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相繼失智、慢性病,她嘆:父母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6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爸爸媽媽從來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我心裡的爸爸媽媽就只有爺爺奶奶,為什麼哥哥姊姊明明和爸爸媽媽比較好,卻是我要照顧他們?」家庭治療師稱玲君這種現象為「假性孤兒」。

文/諮商心理師 艾彼

 

玲君童年的記憶都和祖父母有關,因為,自她有記憶以來,童年的生活都和祖父母一起度過,直到國中才回到父母居住的城市求學。


「開設計公司的爸爸媽媽忙不過來,就想把我送回去鄉下和爺爺奶奶住一陣子。聽他們說本來只打算讓我待到幼稚園,沒想到那時候公司財務又有些狀況,變成他們也不放心接我回家,就這樣把我一直留在那裡。」

 

玲君和哥哥、姊姊分別差了19歲、16歲,她沒有與手足的童年回憶。相反的,她的童年回憶是跟祖父母綁在一起。


她和爺爺奶奶的關係與情感,自然比其他兄姐更為深厚,甚至比對親生父母親還親密。「我覺得爺爺奶奶還比較像我爸爸媽媽,和他們在一起的記憶都很美好......」

 

但幾年前,玲君的爺爺奶奶都相繼過世了,玲君說兩次自己都在爺爺奶奶病床前守護到最後一刻。


「我希望他們可以平安地離去,沒有牽掛,他們知道我很好就好了!」說到這裡,玲君的眼淚撲撲簌簌地掉下來。


「我還記得小六畢業的那個暑假,爸爸媽媽來接我回去,我實在好不想走,想到爺爺奶奶我就覺得好心酸。他們真的很疼我,不會要求我什麼,我每天回去,都是很有愛的環境。」

 

玲君對爺爺奶奶的思念之情,比對父母親的牽掛更多,即使爺爺奶奶已經過世這麼多年,玲君想起來仍然覺得哀傷。

 

 

直到最近,因為母親摔傷了,意外地發現媽媽有早發性失智的症狀,而父親因為有慢性病,加上年邁行動不變,在自己也需要協助的情形下,更難提供太太身體上或心理上的支持,所以「照顧」這件事,就放到玲君身上了。

 

玲君說:「我年紀最小,哥哥姊姊已經成家,兩個人工作有成就又繁忙。而我,工作也才不久,加上有照顧爺爺奶奶的經驗,他們就覺得我,理所當然是可以照顧爸爸媽媽的人.....」

 

手足之間的身份落差,讓玲君變成需要擔負照顧責任的人,但對玲君來講,內心的衝突是極大的。

 

玲君抿了一下嘴唇,深吸一口氣接著說:「對我來說,直到現在,我都還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家,不是這個家的一份子......我和爸爸媽媽都不親,國中高中壓力就很大了,每天回來就是功課補習,其實和他們沒話聊。哥哥姊姊也大我很多,他們也沒興趣跟我聊天,也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爸爸媽媽從來沒照顧過我,為什麼我要照顧他們?我心裡的爸爸媽媽就只有爺爺奶奶,為什麼哥哥姊姊明明和爸爸媽媽比較好,卻是我要照顧他們?」

 

家庭治療師稱玲君這種現象為「假性孤兒」。

 

「假性孤兒」意指父母都在,並非真的沒有屢行照顧職責,只是孩子的感覺卻是父母以經濟取代了照顧,覺得父母只願意提供經濟上的支持,卻沒有情感上的連結。

 

對玲君來講,與父母在一起的記憶,是很有目標性的,玲君需要達到某些標準才能夠感覺被父母肯定,其他時候自己只有被貶低的份。對玲君而言,父母都是缺席的,並不參與她的日常生活,無論日常的玲君是喜是悲。

 

 

你是否也曾經有這樣的想法呢-為什麼我要照顧父母?


