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拍照他畫畫!桂冠董事長環遊43國 勾勒世界美景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7月18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唐紹航攝影
  • A
  • A
  • A

米蘭大教堂、威尼斯貢多拉、托斯卡尼高塔...來到文化燦爛的義大利,任誰都忍不住狂按快門,偏偏有個旅人不跟大夥趕熱鬧,自個兒凝視眼前的美景,熟練地拿著簽字筆勾勒線條,回頭再用水彩繽紛上色,旅途中的悸動就這樣從畫裡暈染到心裡,留下最深刻的記憶。

▲王正明作品:威尼斯貢多拉(gondola)。(圖/王正明提供)

 

15天的義大利之旅帶回15張畫作、無數個感動,旅程結束了,豐收才剛剛開始!

 

現年66歲的桂冠實業董事長王正明,去年才卸下總經理的職位,將屹立近半世紀的家族企業正式交棒給第二代,放心也放手讓年輕人去打拼。

 

「升格」董事長的他很懂得放下,只在必要時提供建議,現在最大的夢想是環遊世界,畫遍各國美景!王正明每年和太太安排「三短兩長」的旅行,短程在亞洲,長程就飛去歐美、紐澳,足跡已遍布43個國家,而且有畫作為證!

 

▲王正明作品:西西里諾托古城區。(圖/王正明提供)

 

▲王正明作品:日本湖邊村落煙雨濛濛。(圖/王正明提供)

 

王正明愛畫畫,可不是事業交棒後才培養的興趣。他從小就是個超愛塗鴉的頑皮男孩,牆壁、作業簿、國文課本都是他的畫冊,手一拿起筆就停不下來,調皮到老是被叫上升旗台訓話,老師當著同學的面喝斥:「你們不可以照他這樣!」

 

聊起往事哈哈大笑,王正明接著說,以前參加在職訓練課程,萬一講師授課沒內容,「我聽不下去,我就在紙上畫他的臉,然後放個鬍子,想說你在我心中就是這個樣子,哈哈!」

 

沒有大老闆的難以親近,王正明依然像兒時那樣調皮、愛畫畫,這些都成了他熟齡階段的最佳養分。「人不要因為年齡改變你的個性,你要有自我的價值讓年輕人尊重,我就是透過畫畫覺得自己很有價值。」

 

以前的王正明並不愛旅遊,直到2008年前往芝加哥探望女兒,無意中發現出國畫畫的樂趣:原來每篇畫作加上日期和簽名,就變成一篇遊記,比拍照還珍貴!「以後有孫子的時候,我就可以跟他講,你媽媽在芝加哥唸書的時候,我經過這裡還有這裡,哈哈!」

 

▲王正明作品:聖馬可廣場300年咖啡店。(圖/王正明提供)

 

出國之外,台灣的烏來、陽明山、東北角也是他的戶外畫室,只要出遊,包包裡一定帶著畫冊、簽字筆、水筆、48色水彩,「啊!還有這個。」王正明故弄玄虛地拿出太陽眼鏡,又是頑皮一笑。

 

▲王正明畫畫時相當專注。(攝影/林芷揚)

 

他從台灣畫到世界,又從國外畫回家鄉,15分鐘就能勾勒景物線條,不特別追求技巧,畫的是自己心裡的感動、難過、悠閒、禪意,每一筆都是真實人生。集結去年夏天到今年春天的作品,王正明在沾美藝術庭苑開了個人畫展,也歡迎有緣人把畫作帶回家珍藏。

 

▲王正明作品:思念。(圖/王正明提供)

 

「我畫圖是一個分享的概念,如果能分享就很開心!你願意把你的快樂傳染給別人,這個其實是有價值的─分享就有價值。」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王正明透過繪畫擴大生活社群,認識年輕的新朋友,也和老朋友敘舊,這些都是熟齡人生不可或缺的幸福成分。

 

「有興趣就有寄託嘛!就不會一天到晚哀怨。其實你要走出去,多交一些朋友,不要以為家是你的保護傘,就一定要在這裡。」

 

▲王正明的個人畫展「遊戲人間」本月在沾美藝術庭苑展出。圖中為王正明替記者畫的速寫作品。(攝影/林芷揚)

 

▲王正明正在替作品上色。(攝影/林芷揚)

 

逐漸卸下工作重擔後,現在的王正明早上瀏覽新聞、吸收新知,下午看看畫展、喝喝咖啡,晚上在家觀賞體育台節目,或是前往淡水漁人碼頭散步,日子簡單而美好。

 

面對子女長大、企業交班,王正明沒有一般人常見的悵然若失。關於工作,他一派輕鬆的說:「我覺得是心態的問題,不要認為任何事情非你不可,這樣就不會惹人討厭。」「不是說你可以倚老賣老,因為你的時代已經過了。」

