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有五大元兇,其中一種會在瞬間毀掉畢生所學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6月0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長照最大的困境,就是「失能太久、太重」,我們就應該直搗問題核心,到底是哪些因素,會造成失能太久與太重?

文/朱國鳳

 

在探討「失能太久與太重」的成因前,要先釐清本書對於「失能」的定義。「失能」其實是一個廣義名詞,涵蓋多種族群,第一種是領取身心障礙手冊者;第二種是失去工作能力者;第三種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者。

 

這三種有部分交集,但是不能混為一談。因為前兩者,並非都無法自理生活,都要倚靠旁人協助。這也是為何已經領取「身心障礙手冊」了,想申請政府的長照服務時,需要再按照「ADL、IADL、SPMSQ、CDR」等指標進行評估。

 

譬如領有身心障礙手冊,但只是輕度顏面損傷、或是輕度的先天性代謝異常,不影響生活自理能力,就無法申請長照服務。

 

失能定義有三種,長照福利只「照」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政府的長照福利,「照」的是第三種人士,也就是「失去生活自理能力者」,因此本書所謂「失能太久、太重」,也是專指「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太久、太重」。

 

這也是想找出造成「失能太久與太重」的成因,不能只從造成身心障礙的成因去找。後者的top2 成因分別是「後天性疾病」、「先天性疾病」,但是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曾指出:「退化與失能,比多種疾病還可怕」

 

他解釋一位長者是否健康,不是看他得了多少種慢性病,或是三高等檢驗數值,最關鍵的指標是身心功能狀況。他要大眾提早思考的一個關鍵:疾病與失能,哪一項對於長輩的生活品質與生命的威脅最大呢?「答案當然是失能。」

 

那麼哪些原因會造成失去生活自理能力?需要啟動長照模式?我檢索了許多調查報告,眼睛都快看花了,並未找到相關結果。

 

雖然過去民眾在跟「長期照顧管理中心」申請服務時,照管專員會到府調查並填寫「長期照顧服務個案評估量表」,裡面也有18 項的疾病史調查,是否根據這張評估量表的病史,統計出top5,就能得知造成失能的原因呢?

 

前述已經提過,疾病≠失能,兩者未必是因果關係。譬如張爺爺有高血壓、心臟病與胃病,但是生活自理能力無虞;李奶奶沒有這些慢性病,但是雙腿嚴重退化,需要高度倚賴旁人協助,李奶奶在生活自理方面遇到的問題,顯然比張爺爺嚴重,李奶奶比張爺爺更有條件申請長照服務。

 

在我國的相關調查報告中,尚未找到需要長照的成因統計,但是我在老化更嚴重的鄰國日本,找到一份非常具有參考性的調查結果。日本厚生勞動省在「國民生活基礎調查報告」中,有披露申請「介護保險」的原因統計。

 

日本對於長照服務是採取「保險制」(我國目前是採取「稅收制」),在申請「介護保險」給付的成因統計中,男性與女性的top1 都是「其他」。

 

 

長照五大元兇:中風、失智、衰弱、骨折、關節疾病

 

若先將「其他」原因撇開,男性申請介護保險的成因依序為:腦中風、失智症、高齡衰弱、骨折、關節疾病;女性成因依序為:失智症、骨折、高齡衰弱、關節疾病、腦中風。

 

我們可以發現到「腦中風、失智症、高齡衰弱、骨折、關節疾病」這五種狀況,都出現在男性與女性的五大成因中,只是排序不同。

 

日本介護保險成因統計,也與榮總高齡醫學中心曾列出最有可能造成失能長期臥床的狀況:「腦中風、衰老、骨折、心血管疾病、關節疾病」有高度的重疊。

 

在這些造成失能的眾多成因中,又可分成兩大類,第一類是「立即式」、第二類是「漸進式」。前者譬如中風、骨折,會造成生活自理能力瞬間變弱;後者譬如失智症、關節疾病、高齡衰弱,則是生活自理能力漸漸變弱。

 

