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到居服員、搶不到外籍看護,怎麼辦?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14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幾年前就要倚靠外籍看護的家母說,「要不是雙腿無力,我根本不想請看護」,是的,自己照顧自己,絕對比靠別人照顧來得好。

文/朱國鳳

 

但是老後還是無法讓自己不要變得太弱,仍然需要看護,卻又等不到政府補助的居服員,或是搶不到外籍看護時,怎麼辦?

 

對策1:自費找居家照顧服務員

 

目前也有純民營的居家照顧公司,甚至可以提供一對一的本國籍專屬居服員,與長者更容易培養感情。並且篩選過程相當嚴謹,除了需具備專業證書外,還要提供六位推薦人名單,確保應徵者的品格與敬業態度。

 

每小時服務費則是按照顧難易度分級,譬如一般生活照顧350 元、居家健康促進照顧450 元、失智症居家照顧500 元。可以針對每個家庭的需求,擬定個別化的服務計劃。有些已經移民海外的兒女,就傾向選擇這種專屬的居服員,即使門診或是住院,都能代替家屬陪病照顧。

 

對策2:找走動式居家服務員

 

北歐地區的居服員,標榜「走動式照顧」,也就是每天可以到府甚至多達5~7 次,因此是全天候照護的理想替代方案。但是台灣現有的居家服務制度,即使重度失能,頂多是每天一次,每次數小時。

 

距離,是居家服務的天敵。服務個案如果分布較廣、較分散,交通轉場就會很費時。如果居服員負責個案都在附近社區,省去奔波往返時間,才有可能提供所謂的「走動式照顧」,也就是單趟停留時間較短、但是到訪頻率較高,即使搶不到全天候的外籍看護,走動式的居服員也能大致頂得上。

 

 

要提醒的是,若想要尋求「走動式的居家服務」,不僅老後不能住得太偏遠,最好是住在老人較密集的社區。當居服員在同一社區能服務足夠數量的失能長者時,「走動式的居家照顧」才有可能。

 

對策3:預先存志工時數

 

一位瑞士老太太骨折,出院後需要臥床一段時間,老太太向「時間銀行」提領以前存進去的志工時數,很快的,就有志工到府提供生活照顧。

 

老太太康復後,又重返志工行列,負責照顧附近的兩位老人。瑞士從政府到民間,都相當支持「時間銀行」,不只是中高齡族、很多年輕人也積極參與,大家都在為自己的老後預存「志工老本」。

 

新北市社會局也已推出了「高齡照顧存本專案」,儲存的服務時數,可以提領給親友使用、或是自己老後使用。不過新北市推動的「時間銀行」有區域限制,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推動的「全國互助連線中心」,目前除了花東等縣市外,大致上是可以跨區域提領使用。

 

譬如住在台中的志工,可以提領時數給住在台北的獨居母親使用。只是「全國互助連線中心」目前常見的互助項目有四大類:關懷類、慶祝類、圓夢類、簡易修繕類,並未包括居家生活照顧類。

 

 

對策4:共享看護

 

家母為何不想請看護呢?家母的外籍看護叫做阿娣,家母經常說,「阿娣很閒」。家母說,阿娣每天只是煮煮飯,幫她洗個澡,然後兩三天拖一次地板與洗曬衣服,一週一次推她到附近傳統市場買菜等。但是我仍然認為,家母有聘僱全天候看護的必要。

 

因為她獨居時,我們並不知道有「緊急救援系統」。家母半夜摔倒好幾次,根本無力爬起來回床,等到天亮才扯開喉嚨跟鄰居呼救。

 

申請到外籍看護後,雖然知道有「緊急救援系統」了,但是又擔心,如果突然心肌梗塞或是中風,連按下求救鈕的意識或時間都沒有的話,怎麼辦?這是阿娣雖然很「閒」,我仍然不敢讓家母獨居的主要原因。

 

但是我們自己面對的老後,如果搶不到專屬的外籍看護,又想在家終老的話,我認為可以考慮「共享看護」。未來法令若能放寬,允許兩位原本各自獨居的老人同住,共聘一位外籍看護,並且適度調高外籍看護的待遇。

 

如此可以緩解一些未來外籍看護的緊繃狀況,老人又能分攤聘僱費用。

 

希望這種三贏的彈性做法,在我們的老後可以實現。

 

 

(本文節錄自《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長照的9大難題,要在變弱前開始解決》,時報出版 ,朱國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老後獨居的9大風險,你真的完全了解嗎?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11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劉爺爺退休後返鄉,由於親族都已遷居都市,劉爺爺平時獨居祖厝,過著恬靜的田園生活。清明時節,大家族返鄉,正準備出發去墓地祭掃時,才剛走到屋前的曬穀場,劉爺爺雙腳麻痺,差點往前仆倒,還好眾親族都在身旁,趕緊攙扶回到正廳坐下。

