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墉:人生是一連串的再學習、再出發!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8月14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現在的人平均壽命都延長了,有研究說現在出生的孩子能活到一百二十歲。連退休年齡,以前是五十歲,現在是六十,最近更有人主張七十歲退休,未來很可能八九十歲才退休,人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態度能夠不隨著改變嗎?

文/劉墉

 

我以前看西方傳教士上個世紀初在中國農村的調查報告,說中國人的理想是「三代同堂」,其實農村的平均壽命很短,男人常常三十幾歲就死了,三代同堂少之又少。

 

換作今天,總是聽見誰作爺爺奶奶了,我老岳父今年九十八,早做曾祖父了,三代同堂根本不稀奇。

 

早年在中國,丈夫死了,還在世的妻子,出殯的時候常要哭天搶地抱著棺材,甚至有些「未亡人」會喊著你別走啊!用頭去撞棺材,撞得滿頭是血。她可能確實捨不得丈夫,也可能要表現給四周的親友看。

 

問題是,如今壽命長了,老公九十歲走,八九十的老太太,也要去撞棺材嗎?也要表現多麼捨不得,會為丈夫守寡一輩子嗎?

 

我有個朋友說得好:「以前說家裡男主人死,得倒楣三年。那是因為男主人常常在壯年就死了,把太太孩子留下來,生活難免困難。換作今天,八九十歲才走人,加上有社會保險,還倒楣三年嗎?只怕家人反而變得比較輕鬆呢!」

 

我朋友這段話說得可能有點謔,但是不是也有他的道理?

 

從哀樂中年到哀樂老年

 

 

二三十年前,就常聽人說「哀樂中年」,四十多歲的中年人,下頭要照顧小的,上面要照顧老的。是啊!四十多歲,孩子可能才十歲,甚至不到,上面卻有六七十歲的老爸老媽要照顧。

 

但是現在說法又改了,說現在是「哀樂老年」。因為大家壽命長,子女已經進入老年,上面仍有父母要照顧,結果是六七十歲的老子女,照顧八九十,甚至上百歲的父母。

 

當人們的壽命變長,很多事情都會改變,民俗可能改、社會福利、醫療制度必須配合,甚至連學習和就業的方式也得跟著改變。

 

牌子重要還是本事重要?

 

在農業社會,常常是「克紹箕裘」,父傳子、子傳孫,許多特殊的技術都一代傳一代,所以說「家有萬貫不如一技在身」。

 

進入工業社會,教育普及了,大家重視的是學歷,動不動就說誰是某某名校畢業,好像只要拼上好的大學,下面幾十年,靠那張畢業證書就不愁了。

 

問題是今天還這樣嗎?

 

當然還這樣,你能進好的大學,表示你的程度好,加上重點大學師資好、同學好,當然畢業之後大家搶著要。

 

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想,那些一般職業學校畢業,甚至沒上過大專學校,全靠「自學」的人就一定差嗎?很簡單,看看微軟的比爾蓋茲,看看蘋果的賈伯斯,一個大學念一年,一個連一個學期都沒念,他們差了嗎?

 

尤其在這個網路資訊發達的時代,很可能教授在上面教課,下面學生已經從網上得到最新的資料,發現:「教授,您過時了!」

 

嘴上沒毛本事不差

 

 

以前是「嘴上無毛、辦事不牢」,現在也不一樣了。

 

多少「嘴上有毛」的人都有這樣的經驗,電腦出問題,滿頭大汗搞幾個鐘頭都沒辦法解決,正好「嘴上無毛」的兒子、孫子經過,就請他們幫忙,只見他們探過頭看一眼,再伸手,劈里啪啦,沒幾下,嘴上有毛的還沒看清楚呢,沒毛的已經把問題解決了。

 

以前年輕人非出去闖天下不可,現在好多年輕人,成天待在家,卻跟世界的每個角落溝通,我有個學生說得好:「閉門家中坐,把東西送上網,睡一大覺醒來,已經賺了好多好多銀子!」

 

大家在飛,你能不動嗎?

 

再談談學歷,畢業證書確實有用,以前可以用半輩子,甚至唬人一輩子,今天還成嗎?你剛畢業,真才實料,沒問題!真正出問題的是,如果你不繼續努力學新的東西,過不了幾年,就算你在你那保守的單位還很神,出去比一比,還能神嗎?

