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花、玩桌遊、學下棋 社交休閒可喚起被遺忘的記憶

撰文 :林鳳琪 日期:2018年08月16日 圖檔來源:攝影/陳弘岱
  • A
  • A
  • A

失智沒藥醫?面對本世紀最嚴重的「疾病」,多數家屬與患者有著深深的無力感:一旦醫師確診為失智症後,伴隨各種認知障礙、妄想、嫉妒,甚至攻擊症狀,卻束手無策,只能每日以淚洗面?
認知症整合照護專家伊佳奇建議,善用非藥物性治療,也可延緩退化,並減輕照顧者負擔。

休閒兼治療》  爺奶蒔花弄草練認知

 

台北市文山區健康服務中心,一早聚集了許多阿公、阿嬤,「上周你們自己種了帶回家的盆栽,有沒有記得澆水呢?」望著台下稀稀落落的回應,台上老師林儷蓉大笑提醒,「阿姨,要記得照顧好你的寶貝唷!」

 

「好鼻師桌遊」在桌上攤開,阿公、阿嬤拿起茉莉花、九層塔、香茅等「聞香卡」,還得找到教室裡正確的植物,才算闖關得分。接著,就是自己動手做果凍、點心。「媽媽每次來,都很開心,我也能休息喘口氣。」家屬沈女士說。

 

這是台灣師範大學運動休閒與餐旅管理研究所副教授林儷蓉和台北市文山區健康服務中心合辦,促進失智長輩嗅覺與各項認知功能的香草園藝課。「國外研究顯示,多數的阿茲海默症患者最先退化的是嗅覺,這堂課以嗅覺為主,結合園藝、音樂、勞作、桌遊等各項休閒認知治療。在國外,休閒治療已是趨勢。」林儷蓉說。

 

「一般運動、藝術、音樂等單一認知課程很多,但第一次有結合休閒的綜合課程,我第一時間就搶著替媽媽報名了。」家屬說。

 

一旁,八十多歲的陳阿嬤突然哼唱起《茉莉花》,雖然她偶爾會忘了女兒的名字,卻能在聞到花香後,一句不差唱出少女時代最愛的歌曲。林儷蓉強調,休閒治療最重要是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能一起從活動裡得到幫助,因此課程設計都是日常生活就能做的,比如園藝、聞香、做點心等,「重點是一起做!」

 

「休閒認知治療得跟患者生活經驗與日常結合,最好還要兼顧照顧者的需求。」林儷蓉分享,曾替一位患者與家屬設計專屬課程,「患者以前很會打桌球,雖然失智,本能還在。」訪談後,她找出適合雙方的活動,「女兒學著打桌球,現在媽媽進步不少,兩人衝突也少很多。」

 

林儷蓉留學美國期間,主修便是老人休閒治療。回台後,她發現台灣長輩因為年輕時忙於工作,沒建立休閒嗜好,常常一退休就失去重心,只能窩在家裡看電視,又失去社交,失智症就容易上身。「從現在就要開始建立休閒嗜好,很重要!」

 

林儷蓉(右)開發結合園藝、歌唱、桌遊等認知活動,訓練長輩嗅覺與判斷力。

 

抑制退化》  想擊退失智快學圍棋

 

相隔二千多公里外的日本,比台灣更早面臨失智症挑戰,也發展出各式各樣可落實於生活中的認知訓練。

 

好比說,台灣赴日發展、曾二度拿下「本因坊」棋王頭銜的王銘琬,早在二十年前就倡導簡化規則的「純棋」。近年,日本因人口老化,認知症(失智症的日本病名)問題嚴重,日本腦科專家飯塚愛醫師便找了一群平均八十九歲的認知症長輩,分成下棋與不下棋兩組對照,發現「下棋」組長輩在各項認知測驗上,都較「不下棋」對照組更好,不但抑制衰退,還能修復認知功能。

 

年初,此項研究結果發表後,讓王銘琬決定到各縣市推廣「十分鐘學會圍棋」,以防治認知症。

 

「大家都以為圍棋很難學,但這套方法,不但成功讓六歲小孩在十分鐘內學會下棋,還能反過來教阿公、阿嬤。」王銘琬妻子、知名旅日作家劉黎兒興奮說起今年四月,在日本有「圍棋之城」之稱的岩手縣大船渡市,王銘琬以這套方法,在短短數分鐘內教會幼兒園小朋友下圍棋,「這群可愛的小老師,還能『逆向教學』,去教安養院九十歲的阿公、阿嬤。」

 

王銘琬表示,很多認知活動的設計受限於為患者服務,都是「單向」,不見得適合照顧者;唯有下圍棋是雙方都能享受的活動。「想想平常沒有共通話題的祖孫倆,透過下棋互動,對長輩來說,不就是防治失智最好的『社交』?」

 

