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談「氣質」:在照料皮囊的同時,不停止思考和工作!

撰文 :高寶書版 日期:2018年07月0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臺灣著名作家林清玄說:「人生如果是一棟三層樓宇,一樓是身體與欲望的,二樓是文化與思想的,三樓是靈性與美感的。」

 

文/小野

 

只注重皮囊外表的美好,顯然是不夠的。我們還應該關注,如何使自己的內在匹配自己美好的外表。

 

有些當紅小鮮肉小鮮花們,之所以會被詬病,並不是因為他們的顏值不夠,而是因為他們的演技和唱功,遠遠未達到「演員」和「歌手」的標準。

 

如今大紅大紫的彭于晏,則成功地實現了從小鮮肉到實力派演員的轉變。他最初走到大多中國觀眾的視線中,是因為青澀稚嫩的唐鈺小寶這個角色。

 

但他並沒有把自己的發展空間侷限在小鮮肉的標籤上,而是主動挑戰各種不同類型、不同性格的角色,努力健身,轉型硬漢形象。如今他已成長為在《湄公河行動》中能和張涵予飆對手戲而不落下風的青年演員了。

 

▲彭于晏。(取自彭于晏Eddie Peng粉絲團)

 

《湄公河行動》是他演藝生涯的第三十部電影,一個非科班出身的稚嫩少年,成長為現在的樣子,其中經歷了多少辛苦,難以想像。

 

《翻滾吧!阿信》則是彭于晏職業生涯的分水嶺,從這部電影開始,愛情片的定位離他越來越遠,實力派的定位越來越清晰。

 

「明明可以靠顏值,卻偏偏要靠才華」成為他的真實寫照,和某些「明明可以靠顏值,就真的靠顏值」的小鮮肉相比,他可謂是一股清流。

 

他在採訪中曾經說道:「別人問我為什麼這麼拚,我說如果你和我那時一樣,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機會,一部戲,一個角色,為什麼不拚?當時為了這個角色,我苦練體操,從『小鮮肉』變成了『硬漢』,也獲得了人們的認可。所以,人都是這樣,當你有很多東西的時候,你會很放鬆。但一無所有的時候,就要問問自己到底要什麼,所以現在我每拍一部戲,都會花長一點的時間去準備。」

 

拍《翻滾吧!阿信》的時候,他苦練體操;拍《黃飛鴻之英雄有夢》的時候,他苦練南拳。

 

美國著名刊物《綜藝報》曾經稱讚他:「運動型演員彭于晏兼具智慧與外型,將有機會成為華語電影產業中輸出的最優質資源之一。」

 

小鮮肉只會曇花一現,紅一段時間;而實力派演員,則可以憑藉自己的演技和敬業,在影視界占據一席之地。顏值是敲門磚,實力是鐵飯碗。

 

曾經,我的朋友說過一句話:「其實長得漂亮不一定就是福氣,這意味著這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會收到遠超過普通人的誘惑和選擇。一旦沒有成熟的心智、智慧的頭腦,就很容易走上岔路,人生停滯不前。」

 

學生時期,長相漂亮的女孩子容易被追求,如果意志不堅定發生早戀,很可能學業被耽擱,後半生都會因此發生變化。年輕的女孩們,很容易被一些心懷不軌的上司或者中年男子盯上,一旦經受不住名和利的誘惑,就很容易走向錢色交易的黑洞。

 

把注重皮囊的心思,分一些在提升自我的思想境界和個人修養上,有百利而無一害。獨立的思想,深厚的修養,才能使你駕馭自己的美貌。

 

只盯著鏡子和化妝品,在年輕的時候或許會讓你看上去賞心悅目,受到很多人照顧。但是長遠來看,並非好事。我們該有一技之長,足以讓我們憑藉這一技之長,頂天立地活著。皮囊的美好固然重要,卻也需要一個充沛的靈魂來與之相配。

 

 

以前認識一個小女生,上班時總喜歡帶著各式各樣的化妝品,放在自己的桌子上。上班期間,不是在和同事討論某款化妝品,就是在對著鏡子塗來抹去。

 

日復一日,她的工作品質越來越差。在旁人看來,她上班就像逛街一樣隨意,不專業也就算了,最起碼的敬業都沒有。最終主管對她的包容走到了盡頭,忍無可忍辭退了她。

 

