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一家老小的三明治族,你辛苦了!請別忘了疼惜自己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6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個族群,最大的家庭角色就是照顧者,無論在工作上賺取實際的報酬供家庭使用或是花時間陪伴家人,都是一種照顧的表現。然而,隨著現代醫學的發達、晚婚晚生子的社會現象,年紀甚至還有往後延伸的趨勢。

文/諮商心理師 艾彼

 

50歲的振興,在臺灣所謂的百大企業的科技廠就職,工作能力備受肯定的他目前是公司的中階主管位置,可是在風光的背後,卻是為工作、家庭兩頭燒。 


事業正在發展的三明治族

 

「我真的很感謝我老婆,要是沒有她,我不知道這幾年怎樣能撐過去!她一直希望我能夠不要那麼常加班,假日陪多孩子走走、陪我媽媽做做復健。說實話,我也想啊。但是,明年還有升遷,我沒辦法這時候停下來。」

 

振興婚後所組成的核心家庭,在母親中風後很幸運地能在第一時間做出調整和反應。振興與太太在會談中達成共識,評估兩人的經濟狀況與家庭的需要,太太願意先辭去人資的職務,將重心回歸家庭。

 

「反正孩子還在幼稚園,很需要我。婆婆回診復健,也需要人照料......婆婆這麼愛面子不肯讓外人照顧,我願意在先生需要我的時候,給他一雙手,支持他。」

 

當振興回顧著往日會談時,想到太太所說的話,不禁嘆了一口氣,他說:「我覺得我太虧欠老婆了,我總是要她等我,等我這個案子忙完,等我們家回歸穩定,但這次又要等我升遷.......」  


入不敷出的三明治族

 

36歲的惠竹,結婚6年,育有一對2歲的雙胞胎兄弟,在廣告公司擔任企劃,是家裡的獨生女,但時常夾在工作與家庭照顧之間。

 

「我老公說要我把工作辭掉,我怎麼敢?我爸媽目前是還好,不需要我負擔什麼照顧責任。但是,我怎麼知道未來會怎麼樣?」惠竹的父親患有自體免疫疾病,根據醫生的說法,自體免疫疾病患者的生病經常會有滾雪球的效應,引發許多併發症。

 

惠竹的想法是,業務老公的收入時好時壞,孩子未來還有教育基金成長基金,兩人的家長年紀都大了,多存一份是一份薪水。「何況,我也怕工作辭掉後,經濟重擔都在先生身上,回過頭來反而影響家庭相處的氣氛,這樣多不好啊!」惠竹淡淡地說。

 

興年和惠竹,都是所謂的「三明治族群」。三明治族群的年紀,介在35-55歲之間,這個年齡段的成人通常已經成立了自己的小家庭,需要負擔兒女的開銷;同時,父母也已屆高齡,需要負擔父母的醫療費用、日常照顧,這便是三明治族群一詞的由來。

 

這個族群,最大的家庭角色就是照顧者,無論在工作上賺取實際的報酬供家庭使用或是花時間陪伴家人,都是一種照顧的表現。然而,隨著現代醫學的發達、晚婚晚生子的社會現象,年紀甚至還有往後延伸的趨勢。

 

當我這麼一說,你一定在心裡浮現很多張親友的臉孔,也或者你自己就是。

 

就我的經驗裡,三明治族群有幾個特點:

 

1. 其問題是複合式的,橫跨工作、家庭照顧、子女教養,與其他衍伸的問題。

 

2. 焦點多半在孩子、父母身上,吝嗇花額外的時間、金錢來照顧自己的身心需要。

 

3. 通常不覺得自己在硬撐,直到過勞 burn out 才會發現不能繼續這樣下去。

 

所以,在企業願意為員工付費並且允許上班時間用作會談時間的情況下,三明治族群很樂意使用資源,也會表現相當高的談話需求和意願。但是,在一般的社區諮詢會談裡,卻很少能看得到他們來談。不是他們沒有談話的需求,也不是他們不需要被照顧,而是他們吝嗇對自己好。

 

試著回答下列的量表,看看你是不是也是一個吝惜照顧自己的三明治族群

 

1.  您最近是否經常感到緊張,覺得工作總是做不完?

