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上網、勇敢追愛,年過60的台灣老媽在澳洲結婚了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8年06月28日 分類:退休規劃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因為阿伯退休的緣故,我媽和阿伯的生活,脫離了吉普賽風格的露營車,轉而在墨爾本定居,她回到臺灣的時間也拉長了。

文/陳名珉

 

二○一八年的農曆新年前,她和阿伯回到臺灣,第一次在臺灣過農曆年。

 

這是她婚後我們第一次一家團聚起來過年。四個人坐下來,圍著一桌吃年夜飯,感覺非常奇妙。

 

還記得我說過的?曾經,我是那麼不願意讓另一個人走進我爸建立的家庭,坐在他的位置上,我覺得,誰也不能代替我爸。

 

但在今年的團圓餐桌上,面對阿伯,我卻覺得沒有違和感。

 

阿伯極其挑食,他對青菜毫無興趣,但我媽卻是一個熱愛蔬菜成性的人。餐桌是我媽掌管的天下,她準備了火鍋,往裡面丟入各種各樣的蔬菜。

 

而阿伯有一個吃烤肉用的電烤盤,他把醃製的牛肉往上面擺,在滋滋作響、香氣四溢的燒肉聲中,開開心心地大嚼烤肉,一面看著我媽往嘴裡塞花椰菜。

 

他會叉著牛肉(讓阿伯用筷子實在太殘酷了),在我媽面前轉兩圈,像逗小狗一樣地壞笑,說:「要不要來點牛肉啊?」

 

我媽用筷子推開他的叉子,挾了高麗菜蘸調好的醬汁,含糊不清地說:「不要,不要,我不吃,你吃!」

 

阿伯一連兩次牛肉誘惑,不見我媽上勾,怏怏地收回了叉子,把牛肉塞進自己嘴裡,對著我媽說:「妳,兔子!兔子!」

 

我媽回敬,「你,老虎!老虎!」

 

阿伯得意洋洋,舉著叉子喊:「我是老虎!」說完還虎吼一聲,樣子非常幼稚,跟幼童沒有兩樣。

 

我媽對我擠眉弄眼,用中文說:「他就是這樣,孩子氣,真讓人拿他沒有辦法。」但語氣並不是無奈的。

 

這樣一家團圓的場景,即使是在我最瘋狂的想像裡,也未曾出現過。但它確實發生在現實中。環顧在座每一個人,就在那一瞬間,我忽然明白了許多事。

 

我想,這就是家會有的樣子。雖然少了一個人,雖然新增了成員,但還是家。家有各種可能的模樣,一個人的家也是家,四個人的家也是家。有人離開,有人加入,有些失去是永遠的,有些變化是長久的,但都沒有改變家存在的模樣。

 

父親過世後的每年除夕,即使三人圍爐,但想到永遠缺席的爸爸,我的心情總是滿懷哀傷,好像所有的圓滿都帶著點殘缺,有些缺憾永遠無法補滿。

 

但就在阿伯加入除夕餐桌的那個晚上,我清楚地感覺到,殘缺已經不存在了。

 

我爸是從這張桌子上離開了,但他活在我的心底,透過我的眼睛,與我們存在。

 

我想,如果老爸地下有知,也會為我們高興,為老媽高興。因為最後,我們都用自己的方式找到了活下去的方法。

 

我媽,年過六十,在生活上仍然奮勇不懈,選擇自己覺得快樂的方式生活,努力朝著那個方向前進,自始至終沒有妥協。而我們也都接受了她的選擇,甚至有時候會覺得,她能這樣活力十足地生活、有一個人能夠接替爸爸與她同行,是她的,也是我們的幸運。

 

沒有誰會取代了誰,有的只是不停融入。

 

 

 

(本文節錄自《我媽的異國婚姻》,圓神出版,陳名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的60歲瘋狂老媽:登百岳、玩交友軟體,最後到澳洲結婚去!

撰文 :圓神書活網 日期:2018年06月27日 分類:退休規劃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家母就這樣頭也不回地去了澳洲,一去三個月,只打過兩通電話回來。一次是下飛機後的第三天,那時我已經在找澳洲認識不認識的朋友,試圖要越洋報警。

文/陳名珉

 

她的電話非常簡短,只管自說自話,「我不知道怎麼打國際電話回臺灣,網路卡也不會換,不過現在好了,我沒事,妳可以放心了喔,掰掰。」然後就掛了電話。

 

沒告訴我聯絡地址,也沒告訴我電話。

 

我行我素,以此為最!