直到那時,她才意識到自己的工作狀態出了問題,但是悔之晚矣。她請求主管再給她一次機會,但是遭到了拒絕。愛美是女人的天性,這沒錯,但是因為愛美嚴重影響自己的本職工作,引起同事和主管的意見,就是大錯特錯了。

 

自律的人,知道在什麼時間應該做什麼事情,知道什麼只是加分項,什麼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捨本逐末,買櫝還珠,是最不划算的事情。

 

這世界好看的皮囊太多,有趣的靈魂太少。

 

曾經的恩師留給我一句話:「野蠻其體魄,文明其精神。」在他看來,健康的身體和富足的精神,是我們這一生要努力去追尋的。在工作中體現出的職業性和與人交流溝通時增長的見識,都是化妝品學不來的。

 

氣質來源於見識和思想,這些都必須從內部出發、建立和尋找。你貼一百張面膜,都不如克服一件焦頭爛額的事更能增長見識。

 

起起伏伏,歷經風浪,才能擁有從容不迫的氣質。

 

即便是容顏無可挑剔的美人林青霞,都有長期閱讀的習慣。她曾創造過許許多多經典的螢幕角色,在人生的道路上歷經波折,後來適時選擇回歸家庭,退出大螢幕。息影之後,她並沒有停止學習和思考,而是換了另一種身分工作。

 

2011年,林青霞出版了自己第一本書《窗裡窗外》,以作家身分復出。2014年,她出版了第二本書《雲去雲來》。當她參加湖南衛視《偶像來了》時,通身的氣場和風度,讓人驚呼羡慕。

 

前段時間看到一句話說:「做一個自律的人,才能透過有效的自我管理,理清生活中的枝枝蔓蔓,讓生活井然有序又自在輕盈,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我深以為然。

 

你不僅僅要擁有一張自己喜歡的臉,還需要憑藉自律的品質,讓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井然有序,分清主次,讓自己活得也漂漂亮亮。

 

皮囊歸根結底只是表面的東西,有固然好,但絕不該因為皮囊誤了深層次的東西。正是不斷的工作和思考,賦予了一個人超脫於皺紋之外的氣質,使他的生命因此有了不一樣的光輝。

 

 

 

(本文節錄自《你有多自律,就有多自由》,高寶書版,小野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李偉文/財產不該只給家人!如何善加利用幫自己圓夢,才是完成生命的意義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要以為要留下多少遺產給孩子是有錢人的事,戰後嬰兒潮世代的退休人口,只要年輕時不吃喝嫖賭,努力工作,多多少少都會存下一些資產,若不先想好該如何分配給家人,孩子們為了遺產反目成仇者屢見不鮮,尤其是生前未變現或分割的不動產,最容易發生爭端。

我自己的做法是,向孩子清楚表明,他們讀大學和研究所兩年所需的學費與生活費都由我們全額供應,他們只要好好讀書、充實各種技能,不必去打工,但之後就得自立更生。

 

當然,家裡的房子若想住,結婚前都可以繼續住,結婚後就必須搬出去。未來房子變成遺產後,也會公平地分配給他們,並預留現金讓他們不需要急著賣屋變現以支付遺產稅。

 

不過,如何善加利用財產幫自己圓夢,也是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

 

有研究發現,一個人會覺得自己這一生過得很有意義、很值得,通常來自於他能夠把大部分時間花在看重的事情上

 

人有百百種,每個人看重的事情都不一樣,有人在乎朋友,有人重視家庭,有人喜歡大自然,有人醉心於文化藝術,有人追求性靈與宗教上的修煉。不管是什麼,只要你能把大部分的資產,也就是時間與金錢,花在這些你在乎的事情上,比較容易覺得自己這一生是完滿而值得的。

 

 

比如說,朋友的父親年近八十,身體仍然很硬朗,平常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或嗜好,就是盼望常常和兒孫們聚聚聊聊。其實他很幸運,外孫、內孫成群,統統住在大臺北盆地裡,坐捷運都到得了,可是因為大家都很忙,還是只有逢年過節才碰得到面。

 

當我知道他的苦悶後,向他建議,為何不通告所有孫子們,只要來陪爺爺或外公上餐廳打牙祭,每個人就發一千元獎學金。

 

我相信有這個獎勵,那些正在讀中學或大學的孫子們一定會爭先恐後回老家,老人家也可以藉此傳遞自己的人生經驗,或幫他們解決生活與學業上的問題,幫助他們實現夢想。

 