劉黎兒說:「透過純棋,台灣可以教世界各國的人下圍棋,全球一起防治認知症,是源自台灣的『台灣價值』與貢獻。」王銘琬夫妻也將於八月三十日返台,在本刊主辦的「幸福熟齡論壇」中,分享十分鐘簡易圍棋,教民眾有效預防失智。

 

今年以來,夫妻倆馬不停蹄走訪日本各地推廣,並在趨勢科技的協助下,開發了台幣五十元就能簡易入手的「棋具」,還將推出可線上對弈的圍棋軟體。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長褥瘡,家屬好自責…心理師:已經做很多了,就放過自己吧!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14日 分類:自我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曾經每天為孩子張羅三餐、忙前忙後的超人媽媽,如今連自己吃飯、穿衣服都有困難;曾經天不怕、地不怕的強壯爸爸,如今衰弱得坐在輪椅上不發一語…父母失智,孩子成了貼身照顧者,24小時背負的沉重壓力,有誰能理解?

看著至親家人失去記憶、行為脫序,甚至生活無法自理,最後臥病在床,失智症儼然成為高齡社會的台灣,每個人最害怕也最不願意面對的疾病。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諮商心理師古蕙瑄表示,臨床上常遇到家屬無法接受家人失智,帶著患者四處求醫,直言「他以前就是這麼機車,怎麼可能生病!」到最後崩潰大哭:「老天爺為什麼這樣對我們?」

 

這些情緒表現源自強烈的「失落反應」,不敢相信從小呵護我們長大的父母已經失去健康,反而變成我們的「被照顧者」。

 

編輯精選:罵髒話、講話尖酸刻薄...那真的是我母親嗎?汪建民照顧失智母,靠做菜懷念媽媽的味道

編輯精選:高敏敏營養師:每天吃6大抗發炎食物,癌症、失智、憂鬱症一網打盡!

 

情緒失控,壓力無限放大!

 

失落感是正常的反應,但古蕙瑄提醒,情緒會影響想法,尤其進入失智照護階段後,照顧者很容易為了病患不吃飯、不洗澡、走失、情緒失控甚至打人等行為承受莫大壓力,此時如果放任情緒無限放大,反而會讓自己更辛苦!

 

舉例來說,假設失智家人不肯洗澡,這個「壓力事件」本身的重量只有50公斤,但如果照顧者加入額外的想法,認為對方「又在跟我作對!」「年輕時就是這麼難搞!」

 

這些「內在壓力源」會讓原本單純的「壓力事件」重量瞬間增加至150公斤,壓得自己喘不過氣!

 

▲「內在壓力源」會將原本的壓力放大好幾倍,壓得自己喘不過氣。情緒上來時記得給自己一點空間,轉移到客觀的位置,就能看見自己的「內在壓力源」,理解部分情緒是多餘的。

 

當照顧者常常卡在壓力與情緒中,容易做出較不明智的選擇,也會傷害自己的健康。美國醫學會(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指出,60%以上的身體不適都源自於「壓力」,長期處於壓力之中,更容易提升癌症與各種慢性病的風險。

 

 

負面情緒過多時,照顧者腦中常常上演各種小劇場,比如有些照顧者會說:「他一定是裝病,根本沒有失智!」

 

但此時的想法往往不是事實,照顧者應該給自己一點空間,移動到客觀的位置,就會看見哪些是自己「加料」的想法。

 

古蕙瑄分析,失智者只是「現在不想洗澡」而已,事件本身並沒有那麼嚴重。臨床上曾發生失智者誤把腳踏墊看成一個大洞,因此不敢進去浴室,也有些患者是不好意思面對異性,因此拒絕他人幫忙洗澡。

 

找出問題根源後,處理事情就能更省力,不需要讓自己壓力那麼大!否則,任憑自己的想像無限擴大,就像陷入巨大漩渦中,身心不斷耗竭,萬一哪天承受不住,恐將發生誰也不願意見到的憾事。

 

學會正念減壓,別讓情緒被綁架!

 

想要有效放鬆、排解壓力,古蕙瑄建議,學習「正念減壓」(Mindfulness-Based Stress Reduction)就是個好方法!正念減壓是美國醫師Jon Kabat-Zinn於1979年創始,可以有效處理各種情緒、提升EQ。

 

正念減壓指的並不是正面思考,而是不帶評價地覺察自己此時此刻的狀態。比如,當失智家人又不肯洗澡時,照顧者的慣性反應可能是「又來了!又開始找麻煩!」

 

此時可以提醒自己冷靜下來,觀察自己當下的每一次吸氣和吐氣,透過呼吸把自己拉回當下,回到事件本身只是「他現在不想洗澡」,專心處理這個問題即可,情緒不需要被綁架。

 

多次練習後,照顧者就能做到「眼明、手快、心不急」,讓自己在情緒穩定的狀態下完成照顧工作。古蕙瑄提醒,照顧者和被照顧者的情緒是會互相影響的,照顧者穩定了,才能給予表達能力不佳的失智者更有效的引導、陪伴與照護。

 

親愛的照顧者,放過自己吧!