翁先生在54歲時的冬天,遇到強烈冷氣團來襲,想說泡個熱水澡抗寒,身子熱呼呼時走出浴室,立刻感到頭疼欲裂,吞了一顆普拿疼無效,意識也開始不清,家人趕緊送急診,診斷結果是「蛛網膜下腔出血」(腦中風的一種)。

 

醫院雖然緊急開刀,命是救回來了,但是翁先生從此再也沒有醒過來,成為長期臥床的「三管植物人」(鼻胃管、氣切管、導尿管)。

 

 

據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的咖啡廳,牆上的跑馬燈閃著一排文字:「可以在幾分鐘內就毀掉畢生所學的就是:中風」(What one takes a lifetime to learn, can be destroyed in minutes: stroke.) 。

 

中風最可怕的不只是毀掉畢生所學,或是死亡,而是嚴重失能,根據台灣腦中風學會資料,中風是成人致殘的第一要因。第一次中風患者的男性平均年齡為64.5歲,女性為68.5歲,但是近年來的中風案例,已有日益年輕化的傾向。

 

在天年之前的漫長照護期,才是被照顧者與照顧者都要面臨的最大恐懼。

 

除了中風,會讓長者瞬間變弱、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主要還有骨折。

 

根據國民健康署統計,65歲以上老年人,每年跌倒發生率30~40%,亦即每3位就有1位,每年至少跌倒一次。

 

到了80 歲以上,跌倒發生率甚至高達50%,從「三老必有一跌」,再升高到「二老必有一跌」。這項統計只針對居家長者,如果是住院的長者、或是住在長照機構的長者,跌倒發生率還更高。

 

跌倒往往造成骨折、頭部創傷,就以髖關節骨折而言,根據榮總高齡醫學中心資料,有2 成會在一年內死亡,3成造成永久失能,4成無法獨力行走,高達8成至少會失去一項生活自理能力(ADL)。

 

難怪骨折是失能的主要成因之一,說得更直白一點,骨折長者往往是「失能預備軍」

 

 

因此很多醫生會一再叮嚀「保命防跌」,其實想保命要防跌,想避免被「長照」更要防跌。

 

不管是中風、骨折等「立即式」的變弱,或是失智症、高齡衰弱、關節疾病等「漸進式」的變弱,如果弱到必須要長期臥床時,身體將付出更大的代價。

 

長期臥床一個月以上,先是肌肉質量開始萎縮,接著肌力退化,而後骨質密度也會下降。更嚴重時,關節僵化彎曲,這時再進行復健,老人已經難以承受劇烈的疼痛。

 

除了行動力、生活自理能力的喪失,還會產生一連串的併發症,譬如褥瘡、血栓、水腫、呼吸道感染、心肌梗塞、腸胃疾病、泌尿道感染等,不只完全脫離不了長照,還要反覆送醫。

 

現在還身強體健的人士,如果還是無法體會甚麼是「失能太久與太重」,建議可以到YouTube,搜尋關鍵字《長情的告白》,影片裡有一些真實的案例,除了可以知道「居家照顧服務員」的貢獻外,也能讓我們窺知失能太久與太重時所面臨的長照艱難。

 

 

(本文節錄自《沒想到…我會變得這麼弱?:長照的9大難題,要在變弱前開始解決》,時報出版 ,朱國鳳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出院銜接長照服務 減輕病人家屬負擔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05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蔡爺爺和蔡奶奶在台北市獨立生活,日前,88歲的蔡爺爺因腸胃道問題住院,沒想到出院後,蔡爺爺日夜不分、吞嚥困難,擾亂了夫妻倆原本平靜的生活。而住在桃園市的兒子,背負著照顧父母和自己家庭的責任,負擔很重,日常生活也被打亂。

居家護理師第一次前往蔡爺爺家中訪視時,按門鈴後等了將近五分鐘,才見到蔡奶奶拄著柺杖來開門。而且,蔡奶奶本身也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多重慢性疾病,甚至曾發生急性腎衰竭,這樣的情況實在令人憂心。

 

多數長輩由家人照顧

出院後急需長照服務

 