假性孤兒的指標如下,越多勾代表你越有假性孤兒的傾向:

 

□ 好想從父母口中得到肯定或讚美
□ 父母總是不了解你,再怎麼努力,都無法溝通
□ 父母跟我不親,他們總是站得遠遠的
□ 父母只關心我錢夠不夠用,從沒關心過我內心的感覺
□ 就算獲得再高的成就,父母都只會潑我冷水
□ 在關鍵時刻,心底會冒出一個聲音否定自己
□ 需要支持的時候,我不會找父母談心
□ 需要假扮成另一個人,父母才會喜歡我

 

有時候,照顧者會這麼憤慨的底下,其實隱藏著非常失落的心情。


這種失落,來自於過往沒有被父母好好的對待。你覺得父母只是生了你,卻沒有花時間養育你,你的成長是孤單的,沒有父母可以讓你依靠、有事可以討論的感覺。


甚至有時候父母的角色是去批判你,打壓你,造成你更多的情緒負擔。

 

可是竟然有一天,事情發展及轉而下,過往沒有照顧過你的人,你卻要花時間、心力甚至金錢來照顧他。

 

「沒辦法,父母老化了,而且老的速度很快。」你一邊要收拾對父母老化的複雜心情,一邊說服自己:


「哎呀,事情都過去了,父母也有他們的不得已......」、「能與父母相處的時間不多了,能把握一點是一點,我應該......」

 

 

一邊卻也難以放下失落的過往:


「可是他們以前都這樣對我......」、「他們沒有好好的對待我,我為什麼要......」

種種矛盾的自我對話,讓你覺得很掙扎,同時也不知道要怎麼做,才是對的、好的。

 

來,呼氣,吐一口氣,讓自己安靜下來。

 

心裡有這些想法,不需要感覺難堪。

 

但我希望你能跨出來為自己做一點事,至少你能夠找一個專業的人跟你聊聊這些事情,而不用把這些沒有消化整理的情緒丟到父母親身上,丟到你們相處的過程中。

 

也不用因為內心清理不透的道德感,被迫一定要如何。

 

先學會照顧自己,找到怎樣才是覺得讓自己最滋養的方式。也許是每週固定一個時段去學習樂器,也許是每週一定要到大學旁的小公園走走,也許只是每天都給自己一段安靜的時間泡泡澡看看書。

 

找到讓自己覺得最滋養的方法,照顧那個沒有被父母好好善待的自己,好嗎?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一家老小的三明治族,你辛苦了!請別忘了疼惜自己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6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個族群,最大的家庭角色就是照顧者,無論在工作上賺取實際的報酬供家庭使用或是花時間陪伴家人,都是一種照顧的表現。然而,隨著現代醫學的發達、晚婚晚生子的社會現象,年紀甚至還有往後延伸的趨勢。

文/諮商心理師 艾彼

 

50歲的振興,在臺灣所謂的百大企業的科技廠就職,工作能力備受肯定的他目前是公司的中階主管位置,可是在風光的背後,卻是為工作、家庭兩頭燒。 


事業正在發展的三明治族

 

「我真的很感謝我老婆,要是沒有她,我不知道這幾年怎樣能撐過去!她一直希望我能夠不要那麼常加班,假日陪多孩子走走、陪我媽媽做做復健。說實話,我也想啊。但是,明年還有升遷,我沒辦法這時候停下來。」

 

振興婚後所組成的核心家庭,在母親中風後很幸運地能在第一時間做出調整和反應。振興與太太在會談中達成共識,評估兩人的經濟狀況與家庭的需要,太太願意先辭去人資的職務,將重心回歸家庭。

 

「反正孩子還在幼稚園,很需要我。婆婆回診復健,也需要人照料......婆婆這麼愛面子不肯讓外人照顧,我願意在先生需要我的時候,給他一雙手,支持他。」

 

當振興回顧著往日會談時,想到太太所說的話,不禁嘆了一口氣,他說:「我覺得我太虧欠老婆了,我總是要她等我,等我這個案子忙完,等我們家回歸穩定,但這次又要等我升遷.......」  


入不敷出的三明治族

 

36歲的惠竹,結婚6年,育有一對2歲的雙胞胎兄弟,在廣告公司擔任企劃,是家裡的獨生女,但時常夾在工作與家庭照顧之間。

 

「我老公說要我把工作辭掉,我怎麼敢?我爸媽目前是還好,不需要我負擔什麼照顧責任。但是,我怎麼知道未來會怎麼樣?」惠竹的父親患有自體免疫疾病,根據醫生的說法,自體免疫疾病患者的生病經常會有滾雪球的效應,引發許多併發症。

