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唱歌永遠年輕!大叔重唱團把青春唱回來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6月22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蕭芃凱
  • A
  • A
  • A

愛唱歌的人永遠年輕!五名年過半百的大叔白天縱橫職場,下班組團開唱,每到練唱時間,他們急著放下公事包、鬆開領帶,有時連襯衫都來不及換掉,拉了椅子坐定位就迫不及待地開嗓。

在渾厚男聲與鋼琴聲交錯間,他們偶爾會來點小酒,再切一盤厚切肝連,配著笑語下肚,大叔們年輕時為家庭事業打拚,到了人生下半場,肝膽相照的他們終於一圓學生時期的夢想,組成「肝連男聲重唱」。

 

▲郭承昌(右起)、李竝光、徐再盈、涂瑞勝、郭宗銘等人原先都在台大EMBA合唱團,後來另組男生重唱團體。(攝影/蕭芃凱)

 

練唱就像出國玩

肝連大叔生活不孤單

 

每周三傍晚,已經退休的李竝光會在廚房準備幾道家常菜,等待一群愛唱歌的朋友到來。白天總穿著筆挺西裝縱橫職場的郭宗銘、涂瑞勝、郭承昌,再加上愛講冷笑話的徐再盈等人到齊後,你一言我一語,讓星空下的餐桌笑聲不斷。

 

 

他們在學生時期不約而同對歌唱有興趣,踏入職場後,日復一日的工作壓力讓他們幾乎忘記單純唱歌的美好,直到陸續加入台大EMBA合唱團,那種享受音樂的感覺回來了。

 

志同道合的他們幾年前另組男聲重唱,運用男性渾厚的嗓音,唱出有別於混聲合唱的風味。擔任男中音的徐再盈說,大家當時常常在Bingo哥(李竝光)廚房吃厚切肝連,那天看著肝連,突發奇想拋出這個俗又有力的名字。

 

▲喜歡唱歌的他們時常把握各種空檔練唱,非常享受歌唱的過程。(攝影/蕭芃凱)

 

肝連大叔希望透過詼諧的名字,讓大家在嚴謹的音樂訓練中,感覺到歌唱的愉快與美好,而團員彼此更像肝膽相連的兄弟,大夥時而插科打諢,時而聚精會神,周三夜晚的練唱時光,成為忙碌工作之餘最佳調劑。

 

「要來唱歌的心情非常愉悅,那種感覺就好像工作一段時間,明天要出國了!」擔任律師的郭承昌平時工作嚴肅、緊繃,但只要談起練唱,他臉上是藏不住的興奮感。

 

背歌詞、怕笑場

大叔登台最大的挑戰

 

唱歌很快樂,徐再盈卻感嘆,「年紀愈來愈大,唱歌是享受,背歌詞卻成為挑戰」。他只能用學生時期背英文單字的方式來記歌詞,演出前幾個月就把歌詞小抄放在口袋裡,「一個月之後那個小抄已經快爛掉了,就背得差不多!」

 

透過努力可以避免忘詞,但比忘詞更可怕的挑戰是笑場。

 

▲為了演出順利,好幾個月前就必須熟背歌詞,這也是他們在練唱之外的一大挑戰。(攝影/蕭芃凱)

 

「像這樣的挑戰常常出現,不管是在練習或是表演,要是突然間覺得這個人眼神演得太過火了,就開始笑,一個笑,第二個笑……」因為彼此感情好,一旦有人先笑出聲,總得等大家笑完一輪,才能繼續練唱。

 

同時身兼台大EMBA合唱團副團長的郭宗銘,在練唱時偶爾會忍不住笑場,他反而解嘲,正是因為團員很會搞笑,逗來逗去、互相「漏氣」,才讓每次練習都非常有趣。

 

 

培養興趣、多交朋友

大叔最實用的退休建議

 

這群在職場打拚大半輩子的肝連大叔,最喜歡的曲目是台語歌「堅持」,「特別是唱到『有人出世著好命,阮是用命底打拚』,就會想起這些年的辛苦。」郭宗銘認為,不是每個人都含著金湯匙出生,這首歌簡直唱出大叔的心聲呀!