 

再一次,是旅程最後要回臺灣前,她又打了一通電話給我,說:「我現在要上飛機回臺灣了,妳可以到機場來接我。」

 

也沒告訴我她搭幾點起飛的班機、哪家航空、到臺灣是幾點!

 

碰上這種媽,豈止血壓高,我還精神崩潰呢!

 

 

這趟回來,她沒有久留。在下飛機的半小時內,又買了張機票要返回澳洲。她在臺灣只停留兩週,收拾了一箱換季的衣服。

 

我抓狂了,怒氣沖沖地問為什麼?

 

她回答:「老先生捨不得我,我要回來的那天早上,他哭了,還哭得很傷心,所以我得趕快回去陪他。」

 

會流眼淚了不起嗎?我說:「⋯⋯我也哭的話,妳會留下來陪我嗎?」

 

她斬釘截鐵地回答,「不會。」

 

我委屈死了,氣急敗壞地嚷嚷,「妳怎麼可以這樣?胳膊向外彎。我才是妳女兒好不好?」

 

媽說:「但是妳已經長大了呀!妳看看,妳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很好,妳不再需要我了。妳有很多比我更重要的事情要忙,而我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比較快樂。對不起,我要自私一點,而妳要學著放妳媽媽自由。

 

那一次我送她去機場。臨別的時候,她像外國人一樣地擁抱我,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水氣味,在很多很多年前,在我還是個年幼孩童的時候,在她還是個妙齡少婦、職業婦女的時候,有時候,我會聞到她身上有那樣甜美的香水氣息。

 

那個時候,她還很年輕,還會花心思打扮,會穿漂亮衣服、會戴耳環、會化妝,會做一些後來許多年都不再做的事情。

 

現在她又把這些拾回來了。

 

 

我說:「媽,妳要當心啊,要是出了什麼事,得聯絡我。」我說:「我教了妳怎麼在機場買手機網路卡、怎麼裝,妳別忘了,到了那邊一定要馬上裝起來,跟我聯絡,好不好?」

 

她說:「好,我一下飛機就立刻弄好網路聯絡妳。妳別擔心,阿伯人很好,他很可信。妳要相信我,也要學著相信他。」

 

她說完,用力摟了我一下,轉身走向出境口。夾雜在出境的人群中,我媽的背影看起來並不老邁,她雖然走路一跛一跛,但顯得很有精神,她穿著豹紋上衣、釘著亮片的新外套、瀟灑時髦的皮褲,她的大波浪頭髮搖擺著⋯⋯她回過頭來,對我揚手道別,她說:「別擔心,我馬上就回來!」

 

那瞬間我看到許多往昔的影像。

 

我看見老爸還在的時候,他們手拉手一起出門爬山的模樣。

 

我看見父親過世的那天早上,在後陽臺的水槽邊,媽把手泡在髒衣服和泡沫裡,在水聲中流淚哭泣。

 

我彷彿又回到了那個為錢爭吵的夜晚,聽見她歇斯底里的嚎叫和無止盡的抱怨。我看見自己決絕地搬出家門,而她坐在客廳沙發上一聲不吭的沉默。

 

我也看見後面許許多多次,她躺在病床上,等待送進手術室或從手術室被推出來時的虛弱和恐慌⋯⋯

 

當那些爭吵、憤怒、悲傷、無奈、沮喪、絕望、氣憤統統過去,當人生走到這個瞬間,我忽然有所領悟。

 

所有好與不好都是生活的一部分,人生是一個大圓,而我們只要活著還有一口氣在,就在這個圓和下個圓與無數個圓之間打轉。

 

沒有過去,沒有今天,也沒有未來。

 

雖然是一個這麼不靠譜的老媽,但她也走出了,自己的圓。

 

我對老媽舉了一下手,搖晃了兩下,大聲說:「一路順風。」

 

她笑了,走進出境口,被人群遮住了身影,出發往下一段旅程。

 

 

 

(本文節錄自《我媽的異國婚姻》,圓神出版,陳名珉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男性關懷專線守護14年!婚姻、家庭關係最多人求助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6月27日
  • A
  • A
  • A

臨床研究發現,女性罹患憂鬱症的機率是男性兩倍,但這樣的數據可能和男性不願承認心理壓力或不願求助有關。國內的男性關懷專線成立已邁入14年,幫助了超過20萬名男性一起面對問題、並重建家庭關係。

