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試圖改變任何人,連改變的想法都不要有

撰文 :梁冬說莊子 日期:2018年07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一個人用對待自己的方式去對待一隻鳥,這不適合鳥。如果因為愛一隻鳥而把它弄回來,塞給它你愛的東西,比如說你愛的叉燒、鵝頭,你愛的烏克麗麗、李宗盛……對於一隻鳥來說一定是很痛苦的,這隻鳥最愉快的事情莫過於在朋友間裡混著,然後快樂地自己找點吃的。

 

每一樣事物都有它獨特的天性和用處

 

有一次,顏淵要往東去齊國,他的老師孔子卻面有憂色。子貢見狀就跑去問:「請問老師,顏淵要到齊國去,但我看見老師臉上有一點兒不爽,為什麼呢?」

 

孔子曰:「善哉汝問。」(在古代,老師要說話之前,學生一定要問個問題。佛教裡面也如此,甚深禪定,或者是面有憂色的時候,某弟子坦露右肩問老師一個問題,老師就說:「哇,善男子,善女人,善哉善哉,你問得好啊,我就想說可是沒人問呐。」)

 

管子曾經說過,「褚小者不可以懷大,綆短者不可以汲深。」——小袋子裝不下大東西,短井繩提不來深井水。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命運各有所定,形形色色的生命都有它獨特的天性和它的用處。

 

比如說「性」,橡皮筋的「性」就是拉開之後它會彈回去,這就叫橡皮筋的「性」。如果一個橡皮筋拉出來之後,彈不回去了,那它的「性」就已經敗了。

 

你把水倒進一個電熱壺裡之後,過一兩分鐘它就能煮開,那就是電熱壺的「性」。每一樣事物都有它獨特的「性」,更何況人、動物,這種有情無情的眾生呢?

 

孔子說:「我很擔心顏淵去到齊國齊侯那裡後,張口閉口都是各種你應該怎麼樣,我應該怎麼樣,最後大家都不爽。因為齊侯就不是那樣的人,如果他沒有被憋壞,就一定會反過來作用於顏淵,那顏淵就會很慘。」(我們以前在《人間世》裡面聽到過這個故事。)

 

孔子把這段話繼續往下延伸了,他說:「從前有一隻海鳥飛落到魯國的郊外,魯國的領導人就把鳥迎進了太廟。讓它喝茅臺,在宴會上演奏古琴之類人聽的音樂,讓頂級國宴大師做美食。但是呢,那隻鳥頭暈目眩、憂愁悲苦,一塊肉也不敢吃,一杯酒也不敢喝,三天就死了。」

 

一個人用對待自己的方式去對待一隻鳥,這不適合鳥。如果因為愛一隻鳥而把它弄回來,塞給它你愛的東西,比如說你愛的叉燒、鵝頭,你愛的烏克麗麗、李宗盛……對於一隻鳥來說一定是很痛苦的,這隻鳥最愉快的事情莫過於在朋友間裡混著,然後快樂地自己找點吃的。

 

不要試圖改變任何人,連改變的想法都不要有

 

孔子說:「上古時期的聖人,並不要求人們的能力都一樣,他只會根據人的不同能力,讓他們做自己擅長的、符合本性的事情,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切就會條理通達。」

 

我覺得這真的是一種很有意思的觀點,人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天性嗎?如果一隻鳥很難改變它的鳥性,你覺得一個鳥人能改變他的鳥人之性嗎?比如說,我們是不是真正地理解這個孩子,他天生特別應該去做什麼呢?

 

我有了孩子以後,就特別喜歡觀察小朋友,有些時候他和他的同學們在玩,同樣一個班,上一樣的課,但是他們的情緒反映模式,對某些東西的敏感程度、樂趣,卻有很大不一樣。

 

最好的教育是應該讓孩子成為一個更好的他。而不是把他按照我們想成為的樣子,或者把我們覺得特別好,但是自己都捨不得吃、捨不得用的東西塞給他,讓他成為一個我們心目當中應該成為的樣子呢?