全台老年人口持續增加,扶老比也快速增高,台北市統計發現,約有63.3%的年長者在家由家人照顧,家庭照顧者的負擔越來越重,超過25%的照顧者有壓力性負荷。

 

而且,許多民眾在家人急性醫療出院後,馬上面臨長期照護的需求,過去有很多人束手無策,只好自己照顧,卻因此身心俱疲,患者也難以獲得更高的生活品質。

 

目前台北市已有出院準備無縫接軌長期照顧服務,多數患者出院之後,可以在七天內連結居家醫療與生活照顧服務。

 

▲蔡爺爺在萬芳醫院出院準備團隊的照顧之下,恢復健康與笑容。(圖/林芷揚攝影)

 

出院準備團隊協力照顧

改善健康減輕家庭負擔

 

以蔡爺爺的例子來說,萬芳醫院出院準備團隊在他出院之前,就安排了個案管理師和居家服務員至病房探視蔡爺爺和蔡奶奶。

 

出院之後,在個管師、護理師、居服員的訓練與照顧之下,解決了蔡爺爺白天昏沉、晚上吵鬧的問題,並找出影響他進食的原因,進而改善蔡爺爺的營養狀況。兩個月後,蔡爺爺完全康復,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與剛出院回家時判若兩人。

 

住在桃園市的兒子表示,蔡爺爺現在的食慾很好,甚至還會主動要求吃消夜,可見不只身體恢復健康,心情、精神也都很好。出院後的長照服務,不但對蔡爺爺大有幫助,也大幅減輕蔡奶奶的照顧負擔,以及蔡先生來回奔波的辛苦,讓他直說自己也是受惠者。

 

蔡爺爺故事紀錄影片(萬芳醫院提供)

 

▲在長照服務的協助之下,恢復健康的蔡爺爺現在食慾好、精神好,蔡奶奶的照顧負擔也減輕許多。(圖/萬芳醫院提供)

 

熱門文章

長照機構也能很幸福 爺爺奶奶訴說生命故事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1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清福養老院
  • A
  • A
  • A

一般人對養老院、長照機構的刻板印象,大多是氣氛沉悶、缺乏活力。事實上,現在已有不少機構致力於打造友善、歡樂的環境,不只照顧長輩的身體狀況,更豐富他們的心靈世界。

人生走過七、八十載,甚至高齡九十歲,每位長者都有獨特的生命故事。新北市清福養老院鼓勵長輩口述人生經歷,配合藝術創作,將生命故事集結成冊,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個人作品,並於日前舉辦的生命故事音樂會上發表,廣受長者與其家人歡迎。

 

▲長輩們製作的生命故事書,結合人生經歷與藝術創作。(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83歲的鄭爺爺已是第二次參加此活動,即使行動不便,也堅持穿西裝出席,而他最難忘的記憶,就是小時候蹲在水溝裡面釣青蛙的情景,說起童年回憶時口沫橫飛,台下聽講的孫女也笑得開心。

 

▲鄭爺爺(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80歲的李爺爺喜愛閱讀,在求學不易的年代,還擁有台大外文系的學歷,即使年紀增長,仍保有追求知識的渴望。他表示,如果有一扇任意門,最希望打開的是一座圖書館,讓他可以沉浸在書海中。李爺爺可說是「活到老,學到老」的最佳印證。

 

高齡93歲的蘇劉女士,則是在音樂會上緊握故事書,笑說:「還要再做幾本書來紀念自己」,足見長輩們對於自己的生命故事都充滿熱情,並渴望將人生經歷分享給家人,留下珍貴的回憶與見證。

 

▲蘇劉女士(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兩頭燒的醫院人生 讓老父親住長照中心的心痛告白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17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老爸,我們真的盡力了,實在照顧不來了……。」齊真(化名)在紙上寫下這些字句,拿給重聽的父親看,她的臉上滿是淚水,不知該怎麼直視父親,父親什麼話也沒說。這天,家人做出重要決定:將父親送往安養中心。

齊真的父親是榮民,依照身分證、今年已高齡95歲,實際年齡90歲。年少時他隻身來台,一切從零開始。年過40歲時,在台灣娶了小自己約20歲的妻子,育有一子一女。長子幾年前成家,與妻子育有兩個孩子、今年小一;女兒齊真單身,不打算結婚,與現年超過70歲的母親同住。