文/朱國鳳

 

我當時就在現場,親見這位長輩的突發狀況,心想這種險狀,如果發生在平日,獨居的長輩又無法呼救的話,後果不敢設想。

 

2007 年,正式上路的「長照1.0 版」,緣起就是因為接連發生數起獨居老人來不及搭救的悲劇,目前雖已「進化」到「長照2.0 版」,但是對於獨居老人來說,仍然有照顧上的缺口。

 

目前獨居老人可以申請政府提供的居家服務補助,居服員會到府幫忙家務與身體照顧。但是居服員不是天天報到,而且也大多是在日間的特定時段。

 

就算失能程度還沒弱化到中重度,白天還可以到日照中心打發時間,夜間與假日仍然是照顧空窗。

 

這種現象不是台灣獨有,日本在2000 年上路的「介護保險」,上路後面臨的難題之一,也是缺乏假日、夜間、與緊急時的照顧。而根據「國民健康局」的統計,身體最容易出狀況的時段,就是夜間到清晨。

 

雖然新版的長照給付辦法,有針對「晚間服務」、「夜間服務」、「深夜緊急服務」,提供給付價格加成的誘因,但也要看居服員是否買單。我們還是要提早認識,老後獨居到底會有哪些風險?

 

風險1:身體出現緊急狀況

 

 

台中市有一位住在外地的兒子,因為一直連絡不上父親,請求當地員警前往查看,才發現老父因為突然暈眩跌倒,在地板上整整躺了三天,當然這三天是顆粒未進,如果員警再晚點趕到,又是憾事一樁。

 

國人十大死因雖然是以慢性病為主,但是top2、3 的心臟疾病與腦血管疾病,卻是因為急症發作,來不及搶救而致命。即使平日有居服員到府照顧,但是獨居老人急症發作時,如果身邊無人及時伸出援手,悲劇可能就會發生。

 

就算自己來得及在意識清楚時求救,誰來陪你就醫?有去大醫院急診過的人都知道,要先去檢傷、掛號,正式問診前,可能還有一堆檢驗流程要跑,像是照X光、抽血、驗尿。

 

既然已經是急診狀態,當然是氣虛體弱,躺在急診病床上時,口乾腹饑、誰來幫你買餐送水?誰來扶你上廁所、或是遞送尿盆?就算醫院有志工協助,臥病時誰來幫你保管證件、錢包、和家中鑰匙?

 

藝人林志玲有一次在鏡頭前落淚,因為志玲姐姐有感於父母生病時,老夫老妻還可以相伴去醫院,「但是將來我如果一個人,生病了,誰來陪我?」

 

生病時是身心俱疲,志玲姐姐的憂慮,不是沒有道理的。

 

老人就醫是一件大工程,獨居老人的難度更高。雖然目前政策正在推動「在宅醫療」,但是就算醫護願意到宅,誰來協助失能嚴重的長者執行醫囑?

 

風險2:災禍應變不易

 

極端氣候效應,梅雨不再只是滴滴答答了,2017 年6 月初,台灣梅雨季出現頻繁的強降雨,在很多地區都釀成災情,位於一樓的娘家,也成為受災戶。

 

山洪灌入社區,幸好發生時間是正午,如果災變發生時間是半夜,甚至加上停電狀態的話,行動不便的獨居老人,勢必手忙腳亂,可能連求救的機會都沒有。

 

2001年的納莉風災,娘家社區水淹高度達到170公分,就有住在一樓的老人,因為逃避不及而溺斃。住在樓上的獨居老人,也是一夜膽戰心驚,因為大窗破裂,老人無力搬床墊阻擋,只能任由狂風豪雨強灌屋內。

 

2011 年日本311大地震引發的複合式巨災,根據日本警察廳統計,死亡人數近一萬六千人,60 歲以上的老人占了近65%。老人原本行動能力就弱,如果又是獨居狀態,根本來不及躲避。

 

▲ 日本311大地震造成近一萬六千人死亡,60歲以上的老人占了近65%。(圖/達志影像)

 

撇開機率較低的天災,獨居老人對於人禍應變力也令人擔心。我有一位長輩重聽,用笛音壺燒開水,笛音狂鳴到左鄰右舍都聽到了,長輩卻渾然不覺。

 

有一次社區火災警報器大響,鄰居們紛紛開門查探究竟,還好只是烏龍一場。

 

但若是真有「祝融」降臨,聽不到警報器的獨居長輩,不知要如何應變?

