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跟著機器人娃娃唱歌 日本失智奶奶笑了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2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隨著人口不斷老化、社會熱烈討論長照議題,科技輔助高齡照護逐漸成為顯學;但近幾年的智慧醫療發展與推行似乎沒有想像中順利,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指出,科技輔具的設計是否從被照顧者的需求出發是一大關鍵。

陳亮恭主任解釋,人類平均壽命正以史無前例的速度急速增加,勢必需要依賴科技提升長者的照顧品質。不過,科技輔具的設計者一般都是年輕人或中年人,不見得完全了解老年人的需求,因此可能會以自己的想像來提供銀髮照護,並以技術為導向。

 

舉例來說,許多團康活動都會帶領銀髮族唱歌、跳舞,雖然是想炒熱氣氛、帶給老人家歡樂,卻忽略了有些長輩可能根本不喜歡。陳亮恭主任就曾聽過一位阿伯反應:「每次都帶老人做這些活動,如果是我,我才不要!我最討厭跳舞了。」

 

▲重視被照顧者的需求方能提升照護品質。

 

由此可見,以被照顧者的需求為出發點來思考,方能提升照護品質。所謂「科技來自於人性」,科技輔具也是一樣,各種照護設施的設計必須考量人性才能提供實質幫助,才不會只是一件冷冰冰的機器而已。

 

以失智症照護來說,陳亮恭主任表示,很多失智長者不願意與外界溝通,但對動物、小孩、玩具特別有感!不肯開口說話的失智長輩,卻可能願意和寵物互動,甚至連和機器人娃娃都能玩得很開心。

 

▲失智長者通常都特別喜歡小孩!

 

比如,日本大阪大學發明一種溝通機器人叫做telenoid,穿上衣服、戴上帽子之後外觀就像個小嬰兒,不但頭、手會擺動,還會說話和唱歌,就連嘴巴都有開合變化,宛如真的人類小孩。

 

許多失智奶奶抱著機器人娃娃對他說話、唱歌,展露好久不見的笑容,還不停對著娃娃喊「卡哇伊!」一個普通機器人娃娃,卻大受失智長輩歡迎。

 

日本奶奶與機器人娃娃互動實況

 

日本奶奶大讚機器人娃娃可愛

 

▲還沒穿上衣服的溝通機器人telenoid。(圖/陳亮恭主任提供)

 

事實上,telenoid有一個幕後操作員,由他來發聲,因此娃娃可以說出任何想說的話,還能變換男女聲音,操作員也能在螢幕上即時觀察長者的反應。目前日本已有數家安養機構使用telenoid幫助照顧住民。

 

剛從日本參訪回來的陳亮恭主任指出,這種機器人不但可以作為照服員練習與長者互動的工具,更可以在老人家不願意溝通時,利用機器人娃娃問出長輩的心裡話,增進雙方的理解,並確保提供的照護服務確實滿足長者需求,藉此提升照顧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智慧醫療正夯!手機App搭配人工智慧 提升長照品質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智慧手機普及,許多民眾利用App記錄健康資訊。不過,澳洲研究針對手機App對健康行為改變進行探討,調查肥胖、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癌症等項目,發現App能提供的訊息有限,使用者無法依據實際情況獲得完整的健康建議與精確的醫療判斷。

 

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指出,目前已發展許多遠端醫療,結合手機App之後,若能以醫學研究的方法進行試驗,所產生的演算法將能大幅提升影響力。

 

善用AI人工智慧

提供精確醫療照護

 

陳亮恭主任解釋,AI人工智慧的優勢就是可以將龐大的數據資料進行演算,得到比較精確的結果,而我們可以再將演算的結果進行試驗,進而獲取精確的治療策略。

 

▲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攝影/林芷揚)

 

去年就有美國研究以醫學臨床試驗的精神,透過AI人工智慧將數十萬筆的資料進行追蹤,最後驗證行走步速估計的演算法,可以預測心臟病發病的結果。

 

也就是說,有了AI人工智慧的協助,數據不只是數據,而是能深入日常生活提供醫療照護,未來甚至有望讀取斷層影像、診斷疾病、找出致病機轉、開發新藥等。

 

 

陳亮恭主任也分享,臨床上常遇到糖尿病患者每天認真紀錄血糖,三個月後回診,就帶了多達360個血糖紀錄值到診間,甚至有使用光學血糖機測量血糖的病友,一次可以提供數千筆資料。

 

這些數據雖可供病友自我監測使用,但醫師難以在短暫的門診時間中馬上解讀,這就是AI人工智慧可以介入協助的地方。

 