2.  您最近是否老是睡不好,常常失眠或睡眠品質不佳?

3.  您最近是否經常有情緒低落、焦慮、煩躁的情況?

4.  您最近是否經常忘東忘西、變得很健忘?

5.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胃口不好?或胃口特別好?

6.  您最近六個月內是否生病不只一次了?

7.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很累,假日都在睡覺?

8.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頭痛、腰痠背痛?

9.   您最近是否經常意見和別人不同?

10. 您最近是否注意力經常難以集中?

11. 您最近是否經常覺得未來充滿不確定感?恐懼感?

12. 人說您最近氣色不太好嗎?

 

如果回答是/有的數目越多,代表你越有過勞的傾向,就越要注意和休息囉!

 

我知道,你一定把很多家中照顧的重擔一肩擔起了。不管是實質的還是精神上的,你都撐起來了。無論是主觀上的不願意,或是客觀上的環境困難。

 

我知道你暫時還是無法放下對工作的企圖心,對經濟的慾望,也無法全然地卸下照顧者的重擔。我知道你還是很想在事業上全力衝刺,在家庭上盡到角色責任。

 

別擔心,你可以的,就去吧!

 

艾彼只想提醒你,永遠要給這麼辛苦的自己,一些合理的鼓勵。你值得一場電影、一個旅行、一個無所事事的下午、一個陽光的下午去釣魚打球下午茶......總之,不要吝嗇對自己好。照顧這條路,越是能夠慷慨對自己才越能夠走的長久。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人生不是戰場

撰文 :天下文化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
  • A
  • A
  • A

年輕時候,因為單身的緣故,父母擔了許多心,常常對我說:「現在有爸媽陪著妳,將來我們都走了,妳一個人孤伶伶的,怎麼辦呢?」那時候我就有預感,覺得爸媽和我相伴的時間會很長,因為他們是很自律的晨運者,吃食比較清淡,生活習慣良好,又沒什麼疾病。

文/張曼娟

 

當老父母發生狀況的時候,兒女的反應各有不同。

有人總是站在第一線,有人便站在第二線,

有人根本不出現。

這些情況好像不能那麼果斷的用「孝順」或「不孝」來判定。

每個孩子的成長過程,都與父母有千迴百轉的糾結,

不足為外人道的種種。

於是,到了最後,有人選擇了承擔,有人選擇了逃避。

愛,是幸福的,

愛,也是艱辛的。

 

如今,父母年紀大了,毛病也多了,反而不再問我,他們走了之後,我要怎麼過生活?也或許是他們看見了我的生存能力,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吧。

 

經過了兩年的磨練,我已經成為一個合格的照顧者。這是我引以為榮的事,並沒有人教導我該怎麼做,一切都是在混亂、艱困、捉襟見肘的情況下,摸索著走過來的。

 

一個照顧者的日常是怎樣的呢?

 

在二○一七年十二月六日這一天,我把鬧鐘設在清晨五點五十五分,醒來後,在網路上為母親掛好了神經內科門診,接著再躺下讓眼睛休息。因為母親之前住院的焦慮感,我的針眼又腫了起來,眼科醫生只叮嚀:「要放輕鬆,多休息。」七點之前振作起床,在十四度的低溫中穿好外套,裹緊圍巾,戴上帽子,喝完一杯溫熱開水,就拉著菜籃車買菜去了。

 

七點鐘的菜市場很冷清,彷彿才剛剛甦醒,菜販忙著搬貨,排列菜蔬,於是,我可以在買雞的時候,和老闆娘聊上幾句,一點都不被時間催趕。蔬菜和肉類買齊了,回到家立刻為熬湯做準備,雞骨架和雞腳用壓力鍋燉煮起來,吃完早餐,摘掉黃豆芽的根,特意看了時間,耗時四十五分鐘,這是為雞高湯煮番茄黃豆芽準備的。

 

