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將成為世界各國嚮往的銀髮天堂…但這個天堂裡沒有年輕人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6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銀髮族朋友們,當我們享受慣了全民健保,卻還在爭取長照2.0要更加完備;當我們過慣了物質不缺的生活、卻還在抗爭退休福利不應該被刪減,我們是否注意到台灣的年輕人已經開始逃亡了!二十年後若我們都還活著,也許台灣會成為世界各國所嚮往的銀髮天堂,但在這個天堂裡卻已經沒有年輕人了。

文/蘇達貞

 

台灣今年的人口出生率不到1%,是全世界倒數第一名,早從2015年起,2300萬人口就一路下滑,而人雖越來越少,老而不死的人卻越來越多,每年要比新生兒多出15萬。這樣下去,二十年後老人會比嬰兒至少多出300萬!另一項有趣的內政部統計數字居然是「女人也會比男人多出300萬人」,台灣正在創造另一項世界奇蹟。

 

二十年後,台灣將是到處充斥著老人與女人的世界,那年輕人呢?年輕人都到哪裡去了?答案是「都逃出去了」。不是離家出走,而是逃離家鄉,逃離台灣這個老人國。

 

低薪與就業困難是年輕人逃亡的原因,根據行政院主計處統計,我國人薪資近十年每年僅成長0.1%。尤其是有技術專才的薪資,不但無法和歐、美先進國家競爭,也遠低於鄰近的四小龍,近年來更被中國大陸連年的追、趕、超,無法望其項背,甚至已經趕不上泰國、馬來西亞、菲律賓這些一向被我們認定為未開發的國家。

 

主計處的資料顯示,我國自2005~2015年之間的海外就業人口由34萬人倍增至72.4萬人,但實際的數據應該要比官方數據多出許多,民間的說法是光是上海就有80萬台商(或台勞)。若以保守估計的150萬人來計算,再以每十年倍增一次來預估,二十年後赴海外工作的年輕人大約是600萬人。

 

 

這逃出去的600萬就業人口,並未包含教育部所統計的出國留學的青年學子,而根據教育部的統計,去年台灣出國留學的學子約有6萬人,但這數據不包含出國遊學度假與出國打工度假的人數,實際數字的官方說法是「不詳」。

 

但從大學不斷的減校、博士班停招、碩士班減班、學士班錄取率百分之百,卻仍沒人報到的情況來看,原因應該不僅僅是少子化而已,青年學子可能也跟就業人口一樣的想逃離台灣,這才是主因吧!

 

壯年就業人口都在國外就業,青少年學子都在國外遊學,那嬰幼兒呢?嬰幼兒應該跑不掉吧!

 

根本不用擔心!就算二十年後台灣的適婚男女還有人想要生兒育女,大概也只能生在國外,統計數字可看到:「台灣以往每年大約有20萬新生嬰兒,而今後每年至少會減少1萬個新生嬰兒」,順著這無法扭轉的出生率下降曲線,那20年後剛好0個嬰兒在台灣出生,醫院早就沒有婦產科,坐月子中心早就倒閉,地方政府也不用再蓋育嬰所、托兒所,國家可以省下新生兒補助費的好大一筆預算。

 

去過花蓮、台東旅遊的台北人,以往都只注意到這裡的好山好水,有人開始注意到這裡除了好山好水之外,也可以用好無聊來形容;如果再深入一點去融入當地人的生活,又會注意到原來是好山好水和「好多老人」,因為這裡的年輕人在家鄉找不到可以維持生計的工作,早就離鄉背井的到城市討生活去了。

 

漸漸的將不僅是花東和台灣偏鄉出現這股逃亡的風潮,都會區的年輕人也在逃,這次他們將逃得更遠,他們逃離了台灣。

 

 