 

我有個學生跟賈伯斯似的,大學混兩天,等於根本沒念,進入社會,沒幾年,居然作上外商的高階主管,拿的薪水高得驚人。我問他,沒學歷,怎麼混的?

 

他笑笑說:「起初確實有麻煩,但是有一家用了我,我表現好,一路爬到主管。再找別的工作就簡單了,人家只要看在上一家公司的職位跟表現,根本就不問學歷。入社會十年了,學歷管什麼用?學校的那些只怕早過時了,真正是你當下的表現如何!這個世界一直在改變,你能總是待在一條船上嗎?」

 

失業是再出發的開始

 

 

可不是嗎!我以前念研究所的時候,教授指定讀一本書《日本第一》(Japan as Number One)!紅紅的封面上印著富士山的山頭,還加個副標題:「給美國人的教訓」。

 

那書裡說日本人對公司多麼忠實,公司對員工的照顧也是無微不至,甚至結婚的時候,新娘名貴的和服腰帶都由公司準備。連墓地都準備好了,死掉埋在一塊。

 

可是才讀了沒幾年,情勢改了,日本就開始沒落了,大家今天還說「日本第一」嗎?

 

說到這兒,讓我想起有一年我們全家去加拿大的路易斯湖旅遊,在餐館遇到兩個年輕的日本人,我問他們在哪兒工作,兩個人說「失業中」。然後十分興奮地說,公司解散了,不過正好。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想想,換個跑道再出發。

 

換個跑道。以前這麼說,就算換,大概也是白領換白領,換個相關的,差也差不遠。但是今天總聽說白領換藍領,藍領換白領。

 

可不是嗎?原先在電子大廠拿高薪的人,年紀輕輕,突然退休,跑去務農。然後用他比較先進的觀念,種植出完全不同的成果,行銷到全世界。還有人跑去賣咖啡、三明治,也做得有聲有色,跟別人不一樣。

 

相對的,有些農家子弟,不甘心用老一輩的方法,上網學最新種植和管銷方法,成為大企業。

 

你的腳步夠活?你的身手夠快嗎?

 

這又讓我想起許多年前在歐洲的一個小國列支敦斯登,也是用餐的時候,看見上菜的是兩個東方人。我就問他們是移民嗎?兩個人搖頭,說他們是騎著腳踏車在歐洲各地旅行,盤纏不夠,又到了旅遊旺季,所以決定在這個瑞士餐館打工,賺夠了錢,再繼續旅遊。其中一個人說,他已經決定回國之後要開個瑞士小火鍋店,因為在這兒學到不少。

 

於是我心裡浮起個畫面,說不定哪一天到日本旅行,去個瑞士料裡的餐館,就看到那兩位在列支敦斯登遇到的年輕人。

 

可不是嗎?以前我們去餐館,看到的是傳統的廚子、服務生。現在去很多餐館,看到的是說得出一大番道理,上過研究所的廚師。

 

連我兒子當年哈佛大學畢業的時候,都跟我說,他的同班同學要搬去加州,打算賣他的史坦威鋼琴,我說就是那個父母在MIT教書的同學?我兒子說是啊!我又問,他去加州做什麼?

 

我兒子說:「做廚師」!

 

活到老,學到老,衝到老!

 

 

這個世界不一樣了!以前「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中了舉、當了官,可能作不了多少年,四十歲就報銷了。中間工作不過二十年。

 

現在二十歲進入社會,六七十歲退休,中間是四五十年。二十年可以跟四五十年比嗎?四五十年的人生規劃,能跟以前的二十年一樣嗎?

 

好比手機、電腦,這世界不斷在變。連我拍電影的朋友都說:「現在拍片子不能不快了!」

 

如果照以前拖個一兩年才殺青,電影播出,人家看演員拿的手機就會喊落伍了!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我們不能不跟著變!不能不跟著學!我們需要不斷地再學習、再起步、再出發!

 

連古人都說「活到老、學到老」,今天我們比古人多活幾十年,當然要多學幾十年!