九點鐘準時出門,陪媽媽去萬芳醫院,等候門診、批價、領藥,回到家已經十點半了,我和印籍家務助理阿妮一起下廚,趁著午餐前陪伴父母逗弄兩隻貓咪,牠們已經跑了一個上午,懨懨的睏倦了,縮著身子睡覺,實在可愛。

 

吃完午餐交代過阿妮,便來到辦公室,專注打稿,今天的進度是三千字。黃昏時完成了,一時興起,和工作夥伴們相約上山泡溫泉吃砂鍋魚頭,沿路淒風冷雨,可是在溫暖的車上感覺非常安全。

 

到了中年,成為照顧者才明白,人生不是戰場,不必追求勝利,也沒有勝利可以追求,最重要的其實是經歷。照顧者的經歷,讓我成為更成熟、更完整的人,也讓我更加認識到自由與快樂的可貴。

 

 

 

(本文節錄自《我輩中人:寫給中年人的情書》,天下文化,張曼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讓自己也倒下了!給照顧者的7個安心語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5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這份禮物就這麼地來到了你的面前,打開後,將會豐富你的人生閱歷與淬鍊;過程中,一定有很多的艱辛,所以一定要不斷地肯定自己,為自己打氣鼓勵。

文/諮商心理師 陳乃綾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推估,長期照護潛在需求為7~9年,而國內研究中,根據平均壽命與疾病型態變數推估,國人一生中需要長期照護的時間約為7.3年,而且是24小時的照顧工作,這對照顧者身心來說,想必都是不小的負荷。

 

每天日復一日的照顧工作,如果沒有其他家人的協助,也許哪一天就換自己倒下來,這是許多照顧者日夜擔心的問題。

 

(別忘了讀這篇:哪一天自己也生病了,誰來照顧我呢?)

 

在此,我要給所有的照顧者大大的肯定與鼓勵,上天真的給了你一份好大的禮物,雖然這份禮物看起來不怎麼賞心悅目。

 

但這份禮物就這麼地來到了你的面前,打開後,將會豐富你的人生閱歷與淬鍊;過程中,一定有很多的艱辛,所以一定要不斷地肯定自己,為自己打氣鼓勵。

 

以下是我給偉大照顧者的七個安心語,希望能讓照顧者在路途上,減少自我懷疑與不安,安了心,才能夠繼續踏上這條不容易的照顧路途:

 

1. 退化是正常的現象-其實你已經照顧得很好了

 

大家都知道,沒有在活動的器官退化得特別快,所以照顧者需要幫被照顧者復健,或者做些被動關節運動,來預防身體機能衰退,降低失能程度。

 

但其實,退化本來就是一種身體現象,我們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適時地肯定自己-「其實你已經照顧得很好了」。

 

2. 你正在做一件很有意義,而且珍貴的陪伴

 

你是家人的天使,因為你,分擔、減輕了家庭的重擔;因為你,讓被照顧的家人有了依靠,且更有尊嚴地活著,也讓其他家人能安心地處理其他事情,你正在做一件,對被照顧者來說,很有意義並珍貴的陪伴。

 

3. 邀請其他家人一起來,共渡與被照顧者相處的時光

 

即使如此,照顧工作本來就不是任何一個人應該獨自承擔的,可以適時地邀請其他家人一起來,共渡與被照顧者相處的時光。

 

儘管有時候這個邀請對其他家人來說,可能不是那麼備受歡迎,但也給他們一個機會,共渡與被照顧者相處的時光,畢竟這難得的時光,可能不像我們想的那麼多,珍惜當下,減少遺憾。

 

4. 累了!就好好疼惜自己的身心,哭一哭,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有時候難免會感到身心俱疲,聽聽自己內在的聲音,試著與自己(內心、身體、腳部、背部)對話:

 

「今天,辛苦你了!對不起都沒有好好照顧你,請原諒我有時會忘了你,謝謝你為我的付出,我愛你。」

 

如果想哭,就讓情緒自然地釋放吧!哭一哭,又是一個新的開始。

 

5. 休息,是為了能夠提供更好的照顧

 