二十年後台灣就只剩下你我這些老而不死的銀髮族啦!我們清晨佔據了每一處公園,打太極拳、跳土風舞,然後蜂擁進入擠滿老人的麥當勞吃早餐,再到只有老人的市立醫院排隊量血壓、等叫號領健保藥,然後再集體到市立殯儀館整隊參加老友的告別式。

 

下午去樂齡中心one more、 two more有氧一下,晚上去卡拉OK,一邊瞎扯當年的人不瘋狂枉少年、一邊鬼吼鄧麗君的小城故事多,最後躺在床上想,怎麼好久都沒有看過年輕人了!這裡到底是銀髮天堂?還是老人煉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要活就要動 預約百歲精彩人生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7年12月28日
  • A
  • A
  • A

人活到不惑之年,粗茶淡飯就會健康,活到隨心所欲不逾矩之年,清心寡慾就會快樂幸福,任何時刻,只要勇敢的走出舒適圈,人生就會精采!

文/蘇達貞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我國人在104年的平均壽命已超過80歲,相較於103年,平均壽命增加了0.36歲,壽命增加的幅度超過世衛組織的統計:「全球人類平均壽命每年增加0.33歲」,依此趨勢來推算,若你今年年齡未超過50歲,而你只想活到100歲,那你恐怕會被歸類在「英年早逝」的族群裡。

 

其實活到幾歲並不重要,在時間的洪流裡,人類的壽命只是曇花一現,如何能活得健康、快樂、與幸福,才是大多數人所嚮往的人生,但要能一輩子都活得很健康,可是人人無把握,現代人似乎都活在隨時會中風、心肌梗塞、不知不覺就老年癡呆、或突然被宣布癌症第三期的陰影之下; 而所謂快樂,往往是短暫的狂歡,而後卻換來長時間的沮喪。能夠自豪地說自己是幸福一輩子的,應該是少之又少,而這極少數的幸運兒,在蓋棺論定時,恐怕又會心有未甘的認為自己一生平淡無奇,而感慨虛度此生。

 

也許除了追求健康、快樂、幸福一輩子之外,最後的自我評價要能夠是:

 

此生,活得精采!能夠不留遺憾,才算是沒有虛度此生。

 

如何能留給自己精采的回憶?別人津津樂道的話題?或者套句較嚴肅的古人論述:「此生要能夠立下立言、立行、立德的典範」 ?

 

那些我們明知又故犯的不勇敢

 

多少人明知不該經常大魚大肉、暴飲暴食,事後再來吃藥打針,卻樂此不疲,寧可相信坊間偏方的療效,而不願意維持少鹽、少油、多蔬果、定時定量的飲食習慣。

 

明知穿衣要的只是保暖,卻非名牌不穿、非時尚不用,不斷的汰換更新的去追求時髦。明知住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卻仍然千方百計、算盡心思的往天龍國蛋黃地段的豪宅擠。

 

明知要活就要動,開汽車不如騎腳踏車、騎腳踏車不如走路,卻是習慣於可以躺就不要坐、可以坐就不要站、可以站就不要走、可以走就不要跑。應該是反過來吧!要不然躺在棺木裡不就是最舒適的了!

 

人活到不惑之年,粗茶淡飯自然就會健康;活到隨心所欲不逾矩之年,清心寡慾自然就會快樂幸福。至於要如何活得精彩?要如何得以如同古聖先賢般的立言、立行、立德呢?勇敢的走出去吧!走出你的舒適圈去追求夢想吧!

