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自己,做你不敢做的事

撰文 :皇冠出版 日期:2018年08月14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對於跑步才剛開始的我,五公里聽起來是一個無比嚇人的數字,但是越害怕,我越是想要挑戰它。股神巴菲特曾說:「做你沒做過的事叫成長;做你不願意做的事叫改變;做你不敢做的事叫突破。」從現在開始脫離舒適圈,每天去做一件令人害怕、討厭,甚至沒想過的事吧。

為什麼每天要做一件令你害怕的事?

 

你有感到害怕的事情嗎?你是不是不敢拒絕別人,不敢嘗試新鮮事物,不敢大聲表達自己的意見?

 

現今社會對於未來世界普遍充滿著害怕,父母害怕孩子出社會後吃苦,希望他們填醫學院;政治人物害怕落選而抹黑對手;每個人害怕別人看見自己的缺點,一味掩飾它,結果越躲越隱藏不住自己的自卑……「害怕」讓我們乾脆什麼事都不做,甚至做錯,為什麼我們要讓恐懼癱瘓自己的人生呢?

 

我們的擔心害怕,往往把自己禁錮在舒適圈當中,與同溫層的朋友互相取暖。「每天做一件令自己害怕的事」便是前美國總統夫人愛蓮娜.羅斯福給自己的期許,鼓勵大家勇敢無畏地面對未知的挑戰。她的這句話啟發了成千上萬的人,去迎戰潛伏在內心的不安與恐懼。

 

二十九歲從耶魯大學畢業的諾艾兒(Noelle Hancock)就是受到愛蓮娜這句話的激勵,決定每天做一件令自己害怕的事。

 

她在公司無預警裁員以後,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因此把自己的恐懼全部寫了下來:怕高、怕飛行、怕撞到東西、怕在眾人面前演講、怕批評別人、怕和他人起衝突、怕後悔、怕得不到認同等,然後一一克服它們,甚至將自己的經驗出版成一本書《不要和鯊魚接吻,但要和勇敢一起睡覺:每天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讓你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勇敢!》把恐懼當作人生的驅動力,讓她勇敢活出不一樣的自己。

 

二○一一年,我才剛開始跑步沒多久,偶然看見Nike在台灣第一次舉行大型女生路跑賽NIKE FREE YOURSELF的消息,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決定做一件以前不敢做的事,報名五公里組!

 

Nike全球女生路跑系列源自於紀念美國傳奇長跑選手瓊.貝努瓦(Joan Benoit),瓊曾經在一九八四年以兩小時二十四分五十二秒的成績奪得奧運首屆女子馬拉松項目的金牌。為了紀念瓊的貢獻,二○○四年,Nike舉辦了第一屆舊金山女子馬拉松,現在已經擴展到全球十九個城市,這股馬拉松風潮也吹到了台北。

 

從來沒參加過運動比賽,連三公里都沒有達陣過的我,那一個瞬間想要挑戰內心的恐懼,就約了好朋友一起參加路跑賽,殊不知看似短短的里程,改變了我的一生,從此以後愛上慢跑這項運動。

 

我很喜歡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一句話:「做你沒做過的事叫成長;做你不願意做的事叫改變;做你不敢做的事叫突破!」其實,恐懼跟勇敢是一體兩面,突破自我的限制,嘗試原本不敢做的事情,生命的道路會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更加寬廣。原來,不害怕的另一面就是勇敢啊。

 

不是成功後才去相信,而是先相信才有可能成功

 

「五公里?你在開玩笑嗎?你連三公里都跑不到。」朋友不客氣地說。

 

「為什麼不可能?我相信我可以的。」我告訴她,只要你相信,就能跑得到。

 

相信是一種個人信仰,相信弱不禁風的身體也可以跨步前行;相信在捉襟見肘的經濟困境下也可以出國求學,這是相信的力量,是跑步讓我相信了「相信」。

 

大學畢業後我工作了兩年,在台北擔任網路設計師。雖然下班後總是全身虛脫、疲憊不堪,只想好好躺平休息;即使生活條件如此嚴苛的處境下,仍然心繫著留學的夢想,對未來感到徬徨,但是,為了迎接人生中第一場比賽,不管多累,我都會在下班之後僅剩的一點時間裡到操場練習,跑完步再回到小公寓準備英文托福以及申請留學的資料。

 

我在汗水淋漓的步伐中且跑且走,此時生活中的無奈也在呼氣吐氣之間竄出,大剌剌地逼我正視它。當微風迎面而來,冷卻了被汗水浸濕的身軀,好似在高速運轉的過熱鍋爐裡,一股涓涓流過的冷泉,平息了不少失眠的焦慮與逐夢的苦澀。

 

電影《功夫熊貓》(Kung Fu Panda)是主角熊貓Po變成神龍大俠,拯救整個和平谷的一連串冒險犯難的過程,並且選擇相信自己的故事。一直以來,Po深信不疑有一道秘密配方,是廚師爸爸獨門特製的口味,由老一輩經年累月流傳下來的,所以別人怎麼煮都無法複製那一味。