 

(本文節錄自《劉墉談處世的40堂課:解憂、解惑、解人生,跨世代的人際智慧錦囊》,臺灣商務印書館,劉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日本百歲女作家心境年輕 即使生病說話也不病懨懨

撰文 :熟年優雅學院/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8年07月20日
  • A
  • A
  • A

「我身上什麼毛病都有,卻不會變成病人。」
作家兼評論家吉武輝子女士說著,對我露出微笑。

 

文/吉澤久子

 

吉武女士似乎有呼吸障礙,從她過世的前五年,每次在聚會或座談會上遇見,都看到她帶著氧氣瓶。而她不僅自身穿著時髦,氧氣瓶也是,她自己也說氧氣瓶是她的「寵物」。

 

看起來生氣飽滿的吉武女士每次都告訴我:「我沒事啦,妳看我還揹得動很重的氧氣瓶。」

 

接著就說出開頭那句話,令我啞口無言,只能點頭。但是我虛心記取了「雖然生病,卻不會變成病人」這句話。

 

稍注意一下就會發現,有些人沒有生病,卻十足像個病人。這些人既健康又長壽,卻總是覺得身體哪裡不對勁,經常要去醫院,領了很多藥就心滿意足地回家。

 

其實我有一個親人也是這樣,經常自稱今天有點不舒服,或是全身都在痛,讓家人擔心不已,但去到醫院,醫師卻說:「你的身體沒什麼問題,請安心回家,好好休息。」換句話說,他的病是自己製造出來的。

 

有時候,我也會接到這個親人的傳喚,我並不會柔聲安撫他,而是坦白說道:「你是因為太閒了才會這樣。如果你有事情做,而且做得很起勁,疾病就不會上身了。」

 

要當病人就當個徹底,會自行服藥上床睡覺倒也還好,明明病情沒那麼嚴重,說起話來卻一副快要死了的樣子,那我就恕不奉陪了。

 

也因此,我自己絕不會用病懨懨的聲音說話。如果真的得了重病,身邊的人自然會感覺到,何況這時候連說話都會很困難。

 

不過我是打從年輕時就無法輕聲細語,與人對話時,自然會提高音量,即使跟來家裡看診的家庭醫師說:「近來我的心臟不太好」,也會因為聲音過於宏亮,而得不到對方的重視。

 

儘管如此,我希望至少能抱持積極樂觀的態度,不要自己去招引疾病。食物的味道那麼美好,又有工作在身。我要珍惜如此的幸福,享受當下的生活。

 

 

(本文節錄自《人不管幾歲,都值得好好活下去》,太雅出版社,吉澤久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學習當個成熟老人

撰文 :王偉忠 日期:2018年07月26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每個人都會老,初老就像另一段青春期,需要時間適應與學習。
老是什麼?電影說是學著量力而為,學著當個成熟老人,找出自己看得順眼的「老樣」。

最近年金改革底定,資深公務員貼個自家煮的四菜一湯照片,說開始縮衣節食,結果讓網友酸爆!真心覺得年輕人不需要這樣,因為每個人都會老,尤其年紀愈長、愈會擔憂未來無依。初老就像另一段青春期,看著身體變形,很多感覺都跟過去不同,需要時間來適應、學習。

 

以前老人家希望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但近七十年沒有內戰(希望不會講得太早),讓我們這代想要更多,老了還希望能過喜歡的日子。這些改變反映在電影上,年過七十還是可以擔任大片主角,從勞勃狄尼洛的《高年級實習生》開始,近期安妮特班寧的《最後相愛的日子》、《高年級姊妹會》裡珍芳達、戴安基頓等四個老太太還一起讀情欲小說,為何如此?因為觀眾年齡也提高了。

 

年輕觀眾喜歡享受聲光效果,注重電影的爽度;但對銀髮人士來說,看電影是種習慣。年輕時,可以星期一打電話,約好星期六在電影院見面,時間到了,就算在售票口前枯等一小時,也確信對方一定會出現。對這批觀眾來說,看電影依舊像朝聖,還是想從電影裡得到啟發。

 

老是什麼?電影裡說,學著往後退、學著量力而為,學著不再當耀眼大明星,但,還是可以忠於自我,當自己心中的大明星。學著當個成熟老人,找出自己看得順眼的「老樣」。

 

人當然可以不服老,做些微整形保持自信,但真的不宜做太多,像普丁,把臉繃得跟個足球似的!珊卓布拉克過去演的戲好,最近《瞞天過海:八面玲瓏》裡卻整得像麥可傑克遜,臉都硬了,多可惜!但她也不是特例,日前去名攝影師婚宴,進去一看,唉呦!好幾位麥可傑克遜!