 


▲不老水手的家人搭乘賞鯨船隨行加油。

 

大膽踏入海洋的未知,你也可以不老不殘

 

例如,你可以加入不老水手的船隊!隨著86歲的阿公划獨木舟通過清水斷崖,看他的兒孫齊坐在賞鯨船上拼命的喊:「阿公,加油!」 你會為此精彩人生畫面而感動;或者加入不殘水手的隊伍吧!隨著下半身行動不便的輪椅族,看他們衝破海岸際鼓浪前進的英姿,你會更珍惜你所擁有的健康。

 


▲勇敢挑戰大海的不殘水手。

 

或者加入黑暗水手的行列吧!看眼睛失明的盲友如何聽音辨位的隨著花蓮溪漂流,你會明白你一直都擁有著比別人更多的幸福快樂;或者加入玩療水手的夥伴吧!看先生帶著罹癌的太太默契十足的划著槳劃破海水而比翼前進的倒影,你會為這群不離不棄的生命鬥士發出讚嘆,讚嘆他們:「此生,活得有夠精彩!」

 


▲用聲音跟身體去體會大海感受的黑暗水手。

 

然後你會耳濡目染,你會期待自己也能如同那86歲的不老水手一樣的老當益壯,也能如此的豪邁地走出舒適圈,也能如此地享受兒孫滿堂。然後你會潛移默化,你會讓自己也能如同那不受天生缺陷而怨天尤人的不殘水手一樣的努力,雖天生小兒麻痺卻能成為國際標準舞蹈的冠軍、懸壺濟世的醫生、上山下海的旅行家、化腐朽為神奇的雕刻家、和闡揚社會光明的電台主持人。

 

然後你會模仿、創造、再擁有。你會模仿黑暗水手如何挑戰自己的黑暗世界,你會創造出你的潛在官感、能力、與智慧。你會擁有你獨特的風格與品味而成為一位街頭藝人、一位創作歌手、一位陶笛吹奏者、一位鋼琴手、一位吉他手、或者是一位節目主持人。你會擁有你的劇場,將你的美麗人生展演在舞台上與人分享你的喜悅。

 


▲享受大海包覆全身的玩療水手。

 

最後你會如同玩療水手一樣的保持一個健康活力的願景,這願景會激起你快樂的思緒,這思緒會引領你進入一個幸福的境界,這境界會讓你不再自覺遺憾與空虛,你會擁有專屬於你自己的精彩人生,你會懂得如何去珍惜在這時間洪流裡的短暫人生,你會明白如何去惜福於這浩瀚蒼芎下我們所相遇的每個人,你會從今天起就走出舒適圈去追夢,去預約屬於你自己的百歲精彩人生。

 

後記:作者今年64歲,謹以此文與讀者互勉並約定,活到百歲、活出精采人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再避談生死!中年後必須面臨的課題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5月14日
  • A
  • A
  • A

記得以前總是在參加親友的婚禮喜宴,怎麼最近參加的都是告別式?而且這陣子進出安寧病房的次數也似乎越來越頻繁,周遭親友一個接著一個相繼離去,這一輩子從沒嚴肅面對與思考的死亡問題,終於無法再逃避了!

就算不是為自己的死亡做準備,至少也應該和父母、老伴、或是子女討論一下彼此的身後應如何處理吧!

 

但中國人似乎還蠻忌諱談到死這個問題的,就算心裡有些盤算,也不知道如何開口;把它當成嚴肅的議題和家人討論,感覺更是不自在。

 

安樂死的「情理法」

 

於是我瞞著家人出去找了幾個老友閒聊,順便開口詢問對「安樂死」的看法,不意外的,贊成安樂死的人佔了壓倒性的比例。但若再仔細從道德觀點與法律觀點來看安樂死,那就見人見智、複雜多了。

 

例如,現代醫學所判定的「腦死」,算不算死亡?「植物人」是不是活人?換心、換肝、甚至換腦袋,醫學上都做得到,但人道上、法律上允不允許?

 

「自殺」情、理、法皆難容,那「安樂死」如何才算是合情、合理、合法呢?若病人要求安樂死,那協助他來執行安樂死的醫生算不算是「謀殺」?

 

就算道德、法律都過得去,那保險理不理賠呢?還有沒有退休俸?遺產歸屬要如何分配?