 

至於孩子,王正明強調,必須讓他們在自己的小家庭中學習當家作主,「每一個人,尤其有孩子的,他要變成一家之主,才會有guts(膽識)!」許多父母就像大樹,忙著為小樹遮風擋雨,「但小樹也需要曬太陽、要放閃,你遮住他,他怎麼放閃呢?」

 

▲王正明鼓勵民眾在退休前培養興趣,並懂得對孩子放手。(攝影/林芷揚)

 

針對無法放手的父母,王正明直言:「那就是想依賴,你如果不想依賴就不會有。」「你放下以後,你有更多的時間、更多的空間去尋找你的快樂,所以退休之前要培養你的興趣,那這個興趣讓你很快樂,就會讓你願意放下。」

 

與家族打拼數十年,將桂冠打造成台灣人最熟悉的味道,現在的王正明終於能緩緩步伐,細細品嘗第二人生的美妙滋味。接下來,他還要遠征非洲、加拿大,親眼見識動物大遷徙與漫天楓紅,並再次用畫筆見證他的豐收熟齡!

 

▲王正明替記者現場描繪的作品完成!(攝影/林芷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現在不做自己,難道要到80歲?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18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五年級的張曼娟,是知名作家、教師、父母照顧者,也是一位進入人生下半場的熟齡人士。五十多歲的她,不再四處旅遊冒險、出國不再買紀念品,生活從加法變成減法,手作料理、領養的貓咪、重複穿搭的舊衣就能讓她幸福無比。正處熟齡的張曼娟,也開始預習老後人生。

 

▲邁入中年的張曼娟,越來越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於是生活從加法變減法,輕鬆自在。(攝影/吳東岳)

 

年輕時候的張曼娟,每次出國旅行,都拖著大大的行李箱,塞滿各種用得到、用不到的東西。五十歲後,行李箱變得越來越小、重量越來越輕,而且盡量「零購物」。邁入中年,張曼娟漸漸丟掉不必要的人生包袱、重新詮釋幸福,並在近期出版的新書《我輩中人》當中,娓娓道來她對中年階段的探索,以及幸福的定義。

 

瑣碎日常 也可以是幸福來源

 

「我覺得到了中年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我越來越能清楚分辨『想要的』跟你真正『需要的』。」走過人生大半、懂得生命無常,更珍惜平凡日常,「幸福」已經不是物質豐盈、功成名就。

 

只要能夠好好活著,親手烹調港式煲湯、油豆腐燒雞、雞肉肉骨茶,或是與心愛的家人、寵物之間有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情感,甚至只是在烈日下快走之後,將一杯涼開水一飲而盡,都是張曼娟的小確幸。「中年以後,對幸福的定義會是越來越簡單的。」

 

▲做菜是張曼娟的小確幸,尤其看著親友品嚐自己做的美食後,露出滿足的表情,總讓她覺得料理是加倍的幸福。(圖/張曼娟提供)

 

「當早晨我睜開眼睛,醒過來的時候,我可能看到有陽光灑進來,透過窗簾照射到我的被子上的那一刻,我就感覺到很幸福,因為我擁有新的一天。」這就是熟齡的張曼娟。

 

▲中年的張曼娟,日子過得簡單而踏實,即便只是早晨的陽光照進房間,都能讓她感到幸福無比。(攝影/吳東岳)

 

現在的她,一天大概是這樣過的:早上5點50分起床,6點替父母上網掛號,7點吃早餐,然後拉著菜籃車上市場。返家後,先整理食材,接著帶爸媽就醫。看診結束,她親自張羅午餐。

 

午後,是張曼娟的工作時間,一直持續到4、5點。如果一時興起,就和夥伴開車上陽明山泡湯、吃晚餐,「因為我是一個很希望能夠抓住瞬間快樂的人。」

 

夜晚,則是陪父母話家常、逗弄兩隻貓咪,或是安靜閱讀的美好時光。

 

▲張曼娟領養了兩隻貓咪,家裡氣氛頓時活潑許多,年邁的父母也多了兩個愛撒嬌的開心果。(圖/張曼娟提供)

 

中年過後 不再被牽著鼻子走

 

日子平淡卻幸福,關鍵就在「做自己」。張曼娟肯定地說:「如果你做自己了,你就不用追求太多的東西。你已經擁有你自己了,你就會很快樂。」

 

▲在漫長的中年階段,唯有明白自己的生命價值,心靈才能幸福而豐盈。(攝影/吳東岳)

 

怎樣算是做自己?所謂「四十而不惑」,張曼娟認為,不是真的對人生沒有疑惑,而是「對於自己所想要的、所追求的東西不會再問了。」「你不會再被別人的公眾價值牽著鼻子走。」