 

▲因為在職場打拚多年,大叔們認為「堅持」最能符合他們的心聲。(攝影/蕭芃凱)

 

從歌唱中找到樂趣與成就感,讓大叔們不只把練唱做為工作之餘的紓壓,也納入退休規劃裡。

 

郭宗銘期待退休後可以去考街頭藝人,甚至參與舞台劇演出;涂瑞勝認為,「唱歌是一輩子的事,除非失聲了或老到不能唱,不然會一直唱下去」。

 

已經退休的李竝光則笑說,理想中的退休生活,少了職場光環但人生要過得更精采,他也以過來人經驗分享,退休後一定要培養興趣,並結交各領域的朋友,然後勇敢追尋過去沒有完成的夢想。

 

▲李竝光退休後找到種菜的興趣,平常喜歡在屋頂種菜、下廚招待友人。(李竝光提供)

 

追夢不是年輕人的權利,五、六十歲的大叔也一樣可以朝著夢想勇往直前,李竝光提到,「在網路上看到國外有四個九十歲的老先生唱歌,那個影片我好喜歡,看了就會想,我到了八十歲有沒有辦法這樣?」

 

 

現在肝連大叔們都趁「還可以唱」的時候,把握每個練習與演出的機會,他們甚至開始思考走進醫院,把音樂的歡樂帶給還在接受治療的辛苦人,身為一個歌唱者,這是他們的社會責任,也是肝連男聲重唱成立的重要任務。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青春都在黑膠唱盤裡!聲音收藏家帶爺爺奶奶穿越回憶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6月06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蕭芃凱、邱璟綾
  • A
  • A
  • A

聲音收藏家林珮如戲稱她的車子是「移動城堡」,四個輪子帶著她去所有想去的地方,因此她將珍藏的黑膠與老唱機都裝到車上,走訪安養中心與育幼院,和在生命兩端的人們,分享她的收藏。

 

推開雕花鐵門,走進林珮如的「金屋」,在鮮明多彩的空間裡,錯落擺著造型各異的椅子,組合充滿藝術感的空間,抬眼則會看見以梵谷<星空>為底的牆面,飾以數以百計的舊唱碟,百年歷史的留聲機鎮住屋角,更為空間增添復古氛圍,當我們還沒從讚嘆聲回魂時,林珮如爽朗的招呼已連著咖啡香氣,從屋內渲染出一片歡樂氣氛。

 

▲喜歡藝術的林珮如將老屋打造為金屋,是充滿藝術感的音樂空間。(攝影/蕭芃凱)

 

先有圖書館再讀書 她用真心吸收卅年功力

 

林珮如將熱愛的音樂、藝術與文學都裝進老宅裡,她回憶,12歲時用打工錢買了第一張黑膠,「看著唱針運轉,就像是火車走在軌道上面的感覺,那時候我一直蹲在那邊看,這個畫面一直在心裡……」。

 

▲林珮如認為唱針在老唱片上運轉的感覺,就像是火車走在軌道上,十分迷人。(攝影/蕭芃凱)

 

後來她忙著當媽媽,幾乎快忘記喜好與夢想,大約三年前,她遇到一位收藏家,打算一口氣把逾七千張的收藏賣給有緣人。

 

「我說,陳大哥你全數讓給我吧!你30年的人生記憶,我全數保留,然後我一張都不會釋放出去,那當你想要回味人生的時候,你就來找我吧!」憑著一股真誠,林珮如贏得收藏家的信任,一口氣吸收了30年的功力。

 

她笑著回憶每一張黑膠到她手中的過程,「就像是先有圖書館再讀書,瞬間擁有一整個黑膠世代」,從此待在金屋裡翻唱片、清洗黑膠、或是查資料,就是她忙碌生活中最期待的幸福時光。

 

金屋藏「膠」喚起失智奶奶的青春回憶

 

為了讓黑膠有個分享的空間,充滿藝術感的金屋在林珮如手中誕生,她記得剛開始,是因為聽到老歌<夜上海>的蟲膠版本,那一句句略帶沙沙聲的歌聲,讓她驚訝當年的聲音竟然「穿越」到當代,隨著旋律,空間裡的懷舊感濃得化不開。

 

後來有一天,金屋又播起<夜上海>,周璇輕快的歌聲迴盪在金屋裡,患有失智症的老鄰居王媽媽突然探頭進屋,禮貌地詢問「這是給人聽音樂的地方嗎?」

 

沒想到,對上眼的那一刻,「她突然叫我張太太,我心裡想:『她已經不認得我了,她怎麼又記得我是張太太?』」林珮如又驚又喜地邀請王媽媽進屋,她發現原先因為失智症空洞的眼神彷彿有光,接著激動地分享「這是夜上海,我30歲的時候在上海跟我先生,我們就是聽這個(留聲機)」,一曲懷舊旋律,讓王媽媽彷彿回到那個穿著旗袍漫步十里洋場的美好年代,深埋心中一甲子的青春回憶湧現眼前。