 

這些或許都應事先搞清楚、交代好,否則搞不好醫生並不願意承擔謀殺的風險,老伴還想繼續領你的退休俸,那你自己想安樂死都不行;而也許子女想早一點拿到保險理賠和分配遺產,那你不想安樂死恐怕也由不得你。

 

有位老友居然還說他已經到慈濟那裡簽了「捐出大體供醫學研究」的同意書,看著他說出此事時,臉上泛出菩薩般慈祥的面容,再聯想到自己恐怕連捐出眼角膜的勇氣都沒有,不禁懷疑,人究竟應該認為死亡是生命的終結而恐懼,還是應該視死亡等同於解脫而歡喜呢?

 

▲ 對「死」的忌諱使許多人都不敢開口與家人討論。(圖/蘇達貞提供)

 

科學模糊了對生命的認知

我們怎麼看待「死亡」?

 

死亡應該是「信念」的問題,而不是「知識」的問題吧!就純科學的角度來看「死亡」這個現象,死亡就是「生命現象的完全停止,生命的結束」,這似乎也有了「死後不能復生」的意涵。

 

但這樣的死亡觀點可能太過於簡單,科學本來是期待對生命的功能與運作做出解釋,進而也許可以找出是否存在有生前死後的生命意義,或是靈魂、神明、或是其他未知世界空間的存在,但科學家在未找出這些相關證據之時,居然在沒能先找到「神」之前,就先否定了「人」。

 

因為科學家發現基因可能具有「自主的特性」,也就是人類所意味的「自私的本能」,再從這樣的觀察進而推論出「人是被基因給綁架的形體」,基因才是生命的根源,人只是被基因綁來複製基因的工廠。

 

這和當初研究「宇宙學」的發現「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甚至太陽也不是宇宙的中心一樣的震撼,一樣受到宗教界人士的批判,但至少自古以來爭論不休的「先有雞,還是先有雞蛋?」的問題,在基因學裡找到答案:「先有雞蛋」,因為雞蛋是基因,雞是複製雞這個基因的工廠。

 

科學家被它自己的研究發現給困惑了,因為人不再具有自主性,不論是從巨觀科學的角度來看、或是微觀科學的角度來看,人這個主體,或者說是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已經不是自我的存在、自主的存在。

 

這也意味著,人的生與死也許就只是隨機與偶然發生的現象,生死本身並非具有特殊意義。

 

但科學的研究可是日新月異,如今人類已完成了人類的「基因排列組成序列」,也就是說,人類已經破解了遺傳的奧秘,這奧秘一旦破解,幾乎也就是開啟了「複製人」的能力,而人一旦可以被複製,死亡的定義無可避免的必須重新來過。

 

而且生命不但可以複製、還可以創造,因為現代的人類還可以創造出新的物種,這原本被認定只有上帝才能扮演的「造物者」的角色,已經可以由人類來取代,這樣的發展,對於生命的生死觀點,都必須重新檢討。

 

當科學的研究讓死亡這個概念更加模糊、對生死的認知更加矛盾,個人的不安情緒、恐懼心態和慌亂行為,逐漸擴大到整個群體。

 

不但傳統「倫理觀念」開始動搖,舉凡世界各宗教,不論是東方的佛教、道家、或儒家,或是西方的猶太教、基督教或回教,所共同主張的有一位獨立自存、具人格的創造者,創造了萬物及宇宙,此創造者同時也是全知、全能、至善、永恆、神聖,是人類行為善惡的最後審判者的教義,也有人質疑。

 

根據美國腦神經研究學者的的研究,大多數人在完全沒有心跳與血壓之後,也就是科學界對死亡的認定之後,腦神經會發出60~100Hz的γ波的神經震盪,此種腦電波的突然激增可歷時30秒至3分鐘不等。醫學界因而提出人類「臨死四階段」的理論。

 

