.2萬名患者,由於不容易發現,及時就醫有難度。民眾平時應多關心身邊親友,及早發現早期失智徵兆。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長賴德仁表示,年輕型失智症的症狀相當多樣化,有些是明顯記憶力不好,有些是個性改變與行為脫序,部分出現語言障礙,造成溝通上的困難。

 

這些症狀造成照顧者與失智者身心俱疲,加上年輕型失智症的病程進展比老年型失智症更快,出現的精神症狀更讓家人措手不及。雖然年輕型失智症人口數較少,但他們所面對的問題非常棘手。

 

賴德仁理事長表示,失智症早期徵兆包括:記憶力減退影響到生活、計劃事情或解決問題有困難、無法勝任原本熟悉的事務、對時間地點感到混淆、理解視覺影像和空間的關係有困難。

 

另外,還有言語表達或書寫出現困難、東西擺放錯亂且失去回頭尋找的能力、判斷力變差或減弱、從職場或社交活動中退出、情緒和個性的改變等。

 

若有出現疑似徵兆,應尋求神經內科或精神科醫師診治,或與衛福部各地失智症共照中心聯絡。一旦確診,建議撥打失智症關懷專線0800-474-580(失智時 我幫您),尋求專業協助及相關資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摔東西、情緒失控、活在自己世界?他們用愛包容,見證長照「奇蹟」!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7月30日 分類:各式病症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談起長期照顧,一般都會想到老年人,可是有些民眾,比如出生時就帶有先天性疾病的人,其實從更年輕的時候就需要長期照顧,而他們的長照需求恐怕比老年人更大,需要長照時間也更久。

文/周傳久

 

有些罹患先天性疾病的朋友,常常會在旁人不明究理的情況下,忽然用力摔東西,或者用拳頭對著自己的胸膛用力捶打,聲音大到就像打鼓那麼大聲,旁人若想阻止,往往也會被打傷。

 

他們高興的時候,也有可能會用力拍打桌面或摔東西,摔得滿臉通紅、無法控制自己,而且不斷重複。

 

當這些病友從可愛的幼兒,長大成身高一米八的成年人,隨時有力氣砸碎任何東西時,他們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我們要把他們綁起來?關起來?送去龍發堂(現已解散)?或者將他們孤立?

 

如果他們想工作,你敢雇用嗎?他們需要照顧,你敢照顧嗎?

 

下一個問題是,我們能怎麼照顧?以目前長照的照護比例來看,哪裡可以找到兩個照服員整天看著呢?更深一層的問題是,究竟什麼是「照顧」?

 

願意傾聽理解

協助病友排解情緒

 

在我們的教會裡,有一位自閉症的青年,他從高中畢業、失去學校保護後,就來教會負責清潔工作,已經持續十二年。他可以讓一兩百人使用的場所恢復乾淨、所有用品收拾整齊,提供教友一個舒適的環境。

 

剛開始工作時,這位青年有時會突然「發脾氣」,把大家都嚇一跳,但是教會的牧師與一些教友都知道這是有原因的,他們會詢問他昨天怎麼了,試著去了解為什麼,這就是非常專業的因應態度。

 

等到與青年更熟悉後,牧師和教友知道該怎樣進入他的思維和記憶世界,甚至是他昨日、前日的世界,因此能猜得出來,可能是哪些記憶和經驗影響了他的情緒和行為,進而引導他發洩情緒、表達感受,這樣就能減少傷害自己和他人的機會。

 

發揮個人特質

病友也能快樂工作

 

同時,教會將這位青年執著、堅持的個性視為潛力,安排他負責清理、歸位的工作。他還有一個優點,能夠輕易記住別人記不得的位置和數字,所以每天來教會上班時,無論活動現場有多凌亂,他都能整理得有條不紊─他不能忍受混亂。

 

他任勞任怨地完成每一樣工作,好像他清掃、擦桌子、收垃圾時,眼前所看到的不是骯髒與臭味。他想透過他的雙手用心且無條件地付出,只為了讓環境恢復美好的本像。

 

不厭其煩教導

包容病友安心生活

 

他有時想到什麼,會不分場合就一直重複問別人同一個問題,例如「可不可以打人?」、「坐捷運怎麼來?」。而且他問得很快,甚至別人還沒回答,他又繼續問。

 

這種情況看似和失智者問了問題又馬上忘記一樣,其實並不相同。我們這位青年這樣一直問問題,也許是希望得到互動,也有可能是別的原因。

 