我同時輕描淡寫地提醒,反正這些錢最後也是會被孩子們分掉,為什麼不現在親手交給孫子輩的家人,還能在鼓勵他們的同時順便督促這些孩子,因為他們的父母親現在恐怕正忙於為事業奮鬥,沒太多時間管教孩子,老人家有的就是時間與經驗,幫忙照顧孫子輩也順理成章。

 

他聽了我的建議,眼睛亮了起來,不過很快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他們來找我,卻都只看著自己的手機,沒空和我聊天怎麼辦?」

 

我聽了哈哈大笑,說:「這簡單,你只要宣布陪爺爺或外公吃飯時,不帶手機的給兩千元,途中有接聽電話的只給五百元,我相信他們就會專心和您聊天了!」

 

如何把擁有的資產放在自己最在乎的地方,只要我們看得開、願意思考,應該人人都做得到。

 

比如說,我很鼓勵那些兒女都在外國成家立業,而自己不願意去國外養老的長輩,賣掉一間房子,拿現金成立一個基金會,聘請幾位年輕人來幫自己實現夢想,若是關心教育,就成立教育相關基金會;關心環保,就成立環保相關基金會。

 

我相信將畢生賺來的錢這樣子投入自己在乎的領域,會讓自己的人生更有意義,活得更精彩豐富。

 

其實,遺產不只給家人,也該回饋給社會。

 

我很喜歡的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曾描述:「死亡就是我加上這個世界再減去我!」

 

如此奇怪的算式大概是想提醒我們,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無法帶走任何東西,那麼重要的就是,我們到底留下了什麼?是留下垃圾汙染還是光明與溫暖?世界有沒有因為我們曾經來過而變得更美好?我們可曾為了下一代留下足以安居樂業的生活環境?

 

 

當然,我們留下來的遺產不見得非得那麼崇高偉大。把我們大半輩子收集並珍藏的物品留給喜歡它們的親朋好友,也是一件很棒的事。可以趁著還有體力整理自己的物品時,依「斷捨離」的原則整理一番,及時送給別人。生前送出的東西是禮物,死後拿到的叫遺物,我相信除了家人,每個人都比較喜歡朋友送的禮物,而不是遺物。

 

遺產除了有形的資產和物品,無形的身教或典範其實是我覺得最棒的,就像我雖然沒有從父母那裡得到任何有形的資產,但是他們的淡泊名利,對於知識的熱情與永不止息的善意和信心,都是我們最珍貴的遺產。父母的行止更是子女一輩子追隨的典範。

 

無形的遺產還包括了和家人相處的美好回憶,因此即便退休金拮据,還是應該想辦法挪出和家人一起旅行的費用。

 

當然,我覺得留給孩子最好的遺產就是把他們教養好,成為一個肯吃苦耐勞、認真負責的好人,不然就像常聽將屆退休的朋友說:「老了要自己好好過日子,不依靠兒女!」時,我都想吐槽:「你不想依靠兒女,但是他們萬一被你養成媽寶,長大後繼續啃老,你該怎麼辦?」光嘴巴說不靠兒女是不夠的,也要讓他們爭氣。

 

其實在這個高度競爭且經濟成長放緩甚至停滯的壞時代裡,我們可能真的沒辦法留下什麼錢,臺灣俗語有道是:「生吃都不夠了,哪能晒乾當存糧。」

 

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必灰心,物質匱乏並不等於我們對家人、對社會的愛也匱乏;相反的,即便我們運氣好,賺了許多錢,也不代表我們的愛是富足的。是的,只要我們願意,人人都可以留下最珍貴的遺產。

 

 

(本文節錄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李偉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只當老生常談!退休後,要有隨時接受噩耗的準備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5月8日下午,正接受某家平面媒體的訪問,談「退休理財」時,突然接到醫院的來電,說我前一天提供的糞便檢體在潛血檢查中呈陽性反應,要幫我安排5月14日大腸直腸科的門診。

文/施昇輝

 

陽性反應,最糟的狀況就是得了大腸癌,難道我的人生就要在此刻進入另一個階段了嗎?第一次感覺「死亡」已經近在咫尺了。

 

才剛登山、環蘭嶼

卻感覺死亡近在咫尺

 

 