 

當Po經過接連奮戰好不容易取得秘笈「神旨」的時候,卻發現是一紙無字天書,裡面什麼都沒有,令他感到非常絕望。此時,鵝爸爸對Po說:「世界上沒有什麼所謂的特別秘方或秘笈,你只需要相信它存在。(There is no secret ingredient. You just need to believe.)」

 

Po恍然大悟,原來爸爸的湯麵無與倫比的好吃,不是源自古老秘方,而是相信自己的手藝可以煮出最美味的湯頭,他才明白一切的成功歸因於自己的內心,唯有「相信」才是功成名就的不二法門。

 

我抱著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的信念,緊鑼密鼓地練習,終於比賽日前一週跑到了三公里!不同於第一個一公里的辛苦,達成三千公尺的感覺很舒服,不擔心小腿痠痛僵硬,也不害怕心臟負荷不了,自然而然地跑著,然後就超越了三公里大關!因為憂鬱失眠導致注意力不集中的後遺症,在慢跑之中逐漸改善,慢慢找回專注的感覺,這使我更期待比賽當天到來,想要大步迎接屬於自己的第一個女子路跑,相信等在五公里的那一端,會是一個更勇敢的自己。

 

超級菜鳥的五公里挑戰

 

五月二十九日星期日清晨五點,「興奮」是睜開眼睛的第一個念頭。今天是我的第一個路跑賽!

 

六點不到,七千名女力大軍便紛紛湧入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她們身穿桃紅色戰服,密密麻麻的紅點照亮了黎明的台北街頭,場面浩大又搶眼。聳立在起跑點的巨型蘋果綠拱門,是青春活力的召喚,記錄著歷史的一刻。

 

今天,我就要出發征服自己的害怕,不抗拒早起,不畏懼距離,菜鳥也可以展翅飛翔。

 

六點一到鳴槍響起,宣布台灣女性路跑風潮的年代正式揭開序幕。由於現場過於熱鬧,槍聲有響沒有聽到,反倒是尖叫聲四起,七千名桃紅女孩奮勇向前把仁愛路染成了一條紅色流域,每個女孩臉上出現了自信、燦爛與無懼的神情,不分年紀、不分職業、不分胖瘦,今天我們都是紅色戰士,為了挑戰更好的自己而跑。

 

「一起加油!我們在終點見。」我跟好友說。起跑後,環繞四處都是跟我一樣喜歡跑步的女生,原來跟大家在一起跑步的感覺這麼好!跑步其實並不孤單,大家一起朝同一個目標努力的感覺真實又夢幻,現場的快樂能量感染了我,我從來沒有跑得這麼快、這麼感動過。

 

五公里組是從總統府凱達格蘭大道出發,經由仁愛路到建國南路口,再原線折返回到凱達格蘭大道。一路上,兩旁的樹蔭在地面拓出千變萬化的圖騰、呼嘯而過的建築物標示著地理位置,不需定位也能清楚找到自己的方向。原來,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位置,不是跑得比較快的人才能得到掌聲。

 

大多數的人在學生時期,為了達成父母的期待追求成績的高低;進入社會後,在乎老闆的評價而賣命工作;女人步入婚姻後,犧牲工作與夢想,試著做個稱職的妻子、媳婦與母親。許多人在汲汲營營的日子裡,勉強把自己塞進符合大眾眼光的容器裡,而不知不覺陷入憂鬱的泥沼中。

 

我們都害怕自己落後,成為社會邊緣人,然而,看著這些身邊的跑者不分名次,各個快樂地前進:跑快的人不會優越,跑慢的人不會自卑,雙腳的步伐就是最適合自己的速度,汗水滴下來的地方是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印記,我們不需要一味追逐社會價值下不屬於自己的道路,只有自己可以決定所往的方向。

 

回程折返的路途,大家都已疲憊,放慢腳步地跑著,終點的巨型拱門在遠方隱約可見,隨著綠色小點越來越近,我的思緒也越來越清晰,當意識到拱門僅有幾步之遙時,已經跨越終點線。瞬間低頭一看,那是我慢跑以來最遠的距離,也是最好的成績。

 

我居然成功挑戰了害怕不已的五公里!這場NIKE FREE YOURSELF女生路跑讓超級菜鳥的我相信,不管什麼年紀,因為什麼理由,每一個女生都擁有挑戰自己的無限潛能。你有什麼想做卻不敢做、覺得做了也無法成功的事呢?每天去挑戰一件自己害怕的事,哪怕是多麼小的目標,哪怕身為多麼菜的初學者,只要跨出第一步,你就比昨天的自己更勇敢。

 

相信自己的力量,就能在未知的領域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江孟芝

出版:平裝本出版

書名:不認輸的骨氣:從偏鄉到紐約,一個屏東女孩勇闖世界的逆境哲學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副董看人生 往最恐懼的地方前進