 

試圖把自己的老公改造成別人老公的樣子,反過來,試圖把自己老婆改造成別人老婆的樣子,很荒謬吧?但是為什麼我們總對自己的孩子說;「你看看別人的孩子怎麼怎麼樣……」性質可能是一樣的。

 

是不是這個天底下有一種快樂叫物任其性呢?這個快樂可能不僅僅是被給予自由,讓他成為他自己的那一種快樂,也是有權利對別人進行干預的那一個施于方的快樂。不企圖改變任何人,對於我們自己就是快樂的源泉。

 

被莊子認為叫作至樂的東西,無論是改造者和被改造者,無論是施者和受者都是一件舒服的事情。據說,榮格生前最後一次和他的弟子聊天時說,不要試圖改變任何人,連改變的想法都不要有。

 

我們獲得至樂的源泉可能來自於放棄想要改造某個人的衝動。莊子再次借孔子的口來和大家分享他的人生觀。你選擇接受,或者部分接受都可以,但是你一定要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這樣的可能——「let it be」。

 

釋放自我比改變自我更加令你怡然自得

 

以莊子的視角,或者《莊子》版孔子的視角來看,這個世界上最苦逼的事情莫過於一個人想要改變自己。因為他會遭受雙重打擊、雙重煎熬、雙重難過。

 

但是你會有一種隱隱地不相信嗎?你會認為我真的想成為那個樣子,我覺得現在的我還不夠好嗎?每個人背後都有一個我們對自己的看法,但是你真的了解你的那一些種種因緣和合之下的情緒模式、深層次的動機來源、性格、天賦裡面所帶來的某種能力優勢嗎?

 

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並不是說完全按照現在你的樣子,像一灘爛泥一樣放任自由,而是你花了一點兒時間不試圖改造,而是去提純自我,或者不用提純這個詞,而是試圖看到一個真正的自我呢?

 

我是射手座,但是有很多很不像射手座的地方。比如說我就不喜歡遊山玩水,不喜歡開著一個越野吉普車,橫跨大陸。對於我來說開一個越野吉普車,橫跨半條街就可以了。

 

有一天有一個以占星的名義,其實是在做心理工作的朋友來跟我推導了半天之後,說到一句話讓我覺得莫名地興奮。他說:「梁老師,你此生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成為一個真正的射手座。」

我「哇」了一下,原來我一直的痛苦來自於我壓抑了自己射手座的那一面嗎?也許它只是個幻覺,但是它卻點燃了我。

 

如果你真的是一個對權利和影響力非常敏感的獅子座,不要壓抑自己,你可以的,你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來強化所有性格裡的那些特質。

 

試一試了解自己,試著讓自己潛在的慾望表達出來,看看它的真偽,看看它被釋放完之後,你是否是更加怡然自得,這也是一種物任其性的達觀吧。

 

莊子把這樣的故事放在他的《至樂》篇裡面,我相信自有他的深意。

 

祝你有一個能夠慢慢地釋放自己更深層次自我的快樂的靈魂。

 

 

看更多:梁冬說莊子〈人間世〉、〈養生主〉【限量典藏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想做一個改變「世界」的人?還是一個改變「世界觀」的人?

撰文 :梁冬說莊子 日期:2018年07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如果孔子、莊子各是一檔股票,你想選哪支?

孔子和莊子的後半生

 

我們把《大宗師》囫圇吞棗地看了一遍。你有沒有發現,其實,《大宗師》好像是一個沒什麼創意的故事,都不叫連載,甚至可以叫「故事重複集」——幾句話就講完了。一群很醜、很窮、很奇怪的人以一種精神上的藐視,去調侃平凡的眾生。最後,有些人死了,有些人更窮了。

 

在莊子眼裡,孔子可以稱得上是相當學霸型的人物了,沒有他不懂的。他會做菜,「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會算命,打起卦來一套一套的,只不過號稱君子不沾;會韜略,對政治、經濟都有一番很系統的思考;拿起筆來,可以寫《政府工作報告》。而且,他應該也蠻受女孩子歡迎的;他的門生很多,一度建立了魯國最大的「政黨」——門生三千,也是一方政治勢力。

 

當然,孔老師到老的時候,也很沮喪,最後回歸做知識份子應該做的事情——收集知識、整理知識、創作知識、傳播知識,於是成為萬聖師表。

 