人工智慧照護輔具

提升失能照顧品質

 

另一方面,台灣已邁入高齡社會,隨著身體衰退逐漸出現失能問題,需要長期而全面的照護。推估台灣目前65歲以上的失能長者約有50萬人,家屬背負長期照護責任,身心俱疲,無論是失能者還是照顧者都容易壓抑情緒,影響健康。

 

陳亮恭主任指出,除了透過智慧醫療協助,醫療照護輔具也是發展重點。比如,機械行走輔具(Robotic legs)可幫助失能者獲得自主行動的能力,溝通輔具則能透過AI演算強化語音辨識,改善使用者的溝通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英國研究發現,聽力損失的老年人的失智風險比聽力正常的老年人更高。陳亮恭主任提醒,聽力變差,腦部需要花更多精神處理聲音的雜訊而產生更多耗損,也會因為長期處在感官微弱的生活中變得自我封閉,加速身心功能退化。

 

隨著智慧醫療蓬勃發展,銀髮照護品質將不斷提升,再配合照顧者的人性關懷與體貼,長輩將能獲得更完整的健康照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更年期漏尿好困擾?荷蘭發明「智慧內褲」擺脫尿失禁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0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國內調查發現,40歲以上女性有19.2%的人在最近一年內,曾發生無法控制小便的情況,其中將近8成發生在咳嗽、大笑、打噴嚏、運動等腹部用力的時候,令人相當困擾!

多數女性怕尷尬不好意思就醫,因此影響日常生活,像是不敢喝太多水、不敢出遠門旅遊等。有些人雖然使用護墊或衛生棉,卻造成諸多不便與不適。

 

其實,不少女性都有尿失禁困擾。女性進入更年期後,女性荷爾蒙逐漸減少,陰道前壁的支撐力減弱,因此容易發生骨盆腔脫垂與尿失禁。另外,生產過後、經歷骨盆腔大手術的女性也都有可能尿失禁。

 

為了照顧女性健康,荷蘭一家新創公司推出尿失禁專用的「智慧內褲」。只要將重量僅5公克的感測器固定在特殊設計、具有漏尿防護功能的內褲裡面,配合手機App的動作教學,進行骨盆腔底訓練運動,每天花7~10分鐘練習,持續6~8週,就能有效改善漏尿困擾!

 

▲荷蘭發明的尿失禁智慧內褲、感測器與手機App。(圖/Lifesense-Group提供)

 

該公司執行長Valer Pop指出,這款智慧內褲是替25~65歲女性所設計,幫助這個年齡層的婦女解決產後、更年期、老化所造成的漏尿問題。只要穿上智慧內褲,搭配手機App,女性朋友隨時隨地都能進行骨盆肌底訓練。

 

▲荷蘭發明的尿失禁智慧內褲外觀時尚,看起來甚至比普通內褲還漂亮。(圖/Lifesense-Group提供)

 

曾有日本的使用者反應,她會一邊料理晚餐一邊運動;澳洲使用者則是邊看電視新聞邊進行;甚至有美國使用者在看百老匯音樂劇時也同時練習!

 

事實上,荷蘭的創新發明不勝枚舉,該國2017年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更是高居第三名,境內有超過3500間新創公司,其中有不少企業已經具有相當規模,比如全球最大訂房網站Booking.com就是來自荷蘭!

 

▲荷蘭辦事處代表暨經濟處主管紀維德Guy Wittich(左)、荷蘭恩荷芬市長尤瑞瑪John Jorritsma(中)、InnoVEX主辦單位外貿協會秘書長葉明水(右)。(攝影/林芷揚)


荷蘭16家新創企業與1家加速器今年特地來參加2018台北國際電腦展的新創特展InnoVEX,其中也包含醫療照護的相關廠商,期待利用智慧科技,為高齡社會甚至超高齡社會注入全新活力、提升生活品質。

 


▲荷蘭今年共有17家企業來台參加新創特展InnoVEX。(攝影/林芷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照護也走高科技!尿溼感測器、離床偵測器正夯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0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世界衛生組織(WHO)全球失智症報告指出,全世界平均每3秒就新增一名失智症患者,而台灣統計至2017年底,失智症人口預估已超過27萬人,如何增加失智病友的生活品質,並降低照護者負擔是重要課題。

台灣人口老化嚴重,連帶造成照護人力吃緊,加上失智症患者有走失、跌倒風險,日常生活也常需仰賴他人照顧,若能善用智慧科技工具輔助,對病友和照護者都是一大幫助。

 

