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做一個改變「世界」的人?還是一個改變「世界觀」的人?

撰文 :梁冬說莊子 日期:2018年07月03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如果孔子、莊子各是一檔股票,你想選哪支?

孔子和莊子的後半生

 

我們把《大宗師》囫圇吞棗地看了一遍。你有沒有發現,其實,《大宗師》好像是一個沒什麼創意的故事,都不叫連載,甚至可以叫「故事重複集」——幾句話就講完了。一群很醜、很窮、很奇怪的人以一種精神上的藐視,去調侃平凡的眾生。最後,有些人死了,有些人更窮了。

 

在莊子眼裡,孔子可以稱得上是相當學霸型的人物了,沒有他不懂的。他會做菜,「食不厭精,膾不厭細」;會算命,打起卦來一套一套的,只不過號稱君子不沾;會韜略,對政治、經濟都有一番很系統的思考;拿起筆來,可以寫《政府工作報告》。而且,他應該也蠻受女孩子歡迎的;他的門生很多,一度建立了魯國最大的「政黨」——門生三千,也是一方政治勢力。

 

當然,孔老師到老的時候,也很沮喪,最後回歸做知識份子應該做的事情——收集知識、整理知識、創作知識、傳播知識,於是成為萬聖師表。

 

經過兩千多年,孔老師對中國社會的影響,主要來自他退休後帶著一幫同學在創作上所構建出來的影響力,構成了中國人性格的一面——溫暖、善良、有規矩。

 

反觀莊周,他沒有那麼複雜。

 

起碼他在文章裡面說,曾經有人讓他出去做官他不做。他也沒有特別多學生,也不用考慮哪個學生死了之後自己有多麼痛苦(顏回死的時候,孔子相當痛苦)。他有著名的學生嗎?也沒有。他有多累嗎?估計不會太累,最多就是沒有吃飽飯時的氣若遊絲,但沒有餓死,至少八十歲前,他都沒有餓死。

 

偶爾,他跟一個做宰相的朋友惠施打打嘴炮,兩個人辯論一下,然後又說辯論是低級的,不辯論才是高級的——「聖人不辯」,既不辨別,也不辯論。

 

但是,當他那個辛辛苦苦做宰相的朋友惠施死了之後,莊子站在他的墳頭,一邊悵然若失,一邊繼續回家寫惠施的種種故事。

 

歷史就這樣被他書寫了。雖然惠施有「堅白之辯才」,有在邏輯形式、邏輯推演,甚至邏輯架構上的常識,本來也能成為很偉大的人物,放在西方,也是亞里斯多德般的哲學家。但實際上,後來有多少人真正知道他呢?

 

如果說孔子和莊子各是一檔股票

 

莊子反正就是飽一頓、餓一頓,雖然不是很爽,但肯定不會太累。兩千多年來,他對中國人心智模式的影響,應該也不弱於孔子。

 

如果說孔子是一檔股票,莊子也是一檔股票,或者他們是兩家上市公司,他們在人們心目當中的市值——意識份額,應該差不太多,但成本是不一樣的。

 

很顯然,從辛苦交匯與茫然不知所錯這類心智的勞務成本而言,莊子是低得多的。翻譯成一句大家能夠理解的話就是,這兩檔股票,一支業務很累、投入很大的市值,和另外一支自己漲、不那麼作的結果差不多。

 

由於莊子生活的年代比孔子晚一點兒,他甚至還有大把機會,隨時請出孔子和他的學生顏回,來免費出演男主角,他想用誰的名字來編故事就用誰的名字。

 

莊子的主要精神在他的內篇裡,也不到十萬字。刻在木板上,或者編成歌謠之後,朗朗上口,傳給他的弟子。他這一輩子的主要工作,應該就是文字創作和思想傳播吧。

 

我為什麼要講這兩個故事?我想講的是,莊子在《大宗師》裡面提到一個話題——人是不是要真正接受自己的命。

 