經過兩千多年,孔老師對中國社會的影響,主要來自他退休後帶著一幫同學在創作上所構建出來的影響力,構成了中國人性格的一面——溫暖、善良、有規矩。

 

反觀莊周,他沒有那麼複雜。

 

起碼他在文章裡面說,曾經有人讓他出去做官他不做。他也沒有特別多學生,也不用考慮哪個學生死了之後自己有多麼痛苦(顏回死的時候,孔子相當痛苦)。他有著名的學生嗎?也沒有。他有多累嗎?估計不會太累,最多就是沒有吃飽飯時的氣若遊絲,但沒有餓死,至少八十歲前,他都沒有餓死。

 

偶爾,他跟一個做宰相的朋友惠施打打嘴炮,兩個人辯論一下,然後又說辯論是低級的,不辯論才是高級的——「聖人不辯」,既不辨別,也不辯論。

 

但是,當他那個辛辛苦苦做宰相的朋友惠施死了之後,莊子站在他的墳頭,一邊悵然若失,一邊繼續回家寫惠施的種種故事。

 

歷史就這樣被他書寫了。雖然惠施有「堅白之辯才」,有在邏輯形式、邏輯推演,甚至邏輯架構上的常識,本來也能成為很偉大的人物,放在西方,也是亞里斯多德般的哲學家。但實際上,後來有多少人真正知道他呢?

 

如果說孔子和莊子各是一檔股票

 

莊子反正就是飽一頓、餓一頓,雖然不是很爽,但肯定不會太累。兩千多年來,他對中國人心智模式的影響,應該也不弱於孔子。

 

如果說孔子是一檔股票,莊子也是一檔股票,或者他們是兩家上市公司,他們在人們心目當中的市值——意識份額,應該差不太多,但成本是不一樣的。

 

很顯然,從辛苦交匯與茫然不知所錯這類心智的勞務成本而言,莊子是低得多的。翻譯成一句大家能夠理解的話就是,這兩檔股票,一支業務很累、投入很大的市值,和另外一支自己漲、不那麼作的結果差不多。

 

由於莊子生活的年代比孔子晚一點兒,他甚至還有大把機會,隨時請出孔子和他的學生顏回,來免費出演男主角,他想用誰的名字來編故事就用誰的名字。

 

莊子的主要精神在他的內篇裡,也不到十萬字。刻在木板上,或者編成歌謠之後,朗朗上口,傳給他的弟子。他這一輩子的主要工作,應該就是文字創作和思想傳播吧。

 

我為什麼要講這兩個故事?我想講的是,莊子在《大宗師》裡面提到一個話題——人是不是要真正接受自己的命。

 

莊子的解決方案就是把無奈、醜、沒錢等狀態,用一種逍遙的語言哲學化、高級化。事實上,這也未嘗不是一種生活的策略。也許我有點兒小人之心,但是,你站在兩千年的大格局來看,似乎莊子選擇了一條性價比更高的策略,用更低的消耗,創造了更大的價值。你很難說,哪個策略是對的。

 

套餐A or 套餐B?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都知道,當年和賈伯斯一起創辦蘋果公司的史提夫‧沃茲尼克,早早就離開了蘋果公司,他的股票也沒值多少錢。但是,賈伯斯天天發脾氣,力挽狂瀾——一個人要改變世界,必定要付出巨大的心智慧量,最後留下一家擁有巨大財富的公司。

 

現在還有人知道賈伯斯,是因為我們還在用他的iPhone等產品,再過十年、十五年、二十年呢?也許那個當年和他一起創辦蘋果公司的朋友還活得不錯,甚至可以寫一本回憶錄來重新書寫那一段歷史。

 

估計他以後還是會很快樂,甚至五年到十年以後,他可以重新書寫一些現在無法講的東西。一百年之後,人們對於這家公司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可能以這位史提夫‧沃茲尼克先生寫的版本為准。

 

再過幾百年,人們會忘記當年曾經存在過的那款手機,就像你根本不知道在孔子所處的時代,流行什麼樣的車型——什麼樣的馬,拖著什麼樣的車……當時,孔子多麼喜歡某個版本的古琴(為此他的學生甚至去割腎都不一定)……