早已成為超高齡社會的日本,對於智慧輔具的發展與應用較為成熟,而剛剛成為高齡社會的台灣,也有越來越多國內廠商投入長照智慧科技的研究與生產。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受衛福部委託執行「遠距智慧健康照護服務發展計畫」,協助機構推動「智慧科技應用於失智症生活照護與非藥物治療創新服務」,今(1)日與臺北榮總蘇澳分院共同舉辦「智慧科技輔助照護展示坊」,邀請長照機構分享經驗。

 

▲臺北榮總蘇澳分院與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共同舉辦「智慧科技輔助照護展示坊」。

 

比如,雙連安養中心已有使用具通訊、影音、電子佈告欄等功能的服務連結器(SCD),另外還有行動護理車、離床偵測器、數位體感互動遊戲等,希望透過智慧科技的協助,給予長者適度刺激、延緩失能,同時降低照護人力負荷。

 

活動現場另有多家智慧科技廠商展示智慧科技產品,包含離床偵測系統、電動步行幫手、尿溼感測器、GPS定位器、陪伴機器人、智慧保暖衣等。

 

▲電動步行幫手在下坡時會自動煞車減緩移動速度,保護長者下坡安全。

 

其中,日本進口的離床偵測系統可以在長輩從床上坐起和站起、手腳伸出床外、離開床舖甚至躺在床上超過一定時間沒有動作時,發出警示,照護者透過手機或電腦就能即時收到訊息,趕緊查看長輩狀況。

 

▲離床偵測系統可以在長者起床、手腳超出床鋪範圍等動作時發出警示,提醒照顧者注意。

 

台灣生產的尿溼感測器則是可以貼在長輩的尿布上,偵測溫度與溼度的變化而在手機或電腦系統上呈現不同的顏色標示,提醒照護者何時需要協助長輩換尿布,藉此提升照護品質也維護長者尊嚴。

 

▲將尿溼感測器貼在尿布上,即可透過手機或電腦即時得知是否需要幫長輩換尿布。

 

近年來,穿戴式裝置、服務型機器人、物聯網、智慧生活、4G/5G行動寬頻通訊等科技均已漸臻成熟,如何能引導這些新科技結合照護需求,是智慧科技輔助照護產業發展的重要方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新生兒奇蹟!從來不願開口的失智阿嬤說話了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5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延緩長者退化的速度,『向兒童借力量』有用嗎?非常有用!」茶米老師觀察,小兒子因為有長期接觸長者的經驗,每次看到不同的爺爺奶奶們,總是會露出微笑,愉快地打招呼,對於兒子而言,是很好的生命啟發,他未來也會變老,但不見得會「怕老」。

文/小虎文

 

失智症目前並無藥物可以根治,而一般人面對失智症長者時,也常因為不理解而加深隔閡:「阿嬤整天發呆、和她說話她又容易發脾氣,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阿公開始會收集衛生紙,變得怪怪的…」

 

同樣的不理解和困惑,影響著台灣許許多多的家庭。面對失智症,我們要先丟掉「生病就是要吃藥」的想法,善用溫暖、懷舊、創造性等思維,讓長者可以跨越腦部的退化,記得美好、活在當下。

 

愛長照先前介紹過《另一種寵物療法-龜蜜》、《喚起長輩的「職人魂」》等篇章,都是希望提醒大家,可以透過不同的創意方式,讓長者不停下腳步,繼續追尋生命的光亮。

 

「日本和世界其他國家的長照規劃中,有一部分是『和兒童借力量』,像是老人院和幼兒園結合、舉辦活動,讓老人幼童這兩個不同的世代,能有更多的交流;一起畫畫、一起唱歌、一起比賽!彼此見面打招呼,離開說再見。

 

「看到單純可愛的小孩們,老人們也變得有朝氣起來。」有十多年長照第一線經驗的茶米老師,十分推薦這些「兒童老師」、「寶寶老師」,小朋友們天真的愛,對老人們,甚至是我們來說,都是千金買不來的祖傳良藥、最好的療癒課。

 

因為茶米老師自己,就有這樣的實際經驗。

 

「當時我在安養院工作,小兒子還沒滿一歲,因為家中臨時有事,情急之下,我只能帶小兒子到安養院來,忙亂之中,我還在思考要去哪找臨時保母?沒想到……我身邊就都是經驗老道的保母了!」

 

小兒子像小旋風一樣,在安養院內引起騷動,不只是阿嬤,就連阿公們也是眉開眼笑!大家都爭相想看看可愛的小寶寶,突然間小兒子「啊!!!」嚎啕大哭起來,該不會是要換尿布了?