 

至於「五十而知天命」,意思是中年人應該知道「你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意義是什麼」。

 

▲說故事給小朋友聽,是張曼娟深信的自我價值與天命。(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以自己為例,「我是一個有說故事能力的人、我是一個喜歡小孩子的人,所以我應該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講故事給小孩子聽。」

 

當對自己越來越了解,張曼娟笑說:「這時候還不做自己,什麼時候才要做自己?難道要到八十歲嗎?」深諳自我生命價值,中年便不再困惑。

 

▲「做自己」是中年族群的人生課題,在這段珍貴的時光中,應學會愛自己、為自己而活。(攝影/吳東岳)

 

拿回生命主導權:為自己而活 

 

事實上,張曼娟認為,35歲到70歲都算是中年時期,這不只是條漫漫長路,更是重新創造人生、發生蛻變的好時機。告別不喜歡的生活、放下不愉快的事物,認真規劃人生的下半場,拿回生命的主導權,不為別的,只為自己而活。

 

中年,也是預習老後的絕佳時刻。張曼娟觀察,她的父母輩往往是在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突然就這麼老了,這是很令人徬徨的。幸運的是,「我們有機會照顧年老的父母,所以就好像預習了我們老後的樣子。」

 

▲張曼娟認為,照顧年老的父母,就是預習自己年老以後的樣子。(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建議,中年人可以善用這段時間觀察老人的生活,接著就會發現,年輕時我們常為了得不到的東西而搶奪、而憤怒,「可是等你老的時候,你真正需要的就是一台輪椅跟一片安眠藥而已。」

 

既然如此,「我怎麼能不在中年的時候,就開始放自己自由?」張曼娟笑說,與她同輩的人們,是很奇妙的一代,對長輩和晚輩都有非常強烈的責任感,總是替別人著想,卻忘了為自己做些什麼。

 

▲與張曼娟同輩的這一代,責任感非常強烈,常忘記也要為自己著想。(攝影/吳東岳)

 

當老人獨立之後─設計自己的老年 

 

學習經營熟齡生活,也是在練習美好老年。張曼娟回憶,幾年前在加拿大旅行,見識到當地的老年人常結伴出遊,每個人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起上山下海、拜訪米其林餐廳、品味葡萄酒,令人大開眼界。

 

▲張曼娟曾在一次旅行中,見識到非常獨立而美好的老年生活樣貌,令人心生嚮往。(圖/張曼娟提供)

 

張曼娟認為,西方人的觀念是,孩子滿18歲後就要自立,父母不會替孩子設想要買房子,也不會期望孩子幫他們推輪椅。如此一來,老人反而獨立了起來,開始會思考如何安排生活、如何學會快樂的本領。

 

有能力規劃自己的老後人生,也才能夠擁有幸福的能力;而這一切,都得從覺知那刻開始。

 

▲把握當下,經營中年人生,每個人都有能力打造自己的幸福熟齡。(攝影/吳東岳)

 

▲創造幸福人生,永遠不嫌晚。(攝影/吳東岳)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不覺得自己老!80歲教授吳靜吉 快樂工作保年輕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7月02日 圖檔來源:吳靜吉提供
  • A
  • A
  • A

沒特別運動更不吃補藥,70歲才退休,80歲還在教書!他精神抖擻、幽默風趣、腦筋轉得比誰都快。他是許多企業界、藝文界大咖的老師,卻不擺架子還超愛自我解嘲!長者風範背後是永遠的童心未泯,他不怕老,對生死更達觀─他是你一定要認識的人生導師吳靜吉。

▲熱愛戲劇的吳靜吉(中)創辦蘭陵劇坊,2009年創立滿30年。(圖/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在高齡社會,幾歲算「老」呢?

 

「我第一次發現我年紀不小的時候,是40歲左右吧!」國立政治大學創新與創造力研究中心講座主持人暨名譽教授吳靜吉,回憶當年在師專演講時燈壞了,講稿的字又很小,昏暗中才驚覺「天啊!我已經老花眼了!」

 

40歲一點兒都不老,但從那一刻起,吳靜吉敞開雙臂迎接人生下半場,坦然接受年齡的改變,從來不為此困擾。「我常常用嘴巴講我老了,但是我心裡並沒有這麼覺得。」理性接受,反而毫無負擔;年紀一天天增長,永遠輕鬆自在。

 

▲吳靜吉說起話來自然、真誠,而且平易近人。(攝影/吳東岳)

 

60多歲的某一天,吳靜吉忘記帶鑰匙,竟然想都沒想,就從二樓的鄰居家裡徒手爬進三樓住處。「我當時都沒有想到危險,因為我忘了年齡。」一旁的鄰居嚇得說:「我心臟病差點發作,很怕你會掉下來死在我們這裡!」說起驚險往事,吳靜吉樂得哈哈大笑。