 

老了不必降格以求,但可以拋開些面子、去掉些堅持。好比過去當武術大師,雙掌一發、可以震翻十多名徒弟;現在還想接受搏擊高手踢館,結果○.六秒被打趴在地上嗎?不如就改稱自己是「舞蹈大師」……畢竟上了年紀,身段軟一點,想法新一點,比較重要!

 

         (本專欄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別變一攤死水!找機會,讓自己充滿學習的熱情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8月01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我相信絕大部分的人都能說出一番大道理,因此我也無須浪費時間來闡述這個老生常談。要學習一種新知識或新技能,如果沒有明確目的,熱情其實很難持續。有時候,要找到明確的目的不容易,只好讓目的來找上你。

 

文/施昇輝

 

這次,我要分享一個「目的找上我」的親身經歷,及其帶來的學習之旅。我先講結論,再來詳述:「打官司,就是一次很棒的學習。」

 

多年前,我太太在私人停車場與他人(以下簡稱A女士)所駕的車輛發生擦撞。當天,我太太急著送女兒去上學,因為擦撞很輕微,她甚至當場以為沒啥損害,也沒下車察看,就直接開走了。

 

A女士和我太太都是該停車場的月租戶,所以很快就聯絡上我太太,說希望會同警方做筆錄,才能向她的產險公司(以下簡稱F公司)申請理賠。我們自己的車已經很舊,沒有保車損險,而且也不過就是前保險桿有一道刮痕,所以根本懶得去修,但我們還是願意配合A小姐做筆錄。

 

事發當時,我太太所駕的車雖已啟動,但根本還沒駛離停車格,而A小姐圖快抄捷徑,沒有開在正常的車道上,而是直接從隔壁空著的停車格斜切過來,導致她的右前門碰上了我太太的前保險桿。因為是發生在私人停車場,警方不會判定責任的歸屬,做完筆錄就各自請回了。

 

這是第一個學習:「警方不介入私人停車場所發生的糾紛。」

 

過沒多久,我們收到法院送達的F公司向我們求償的起訴書,要向我們索賠一萬四千多元。天啊!對方右前車門也不過只是有些許脫漆及凹痕,竟然就這麼獅子大開口!

 

這種民事官司,都會先經過調解程序,以免讓小案浪費太多司法資源。調解當天我陪太太一起前往,F公司的法務人員(以下簡稱B先生)趾高氣揚地說:「若願和解,同意將金額降至八千元。」

 

我和太太對望一眼,然後我緩緩說道:「我們只願意付一千元。」其實還沒進去調解庭之前,我們的底線是三千元,但看到他那種「你們這種小老百姓怎敢跟我們大公司對抗」的高傲態度,當場我決定只願賠一千元。

 

這位調解委員根本就是一心向著大公司,完全無意聽我解釋,冷冷地說:「那就等法院傳喚雙方了。」B先生大概不敢相信,有人敢跟他們對抗?而且露出一副「你們怎麼可能會贏?」的輕蔑眼光。

 

面對這件官司,我完全是抱持著學習的態度。學費最多就是一萬四千元再加裁判費一千元,我還付得起。如果打贏了,不只可能完全不用賠,還能有寶貴的學習經驗,怎麼算都划得來。當時,我沒有出過任何一本書,還不是暢銷作家喔!