 

老父親年輕時是運動健將,多年來也一直保持運動習慣,打太極拳、散步、爬山幾乎不曾間斷;他生活簡樸、飲食簡單。十多年前,不明原因緊急送醫,醫生說後腦兩側都有血塊,手術後出院,術後恢復狀況相當不錯,生活、行動一切如常。

 

但,幾年前一天清晨,父親外出晨運,在路邊突然不耐久站、瞬間跌坐地上,骨頭斷了。路人緊急幫忙打電話叫了救護車、也通知家人。齊真與母親在睡夢中接到電話,緊急趕往現場,醫院人生就此展開……。

 

父親晨起運動摔倒 就此人生轉彎

 

經過漫長等待、轉院,父親動了髖關節置換手術。雖然手術成功,但父親心情大受打擊,他不能接受天天運動的自己,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他也沒信心再次踏出家門,於是足不出戶,只有需要回診時,在家人陪同下,久久出門一次。

 

父親這一摔,讓齊真與家人的生活產生極大改變。

 

在父親摔倒前,約85歲的他,完全能自理日常生活,買菜、做菜、運動,都不須家人擔心。但摔倒後,父親無法行動自如,三餐需要母親照料,就連上廁所都成了大問題。家人先是為父親買了便椅,但他如廁次數頻繁,雙腿肌力無法負荷。後來改穿紙尿褲,穿了尿褲的父親,起初還是固執、堅持坐便椅,直到後來又有新的狀況發生……。

 

父親開始會突然無預警地全身癱軟無力,而泌尿道感染或呼吸道感染,也讓他經常發燒。子女都工作,主要照顧責任落在母親身上。但母親面對固執的父親,照顧時間久了,也感到身心俱疲,甚至幾次她出門買菜、倒垃圾回家,目睹丈夫再次摔倒在地,都讓母親與家人感到不捨與憂慮。

 

夜間父親頻尿,但堅持不肯如廁在尿褲上,半夜起床要坐便椅。下班後的齊真,當時很長一段時間只能睡在客廳地上,一聽到父親起床、用助行器,就跳起來協助父親如廁。睡眠不足的齊真,歷經工作、家庭兩頭燒,身心也都出現狀況。

 

照護身心俱疲 母親落淚憂心撐不下去

 

頻頻送急診,加上幾乎必須24小時貼身照顧,家人面臨極大煎熬,母親幾次落淚,擔心這樣的日子不知還能撐多久。2016年5月,父親又頻繁因發燒掛急診,原本堅持要自行照顧的齊真驚覺,「要是媽媽也倒下去,我們都完了。」於是,齊真與哥哥在兩天內,看了五、六家離家不算太遠的安養中心,「至少先了解一下安養中心的環境和費用。」

 

齊真坦言,將父親送去安養中心,心中真的很不捨,「爸爸老了,其實他只是『想回家』卻這麼難。但,我們真的沒辦法了。」

 

選擇居家較近安養中心 經常陪伴老父

 

家人討論後,在2016年6月初、父親出院後,直接將他送往離家不遠的長照中心。「比較喜歡這家的環境,因為近,也能天天來看爸爸。」父親住的是6人房,每月的費用約在3萬6千元上下,至今入住已超過1年10個月。

 

剛開始入住時,只要將菜、肉剁碎,父親還能自己吃飯、喝湯,但因容易嗆到,改將飯菜打成泥。直到去年,再次因發燒住院,進食困難、體重驟降、營養不足,醫師建議用鼻胃管,齊真與家人經過掙扎、最後決定同意。

 

起初入住時、還能用助行器短暫行走的父親,如今因為老化、雙腳無力,幾乎只能臥床,每天在照服員的協助下起來坐坐輪椅。雖有時也需抽痰,但最近10個月,不曾再掛急診。

 