 

一位阿嬤瞬間卡位到小寶寶旁邊,鏗鏹有力地說:「我來!」

 

阿嬤和茶米老師拿了寶寶專用尿布後,非常熟捻地幫他換好了尿布,在一旁的醫護都目瞪口呆,不是因為阿嬤換尿布的速度驚破世界速度,而是在之前,阿嬤從未開口說過話。

 

她總是靜靜地一個人在旁邊看著大家,像是失去靈魂的軀體,在安養院中無聲地度過自己最後的時光。

 

(圖/茶米老師提供)

 

爺爺奶奶 也是小孩生命中重要的角色

 

「延緩長者退化的速度,你問我『向兒童借力量』有用嗎?不但有用,而且還是非常有用。」茶米老師觀察,小兒子因為有長期接觸長者的經驗,每次看到不同的爺爺奶奶們,總是會露出微笑,愉快地打招呼,對於兒子而言,是很好的生命啟發,他未來也會變老,但不見得會「怕老」;至於爺爺奶奶們,更是從與兒童的互動中,滿足了對情感、對希望的渴望,小朋友的童言童語,總是逗得爺爺奶奶們樂不可支。 

 

即便繁花落盡了,別忘了,它化作春泥更護花;生命更迭總有時,與長者的生命記憶,是我們生命中無法遺落的拼圖,我們也會變老,生命都有盡期,但愛與希望卻會在這世上流傳不朽。

 

小孩與爺爺奶奶之間,不僅是「祖孫情」,還有世代傳承的理解和包容,想盡辦法卻不知該怎麼陪伴失智長者嗎?也許祕訣就在「單純」之中。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讓失智者有尊嚴 日本「桃李咖啡」這樣實現社區營造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日本長照經營者形山昌樹之前來台演講,介紹他們經營的「桃李咖啡」。演講內容聚焦在如何改善一般老人與失智老人的生活品質,並透過小規模實驗,摸索永續經營之路。他們目前不能說有偉大的成就,但已累積許多心得,可供其他有心改善長者生活的人參考。

文/周傳久

 

根據形山昌樹分享的資料來看,「桃李咖啡」(http://www.c-care.co.jp/)並非起於政府政策,更非政治人物速求亮點的產物,而是起於他有一次聽到建築界的朋友說,希望打造一個自己以後也願意使用的服務。

 

形山昌樹反思二十幾年前,日本照顧失能、失智的病友仍不夠人性,於是他根據學理研究結果和熱情,營造一間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的小型輕食店,又讓失智者參與內場工作,並同時開發提供給非失智高齡者的就業機會。

 

再來,形山昌樹覺察到,雖有理想,也得連結更多其他資源,才能繼續讓服務存在,所以後來發展成為一種社區總體營造類型。

 

觀察這個發展歷程,再考量日本服務文化發展源流,有以下幾點或可供台灣有意改善失智老人生活者參考:

 

一、同理設計

 

前面提到,形山昌樹的朋友說,要打造以後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其實,設計一個自己都願意使用的服務,是種友善同理,在高齡社會尤其重要。

 

試想,台灣法律規定,老人安養機構的住房人數上限是六人一間(我在屏東採訪過二十二人一間的),有哪位設計這種法律的官員,以後願意去住?住在一個平均一天因他人干擾和彼此陌生,而只能睡五點五小時的場所到死?

 

所以,友善同理是好服務的開始。不過,形山昌樹為什麼願意採取行動?他用什麼方法,從無到有設計服務雛形?或許以後可更詳細交流。

 

另外,其實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和使用的服務,也會隨時空轉變,戰後嬰兒潮就與前一代不同。有了這麼人性的出發點,還可以搭配科學方法,就能有更完整、周延的落實。最終,不只讓自己也願意使用,而是更多以前裹足不前的客戶都能看到新的經驗和希望。

 

二、價值基礎

 

服務設計是近年歐洲與日本長照研發的基礎知識。歐洲有基督教文化傳統,對於與自己非親非故的人,該怎樣看待他們的價值,以及為什麼要顧念他們,在聖經有清楚的論述。

 

日本則有武士道,以及近代的敬業精神、服務精神與積極學習的文化,這些已讓某些新的服務要怎樣開始,形同內化成為生命和生活風格一樣自然。而且,日本也有由下而上、幾近全民運動的學習態度,可以不斷改善做法。