許多人只要沒有在工作、沒有在付出,就很容易感到不自在、有罪惡感,不太敢讓自己休息與享樂,更不敢讓自己多睡一點。

 

但是身體不是機器,累了就是需要休息,漫長的照顧之路,休息不只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能夠提供有品質的照顧。

 

6. 試著讓自己偶爾可以和以前一樣,和朋友聚聚,或獨自享受和自己在一起的靜謐時刻

 

在照顧的路上,會不知不覺地忘了自己的需要,漸漸地減少和朋友的聚會、從事自己喜愛的活動。

 

久而久之,內在的小孩會抗議,內在小孩(需求)會說:「怎麼都沒有關心我」。

 

所以,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內在小孩)是很重要的,試著讓自己偶爾可以和以前一樣,和朋友聚聚,或者讓一個人好好地靜一靜,一個人看本書,獨自享受這靜謐時刻。

 

7. 盡量認識其他資源,接著就會認識更多資源可運用,讓其他資源一起分擔照顧的負荷

 

盡可能走出去多認識相關單位與資源,只要先認識一個,就更容易接觸其他資源網絡,讓其他資源一起分擔照顧的負荷。

 

例如: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專門提供家庭照顧者資源轉介、喘息服務、心理協談等服務……並設立了全國照顧者免付費關懷專線 0800-507272 (台語:有你真好真好) ,希望可以提升照顧者與家人的生活品質。

 

親愛的照顧者,愛長照與你們站在一起,提醒你,別忘了回到你的內在力量。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喘息咖啡支持長照家庭 藝人、運動員齊聲守護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4月2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邱璟綾
  • A
  • A
  • A

近年來,時常發生家庭照顧者全年無休地照顧家中長者與患者,導致身心俱疲,最後釀成悲劇的憾事。面對一個又一個讓人鼻酸的故事,「喘息服務」可紓解照顧者長期累積的壓力。家庭照顧者總會與合庫人壽今年邀請藝人蕭煌奇、彭佳慧、陳建寧與運動員戴資穎、林義傑等人,推出「愛不孤單」公益單曲與公益巡迴演唱會,並開著「喘息咖啡胖卡」下鄉,以一杯咖啡,將溫暖送到全台各個角落。

年紀輕輕的阿龍(化名),七年前為了照顧帕金森氏症的母親離開職場,未婚的他沒時間交女友,更別提追求自己的夢想。家總表示,阿龍的故事不是特例,因為照顧家人對生活層面造成的影響中,以個人生涯夢想佔比最高,其次為工作與感情,這也是使照顧者身心俱疲的主因。
 
家總理事長郭慈安表示,「照顧者是愛的勞務,不只需要愛還要技術」,照顧者面對的是平均長達十年的抗戰,過去家總推出喘息學院與照顧咖啡館等活動,希望以一杯咖啡的時間,讓照顧者即使做個白日夢也好,紓解心中長期累積的壓力,而今年將原本在定點提供服務的照顧咖啡館變成胖卡咖啡車,並與演藝人員一起宣導喘息服務。

 ▲家總推出喘息咖啡2.0服務,最快今年中就可以看到喘息咖啡胖卡下鄉服務。(攝影/邱璟綾)


本身也是照顧者的陳建寧表示,爸爸在前年突然中風,喪失語言與動作能力,他毅然決然在前年辭職好好照顧爸爸,並陪伴爸爸復健,因此在創作公益單曲「愛不孤單」時,完全可以體會照顧者的心情。
 
彭佳慧也分享,爺爺在七年前過世,但過世前因為跌倒臥床四年,她深刻感受到照顧家人是一場長期抗戰,也希望趁自己有能力的時候,能夠以歌聲與心力幫助社會,陪伴照顧者。
 
蕭煌奇則說,之前因為母親開刀,他決定請假陪伴媽媽,有空就幫媽媽按摩舒緩開刀的不適,即使只有一小段時間,仍覺得要兼顧工作與照顧,讓自己也身心俱疲。因此他也期待透過公益演唱會,可以用歌聲獻出關懷與愛。

 