記者採訪完畢,還好意問我:「你還好嗎?」我說:「妳看得出來,我有點心不在焉?該回答的,都有回答了嗎?」她笑笑說:「都有。」然後安慰我說,她公公也得了大腸癌,只要是初期,都別擔心,他從發現到現在,已經八年了。

 

回家立刻上網查大腸癌的症狀,只有第二項符合,因為痔瘡困擾我很多年了。

一、排便習慣改變,時而便秘,時而腹瀉

二、排便中帶血

三、排便中帶有黏液

四、排便變細小

五、貧血

六、體重減輕

七、腫瘤較大,可觸摸到腫塊

 

雖然看來應該不是大腸癌,但我的檢測數值實在太高,讓我的心情還是非常忐忑。為免驚擾家人,我還是照原定計畫和老婆在5月10日和11日去爬合歡山。

 

爬了五座標高超過3000公尺的高山,也不覺得非常疲累,而且我在4月下旬還用徒步環島的方式在蘭嶼走了四天,甚至5月上旬也去爬了三貂嶺的瀑布群和新店的紅河谷,我怎麼看都不像是生病的人;同時,身體也毫無病痛啊!

 

不過,5月10日在臉書上得知知名財經作家黑傑克胃癌猝逝,讓我非常震驚,因為他從急診被診斷出胃癌末期後,在一星期內就過世了。我和他曾有一面之緣,還請他幫我的《只買4支股,年賺18%》寫推薦序,我們也常在臉書上互動,怎麼都想不到一個開朗風趣的人,就這麼突然地往生了?

 

人真的不能太鐵齒。他的過世,讓我開始從忐忑變成惶恐了。

 

承認自己面對死亡時的脆弱

才能真正釋懷

 

去看門診前,我把自己的情形告訴了一個醫生朋友。他一方面說,我應該沒有得癌症,就算有,應該也是初期;但又說有些數值比我低的人也得了癌症。

 

5月14日,我準時去門診報到。醫生不太聽我的說明,直接就安排5月22日做大腸鏡檢查,他的說法是「用猜的沒有用,做檢查就知道了。」

 

另外他也告訴我,數值高低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且大腸癌到了二、三期,才會出現我上面所提的那些症狀。

 

老婆正好在我去門診前就回娘家去陪我岳父了,一直到5月21日,也就是大腸鏡檢查的前一天才會回來,所以我也不必先跟她說這些情況。

 

從門診到做檢查的這八天,說自己不緊張,肯定是騙人的。回想自己的人生,雖然平凡,但也沒有什麼不幸。要說還有什麼未盡的心願?倒也沒有,所以算是了無遺憾吧?

 

有人說:「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沒有一個精彩的人生。」我認為這句話太矯情,因為能有幾個人會有精彩的人生?承認自己面對死亡時的脆弱,才能真正釋懷。

 

這時候,真希望老婆在身旁,能跟她說說話,讓別人也來分擔一些煩惱,應該是可以釋放一下緊繃的心情。如果讀者也碰到和我類似的情形,我希望大家別隱瞞家人,至少告訴其中一人,親情的關懷一定能讓你比較安定。

 

 

我有幾個朋友也曾得過癌症,化療的結果都非常好。我想,萬一真得了癌症,就勇敢接受化療吧!但是,如果很不幸已經末期,我就別做了,開開心心度完最後人生,別像電視名嘴陳立宏那樣不僅耗盡家產,也在極度痛苦的治療中離世。

 

身體的「警訊」將不斷響起

總有一天終究成為「噩耗」

 

5月22日,依照醫生的囑咐,一定要有家人陪同做檢查,所以就請老婆做一日看護和一日司機。很多人都怕大腸鏡檢查會很痛,所以我選擇自費做麻醉,一來根本沒有疼痛感,二來才能徹底進行所有的檢查。

 

檢查前量血壓,居然飆高到160/114,證明我真的很緊張。原本安排在我前面做檢查的病人沒來,所以醫護人員乒乒乓乓就把我送上了檢查台,反而讓我減少了等待時的緊張。

 

問完我的姓名、確認身分後,我就沉沉睡去。醒來時,終於得到一個好消息:「一切正常,只是腸道有兩塊瘜肉,剛剛已經切除了。」

 

老婆一向不喜歡我常喝碳酸飲料,但一來做完大腸鏡檢查本來就該喝含糖飲料補充糖分,二來也是慶祝我一切安好,所以她特別去買了雪碧慰勞我。然後,在家人的LINE群組上跟大家報平安。遵醫囑在醫院待了一兩個小時後,確定沒有任何不適,這才回家。