莊子的解決方案就是把無奈、醜、沒錢等狀態,用一種逍遙的語言哲學化、高級化。事實上,這也未嘗不是一種生活的策略。也許我有點兒小人之心,但是,你站在兩千年的大格局來看,似乎莊子選擇了一條性價比更高的策略,用更低的消耗,創造了更大的價值。你很難說,哪個策略是對的。

 

套餐A or 套餐B?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都知道,當年和賈伯斯一起創辦蘋果公司的史提夫‧沃茲尼克,早早就離開了蘋果公司,他的股票也沒值多少錢。但是,賈伯斯天天發脾氣,力挽狂瀾——一個人要改變世界,必定要付出巨大的心智慧量,最後留下一家擁有巨大財富的公司。

 

現在還有人知道賈伯斯,是因為我們還在用他的iPhone等產品,再過十年、十五年、二十年呢?也許那個當年和他一起創辦蘋果公司的朋友還活得不錯,甚至可以寫一本回憶錄來重新書寫那一段歷史。

 

估計他以後還是會很快樂,甚至五年到十年以後,他可以重新書寫一些現在無法講的東西。一百年之後,人們對於這家公司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可能以這位史提夫‧沃茲尼克先生寫的版本為准。

 

再過幾百年,人們會忘記當年曾經存在過的那款手機,就像你根本不知道在孔子所處的時代,流行什麼樣的車型——什麼樣的馬,拖著什麼樣的車……當時,孔子多麼喜歡某個版本的古琴(為此他的學生甚至去割腎都不一定)……

 

最後,那些東西都會消失。

 

我們在看《大宗師》的時候,先要看到的是,莊子活在了一個讓人極其無奈的時代,一個人幾乎很難改變自己的命運。

 

所以,他的建議是,如果你不能改變命運,就改變你的命運觀。你就用一種更高冷的方式,更精神碾壓勝利者的方式,在窘迫而無奈的人生中活著,但你可以依然保持自己的精神能量。

 

莊子活了八十多歲,孔子活了七十多歲。我們活到今天可以不像莊子和孔子那樣,我們可以做很多事情去改變世界。你可以創立公司,你可以向賈伯斯學習,你可以用各種PPT去融資,如果你真的有很好的團隊、執行力、想法以及運氣的話,你會很辛苦地折騰各種事情,也許改變了世界,但是,放在一個更長的歷史時期來看,對你而言,什麼是最重要的呢?

 

從這一點上來說,也許每個人都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在今天這個時代,我是應該選擇接受自己的生命安排,通過自己的意識重塑,給這樣的生命賦予意義。

 

還是選擇血脈賁張、晝伏夜出、加班加點,通過不斷溝通,努力做一個不一樣的自己,我命在我不在天?

 

這是兩個不同的策略。《大宗師》給出的建議是套餐A,但不一定是標準答案。

 

我們今天讀《大宗師》的時候,應該有一種態度,就是提問的態度,你選擇套餐A,還是套餐B?

 

你是成為一個在心裡面改變了自己世界觀的人,還是讓自己成為一個改變世界的人?

 

這僅僅是一個選擇。莊子未必能給你標準答案,我只能給你兩個可能性。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李偉文/財產不該只給家人!如何善加利用幫自己圓夢,才是完成生命的意義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要以為要留下多少遺產給孩子是有錢人的事,戰後嬰兒潮世代的退休人口,只要年輕時不吃喝嫖賭,努力工作,多多少少都會存下一些資產,若不先想好該如何分配給家人,孩子們為了遺產反目成仇者屢見不鮮,尤其是生前未變現或分割的不動產,最容易發生爭端。

我自己的做法是,向孩子清楚表明,他們讀大學和研究所兩年所需的學費與生活費都由我們全額供應,他們只要好好讀書、充實各種技能,不必去打工,但之後就得自立更生。

 

當然,家裡的房子若想住,結婚前都可以繼續住,結婚後就必須搬出去。未來房子變成遺產後,也會公平地分配給他們,並預留現金讓他們不需要急著賣屋變現以支付遺產稅。

 