接線單位也發現,不同年齡層男性面臨的壓力來源各有差異。21到30歲的人通常掙扎於要「發展自我」或是「滿足親屬期待」;31至40歲,處於衝刺事業、追求成就階段,也可能剛步入婚姻,陷入如何平衡家庭與工作間的兩難,對子女教養也多所煩惱。

 

來到41至50歲,同時須照顧原生家庭(上有年老父母)與再生家庭(下有子女),致力於成為家庭經濟支柱,容易忽略關係經營,面臨家庭成員之間疏離;51至60歲的人多準備從職涯退休,卻因過往投注過多時間在工作成就上,感覺無法融入家庭生活。

 

至於60歲以上,除需面對逐漸衰弱生理機能,如果家人關係在早年未能穩定紮根,可能會經歷生活及人際上的孤獨。

 

根據衛福部統計,最常見的求助問題以婚姻、家庭關係為主,有家暴狀況者也佔了整體服務量的35%左右。

 

衛福部也呼籲,民眾如果發現身邊有家庭困擾、或可能處於家暴環境的男性朋友,可鼓勵他們求助全年無休的男性關懷專線,找到心理壓力紓解的窗口,避免更多悲劇發生!

 

男性關懷專線:0800-013-999(每天上午9時至下午11時)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最終微笑離開,生死兩相安 黃勝堅:安寧療護減少痛苦,更化解人生恩怨情仇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21日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急診室裡,突然送來一位骨瘦如柴、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老先生,醫師一看立刻對病人兒子說:「你父親現在呼吸衰竭,如果不插管很快就會走了!要不要救?」救人是醫師的天職,簡單一句問話卻讓家屬的心狠狠揪成一團。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說,急診室常常送來這樣的病人,醫護人員有告知義務,也必須尊重家屬,但「你這樣問我,我怎麼回答?」

「病人已經臥床痛苦了四、五年,現在有機會去做神仙了,插管後又被卡在這裡,之後不行再氣切,再送去呼吸照護病房…。」黃勝堅不捨地說。

 

社會急速老化,安寧是未來趨勢

 

為了讓末期病人走得更舒適、更有尊嚴,台北市立聯合醫院近年推行居家安寧,把傳統安寧病房搬到病人最熟悉的家裡,服務受到病家肯定,日前榮獲第一屆政府服務獎。

 

台灣已是高齡社會,不出十年就會變成超高齡社會,臥床在家的長者只會越來越多,「你出不來,那我把愛送進去。」黃勝堅擁有豐富的安寧療護經驗,2012年擔任台大醫院金山分院院長期間首創居家安寧,走進偏鄉照顧想在家善終的末期病人。

 

「我們照顧得很好,病人走的時候是微笑的,待在自己家裡,子孫隨侍在側。我那時候才發現,咦!連在家裡都可以顧到這樣,真的是舒適而且有尊嚴。」

 

重症末期病人,還有安寧療護選擇

 

身為神經外科醫師的黃勝堅,曾經長期守在加護病房面對腦部重症患者,看過太多生命垂死前承受的痛苦,以及家屬見到病人受盡折磨後抹滅不去的陰影。於是,黃勝堅決定將善終觀念帶進加護病房與一般病房。

 

「後來我會告訴家屬,這個我救不起來,但是我會好好照顧他。」面對生命末期,黃勝堅強調,「醫生要會CPR,也要會放手,懂得尊重病人,要有能力提供舒適、尊嚴的照顧。」

 

生死交關之際,不是只有「拚到底」或「放棄」這兩個選項,全力搶救和安寧療護就像向左、向右的兩條路,方向不同但都盡全力去做;安寧絕對不是放棄,只是選擇不同。

 

回到急診室的情境,那位呼吸衰竭的老先生,還有什麼選擇?