 

70歲時,一般人擔心會不會失智,吳靜吉想的是如何增強記憶力。方法很簡單,就是在腦中不斷重複、善用線索幫助記憶。長年的動腦習慣使他保持高度敏銳,80歲演講也不需要看小抄。

 

▲吳靜吉的記憶力很好,演講不需要看講稿或小抄。(圖/吳靜吉提供)

 

他從來不沉溺於「我老了怎麼辦」,永遠以正向改變迎接生命挑戰,「不是我怎麼辦,而是我知道怎麼去辦。」簡單兩句話散發出穩重的霸氣與智慧。

 

而他也將80年來的人生歷練收錄於《因緣際會擺渡人:吳靜吉的生命故事》一書中,無私分享。

 

▲吳靜吉說話風趣,人生哲理則充滿智慧。(攝影/吳東岳)

 

70歲生日當天,吳靜吉卸下做了32年的學術交流基金會執行長一職,隔天馬上於政大報到,擔任不支薪名譽教授並主持創造力講座,維持12點睡覺、7點起床的正常作息,繼續與他熱愛的「創造力」談戀愛,樂此不疲,「一生當中一定要有自己的興趣!」

 

▲吳靜吉興趣廣泛,創造力、創新、心理學、表演藝術等都是他的研究對象。(攝影/林芷揚)

 

「當你想的都是比較正向的事情,想你要做的事情、你要快樂的事情、你要追尋的事情,你就沒問題!」被陽光喚醒的每一天都有目標,想的只是勇往直前,誰還記得年紀呢?

 

▲吳靜吉保有赤子之心,對世界永遠有滿滿的創意與熱情。(圖/吳靜吉提供)

 

吳靜吉還有一個抗老祕訣。聯想力與行動力十足的他,從創造力專業出發,延伸到創新領域,再分別研究社會創新、教育創新、文化創新等,隨時吸收新知、思考反芻,腦袋永遠轉啊轉的,靈光乍現時,「自己還會偷笑,哈哈!」

 

▲吳靜吉童心未泯,是一位很可愛的長輩。(攝影/吳東岳)

 

就連搭飛機無聊,吳靜吉也能從再平凡不過的事物中找樂子。抬頭望見「請繫安全帶」的英文字「please」(請),他立刻把字母拆解重組,發想出新的單字「sea」(海洋)。「就是永遠都有事情可以做,但是很愉快,腦筋一直在動!」

 

▲吳靜吉的思路很活躍,平日也喜歡走路活動。(圖/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像個孩子般讓好奇心與創造力無限奔馳,這就是吳靜吉年輕活力的秘密!

 

當然,他也有自己的養生原則。吳靜吉從來不特別運動,但時常走動。有時他婉謝朋友開車相送,喜歡自個兒走路回家,或是在台北車站研究轉乘路線,隨著樓層上上下下,無意間多走了好幾步路。

 

身為雲門舞集幕後推手與眾多企業家的師長,吳靜吉早有一定社會地位,卻仍崇尚簡單生活。不刻意吃山珍海味,最常吃的是自助餐,就連一碗35元的宜蘭魚丸米粉都能吃得很滿足!「工人、計程車司機、學生可以吃的地方,我都可以吃。」

 

▲吳靜吉今年歡度80大壽。(圖/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避免高油、高熱量,清淡與簡單在吳靜吉口中都是津津有味,「我覺得一定有人說,這個吳靜吉吃相很難看,因為我吃很快又很多!哈哈!」講著講著,又頑皮地自我解嘲一番。

 

▲各界好友替吳靜吉(前排右三)歡慶生日。(圖/遠流出版公司提供)

 

不怕老,當然也不擔憂生死。「生與死不是你可以決定的,你幹嘛去想它呢?」超出自己能控制的範圍,「我就不讓它變成負擔。」吳靜吉接著說:「像我爸爸70幾歲過世,我都活了80歲了,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生與死之間的人生該怎麼走,吳靜吉只關心這個,自然無所畏懼,甚至能開玩笑。某次在學校演講遇到停電,學生點起蠟燭圍著吳靜吉,光影搖曳中,吳靜吉脫口而出:「我這樣不是很像遺像嗎?」學生一陣爆笑,那天演講特別成功!