 

最後,那些東西都會消失。

 

我們在看《大宗師》的時候,先要看到的是,莊子活在了一個讓人極其無奈的時代,一個人幾乎很難改變自己的命運。

 

所以,他的建議是,如果你不能改變命運,就改變你的命運觀。你就用一種更高冷的方式,更精神碾壓勝利者的方式,在窘迫而無奈的人生中活著,但你可以依然保持自己的精神能量。

 

莊子活了八十多歲,孔子活了七十多歲。我們活到今天可以不像莊子和孔子那樣,我們可以做很多事情去改變世界。你可以創立公司,你可以向賈伯斯學習,你可以用各種PPT去融資,如果你真的有很好的團隊、執行力、想法以及運氣的話,你會很辛苦地折騰各種事情,也許改變了世界,但是,放在一個更長的歷史時期來看,對你而言,什麼是最重要的呢?

 

從這一點上來說,也許每個人都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在今天這個時代,我是應該選擇接受自己的生命安排,通過自己的意識重塑,給這樣的生命賦予意義。

 

還是選擇血脈賁張、晝伏夜出、加班加點,通過不斷溝通,努力做一個不一樣的自己,我命在我不在天?

 

這是兩個不同的策略。《大宗師》給出的建議是套餐A,但不一定是標準答案。

 

我們今天讀《大宗師》的時候,應該有一種態度,就是提問的態度,你選擇套餐A,還是套餐B?

 

你是成為一個在心裡面改變了自己世界觀的人,還是讓自己成為一個改變世界的人?

 

這僅僅是一個選擇。莊子未必能給你標準答案,我只能給你兩個可能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既然無法改變「現在的你」,那就改變「未來的你」!

撰文 :林文欣 日期:2018年04月20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愛因斯坦說:問題無法由製造問題的意識本身來解決。

蘇格拉底說: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什麼都不知道。未經審視的人生不值得度過。

 

人生最大的錯誤,就是相信人有自由意志。有越來越多的實驗證實,人是受到潛意識的控制與指揮。

 

所謂潛意識就是「過去的你」,稱為「經驗值」,佛教稱為「業」,業的作用力就是「業力」;「現在的你」只是一瞬間,是一種緣起緣滅的生滅過程,也就是「活在當下」。「現在的你」存在一瞬間後,就變成「過去的你」。

 

「過去的你」是累世積累的經驗值,是一種能量形式,佛教認為人世間是: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所以「過去的你」是永恆不滅並儲存在另一個看不見也無法驗證的空間裡。目前有不少著名量子力學理論的數學公式,已經推算出這個空間,在西方哲學稱為「精神世界」,佛教稱為「第八識」,物理學稱為「反物質世界」或「全像原理的高維度空間」或「弦理論的六維空間」或「白洞」,心理學稱為「潛意識」,台大前校長李嗣涔博士稱為「信息場」或「靈界世界」。

 

「現在的你」所做的一切選擇,都是「過去的你」經由「經驗值」計算,取最有利方案後,幫「現在的你」做決定並生成出「現在的你」。最有利方案的基礎,就是「經驗法則」,佛教稱為成熟的「業種」,業種就是「過去的你」,業果就是「現在的你」。

 

「過去的你」是無法改變的,當然計算出來的結果就會是一種必然的選擇,是自因自果而絕非偶然或是隨機,那是當時經驗範圍內的最佳選擇,就算「現在的你」回到那時的你,不管是一百次還是一萬次,那時所做的選擇永遠是唯一的,所以「現在的你」是沒有自由意志的。

 

既然「現在的你」是命中注定,那要如何改變命運呢?做法很簡單,但做起來不容易。

 

切記,業力不能控制只能改變,因為人是沒有自由意志的。

 

既然無法改變「現在的你」,那就改變「未來的你」。

 

「未來的你」是由「未來的你」的所有「過去的你」所決定。而這些「過去的你」是由兩部分所組成:第一部分是從過去到現在的「過去的你」,這些已經無法改變;第二部分是現在到未來還沒實現的「過去的你」,這些是可以改變的。還未實現的「過去的你」,也就是未來每一天要活在當下的「現在的你」。