 

風險3:老本容易被騙

 

 

當一隻鱗翅目的昆蟲,身上散發出「性費洛蒙」時,幾公里遠的同種異性都能聞得到。獨居老人也有一種獨特的吸引力,特別會吸引騙子上門,因為對騙子來說,獨居老人=有機可乘。

 

最常見的是,被慫恿買一些高價推銷品,這還不會傷筋動骨,《當世界又老又窮》一書中,也記錄了一個真實案例。九十歲的亨利爺爺,在幫他管理財務、並且是唯一的手足過世後,獨居的亨利爺爺陷入憂鬱,一位遠房親戚爭取當他的財產代理人,並且成為亨利遺產的繼承人。

 

亨利的不安,很快就讓鄰居得悉,鄰居也以幫亨利保全財產為名,不斷的從亨利家中取走物品到網路販售。還好最後是由當地政府介入,將亨利的財產交由公共監護人機構代管。

 

一年要處理數百件類似獨居老人財產被騙的公共監護人律師表示,「我們的經驗顯示,如果不採取行動,亨利很快就會失去一切,最後會被送進養老院等死」。

 

台灣專門鎖定獨居老人的騙術也是不斷翻新,不只是會用電話詐騙,還會用各種身分、面貌去接近。譬如社工、居家服務員、里幹事、衛生所護士等等,很容易就讓老人家卸下心防。

 

還有一種是先騙感情、再騙錢。劉爺爺離婚多年,退休後在鄉間獨居,參加進香團時認識了一位六十多歲的女子,因為聊得很投緣,女子以照顧為名,住進了劉爺爺的家。

 

但是一個月後,女子又不告而別,因為得知劉爺爺的兩間房子,早已過戶給兩個兒子,存款也是交給大兒子保管,兒子每月返鄉探望時,才順便帶來生活費,女子「無機可乘」,只好另謀對象。

 

劉爺爺雖然傷了心,還好沒傷到老本,獨居老人的孤單心情,感情騙子最懂。如果沒有預先做好財產保全,就要小心人財兩失了。

 

就算警覺意識高,不讓騙子們有機會近身,老後不管是記憶力減弱、甚至認知能力出問題,只靠一己之力來管理財務,仍然有很大的挑戰。

 

中國首富馬雲曾說,他對「支付寶」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要能讓任何一個老太太的權力,和工商銀行董事長的權力一樣就行了。他的意思是說,老太太只要點幾下「支付寶」,就不用再去銀行排隊繳帳單了。

 

我的疑問是,老太太如果連密碼都忘了呢?即使改用刷指紋、刷臉來辨識,認知能力出問題時,「有心人」可以輕易地引導她用行動支付,老本更容易被搬走時,又該怎麼辦呢?

 

風險4:人身治安

 

「94 歲老翁郵局領錢,被毒蟲尾隨返家摀嘴被搶」,這是2017 年發生的社會新聞。這位被搶的老翁不是獨居老人,但是返家時家中無人,歹徒因此輕易得逞。

 

由此可以想見,老人處於獨居狀態時,不只是騙子會見獵心喜,搶犯更會躍躍欲試。搶犯比較不敢在金融機構前犯案,但是當長者回到沒有門禁的社區時,很容易被歹徒跟梢到家。家,原本應該是最安全的堡壘,但是對於獨居老人而言,卻可能是最危險的犯罪現場。

 

風險5:失智症上身

 

 

林奶奶的先生過世後,林奶奶開始獨居,原本還行動自如,後來不只變瘦,走路也變得很慢,經過林奶奶身邊時,還會聞到一股體臭味。後來還是老鄰居注意到,林奶奶客廳電燈日夜通明,通報里長與消防隊破門而入。

 

林奶奶昏倒在臥室的地板上,瘦到接近皮包骨。原來林奶奶早已失智症上身,經常忘記洗澡、忘記吃飯,幸好老鄰居的警覺性救了她。

 

失智症中佔最多比例的阿茲海默症,危險因子之一就是「人際關係不活躍」,獨居老人、如果又缺少人際互動,每天宅在家裡,就要小心失智症上身。

 

更令人擔心的是,失智症患者自身的「病識感」較低。一般人很容易就意識到自己發燒、頭痛,但是很難意識到自己正一步步地從「臨床前期」→「輕度認知功能障礙」,並且邁向「失智症」。

 

如果長期獨居、又缺乏人際互動,即使罹患了失智症,也不知道要就醫,當然也就無法及時延緩失智的繼續退化。這也是政府雖有為獨居長者免費提供「緊急救援系統服務」,但是服務對象並未包含精神病患者與失智症患者的原因。

 

因為獨居的失智症患者,可能會連使用「緊急救援系統」的認知能力都喪失了。2017 年6 月,因為消防員飆罵社會局,而引起軒然大波的三重獨居老婦人,就是因為疑似失智症,而未如往常地按下「問安服務機器」(緊急支援系統)。

 

風險6:憂鬱症上身

 

