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第一間「老人醫院」 最快4年後啟用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6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老年人口估計將在民國114年突破20%,成為超高齡社會,老年照護、醫療都是重要課題。

行政院近日核定成立國內第一間國立的專責「老人醫院」,將由成功大學附設醫院興建,並設有「高齡醫藥智慧照護發展教育中心」。除了老人醫學人才培育外,也將整合醫療產業與老人照護等,投入29億元,最快將在111年啟用。

 

依照規劃,1到9樓為老人醫院,約設350個病床,包括急性病(含精神病)、加護、安寧、失能失智等;10到12樓則為高齡醫藥智慧照護發展教育中心。預計收治對象為65歲以上長者、50歲以上失智患者和49歲以下失能的身心障礙者等所有納入長照2.0的對象。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未來全國醫療體系一定會為高齡社會做調整,「老人醫院」將會成為趨勢,但同時也希望老人可先到診所或地區醫院看病,落實分級醫療。

 

衛福部醫事司長石崇良也指出,設老人醫院不是要老人均到此看病,而是醫療團隊透過照顧高齡急重症患者的經驗累積,發展更佳治療;國家級老人醫院也需要更深度研究及教育老人醫學,培育更多人才。

 

依據這次計畫,成大醫院也將增加老年專科醫師人數,從原有的20位增加至75位。成大醫院院長楊俊佑說,老人醫院將有智慧管理設備,未來長者病情穩定回家休養還可以透過智慧科技做遠距的照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長照找出路 身心科醫師建議:飯店結合養生村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30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70歲的老先生,脾氣原本就不好,近幾年出現失智症狀後,由唯一同住的老伴擔起照顧責任。但老伴感覺負擔愈來愈重、愈來愈重……。老先生多次走失、也出現被害妄想、幻想的情形,獨力照顧他的老伴感覺身心俱疲,壓力也愈來愈大……。

怡君(化名)與先生和婆婆同住,公公已經過世多年。不過,年邁的婆婆失智了,亂跑、走失,讓怡君與先生傷透腦筋。無計可施的夫婦倆,晚上睡覺只能讓婆婆睡在兩人中間,而且用繩子將三人綁在一起,避免婆婆又跑出去。怡君感覺壓力好大,也出現了失眠的症狀……。

 

上述這些,都是身心科醫師黃偉俐曾接觸過的真實案例。「台灣人口老化,居家照護的家人—特別是伴侶,身心出狀況的案例愈來愈多了。」黃偉俐問,「沒有子女幫忙,兩老相處、能撐多久?」也因此,社會新聞中,自殺、殺人的悲劇時有所聞。

 

黃偉俐醫師分析,現代社會的生活型態,兒女長大後,多離家工作生活,留下年邁的父母兩人在家,當其中一人需要另一伴照顧(如失智),長時間下來,常讓負責照護者喘不過氣來,陷在擔心、憤怒的情緒中,甚至出現憂鬱、躁鬱的情況。

 

吃不好睡不好 照護者喪失生活品質

 

「坦白說,以現行的狀況,能為照護者做的,相當有限。」黃偉俐醫師說,面對失智長輩,有的醫師給藥積極度不夠,藥量不足的情況下,造成照護者極大的困擾。「研究指出,這些藥物雖然有可能造成血糖、心血管方面的後遺症,但影響不大。」黃偉俐醫師直指,「許多醫師給藥時劑量不足,大多未能也從『照顧者立場』去著想,以致無法讓照顧者有好的生活作息、無法好吃好睡、有好的生活品質。」

 

以失智症為例,黃偉俐醫師認為,「看對的醫生、積極檢查治療」是第一步,而在社會上建立針對長者為主體的「長照網絡」,是黃偉俐必要的做法,「這樣的家庭需要的不是一個醫生而已,而是一個團隊(team)的照料。」

 

荷蘭及日本的長照措施與政策,是黃偉俐醫師認為台灣可以好好借鏡學習的對象。「現在台灣的做法,比較像是貼膏藥,哪裡痛、貼哪裡。但真正該做的,是正視人口老化的問題、從好好打造基礎建設做起。」他說,「現在許多40多歲的人未婚。試想,這些人在20-30年後怎麼辦?70多歲的人獨居在家,這樣的人口愈來愈多,他們怎麼辦?」

 

借鏡荷蘭日本 台灣長照需開創性作法

 

「我們的社會生病了。需要開創性的作法、從根本的人口結構,去思考、解決這些問題。」黃偉俐醫師舉例,現行的長照是在「分配資源」、而沒有「開拓資源」,但顯然未能解決問題。