 

簡單的說:

「現在的你」是由「過去的你」所決定的,「未來的你」跟「過去的你」無關,「未來的你」是由「現在的你」所決定的。這個在數學上稱為伴隨貝葉斯演算法的馬爾可夫過程。

 

馬爾可夫過程我稱為:「現在的你」選擇後的前因後果。未來只跟現在有關,跟過去無關。過去成功的經驗不保證未來還能成功,「現在的你」會記取教訓,會反省,會成長,當「現在到未來」的「過去的你」的業力大於「過去到現在」的「過去的你」,那時就能改變「未來的你」,也就是那時的業力扭轉了那時的命運。 

 

所以,「現在的你」的改變,才是改變命運的關鍵,也是生命的意義所在。

 

譬如,你現在的成功,是跟過去努力有關,但未來還想成功,跟過去無關,而是跟現在有沒有努力及有沒有改變有關。

 

譬如,您談戀愛時,用心找到真愛並且結婚。若婚後不再用心愛護對方,以後有可能婚姻失敗。若婚後繼續疼愛有加,則以後會更加甜蜜。你以後的婚姻狀況與戀愛時的努力不相關,只與你現在的感情維護有關。

 

雖然命運還是可以改變,可以扭轉的,不過前提是:要有「覺醒」,東方稱為「觀照」。

 

所謂覺醒,就是要認清物質世界的你,也就是「現在的你」只是一種投影,是沒有自由意志的,只存在一瞬間,要改變命運就必須回到真實世界去審視所有「過去的你」,也就是另一空間的你,這個過程,稱為「修行」,是一種深度學習,也是一種靈魂的策略規劃。

 

真實世界有兩個部份:靈魂初始目標值及靈魂的經驗值。創世紀時,只有靈魂初始目標值,經驗值完全是空白,此時生命是沒有任何意識的產生。因此就必須創造一個隨機混亂的外在環境,稱為投影的物質世界,讓精神世界的靈魂初始目標值,藉由與隨機混亂的物質世界的互動體驗,來創造及儲存生命所需要的各種經驗值。


然後,隨著經驗值的不斷累積,生命才開始有了初步的意識,接著是文明的發展,這一路稱為進化。進化就是啟動無意識的初始值,開始了潛意識的經驗值,並投影出意識的資訊值,再不斷添加及累積經驗值的過程。經驗值數據庫涵蓋人類意識的所有相關資訊,它是遠古的智慧、天才的泉源、靈感的源頭及預知的根源,更是人類集體智慧的數據庫。

 

人類起初的經驗值數據庫,因為數據不完整,所以許多重大決策都依賴占卜問神,直到累積相當規模,人類心智基因突然躍進後,才捨棄神鬼決策儀式並開始擁有了自我意識的自主權。如果把剛出生嬰兒丢給狼扶養,他是不會有人的意識產生,所以與環境互動後產生的經驗值,才是意識的主體與來源。

 

因此,靈魂的策略規劃就必須觀照審視這兩部分,學習如何:

 

1、「深入了解自己的使命與天賦」:首先要先認識自己,也就是觀照靈魂初始目標值的使命與天賦,人生要盡快覺醒與找到大自我的初心,我們是懷著使命來到世上學習成長,這部分是實現夢想的意志與熱情來源。

 

2、「正確看待這個世界」:因為決定命運的關鍵就是經驗值的業力,錯誤的判斷與選擇,就會有不同的命運,所以必須定期審視靈魂的經驗值數據庫。因為「過去的你」受到物質世界的汙染,數據庫裡充滿了偏執、錯誤、自以為是、過時陳舊及不周延的經驗值。想要改變命運就必須放棄小自我,全面否定「過去的你」,用歸零的心態來吸收好的新經驗值及更新不好的舊經驗值,讓「未來的你」判斷能越來越精準,並開始扭轉命運。

 

至於靈魂策略規劃的步驟,將在【改變命運必須先覺醒與關照(下)】介紹。

 

 

 

資料參考於《生命解碼:從量子物理、數學演算,探索人類意識創造宇宙的生命真相》,八方出版社

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faber0205/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