 

許多家屬對自己過度評價,明明已經竭盡所能,比如頻繁替臥床長輩翻身,累到自己都椎間盤突出,發現家人長褥瘡時還是非常自責!古蕙瑄有感而發:「我們看過很多家屬,已經做很多了,還是不放過自己。」

 

也有些家屬連外出買菜半小時,都不放心家中的長輩,卻因為分心買錯東西而懊惱不已,再次自我否定。「其實不用啊!真的可以不用活在這麼辛苦的狀態。」古蕙瑄提醒。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諮商心理師古蕙瑄。(攝影/林芷揚)

 

照顧者應該對自己更友善,看見自己的辛苦,不必替自己打分數,不必要求自己做到一百分,承認每個人都有無能為力的時候,承認自己也有家庭需要照顧。別忘了「愛他也要愛自己」,學習祝福自己、與自己和解,才是送給彼此最好的禮物!

 

一旦心境不同,壓力的耐受力也會不同。「正念減壓」就是練習做出明智的選擇,包含選擇對自己溫柔,選擇放過自己。眼前的烏雲來來去去,但只要相信烏雲有消散的時候,就會發現太陽從未消失,愛和希望其實一直都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龍應台/謝謝美君,讓我看見人生的軌跡

撰文 :天下雜誌出版 日期:2018年08月10日 圖檔來源:達志、天下雜誌出版
  • A
  • A
  • A

我的書桌面對著開闊的陽台,陽台上色彩鬧哄哄的九重葛和華麗的扶桑盛開,肥貓趴在花叢下,不,他不是趴著的,他是仰躺的,叉開兩腿,四腳朝天,攤開他白花花的肚子,曬著太陽。

文/龍應台

 

妹妹

 

九十三歲的美君坐在我書桌的旁邊,正面對著我。她的頭髮全白,垂著頭,似乎在打盹。

 

為了不讓她白天睡太多,這時我會離開書桌,把玫瑰水拿過來,對她說,來,抬頭,不要睡,給你香香,噴一下喔。然後餵她喝水,是泡好涼過的洋甘菊茶,用湯匙一匙一匙餵,怕她嗆到。

 

她睜開眼睛,順從地一口一口抿著水。我聽見自己說,「張開嘴,很好,媽媽,你好乖。」

 

記憶在時光流轉中參差交錯,斑駁重疊。年幼的我,牙疼得一直哭。美君切了一個冰梨,打成汁,讓我坐著,一匙一匙餵著我,說,「張開嘴,很好,妹妹,你好乖。」

 

美君自己曾經是個「妹妹」。她說,那一年,採花的時候摔到山溝裡去了,從坡頂一路滾下去,全身被荊棘刺得體無完膚,奶奶抱著她,一面心疼地流淚,一面哄,「妹妹,不要怕,妹妹,不要怕……」

 

從三歲的「妹妹」走到九十三歲的「媽媽」,中間發生了什麼?

 

姐姐

 

美君早期穿的是素色的棉布旗袍。蹲下來為孩子洗澡的時候,裙衩拉到大腿上去。光溜溜的孩子放在一個大鋁盆裡,洗澡水,是接下來的雨水放到台灣南部的大太陽裡曬熱的,曬了一整天,趁熱給孩子洗澡。

 

旗袍是窄裙,孩子的手不好拉。後來,當我長到她的腰高時,她隨俗也開始穿起當地農村婦女喜歡的洋裝,裙擺寬幅,還有皺摺,讓我很方便地緊抓一把裙角,跟著上市場。

 

 

市場裡賣魚的女人,拿著刀,枱子上一灘血水,她刀起刀落,高興地說,「妹妹,叫你媽媽買魚吧,吃魚的小孩聰明,會讀書。」

 

「妹妹」,在台灣發音為「美眉」,就好像「叔叔」是「鼠叔」,老伯伯是「老杯杯」。音調扭一扭,把老人孩子包進一種親暱寵愛的感覺,就好像用絨毯把一個嬰兒密密實實地包起來一樣。

 

理直氣壯地當美眉,被父母寵愛,被鄰居喜歡,被不認識的大人讚美:「你看這個美眉,多乖啊,講台語講得那麼輪轉。」

 

習慣了走到哪兒都被稱為「美眉」,有一天,有人在後面叫「小姐」,我沒有回頭,然後他不得不用暴喝的聲音叫,「小姐,你的錢包掉了。」

 

小姐?誰是小姐?

 

然後又有一天,大街上碰到什麼人,帶著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她說,「來,叫阿姨。」

 

我像觸了電。誰,誰是阿姨?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任何警告或者預暖,接下來就更蹊蹺了。站在水果攤前面,賣水果的男人找錢給我,然後對著我的背影說,「老闆娘,再來喔。」

 

老闆娘,誰是老闆娘?