 

「不妨學習荷蘭,用社區的力量來處理人口老化問題。」黃偉俐醫師認為,此一概念的核心是「分享」,「環境」的分享。他舉例,若在宜蘭交通方便處設置養生村,旁邊蓋五星級飯店,飯店的廚房可供應養生村的餐食,飯店房務能為養生村長輩換床單,飯店的健身房設施,也能讓可行動的長者使用。長輩可以互相教學才藝,讓晚年生活變得不再單調。這樣的規劃也可望降低各種成本。

 

 

養生村結合休憩概念 兩代健康心態面對老化

 

黃偉俐醫師進一步補充,養生村結合休憩,是值得規劃的方向。他說,現在社會,長輩的下一代,利用周末假日去看爸媽,「通常只是聽爸爸抱怨媽媽、聽媽媽責怪爸爸,結果只帶回了滿滿的負能量與罪惡感。」如果政府能規劃「陪長輩假」,除了讓子女陪爸媽的時間完整,也能有好的地方休憩。

 

「『創新化』是面對人口老化問題,必須的思維。」黃偉俐醫師強調,AI(人工智慧)的應用、未來智慧城市的基礎建設,是現在就得大刀闊斧去規劃、去投入的,「不是用舊思維去等著20年後到來,而是得以『20年後的今天』來思考。」

 

現階段,黃偉俐醫師認為,神經科、精神科在醫療方面共同努力,是讓照顧者在照顧親人之餘,也能照顧自己身心的第一步;「更多的部分,是政府作為;治標是不夠的、也非長久之計。」他強調,「長照社區化、共享資源」是台灣最該走的方向,在社區營造的氛圍和架構下,用更多元的方式、陪伴病老長輩走人生最後一段路,也讓照護者得以擁有較好的生活品質,是黃偉俐醫師為長照開出的藥方。

 

▲身心科醫師黃偉俐。(攝影/戚海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把母愛傳承下去!李宗盛捐售老家蓋門諾長照中心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5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相信音樂
  • A
  • A
  • A

知名音樂人李宗盛近年致力於與門諾公益合作,今年在母親節前夕,更宣布捐售媽媽留給他的北投老家,作為門諾興建「長照整合服務及人才培育中心」的建置專款,將媽媽給他的愛繼續傳下去。

▲ 李宗盛送上「年華大樓」模型給門諾醫院,象徵長照中心興建的開始。(圖/相信音樂提供)

 

李宗盛說,媽媽把一切最好的都給了他這個獨生子,為了提供安穩的成長環境,縮衣節食、標會買下北投的房子。許多他的代表作,包括《生命中的精靈》也都在這間房創作完成,對他而言這棟老屋極具意義,象徵媽媽對他的愛。

 

李宗盛感性表示:「此刻我不是音樂人、不是什麼有名的人,我只是李宗盛,一個受到母親疼愛一輩子的家中么子。」他為即將興建的長照培育中心取名為「年華大樓」,取自父母名字的其中一個字,藉以實現孝敬父母的心意以及紀念父母養育之恩的心願。

 

除此之外,李宗盛也分享了他與失智母親的互動點滴。每天化身為不同職業和高齡90歲的媽媽談天,他笑說:「媽媽快樂,我也快樂。」也強調,「老」不是病,而是生命的過程。

 

▲ 李宗盛在記者會現場與布農族女性合照。(圖/相信音樂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有五大元兇,其中一種會在瞬間毀掉畢生所學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0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長照最大的困境,就是「失能太久、太重」,我們就應該直搗問題核心,到底是哪些因素,會造成失能太久與太重?

文/朱國鳳

 

在探討「失能太久與太重」的成因前,要先釐清本書對於「失能」的定義。「失能」其實是一個廣義名詞,涵蓋多種族群,第一種是領取身心障礙手冊者;第二種是失去工作能力者;第三種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者。

 

這三種有部分交集,但是不能混為一談。因為前兩者,並非都無法自理生活,都要倚靠旁人協助。這也是為何已經領取「身心障礙手冊」了,想申請政府的長照服務時,需要再按照「ADL、IADL、SPMSQ、CDR」等指標進行評估。

 

譬如領有身心障礙手冊,但只是輕度顏面損傷、或是輕度的先天性代謝異常,不影響生活自理能力,就無法申請長照服務。

 

失能定義有三種,長照福利只「照」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政府的長照福利,「照」的是第三種人士,也就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者」,因此本書所謂「失能太久、太重」,也是專指「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太久、太重」。

 