不過,如何善加利用財產幫自己圓夢,也是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

 

有研究發現,一個人會覺得自己這一生過得很有意義、很值得,通常來自於他能夠把大部分時間花在看重的事情上

 

人有百百種,每個人看重的事情都不一樣,有人在乎朋友,有人重視家庭,有人喜歡大自然,有人醉心於文化藝術,有人追求性靈與宗教上的修煉。不管是什麼,只要你能把大部分的資產,也就是時間與金錢,花在這些你在乎的事情上,比較容易覺得自己這一生是完滿而值得的。

 

比如說,朋友的父親年近八十,身體仍然很硬朗,平常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或嗜好,就是盼望常常和兒孫們聚聚聊聊。其實他很幸運,外孫、內孫成群,統統住在大臺北盆地裡,坐捷運都到得了,可是因為大家都很忙,還是只有逢年過節才碰得到面。

 

當我知道他的苦悶後,向他建議,為何不通告所有孫子們,只要來陪爺爺或外公上餐廳打牙祭,每個人就發一千元獎學金。

 

我相信有這個獎勵,那些正在讀中學或大學的孫子們一定會爭先恐後回老家,老人家也可以藉此傳遞自己的人生經驗,或幫他們解決生活與學業上的問題,幫助他們實現夢想。

 

我同時輕描淡寫地提醒,反正這些錢最後也是會被孩子們分掉,為什麼不現在親手交給孫子輩的家人,還能在鼓勵他們的同時順便督促這些孩子,因為他們的父母親現在恐怕正忙於為事業奮鬥,沒太多時間管教孩子,老人家有的就是時間與經驗,幫忙照顧孫子輩也順理成章。

 

他聽了我的建議,眼睛亮了起來,不過很快提出一個問題:「如果他們來找我,卻都只看著自己的手機,沒空和我聊天怎麼辦?」

 

我聽了哈哈大笑,說:「這簡單,你只要宣布陪爺爺或外公吃飯時,不帶手機的給兩千元,途中有接聽電話的只給五百元,我相信他們就會專心和您聊天了!」

 

如何把擁有的資產放在自己最在乎的地方,只要我們看得開、願意思考,應該人人都做得到。

 

比如說,我很鼓勵那些兒女都在外國成家立業,而自己不願意去國外養老的長輩,賣掉一間房子,拿現金成立一個基金會,聘請幾位年輕人來幫自己實現夢想,若是關心教育,就成立教育相關基金會;關心環保,就成立環保相關基金會。

 

我相信將畢生賺來的錢這樣子投入自己在乎的領域,會讓自己的人生更有意義,活得更精彩豐富。

 

其實,遺產不只給家人,也該回饋給社會。

 

我很喜歡的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曾描述:「死亡就是我加上這個世界再減去我!」

 

如此奇怪的算式大概是想提醒我們,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無法帶走任何東西,那麼重要的就是,我們到底留下了什麼?是留下垃圾汙染還是光明與溫暖?世界有沒有因為我們曾經來過而變得更美好?我們可曾為了下一代留下足以安居樂業的生活環境?

 

當然,我們留下來的遺產不見得非得那麼崇高偉大。把我們大半輩子收集並珍藏的物品留給喜歡它們的親朋好友,也是一件很棒的事。可以趁著還有體力整理自己的物品時,依「斷捨離」的原則整理一番,及時送給別人。生前送出的東西是禮物,死後拿到的叫遺物,我相信除了家人,每個人都比較喜歡朋友送的禮物,而不是遺物。

 

遺產除了有形的資產和物品,無形的身教或典範其實是我覺得最棒的,就像我雖然沒有從父母那裡得到任何有形的資產,但是他們的淡泊名利,對於知識的熱情與永不止息的善意和信心,都是我們最珍貴的遺產。父母的行止更是子女一輩子追隨的典範。

 

無形的遺產還包括了和家人相處的美好回憶,因此即便退休金拮据,還是應該想辦法挪出和家人一起旅行的費用。

 