 

在北京熙來攘往的街頭,聽見有人說,「那個穿球鞋、手裡拿著書的大媽……」時,我就定如泰山,冷若冰霜了。

 

可是事情還沒完。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好像同時,這個社會一覺醒來,發現叫「老闆娘」或「大媽」不如叫「大姐」或「姐姐」來得有效,突然之間,不管走到哪裡,那賣鞋子的、賣衣服的、賣保養品的,那賣花的、賣菜的、賣豬肉的,好像昨晚都上了同一個培訓班,天一亮,全城改口叫「姐姐。」

 

我愣了一會兒。姐姐,誰是姐姐?

 

 

叫「姐姐」比前面的都來得陰險。改名裡頭藏著原有的俯視、蔑視,卻又以假造的親暱來加以隱藏。看著一個臉龐亮著膠原蛋白發光的小姐衝著我叫「姐姐、姐姐,這個最適合你了」,我莫名其妙聯想到魯迅的〈狂人〉:

 

今天全沒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門,趙貴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還有七八個人,交頭接耳的議論我,又怕我看見。一路上的人,都是如此。其中最兇的一個人,張著嘴,對我笑了一笑;我便從頭直冷到腳跟。

 

我在想,我是不是生了什麼病,自己沒感覺,可是,是不是我的外型變了,使得人們對我有奇怪的反應?

 

人瑞

 

後來,一個四十年沒見面的大學同學來看我;四十年沒見,她坐下來就開始談養生和各種疾病的防護,從白內障、糖尿病、乳癌、胰臟癌、老人癡呆,一路說到換膝蓋、換髖骨之後的復健,談了一個小時。這時,有人帶來了她的小孫子。

 

同學把孫子抱過來,放在膝上對著我,教孫子說,「叫,叫奶奶。」那頭很小、長得像松鼠的孩子就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奶奶」。

 

這一叫,我就看穿了前面的腳本了。從「妹妹」篇到「姐姐」篇,從「阿姨」篇到「奶奶」篇,接下去幾個人生章節,會是「太婆」篇、「人瑞」篇了。

 

推著輪椅帶美君出去散步的時候,到了人多的地方,婆婆媽媽們會好奇觀賞,有人會問,「她幾歲?」

 

有點火大,懶得囉嗦,我乾脆說,「今天滿一百零三歲。」

 

眾人果然發出驚呼,對人瑞讚嘆不已。大膽一點的,會把臉湊近美君的臉,用考古學家看馬王堆出土女屍的眼光審視美君臉上的汗毛和眼皮,然後說,「嗯,皮膚不錯,還真的有彈性。」

 

每一個回合,都在提醒我:翻到下一章,就是我自己坐在那輪椅裡,人們圍觀我臉上的汗毛了。

 

空椅子

 

太婆、人瑞的佈局,其實一直在那裡等著我,只是當我在發奮圖強準備聯考的時候,當我起起伏伏為愛情黯然神傷的時候,當我意氣飛揚、闖蕩江湖的時候,從來不曾想到,在那最後一幕,台上擺著一張空椅子,風聲蕭瑟,一地落葉,月光涼透。

 

謝謝美君,她讓我看到了空椅子。

 

因為看到了,突然之間,就有一雙清澈的眼睛,從高處俯視著燈光全亮的舞台上走前走後的一切,也看得見後台幽暗神秘的深處。

 

此刻的我,若是在山路上遇見十七歲第一次被人家喊「小姐」而嚇一跳的自己,我會跟她說,小姐,我不是巫婆,但是我認識你的過去,知道你的未來。那邊有塊大石頭,我們坐一下下。我跟你說。

 

你以後會到歐洲居住,你會癡迷愛上一種阿爾卑斯山的花,叫做荷蘭番紅花。番紅花藏在雪地下面過冬,但是,冬雪初融,它就迫不及待衝出地面。

 

番紅花通常是紫色,或濃豔,或清淡。最特別的是它的香氣,香得有如釀製的香水,那濃郁幸福使得冬眠中的蜜蜂一個一個忍不住醒來,振開翅膀就尋尋覓覓,循香而飛。

 

你會看見,在歐洲,三月番紅花開,四月輪到淡紫的風信子、金色的蒲公英、繽紛多色的鬱金香,五月是大紅的罌粟花和雪白的瑪格麗特。你會發現,原來,春天是以花來宣布開幕的。但是花期多麼短暫,盛開之後凋謝,凋謝之後腐朽,而蜜蜂,在完成任務以後,也會死亡。

 

很快,下一年的雪,又開始從你頭上飄下。在寒冷的北方,你特別能親眼看見、聽見、聞到、摸到生命的脈搏跳動。

 

 

▲ 天下雜誌出版提供。

 