 

▲林珮如說,老唱片與留聲機能保留當下的聲音,也能喚起長者心中的回憶。(攝影/蕭芃凱)

 

但三分鐘的歌曲播畢,就像是到了午夜的灰姑娘,王媽媽的眼神漸漸暗了下來,接著彷彿突然想起什麼,她驚慌地道歉,像是個誤闖別人家的孩子,忘記剛才聽音樂的快樂時光,也忘記林珮如是誰。

 

直到現在,林珮如都還記得王媽媽那突然亮起的眼神,音樂成為開啟記憶的鑰匙,她想讓更多的長輩想起快樂的自己,於是「生命的兩端」公益巡演漸漸成為她的生活重心。

 

美聲往心裡去 帶你找回年輕的感覺

 

其他人眼中的林珮如,就像是陀螺一樣,鎮日裡轉個不停,至於朋友們為什麼會來當志工?大家幾乎異口同聲指著林珮如笑說:「就她呀!」

 

▲朋友眼中的林珮如(右)就像顆陀螺一樣轉個不停,但忙碌的她總能撥出時間做公益。(攝影/邱璟綾)

 

喜歡分享也愛熱鬧的林珮如說,「這樣帶一群人出來,我覺得很好玩,就好像在旅遊一樣,我很享受這種感覺」,好音樂獨樂樂很可惜,「既然你不能來,那我走過去」,她乾脆把她的寶貝都裝上車,和朋友一起走進安養機構。

 

林珮如自己也在老音樂中經歷過那種「穿越」。她說,黑膠唱片或留聲機的音樂都會「往心裡去」,聽到一段旋律,大家的反應就像是喚醒心中的小孩,或是想起遺忘許久的少女心。

 

日前她到桃園天晟醫院日間照顧中心與失智症長者共度午後時光,一位空軍退役的老爺爺聽到鄧麗君的歌聲,突然激動地說,「當年都到東方大歌廳,聽年僅16歲的小鄧麗君唱歌!」

 

▲空軍退役的老爺爺在鄧麗君的歌聲中,忍不住露出笑臉。(攝影/邱璟綾)

 

也有年輕時管理3,000名員工的大老闆,拉著志工叨叨分享,年輕時在辦公室也放了一台,一邊聽日本歌一邊工作……當年意氣風發的自己,不只出現在長者的回憶裡,也彷彿重現志工眼前。

 

▲老爺爺開心分享,年輕時在辦公室內放一台留聲機,一邊聽音樂一邊工作。(攝影/邱璟綾)

 

與長者的接觸變多了,林珮如認為自己要接受變老的事實,這也是人人都會面臨的人生課題。與先生白手起家的她,年輕時工作與家庭兩頭燒,現在因為收藏聲音,活得比過去更精彩自在。

 

一場公益巡演結束後,林珮如心切切地回到金屋,現在的她除了提筆寫下自己的感動,更多時候是滿心歡喜地挑選下一次要與大家分享的音樂,她期待巡演行動可以拋磚引玉,讓更多人有動力貢獻一己之力,而金屋裡收藏的聲音,不只豐富自己的生活,也點綴更多人的人生風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更年期後罹憂鬱症,從1數到3000都睡不著!她靠「摺紙」走出全新人生,知名度遍布140國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5月30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劉咸昌、蘇卓英
  • A
  • A
  • A

和摺紙藝術家蘇卓英見面,剛開始你可能會不太習慣,因為她手上總抓著紙張,無時無刻不在動作,但幾句閒談間,會突然從掌心開了一朵玫瑰,又或者,一隻活靈活現的兔子蹦了出來。

她笑說,退休後的生活是摺紙過日子,每天一直練,直到指尖有生命。而現在,她是摺紙愛好者口中的Eagle老師,有超過140個國家的人拜訪過她的教學部落格,因為她用生命在摺紙,又無私的分享至全世界。

 

蘇卓英的家充滿驚奇,明明是初夏,玄關卻盛開一株櫻花,映入眼簾的繡球、玫瑰、梔子花競相爭豔,而陽台種植的十餘株茉莉,在入夏的傍晚為室內迎來滿室芬芳。

 

▲蘇卓英將紙花黏在樹枝上,打造維妙維肖的櫻花盆景。(攝影/劉咸昌)

 