當然,我覺得留給孩子最好的遺產就是把他們教養好,成為一個肯吃苦耐勞、認真負責的好人,不然就像常聽將屆退休的朋友說:「老了要自己好好過日子,不依靠兒女!」時,我都想吐槽:「你不想依靠兒女,但是他們萬一被你養成媽寶,長大後繼續啃老,你該怎麼辦?」光嘴巴說不靠兒女是不夠的,也要讓他們爭氣。

 

其實在這個高度競爭且經濟成長放緩甚至停滯的壞時代裡,我們可能真的沒辦法留下什麼錢,臺灣俗語有道是:「生吃都不夠了,哪能晒乾當存糧。」

 

但是即便如此也不必灰心,物質匱乏並不等於我們對家人、對社會的愛也匱乏;相反的,即便我們運氣好,賺了許多錢,也不代表我們的愛是富足的。是的,只要我們願意,人人都可以留下最珍貴的遺產。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李偉文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更年期後罹憂鬱症,從1數到3000都睡不著!她靠「摺紙」走出全新人生,知名度遍布140國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5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蘇卓英
  • A
  • A
  • A

和摺紙藝術家蘇卓英見面,剛開始你可能會不太習慣,因為她手上總抓著紙張,無時無刻不在動作,但幾句閒談間,會突然從掌心開了一朵玫瑰,又或者,一隻活靈活現的兔子蹦了出來。

她笑說,退休後的生活是摺紙過日子,每天一直練,直到指尖有生命。而現在,她是摺紙愛好者口中的Eagle老師,有超過140個國家的人拜訪過她的教學部落格,因為她用生命在摺紙,又無私的分享至全世界。

 

蘇卓英的家充滿驚奇,明明是初夏,玄關卻盛開一株櫻花,映入眼簾的繡球、玫瑰、梔子花競相爭豔,而陽台種植的十餘株茉莉,在入夏的傍晚為室內迎來滿室芬芳。

 

▲蘇卓英將紙花黏在樹枝上,打造維妙維肖的櫻花盆景。(攝影/劉咸昌)

 

細看其中,才發現除了陽台的茉莉,滿室花朵都從蘇卓英的手中綻放,在她的工作室內,平凡無奇的紙張兩三下就長出了個性與神韻。

 

▲蘇卓英的摺紙作品有神韻,梔子花真假難辨。

 

老闆娘甩開憂鬱症,退休後大玩摺紙

 

許多老三重人都對國園戲院印象深刻,各種電影海報掛滿牆面,每逢熱門影片上映時,戲院周遭總是萬人空巷,人潮直到午夜才會逐漸散去。蘇卓英就是國園戲院老闆娘,她不但與丈夫柯寬裕一同見證三重電影業興盛的一頁,更利用海報紙,在工作之餘培養出摺紙的興趣。

 

▲蘇卓英(右)與丈夫柯寬裕(左)鶼鰈情深,兩人從高中認識至今,感情依舊甜蜜。(翻攝/劉咸昌)

 

「開戲院最多的就是海報紙,紙張又多又厚,所以就會隨意折,一開始會摺一些比較實用的,像是垃圾盒。」從海報紙發展出折紙興趣,讓蘇卓英家的垃圾盒,永遠比別人家的有更多花樣。

 

經營戲院期間,夫妻倆幾乎沒有機會好好休假,在40歲的時候,他們決定提早退休,享受看似人人稱羨的退休生活。「但沒想到,步入更年期後,我出現憂鬱症狀,身為護理師的我知道身體不對勁,但怎樣也無法阻止自己別讓思緒往死巷裡鑽」,就醫檢查後,確定自己罹患憂鬱症。

 

「每晚都失眠,我甚至從1、2、3數到超過3,000都還睡不著」開朗樂天的她,生活卻因為憂鬱症變得一團糟,柯寬裕開始每天準備茉莉花,放在她的枕邊,希望淡淡的香氣能陪她度過不眠的夜。