你還沒有讀過聖經,但是你很快會把聖經當小說和詩來讀。你會在一九七一年的四月十三日下午四點,在成功大學的靄靄榕樹下,讀到「傳道書第三章」而若有所思地停下來: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

 

「有時」的意思並不是說,什麼都是命定的,無心無思地隨波就好,而是,你要意識到:「天下萬務」都是同時存在的。

 

你的出生,和你父母的邁向死亡,是同時存在的;你的青春,和你自己的衰老、凋零,是同時存在的;你的衰老、凋零,和你未來的孩子的如花般狂野盛放,是同時存在的。你的現在,你的過去,和你的未來,是同時存在的。

 

如同一條河,上游出山的水和下游入海的水,是同時存在的。

 

因此,如果你能夠看見一條河,而不是只看見一瓢水,那麼你就知道,你的上游與下游,你的河床與沼澤,你的流水與水上吹過的風,你的漩渦與水底出沒的魚,你的河灘上的鵝卵石與對面峭壁上的枯樹,你的漂蕩不停的水草與岸邊垂下的柳枝,都是你。

 

因為都是你,所以你就會自然地明白,要怎麼對待此生。上一代、下一代,和你自己,就是那相生相滅的流動的河水、水上的月光、月光裡的風。

 

那麼,何必遲疑呢?每一寸時光,都讓它潤物無聲吧。

 

 

(本文節錄自《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天下雜誌,龍應台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也能很快樂!百歲奶奶沒駝背、不用拐杖,80歲還自己出國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09日 圖檔來源: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提供
  • A
  • A
  • A

今年滿100歲的玉華奶奶是空軍退役軍官,個性活潑外向、身體硬朗,即使92歲罹患失智症,仍然開心生活,並在近期拍下一系列時尚照片留念,架式十足,完全看不出是失智病友!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家住嘉義的玉華奶奶失智後不久,就搬進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的聖母家屋,這是一個仿效日本家屋概念、專收失智長輩的機構,但環境就像普通民宅,沒有傳統機構的沉悶,反而有家的溫馨。

 

玉華奶奶在這裡住了8年多,失智病程進展緩慢,維持輕度失智長達6年,直到98歲才進展為中度失智,病情控制得相當好,令人嘖嘖稱奇!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活潑開朗的玉華奶奶,年輕時很愛漂亮、喜歡拍照,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決定替奶奶精心打扮,體驗一日大明星!

 

基金會特地前往日系服飾店替奶奶挑選亮黃色襯衫、淺藍牛仔褲,搭配時尚墨鏡、黑色小包,再繫上可愛的蝴蝶結髮帶,搖身一變成為走在時尚尖端的網美奶奶!

 

玉華奶奶的女兒楊女士說,媽媽年輕時就熱愛做造型,這次基金會替她梳妝打扮,還請專業攝影師拍照留念,媽媽非常喜歡,玩得好開心!

 

為了慶祝難得的百歲生日,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還替奶奶準備第二個造型,基金會人員回家翻箱倒櫃,找出媽媽的繽紛花朵長裙、深藍色金釦外套、霸氣珍珠長項鍊,搭配玉華奶奶自己的淺藍色上衣,貴氣又搶眼的造型馬上出爐!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拍攝時尚美照之外,基金會今(9)日更公開替奶奶舉辦慶生活動,特地準備儀隊耍槍表演,空軍退役的玉華奶奶不忘用標準「敬禮」手勢回應弟兄們,現場氣氛相當歡樂!

 

▲屆齡百歲的玉華奶奶還是有顆少女心,喜歡粉紅色系,今天特地穿著粉紅色上衣參加慶生活動!(圖/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提供)

 

▲玉華奶奶每週都會在7-ELEVEN新大業門市「幾點了咖啡館」擔任大齡實習生,製作咖啡及招呼顧客,增加與人互動的機會,有助穩定情緒、延緩失智。(圖/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提供)

 

即使高齡百歲,即使中度失智,玉華奶奶的風采依舊不減,身體和精神狀況相當好,完全沒有駝背,走路更不需要柺杖,這都歸功於玉華奶奶喜歡四處趴趴走的習慣,以及聖母家屋8年多來的悉心照料。

 

楊女士說,媽媽個性活潑外向,以前每當遇到地方選舉,就會跟著上街高喊「凍蒜、凍蒜!」又叫又跳,相當可愛。媽媽從來不吃保健食品,飲食上沒有特別養生,但退休生活非常活躍!

 

玉華奶奶加入基督教教會,每個星期讀經、做禮拜、參加小組聚會,也加入公益團體擔任志工、認養兒童,每次做志工都是自己走路或搭計程車前往,從來不要兒女陪同,非常獨立。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玉華奶奶也常與老鄰居一起打麻將、外出郊遊,80多歲時還自己報名旅行團,一個人出國都沒在怕,足跡遍布中國、韓國、菲律賓等地,甚至遠渡重洋飛去美國,還住在當地的接待家庭!