這也是想找出造成「失能太久與太重」的成因,不能只從造成身心障礙的成因去找。後者的top2 成因分別是「後天性疾病」、「先天性疾病」,但是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曾指出:「退化與失能,比多種疾病還可怕」

 

他解釋一位長者是否健康,不是看他得了多少種慢性病,或是三高等檢驗數值,最關鍵的指標是身心功能狀況。他要大眾提早思考的一個關鍵:疾病與失能,哪一項對於長輩的生活品質與生命的威脅最大呢?「答案當然是失能。」

 

那麼哪些原因會造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需要啟動長照模式?我檢索了許多調查報告,眼睛都快看花了,並未找到相關結果。

 

雖然過去民眾在跟「長期照顧管理中心」申請服務時,照管專員會到府調查並填寫「長期照顧服務個案評估量表」,裡面也有18 項的疾病史調查,是否根據這張評估量表的病史,統計出top5,就能得知造成失能的原因呢?

 

前述已經提過,疾病≠失能,兩者未必是因果關係。譬如張爺爺有高血壓、心臟病與胃病,但是生活自理能力無虞;李奶奶沒有這些慢性病,但是雙腿嚴重退化,需要高度倚賴旁人協助,李奶奶在生活自理方面遇到的問題,顯然比張爺爺嚴重,李奶奶比張爺爺更有條件申請長照服務。

 

在我國的相關調查報告中,尚未找到需要長照的成因統計,但是我在老化更嚴重的鄰國日本,找到一份非常具有參考性的調查結果。日本厚生勞動省在「國民生活基礎調查報告」中,有披露申請「介護保險」的原因統計。

 

日本對於長照服務是採取「保險制」(我國目前是採取「稅收制」),在申請「介護保險」給付的成因統計中,男性與女性的top1 都是「其他」。

 

 

長照五大元兇:中風、失智、衰弱、骨折、關節疾病

 

若先將「其他」原因撇開,男性申請介護保險的成因依序為:腦中風、失智症、高齡衰弱、骨折、關節疾病;女性成因依序為:失智症、骨折、高齡衰弱、關節疾病、腦中風。

 

我們可以發現到「腦中風、失智症、高齡衰弱、骨折、關節疾病」這五種狀況,都出現在男性與女性的五大成因中,只是排序不同。

 

日本介護保險成因統計,也與榮總高齡醫學中心曾列出最有可能造成失能長期臥床的狀況:「腦中風、衰老、骨折、心血管疾病、關節疾病」有高度的重疊。

 

在這些造成失能的眾多成因中,又可分成兩大類,第一類是「立即式」、第二類是「漸進式」。前者譬如中風、骨折,會造成生活自理能力瞬間變弱;後者譬如失智症、關節疾病、高齡衰弱,則是生活自理能力漸漸變弱。

 

翁先生在54歲時的冬天,遇到強烈冷氣團來襲,想說泡個熱水澡抗寒,身子熱呼呼時走出浴室,立刻感到頭疼欲裂,吞了一顆普拿疼無效,意識也開始不清,家人趕緊送急診,診斷結果是「蛛網膜下腔出血」(腦中風的一種)。

 

醫院雖然緊急開刀,命是救回來了,但是翁先生從此再也沒有醒過來,成為長期臥床的「三管植物人」(鼻胃管、氣切管、導尿管)。

 

 

據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咖啡廳,牆上的跑馬燈閃著一排文字:「可以在幾分鐘內就毀掉畢生所學的就是:中風」(What one takes a lifetime to learn, can be destroyed in minutes: stroke.) 。

 

中風最可怕的不只是毀掉畢生所學,或是死亡,而是嚴重失能,根據台灣腦中風學會資料,中風是成人致殘的第一要因。第一次中風患者的男性平均年齡為64.5歲,女性為68.5歲,但是近年來的中風案例,已有日益年輕化的傾向。

 

在天年之前的漫長照護期,才是被照顧者與照顧者都要面臨的最大恐懼。

 

除了中風,會讓長者瞬間變弱、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主要還有骨折。

 

根據國民健康署統計,65歲以上老年人,每年跌倒發生率30~40%,亦即每3位就有1位,每年至少跌倒一次。

 

到了80 歲以上,跌倒發生率甚至高達50%,從「三老必有一跌」,再升高到「二老必有一跌」。這項統計只針對居家長者,如果是住院的長者、或是住在長照機構的長者,跌倒發生率還更高。

 

跌倒往往造成骨折、頭部創傷,就以髖關節骨折而言,根據榮總高齡醫學中心資料,有2 成會在一年內死亡,3成造成永久失能,4成無法獨力行走,高達8成至少會失去一項生活自理能力(ADL)。