憂鬱症如果只是心情鬱悶、對任何事物都失去興趣、失去活力,對於退休老人的問題還並不大,因為已經卸下人生重擔,不用擔心會影響到工作或事業。憂鬱症惡化最大的問題,是會動了死念。

 

憂鬱症與壓力指數有相當大的關聯,配偶死亡、離婚、分居、破產等,都是壓力指數排行的前茅。獨居老人碰到憂鬱症上身,又缺乏親友的陪伴與關懷,往往就會成為社會不幸事件的主角。

 

風險7:租不到屋

 

社會再怎麼文明進化,都無法消弭歧視,其中一種潛在的歧視,就是獨居老人。對房東而言,獨居老人意味著麻煩,包括擔心房子無力維持整潔、擔心付不出租金、擔心趕人會被輿論撻伐、擔心猝死、擔心無人料理後事等等。這些說不出口的擔心,讓房東寧可婉拒在前,也不想心軟後讓一堆麻煩上身。

 

在「難題6:老後租不到房」,會有更進一步的探討與對策。

 

風險8:保管印章、身分證的能力與意識逐漸薄弱

 

美國一位百歲老奶奶跳傘慶生,電視專訪時還精神矍鑠的說,「我目前獨居,因為我仍然可以獨立自理生活」。

 

老人獨居不是問題,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獨居,才是問題。張奶奶獨居公寓頂樓,郵差透過對講機說「掛號信」,張奶奶平時都已經要用助行器了,怎麼有辦法自己從頂樓下到一樓蓋章取信?

 

如果當時居服員、或是外籍看護不在身旁,張奶奶可能還要大費周章地到郵局一趟。即使有居服員、或外籍看護隨侍在側,關於印章、身分證、存摺等文件,仍然要有自己保管的能力與意識。

 

風險9:被看護欺負

 

 

有錢聘僱看護,就能安心獨居了嗎?劉奶奶中度失智,兒子幫她聘僱了一位外籍看護,有一天中午,兒子臨時返家,問看護有沒有煮中餐給阿嬤吃?

 

正在吃零食、看電視的看護立刻說「有」,兒子轉身進到廚房查看,餐桌、流理檯、洗碗槽空空如也。

 

我還聽過一個案例,某位外籍看護經常讓失智阿嬤服藥過量,因為她發現某種藥物,如果劑量加重,阿嬤容易昏睡,看護也就樂得輕鬆。但也造成阿嬤血壓驟降,還好本國籍的鐘點居服員及時發現,緊急送醫搶回一命。

 

老後神昏氣短,無力監督管理看護,如果獨居、又碰上不可靠的看護工,照護品質、財務安全、甚至人身安全都會出問題,看護頂撞、偷竊、虐待老人的案例,更是時有所聞。

 

一個人過日子很自在,但是一個老人過日子,最好還是把可能的風險先「預演」一遍。不要太輕忽一個人的虛弱老後,列出獨居老人可能面臨的種種風險,提早因應老後的各種挑戰。

 

 

(本文節錄自《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長照的9大難題,要在變弱前開始解決》,時報出版 ,朱國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有五大元兇,其中一種會在瞬間毀掉畢生所學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0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長照最大的困境,就是「失能太久、太重」,我們就應該直搗問題核心,到底是哪些因素,會造成失能太久與太重?

文/朱國鳳

 

在探討「失能太久與太重」的成因前,要先釐清本書對於「失能」的定義。「失能」其實是一個廣義名詞,涵蓋多種族群,第一種是領取身心障礙手冊者;第二種是失去工作能力者;第三種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者。

 

這三種有部分交集,但是不能混為一談。因為前兩者,並非都無法自理生活,都要倚靠旁人協助。這也是為何已經領取「身心障礙手冊」了,想申請政府的長照服務時,需要再按照「ADL、IADL、SPMSQ、CDR」等指標進行評估。

 

譬如領有身心障礙手冊,但只是輕度顏面損傷、或是輕度的先天性代謝異常,不影響生活自理能力,就無法申請長照服務。

 

失能定義有三種,長照福利只「照」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政府的長照福利,「照」的是第三種人士,也就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者」,因此本書所謂「失能太久、太重」,也是專指「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太久、太重」。

 

這也是想找出造成「失能太久與太重」的成因,不能只從造成身心障礙的成因去找。後者的top2 成因分別是「後天性疾病」、「先天性疾病」,但是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曾指出:「退化與失能,比多種疾病還可怕」

 

他解釋一位長者是否健康,不是看他得了多少種慢性病,或是三高等檢驗數值,最關鍵的指標是身心功能狀況。他要大眾提早思考的一個關鍵:疾病與失能,哪一項對於長輩的生活品質與生命的威脅最大呢?「答案當然是失能。」

 

那麼哪些原因會造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需要啟動長照模式?我檢索了許多調查報告,眼睛都快看花了,並未找到相關結果。

 

雖然過去民眾在跟「長期照顧管理中心」申請服務時,照管專員會到府調查並填寫「長期照顧服務個案評估量表」,裡面也有18 項的疾病史調查,是否根據這張評估量表的病史,統計出top5,就能得知造成失能的原因呢?