在長照中心的多位本國籍或外籍照服員,對齊真父親都相當照顧。齊真與家人在第一年,全年無休、天天中午、晚上都去陪伴父親吃飯,有時幫父親剪指甲、擦乳液、按摩雙腳。小孫子孫女則用假日去看爺爺,畫畫、寫字給爺爺看。

 

父親偶爾露出悲觀神情。重聽、說話不清楚的他,頭腦很清楚,原本他不接受前往長照中心,如今與照服員、護理師,甚至同樓層的其他長輩都有了互動。齊真說,家人一直都在調整心情,逐漸接受父親老化的事實,「年紀這麼大了,只希望他少受點病苦折磨,我們盡可能陪伴爸爸;而照護工作,在經濟狀況許可下,讓專業的人來做;對家人來說,這是不得不、卻也最好的選擇。」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長照找出路 身心科醫師建議:飯店結合養生村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30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70歲的老先生,脾氣原本就不好,近幾年出現失智症狀後,由唯一同住的老伴擔起照顧責任。但老伴感覺負擔愈來愈重、愈來愈重……。老先生多次走失、也出現被害妄想、幻想的情形,獨力照顧他的老伴感覺身心俱疲,壓力也愈來愈大……。

怡君(化名)與先生和婆婆同住,公公已經過世多年。不過,年邁的婆婆失智了,亂跑、走失,讓怡君與先生傷透腦筋。無計可施的夫婦倆,晚上睡覺只能讓婆婆睡在兩人中間,而且用繩子將三人綁在一起,避免婆婆又跑出去。怡君感覺壓力好大,也出現了失眠的症狀……。

 

上述這些,都是身心科醫師黃偉俐曾接觸過的真實案例。「台灣人口老化,居家照護的家人—特別是伴侶,身心出狀況的案例愈來愈多了。」黃偉俐問,「沒有子女幫忙,兩老相處、能撐多久?」也因此,社會新聞中,自殺、殺人的悲劇時有所聞。

 

黃偉俐醫師分析,現代社會的生活型態,兒女長大後,多離家工作生活,留下年邁的父母兩人在家,當其中一人需要另一伴照顧(如失智),長時間下來,常讓負責照護者喘不過氣來,陷在擔心、憤怒的情緒中,甚至出現憂鬱、躁鬱的情況。

 

吃不好睡不好 照護者喪失生活品質

 

「坦白說,以現行的狀況,能為照護者做的,相當有限。」黃偉俐醫師說,面對失智長輩,有的醫師給藥積極度不夠,藥量不足的情況下,造成照護者極大的困擾。「研究指出,這些藥物雖然有可能造成血糖、心血管方面的後遺症,但影響不大。」黃偉俐醫師直指,「許多醫師給藥時劑量不足,大多未能也從『照顧者立場』去著想,以致無法讓照顧者有好的生活作息、無法好吃好睡、有好的生活品質。」

 

以失智症為例,黃偉俐醫師認為,「看對的醫生、積極檢查治療」是第一步,而在社會上建立針對長者為主體的「長照網絡」,是黃偉俐必要的做法,「這樣的家庭需要的不是一個醫生而已,而是一個團隊(team)的照料。」

 

荷蘭及日本的長照措施與政策,是黃偉俐醫師認為台灣可以好好借鏡學習的對象。「現在台灣的做法,比較像是貼膏藥,哪裡痛、貼哪裡。但真正該做的,是正視人口老化的問題、從好好打造基礎建設做起。」他說,「現在許多40多歲的人未婚。試想,這些人在20-30年後怎麼辦?70多歲的人獨居在家,這樣的人口愈來愈多,他們怎麼辦?」

 

借鏡荷蘭日本 台灣長照需開創性作法

 

「我們的社會生病了。需要開創性的作法、從根本的人口結構,去思考、解決這些問題。」黃偉俐醫師舉例,現行的長照是在「分配資源」、而沒有「開拓資源」,但顯然未能解決問題。

 

「不妨學習荷蘭,用社區的力量來處理人口老化問題。」黃偉俐醫師認為,此一概念的核心是「分享」,「環境」的分享。他舉例,若在宜蘭交通方便處設置養生村,旁邊蓋五星級飯店,飯店的廚房可供應養生村的餐食,飯店房務能為養生村長輩換床單,飯店的健身房設施,也能讓可行動的長者使用。長輩可以互相教學才藝,讓晚年生活變得不再單調。這樣的規劃也可望降低各種成本。