細看其中,才發現除了陽台的茉莉,滿室花朵都從蘇卓英的手中綻放,在她的工作室內,平凡無奇的紙張兩三下就長出了個性與神韻。

 

▲蘇卓英的摺紙作品有神韻,梔子花真假難辨。

 

老闆娘甩開憂鬱症,退休後大玩摺紙

 

許多老三重人都對國園戲院印象深刻,各種電影海報掛滿牆面,每逢熱門影片上映時,戲院周遭總是萬人空巷,人潮直到午夜才會逐漸散去。蘇卓英就是國園戲院老闆娘,她不但與丈夫柯寬裕一同見證三重電影業興盛的一頁,更利用海報紙,在工作之餘培養出摺紙的興趣。

 

▲蘇卓英(右)與丈夫柯寬裕(左)鶼鰈情深,兩人從高中認識至今,感情依舊甜蜜。(翻攝/劉咸昌)

 

「開戲院最多的就是海報紙,紙張又多又厚,所以就會隨意折,一開始會摺一些比較實用的,像是垃圾盒。」從海報紙發展出折紙興趣,讓蘇卓英家的垃圾盒,永遠比別人家的有更多花樣。

 

經營戲院期間,夫妻倆幾乎沒有機會好好休假,在40歲的時候,他們決定提早退休,享受看似人人稱羨的退休生活。「但沒想到,步入更年期後,我出現憂鬱症狀,身為護理師的我知道身體不對勁,但怎樣也無法阻止自己別讓思緒往死巷裡鑽」,就醫檢查後,確定自己罹患憂鬱症。

 

「每晚都失眠,我甚至從1、2、3數到超過3,000都還睡不著」開朗樂天的她,生活卻因為憂鬱症變得一團糟,柯寬裕開始每天準備茉莉花,放在她的枕邊,希望淡淡的香氣能陪她度過不眠的夜。

 

在與憂鬱症共處期間,蘇卓英意外從網路上看到國外的折紙作品「Origami Tessellations」(棋盤鑲嵌摺紙),發現一張紙不經過裁切,可以規則性的折出多角形鑲嵌圖案,讓隨手拿到的紙張立刻變成藝術品。

 

▲對著光源欣賞棋盤鑲嵌摺紙,可以看到正反面有不同的花樣。(攝影/劉咸昌)

 

因為當時台灣還沒有人開始玩棋盤鑲嵌摺紙,她拿起紙張盯著電腦螢幕反覆嘗試、組合,花了好幾個月順利破解畫面中的紙藝品,期間的專注,甚至讓她幾乎忘記自己的憂鬱情緒,也因此像著了魔般,全心投入摺紙研究。

 

「她說話也摺、坐車也摺,醒來就摺到睡著」,柯寬裕一開始也很不習慣,但看著蘇卓英慢慢找到生活重心,他索性成為全方位經紀人,幫作品取名、安排行程、拍照PO網,全力支持妻子追求自己的興趣。

 

▲柯寬裕(左)退休後是蘇卓英的最佳經紀人,幫忙安排行程並為作品拍照、命名。(攝影/劉咸昌)

 

樂於分享,幫工程師娶回美嬌娘

 

開始摺紙後,蘇卓英開部落格記錄自己的作品,她也成為線上摺紙老師,透過電子郵件幫世界各地喜愛摺紙藝術的人解惑。

 

▲蘇卓英也接受網友挑戰,並破解網路上看見的各種作品,利如牽牛花。

 

她回憶,有個在竹科上班的工程師,想摺一款名為「Belle Rose」的玫瑰向女友求婚,但怎麼摺都像是一坨紙團。蘇卓英開始透過電腦展開求婚大作戰,一來一往半年,讓工程師靠著一把玫瑰抱回美嬌娘。

 

▲蘇卓英花半年的時間教工程師摺「Belle Rose」,幫他抱回美嬌娘。

 

她更收到一名乳癌病友的回饋,讓她看著看著就像是看到當年那個生病的自己。有一天臉書收到一則訊息,患者告訴她「摺紙最多的時間,是在做化療的時候,化療的時候就帶著紙去,透過摺紙彷彿可以忘記痛苦」,讓她深信一張紙可以摺出力量,讓人開心也能陪伴走過幽谷。

 

所以蘇卓英更努力與人分享摺紙的樂趣,她連續六年寒暑假深入屏東偏鄉學校,陪一群她口中暱稱的「野孩子」從幼稚園一路摺紙到準備升國中,讓他們的童年有摺紙成就感相伴。

 