在教會,也不是所有人都耐得住性子,可是多半的人因為理解,至少不會惡言相向。如果讓他去一般工作場所,情況可能就不同了,因為外面職場,大家都在忙,不一定有耐性,但教會的人大多是來追求成長的。

 

教會舉行餐會時,他會拿著飯碗四處遊走、夾菜,未能遵守公筷原則,好像完全無視別人的存在。但他並無以此激怒別人的意思,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這和一般所謂的不尊重人或自私不同。

 

在教會,因為信仰的教導,大家都會被提醒,沒有人在上帝面前是完全的。所以,大家知道亂夾菜不妥,可是都會一遍一遍的和他說。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如今已經十二年,這位青年不只得到牧師與教友的包容,更有一個相對安全的工作環境與固定的生活節奏。教會裡的人雖不是特殊教育的教授,也不是有證照的專科醫師和心理師,但是也能讓他在這裡安心生活。

 

教會沒有外面機構常說的個別化照顧計畫提供評鑑,但對這位青年的照顧,實際上已經近乎甚至超越那些專業照顧的成果。

 

用愛幫助學習

病友實現自我價值

 

教育學有個觀念,說教育怎麼教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確保學習發生」。這位青年在教會裡不會被忽略或被冷漠以對,不會發生教友之間噓寒問暖,碰到他卻退避三舍、假裝沒看見的情況。

 

不僅如此,大家還會幫助他學習與人相處,學習用更平和的方式表達意思,以致變成一種預防性學習,就是在原來可能激烈摔東西或傷害自己之前,就盡可能降低走向那一步的機會。所以,他的學習的確一直在發生。

 

平日生活中,當他情緒穩定的時後,牧師和教友也會在多種生活層面上鼓勵、支持他,找他一起吃飯,一起唱歌,一起到社區服務,並且感謝他,讓他感覺有價值。

 

這就是一層層的身心靈保護,使得他能對環境和人有更多安全感,以及一種全無懷疑的自我價值,做事自然有更多自信,做人有更多自尊。

 

2018年四月復活節,他受洗了。這天他獨唱他來教會學習的第一首歌「耶和華是愛」。對自閉症者來說,面對台下百雙眼睛公開唱歌不簡單!畢竟這和只面對鋼琴,不用接觸人的情況不同。

 

教會的復活節,原意是因為耶穌替代罪人死,但透過他無條件的付出,要讓環境恢復美好的本像。所以,所有相信上帝拯救的人可以因而進入新生命─一種知道自己不完全,但可以倚靠上帝的救恩,學習用愛彼此相待的生活方式。

 

這位青年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因為他的周圍有很多愛。但教會沒有溺愛他,而是給他學習機會,在有愛的氛圍中,幫助他分辨是非,幫助他學習能力。

 

改變從你我開始

共創「長照奇蹟」

 

不管讀者是不是基督徒,大概不難想像,要是不在以上的生活圈,過度遷就他,或者過度強制對付他,或全然不理會,這位青年如今的生活品質與生活處境還會是上述的樣子嗎?

 

這個社會因為自然環境變化、晚婚等許多因素,有許多生來類似上述性格的人,因為不同的照顧方式而有不同的結果。這位教會青年的例子是個奇蹟嗎?

 

如果他穩定生活一兩天,大家可以說那只有一兩天;如果持續一兩周,大家可以說只不過一兩周。但他已經穩定生活十二年,一直在進步,他周圍的教友也因此理解、接納更多相似的人,知道怎麼與他們相處,這就不是偶然了。

 

這個故事至少讓我們看到,這位青年外表看似沒辦法照顧,事實上可以充滿盼望。但要不要試著照顧他,並幫助他學習,就看大家的選擇。透過這個故事,我們可以得到什麼啟示?我認為至少有以下五點:

 

1.要相信事情有改變的可能。

 

2.改變可以從你我介入開始。

 

(以上兩點也是北歐長期照顧的原則,有挪威文獻可循)

 

3.要從正面看待每個人的特點,也許那就是他的潛能與長處。

 

4.理解各種行為和現象都有原因,而非無厘頭。

 

5.愛是創造力的來源,愛可以讓許多可能性發生(這也是芬蘭長期照顧的根基)。只有無條件的包容和愛,並且「讓學習發生」,以上四點才有可能實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