 

前述已經提過,疾病≠失能,兩者未必是因果關係。譬如張爺爺有高血壓、心臟病與胃病,但是生活自理能力無虞;李奶奶沒有這些慢性病,但是雙腿嚴重退化,需要高度倚賴旁人協助,李奶奶在生活自理方面遇到的問題,顯然比張爺爺嚴重,李奶奶比張爺爺更有條件申請長照服務。

 

在我國的相關調查報告中,尚未找到需要長照的成因統計,但是我在老化更嚴重的鄰國日本,找到一份非常具有參考性的調查結果。日本厚生勞動省在「國民生活基礎調查報告」中,有披露申請「介護保險」的原因統計。

 

日本對於長照服務是採取「保險制」(我國目前是採取「稅收制」),在申請「介護保險」給付的成因統計中,男性與女性的top1 都是「其他」。

 

 

長照五大元兇:中風、失智、衰弱、骨折、關節疾病

 

若先將「其他」原因撇開,男性申請介護保險的成因依序為:腦中風、失智症、高齡衰弱、骨折、關節疾病;女性成因依序為:失智症、骨折、高齡衰弱、關節疾病、腦中風。

 

我們可以發現到「腦中風、失智症、高齡衰弱、骨折、關節疾病」這五種狀況,都出現在男性與女性的五大成因中,只是排序不同。

 

日本介護保險成因統計,也與榮總高齡醫學中心曾列出最有可能造成失能長期臥床的狀況:「腦中風、衰老、骨折、心血管疾病、關節疾病」有高度的重疊。

 

在這些造成失能的眾多成因中,又可分成兩大類,第一類是「立即式」、第二類是「漸進式」。前者譬如中風、骨折,會造成生活自理能力瞬間變弱;後者譬如失智症、關節疾病、高齡衰弱,則是生活自理能力漸漸變弱。

 

翁先生在54歲時的冬天,遇到強烈冷氣團來襲,想說泡個熱水澡抗寒,身子熱呼呼時走出浴室,立刻感到頭疼欲裂,吞了一顆普拿疼無效,意識也開始不清,家人趕緊送急診,診斷結果是「蛛網膜下腔出血」(腦中風的一種)。

 

醫院雖然緊急開刀,命是救回來了,但是翁先生從此再也沒有醒過來,成為長期臥床的「三管植物人」(鼻胃管、氣切管、導尿管)。

 

 

據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咖啡廳,牆上的跑馬燈閃著一排文字:「可以在幾分鐘內就毀掉畢生所學的就是:中風」(What one takes a lifetime to learn, can be destroyed in minutes: stroke.) 。

 

中風最可怕的不只是毀掉畢生所學,或是死亡,而是嚴重失能,根據台灣腦中風學會資料,中風是成人致殘的第一要因。第一次中風患者的男性平均年齡為64.5歲,女性為68.5歲,但是近年來的中風案例,已有日益年輕化的傾向。

 

在天年之前的漫長照護期,才是被照顧者與照顧者都要面臨的最大恐懼。

 

除了中風,會讓長者瞬間變弱、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主要還有骨折。

 

根據國民健康署統計,65歲以上老年人,每年跌倒發生率30~40%,亦即每3位就有1位,每年至少跌倒一次。

 

到了80 歲以上,跌倒發生率甚至高達50%,從「三老必有一跌」,再升高到「二老必有一跌」。這項統計只針對居家長者,如果是住院的長者、或是住在長照機構的長者,跌倒發生率還更高。

 

跌倒往往造成骨折、頭部創傷,就以髖關節骨折而言,根據榮總高齡醫學中心資料,有2 成會在一年內死亡,3成造成永久失能,4成無法獨力行走,高達8成至少會失去一項生活自理能力(ADL)。

 

難怪骨折是失能的主要成因之一,說得更直白一點,骨折長者往往是「失能預備軍」

 

 

因此很多醫生會一再叮嚀「保命防跌」,其實想保命要防跌,想避免被「長照」更要防跌。

 

不管是中風、骨折等「立即式」的變弱,或是失智症、高齡衰弱、關節疾病等「漸進式」的變弱,如果弱到必須要長期臥床時,身體將付出更大的代價。

 

長期臥床一個月以上,先是肌肉質量開始萎縮,接著肌力退化,而後骨質密度也會下降。更嚴重時,關節僵化彎曲,這時再進行復健,老人已經難以承受劇烈的疼痛。

 