▲彭佳慧(左)在現場教蕭煌奇(中)比手指愛心,惹得林義傑(右)與台下眾人哄堂大笑。(攝影/邱璟綾)
 
未來胖卡咖啡到的每個地方,都會提供免費咖啡與有獎徵答,並預計在年中舉辦公益巡迴記者會,邀請彭佳慧、蕭煌奇與范逸臣,以搖滾、歡樂的方式提供照顧者喘息空間,並鼓勵照顧者追求夢想,在照顧之餘,積極面對自己的人生。
 
適時的喘息並懂得善用資源,照顧者及被照顧者才能過有品質的生活,郭慈安強調,「照顧家人不是一個人的責任!」照顧家人的同時,也有追求夢想的權利, 照顧者可以善用衛福部長照資源專線1966,以及家總所提供的服務專線 0800-507272,「請照顧者勇敢愛、放手做,你們並不孤單!」

 

▲衛福部長陳時中(右4)與家總理事長郭慈安(左4),邀請藝人與運動員齊聲守護長照家庭。(攝影/邱璟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跟著中風父親在各醫院流浪 照顧者的真情告白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09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快來啊,你爸出事了!」凌晨三點,媽媽突然叫了起來,小西(化名)與哥哥嫂嫂從睡夢中驚醒,急忙趕到爸媽房間,看見媽媽正試著為73歲的父親放血,哥哥趕忙叫救護車,將已經失去意識的父親緊急送往醫院。

即使已經是7年前的往事、但這驚恐的一幕,仍深深印在小西腦海裡。

 

母親半夜發現床褥濕了一片,赫然發現是先生失禁了,想要叫醒他,卻怎麼都搖不醒。一家人在凌晨時分緊急將父親送醫,急診室醫師判斷是栓塞,馬上送往加護病房。

 

「腦幹中間已經腫脹變形,不能開刀。」醫師的每句話對家人來說都是晴天霹靂,父親在加護病房至少待了一星期。想起親戚當年同樣是中風、送醫急救,卻成了植物人,一家人心情雖然慌張,但誠心盼望這樣的情況,不會重演在自己父親身上……。

 

回想那天,小西與家人在醫院簽了許多讓人似懂非懂的文件,家人無法離開醫院,也不知該如何將父親的狀況告訴大家族的其他成員。後來,父親是被救活了、恢復了意識,但身體右邊癱瘓,無法講話,也不能寫字。

 

一家人這也才發現,年輕時貪杯的父親,其實中風前早有徵兆和症狀:父親藏著高血壓藥物、也患有輕微糖尿病,但父親不但沒吃藥,也一直沒讓家人知道、自己的健康已經出了狀況。

 

28天內換一次醫院

家人毫無生活品質

 

接下來半年,小西與家人的生活,幾乎都在各大醫院轉換著。遵循健保規定,每28天就得為父親換一家醫院,「真的是疲於奔命,那時不斷在設法幫父親掛號找醫院病床、有的醫院會告訴你,現在有病床,你不來就取消。」被迫換醫院的狀況,每隔10幾天、家人就得面對一次,「可想而知,在那樣的情況下,我們怎可能有生活品質可言。」小西每天下了班就去醫院看爸爸、同時處理找看護、神經內科與復健科掛號等大大小小的事,而且每換一家醫院,父親得做的檢查、就必須重複一次。

 

「我們已經做好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數不清換了幾家醫院,出於一片孝心,小西與哥哥即使身心俱疲,還是只得互相打氣,一起面對父親中風帶來的衝擊。經過半年,得以有巴氏量表為依據,決定是否可以聘請外籍看護。

 

資格符合、申請外籍看護,也需要約半年時間。家人討論,由於白天都得上班、小父親四歲的母親也不適合擔任照顧工作,加上家住舊公寓四樓,父親要上下樓並不方便,在等待外籍看護的這段過渡期,決定先將父親送去安養中心。

 

送安養機構一年

再遠都要見爸爸

 

透過別人介紹,家人選定了一家位於新北市新店山邊的一家私立安養機構。即使那兒離家遠、想去看父親,單程得搭巴士花上一小時車程,但因為那裏環境好,家人還是通過,將父親送往那裏,每星期小西至少去看父親三四次,「一有時間就去,做子女應該的啊,就是想看看爸爸,陪陪他。」