 

▲吳靜吉非常風趣 ,信手拈來都是幽默。(攝影/吳東岳)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還要追夢30年!風潮音樂創辦人:不忘記最初的自我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7月16日 圖檔來源:蕭芃凱
  • A
  • A
  • A

在台灣,無論喜歡心靈、自然旋律或原住民音樂,一定可以看見風潮音樂,創辦人楊錦聰在流行音樂領導的唱片界中,帶領風潮走出自己的路。他認為,自己就像洋蔥,愈旱熱的環境長得愈好,在潮來潮往之際帶著風潮站穩浪尖,為更多喜愛音樂的人圓夢。

採訪那天,我們來到風潮音樂的辦公室,剛走出電梯,映入眼簾的不是宣傳海報或招牌,而是老舊的三輪車,低調得一點都不像唱片公司總部。和楊錦聰談起父親時,他感性地說,「沒有三輪車,就不會有楊錦聰,也不會有風潮」。

 

▲楊錦聰把父親的三輪車放在門口,做為風潮的企業精神,並提醒自己莫忘初衷。(攝影/蕭芃凱)

 

那時的楊錦聰剛從國中畢業,生活圍繞在簡單的家庭與一畝薄地,親友們都管叫「洋蔥」。這時的他應該要準備外出就業或當學徒,但父親決定打破慣例,讓老師口中「有才調」(閩南語,有本事的意思)的兒子繼續升學。

 

為了賺學費,原先務農的父親在夜色中騎著三輪車做生意,甚至在楊錦聰創業不善負債累累時,再次騎上三輪車四處借貸,讓追求夢想的兒子不被風浪擊倒。

 

▲楊錦聰的父親踩三輪車賣菜,讓孩子繼續升學,並陪伴他們圓夢。(圖/風潮提供)

 

父親的三輪車,在他圓夢的路上留下許多車痕,所以他將三輪車當做品牌精神,一路走來都不會忘記當年創業初衷。

 

這輩子不能成為音樂家

但一定要做音樂的工作

 

出生農家並沒有壓抑楊錦聰對音樂的熱愛,回憶起拿著牧笛放牛的童年,雙手不自禁地在空氣中彈奏起來;說到擔任道士的外公、科儀配樂的嗩吶與小鑼,他的雙眼立刻瞇成一尾微笑的魚。

 

▲放牛時吹奏的牧笛、道士科儀中的樂音,都是陪伴楊錦聰成長的音樂能量。(攝影/蕭芃凱)

 

為了不辱父親騎三輪車掙學費的苦心,楊錦聰在學業上始終沒真正走上音樂路,他是村莊裡第一個考上國立大學的孩子,在大三時彷彿立下人生誓言,他在日記本寫下「這輩子我知道不能成為音樂家,但我一定要做跟音樂有關的工作」。

 

▲楊錦聰雖然在年少時立志從事音樂相關的工作,但成立風潮音樂對他而言更像是個意外。(攝影/蕭芃凱)

 

退伍後,先從唐山樂集的外務開始做起,過一段時間又到出版社擔任企劃。解嚴後的台灣音樂市場百花齊放,他趁此機會回家與父母籌到一百萬元,在全家人與全部資金的投入下,當年的打工仔成為風潮音樂的老闆。

 

他以宗教、心靈與自然音樂,讓音符更貼近生活,甩開傳統唱片行通路,改往佛具店、國家公園找聽眾,讓風潮音樂在以流行樂為主的唱片市場中殺出一條血路,更發願每年出版原住民原創歌曲,為原民歌手圓夢,也幫下一代保留台灣的聲音。

 

▲楊錦聰不與主流市場靠攏,而是認為音樂要貼近生活,堅持信念讓風潮一路走來獲得許多肯定。(攝影/蕭芃凱)

 

「大海就像生命之網,包容許多喜怒哀樂,潮來潮往之間,許多同業成功站上浪尖,也有許多同業流逝於浪花之中。」他感性地在30周年之際寫下這段文字,經營風潮30年間,他與團隊曾付出許多努力站上浪尖,也付出許多代價重重地跌落海中,但再次站起的決心,累積成今日的能量。

 

從精神力到肌力

楊錦聰:渴望能超越恐懼

 

風潮音樂讓30多歲的楊錦聰提早達到世人定義的功成名就,但站在高處讓他內心愈來愈空虛、疲憊,因此他不斷找尋各種方式重新認識自己,直到接觸蘇菲旋轉。

 

▲楊錦聰(綠衣者)學習蘇菲旋轉多年,在旋轉的過程中找到心靈平靜的力量。(圖/風潮提供)

 

「剛開始旋轉時,會暈眩、跌倒,但渴望進入旋轉的狀態會超越對跌倒的恐懼,最後覺得自己在飛翔,順著自然的脈動,好像進入一種平衡的狀態。」旋轉的過程,就像是楊錦聰對音樂的追尋,當對音樂的熱愛超越對挫折的恐懼,就能不顧一切地探索下去。

 

為了養足體力陪伴風潮走過下一個30年,除了精神力的探索,他開始轉而訓練自己的肌力。今年3月,他前往澳洲拜倫灣學習衝浪,歷經超過百次跌入海中,才成功站上浪尖。

 

▲楊錦聰克服童年溺水的陰影,在澳洲拜倫灣成功站上浪尖。(圖/風潮提供)

 

「浪尖上的我,其實害怕多過興奮」,楊錦聰坦言,童年溺水的陰影加上將邁入耳順之年的身軀,「這個年紀了要學習衝浪真的不容易」。但歷經無數次摔落、爬起,最後站在浪尖擁抱海潮的節奏,不斷挑戰的過程,不就像是風潮的縮影嗎?