 

晚上就寢時,還是忍不住想著,如果真得了癌症,現在會是什麼心情?其實我沒有開心太久,因為往後的人生,身體的「警訊」將會不斷響起,總有一天,它終究會成為「噩耗」。

 

飲食要節制均衡,要保持運動的習慣和開朗的心情,這些我以前認為的老生常談,真的該徹底落實到生活裡,才能讓那個「噩耗」來的愈晚愈好。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開始充實心靈吧!人人都能過真正富足的生活

撰文 :李偉文的幸福存摺 日期:2018年05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美國自然作家梭羅認為,我們的財富應該用我們的閒暇時間、而不是用擁有的財富來衡量。如果以這個標準來看,每個退休的人都是富裕的人;或者,雖然還沒有退休,但是能夠拒絕物質誘惑,不為了賺更多錢而犧牲自己時間的人,也是個富足的人。

文/李偉文

 

就像古希臘大哲學家柏拉圖所說:「當你的物質所需已經周全,還花更多時間去工作,會喪失生命中更重要的追求。」

 

的確,當我們已經有衣服穿、有東西吃、有地方可以睡,還花更多時間去賺錢,只是為了滿足我們的物質欲望時,當然就沒有時間與精力去追求精神與心靈上的滿足,畢竟每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你耗費在這裡,就沒有時間做另外一件事了。

 

當物質所需已周全

應追求生命中更重要的事物

 

降低對物質慾望的追求,除了可以省下為賺錢而工作的時間之外,也可以省下許多「維護」、「管理」、「照料」物質的時間。

 

有時候想想也真好笑,我們花越來越多的時間來工作,就為了買越來越多的東西,休閒時間也全耗費在照料這些東西,然後我們就成為梭羅眼中的窮人了。

 

有很多研究都顯示,擁有物品帶給我們的快樂遠遠比不上生命的經驗或屬於精神上的體驗,如果用學術點的話來講,將我們的時間花在「非市場」性的活動,反而可以給我們獲得更大的滿足。

 

比如說,多一點時間跟自己在乎的人建立友好親密關係,有時間從事自己喜歡的興趣或運動等等。

 

當然,有人會說,有些屬於體驗式或精神性的活動也要花錢,也兼具部分市場性,比如旅行。沒錯,旅行是要花交通費或住宿費,但是事事都讓別人安排好的高檔旅遊,往往比不上較多自己動手自己決定的旅行來得好玩。

 

我總是認為,需要購買門票進場的遊樂區,比不上不用花錢的景點。例如徒步走在天之涯海之角,或者深入陌生的市集與當地人閒話家常,都可以帶給我們身心靈更高的體會與享受。好比有錢似乎比較容易交到朋友,但是用錢交到的朋友往往不是善緣。

 

分分毫毫只為自己

家財萬貫也是窮人

 

除了有時間的人才是真正的富有這個標準之外,也有人認為富有的標準不是金錢的多少,而是能不能佈施分享給別人。能慷慨地捐出去的才是自己真正擁有的錢,若是分分毫毫只為自己,即使家財萬貫,也算是窮人。

 

其實佈施不見得非得錢不可,用我們的時間、用愛,也都是佈施。德雷莎修女說:「如果沒有辦法愛別人,也沒有人愛你,那你就是世界上最窮的人。」

 

因此,真正富足的生活,並不是追求金錢名利與財貨的堆積,而是善待我們每天所遇到的每一個人、珍惜我們使用的物品、處處為別人著想、也能夠以溫暖的微笑與正面的言語鼓勵別人。

 

這種時時可以佈施的富裕行為,不必擁有很多錢就做得到。

 

擁有一顆充滿愛的心

就能活得自在美好

 

很多人害怕退休後沒有足夠的金錢,沒有足夠的生活保障,惶惶終日下,不免陷於憂鬱自閉,但是英國湯普森醫院牆上刻有一排字:「你的身軀或許很龐大,但需要的僅是一顆心臟。」這是一位在醫院過世的著名影星所說的話。

 

是的,人要活下去,只要一顆心臟;要活得好,也只要一顆有愛的、閒適自在的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活中遇見「美好關係」來林森公園以書會友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
  • A
  • A
  • A

你多久沒有靜下心來看書了呢?為了傳遞書香,並重新建立人與人之間的美好關係,設計師郭俠邑與藝人黃子佼攜手設計一座書席,今(15)日安置在台北市林森公園,《今周刊》率先響應支持並負責維護一年,歡迎民眾共襄盛舉。

公園是展現在地文化的絕佳場域,願意在公園坐下來翻閱一本書,更是一件再幸福不過的事!