 

 

養生村結合休憩概念 兩代健康心態面對老化

 

黃偉俐醫師進一步補充,養生村結合休憩,是值得規劃的方向。他說,現在社會,長輩的下一代,利用周末假日去看爸媽,「通常只是聽爸爸抱怨媽媽、聽媽媽責怪爸爸,結果只帶回了滿滿的負能量與罪惡感。」如果政府能規劃「陪長輩假」,除了讓子女陪爸媽的時間完整,也能有好的地方休憩。

 

「『創新化』是面對人口老化問題,必須的思維。」黃偉俐醫師強調,AI(人工智慧)的應用、未來智慧城市的基礎建設,是現在就得大刀闊斧去規劃、去投入的,「不是用舊思維去等著20年後到來,而是得以『20年後的今天』來思考。」

 

現階段,黃偉俐醫師認為,神經科、精神科在醫療方面共同努力,是讓照顧者在照顧親人之餘,也能照顧自己身心的第一步;「更多的部分,是政府作為;治標是不夠的、也非長久之計。」他強調,「長照社區化、共享資源」是台灣最該走的方向,在社區營造的氛圍和架構下,用更多元的方式、陪伴病老長輩走人生最後一段路,也讓照護者得以擁有較好的生活品質,是黃偉俐醫師為長照開出的藥方。

 

▲身心科醫師黃偉俐。(攝影/戚海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特教老師也能教老人運動?國外長照創新的祕密在這!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5月28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十年前我獨自到芬蘭採訪老人運動,像是翻觔斗、倒吊吊環,引起很大轟動,不論運動科系和醫療界都眼睛為之一亮,消息陸續轉傳,還被多所大學當作教材。

文/周傳久

 

不過,很少人注意到的是,芬蘭那位因為看到老人潛力、了解運動有助延緩失能而大力推動這些讓台灣人嚇壞的老人運動的專家,並不是醫師也不是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等醫界人士,而是兒童特教的體操老師艾基特佛。

 

芬蘭善用特教經驗

推廣銀髮運動延緩失能

 

艾基特佛已經引導重度身心障礙小孩的體能活動很多年,他知道怎樣預備安全的環境,他了解肢體力學機轉,他能用肢體語言並搭配表情和嚴重智能障礙的小孩溝通,讓他們樂意運動、樂在運動,等於為受限制的孩子們創造新世界。

 

近幾年老人增加,艾基特佛將發展身心障礙運動的寶貴經驗轉化,用來幫助老人。他懂得觀察,能防範傷害,能激勵老人,懂得暖身與運動後緩解的方法,非常多老人因此得到幫助。

 

在台灣,如果要讓老人像芬蘭那樣強壯,大概沒有太多人會想到一位兒童特教老師有這個能耐,或者還會搬出許多法規和領域界線來框死他。

 

事實上,後來國內多所國立大學體育科系集資去芬蘭考察,還把他請來台灣。但十年後,我們的延緩失能還是歸在醫療體系,要發展跨域整合計畫時,考慮的仍是物理治療和職能治療。

 

因為我們不相信別人可以,也不曾想到特教知識與經驗能轉化,就能大大嘉惠老人與其他成年失能者。國內特教、幼教老師因為憂心少子化而想轉業時,是否看到自己更多可能,也有待觀察。

 

不只需要醫療專家

丹麥老師也能協助復健

 

丹麥也有類似情況。當地有一間急性後期復健中心,裡面除了醫療專業人員,還有許多在職或退休老師來中心兼職或全職,他們都有帶領手工藝、藝術、導讀故事、唱遊等課程的多年經驗,在個案需要時會協助從事相關活動。

 

也就是說,當急性後期照顧需要激勵動機,從事有趣、有成就感的個別化活動時,復健中心不會只想到使用物理治療、職能治療,或認為只有他們可以包案、標案,而是看到機械復健之外,生活性活動也很重要。