▲柯寬裕送了一疊百元新鈔讓蘇卓英玩摺紙,蘇卓英會因為季節發想作品,利如端午節將近,她摺出百元龍舟。

 

摺紙過日子,人生體悟從快樂到幸福

 

「我覺得摺紙很快樂,所以我想分享給大家,讓大家也覺得很快樂。」對於退休後才開始的新人生,蘇卓英自認過得比以前更精彩,她說,年輕時的自己每天像個陀螺團團轉,因為工作忙碌,頂多因為事業有成感受到快樂,根本無暇去思考什麼是幸福。

 

▲蘇卓英喜歡摺花,她摺超過3000朵玫瑰,讓每一朵花都像是剛從手中綻放。(攝影/劉咸昌)

 

直到有一天在摺紙時,她突然覺得,「可以像現在這樣不為任何事情,只為了讓自己開心而摺紙,就足以讓每一天幸福快樂!」隨著訪問到了尾聲,眼前這位摺紙藝術家的手仍在半成品上蠢蠢欲動,她看著自己滿意的作品笑說,自己現在是摺紙過日子,就是用所有的生活在摺紙,而這樣簡單的每一天,就是她心中美好的熟齡生活。

 

▲能夠每天摺紙過日子,是蘇卓英幸福的退休人生。(攝影/劉咸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當「下流老人」:如何利用退休金?

撰文 :聯經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14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對普通的上班族而言,退休金應該是一輩子領到最多的一筆錢了。不過,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辦法好好把這筆錢留在手邊,他們必須拿這些錢去結清房屋的貸款或孩子的助學貸款,有些人的退休金甚至因此最後只剩下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左右。

 

文/保坂隆(日本精神科醫師)

 

退休金「不減少」好過「增加」

 

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就不難想像有人會對將來感到不安,想方設法要和「孔方兄」增進感情了。

 

不僅如此,現在許多銀行和證券公司還會大肆開設「金錢管理課程」、「第一次的投資教室」等講座,宣稱自己是「活用退休金的最佳選擇」,以此招攬客戶。

 

以下是某位男性的真實經歷。自從大學畢業進入職場以來,他心無旁騖地在專業領域認真打拚了三十五年,直到去年七月年屆退休,才終於可以回家享清福。

 

大家都羨慕他以後再也不用當時間的奴隸,可以帶著老婆盡情環遊世界,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其實他在退休後不到一年內,就幾乎花光了所有的退休金。

 

「別人以為我在上市公司待到退休,退休金一定很多,但老實說最後領到的根本不到兩千五百萬圓,所以我才想靠投資多少賺一點。」

 

他過去完全沒有投資經驗,但因為在網路論壇和社群網站上看到各種留言,說什麼「一個月賺了兩千萬圓」、「這麼好賺,不賺的是傻子」等,心裡不禁覺得「自己應該也辦得到」、「哪有統統讓別人賺的道理」,於是開始自學投資。

 

沒想到失利接踵而至,兵敗如山倒。買了網路上宣稱「肯定上漲」的股票卻暴跌,因為太急著要挽回失誤,結果幾乎把剩下的退休金全都砸了進去。

 

親友聽說了這件事雖然相當吃驚,但這名男性自己卻一副滿不在乎、不以為意的樣子,旁人後來也就不再替他瞎操心了。

 

有人問他:「你幾乎把退休金都花光了,為什麼還能這麼處之泰然?」

 

他答道:「我家的房貸已經繳清,孩子也都長大出社會,不需要再繳學費了。說穿了,我現在的人生只要有每天三餐的飯錢和死後的喪葬費就夠了。但我還是又找了一份工作,領少少的薪水也無妨,畢竟整天在家無所事事反而容易得到失智症,現在這樣還比較好──雖說我太太很生氣就是了。」

 

儘管聽起來像是自我安慰,但這些話其實頗有道理,要說箇中道理為何,那就是「退休後的生活並不需要太多錢」。

 

請靜下心來想想看。年屆退休的人大多應該都不必再養孩子了,既不用支付子女的教育費,也不需要為了小孩蓋新房子,也就是說,即便退休金比想像中來得少,也沒有必要勉強增加額外收入。

 

何況心情為了股價起起伏伏,反而會替身心帶來莫大的壓力,倘若最後因此短命,反倒得不償失,就算增加再多資產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本文節錄自《上流老人:不為金錢所困的75個老後生活提案》,聯經出版,保坂隆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六大退休型態 決定老後快樂的關鍵