 

小西記得,和家人將父親送去安養中心的那天,父親哭了、覺得家人不要他了。這也讓小西和家人更覺得、即使路程再遠,也得盡所有可能、經常來探視陪伴父親。當時小西父親到安養中心住的是三人房,每月費用約3萬5千元,離開醫院的父親,可以站立,但不太能行走,大多時候坐在輪椅上。後來親戚說,宜蘭有間安養院,各方面也都很好,家人就將父親送去宜蘭,父親一度大哭,但家人無論再遠,都無怨言、盡量抽時間去陪伴他。

 

小西坦言,看到父親病苦,家人身心也都煎熬,「就算哭,我們也躲起來哭,不讓爸媽知道。」這期間,家人經常討論如何處理面對。就以請外勞這件事來說,有個外人進到家裡來,家人總是難免感到彆扭不習慣,但是家人都覺得「還是希望爸爸在家裡。在家裡,他最熟悉,我們能經常看到爸爸也很好。」

 

▲將生病的爸爸暫時送往安養院後,家人還是常來探望。(此為情境示意圖,非當事人)

 

三名外籍看護接棒照顧

雇主管理傷腦筋

 

小西的父親中風後約一年,外籍看護來了,而父親也終於回到家裡。哥哥花了20多萬元,為父親買了爬梯機,只是父親已不愛出門。

 

來到小西家的,是從印尼峇里島小島來的Anna。那是Anna人生第一次到台灣,30多歲的她有165公分高,算是高大,適合照顧壯碩的父親。不過溝通上,Anna的語言不是太通,家人安排Anna就住在父親旁邊,方便就近照顧。當時小西的父親可以進食,在Anna的幫忙下,每個晚上,父親都拿著拐杖,在家裡走一圈,保持活動。

 

請外勞的費用大約是每月兩萬多元,小西每月出5千元,哥哥阿莎力、主動提出,願意出兩份。家人當然也感受到與外籍看護文化、生活習慣的不同,需要對彼此更多的了解。

 

Anna在小西家待了三年後離開,期間吃得很不錯,胖了10公斤。但是第二位外籍看護,就讓小西與家人頗傷腦筋。她不是第一次來台灣,語言溝通也比Anna好些,但她的精神狀況有些問題,甚至不吃飯、還出現了些幻聽、幻覺的狀況,後來甚至常說「我帶阿公回印尼」、「全家福照片有多一個人」等等。

 

當時小西的母親懷疑,家裡有些東西好像不見了,小西與哥哥也不確定到底是母親記不清楚,還是真的東西不見了,只是這位外勞的精神狀態不太對,讓家人開始擔心「不知平常她是怎樣對待爸爸」,決定輪流在家,不讓父親與外勞獨自相處。

 

才一年,小西與家人最後還是只得請仲介將她帶走。但她離開,下一位接替人選還沒來,大約一個多月的空窗期,只得從「黑市」找臨時看護,費用是一天1200元,臨時看護很精明,堅持「只照顧阿公」,其他一概不管。

 

一個多月後,第三位外籍看護瓦娣來了。因為瓦娣前一位雇主往生,仲介代她接下照顧小西父親的工作。只是瓦娣的工作態度並不好,無論餵食、按摩等都頗隨便,到後來,小西的父親身上出現了些皮膚病問題,皮膚長了許多小水泡,甚至潰爛,每晚得花上兩小時換敷片,這與照顧品質好壞,實在脫不了關係。

 

父親病苦走完人生路

家人凝聚相扶持

 

當時小西的父親已經裝了鼻胃管,心情上,父親厭世,看在家人眼裡,更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家人都看得出父親的不快樂、幾乎沉浸在沮喪的情緒中,加上無法表達,家人只能從父親嗯嗯阿阿的聲音中去猜測意思。

 