 

更妙的是,玉華奶奶飛往美國之前,自己買了一本英文會話書認真研讀,還做筆記呢!

 

即使92歲時失智,玉華奶奶仍然活潑外向、笑臉迎人,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執行長黎世宏表示,基金會順應奶奶的性格,安排她擔任聖母家屋的公關,熱情款待參觀訪客,這樣的活動有助於長輩保持人際互動,是延緩失智病程的好方法。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一般來說,65歲以後的失智風險每5年就增加1倍,但玉華奶奶直到92歲才診斷出輕度失智症,相信與她退休後保持大量的人際互動與戶外活動都有關係。

 

住進聖母家屋之後,楊女士說,家屋替長輩安排各式活動,像是吉他表演、帶動唱、烤披薩、做甜點、卡拉OK等,甚至有一年母親節,她一進門就看到好幾位奶奶正在敷面膜,還有專人替她們擦指甲油、做腳底按摩,像貴婦一樣享受!

 

楊女士分享,媽媽剛入住聖母家屋時,老朋友曾難過地說:「怎麼把媽媽關在那裡,好可憐!」直到親眼看見奶奶從家屋走出來時的神清氣爽,才知道奶奶其實過得非常幸福,與照服員的互動甚至比對子女更親暱。

 

▲圖片提供/天主教中華聖母基金會;攝影/黃森源;化妝/簡秀紋

 

黎世宏指出,台灣社會對於失智者的照顧往往因為人力與時間不足,失智長輩有能力自己做的事情,比如吃飯、穿衣等都由照顧者代勞,反而失去復健的機會,對自己也沒有信心。

 

聖母家屋強調「生活即復健」,鼓勵長輩自我照顧,自行完成洗澡、洗衣、晾衣等生活任務,進而保持健康。家屋目前有16位失智住民,工作人員包含8名照服員、2名護理師、1名社工師。

 

失智其實並不可怕,玉華奶奶用她溫柔的笑靨告訴我們:失智長輩的人生,一樣可以很精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專題/針灸、中藥效果超好!中醫師教你遠離失智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8月07日
  • A
  • A
  • A

說到失智,一般都會想到西醫治療,其實中醫對失智症也很有一套!雖然古人平均壽命較短,失智情況較少,但中醫古籍對於記憶力差、思考遲鈍、情緒障礙的處方早有記載,應用在現代的失智症治療,效果相當好!

從西醫角度來看,失智症的主因是受年齡和後天因素影響,中醫的看法也是如此。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中醫科主治醫師林舜穀指出,失智與年齡高度相關,八、九十歲的長輩中,約有三分之一都是失智病友。

 

年齡之外,中醫看待失智症,還會特別強調「三高」「氣血運行」的影響,若能控制這兩個因素,就能降低失智風險!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仁愛院區中醫科主治醫師林舜穀對失智症很有研究。(攝影/林芷揚)

 

預防失智》

控制三高、氣血順暢

 

三高方面,高血壓的人通常有「肝陽上亢」體質,容易煩躁、情緒控制差,長期下來易增加失智風險;高血脂則是「痰瘀」體質,代表體內累積過多廢物;至於高血糖,也是體內過度淤積,末梢血液循環差,影響血管健康。

 

只要將血壓、血脂、血糖其中一項控制得當,失智風險就能下降10%。「控制三高是最實際的!」林舜穀這麼說。

 

生活型態方面,中醫強調全身的「氣」要通暢,而情緒和活動量都會影響「氣」的運行;活潑開朗、人際互動多、戶外活動多的人,氣的運行比較順暢,失智比例較低。

 

林舜穀提醒:「所以中醫很重視你要多出去走路、運動。」

 

整體來說,中醫認為失智與心、肝較有關係,「心」包含心血管與心智,「肝」則與情緒和壓力有關。因此,保持心血管通暢、多訓練大腦、增加人與環境的互動,都是遠離失智的好辦法!

 

同理可證,和老朋友一起聊天、打麻將,絕對比一個人宅在家裡,玩電腦的麻將遊戲好得多。

 

治療失智》

分辨體質、對症下藥

 

萬一失智了,目前中西藥都無法治癒,只能延緩病程。在只吃西藥的情況下,平均病程約10~12年,但若配合服用中藥,可延長3~4年的壽命,並提升生活品質!

 

中醫的治療方式包含中藥、針灸、耳穴敷貼等,會參考西醫檢查結果,依據患者的病情和體質,給予不同的療法,來減緩認知功能退化、改善精神行為症狀。

 

▲治療失智症的針灸大多採用頭皮針,建議一週針灸2~3次,每次15~20分鐘,針灸時搭配起身走動,效果更好。(攝影/林芷揚)

 

▲耳穴敷貼是將專用的磁珠貼在耳朵的特定穴位,達到緩和情緒、減少暴燥、增加進食能力的效果。(攝影/林芷揚)

 

比如,若是額顳葉型失智症,針灸時就會針對前額的穴位加強治療。

 

若是中風引起的血管性失智症,則會針對腦部的運動區進行針灸,以提升肢體能力、預防二次中風,還可搭配中藥「補陽還五湯」暢通血管,與溶解血栓的西藥併用,效果更好!