 

惠竹的想法是,業務老公的收入時好時壞,孩子未來還有教育基金成長基金,兩人的家長年紀都大了,多存一份是一份薪水。「何況,我也怕工作辭掉後,經濟重擔都在先生身上,回過頭來反而影響家庭相處的氣氛,這樣多不好啊!」惠竹淡淡地說。

 

興年和惠竹,都是所謂的「三明治族群」。三明治族群的年紀,介在35-55歲之間,這個年齡段的成人通常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需要負擔兒女的開銷;同時,父母也已屆高齡,需要負擔父母的醫療費用、日常照顧,這便是三明治族群一詞的由來。

 

這個族群,最大的家庭角色就是照顧者,無論在工作上賺取實際的報酬供家庭使用或是花時間陪伴家人,都是一種照顧的表現。然而,隨著現代醫學的發達、晚婚晚生子的社會現象,年紀甚至還有往後延伸的趨勢。

 

當我這麼一說,你一定在心裡浮現很多張親友的臉孔,也或者你自己就是。

 

就我的經驗裡,三明治族群有幾個特點:

 

1. 其問題是複合式的,橫跨工作、家庭照顧、子女教養,與其他衍伸的問題。

 

2. 焦點多半在孩子、父母身上,吝嗇花額外的時間、金錢來照顧自己的身心需要。

 

3. 通常不覺得自己在硬撐,直到過勞 burn out 才會發現不能繼續這樣下去。

 

所以,在企業願意為員工付費並且允許上班時間用作會談時間的情況下,三明治族群很樂意使用資源,也會表現相當高的談話需求和意願。但是,在一般的社區諮詢會談裡,卻很少能看得到他們來談。不是他們沒有談話的需求,也不是他們不需要被照顧,而是他們吝嗇對自己好。

 

試著回答下列的量表,看看你是不是也是一個吝惜照顧自己的三明治族群

 

1.  您最近是否經常感到緊張,覺得工作總是做不完?

2.  您最近是否老是睡不好,常常失眠或睡眠品質不佳?

3.  您最近是否經常有情緒低落、焦慮、煩躁的情況?

4.  您最近是否經常忘東忘西、變得很健忘?

5.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胃口不好?或胃口特別好?

6.  您最近六個月內是否生病不只一次了?

7.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很累,假日都在睡覺?

8.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頭痛、腰痠背痛?

9.   您最近是否經常意見和別人不同?

10. 您最近是否注意力經常難以集中?

11.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未來充滿不確定感?恐懼感?

12. 人說您最近氣色不太好嗎?

 

如果回答是/有的數目越多,代表你越有過勞的傾向,就越要注意和休息囉!

 

我知道,你一定把很多家中照顧的重擔一肩擔起了。不管是實質的還是精神上的,你都撐起來了。無論是主觀上的不願意,或是客觀上的環境困難。

 

我知道你暫時還是無法放下對工作的企圖心,對經濟的慾望,也無法全然地卸下照顧者的重擔。我知道你還是很想在事業上全力衝刺,在家庭上盡到角色責任。

 

別擔心,你可以的,就去吧!

 

艾彼只想提醒你,永遠要給這麼辛苦的自己,一些合理的鼓勵。你值得一場電影、一個旅行、一個無所事事的下午、一個陽光的下午去釣魚打球下午茶......總之,不要吝嗇對自己好。照顧這條路,越是能夠慷慨對自己才越能夠走的長久。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知道父母最想被誰照顧嗎?開口詢問吧!

撰文 :木馬文化 日期:2018年05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依賴別人是一種壓力。由父母希望的人來照顧,多少能夠減輕他們的壓力。

我在前面提到,全家必須決定一位能夠替父母做判斷的人,假設這個人是長子,當父母行動不便,必須依靠別人照顧時,照顧他們的人卻不一定非得是這位長子不可。

 

接受別人照護,也代表會讓別人看見自己非常私密、難為情的部分。有些人不習慣讓別人觸碰自己的身體,也有父母不希望長子幫自己換尿布、餵自己吃飯,覺得這些事情最好由身為女性的長女來做。

 

某位女性因為癌症而臥床,聽說她無論如何都不讓先生處理自己的排泄物。另一方面先生也說:「我實在無法幫太太處理排泄問題。」由此可知,就算是長年一起生活的夫妻,也會發生這種狀況。

 

老實說,讓心裡有所抗拒的人照護,父母也會覺得有壓力。當父母生病、行動不便的時候,我們都會希望儘量讓他們過得舒適、沒有壓力吧!