 

美好關係共同發起人、設計師郭俠邑期待民眾來到公園,不只能散步、遛狗,還能與鄰里之間產生更多互動,甚至用自己的力量主動影響周遭環境,帶來更多正能量。

 

▲郭俠邑設計師希望民眾來到林森公園的書席,可以重拾書本的美好。(攝影/陳弘岱)

 

因此,郭俠邑設計師發想「公園書席」活動,在市區公園一隅設置環保材料打造的書席,設有小書櫃供民眾存放書籍,另有座位供讀書人坐下來專注閱讀,重拾紙張的溫潤感,而不是低頭滑手機。

 

本活動歡迎民眾將影響自己最深的一本書放入書席玻璃櫃中,寫下祝福下一位讀書人的留言,並交換一本有興趣的書,可以現場閱讀,也可以帶回家品味。《今周刊》社長梁永煌馬上捐出多本好書,像是《滴水穿石的力量》,不但鼓勵年輕人,更能發揮正面的社會影響力。

 

▲《今周刊》梁永煌社長與黃子佼交換好書。(攝影/陳弘岱)

 

梁永煌社長表示,所謂「十步之內,必有芳草」,他也相信「十步之內,必有讀書人」,在市區公園就有舒適閱讀的書席,是台北市進步的象徵。《今周刊》辦公室就在林森公園旁邊,梁永煌社長直說:「《今周刊》做有意義的事,絕對不落人後!」

 

▲左起依序為參與製作的屏科大學生、郭俠邑設計師、《今周刊》梁永煌社長、台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林崇傑局長、藝人黃子佼,共同支持林森公園書席活動。(攝影/陳弘岱)

 

台北市林森公園是本次活動第二個據點,這座帶有燈塔和時鐘意象的書席由郭俠邑設計師與黃子佼聯手設計,佼哥今天也到場支持,他說自己一直都有設計魂,加上他相信知識能帶來能量與自信,因此知道有機會完成這個第二人生的夢想時,立刻一口答應。

 

黃子佼說,他以郭俠邑設計師提供的草稿再加上自己的靈感,在一趟飛回台北的晚班班機上,他融合時鐘「十點十分」的微笑標誌與十全十美象徵,以及書本宛如燈塔指引人生的意象,與郭俠邑設計師一起創造名為「時間力量」的書席,提醒民眾知識就是力量,而時間能孕育美好事物。

 

▲林森公園的書席由郭俠邑設計師與黃子佼攜手設計。(攝影/陳弘岱)

 

郭俠邑設計師一早七點半就抵達林森公園安置書席、捐書,黃子佼隨後現身也捐出《聽畫貓》、《我還在》等書,鼓勵民眾來此感受蟲鳴鳥叫與風的流動,體會書本與自然環境的美好。

 

▲黃子佼捐出多本好書,放入書席的玻璃櫃中。(攝影/陳弘岱)

 

郭俠邑設計師笑說,不擔心民眾拿了書不歸還,因為「拿著書能做什麼壞事呢?」只要心存善念,相信民眾從書本中獲益後,願意捐更多好書過來,形成鄰里間的良善循環,讓「美好」與生活發生「關係」。

 

黃子佼也呼籲,歡迎民眾來書席「以書易書」,但要共同維護書席設施,笑說他就住在附近,可以就近監視,期待民眾發揮公德心,愛護這塊鄰里間的書香之地。

 

▲郭俠邑設計師與黃子佼期待民眾來到林森公園,可以體驗人、書本、環境之間的美好關係。(攝影/陳弘岱)

 

熱門文章

活到老學到老,其實還不夠─我的電影圓夢計畫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4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活到老,學到老」,但我認為只是「學習」還不夠,一定要督促自己能有一個「成果」。不加上成果的驗收,你一定不容易有持續的熱情,甚至還會找很多藉口半途而廢。