 

▲失智症與記憶力、定向感、計算能力、書寫能力等都有關係,不同病情的患者適合的針灸穴位也不同,中醫師會根據每個人的情況給予適當治療。(攝影/林芷揚)

 

體質分類上,林舜穀表示,「陽虛」體質的病人,通常反應遲鈍、活動力弱,適合使用補陽的中藥,如乾薑、肉桂,針灸時則會針對可提神醒腦的穴位加強治療。

 

「陰虛」體質者,則有恐慌、焦慮的症狀,對人物和時空的辨識能力很差,等於每天都像是新的一天,就醫時容易恐懼,服用「天王補心丹」、「寧心安神茶」有助改善擔憂情緒、提升睡眠品質。

 

至於「氣鬱」體質者,常有幻想、妄想、攻擊性的行為,也常有「三偷」的情況,誤認為老公偷人、媳婦偷錢、鄰居偷菜!服用「龍骨牡蠣湯」、「抗憂解鬱茶」能緩和情緒,後者還可改善失智常見的黃昏症候群。

 

 

專門研究失智症的林舜穀,還特別調配了失智專用的「智愛湯」,藥材包含龍骨、遠志、西洋參等,不但可提升認知功能,還能緩解焦慮、妄想、恍惚、失眠等精神行為症狀。

 

 

另一方面,中醫很重視「東西要吃得下,大小便要排得出」,因此若失智者有食慾不振、吞嚥困難、消化不良、吸收不佳、排尿困難、便祕等困擾,中醫都有相應的治療方法能改善,可避免營養不良、提升生活品質。

 

研究證實,無論是改善認知功能、延緩退化,或是降低肺炎住院、使用鼻胃管等風險,中西醫合併治療都更有優勢

 

而且,中西藥只要分開服用,一般都沒有副作用,林舜穀建議病友同時接受西醫與中醫治療,在面對失智的路上能走得更平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摔東西、情緒失控、活在自己世界?他們用愛包容,見證長照「奇蹟」!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7月3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談起長期照顧,一般都會想到老年人,可是有些民眾,比如出生時就帶有先天性疾病的人,其實從更年輕的時候就需要長期照顧,而他們的長照需求恐怕比老年人更大,需要長照時間也更久。

文/周傳久

 

有些罹患先天性疾病的朋友,常常會在旁人不明究理的情況下,忽然用力摔東西,或者用拳頭對著自己的胸膛用力捶打,聲音大到就像打鼓那麼大聲,旁人若想阻止,往往也會被打傷。

 

他們高興的時候,也有可能會用力拍打桌面或摔東西,摔得滿臉通紅、無法控制自己,而且不斷重複。

 

當這些病友從可愛的幼兒,長大成身高一米八的成年人,隨時有力氣砸碎任何東西時,他們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我們要把他們綁起來?關起來?送去龍發堂(現已解散)?或者將他們孤立?

 

如果他們想工作,你敢雇用嗎?他們需要照顧,你敢照顧嗎?

 

下一個問題是,我們能怎麼照顧?以目前長照的照護比例來看,哪裡可以找到兩個照服員整天看著呢?更深一層的問題是,究竟什麼是「照顧」?

 

願意傾聽理解

協助病友排解情緒

 

在我們的教會裡,有一位自閉症的青年,他從高中畢業、失去學校保護後,就來教會負責清潔工作,已經持續十二年。他可以讓一兩百人使用的場所恢復乾淨、所有用品收拾整齊,提供教友一個舒適的環境。

 

剛開始工作時,這位青年有時會突然「發脾氣」,把大家都嚇一跳,但是教會的牧師與一些教友都知道這是有原因的,他們會詢問他昨天怎麼了,試著去了解為什麼,這就是非常專業的因應態度。

 

等到與青年更熟悉後,牧師和教友知道該怎樣進入他的思維和記憶世界,甚至是他昨日、前日的世界,因此能猜得出來,可能是哪些記憶和經驗影響了他的情緒和行為,進而引導他發洩情緒、表達感受,這樣就能減少傷害自己和他人的機會。

 

發揮個人特質

病友也能快樂工作

 

同時,教會將這位青年執著、堅持的個性視為潛力,安排他負責清理、歸位的工作。他還有一個優點,能夠輕易記住別人記不得的位置和數字,所以每天來教會上班時,無論活動現場有多凌亂,他都能整理得有條不紊─他不能忍受混亂。

 

他任勞任怨地完成每一樣工作,好像他清掃、擦桌子、收垃圾時,眼前所看到的不是骯髒與臭味。他想透過他的雙手用心且無條件地付出,只為了讓環境恢復美好的本像。

 