撰文 :林奇伯 日期:2018年03月15日 圖檔來源:攝影:陳弘岱
  • A
  • A
  • A

美國心理學家南希.施洛斯伯格(Nancy K. Schlossberg)提醒,退休不是一個單純的「日期」,
乃是一連串的「轉變」,攻頂或淪陷,關鍵在於是否預先做好「退休專案規畫」,並逐步「刻意練習」。

台灣社會即將迎來經濟發展後史上最龐大的退休潮。若以法定退休年齡六十五歲估算,十年後,台灣退休人口將超過五百二十四萬人,會是今天的一.五倍,這還不包括在法定年齡前就提早引退者。

 

許多人都嚮往退休,它就像是個「魔幻的時刻」,人生的責任與壓力卸下,不再為五斗米折腰,不再局限於社會期待的框架之中,終於可以開心做自己、自在享受生活了。

 

但害怕退休的人也不少,尤其如果是非自願退休,職場繁華瞬間落幕,若未做好準備,所有考驗迎面而來,加上生活失去重心,憂鬱症就可能來襲。

 

根據健保局統計資料顯示,二○一六年台灣六十五歲以上長者,平均每十人就有一個人正在服用醫師處方抗憂鬱藥,不快樂的比率明顯比其他年齡層還要高,是三十歲以下族群的八.二倍!

 

憂鬱症緊盯退休族

心靈沉澱、首重事先規畫

 

退休者遭憂鬱症侵襲,大多與失落感有關。未做好規畫和心理建設,就像繃久了的橡皮筋頓時鬆開,初期整天無所事事,會讓人感到很放鬆,但幾個月過去,橡皮筋逐漸失去彈性,人的心情變成一攤軟泥。

 

心理諮商師林萃芬指出,從臨床經驗來看,職場上位高權重的男性,最易因失去職場舞台和身分,也跟著失去自我價值感,若再加上身體自然衰老所帶來的力不從心,情緒相互交雜下,憂鬱症很快就會襲上,其後伴隨的將是慮病症、失智症。人生不但未能再攀上高峰,反而迅速枯萎、造成遺憾!

 

王品集團前總經理蕭文傑,就見過許多在退休後抑鬱不得志的人。

 

 

築退休夢必須踏實

循序漸進、展開第二人生

 

一九五九年出生的他,在二○一二年王品集團股票掛牌上市前,以五十三歲盛年正式離開職場,展開快意生活。他形容,職場生涯就像一段長跑,過了終點線,一定要讓自己再多小跑幾步,身心才能自然沉澱和喘息。

 

 

他特別在台北市木柵區開了一家名為「蕭廊」茶空間,定位為「客廳的延伸」,將品茗興趣融入其中,營造以茶當作媒介的社交環境,使職場人脈得以持續交流,也可認識新朋友。豈知,他卻因此遇到許多退休後不得志,因而引發憂鬱的客人。

 

「放不下、不自覺、未規畫、難振作,是憂鬱退休者的共同特色。過去馳騁職場數十年,只要亮出名片就有一股自信,現在突然沒了任何頭銜,連向別人介紹自己時都不知如何介紹起。」蕭文傑感嘆地說,「沒有頭銜」是企業經理人面臨的第一個退休心理關卡,這些失意者的狀況讓他心頭一驚,暗暗提醒自己,靜態沉澱的時光,只要五年就已足夠,即使是退休,興趣和志業也還是要同時進行,差別只在於,二者所花費的時間比率有所不同。

 

因此,他決定結束「蕭廊」營運,一方面潛心禪修,另一方面積極接下一之軒食品公司及半畝塘建設節氣生活事業部的經營策略顧問,重新與職場接軌。終於,生活在性靈與入世之間取得平衡,不必再憂心過得太消極。

 

「依職場的晉升制度,多數人在退休之前,往往也都正好是職業生涯的最高峰,此時離開工作崗位,也等同於離開人生前半輩子辛勤開闢出來的戰場。」蕭文傑建議,為避免退休後會一時無法適應,事先為自己安排「企業顧問」、「公益團體志工」等非正職工作,以「預熱期」與「持續貢獻」方式,緩慢離開職場,不啻是理想的方式。由此看來,築夢必須踏實,尤其是美好的退休夢,更需要建築在身心都做好準備的前提上。

 