 

我父親在住院十天後,就對自己的大小便失去感覺了。

 

「妳可以幫我檢查一下尿布嗎?」

 

父親這麼對我說。於是我看了一下他的尿布,他排出了不少糞便。

 

「很不舒服吧?我幫你換一塊新的!」我提議。

 

但父親拒絕了:「這樣太難為情了,等妳媽來再換吧。」

 

最後他一直等到母親來了才願意換尿布。

 

後來除了母親之外,他也會拜託護理師幫忙,但就是不讓我幫他換。

 

所以請你理解,像這樣必須依靠別人才能活下去的感覺,是一種屈辱的感受。

 

即便是在照護中,維護當事人的自尊心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所以提供幫助時,一定要對當事人說一聲。

 

你的幫助是多管閒事的強制行為,還是親切的行動,取決於當事人。對方是否要「接受你的照護」、「接受你的幫忙」,不是你可以決定的。

 

所以請事先確認父母老了之後「想要接受誰的照顧」、「想要與誰一起生活」、「把誰當成心靈支柱」這三件事情。

 

有些父母會全部選擇同一個人,但也有父母會全部選擇不同的人。如果能夠趁著父母還健康的時候,知道自己必須擔任的角色,也能事先做好心理準備。

 

 

(本文節錄自《在告別中學會更愛父母》,木馬文化,清水晶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讓自己也倒下了!給照顧者的7個安心語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5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份禮物就這麼地來到了你的面前,打開後,將會豐富你的人生閱歷與淬鍊;過程中,一定有很多的艱辛,所以一定要不斷地肯定自己,為自己打氣鼓勵。

文/諮商心理師 陳乃綾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推估,長期照護潛在需求為7~9年,而國內研究中,根據平均壽命與疾病型態變數推估,國人一生中需要長期照護的時間約為7.3年,而且是24小時的照顧工作,這對照顧者身心來說,想必都是不小的負荷。

 

每天日復一日的照顧工作,如果沒有其他家人的協助,也許哪一天就換自己倒下來,這是許多照顧者日夜擔心的問題。

 

(別忘了讀這篇:哪一天自己也生病了,誰來照顧我呢?)

 

在此,我要給所有的照顧者大大的肯定與鼓勵,上天真的給了你一份好大的禮物,雖然這份禮物看起來不怎麼賞心悅目。

 

但這份禮物就這麼地來到了你的面前,打開後,將會豐富你的人生閱歷與淬鍊;過程中,一定有很多的艱辛,所以一定要不斷地肯定自己,為自己打氣鼓勵。

 

以下是我給偉大照顧者的七個安心語,希望能讓照顧者在路途上,減少自我懷疑與不安,安了心,才能夠繼續踏上這條不容易的照顧路途:

 

1. 退化是正常的現象-其實你已經照顧得很好了

 

大家都知道,沒有在活動的器官退化得特別快,所以照顧者需要幫被照顧者復健,或者做些被動關節運動,來預防身體機能衰退,降低失能程度。

 

但其實,退化本來就是一種身體現象,我們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適時地肯定自己-「其實你已經照顧得很好了」。

 

2. 你正在做一件很有意義,而且珍貴的陪伴

 

你是家人的天使,因為你,分擔、減輕了家庭的重擔;因為你,讓被照顧的家人有了依靠,且更有尊嚴地活著,也讓其他家人能安心地處理其他事情,你正在做一件,對被照顧者來說,很有意義並珍貴的陪伴。

 

3. 邀請其他家人一起來,共渡與被照顧者相處的時光

 

即使如此,照顧工作本來就不是任何一個人應該獨自承擔的,可以適時地邀請其他家人一起來,共渡與被照顧者相處的時光。

 