 

因此,急性後期復健中心的人員分工,除了設立醫療、照顧小組之外,另外還設有活動組,因此才請來這麼多無醫療學位的中、小學老師們。

 

以色列擅長經驗轉化

高跟鞋研究也能造福老人

 

相似的情形也發生在以色列。台拉維夫大學教授麥基的博士論文原本是寫女人高跟鞋的壓力問題,後來他將這方面的知識轉化,用於改善老人褥瘡。

 

接著,他又把自己對皮膚組織、肌肉、神經骨骼的理解,應用在以色列野戰步兵的背包設計上,創造了適合男女步兵使用的特殊大背包,可以避免背包太重壓壞神經,造成永久傷害,進而影響持槍射擊動作。

 

再接著,他將以上知識整合,創造了用細胞培養合成、不必殺生的人造肉,用來幫助缺乏糧食,以及想要降低飼養牲口進而減碳的國家。

 

以色列還有一間「沙拉之手輔具借用維修中心」,以節約人力的方式進行輔具的清潔消毒,一年就能節省一百四十億新台幣。怎麼做到的?

 

原來他們應用汽車洗車道的概念,打造了類似的輪椅清潔殺菌通道,可以調溫、換各種清潔劑、調整水柱噴灑方式,再輔以電腦遙控,不但能避免維修人員接觸剛送回來的輪椅,還能節省初步清潔消毒的人力。

 

還有一個例子,就是以色列有一家幫助青少年發展科學實驗的業者,將樂高玩具的零件電動化,又把同步馬達和晶片組合,變出遊戲化的老人復健器材。

 

創新能力從小培養

克服挑戰催生長照解方

 

觀察芬蘭、丹麥和以色列創新,我們國內常常把話題導向人家花了多少億,或者有何補助。的確許多複雜發明是要這樣支持,比如藥廠想發展失智藥物,但投資十年就收山,因為找不到標靶。

 

但並非多每一個重要的創新都是巨額疊出的,以上例子都有基於關懷人的理念,有自信,對資源有覺察力,願意嘗試。其實,在這些國家的基礎教育就是如此,簡直就是他們的生活風格。

 

芬蘭中小學鼓勵發問但不許吵著舉手,加上老師教學用心,所以教室常是一群學生舉手靜默,等待被老師點的場景。

 

丹麥從幼稚園就很重視彼此給對方安全感,創造最佳溝通氛圍來對話。

 

以色列教室則常鬧哄哄,因為學生會一直質疑老師的內容是否為真,踴躍的情況就像他們擠公車一樣努力。

 

這三個國家的國民在幼年時不被限制,特別重視藝術和體能課程,而不以其他所謂主科替代,他們幼年的在校時間都遠比台灣少。長大後,不論學歷高低,很多人投入長照發展,都有許多亮點。

 

以色列諾貝爾得主謝爾曼告訴我,只要孩子的努力值得鼓勵,絕不吝於表達。

 

丹麥鼓勵學生用系統布局圖來檢驗思維是否周嚴,藉此創造有品質的服務設計,學習多贏。

 

芬蘭老師則刻意不斷轉換環境,提供學生多樣刺激,產生包容和見識。

 

所以他們進入人口高齡化挑戰後,看到挑戰不會輕易說沒辦法,會靜下心想怎麼合作、處理,因此當他們不斷產出有亮點、便宜、務實的照顧產品、服務設計和輸送體系時,並不令人驚訝,也經常成為台灣各界耗資考察的對象。

 

借鏡國外創新經驗

轉化知識增加資源

 

目前台灣長照創新方案很多,以長照為名的研究計畫也很多。但當急性醫療在長照有一定極限甚至框架時,其實還有更多不同領域的人可能可以將知識轉化為長照重要資源,不論是幫助延緩失能還是增加生活品質。

 

不過,這也要看我們能不能包容,並且提供更多不同領域的人更多可能性。

 

本於以上三國教育共同重視的基礎素養:溝通能力、人味思維、包容接納、思考奔放、彼此顧念,大家也能從終身學習看到自己未來可能創造的貢獻。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