 

黃勝堅建議,不妨這麼告訴家屬:「伯伯缺氧很辛苦,我們現在給他氧氣,但是早晚需要面對。爸爸臥床很久了對嗎?我們也可以給他插管,但是很辛苦,現在法令允許可以讓他舒適、尊嚴的,這樣好不好?」

 

安寧全面照護,實踐醫療永續

 

安寧療護是尊重人性與病人自主權的善終方式,並能實踐醫療永續。「如果你沒有安寧的概念,會用掉很多無效醫療,那就會拖垮整個醫療照顧體系。」

 

黃勝堅舉例,當他走進台北市病人家中才驚覺,「哇!他已經在三家醫院拿藥了,平均一天吃十五顆,我們碰過最多的一天吃二十六顆!藥都重複啊!」

 

居家安寧團隊不只提供醫療,更幫助病人重整生活、媒合社福資源。重複用藥的,請藥師來整合藥物;營養不良的,請營養師來指導飲食;屋內髒亂的、獨居沒有人送便當的,都有相應的長照資源可以介入。

 

修補生命裂痕,身心靈都安寧

 

生活整頓好了,心靈也要淨化。黃勝堅強調,安寧療護是身、心、靈三方面同時達到安寧,心中真正放下的病人,交感神經系統就會進入「關機」狀態,減輕生理疼痛感,因此臨終前必須了無遺憾。

 

曾經有位阿公對醫護人員說:「要走了,總是要跟一些人說對不起…就我前妻啦!總覺得欠她一句對不起…。」安寧團隊花了一個多月,真的替阿公找到四十年前離異的前妻,帶著孩子、孫子前來探視,生命最後一刻終於彼此和解。

 

團隊還曾陪一位阿嬤回南寮老家,再看一眼她最眷戀的漁港海岸;也曾陪癌末病人從台北搭救護車回台東老家,再望一望那片都蘭深山中的祖傳果園,兩三周後便安心辭世。

 

黃勝堅說,安寧其實是「生死兩相安」,臨走時道歉、道謝、道愛、道別,修補生命裂痕、化解恩怨情仇,病人帶著微笑安心地走,活著的人也沒有遺憾,這樣的死亡照護更能激發社會正能量。

 

「我常講『面對死亡、學習愛』,如果你願意勇敢面對死亡,就會發現愛的力量非常、非常大!」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後更要學會放手!別干涉兒女與孫子的人生

撰文 :聯經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28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討厭被干涉而不與鄰居往來的人似乎愈來愈多了。尤其是公寓的住戶,有時連隔壁住了誰都不知道,這一點相當令人驚訝。

文/保坂隆(日本精神科醫師)

 

然而,有不少人雖然討厭被他人干涉,卻總想干涉自己的兒女和孫子。相信每個人都曾經在青春期對父母的干涉感到不耐煩,在這個時期,父母親有監護孩子的責任,出手干涉是理所當然的行為。但是孩子長大成人之後,有些父母親卻仍舊不肯鬆手。

 

U女士(68歲)正是一位長期干涉孩子生活的母親,但她卻認為自己的理由很正當:

 

「我兒子今年都42歲了,卻連一點結婚的意願都沒有。也不曉得我會不會哪天突然就走了,所以想快點抱孫子啊!可是我兒子好像連女朋友都沒有,所以我才到處打聽,找人給他做媒。只不過一直沒能找到合適的對象,我打算下次瞞著他,幫他報名婚友社。」

 

兒子年過40還單身,做父母的的確會擔心。不過,日本的結婚率雖然年年降低,初次結婚的平均年齡卻是逐年升高,過去「女性要在25歲以前結婚,男性則要在30歲以前結婚」或許是常識,但近來「超過40歲才結婚」倒也不怎麼稀奇了。

 

加上選擇不婚的人愈來愈多,照理說父母親實在沒有必要比孩子還焦急。說到底,結婚或不婚是他們的自由,就算是父母也不應該插嘴。

 

此外,這位兒子之所以不結婚,說不定一部分的原因是出在U女士身上。以男性而言,心理上的獨立大約在24至25歲就定型了,要是在這之後母親仍過度干涉,戀母情結的傾向將一輩子無法根治。

 

如果演變成這種情形,即使勸孩子「要獨立」、「要結婚」,孩子也難以切斷和母親之間的關係,無法下定決心獨立或結婚。

 

不過,U女士的例子還算是輕度的,因為她的兒子並沒有顯露出不悅,也沒有明確拒絕她的干涉。

 

而父母親的干涉還有以下這種例子:

 

「開始工作以後,母親還是不斷干涉我,令我很傷腦筋。稍微晚一點回家就一直打電話來,還會管我薪水要怎麼花,對我的穿著打扮和化妝都有意見,如果不聽她的,她就會趁我上班的時候把她不喜歡的東西統統丟掉。我始終默默忍耐,直到有一天她知道我交了男朋友,要我馬上帶男友去給她看,讓她鑑定對方是不是適合我。那時我覺得我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於是事先租好房子,把行李一點一點地搬走,離開了那個家。當然事後我有通知她,但並沒有告訴她我搬到哪裡,也換了手機號碼。一個人住雖然辛苦,卻能過得更自由,我覺得很滿足。」