 

無論是蘇菲旋轉或站上浪尖,楊錦聰形容「像是剝洋蔥一樣,一層層剝除,最後就能回到自然的自己」。他頓了一下,幽幽地說,練習蘇菲讓自己達到「定而後能靜」,在動靜之間,培養堅定不移的心智,也能找到生命的平衡。

 

▲楊錦聰認為,透過蘇菲旋轉能夠沉澱心靈,並找回真實的自己。(攝影/蕭芃凱)

 

就像他喜歡別人喊他「洋蔥」,代表生於旱地、單純的自己,讓他處於在物慾橫流的世道,仍不忘自己的本質。看著放在公司門口的三輪車,他想起老父當年在拂曉中踩著三輪車的背影,現在換他騎著三輪車,在許多人成就夢想的路上,留下深淺不一的軌跡,與音樂人、樂迷一起成就音樂的美好年代。

 

▲風潮音樂在風雨中走過30年,楊錦聰期許自己能以三輪車的精神,陪伴更多樂迷圓夢。(攝影/蕭芃凱)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愛唱歌永遠年輕!大叔重唱團把青春唱回來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6月22日 圖檔來源:蕭芃凱
  • A
  • A
  • A

愛唱歌的人永遠年輕!五名年過半百的大叔白天縱橫職場,下班組團開唱,每到練唱時間,他們急著放下公事包、鬆開領帶,有時連襯衫都來不及換掉,拉了椅子坐定位就迫不及待地開嗓。

在渾厚男聲與鋼琴聲交錯間,他們偶爾會來點小酒,再切一盤厚切肝連,配著笑語下肚,大叔們年輕時為家庭事業打拚,到了人生下半場,肝膽相照的他們終於一圓學生時期的夢想,組成「肝連男聲重唱」。

 

▲郭承昌(右起)、李竝光、徐再盈、涂瑞勝、郭宗銘等人原先都在台大EMBA合唱團,後來另組男生重唱團體。(攝影/蕭芃凱)

 

練唱就像出國玩

肝連大叔生活不孤單

 

每周三傍晚,已經退休的李竝光會在廚房準備幾道家常菜,等待一群愛唱歌的朋友到來。白天總穿著筆挺西裝縱橫職場的郭宗銘、涂瑞勝、郭承昌,再加上愛講冷笑話的徐再盈等人到齊後,你一言我一語,讓星空下的餐桌笑聲不斷。

 

 

他們在學生時期不約而同對歌唱有興趣,踏入職場後,日復一日的工作壓力讓他們幾乎忘記單純唱歌的美好,直到陸續加入台大EMBA合唱團,那種享受音樂的感覺回來了。

 

志同道合的他們幾年前另組男聲重唱,運用男性渾厚的嗓音,唱出有別於混聲合唱的風味。擔任男中音的徐再盈說,大家當時常常在Bingo哥(李竝光)廚房吃厚切肝連,那天看著肝連,突發奇想拋出這個俗又有力的名字。

 

▲喜歡唱歌的他們時常把握各種空檔練唱,非常享受歌唱的過程。(攝影/蕭芃凱)

 

肝連大叔希望透過詼諧的名字,讓大家在嚴謹的音樂訓練中,感覺到歌唱的愉快與美好,而團員彼此更像肝膽相連的兄弟,大夥時而插科打諢,時而聚精會神,周三夜晚的練唱時光,成為忙碌工作之餘最佳調劑。

 

「要來唱歌的心情非常愉悅,那種感覺就好像工作一段時間,明天要出國了!」擔任律師的郭承昌平時工作嚴肅、緊繃,但只要談起練唱,他臉上是藏不住的興奮感。

 

背歌詞、怕笑場

大叔登台最大的挑戰

 

唱歌很快樂,徐再盈卻感嘆,「年紀愈來愈大,唱歌是享受,背歌詞卻成為挑戰」。他只能用學生時期背英文單字的方式來記歌詞,演出前幾個月就把歌詞小抄放在口袋裡,「一個月之後那個小抄已經快爛掉了,就背得差不多!」

 

透過努力可以避免忘詞,但比忘詞更可怕的挑戰是笑場。

 