「台灣四十歲以上世代的生涯,普遍受到升學主義影響,從事的工作往往並非志趣,也難免時常發出無法實現自我之慨,因而特別嚮往『第二人生』的展開。」長期研究銀髮族消費行為的政治大學商學院特聘教授別蓮蒂指出,此時面對退休,更要預先勾勒與規畫退休生活,時時描繪,摸索出專屬於自己的退休形態。

 

美國心理學家南希.施洛斯伯格在《聰明退休,快樂退休:找到你的人生真實道路》(Retire Smart, Retire Happy: Finding Your True Path in Life)一書中,就特別點明「創造自己退休想像」的重要性,並且將退休者的人生途徑區分為繼承者、冒險者、享受者、旁觀者、搜尋者、退縮者六大類型。每個人都可自我檢視適合或屬於哪種類型,而且愈早探索自己鍾意的類型愈好,以利提早布局退休計畫。

 

 

六大類型退休樣貌

快樂與否、成就自我目標

 

這六類型的人,快樂程度有顯著不同,而且退休是一連串改變的過程,可能產生迎來新戀情、遷移至宜居地點等讓人雀躍的浪漫火花,但也必須面對年齡、人際關係轉換、自我效能感降低、喪偶、孤獨、臨時變故等殘酷的考驗。南希.施洛斯伯格特別提醒,退休者的心境會隨著時間改變而中途轉換類型,或成為多類型混合者,所以必須保持心理的強度與彈性。

 

第一類是「繼承者」,退休後志趣不變,持續把專業發揮在相關領域上,維持著相當的競爭力與工作量。例如,中學輔導教師退休後,轉任社區大學講師;專業經理人兼職顧問等。

 

第二類型是「冒險者」,將退休視為實現未完成夢想的機會,甚至會易地而居,展開第二人生或安可職涯。例如,喜歡田園生活的人,買下農場,推廣有機種植,並發展出新商機。

 

至於有些人認為退休就是要好好放鬆,享受自由的時光,不必有特定的規畫,毫無壓力,任憑時光流淌,便為第三類型「享受者」。例如,銀行行員退休後的生活只是打高爾夫球、撲克牌、帶孫子,偶爾來一趟小旅行。

 

第四類型「旁觀者」則是依然對過去的工作和社會現況非常在意,時常以專業評論時事,卻很少有實際行動。例如,退休的公務員或立法相關工作者,熱中追蹤新聞,卻已沒有介入公共事務的機會和行動。

 

第五類型「搜尋者」,則仍在尋找合適的退休模式,雖然對未來感到些微恐懼,但抱持正向態度不斷摸索和嘗試。被迫提早退休、未備就退的人,最容易成為這種類型。

 

最差的則為第六類型「退縮者」,他們幾乎不再接觸退休前的活動與人際關係,也放棄尋找新的定位,個性變得封閉而不開心,成天看電視。在工作時期就對退休毫無想像。留戀職場生涯,把退休視為沒有用、孤獨、無聊的人,最容易成為此類型的人。

 

跳脫情緒放開心胸

建構人脈、培養第二專長

 

林萃芬指出,若套用在台灣的臨床經驗中,繼承者、冒險者、享受者的心理狀態最為快樂;旁觀者、搜尋者、退縮者則容易陷入負面情緒中。

 

若想當「繼承者」,最好在退休前還掌握職場資源與人脈時就先鋪好路、布好局,顧問職或講師職才會水到渠成。「享受者」則可以提早將老朋友、新社團等社交網絡建立好,才會有伴同樂。而最有趣的,莫過於抱持開放心胸,在退休後發現自己的第二專長,攀登另一個生涯高峰。

 

陽信銀行前襄理賴東陽就深諳這個道理。一九六四年出生的他,從四十歲就開始規畫在任職滿二十年後提早退休。身居銀行業,他特別知道理財的重要,依照居住地高雄市物價水平精算後,發現「房屋一棟、投資一千萬元、高配息股票、高年利外幣存款、不做高風險投資、勞保月退」這樣的組合,可為自己創造每個月三萬元左右的退休後被動收益,便毅然在四十三歲那年,展開退休探索與練習。

 

「我隱約知道自己想當個優閒度日的『享受者』,但老實說,在幾乎沒有休閒生活的朝九晚五職場生涯後,興趣到底是什麼,自己也不太清楚。」賴東陽說,為了不落入「為退而退」的茫然陷阱中,他報名高雄社區大學課程,試圖找到兼具生活重心與拓展人脈的學習管道。

 