 

父母親之所以干涉孩子,最大的理由是擔心,希望孩子能過得好──雖然我真的希望是這樣,但卻覺得上述這位母親顯然是想要孩子一切照自己的意思行事。

 

若孩子年紀小,這樣的心態還說得過去,但孩子成人以後,仍想要依照自己的意思擺布孩子,不但大錯特錯,也是不可能的。

 

要是真的這麼做,現實上和精神上一定都會被孩子疏遠。

 

雖然這可以說是母親自作自受,但孩子本身應該也會為此相當難過吧。為了避免悲劇收場,家長必須轉換觀念,理解「孩子不會永遠只是個孩子」。

 

嬰兒潮世代往往有著根深蒂固的觀念,認為「工作、結婚、有了小孩之後,才算是真正獨當一面」,因此才會擅自認定孩子就算成年或出社會了,都還只是個孩子,超過40歲但還沒結婚,對父母來說也還是個孩子。

 

然而,孩子們的想法與生活方式,和父母親那個世代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在孩子打下了自己的生活基礎、能夠做到最起碼的獨立之後,就該考慮放手了。

 

過了放手的時機而依舊照顧孩子、過度干預孩子的一切,反而會令孩子錯失讓父母獨立的機會。

 

 

(本文節錄自《上流老人:不為金錢所困的75個老後生活提案》,聯經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知名作家李偉文:若想維繫婚姻,老夫老妻千萬不要溝通!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3月19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知道所有的婚姻專家都強調夫妻溝通的重要性,也透過各種工作坊或暢銷書傳授「溝通的四要素」、「面對衝突的五種方法」。這些專家說得真是非常有道理,但請你告訴我,哪對夫妻在家裡溝通時會用這些技巧?在真實生活中既然沒人做得到,知道這些技巧就一點幫助也沒有。

撰文/李偉文

 

雖然哲學家尼采曾說:「結婚前先問自己,即使老了也能和他溝通嗎?婚姻生活裡除了溝通,其他都是一時的事。」聽起來很有道理,做起來其實很危險。

 

我知道所有的婚姻專家都強調夫妻溝通的重要性,也透過各種工作坊或暢銷書傳授「溝通的四要素」、「面對衝突的五種方法」,教導我們如何積極聆聽—也就是重複對方剛剛講的話。

 

哦,對了!還會特別提醒我們一些技巧,比如吵得太激烈時暫停下來、雙方輪流說話等,這些專家說得真是非常有道理,但請你告訴我,哪對夫妻在家裡溝通時會用這些技巧?在真實生活中既然沒人做得到,知道這些技巧就一點幫助也沒有。

 

我建議老夫老妻千萬不要溝通,主因是溝通非常困難也非常複雜,除了誠意,還需要能力。

 

所謂的誠意,是奠基於電影《愛在黎明破曉時》男主角說的:「如果世上有什麼魔法,一定是顯現在盡力理解某個人,或與之分享上。」

 

是的,和伴侶溝通時,或許原先是為了理解對方,但是通常講沒幾句就變成向對方說道理,想說服對方、改變對方,最後甚至變成批評對方,溝通也就變成了爭吵!

 

溝通需要能力,這個能力不只是遵循專家提供的方法,而是有沒有能力掌控自己的情緒。

 

我們往往一個不小心,就把表達自己的情緒變成了情緒性表達。想在你來我往逐漸升高的氣氛當中,從對方那種尖酸刻薄、冷若冰霜的死樣子,或是粗暴又凶神惡煞的表情裡,體認到對方其實是個孤單、受傷、渴望被撫慰與理解的小男孩或小女孩,這是非常非常艱困的。

 

不溝通還好 溝通反而往往成了批鬥大會

 

真正的溝通專家都需要經過多年訓練並具備某些天生的人格特質才足以勝任,像我們這樣充滿情緒與壓力的凡夫俗子,「溝通」恐怕只是一場陣亡率極高的冒險。

 