第一階段是「腦波混亂期」,若臨死者從此階段又存活下來,腦袋可能存有回顧一生的臨死經驗;第二階段是「腦波微弱期」,若在此階段存活下來,腦內可能沒有任何記憶與思考;第三階段是「腦波激增期」,在這個階段,大腦啟動全面的防禦機制,發出大量傳遞神經信息,腦內應該是在做最後的影像和感知信息的傳遞與連結;第四階段就是「腦波停止期」,從此測量不出從腦內傳遞出的任何訊息。

 

科學上瀕臨死亡所發出的腦波訊號,用倫理的觀點來解釋,可以被認為是死者在對在生者依依不捨的情懷所做出的最後告別;用哲學的觀點來解釋,可以被認為是死者心靈與意志的延伸;用宗教的觀點來解釋,可以被認為是肉體死亡後的靈魂出竅。

 

其實,科學講對錯、倫理論是非、哲學辨真假、神學分善惡,層次上有所不同。做得到的是科學、講得通的是倫理學、想得出的是哲學、信得過的是神學。

 

▲ 生命的意義是需要用哲學的思維來貫通科學與宗教的生前與死後。(圖/蘇達貞提供)

 

別一生睿智卻死得糊塗

 

究竟要不要安樂死?早一點自己想清楚,跟家人說明白,不要一生睿智卻死得糊塗,人的一生在乎的是:

 

十年學問十年淺的智慧

一日人情一日深的善良

十方而來十方去的歷練

一期而會一生緣的體悟

因為智慧而學會了謙虛

因為善良而學會了感恩

因為歷練而學會了惜福

因為體悟而學會了隨緣

 

不是隨遇而安的隨緣

而是一期一會的隨緣

因為一生中所認識的每個人身上都住著一尊菩薩

 

死亡就是

讓菩薩融入我的面貌

讓蒼穹覆蓋我的身驅

讓光陰洗滌我的思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住圖書館也行!翻轉「養老」形象 荷蘭高齡住宅有夠潮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Habion提供
  • A
  • A
  • A

走進荷蘭的高齡住宅,可以看到這裡的爺爺奶奶都很獨立,喜歡自己泡咖啡、煮飯,三五好友圍在一起用餐,臉上洋溢的笑容宣告「我們很幸福!」不過,荷蘭這個「老有所終」的歡樂景象也是經過一番努力和衝撞才得來的。

台灣老年人口比例今年突破14%,且預估8年後就將從「高齡社會」邁入「超高齡社會」,老化速度非常快!

 

地球另一端的荷蘭,國土面積比台灣稍大,人口約有1700萬,與台灣相距不遠。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2016年統計資料顯示,荷蘭65歲以上銀髮族約佔18.4%,比台灣老一些,因應社會老化的經驗也多一些。

 

他們創新改造的高齡住宅,就是值得台灣借鏡的例子。

 

▲荷蘭Habion高齡住宅。(圖/Habion提供)

 

▲荷蘭Habion青銀共居。(圖/Habion提供)

 

搶攻高齡住宅

扭轉終老環境

 

荷蘭共有750萬家戶,其中240萬戶屬於社會住宅,無論是年輕人、老年人、小家庭都能入住,而銀髮族居民的平均年齡是85歲,三分之一有失智症。

 

這些社會住宅由360家住宅法人(Housing Association)管理,但只有3間業者專門經營高齡住宅,Habion是其中之一。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日前來台參訪,並在銀享全球舉辦的銀享小聚中分享Habion如何打造充滿創意與歡笑的高齡住宅。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攝影/林芷揚)

 

社會住宅補助減少

居民參與住宅設計

 

▲Habion旗下高齡住宅之一。(圖/Habion提供)

 

荷蘭於1901年推動《住宅法》(Housing Act),在政府補貼之下建造社會住宅,逐步發展成提供民眾和安養機構承租居住的模式。不過,受金融危機影響,荷蘭政府對社會住宅的補助降低,申請入住標準越趨嚴格,安養機構的住民也嫌房子老舊,有些房舍甚至面臨拆除命運。

 

▲荷蘭部分老舊社會住宅曾面臨拆除命運。(圖/Habion提供)

 

於是,Habion決定介入改造舊有的安養機構,但不是由業者單方面規定長者的生活模式,反而邀請住民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原來,長輩們期待的是高齡住宅能給他們「家」的感覺,他們不願意被社會孤立,不願意住家被貼上「養老院」的標籤,他們想和年輕人一起住!