 

 

我沒有請律師,因為律師費遠超過我的賠償金額,所以一切都自己來。各位讀者千萬不要認為沒有受過任何法律的專業訓練,怎麼寫狀紙?怎麼知道要用什麼格式?甚至因此放棄爭取自己的權益。

 

法院不會用要求律師的標準來刁難我們平民百姓,所以只要把你的理由很通順地寫在A4紙上就好了。不過,現代人應該都會用WORD,因此建議不要再用龍飛鳳舞的親筆字來寫了。

 

有任何不懂的地方,怎麼辦?先問你認識的律師朋友,如果沒有,就親自跑一趟法院,有專人會為你義務講解與協助。千萬不要用打電話的方式去請教,一來不易接通,二來有時講不清楚。

 

我們的訴求就是「擦撞輕微,修理費用太不合哩。」此外,A小姐沒有開在正常的車道上,因此怎該由我們負全責?

 

最後,我還找到一個可以讓F公司「一槍斃命」的有力證據,那就是這一萬四千元是由兩張發票所構成,一張是板金的費用七千元,另一張是換車門的費用七千元,但不合理的地方是板金發票的日期在換車門發票之前,既然板金了,為何還要更換整個車門?

 

不過,法官認定發票日期與本案無關,但要考慮車門的折舊問題,最後判我們賠四千多元,然後我們負擔裁判費三百元,F公司負擔七百元。以這個結果來看,我應該算是勝訴。我本來還想上訴,讓學習之旅繼續下去,不過太太說:「別鬧了,適可而止吧!」

 

整個法律攻防過程,我寫了三次答辯的理由,因此害B先生也要回應三次。我想他大概沒碰過我這種敢和「大鯨魚」對抗的櫻櫻美代子「小蝦米」吧?

 

這個故事希望給各位讀者的啟發就是,變成被告時千萬不要妄自菲薄,只要自己有理,打官司又有何妨?不過我並不鼓勵大家遇到芝麻小事,就提告興訟,因為還是該避免浪費司法資源,而且萬一碰到恐龍法官,就自討沒趣了。

 

打贏官司,就是讓自己持續充滿學習熱情的動力。

 

熱門文章

65歲創業、66歲走上伸展台 鹿間時尚爺爺的熟齡幸福學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8月07日 圖檔來源:劉咸昌攝影、鹿間卓提供
  • A
  • A
  • A

來台打拚34年的日本企業家鹿間卓,在紳裝領域有個更響亮的綽號——「時尚爺爺」。他65歲開公司當起鎌倉襯衫社長,67歲走上伸展台,和年輕人角逐十大型男,即使將邁入70歲,依然挺直胸膛接受各種挑戰。

時間拉回1980年代,因為日本經濟市場飽和而東南亞正準備起飛,大學剛畢業的鹿間卓,在口袋沒錢、語言不通的情況下,憑著一股勇氣來到台灣,擔任日本企業前進華人市場的顧問,時光靜靜流逝,轉眼在台生活就超過30年。

 

對台灣有深厚情感的他,大半輩子都在擔任台灣與日本企業間的橋梁,他發現台灣人熱情、果決且具有行動力,在商場談判時,卻因為服裝失去第一印象的分數。

 

▲鹿間卓十分重視與人見面的第一印象。(攝影/劉咸昌)

 

他頓了頓,幫台灣男性找個說法,「可能是台灣人受到美式文化影響太深,無論在什麼場合,總是習慣以舒適為前提,穿著T恤與牛仔褲赴約」,目睹許多台灣商人因為衣著失去合作機會,時常讓他在背地裡覺得痛心又可惜,他暗自在心裡決定,有朝一日要以提升台灣男性的時尚度為己任。

 

這個念頭原本一直在腦海裡,直到兩年前一場意外的邂逅才開始化為行動。65歲的他到福岡旅行時,看到一間賣襯衫的店面,「在試穿時,就能感受到製造者的用心」,無論是版型、剪裁到鈕扣的縫製,各種細節充滿職人「一針入魂」的匠心與堅持!

 

回台北後,鹿間卓仍想著福岡那間襯衫店,他乾脆帶著員工再飛一趟日本,拜訪社長貞末良雄。這次不做台日企業的橋樑,已屆退休年齡的他要自己當社長!