 

難怪骨折是失能的主要成因之一,說得更直白一點,骨折長者往往是「失能預備軍」

 

 

因此很多醫生會一再叮嚀「保命防跌」,其實想保命要防跌,想避免被「長照」更要防跌。

 

不管是中風、骨折等「立即式」的變弱,或是失智症、高齡衰弱、關節疾病等「漸進式」的變弱,如果弱到必須要長期臥床時,身體將付出更大的代價。

 

長期臥床一個月以上,先是肌肉質量開始萎縮,接著肌力退化,而後骨質密度也會下降。更嚴重時,關節僵化彎曲,這時再進行復健,老人已經難以承受劇烈的疼痛。

 

除了行動力、生活自理能力的喪失,還會產生一連串的併發症,譬如褥瘡、血栓、水腫、呼吸道感染、心肌梗塞、腸胃疾病、泌尿道感染等,不只完全脫離不了長照,還要反覆送醫。

 

現在還身強體健的人士,如果還是無法體會甚麼是「失能太久與太重」,建議可以到YouTube,搜尋關鍵字《長情的告白》,影片裡有一些真實的案例,除了可以知道「居家照顧服務員」的貢獻外,也能讓我們窺知失能太久與太重時所面臨的長照艱難。

 

 

(本文節錄自《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長照的9大難題,要在變弱前開始解決》,時報出版 ,朱國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智慧醫療正夯!手機App搭配人工智慧 提升長照品質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智慧手機普及,許多民眾利用App記錄健康資訊。不過,澳洲研究針對手機App對健康行為改變進行探討,調查肥胖、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癌症等項目,發現App能提供的訊息有限,使用者無法依據實際情況獲得完整的健康建議與精確的醫療判斷。

 

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指出,目前已發展許多遠端醫療,結合手機App之後,若能以醫學研究的方法進行試驗,所產生的演算法將能大幅提升影響力。

 

善用AI人工智慧

提供精確醫療照護

 

陳亮恭主任解釋,AI人工智慧的優勢就是可以將龐大的數據資料進行演算,得到比較精確的結果,而我們可以再將演算的結果進行試驗,進而獲取精確的治療策略。

 

▲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攝影/林芷揚)

 

去年就有美國研究以醫學臨床試驗的精神,透過AI人工智慧將數十萬筆的資料進行追蹤,最後驗證行走步速估計的演算法,可以預測心臟病發病的結果。

 

也就是說,有了AI人工智慧的協助,數據不只是數據,而是能深入日常生活提供醫療照護,未來甚至有望讀取斷層影像、診斷疾病、找出致病機轉、開發新藥等。

 

 

陳亮恭主任也分享,臨床上常遇到糖尿病患者每天認真紀錄血糖,三個月後回診,就帶了多達360個血糖紀錄值到診間,甚至有使用光學血糖機測量血糖的病友,一次可以提供數千筆資料。

 

這些數據雖可供病友自我監測使用,但醫師難以在短暫的門診時間中馬上解讀,這就是AI人工智慧可以介入協助的地方。

 

人工智慧照護輔具

提升失能照顧品質

 

另一方面,台灣已邁入高齡社會,隨著身體衰退逐漸出現失能問題,需要長期而全面的照護。推估台灣目前65歲以上的失能長者約有50萬人,家屬背負長期照護責任,身心俱疲,無論是失能者還是照顧者都容易壓抑情緒,影響健康。

 

陳亮恭主任指出,除了透過智慧醫療協助,醫療照護輔具也是發展重點。比如,機械行走輔具(Robotic legs)可幫助失能者獲得自主行動的能力,溝通輔具則能透過AI演算強化語音辨識,改善使用者的溝通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英國研究發現,聽力損失的老年人的失智風險比聽力正常的老年人更高。陳亮恭主任提醒,聽力變差,腦部需要花更多精神處理聲音的雜訊而產生更多耗損,也會因為長期處在感官微弱的生活中變得自我封閉,加速身心功能退化。

 

隨著智慧醫療蓬勃發展,銀髮照護品質將不斷提升,再配合照顧者的人性關懷與體貼,長輩將能獲得更完整的健康照護。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台灣東部資源不足是劣勢?北歐偏鄉這樣做長照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6月2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久前我遇見一位在東部的體育老師,與他交流老人健康促進的未來。他的開場白很自然的從「我們資源缺乏…」開始,我說「真是這樣嗎?」他不知道怎樣接下去。

文/周傳久

 

在以往許多研討會和媒體報導都是這樣開場,但為什麼長照基層也總是有些否定自己的工作者?動不動就「哎呀!我們缺資源...」。

 

以台東為例,缺乏心臟和癌症專科醫師是事實,的確要想辦法改善資源可近性,例如交通、設備、人員甚至管理流程等。但從發展長照觀點來看,一直去喃喃自語的唸這個事實的同時,還有多少可貴的資源,我們卻沒花時間去注意?