不厭其煩教導

包容病友安心生活

 

他有時想到什麼,會不分場合就一直重複問別人同一個問題,例如「可不可以打人?」、「坐捷運怎麼來?」。而且他問得很快,甚至別人還沒回答,他又繼續問。

 

這種情況看似和失智者問了問題又馬上忘記一樣,其實並不相同。我們這位青年這樣一直問問題,也許是希望得到互動,也有可能是別的原因。

 

在教會,也不是所有人都耐得住性子,可是多半的人因為理解,至少不會惡言相向。如果讓他去一般工作場所,情況可能就不同了,因為外面職場,大家都在忙,不一定有耐性,但教會的人大多是來追求成長的。

 

教會舉行餐會時,他會拿著飯碗四處遊走、夾菜,未能遵守公筷原則,好像完全無視別人的存在。但他並無以此激怒別人的意思,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這和一般所謂的不尊重人或自私不同。

 

在教會,因為信仰的教導,大家都會被提醒,沒有人在上帝面前是完全的。所以,大家知道亂夾菜不妥,可是都會一遍一遍的和他說。

 

就這樣一年又一年,如今已經十二年,這位青年不只得到牧師與教友的包容,更有一個相對安全的工作環境與固定的生活節奏。教會裡的人雖不是特殊教育的教授,也不是有證照的專科醫師和心理師,但是也能讓他在這裡安心生活。

 

教會沒有外面機構常說的個別化照顧計畫提供評鑑,但對這位青年的照顧,實際上已經近乎甚至超越那些專業照顧的成果。

 

用愛幫助學習

病友實現自我價值

 

教育學有個觀念,說教育怎麼教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確保學習發生」。這位青年在教會裡不會被忽略或被冷漠以對,不會發生教友之間噓寒問暖,碰到他卻退避三舍、假裝沒看見的情況。

 

不僅如此,大家還會幫助他學習與人相處,學習用更平和的方式表達意思,以致變成一種預防性學習,就是在原來可能激烈摔東西或傷害自己之前,就盡可能降低走向那一步的機會。所以,他的學習的確一直在發生。

 

平日生活中,當他情緒穩定的時後,牧師和教友也會在多種生活層面上鼓勵、支持他,找他一起吃飯,一起唱歌,一起到社區服務,並且感謝他,讓他感覺有價值。

 

這就是一層層的身心靈保護,使得他能對環境和人有更多安全感,以及一種全無懷疑的自我價值,做事自然有更多自信,做人有更多自尊。

 

2018年四月復活節,他受洗了。這天他獨唱他來教會學習的第一首歌「耶和華是愛」。對自閉症者來說,面對台下百雙眼睛公開唱歌不簡單!畢竟這和只面對鋼琴,不用接觸人的情況不同。

 

教會的復活節,原意是因為耶穌替代罪人死,但透過他無條件的付出,要讓環境恢復美好的本像。所以,所有相信上帝拯救的人可以因而進入新生命─一種知道自己不完全,但可以倚靠上帝的救恩,學習用愛彼此相待的生活方式。

 

這位青年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因為他的周圍有很多愛。但教會沒有溺愛他,而是給他學習機會,在有愛的氛圍中,幫助他分辨是非,幫助他學習能力。

 

改變從你我開始

共創「長照奇蹟」

 

不管讀者是不是基督徒,大概不難想像,要是不在以上的生活圈,過度遷就他,或者過度強制對付他,或全然不理會,這位青年如今的生活品質與生活處境還會是上述的樣子嗎?

 

這個社會因為自然環境變化、晚婚等許多因素,有許多生來類似上述性格的人,因為不同的照顧方式而有不同的結果。這位教會青年的例子是個奇蹟嗎?

 

如果他穩定生活一兩天,大家可以說那只有一兩天;如果持續一兩周,大家可以說只不過一兩周。但他已經穩定生活十二年,一直在進步,他周圍的教友也因此理解、接納更多相似的人,知道怎麼與他們相處,這就不是偶然了。

 

這個故事至少讓我們看到,這位青年外表看似沒辦法照顧,事實上可以充滿盼望。但要不要試著照顧他,並幫助他學習,就看大家的選擇。透過這個故事,我們可以得到什麼啟示?我認為至少有以下五點:

 

1.要相信事情有改變的可能。

 

2.改變可以從你我介入開始。

 

(以上兩點也是北歐長期照顧的原則,有挪威文獻可循)

 

3.要從正面看待每個人的特點,也許那就是他的潛能與長處。

 

4.理解各種行為和現象都有原因,而非無厘頭。

 

5.愛是創造力的來源,愛可以讓許多可能性發生(這也是芬蘭長期照顧的根基)。只有無條件的包容和愛,並且「讓學習發生」,以上四點才有可能實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