 

台灣還需要強化這方面的基礎,但強化的根基來自何種倫理思想與方法論?這點仍需探討。

 

三、支持發展

 

先前台灣媒體引述報導日本有一家「送錯餐餐廳」,也是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鼓勵大家包容他們在工作上的錯誤。不過,這麼做,有可能讓失智者被看笑話。

 

「桃李咖啡」也提供機會給失智者當服務生,可貴的是,他們不是只靠顧客包容,還想到要設計失智者能使用的菜單介面。在餐廳後場,也讓失智者繼續投入他們有能力做的工作,這樣比被限制活動而由他人代勞更有尊嚴。

 

這背後的意義和丹麥的長照教科書上,討論失智那一章的第一頁說得很像,「照顧者要了解並接受一個事實,就是失智者和一般人一樣,有追求自我實現的期待。照顧的責任,就是支持弱勢的自我實現者繼續追求生活期待。」

 

「桃李咖啡」至少映照出在工具、互動、流程等層次上支持失智者的作為。換言之,這是對失智者的服務,讓他們服務別人。芬蘭的身心障礙社區人才派遣中心,更把這種理想更發揚光大,引申到全人照顧。

 

(參考資料:https://www.nokiankaupunki.fi/sosiaali-ja-terveyspalvelut/vammaispalvelut/kehitysvammapalvelut/tyo-ja-paivatoiminta/kahvila-vohveli/)

 

四、由下而上

 

「桃李咖啡」後來走向社區總體營造,意涵是由大家參與和資源配合。若引用近來服務設計界經常使用的商業模式藍圖來分析,其實就是「外部協同組織」那個欄位。

 

首先,這牽涉到我們怎麼界定社區或社群,是以村落嗎?或共同生活特性的人?不同思維,輔以科學方法釐清資源間距離和可行性關係,將讓我們看不見或看見更多可能。

 

「桃李咖啡」已有社區行銷活動,定期讓更多人理解其理念,吸引不同背景民眾參與。或許下一步能更制度化,讓年輕一代投入會更好。

 

例如在芬蘭,許多大學相關科系同學被導入短期工讀來支援特殊照顧,這樣也是雙贏。而且學生還沒畢業,社會就儲備了更多打破成見又有經驗的人才。

 

台灣早已推社區總體營造,但有多少是出於基層?政府常以補助支持某些新生活理念,一補助就很怕沒有做出讓長官歡欣的成果,或者沒有形成明星社區。

 

但「桃李咖啡」始終是自己摸索,透過自願參與的中年者的人脈、經驗與見識,在實踐中逐步成長,這似乎是比較實在的方式。

 

五、落實尊嚴

 

關於形山昌樹提到,他們追求「失智者是主體」的概念,這其實不是很新鮮的觀念,可是怎樣落實真是挑戰。要注意的是,失智者認知功能退化,但也不是全部失能。

 

另外,失智者因認知退化,情感部分的敏感度可能放大,而且情感本來就不是隨認知對應幅度退化。想要創造失智者更多的主體感,進而增強安全感與尊嚴,必須善用情感部分,配合還存有的認知能力,加上照顧者的態度,才能做到。

 

「桃李咖啡」有掌握這種精神,但隨著失智者退化和諸多科技進步與社區改變,必然還有更多方式可以維繫、發展失智者的主體尊嚴。例如,荷蘭甚至有音樂系的樂團,讓失智者按著他們喜好的方式來指揮,配合失智者演出,也是一個例子。(參考資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kBo17v8-A)

 

那「桃李咖啡」的下一步呢?

 

歐洲近年累積的經驗指出,失智者異常的行為、言語必有原因,我們必須了解原因來幫助他們度過困境。其中,有六成的困境可能不是來自失智者本身的器質性病變,而是照顧者所營造的環境與溝通方式。是我們對「認知症」認知不足,造成他們難以發揮長處,以確保自主尊嚴。

 

當在地老化和失智友善社區越來越受到重視,也被認為是比集中住在機構和脫離熟悉住處更人性的終老方式,台灣和日本以及歐洲老化國家,勢必在老人佔社區總人口的三成、四成甚至五成時,得摸索出更合宜、多贏的生活模式。

 

這挑戰了生命根本價值,和群己倫理關係。「桃李咖啡」的發展歷程有許多小環節,可找到價值思維激盪的縮影。台灣急推長照時,實不能忽略釐清價值共識,也要給一點時間,讓更多好的服務長出根,再開花結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