除了行動力、生活自理能力的喪失,還會產生一連串的併發症,譬如褥瘡、血栓、水腫、呼吸道感染、心肌梗塞、腸胃疾病、泌尿道感染等,不只完全脫離不了長照,還要反覆送醫。

 

現在還身強體健的人士,如果還是無法體會甚麼是「失能太久與太重」,建議可以到YouTube,搜尋關鍵字《長情的告白》,影片裡有一些真實的案例,除了可以知道「居家照顧服務員」的貢獻外,也能讓我們窺知失能太久與太重時所面臨的長照艱難。

 

 

(本文節錄自《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長照的9大難題,要在變弱前開始解決》,時報出版 ,朱國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住圖書館也行!翻轉「養老」形象 荷蘭高齡住宅有夠潮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Habion提供
  • A
  • A
  • A

走進荷蘭的高齡住宅,可以看到這裡的爺爺奶奶都很獨立,喜歡自己泡咖啡、煮飯,三五好友圍在一起用餐,臉上洋溢的笑容宣告「我們很幸福!」不過,荷蘭這個「老有所終」的歡樂景象也是經過一番努力和衝撞才得來的。

台灣老年人口比例今年突破14%,且預估8年後就將從「高齡社會」邁入「超高齡社會」,老化速度非常快!

 

地球另一端的荷蘭,國土面積比台灣稍大,人口約有1700萬,與台灣相距不遠。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2016年統計資料顯示,荷蘭65歲以上銀髮族約佔18.4%,比台灣老一些,因應社會老化的經驗也多一些。

 

他們創新改造的高齡住宅,就是值得台灣借鏡的例子。

 

▲荷蘭Habion高齡住宅。(圖/Habion提供)

 

▲荷蘭Habion青銀共居。(圖/Habion提供)

 

搶攻高齡住宅

扭轉終老環境

 

荷蘭共有750萬家戶,其中240萬戶屬於社會住宅,無論是年輕人、老年人、小家庭都能入住,而銀髮族居民的平均年齡是85歲,三分之一有失智症。

 

這些社會住宅由360家住宅法人(Housing Association)管理,但只有3間業者專門經營高齡住宅,Habion是其中之一。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日前來台參訪,並在銀享全球舉辦的銀享小聚中分享Habion如何打造充滿創意與歡笑的高齡住宅。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攝影/林芷揚)

 

社會住宅補助減少

居民參與住宅設計

 

▲Habion旗下高齡住宅之一。(圖/Habion提供)

 

荷蘭於1901年推動《住宅法》(Housing Act),在政府補貼之下建造社會住宅,逐步發展成提供民眾和安養機構承租居住的模式。不過,受金融危機影響,荷蘭政府對社會住宅的補助降低,申請入住標準越趨嚴格,安養機構的住民也嫌房子老舊,有些房舍甚至面臨拆除命運。

 

▲荷蘭部分老舊社會住宅曾面臨拆除命運。(圖/Habion提供)

 

於是,Habion決定介入改造舊有的安養機構,但不是由業者單方面規定長者的生活模式,反而邀請住民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原來,長輩們期待的是高齡住宅能給他們「家」的感覺,他們不願意被社會孤立,不願意住家被貼上「養老院」的標籤,他們想和年輕人一起住!

 

▲Habion邀請長者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與需求。(圖/Habion提供)

 

▲不少荷蘭長輩想和年輕人一起住。(圖/Habion提供)

 

打造多功能住宅

合力衝破法規限制

 

於是,Habion翻新舊有建築並打造「多功能住宅」,基本格局與普通房子無異,但預留修改空間,若日後有照護需要,可以馬上加裝相關設施,等於在熟悉的家中就能安心終老,不必搬去養護機構。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在銀享小聚上表示,荷蘭人年老之後,通常會從家裡搬到安養院,身體衰弱後再搬到養護中心,最後還要搬至臨終安養機構,相當麻煩。Habion設計的多功能住宅有助於做到「在家終老」。(攝影/林芷揚)

 

Boerenfijn指出,荷蘭和台灣一樣,對住宅和安養機構有諸多法規限制,當時有官員一踏進多功能住宅,立刻要求業者停止計畫,揚言拆除。Boerenfijn霸氣地說:「該停止的是你們!我們不會把住在這裡的400位長輩趕走,要趕你們來趕!」政府官員只好妥協。

 

打破養老負面印象

混齡住宅配時尚裝潢

 

▲Habion高齡住宅的室內設計以溫馨居家風格為主,打破一般人對養老院的刻板印象。(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年輕人和寵物入住,帶給銀髮族不同的生活經驗。(圖/Habion提供)

 

為了符合銀髮族的期待,Habion高齡住宅走溫馨居家風格,沒有養老院的沉悶乏味,更沒有醫療院所的冰冷,並設有餐廳、圖書館、美容院、幼稚園等公共場所,自成一個和樂融融的小社區,大家都忘了這裡其實是高齡住宅。

 

▲Habion高齡住宅設有圖書館,是孩子們讀書的好地方。(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也設有美容院,圖中是一位住民正在替理髮師製作木製用品。(圖/Habion提供)

 

傳統安養機構由院方供餐,住民只能被動接受,但在這裡,爺爺奶奶可以自己烹調喜歡的餐點,和左鄰右舍圍著長桌一起用餐。在柔和燈光與三五好友陪伴下,家常料理也變成美味佳餚!