 

▲Habion邀請長者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與需求。(圖/Habion提供)

 

▲不少荷蘭長輩想和年輕人一起住。(圖/Habion提供)

 

打造多功能住宅

合力衝破法規限制

 

於是,Habion翻新舊有建築並打造「多功能住宅」,基本格局與普通房子無異,但預留修改空間,若日後有照護需要,可以馬上加裝相關設施,等於在熟悉的家中就能安心終老,不必搬去養護機構。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在銀享小聚上表示,荷蘭人年老之後,通常會從家裡搬到安養院,身體衰弱後再搬到養護中心,最後還要搬至臨終安養機構,相當麻煩。Habion設計的多功能住宅有助於做到「在家終老」。(攝影/林芷揚)

 

Boerenfijn指出,荷蘭和台灣一樣,對住宅和安養機構有諸多法規限制,當時有官員一踏進多功能住宅,立刻要求業者停止計畫,揚言拆除。Boerenfijn霸氣地說:「該停止的是你們!我們不會把住在這裡的400位長輩趕走,要趕你們來趕!」政府官員只好妥協。

 

打破養老負面印象

混齡住宅配時尚裝潢

 

▲Habion高齡住宅的室內設計以溫馨居家風格為主,打破一般人對養老院的刻板印象。(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年輕人和寵物入住,帶給銀髮族不同的生活經驗。(圖/Habion提供)

 

為了符合銀髮族的期待,Habion高齡住宅走溫馨居家風格,沒有養老院的沉悶乏味,更沒有醫療院所的冰冷,並設有餐廳、圖書館、美容院、幼稚園等公共場所,自成一個和樂融融的小社區,大家都忘了這裡其實是高齡住宅。

 

▲Habion高齡住宅設有圖書館,是孩子們讀書的好地方。(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也設有美容院,圖中是一位住民正在替理髮師製作木製用品。(圖/Habion提供)

 

傳統安養機構由院方供餐,住民只能被動接受,但在這裡,爺爺奶奶可以自己烹調喜歡的餐點,和左鄰右舍圍著長桌一起用餐。在柔和燈光與三五好友陪伴下,家常料理也變成美味佳餚!

 

▲住在Habion高齡住宅的長輩可以料理自己愛吃的食物,與左鄰右舍一起用餐。(圖/Habion提供)

 

不只吃得自由,住也很有創意!有一位老奶奶要求:「我想住在圖書館裡!」Habion真的替她辦到了。工作人員把圖書館對面的房間改造成老奶奶的家,讓她一開門就能看見圖書館。老奶奶的願望實現了,笑得合不攏嘴。

 

▲Habion應老奶奶要求替她改造空間,讓她住在圖書館裡面,一開門就看到圖書館!(圖/Habion提供)

 

青銀共居沒優惠

想入住先寫申請書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青年入住,但必須提出申請。Boerenfijn表示,他們打破傳統的青銀共居方式,想入住的年輕人必須提出申請動機,每月房租也沒有比較便宜,但仍有不少人搶著住。最重要的是,這些自願入住的青年是發自內心關懷長輩,幾名英國的交換學生還會帶老人家去看球賽呢!

 

▲幾名英國交換學生住進Habion高齡住宅後,帶長輩一起去看球賽,與球迷同樂。(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成功的主因,在於重視長輩的需求、給予高度參與感,並勇於挑戰既定的遊戲規則,化危機為轉機,不但創造居民對社區的強烈認同,更用創新方案替長者找回滿滿的幸福感!

 

▲製圖/陳美環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