▲為了演出順利,好幾個月前就必須熟背歌詞,這也是他們在練唱之外的一大挑戰。(攝影/蕭芃凱)

 

「像這樣的挑戰常常出現,不管是在練習或是表演,要是突然間覺得這個人眼神演得太過火了,就開始笑,一個笑,第二個笑……」因為彼此感情好,一旦有人先笑出聲,總得等大家笑完一輪,才能繼續練唱。

 

同時身兼台大EMBA合唱團副團長的郭宗銘,在練唱時偶爾會忍不住笑場,他反而解嘲,正是因為團員很會搞笑,逗來逗去、互相「漏氣」,才讓每次練習都非常有趣。

 

 

培養興趣、多交朋友

大叔最實用的退休建議

 

這群在職場打拚大半輩子的肝連大叔,最喜歡的曲目是台語歌「堅持」,「特別是唱到『有人出世著好命,阮是用命底打拚』,就會想起這些年的辛苦。」郭宗銘認為,不是每個人都含著金湯匙出生,這首歌簡直唱出大叔的心聲呀!

 

▲因為在職場打拚多年,大叔們認為「堅持」最能符合他們的心聲。(攝影/蕭芃凱)

 

從歌唱中找到樂趣與成就感,讓大叔們不只把練唱做為工作之餘的紓壓,也納入退休規劃裡。

 

郭宗銘期待退休後可以去考街頭藝人,甚至參與舞台劇演出;涂瑞勝認為,「唱歌是一輩子的事,除非失聲了或老到不能唱,不然會一直唱下去」。

 

已經退休的李竝光則笑說,理想中的退休生活,少了職場光環但人生要過得更精采,他也以過來人經驗分享,退休後一定要培養興趣,並結交各領域的朋友,然後勇敢追尋過去沒有完成的夢想。

 

▲李竝光退休後找到種菜的興趣,平常喜歡在屋頂種菜、下廚招待友人。(李竝光提供)

 

追夢不是年輕人的權利,五、六十歲的大叔也一樣可以朝著夢想勇往直前,李竝光提到,「在網路上看到國外有四個九十歲的老先生唱歌,那個影片我好喜歡,看了就會想,我到了八十歲有沒有辦法這樣?」

 

 

現在肝連大叔們都趁「還可以唱」的時候,把握每個練習與演出的機會,他們甚至開始思考走進醫院,把音樂的歡樂帶給還在接受治療的辛苦人,身為一個歌唱者,這是他們的社會責任,也是肝連男聲重唱成立的重要任務。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靠摺紙走過生命低潮 老闆娘的退休新「摺」學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5月30日 圖檔來源:劉咸昌、蘇卓英
  • A
  • A
  • A

和摺紙藝術家蘇卓英見面,剛開始你可能會不太習慣,因為她手上總抓著紙張,無時無刻不在動作,但幾句閒談間,會突然從掌心開了一朵玫瑰,又或者,一隻活靈活現的兔子蹦了出來。

她笑說,退休後的生活是摺紙過日子,每天一直練,直到指尖有生命。而現在,她是摺紙愛好者口中的Eagle老師,有超過140個國家的人拜訪過她的教學部落格,因為她用生命在摺紙,又無私的分享至全世界。

 

蘇卓英的家充滿驚奇,明明是初夏,玄關卻盛開一株櫻花,映入眼簾的繡球、玫瑰、梔子花競相爭豔,而陽台種植的十餘株茉莉,在入夏的傍晚為室內迎來滿室芬芳。

 

▲蘇卓英將紙花黏在樹枝上,打造維妙維肖的櫻花盆景。(攝影/劉咸昌)

 

細看其中,才發現除了陽台的茉莉,滿室花朵都從蘇卓英的手中綻放,在她的工作室內,平凡無奇的紙張兩三下就長出了個性與神韻。

 

▲蘇卓英的摺紙作品有神韻,梔子花真假難辨。

 

老闆娘甩開憂鬱症,退休後大玩摺紙

 

許多老三重人都對國園戲院印象深刻,各種電影海報掛滿牆面,每逢熱門影片上映時,戲院周遭總是萬人空巷,人潮直到午夜才會逐漸散去。蘇卓英就是國園戲院老闆娘,她不但與丈夫柯寬裕一同見證三重電影業興盛的一頁,更利用海報紙,在工作之餘培養出摺紙的興趣。

 

▲蘇卓英(右)與丈夫柯寬裕(左)鶼鰈情深,兩人從高中認識至今,感情依舊甜蜜。(翻攝/劉咸昌)

 

「開戲院最多的就是海報紙,紙張又多又厚,所以就會隨意折,一開始會摺一些比較實用的,像是垃圾盒。」從海報紙發展出折紙興趣,讓蘇卓英家的垃圾盒,永遠比別人家的有更多花樣。