就像我上一篇所提的建議,第三人生必須有一個「能進步」的興趣,除此之外,還應該有一個「能有成果」的學習。有些人的興趣已經持續幾十年了,到了第三人生有更多時間,當然就要更加精益求精。有些人的興趣是在第三人生才開始學習的,那就要把學習的成績交出來。

 

從小熱愛電影成癡

長期寫影評做筆記

 

我從小非常喜歡看電影,這個興趣持續到現在,迄今狂熱依舊。到今年3月底為止,已經看了超過4800部電影。我自稱「影癡」,而不只是「影迷」,我認為前者是沒時間也要想辦法看電影,後者則是有時間就會看電影。看電影是一個「很難進步」的興趣,除非你最後去拍電影,否則只能說你的鑑賞力或許會提高,但很難把這個進步的程度具體化。

 

當年考大學聯考時,有想過要念電影系,但父母強烈反對,只得作罷。進入大學之後,仍未忘情電影夢,所以在大一暑假期間拍了一部長約10分鐘的8釐米實驗電影《門神》,但完成後自覺手法粗糙拙劣,毫無天分,從此徹底放棄電影「創作」的夢想,只單純做個電影「欣賞」的愛好者。該片因可看到40年前的台北地景,所以有幸成為國家電影中心的館藏,目前可在Youtube上看到。

 

大學時代,受邀在《世界電影》雜誌寫專欄,開啟了寫影評的人生,文章散見當時的各大平面媒體,有時用本名施昇輝,有時用筆名方日光發表,至1988年工作忙碌之後才完全中斷。

 

在公開發表影評之前,我從1976年國三下學期起,就開始在筆記本上寫下對每一部電影的觀後感,並給予評分,至今42年從未間斷,所以才能精確算出目前觀影的數量,這也成為我人生最重要的紀錄。

 

2014年,我將一生看電影時發生的相關故事,寫成一本給電影的情書《一張全票,靠走道》,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我的回憶錄。

 

第三人生不忘電影夢

考在職碩士專班圓夢

 

今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大家說我這麼愛看電影,以前想念電影系又未能如願,何不在進入第三人生之際,去考電影系,圓一個年輕時的未竟之夢?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深受鼓舞,決定要把這件事付諸實施。

 

本來想說電影系的學科成績應該要求不高,豈料目前最夯的台藝大電影系,居然大學指考成績要500分左右才能考上,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此外,有些朋友得知我有這個雄心壯志,雖然都非常支持我,但卻說我不該去考大學部,萬一我真的考上了,可能會讓一個有天份的年輕人落榜,甚至連研究所都不該佔人名額,因為我看來不會真的想拍電影。

 

最後,我接受大家的建議,決定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而且入學考試相對容易,只要備妥書面送審資料以及面試即可。

 

下一個問題是,如果我只是想拿一張電影系的碩士文憑,其實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念電影系究竟能產生什麼價值?雖然第三人生的學習,對自己有意義、有價值就夠了,但我去念書,一定會動用到國家和社會的資源,因此我必須能有貢獻,才對得起我用到的這些資源。

 

畢業之後,我自認絕不可能去拍電影,一來我承認自己沒有天分,二來要投入很多資金,一定會成為沉重的經濟壓力。最後,我決定從我以往從事金融業的背景及經驗切入,並透過我未來對電影實務的學習,希望對現有籌措電影創作資金所面臨的問題提出探討,再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

 

在準備送審資料時,我參考了一些相關的論文,但多半都是企管商學研究所的學生所寫,立場偏向財務面,也就是都是從「資金方」的投資效益去考量,而很少從「創作方」的立場來思考。念電影系,可以讓我多了解創作者的需求,然後為有創作天分但苦缺資金的年輕人,以及有資金但對拍片陌生的投資機構,提供整合雙方的機會,進而對台灣電影界貢獻棉薄之力。

 

活到老學到老還不夠

學到精才能交出成果

 

各位讀者,你當年念書真的就是你最感興趣的科系嗎?如果不是的話,何不像我一樣重回校園,完成自己的興趣呢?如果是的話,那又何妨多念另一個科系呢?畢業取得文憑,就是最具體的「成果」,不是嗎?

 

如果你的學習並不是在學校,所以沒有畢業證書,但或許有結業證明,也一定要努力取得,成為對自己的一種肯定。如果沒有結業證明,就一定要有成果的展示。

 

不要以為「活到老,學到老」就夠了,還要「學到精」。

 

(本文寫於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面試之前)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