 

第一次拜會,貞末良雄對於來台開店沒有多做表示,鹿間卓回台後不死心,他發揮從台灣人身上學到的行動力,先找店面、下訂金承租,所有流程一氣呵成,隨後帶著店面的平面圖與滿腔熱誠,直接飛往日本。

 

兩人一見面,鹿間卓就告訴貞末良雄,已經租好店面,接下來就等他點頭了。貞末感到不可思議,好一段時間說不出話,「對方一開始有點被嚇到了」,鹿間卓笑說。

 

第二次拜會,鹿間卓以行動和熱情說服貞末良雄,讓他把日本最好的襯衫品牌帶進台灣。

 

▲67歲的鹿間卓樂在工作,兩年前從日本引進襯衫品牌,自己當起社長。(攝影/劉咸昌)

 

在台灣待了這麼多年,他的骨子裡也被台灣人的果決給影響,由於民族性的關係,日本人面對問題常常會因為想太多,反而無法準確地判斷解決方法,相比之下,台灣人會冷靜判斷且迅速準確地解決問題,這點與日本人有很大的不同。

 

於是,65歲的鹿間卓挑戰人生第一次販售業,更親自當起品牌代言人,不只身體力行地擁抱時尚,讓自己成為店內的一抹風景,更參加時尚雜誌舉辦的「Suit Walk」(台北國際紳裝日)活動,年紀比其他人大了兩輪的他,第一次參賽就以熟男獨有的風範進入前十名!

 

▲鹿間卓去年底因為中風影響步態,但他積極復健,今年3月再次參加Suit Walk,以從容的風範成為紅毯上的亮點。(圖/取自鹿間卓臉書)

 

時尚爺爺的名氣響亮了,越來越多年輕人到店內請教穿搭,他開設臉書粉絲專頁「鹿間時尚爺爺」,每天上傳自己的穿搭照,以日本大叔的魅力,席捲台灣紳裝領域。

 

「我的目標是透過行動,讓台灣男性知道,步入中年也可以很優雅」,65歲才創業,讓他從沒時間想過退休,「現在最幸福的就是看到台灣人藉由服裝變得時尚」,而他也注意到很多人年輕時都穿得很有風格,步入中年卻不願意打扮自己。

 

▲鹿間卓認為,只要用心穿搭,步入中年的熟男更能散發出年輕人模仿不來的氣質。(圖/取自鹿間卓臉書)

 

仔細探究原因,鹿間卓發現,許多人身體還沒老,心卻先老了,因為不常外出而懶得打扮自己,聊天的話題甚至圍繞疾病與死亡,這些心態上的老化,都比起外在的老態,更讓人失去光彩。

 

「變老是自然的事」,他坦然接受老化在身形留下的痕跡,卻不輕易向歲月低頭,無論晴雨都衣著整齊、精神抖擻地出現在店裡,因為「只待在家裡是不對的,為何不走出家門,參與不一樣的事物?」鹿間卓瞇著眼笑說。

 

▲鹿間卓有時也會感嘆歲月不饒人,但他認為,心態的老化比外在的老化更讓人失去光彩。(圖/取自「鹿間時尚爺爺」)

 

為了讓自己成為優質大叔,即使已經年近七旬,鹿間卓仍勤於運動、仔細控制飲食,並保持樂觀開朗的心情,他說,「人生是快樂的!雖然有苦有樂,但哭笑之間,人生還是快樂的!」面對生活的不如意,一笑置之就過去了。

 

雖然歲月的痕跡爬上外表,但「生病的時候,察覺到擁有健康就是幸福;來到台灣與各式各樣的人相遇,珍惜每一次的相遇也是一種幸福」,襯衫店內的時尚爺爺在人前總是從容優雅,言談間充滿對生命的熱情與活力,他以實際行動告訴大家,正因為步入中年,穿搭時尚變得更有意義、生活同樣可以多采多姿,而這也是他永遠神采奕奕的處事智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劉墉:心活、眼光遠、腳步快,才跟得上時代!