撰文 :陳柏樺 日期:2018年03月01日 圖檔來源: 詹偉雄提供
  • A
  • A
  • A

詹偉雄6年前退休後,每月至少登山一次,台灣百岳中已征服40餘座,
「覺得危險就不去登山,只是賴活著」,是支撐他不停回到山裡的信念。

人在不斷攀升高度時,會遇到很多困難,要自己克服。」作家詹偉雄說的是幾年來登山的心得,用來定義人生,彷彿也恰到好處。他在二○一二年卸下學學文創副董事長職務後,投注精力在寫作和登山。二月下旬他再登雪山,重訪日治時期自然人文學者鹿野忠雄高山生態研究路徑。

 

登山是詹偉雄多年嗜好,他從小喜歡與山有關的故事,由於母親在林務局所屬單位管理閱報室,詹偉雄放學後常一邊閱讀報紙或《野外》等山岳雜誌,一邊等母親下班。「山難都會上報,而且篇幅很大,我看著新聞,腦中就模擬那路線走一遍。」他說,「去想像人如何面對絕命的挑戰。」

 

高中時,詹偉雄參加了救國團的雪山營隊,才第一次真正踏上山岳,一九八○年考上台灣大學,加入登山社後,又再次造訪雪山,「但大二開始熱中社會運動,就中斷了。」詹偉雄說。

 

重返山林  4年征服40座山

 

重返山林的契機是離開職場。一三年,詹偉雄跟太太去冰島Hiking(健行),隔年買了帳篷、睡袋、鍋具等裝備,帶著小孩再訪冰島三十天,事先花兩萬元台幣備齊各種徒步旅行用的地圖,每天步行十小時,「那是一個幾乎沒有人的安靜世界,兒時對山的想像,以及年輕時爬山的記憶,都被冰島的自然、無人、荒涼給喚醒了。」他說。

 

為了冰島健行,裝備已採購齊全,若要逐步征服台灣百岳,就只差付諸行動。

 

詹偉雄說,一四年剛開始登山,身體狀況很差,他自嘲「又胖又喘」;但四年多來,每月爬一次山,百岳當中已征服四十餘座,身體在一次次挑戰中強大,瘦了八公斤到十公斤,肌肉增加、體脂減少。「不久前,第四度登奇萊南華(奇萊南峰與南華山),一般人大概三天兩夜的行程,我和同伴兩天一夜就走完,對我來說已經算很輕鬆。」

 

詹偉雄目前只遇過因天候不佳撤退,還不曾有體力無法負荷情況。他回憶一次秀霸縱走(武陵四秀、大霸群峰),在池有山到興達山屋途中碰到大雨,山谷之中,雷打在眼前,詹偉雄用「劇力萬鈞」來形容,也讓他理解:「山林有壯闊與俊美的一面,但天候變化時,也會展現兇惡的一面。」

 

而體力上較具挑戰的是「能高安東軍(能高山、安東軍山縱走)」六天六夜,「要投注體力,才能爬升高度,用力的過程會讓感官更敏銳,去感受山給予的刺激。」詹偉雄說。

 

挨過之後,可見識到能高安東軍最迷人的三要素:草原、池畔、水鹿。詹偉雄說,公水鹿有將近成人體型三倍,每晚總有六、七十隻在帳篷周圍徘徊,人、鹿之間最小距離僅兩公尺,就是鹿群近在眼前的「陪伴」著登山客排尿,等待舔尿液來獲取鹽分。

 

面對恐懼  才能開拓新視野

 

山上有多美,詹偉雄隨意都能舉例,雪山登主峰之前的巨大圈谷地形,「壯觀程度會大大打破一般人的空間想像!」還有奇萊山一望無際的草坪、接近九十度垂直的半邊山、崩崖,將中央山脈典型景觀一次看盡,「在山上,『風起雲湧』、『滿天星斗』不只是想像或形容。」

 

不過他也說,如果只是要看雪賞景,那登山動機太微弱。「去山上必須明白自己恐懼,且渴望恐懼。」詹偉雄解釋,人面對恐懼時,感官會「全開」,隨時面對氣候與環境的折磨。

 

「將身體置於危險、未知,去做出反應,會得到一種活著的感覺!」詹偉雄反問:「人生在世,什麼狀態叫活著?」他說,城市生活遇到的狀況多半可以預期,像是不需要耗費心力的例行公事,或費心在狗屁倒灶的瑣事上,例如人際、權力關係,沒有活著的感覺;「相對的,面對自然,因為得靠自己用盡力氣解決問題,這樣的冒險經歷會讓你分分秒秒感覺活著。」

 

「人生就應該往最恐懼的地方前進。」他進一步說,能面對恐懼前進,代表開拓了新的視野,這也可以解釋為何許多登山者,最終生命就結束在某一條山路上,就算明知結局可能如此,仍不停地想回到山上。「在山下,身體是活著,但心靈不然,覺得生命被各種瑣事切割;在山上,雖然可能接近死亡,但活著的感覺更強烈。」詹偉雄如此作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