 

▲住在Habion高齡住宅的長輩可以料理自己愛吃的食物,與左鄰右舍一起用餐。(圖/Habion提供)

 

不只吃得自由,住也很有創意!有一位老奶奶要求:「我想住在圖書館裡!」Habion真的替她辦到了。工作人員把圖書館對面的房間改造成老奶奶的家,讓她一開門就能看見圖書館。老奶奶的願望實現了,笑得合不攏嘴。

 

▲Habion應老奶奶要求替她改造空間,讓她住在圖書館裡面,一開門就看到圖書館!(圖/Habion提供)

 

青銀共居沒優惠

想入住先寫申請書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青年入住,但必須提出申請。Boerenfijn表示,他們打破傳統的青銀共居方式,想入住的年輕人必須提出申請動機,每月房租也沒有比較便宜,但仍有不少人搶著住。最重要的是,這些自願入住的青年是發自內心關懷長輩,幾名英國的交換學生還會帶老人家去看球賽呢!

 

▲幾名英國交換學生住進Habion高齡住宅後,帶長輩一起去看球賽,與球迷同樂。(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成功的主因,在於重視長輩的需求、給予高度參與感,並勇於挑戰既定的遊戲規則,化危機為轉機,不但創造居民對社區的強烈認同,更用創新方案替長者找回滿滿的幸福感!

 

▲製圖/陳美環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如何留住年輕人?北歐經驗面面觀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3月2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從今年開始,長照政策有許多變革,包含包裹給付、失智共照、跨專業領域整合型延緩失能(或稱為復能計畫)。一般對於經費分配的討論,著墨已多,但有一個非常關乎政策品質的問題,討論卻還相對有限,那就是人才培養,尤其是照服員的養成。

 

文/周傳久

 

無論是哪一種專業人員跨域合作,都需要與第一線照服員配合,但台灣目前的照服員培訓時數只有一百小時左右,很難與各專業人員有交集。而且,在地方政府的多次聯合會議上,陸續傳出各地區照服員拒絕配合,因為他們怕出事、怕負責任,厭煩與家屬溝通。

 

如果照服員繼續處於養成不足,又欠缺制度支持的情況,要怎樣符合客戶期待呢?

 

台灣照服員少年輕人

問題根本在教育制度

 

同時,台灣仍在大量進用外籍看護,因為本地人才不足,或投入意願不高。目前全台有許多長照相關科系所,幾乎以發展長照為名,申請設立不難通過。可是,畢業後真正投入的還是有限,浪費教育資源,也浪費青年人生。

 

如果後繼無人,短期內民眾感受到服務不如期待,長期下來,很難確保政策穩定發展。是故,人才培育,能有更多年輕新血加入,迫切重要。

 

一部分學者和社會觀感認為,相關科系青年不投入,是因為薪水,是因為職業的社會形象,或是因為想當管理職而不想當照顧者,或者承受不了壓力云云。這些說法可能有個盲點,就是認為問題都在學生。然而,不應忽略的是,我們是怎樣培養人的?

 

受限學校要生存,我們現在的招生過於寬鬆。相關科系的教學規劃承襲護理、社工專業,固然有其優點,但教學方法仍有許多只是單向講授,輔以若干影片,幫助降低學習的無趣感。

 

但是,這樣是否真的帶給學生好的感受?是否真能讓學生習得自信和自尊?是否啟發思考倫理價值?是否幫助聯結知識、創造知識的素養?是否有單獨一人進入社區的勇氣和與他人合作的能力?是否知道如何跨越年齡鴻溝,與老人取得互信和溝通交集?