儘管有時候這個邀請對其他家人來說,可能不是那麼備受歡迎,但也給他們一個機會,共渡與被照顧者相處的時光,畢竟這難得的時光,可能不像我們想的那麼多,珍惜當下,減少遺憾。

 

4. 累了!就好好疼惜自己的身心,哭一哭,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有時候難免會感到身心俱疲,聽聽自己內在的聲音,試著與自己(內心、身體、腳部、背部)對話:

 

「今天,辛苦你了!對不起都沒有好好照顧你,請原諒我有時會忘了你,謝謝你為我的付出,我愛你。」

 

如果想哭,就讓情緒自然地釋放吧!哭一哭,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5. 休息,是為了能夠提供更好的照顧

 

許多人只要沒有在工作、沒有在付出,就很容易感到不自在、有罪惡感,不太敢讓自己休息與享樂,更不敢讓自己多睡一點。

 

但是身體不是機器,累了就是需要休息,漫長的照顧之路,休息不只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能夠提供有品質的照顧。

 

6. 試著讓自己偶爾可以和以前一樣,和朋友聚聚,或獨自享受和自己在一起的靜謐時刻

 

在照顧的路上,會不知不覺地忘了自己的需要,漸漸地減少和朋友的聚會、從事自己喜愛的活動。

 

久而久之,內在的小孩會抗議,內在小孩(需求)會說:「怎麼都沒有關心我」。

 

所以,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內在小孩)是很重要的,試著讓自己偶爾可以和以前一樣,和朋友聚聚,或者讓一個人好好地靜一靜,一個人看本書,獨自享受這靜謐時刻。

 

7. 盡量認識其他資源,接著就會認識更多資源可運用,讓其他資源一起分擔照顧的負荷

 

盡可能走出去多認識相關單位與資源,只要先認識一個,就更容易接觸其他資源網絡,讓其他資源一起分擔照顧的負荷。

 

例如: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專門提供家庭照顧者資源轉介、喘息服務、心理協談等服務……並設立了全國照顧者免付費關懷專線 0800-507272 (台語:有你真好真好) ,希望可以提升照顧者與家人的生活品質。

 

親愛的照顧者,愛長照與你們站在一起,提醒你,別忘了回到你的內在力量。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喘息咖啡支持長照家庭 藝人、運動員齊聲守護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4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邱璟綾
  • A
  • A
  • A

近年來,時常發生家庭照顧者全年無休地照顧家中長者與患者,導致身心俱疲,最後釀成悲劇的憾事。面對一個又一個讓人鼻酸的故事,「喘息服務」可紓解照顧者長期累積的壓力。家庭照顧者總會與合庫人壽今年邀請藝人蕭煌奇、彭佳慧、陳建寧與運動員戴資穎、林義傑等人,推出「愛不孤單」公益單曲與公益巡迴演唱會,並開著「喘息咖啡胖卡」下鄉,以一杯咖啡,將溫暖送到全台各個角落。

年紀輕輕的阿龍(化名),七年前為了照顧帕金森氏症的母親離開職場,未婚的他沒時間交女友,更別提追求自己的夢想。家總表示,阿龍的故事不是特例,因為照顧家人對生活層面造成的影響中,以個人生涯夢想佔比最高,其次為工作與感情,這也是使照顧者身心俱疲的主因。
 
家總理事長郭慈安表示,「照顧者是愛的勞務,不只需要愛還要技術」,照顧者面對的是平均長達十年的抗戰,過去家總推出喘息學院與照顧咖啡館等活動,希望以一杯咖啡的時間,讓照顧者即使做個白日夢也好,紓解心中長期累積的壓力,而今年將原本在定點提供服務的照顧咖啡館變成胖卡咖啡車,並與演藝人員一起宣導喘息服務。

 ▲家總推出喘息咖啡2.0服務,最快今年中就可以看到喘息咖啡胖卡下鄉服務。(攝影/邱璟綾)


本身也是照顧者的陳建寧表示,爸爸在前年突然中風,喪失語言與動作能力,他毅然決然在前年辭職好好照顧爸爸,並陪伴爸爸復健,因此在創作公益單曲「愛不孤單」時,完全可以體會照顧者的心情。
 