一開始,他烹飪、繪畫、健身等課程都參加,最後才發現自己喜歡結合了美學、旅遊與社群的建築課,而且和班上同學特別對味與融洽;因為自己擅長處理繁瑣的行政事務,理所當然地成為同學們的旅行規畫師。如此歷時四年,確認自己不會退休後整天無所事事,他才在四十八歲時,正式結束職場生涯。

 

現在,「建築旅行規畫」讓賴東陽對未來充滿無限想像,他說,未來可能會去考導遊執照,當作是退休後建立起來的第二專長。

 

 

以平常心面對現況

「專案」形式企畫退休生活

 

其實,擁有夢幻般的退休人生並不難,只要把它當作人生必修的專案來企畫和執行,並有應對亂流出現的備案。四十八歲的宏達電供應鏈管理處前資深處長耿俊麗,認為自己是「冒險者」、「享受者」和「探索者」的混合體,她在三十八歲那年,開始規畫人生下半場,並以「高度重要專案」來嚴格執行。

 

「之前,我是個拚命三郎,待過惠普、蘋果、宏碁等大企業,也旅居過日本、美國,為了工作可盡情燃燒生命,對於安樂知足的『小確幸』生活哲學不屑一顧,雖然會想著不必等到六十五歲法定年齡才退休,但也沒有確實的計畫。」耿俊麗說,直到擔任空姐的妹妹突然罹癌、離世,給她沉痛的一擊!

 

短時間內,從在醫院照顧妹妹,到看見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哀傷,耿俊麗反覆自問:「為什麼被老天爺接走的不是我,而是心地善良、開朗、熱愛生活的妹妹?四十歲後的人生下半場,還有其他的可能嗎?」

 

當疑問被提出,耿俊麗的「專案執行魂」馬上啟動!按著了解自我、設定目標、擬定計畫、估計預算、執行、分析,逐步檢視與落實。很快地,內心的渴望就愈來愈清晰。耿俊麗最嚮往的是「田園生活」,因此先盤點積蓄,再於苗栗苑裡山區購置占地近三百坪的花園小木屋,只要休假空閒時間,便驅車從桃園前往木屋小住,預先測試自己的喜好程度。

 

 

退休不是一個日期

而是人生一連串機會轉變

 

她將四十五歲設定為退休時間,意即給自己七年的時間落實專案。每年定期盤點財務、健康、家庭、興趣、時間安排等幾個元素到位與否。一旦專案開始執行,就會發現提早退休並不困難。首先,財務對耿俊麗來說相對簡單,三十八歲時所累積的現金儲蓄,以及過去任職公司的配股股息、在美國工作時為了節稅所購置房產的租金收入,便足以創造每月近十萬元的被動收入。退休前七年間,等於是多累積現金流寬裕度。

 

由於自己單身,與父母同住,弟弟住處也相去不遠,家庭成員間的感情反而因為她的備退而變得更緊密。為了更健康,她乾脆改吃素,任何經過加工的食品都敬謝不敏,平日下班後就自己下廚,與父母共餐。空閒時間,便學習吉他、烏克麗麗等樂器,陶冶身心。

 

一切按部就班,因緣具足,耿俊麗如願在四十五歲那年向惠普遞出退休申請,孰知,在退休前的倒數第二天,計畫突然被一通突來的電話打亂。她接到宏達電的工作邀約,說是企業急需外援好手,希望她去幫忙。因為新工作似乎頗具挑戰性,上班地點也在桃園住家不遠處,沒有多想,七天內決定上工。

 

然而,新工作非但沒有帶來像以往一樣的成就感,反而讓她更加篤定自己不想再過上班族生活,最後趁去年宏達電宣布代工團隊賣給Google之際,趁勢正式退休。她笑著說,「『同場加映』的那一年半時間,就當作是老天爺對於我退休決心的『試煉』吧!」

 

面對未來,耿俊麗有個夢想,也是單身者幾乎都會有的夢,希望讓更多的單身朋友同享田園之樂,嘗試經營一個鄉間共居的空間,就像美國影集《黃金女郎》中的精采生活一樣!

 

著有《青年的四個大夢》、《人生的自我追尋》等膾炙人口暢銷書的政治大學教育系名譽教授吳靜吉提醒,人生是一連串的自我追尋,而生命終點無非是「圓滿」或「遺憾」兩個感觸,唯有提早正視退休議題,才能讓人生達到圓滿。

 

時光飛逝,在此春回大地之時,每個人距離退休之日也更近了一步,你對退休是否開始進行練習與準備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