撰文 :臺灣商務印書館 日期:2018年08月08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三十多年前我剛到美國的時候,請人鋪地毯。那是一家新的地毯公司,開張大減價。問題是雖然價錢便宜卻鋪得很差,剛鋪完,就不平,隔一陣子更是呈現波浪,好幾次差點把我絆倒。我氣得找他們回來補救,幾個人搞了半天,還是不理想。

 

文/劉墉

 

這家地毯公司倒是挺愛搞宣傳,後來總在報上看到他們的廣告。每次看到,我都罵:「爛!連地毯都鋪不平,怎麼還敢登廣告?」

 

過了一陣,有一天我到朋友家去,看到他們新鋪的地毯,好極了!問問價錢也相當公道。我問是哪一家,說出來,讓我一怔,居然正是給我鋪地毯的那一家。

 

後來,我又看過幾個朋友的地毯,也是那家鋪的,都鋪得很好。正好我有個房間要換地毯,就放下前嫌,找那家來。他們居然還記得我,才進門,看到他們三年前鋪的客廳地毯,就說不成!不成!那時候技術不行,然後主動為我修理。

 

還解釋給我聽,說地毯需要踢,就是用個帶鉤子的工具壓在地毯上,再盡量用膝蓋頂,把地毯用很強的力量推平。只怪他們當年剛入行,技術不好,推也推不平。

 

世界變了你沒變

 

這件小事讓我有了反省:我們常會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只因為起初印象不好,就從此否定他。卻不想想大家都會進步,好比為我鋪地毯的那一家,剛開張的時候技術生疏,所以鋪得差。

 

但是日子久了,愈來愈進步,我對他們的印象卻一直沒改變。

 

尤其在這個飛速進步的時代,很多「後來」的能夠「居上」,也有很多原先最棒的,一下子被淘汰。我們必須隨時觀察,不要讓自己的認知落伍。

 

 

同樣的道理,世事浮沉,人的變化也快。小時候好極了的朋友,多年不見,他鄉遇故知,雖然還能熱情擁抱,但是誰能確定擁抱的那個人,還是原來的樣子呢?

 

如果這時候他摟著你的肩膀,說出一堆他的計畫,要你跟他合作。你的腦海裡就算浮起小時候穿一條褲子,一起挨罵挨打,護著哥兒們的往事,也得三思啊!

 

最起碼你得知道你們不見的這段歲月他有什麼遭遇。如果他成家了,你一定要去他家看看,認識他的另一半,因為他可能還是以前的那個他,加上他的另一半就不一定了。

 

你也可以看看他對家的態度,一個對家庭沒有責任心的人,很難對朋友有責任心。你更得看看他對自己怎麼樣,他會不會愛護他自己?想想!一個連自己都保不住的人,怎麼能保朋友?你跟他合作,他酗酒熬夜嗑藥,一下子厥過去了,你怎麼辦?

 

他可以兩肋插刀,很有義氣,但「義氣」不是「意氣」,豪爽不代表信用,情理不分就容易利害不分。

 

連家人都一樣,錢鍾書在《圍城》裡說得好,「遠別雖非等於暫死,至少變得陌生。回家只像半生的東西回鍋,要煮一會才會熟。」

 

家人還是家人,只是而今都另外成了家

 

如果不深思,你會認為家人很久不見,還是原來的家人。

 

沒錯!是家人,但不一定是記憶中的「那個家人」。如同給我鋪地毯的公司,我起初印象壞透了,後來卻好極了。家人也可能原先給你一種印象,隔幾年,大家各自有不同的遭遇,變成跟過去完全不一樣的人。

 

舉個例子,印象中,你的子女對你很大方,從來不跟父母計較。但是他結婚了,還能把父母擺第一嗎?就算他不計較,也不代表他的另一半不計較。

 

所以「親兄弟明算帳」,跟成年的孩子,或已經成家的孩子最好明算帳,除非你存心給,認為「你的就是他的」。

 

認識全新的爸媽

 

親子之間久久不見面,原來的爸爸媽媽也可能不一樣了。在孩子印象中非常兇悍的老子,可能年歲大了,變成和藹可親的老頭兒。在孩子記憶中總是吵架的父母,可能變得彼此扶持,老兩口親愛得不得了!

 

想想!如果爸爸變得那麼好,只因為孩子很少回家,很少長久相處,就在孩子心中永遠是以前那個罵老婆、打孩子的老爸,這樣公平嗎?

 

 

舊人更舊了,還是舊人嗎?

 

經過歲月的淘洗,每個人都會改變,可能改善,也可能變惡。我們絕不能一成不變地看他們,把他們跟記憶中的「無縫接軌」。

 

原先跟你合得來的,現在變得合不來,也可能不是因為他變壞了,而是你變好了。

 

一個進步太多,另一個跟不上,甚至可以說「配不上」了。所以常聽說有人知道多年不見的青梅竹馬回來,興高采烈地跑去見面,然後敗興而返,夢全碎了!