更慘的是,不溝通還好,溝通的結果往往變成批鬥大會,一不小心就把陳年舊帳統統翻出來,甚至誤觸對方的「地雷區」,一槍斃命,無法挽回。「地雷區」是每個人內心最柔軟且不可觸碰的傷痛或屈辱,或許是特別脆弱、敏感的經驗,或許是無法用理性化解的堅持與價值,每個人都有,只是被埋藏得很深,不常顯露。

 

就像俗語「哪壺不開提哪壺」所說,萬一我們在溝通不順時觸及那道紅線,兩人的關係將就此留下無法彌補的裂縫。

 

人人都該謹記在心,即便是同床共枕的親密伴侶,也不該冒犯或觸及地雷區,這和愛不愛沒關係,再愛也要尊重每個人那無法討論的罩門。

 

就算未碰觸對方的地雷區,溝通時含帶的批評也是溝通失敗的主要原因。

 

一般我們想和對方溝通時,背後的動機通常是想說服對方、改變對方,不見得是真心地想理解對方,因此就會對對方現在的行為做出批評。

 

任何人都不喜歡被批評,「建設性的批評」根本不存在,所有的批評都會讓人痛苦,尤其批評是來自最親密的人,傷害也愈大。

 

有人說,批評指責是親密關係的原子彈,真的,說服式或批評式的溝通一點用處都沒有,只會破壞感情,若想改變對方,最好的方法是從改變自己做起,改變自己的態度和行為。

 

溝通一旦出現「輕蔑」情緒 往往是婚姻危機前兆

 

高特曼教授做過一個很有趣的研究,他只要分析一對夫妻一個小時,甚至是短短三分鐘的對話影片,就可以判斷他們的婚姻狀態、將來會不會離婚,準確率高達九五%。

 

他會分析夫妻兩人對話時的肢體表情、語氣中呈現的情緒。比如先生講話時,太太無意識地翻白眼就是輕蔑的表徵,像是防衛、抗拒、批判和輕蔑都屬於負面情緒,其中又以輕蔑的殺傷力最強,只要出現,通常就是婚姻即將出狀況的前兆。

 

高特曼教授的研究結論是,若想維繫婚姻,兩人談話時表現出來的正面情緒最好比負面情緒多五倍。

 

的確,也有其他研究顯示,夫妻之間幸福與否,不是來自雙方會不會溝通,而是雙方表現出多少帶有愛、情感及關懷的互動。一旦生活中沒有足夠的正面互動,溝通是很危險的。

 

我常聽到先生抱怨太太「不講道理」,吵架時也常罵太太「你到底講不講道理?」其實類似的話只顯現了先生的魯鈍無知,因為太太也讀過書,甚至功課比先生更好,因此她不是不懂道理,而是「不想講理」,而當女人不想講理的時候,一定有男人沒發現到的原因。男生搞不清楚狀況,只會怪女生,不是笨蛋是什麼?

 

這也是伴侶溝通最大的盲點,因為當我們溝通時,通常都希望對方「講道理」,但是這世界上和誰都可以講道理,就是夫妻之間不能講道理,「情」比「理」更重要,只要有「愛」,對方有沒有理,我們根本不在乎,因此重新找回「愛」的感覺,比「理性溝通」來得重要。

 

不過,萬一碰到真的迫切需要決定該採取誰的意見時,又該怎麼辦呢?

 

我的建議是,誰比較在乎就聽誰的,或者屬於誰的專業或責任,就由那個人決定。夫妻雙方意見不同是很正常的事,因為雙方的成長環境、原生家庭不同,意見不合本就稀鬆平常,如何以平常心看待彼此的不同,找到兩全其美的方式,其實並不難。

 

夫妻不是商場上或政治上的對手,彼此爭輸贏,溝通不是為了說服對方,而是要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第三條路,並不是硬要對方接受自己的意見。

 

不然往往表面上你贏了,實際上卻輸大了,輸掉了伴侶之間的親密感。不就有人說了嘛,愛情是一種奇特的遊戲,最終的結果不是產生兩個贏家,就是兩個輸家。

 

我還認為,想透過「溝通」了解對方也是危險的,因為很可能會像法國政治家克里蒙梭那句名言:「我們不能再彼此溝通解釋下去了,否則我就不再了解你了!」

 

心靈是無法透過言語來碰觸的,但可以透過一些媒介,其中最好的就是彼此擁抱。擁抱是最好的溝通,難過時擁抱,開心時擁抱,有事沒事都擁抱,這種肢體語言比我們從嘴巴說出來的言語更具有溝通效果。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摘自《李偉文的退休進行式》,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