彭佳慧也分享,爺爺在七年前過世,但過世前因為跌倒臥床四年,她深刻感受到照顧家人是一場長期抗戰,也希望趁自己有能力的時候,能夠以歌聲與心力幫助社會,陪伴照顧者。
 
蕭煌奇則說,之前因為母親開刀,他決定請假陪伴媽媽,有空就幫媽媽按摩舒緩開刀的不適,即使只有一小段時間,仍覺得要兼顧工作與照顧,讓自己也身心俱疲。因此他也期待透過公益演唱會,可以用歌聲獻出關懷與愛。

 

▲彭佳慧(左)在現場教蕭煌奇(中)比手指愛心,惹得林義傑(右)與台下眾人哄堂大笑。(攝影/邱璟綾)
 
未來胖卡咖啡到的每個地方,都會提供免費咖啡與有獎徵答,並預計在年中舉辦公益巡迴記者會,邀請彭佳慧、蕭煌奇與范逸臣,以搖滾、歡樂的方式提供照顧者喘息空間,並鼓勵照顧者追求夢想,在照顧之餘,積極面對自己的人生。
 
適時的喘息並懂得善用資源,照顧者及被照顧者才能過有品質的生活,郭慈安強調,「照顧家人不是一個人的責任!」照顧家人的同時,也有追求夢想的權利, 照顧者可以善用衛福部長照資源專線1966,以及家總所提供的服務專線 0800-507272,「請照顧者勇敢愛、放手做,你們並不孤單!」

 

▲衛福部長陳時中(右4)與家總理事長郭慈安(左4),邀請藝人與運動員齊聲守護長照家庭。(攝影/邱璟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面對生命無常,沒把握,就好好把握!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3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參與了家總(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辦的「喘息星期四」讀書會,看到許多長輩一起來談書,聊照顧人的生活,感受非常多樣,唯一缺的是冷淡。

文/盧建彰

 

有些淚水,就像泉水被自然召喚般,緩緩地湧出,可是,並不覺得悲悽,只感到淚水是有溫度,是溫暖的。

 

有些笑聲,就像在深山的林間鳥鳴,輕輕地傳來,細細小小聲的,卻絕不錯過,因為那都是明白彼此在幽微間看到光亮的喜悅。

 

照顧家人需要喘息

自我要求不必完美

 

我看著眼前許多年長的夥伴,卻也是長照生活的新生,可能剛開始接觸到家人生病需要照顧,也開始意識到,照顧者自己有時也需要被照顧,不管是在心理上或者時間上,也都需要有喘息的機會。

 

過去的工作經驗,常會讓我們相信認真就會有回報,努力就能改變現實。只是,當面對照顧長輩時,不免會有種失望的感覺,因為很少會有長輩身體越來越好的狀況。於是,疲憊加上失落感,便成為新的課題,比當年進入職場當新鮮人還多些迷惘困惑。

 

不過,我想,也許也不要有太多壓力,不要覺得一定得樣樣精通,更不要覺得照顧長輩就得十全十美、無微不至,總是會有我們還不懂的生命奧祕,總是會有我們還不理解的關係互動,總是還有我們還沒碰觸的人生祕境。

 

也許不是那麼容易走過,但也不需要急著想考一百分,畢竟,面對生命的大神,誰都得謙卑一些。

 

我猜,感到迷惘,也是人生的一種樣式,或許,在教我們「活到老學到老」吧!

 

喘息咖啡讓心休息

感謝家人是人生導遊

 

不需要永遠都很用力,懂得適時地喘息一下,和朋友、夥伴交換生活心得,相互取個暖,沒什麼好丟臉的。在這世上,永遠很堅強的,叫做石頭,而作為一個人,我們每顆心都是柔軟有溫度的。

 

我喜歡家總提出的「喘息咖啡」概念,一杯掛耳包咖啡,讓你可以找另一位朋友,坐下來聊一聊。喝杯咖啡的時間,讓對方可以有所抒發,不需要過度的教導對方如何照顧家人,只需要跟咖啡一樣有溫度的傾聽,並適時地肯定、鼓勵對方。

 

說起來,當我們脫離學校之後,很少得到讚許,就算在公司,有了點年歲的人,也多半是鼓勵別人的那方,自己反倒少了很多被認同、嘉許的機會。

 

讓彼此能夠有所寬慰,讓彼此在滿滿的照顧時間外,有喘一口氣的空間,我想是很不錯的想法。

 

像這樣不一樣的思維,其實有許多還值得我們去學習和實行,說來不也該謝謝生病的家人,才讓我們有機會比過往的自己多一些不一樣的人生經驗嗎?