 

舊情綿綿、不忘舊人,是不錯!問題是舊人更舊了,還是舊人嗎?

 

人與物一起老去,凝固在時空中!

 

從另一個角度想,我們也要常檢討,別人是不是在進步,自己有沒有進步?你甚至要檢討,你交的朋友,甚至常去的場合,有沒有進步?

 

沒有進步,就是退步!總是混在一個小圈圈的人,雖然自我感覺良好,卻不知道小圈圈外面的世界已經大不同了?

 

我常跟出版界的朋友交往,發現當印刷的機器改變,從活字版改成打字版,再改到照相打字、電腦打字的時候,有些印刷廠卻仍然停留在活字版的時代。

 

為什麼?因為總跟他合作的出版社沒有覺得需要改,他們已經合作十幾年或幾十年了,都很順利成功,似乎沒必要改變。

 

如果老印刷廠只要接老出版社的生意就能生存,甚至忙不完了,他會有改進的動力嗎?他甚至根本不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經有了多大的變化。

 

徒弟與師父一起落伍

 

連餐館都一樣啊!我發現很多老人請客,總是去同樣幾家餐館。走進那老店,許久沒清理,咔滋咔滋!地毯已經油膩得能把人鞋底黏掉。菜色依舊、菜名依舊、廚子都可能依舊,做出來的味道卻大不如前了。

 

當然也可能味道依舊,只因為外面新一代的餐館有了很大的進步,比起來,老餐館的依舊就是退步了,連他們教出來的徒弟都落伍。

 

讓我們想像一個熟悉的畫面:一群老面孔,在同樣一個老餐館裡聚會,十年二十年,客人跟餐館一起老去,是不是有點像〈桃花源記〉裡的,「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

 

一代新人換舊人

 

相對的,我發現那些常跟年輕人在一起的老人,就比較能跟得上時代。

 

但是各位,如果你是年輕人,千萬別得意!你年輕不代表你就進步。如果你們一群年輕人總是「自我感覺良好」地窩在小圈圈裡,或是你總在一群老人之間抱著鐵飯碗打轉,卻不看看外面的世界,你也可能「年輕得很老」,在不知不覺中就老化了。

 

 

當有一天你發現別人跑在很前面,恐怕已經很難追上。正因此,許多公司會不斷地加入新人,或從別的公司挖角。

 

很多人也會不斷跳槽,每次跳槽好像就能「鯉魚躍龍門」,又升一級。我曾經好奇地問一個年輕人,為什麼隔兩年就跳槽,做事不是要忠於公司嗎?日本有些公司甚至連員工墓地都準備好了,等著大家幹一輩子。

 

年輕人說:「時代不一樣了,當四周都建起高樓,中間的矮房子就變成垃圾桶了。」

 

我又問他為什麼跳一次槽就能調薪?你跳槽之前跟之後不都是你嗎?憑什麼新雇主就要多給你錢?

 

年輕人說:「因為不管怎麼樣,我會帶去不一樣的東西。就算不適合新公司用,最起碼他們會知道別人在搞什麼。話說回來,我這新公司的員工也可能跳槽到我原來的公司,他們也會加薪,這是換血!『滾石不生苔』,人常常換位子,就像賣水果的,常移動一下、擦一下,比較不容易爛,何況哪個新人不會努力表現呢?」

 

今天從我鋪地毯這件小事,扯了這麼多。總歸幾句話,我建議大家:

 

在這個瞬息萬變的時代,我們的心要活,眼光要遠,腳步要快。

 

當別人進步,我們沒進步的時候,是落伍。

 

當別人進步,我們不知道的時候,也是落伍。

 

當朋友改變,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是失察。

 

當親人改變,我們不知道的時候,是失落。

 

整個世界都在快速改變的時候,我們不能只是「自我感覺良好」!

 

 

(本文節錄自《劉墉談處世的40堂課:解憂、解惑、解人生,跨世代的人際智慧錦囊》,臺灣商務印書館,劉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