 

東部自然環境佳

做長照未必劣勢

 

在台東,一開門就是大片青山,還擁有多條都市沒有的清澈小溪,以及生物活力十足的水塘,這樣的環境就可以發展很多早期失智社區復健活動。

 

更不用說這裡還有軟土田埂,讓人摔了不像水泥地和豪華的花崗地磚一樣容易骨折,還有各種顏色與味道的花草農作,以及多樣讓人感覺和諧、有安全感的自然界聲音,不是嗎?

 

東海岸有少數已經完工、頗為華麗的日間照顧中心,但為什麼有些長輩被送去喘息居住,一去就哭,或拒絕使用裡面的設備?為什麼有許多輪椅堆置,成為佔空間的障礙物?但為什麼有些機構的設備不怎麼樣,去的長輩卻很高興,可以為生活加分?

 

確立發展價值觀

看見更多可用資源

 

我們的發展價值觀確實很重要。所謂發展價值觀是說,我們是不是一味配合政績,卻不覺得自己應該或能夠和決策者對話來尋求最適合發展?我們是不是藉由不斷增加硬體設施來獲利為發展動機?

 

我們有沒有真的仔細去了解,到底所在地當下有多少需求,有哪些務實的替代方式可以逐步拉近需求與資源之間的差距?或者,我們是否還欠缺一顆開放的心,和不同領域的朋友交流?如果願意交流,就會使我們從看不見資源變成看見更多資源。

 

其次,我們有沒有理解學理,並能運用資源?如果我們理解五官刺激和認知衰退後感知環境的代償原理,對以上都會區之外還保有的在地元素,以及長照品質升級的意義與貢獻,則面對挑戰的態度就大不相同。

 

除了基礎元素,再看服務設計與系統整合。以服務設計而言,一棟完全符合醫療規範的大型日間照顧中心有無必要?如果化整為零變成家庭托顧呢?屏東已有許多成功例子。

 

挪威打造迷你家屋

丹麥善用機構設施

 

家庭托顧在鄉村的阻礙和利基,原則上比都市理想。

 

在挪威北部,幾個家庭可能相距數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加上低溫可能零下三十度,所謂偏鄉資源和照顧條件很難比台灣好。後來公部門支持鄰里相互照顧政策,聚集數位老人打造迷你家屋,想盡辦法透過各種方式來改善。

 

在丹麥有些急性後期照顧中心,不但有物理治療師陪同老人,還把樓層安全梯設計成美麗的例行復健運動空間,因為老人回家生活後,他們也需要練習繼續使用樓梯。比起專門再弄個空間,花很多錢蓋硬體,最後功能重疊,這麼做可以省很多錢而且實際。

 

安養機構連結學校

芬蘭小島共用資源

 

在芬蘭的歐蘭自治區有六千個小島,要養活機構當然不易,要逐島提供居家照顧服務也不容易。當地不只老人照顧是個挑戰,連小孩就學等資源,也面臨和首都大不相同的處境。

 

不過,當地有些設有三十床的安養機構,打造得像社區住宅,與鄰近小學共用廚房,讓小學生帶隊來機構餐廳吃飯。小學生吃完,換員工用餐,然後再讓老人住民來吃。

 

餐飲設施小而美,滿足多種人飲食需求,品質無城鄉差距。小朋友自然的進出機構,讓安養機構生氣勃勃,小孩自小看到長者機會更多,也是很自然的社會教育,真是多贏。

 

偏鄉未必沒優勢

長照發展重新思考

 

其實任何一個地方發展長照之前,或許都應該先問問自己的價值觀,這至少包含客戶和政策執行者雙方觀點,精確的察看現況與未來需求,然後再從硬體設置、服務設計、系統輸送三個層次看現況怎麼改善。

 

通常大家在台灣的慣性思維是先問錢,先有錢再說。錢當然重要,可是跳過價值釐清和服務設計的過程,直接找硬體拼湊出符合政策的結果,是很容易丟三落四的。

 

我們東海岸的優勢很多,長照,是不是永遠要視為「偏鄉」,繼續在資源不足的論述中打轉,很有討論空間。這不是一個外交辭令的結尾,而是真的要營造討論空間,討論出長照的新的發展空間。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