從2011年父親中風,到2017年4月底父親過世,這期間對小西與家人來說,「急診室人生」經常上演,但也因為父親的病苦,兄弟姊妹感情變得更融洽,經常討論父親的事,幾乎所有的考量,都以感謝父親為家庭付出,而做出一致的決定。小西的母親,也曾擔心,無論是父親送安養院、或是經常需要回診、復健等等,會讓子女太累,怕父親的狀態拖累了大家。但終究,一家人在這七年間,「感情更深了。」小西回憶這一路走來、想到家人的互相扶持、加上思念父親,還是掉下了眼淚。

 

2017年四月底,醫師說「差不多了」,小西的父親自加護病房轉往單人房,這兩天,全家人都不曾闔眼,父親疼痛不已,家人也曾為了要不要急救,感到萬般煎熬。最後家人請求醫院只為父親打嗎啡、減輕疼痛,順其自然地送走了80歲的父親。

 

對家人來說,雖然萬般不捨,但也告訴自己,父親終於解脫。「真的很感謝家人一起,我們無法預期父親的狀況會如何,但我們很清楚,不論多久,兄弟姐妹都會一起扛起來。」小西再次紅了眼眶,「是父親讓我們與家有了更深的連結,讓我們想回家,家人有更深的凝聚力。」

 

回憶過往,以中風病患家屬過來人的身分,小西誠心期盼,醫療規劃能更體貼,「每 28天就要換醫院的掛號人生,真的像夢魘一樣。」她也說,「我知道在許多家庭,照顧長輩或病人的責任常落在一個人身上,但是,『還是得適時示弱吧』,長期照顧,真的不是一個人扛得下來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面對生命無常,沒把握,就好好把握!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3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參與了家總(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辦的「喘息星期四」讀書會,看到許多長輩一起來談書,聊照顧人的生活,感受非常多樣,唯一缺的是冷淡。

文/盧建彰

 

有些淚水,就像泉水被自然召喚般,緩緩地湧出,可是,並不覺得悲悽,只感到淚水是有溫度,是溫暖的。

 

有些笑聲,就像在深山的林間鳥鳴,輕輕地傳來,細細小小聲的,卻絕不錯過,因為那都是明白彼此在幽微間看到光亮的喜悅。

 

照顧家人需要喘息

自我要求不必完美

 

我看著眼前許多年長的夥伴,卻也是長照生活的新生,可能剛開始接觸到家人生病需要照顧,也開始意識到,照顧者自己有時也需要被照顧,不管是在心理上或者時間上,也都需要有喘息的機會。

 

過去的工作經驗,常會讓我們相信認真就會有回報,努力就能改變現實。只是,當面對照顧長輩時,不免會有種失望的感覺,因為很少會有長輩身體越來越好的狀況。於是,疲憊加上失落感,便成為新的課題,比當年進入職場當新鮮人還多些迷惘困惑。

 

不過,我想,也許也不要有太多壓力,不要覺得一定得樣樣精通,更不要覺得照顧長輩就得十全十美、無微不至,總是會有我們還不懂的生命奧祕,總是會有我們還不理解的關係互動,總是還有我們還沒碰觸的人生祕境。

 

也許不是那麼容易走過,但也不需要急著想考一百分,畢竟,面對生命的大神,誰都得謙卑一些。

 

我猜,感到迷惘,也是人生的一種樣式,或許,在教我們「活到老學到老」吧!

 

喘息咖啡讓心休息

感謝家人是人生導遊

 

不需要永遠都很用力,懂得適時地喘息一下,和朋友、夥伴交換生活心得,相互取個暖,沒什麼好丟臉的。在這世上,永遠很堅強的,叫做石頭,而作為一個人,我們每顆心都是柔軟有溫度的。

 

我喜歡家總提出的「喘息咖啡」概念,一杯掛耳包咖啡,讓你可以找另一位朋友,坐下來聊一聊。喝杯咖啡的時間,讓對方可以有所抒發,不需要過度的教導對方如何照顧家人,只需要跟咖啡一樣有溫度的傾聽,並適時地肯定、鼓勵對方。

 

說起來,當我們脫離學校之後,很少得到讚許,就算在公司,有了點年歲的人,也多半是鼓勵別人的那方,自己反倒少了很多被認同、嘉許的機會。

 

讓彼此能夠有所寬慰,讓彼此在滿滿的照顧時間外,有喘一口氣的空間,我想是很不錯的想法。

 

像這樣不一樣的思維,其實有許多還值得我們去學習和實行,說來不也該謝謝生病的家人,才讓我們有機會比過往的自己多一些不一樣的人生經驗嗎?