 

在與憂鬱症共處期間,蘇卓英意外從網路上看到國外的折紙作品「Origami Tessellations」(棋盤鑲嵌摺紙),發現一張紙不經過裁切,可以規則性的折出多角形鑲嵌圖案,讓隨手拿到的紙張立刻變成藝術品。

 

▲對著光源欣賞棋盤鑲嵌摺紙,可以看到正反面有不同的花樣。(攝影/劉咸昌)

 

因為當時台灣還沒有人開始玩棋盤鑲嵌摺紙,她拿起紙張盯著電腦螢幕反覆嘗試、組合,花了好幾個月順利破解畫面中的紙藝品,期間的專注,甚至讓她幾乎忘記自己的憂鬱情緒,也因此像著了魔般,全心投入摺紙研究。

 

「她說話也摺、坐車也摺,醒來就摺到睡著」,柯寬裕一開始也很不習慣,但看著蘇卓英慢慢找到生活重心,他索性成為全方位經紀人,幫作品取名、安排行程、拍照PO網,全力支持妻子追求自己的興趣。

 

▲柯寬裕(左)退休後是蘇卓英的最佳經紀人,幫忙安排行程並為作品拍照、命名。(攝影/劉咸昌)

 

樂於分享,幫工程師娶回美嬌娘

 

開始摺紙後,蘇卓英開部落格記錄自己的作品,她也成為線上摺紙老師,透過電子郵件幫世界各地喜愛摺紙藝術的人解惑。

 

▲蘇卓英也接受網友挑戰,並破解網路上看見的各種作品,利如牽牛花。

 

她回憶,有個在竹科上班的工程師,想摺一款名為「Belle Rose」的玫瑰向女友求婚,但怎麼摺都像是一坨紙團。蘇卓英開始透過電腦展開求婚大作戰,一來一往半年,讓工程師靠著一把玫瑰抱回美嬌娘。

 

▲蘇卓英花半年的時間教工程師摺「Belle Rose」,幫他抱回美嬌娘。

 

她更收到一名乳癌病友的回饋,讓她看著看著就像是看到當年那個生病的自己。有一天臉書收到一則訊息,患者告訴她「摺紙最多的時間,是在做化療的時候,化療的時候就帶著紙去,透過摺紙彷彿可以忘記痛苦」,讓她深信一張紙可以摺出力量,讓人開心也能陪伴走過幽谷。

 

所以蘇卓英更努力與人分享摺紙的樂趣,她連續六年寒暑假深入屏東偏鄉學校,陪一群她口中暱稱的「野孩子」從幼稚園一路摺紙到準備升國中,讓他們的童年有摺紙成就感相伴。

 

▲柯寬裕送了一疊百元新鈔讓蘇卓英玩摺紙,蘇卓英會因為季節發想作品,利如端午節將近,她摺出百元龍舟。

 

摺紙過日子,人生體悟從快樂到幸福

 

「我覺得摺紙很快樂,所以我想分享給大家,讓大家也覺得很快樂。」對於退休後才開始的新人生,蘇卓英自認過得比以前更精彩,她說,年輕時的自己每天像個陀螺團團轉,因為工作忙碌,頂多因為事業有成感受到快樂,根本無暇去思考什麼是幸福。

 

▲蘇卓英喜歡摺花,她摺超過3000朵玫瑰,讓每一朵花都像是剛從手中綻放。(攝影/劉咸昌)

 

直到有一天在摺紙時,她突然覺得,「可以像現在這樣不為任何事情,只為了讓自己開心而摺紙,就足以讓每一天幸福快樂!」隨著訪問到了尾聲,眼前這位摺紙藝術家的手仍在半成品上蠢蠢欲動,她看著自己滿意的作品笑說,自己現在是摺紙過日子,就是用所有的生活在摺紙,而這樣簡單的每一天,就是她心中美好的熟齡生活。

 

▲能夠每天摺紙過日子,是蘇卓英幸福的退休人生。(攝影/劉咸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