 

一百小時的照服員訓練固然太弱,但若一個技職以四年培養,時間實在不短,其中究竟學生經歷怎樣的學習經驗,這些課題必須嚴肅以待。以下對應舉一點北歐的例子提供參考。

 

北歐入學有心理測驗

還有面談與體能測試

 

首先,入學前,以芬蘭為例,有心理測驗筆試、面談、體能測試。心理測驗看邏輯能力,因為永遠都可能出現教科書沒教的問題。面談最重要,因為可以過濾學生的態度和價值觀。但體能也不能輕忽,因為有些人有宿疾,若投入長照工作,對自己和客戶都是風險。

 

筆者曾於國內長照科系用一樣的測試,發現部分同學連聽清楚和聽懂操作都有困難,還有些人的上肢、下肢一動,才發現他們無法持續執行動作。這樣畢業若投入工作,還真是需要注意。

 

入學後有學習諮詢制

課程設計育多元人才

 

再來是入學後,北歐國家有學習諮詢的制度。例如,丹麥有十六歲學生擔心代溝,老師建議可以利用當地共同話題「手球」開啟對話,學生豁然開朗。又如學生個人的生活處境,該如何兼顧學業、如何根據以往學習經驗,安排適當學習步調和課程內容,也都可以諮詢。

 

再來是學制。芬蘭、丹麥不管青年就學還是成人投入照顧業,都需要兩年以上的學習。大致上,第一年是醫療照顧共同課程,第二年可分老人照顧、口衛助理、身心障助理、幼兒照顧、復健助理、急診助理等。

 

大家有共同素養也有意願選擇,未來轉換也不會非常難,因為基礎相似。畢業後,可以繼續銜接護理,但並非一定以此表示地位或「脫離苦海」,因為當地照服員的專業足夠,薪水也不會很低,以基礎生活滿足而言,可以安居工作。

 

這種學制同時為社會預備許多人才,而非只限長照和照顧老年人。因社區照顧需求與挑戰增加,目前北歐各國都已經將照服員提升到助理護士等級。

 

另外,因為現在科技進步,學生不必大量時間待在教室裡單向學習,有越來越多的數位課程和自我測試,可以根據個人步調而彈性學習,以便在面對面教學之前,先有基本知識,再讓老師進一步帶領技術學習與課程討論。

 

入學第一年就實習

累積經驗促進反思

 

再就實習制度而言,丹麥、芬蘭每個模組課都有實習,驗證學生自我學習和整合所學產生對策的能力。挪威更看重青年的發展特性,他們的日照中心等長照機構,會刻意設置實習生休息室,希望讓他們對這個行業有好印象,也感覺到什麼叫做被照顧。

 

針對實習方式,他們開學六周後,就陸續進入職場實習。由於第一年的時候,專業還在養成,不期待學生進行複雜的照顧,但是可以在機構中,選自己喜歡又不影響長輩安全的職務,像是備餐或其他事務都可以。目的是先了解職場、練習與人溝通,並看到好榜樣,進而反思自己的興趣和未來更進一步的專業。

 

第一年的實習時間少、上課時間多,第二年則會調整成多半在職場實習。第三年可以工讀,有收入也有成就。這些職場體驗,都要定期返校報告,是一人在三位老師面前簡報,氣氛很緊張、慎重。但也因為一直有職場的最新經驗,學生學習動機強,也能發問,促使老師也受惠。

 

新移民成為長照新血

具專業素養不易退出

 

北歐國家培養照服員學校的學生來源,若以新移民較多的丹麥為例,他們其實與台灣相似,一樣有許多人是為求餬口,或謀職不易來此,自我形象不一定很好,生活背景也有複雜或價值扭曲者。

 

但是,丹麥老師很有信心和勇氣地說,學生進來前有許多問題,但在學習歷程與學習環境的洗禮之下,可以重新塑造學生,讓許多人畢業時成為專業工作者。這樣的結果,若說是提升公民素養也不為過。

 

由此來看,北歐國家在長照人才的招募、學習、實習上,一環環都在在顯示出他們培養人的理念和科學。在北歐,投入長照者有年輕人,也有轉職者,他們有基礎素養,所以不輕易受挫而退出職場。

 

北歐的照服員、護理師人力也很缺,但照顧品質落差較小,而且他們沒有自卑感,也能和其他專業者組成團隊,像是「聯合復能」之類的新一代政策就不難承接。另外,他們的專業人員能將第一線經驗分享、轉化,成為最真實的創新來源。挪威新版的失智照顧手冊就是這樣發展而來。

 

台灣急推長照政策

基礎教育有待改進

 

台灣因選舉和社會需求而急推長照政策,今年不論照管專員、失智個管師,還有跨域復能,都是快速修正,已經讓服務品質穩定性降低。可是,照服員的養成卻幾乎不動如山,雖有若干彈性開放,如自訓或調整小時數,但大學和成人的照服訓練班,在招募、諮詢、教學、實習等許多環節,進步仍有限。

 

有的實習形同形式,甚至未完成所有技術測試也能拿證書。這樣一入職場,部分人員容易被護理師輕視,而發生口角傷害,不難理解。這些並非無法改進,但就像施政者面對下水道工程,不容易表面討好,卻是非常重要的基礎建設一樣,如果總是代代取巧,民眾生活品質終究難以提升。

 

勿再以「文化國情不同」解釋,我們長照品質的基礎、教育訓練制度,有待更多重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