 

這跟出國旅行一樣,一樣要花錢,一樣有許多未知,一樣也可能伴著恐懼,但也一樣能給我們不同的體驗。這樣說起來,生病的家人也算是另類的人生導遊呢!哈哈!

 

《松鼠之家》關懷失智

與家人重新創造美好記憶

 

前陣子,照顧我母親的醫生白明奇醫師又出了本新書《松鼠之家:失智症大地》,書裡充滿他多年來見到、碰觸到的故事,除了溫暖輕柔,叫人心暖暖外,更有許多專業醫學知識,好讓人理解這個全新的人生領域。

 

是呀!過去為了孩子教養,都會多買個幾本書,現在也更該為年老長輩的照顧,買幾本好書來認識。畢竟,紙漿大漲了,該搶的,應該是更有價值的書吧!

 

白醫師不愧是位詩人,「松鼠之家」這書名充滿了詩意,來自於一部法國電影,是鄉間的一家療養院的名字,裡頭住了許多病人,並由此而發生了許多揪心的故事。白醫師援引這名,作為他的第三本失智症著作,也可以看出他醫治的不單是病症,著眼更多的是人心和生命關係。

 

讀他書裡的故事,總給我陽光般的和煦感,不是因為充滿光明,而是那種體諒,無比的彰顯了人性的光輝,那安慰了我,也更讓我對家人的處境有另一種解讀。

 

從事創意工作的我,必須說,對生命有另一番體會,那就是創意。如果刻板的認定眼前的狀態就只是個悲哀,不只是對患病的家人不公平,某種程度來說,也是缺乏創意哦!試著寬慰彼此,並且在遺忘、不捨中,積極地重新創造新的記憶,也是美好。

 

有些東西忘記了沒關係,你們要有信心,可以再創造屬於你們新的故事,而那才證明你們活著。

 

失智提醒把握當下

手心記憶熱度不減

 

無獨有偶,我也在最近拍了一支和失智症相關的片子。

 

我常覺得失智症是種充滿詩意的病症,雖然許多時候確實有很多的不捨和鼻酸,但總覺得那種記憶不由自主的喪失,和藝術創作的珍貴相像,彷彿都在提醒人,要多多把握當下,並且用心在每一刻裡。也只有如此,活才是真的活,生才是真的生。

 

一如藝術作品,美好的記憶總是照亮了時間洪流裡黑暗的角落,多數時候,我們的生活充滿了柴米油鹽,也可能是些奸險可怖,耗費了我們許多精力、時間,之後回想卻沒有太多值得記憶。

 

我們的工作是為了家人,而家人終究才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

 

我藉由一段失智症父女的故事,好去講述故宮博物院裡收藏的不只是文物,而是記憶。雖然某些東西會被時間給沖刷消逝,但是,只要在意就有意義。

 

就如同父母過往牽著我們的手心,不管過了多少年,這溫熱無比的記憶,始終熱度不變,只要緊握就不會忘記,就能抵擋無情的世界。

 

生命無常珍惜家人

沒把握更要好好把握

 

渾噩的生活,我們都過得太多,有時是生活所逼迫,但也很多是我們自我放棄。

 

既然你我有這個奇妙的機緣,讓你可以看到這些我暫時放下家人、勉力寫出的文字,好不好,你也去把你的家人捧起,聊個兩句?

 

這樣也不枉費我拒絕我女兒找我玩煮飯遊戲的邀約,在這應屬於她的時間,我卻將這時間獻給了你,寫下雖不珍貴但頗為用力的幾個字。

 

面對無常,我們誰都沒有把握。

 

面對感情,我們誰都可以好好把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