 

這跟出國旅行一樣,一樣要花錢,一樣有許多未知,一樣也可能伴著恐懼,但也一樣能給我們不同的體驗。這樣說起來,生病的家人也算是另類的人生導遊呢!哈哈!

 

《松鼠之家》關懷失智

與家人重新創造美好記憶

 

前陣子,照顧我母親的醫生白明奇醫師又出了本新書《松鼠之家:失智症大地》,書裡充滿他多年來見到、碰觸到的故事,除了溫暖輕柔,叫人心暖暖外,更有許多專業醫學知識,好讓人理解這個全新的人生領域。

 

是呀!過去為了孩子教養,都會多買個幾本書,現在也更該為年老長輩的照顧,買幾本好書來認識。畢竟,紙漿大漲了,該搶的,應該是更有價值的書吧!

 

白醫師不愧是位詩人,「松鼠之家」這書名充滿了詩意,來自於一部法國電影,是鄉間的一家療養院的名字,裡頭住了許多病人,並由此而發生了許多揪心的故事。白醫師援引這名,作為他的第三本失智症著作,也可以看出他醫治的不單是病症,著眼更多的是人心和生命關係。

 

讀他書裡的故事,總給我陽光般的和煦感,不是因為充滿光明,而是那種體諒,無比的彰顯了人性的光輝,那安慰了我,也更讓我對家人的處境有另一種解讀。

 

從事創意工作的我,必須說,對生命有另一番體會,那就是創意。如果刻板的認定眼前的狀態就只是個悲哀,不只是對患病的家人不公平,某種程度來說,也是缺乏創意哦!試著寬慰彼此,並且在遺忘、不捨中,積極地重新創造新的記憶,也是美好。

 

有些東西忘記了沒關係,你們要有信心,可以再創造屬於你們新的故事,而那才證明你們活著。

 

失智提醒把握當下

手心記憶熱度不減

 

無獨有偶,我也在最近拍了一支和失智症相關的片子。

 

我常覺得失智症是種充滿詩意的病症,雖然許多時候確實有很多的不捨和鼻酸,但總覺得那種記憶不由自主的喪失,和藝術創作的珍貴相像,彷彿都在提醒人,要多多把握當下,並且用心在每一刻裡。也只有如此,活才是真的活,生才是真的生。

 

一如藝術作品,美好的記憶總是照亮了時間洪流裡黑暗的角落,多數時候,我們的生活充滿了柴米油鹽,也可能是些奸險可怖,耗費了我們許多精力、時間,之後回想卻沒有太多值得記憶。

 

我們的工作是為了家人,而家人終究才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

 

我藉由一段失智症父女的故事,好去講述故宮博物院裡收藏的不只是文物,而是記憶。雖然某些東西會被時間給沖刷消逝,但是,只要在意就有意義。

 

就如同父母過往牽著我們的手心,不管過了多少年,這溫熱無比的記憶,始終熱度不變,只要緊握就不會忘記,就能抵擋無情的世界。

 

生命無常珍惜家人

沒把握更要好好把握

 

渾噩的生活,我們都過得太多,有時是生活所逼迫,但也很多是我們自我放棄。

 

既然你我有這個奇妙的機緣,讓你可以看到這些我暫時放下家人、勉力寫出的文字,好不好,你也去把你的家人捧起,聊個兩句?

 

這樣也不枉費我拒絕我女兒找我玩煮飯遊戲的邀約,在這應屬於她的時間,我卻將這時間獻給了你,寫下雖不珍貴但頗為用力的幾個字。

 

面對無常,我們誰都沒有把握。

 

面對感情,我們誰都可以好好把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