 

經營戲院期間,夫妻倆幾乎沒有機會好好休假,在40歲的時候,他們決定提早退休,享受看似人人稱羨的退休生活。「但沒想到,步入更年期後,我出現憂鬱症狀,身為護理師的我知道身體不對勁,但怎樣也無法阻止自己別讓思緒往死巷裡鑽」,就醫檢查後,確定自己罹患憂鬱症。

 

「每晚都失眠,我甚至從1、2、3數到超過3,000都還睡不著」開朗樂天的她,生活卻因為憂鬱症變得一團糟,柯寬裕開始每天準備茉莉花,放在她的枕邊,希望淡淡的香氣能陪她度過不眠的夜。

 

在與憂鬱症共處期間,蘇卓英意外從網路上看到國外的折紙作品「Origami Tessellations」(棋盤鑲嵌摺紙),發現一張紙不經過裁切,可以規則性的折出多角形鑲嵌圖案,讓隨手拿到的紙張立刻變成藝術品。

 

▲對著光源欣賞棋盤鑲嵌摺紙,可以看到正反面有不同的花樣。(攝影/劉咸昌)

 

因為當時台灣還沒有人開始玩棋盤鑲嵌摺紙,她拿起紙張盯著電腦螢幕反覆嘗試、組合,花了好幾個月順利破解畫面中的紙藝品,期間的專注,甚至讓她幾乎忘記自己的憂鬱情緒,也因此像著了魔般,全心投入摺紙研究。

 

「她說話也摺、坐車也摺,醒來就摺到睡著」,柯寬裕一開始也很不習慣,但看著蘇卓英慢慢找到生活重心,他索性成為全方位經紀人,幫作品取名、安排行程、拍照PO網,全力支持妻子追求自己的興趣。

 

▲柯寬裕(左)退休後是蘇卓英的最佳經紀人,幫忙安排行程並為作品拍照、命名。(攝影/劉咸昌)

 

樂於分享,幫工程師娶回美嬌娘

 

開始摺紙後,蘇卓英開部落格記錄自己的作品,她也成為線上摺紙老師,透過電子郵件幫世界各地喜愛摺紙藝術的人解惑。

 

▲蘇卓英也接受網友挑戰,並破解網路上看見的各種作品,利如牽牛花。

 

她回憶,有個在竹科上班的工程師,想摺一款名為「Belle Rose」的玫瑰向女友求婚,但怎麼摺都像是一坨紙團。蘇卓英開始透過電腦展開求婚大作戰,一來一往半年,讓工程師靠著一把玫瑰抱回美嬌娘。

 

▲蘇卓英花半年的時間教工程師摺「Belle Rose」,幫他抱回美嬌娘。

 

她更收到一名乳癌病友的回饋,讓她看著看著就像是看到當年那個生病的自己。有一天臉書收到一則訊息,患者告訴她「摺紙最多的時間,是在做化療的時候,化療的時候就帶著紙去,透過摺紙彷彿可以忘記痛苦」,讓她深信一張紙可以摺出力量,讓人開心也能陪伴走過幽谷。

 

所以蘇卓英更努力與人分享摺紙的樂趣,她連續六年寒暑假深入屏東偏鄉學校,陪一群她口中暱稱的「野孩子」從幼稚園一路摺紙到準備升國中,讓他們的童年有摺紙成就感相伴。

 

▲柯寬裕送了一疊百元新鈔讓蘇卓英玩摺紙,蘇卓英會因為季節發想作品,利如端午節將近,她摺出百元龍舟。

 

摺紙過日子,人生體悟從快樂到幸福

 

「我覺得摺紙很快樂,所以我想分享給大家,讓大家也覺得很快樂。」對於退休後才開始的新人生,蘇卓英自認過得比以前更精彩,她說,年輕時的自己每天像個陀螺團團轉,因為工作忙碌,頂多因為事業有成感受到快樂,根本無暇去思考什麼是幸福。

 

▲蘇卓英喜歡摺花,她摺超過3000朵玫瑰,讓每一朵花都像是剛從手中綻放。(攝影/劉咸昌)

 

直到有一天在摺紙時,她突然覺得,「可以像現在這樣不為任何事情,只為了讓自己開心而摺紙,就足以讓每一天幸福快樂!」隨著訪問到了尾聲,眼前這位摺紙藝術家的手仍在半成品上蠢蠢欲動,她看著自己滿意的作品笑說,自己現在是摺紙過日子,就是用所有的生活在摺紙,而這樣簡單的每一天,就是她心中美好的熟齡生活。

 

▲能夠每天摺紙過日子,是蘇卓英幸福的退休人生。(攝影/劉咸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