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就被公司逼退…從失望離去到重回職場 她再學到寶貴一課

撰文 :熟年優雅學院/太雅出版社 日期:2018年05月3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談談我朋友T女士的例子。她現年五十九歲,不久就要滿六十歲了。她在一家大型出版社上班,長期任職於編輯部,後來被調到事業部,接著又異動到製作部,公司就突然暗示她可以退休了。

文/阿部絢子

 

現今時代必須提早規畫第三人生

 

她那時才剛過五十歲,所以沒有答應,然而,在那之後公司又多次詢問她是否要退休。起初只是試探而已,後來就越來越令人不舒服。當時正逢母親病倒,必須經常回遙遠的家鄉幫忙照料,心裡也一直在猶豫,是否要辭掉工作專心照顧媽媽。

 

想不到的是,連小她十歲的年輕同事也被公司要求退休。年過半百的人被裁員還可以理解,但青壯年紀的人竟然也不例外,人生才剛要起步,尚有幼齡小孩要養的人也被列入裁員名單。她一方面錯愕,一方面對公司大失所望,心想既然公司希望她離開,不如趁早做個了斷,於是爽快地遞出辭呈。

 

她的遭遇與我對社會的理解有很大的落差,過早的逼退現況也令我詫異。明明當事者還能工作,這個世代的退職年齡已經提前到如此地步了嗎?

 

難道社會是出於好意,要大家趁有能力規畫第三人生時離職?這種現象只會出現在希望員工都是年輕人的行業中嗎?

 

 

可以理解, 卻難以接受

 

退出第一線的情況,每個人都不一樣。有的公司不會要求退休,卻會把人調去窗邊閒坐,或是異動到性質截然不同的單位,甚至分派大家都不想做或純屬勞力的工作。

 

我長久服務的單位,是公司員工從第一線退下來,準備退休的地方,所以我看過許多人離開第一線後的種種身影。我的感覺是,臨近退休時,幾乎所有人從第一線被異動到窗邊做閒差時,工作意願都會降低。

 

有位管理階層的人在異動後就無心工作,還對部屬說:「拜託你,我只想平安無事地在這裡度過,有事情就幫我處理吧。」他等於是在宣稱,再也不想認真工作了。

 

有些人則對陌生的職場環境感到害怕。不過也有少數人來到納涼的單位反而精神奕奕,像有位仁兄知道自己離退休只剩兩年,卻依然每天談笑風生,但不是他不肯做事,應該是說工作在躲著他……有難度的工作不會派給他。

 

有些人會安靜地等待時間流逝,有事情發生時,他都一馬當先,俐落地解決問題,然後又縮回自己的世界。他是個冷靜穩重的人,判斷力精準,從沒有嫌棄過那份閒差。

 

是的,從第一線急轉直下退居二、三線的時期,正是思索第三人生的時機。沒有這段時間整理情緒,就會在離開第一線時心有未甘,不是滿腔怒火就是唉聲嘆氣。

 

人生開始走下坡時,必須做好心理準備,而在那之前,應該要對退休年齡有所自覺。

 

退休時最可怕的事

 

五年前,朋友K女士收到社長署名的「徵求提早退休者」的信函。她的小孩都已離家獨立,但故鄉的父親病倒,母親無法獨自承擔照護費,因此她打算繼續工作到退休年齡,拒絕退休。

 

三年後,她原以為可以繼續努力到最後,不料到了一年半前,接到的不是信函,而是曾經身為同事的主管約談。

 

她所受到的震撼,連她自己也無法置信。她算是幸運的,自始至終都待在同一家公司。離職之後,怎麼辦呢?她很惶恐。她總覺得這家「某某公司」是自己的後盾,在心理上與公司已經結為一體。

 

一旦離職,就失去了可以證明自己存在的「某某公司」。真的沒問題嗎?她的自我認同搖搖欲墜,離開公司等於赤裸裸地曝露在人間。

 

然而,她可以切身體會前同事的立場和心情,畢竟他身為公司主管,不能不狠下心來勸退她。既然不是考慮自我認同的時候,那好吧,做個了斷吧。她於是決定離職。

 

她接著拿出堅強的一面,立刻前往職業介紹所,一邊領取失業保險金,一邊找工作。

 

為了進入與之前截然不同的行業,她報名政府補助的高齡教保員講習會,上了十個月的課。日後她取得四、五家公司的面試機會,然後接受第二次面談,獲得三家公司錄取,最後以教保援助員的身分,進入一家照顧幼兒的新公司,至今仍在那裡就職。

 

雖然收入連前份工作的一半都不到,但她不後悔,因為可以重新開始,揮別使員工失去向心力和溝通意願、氣氛肅殺的前公司。

 

她笑著告訴我,自從重新就職,她就感覺到只待過一家公司的悲哀。因為有一陣子,不,直至如今還是,她在自我介紹時,依然然擺脫不了:「我是某某公司的某某」的毛病。

 

 

(本文摘自《你沒有條件可以退休:昂首挺胸的高年級實習生先修班》,太雅出版社,阿部絢子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更年期後罹憂鬱症,從1數到3000都睡不著!她靠「摺紙」走出全新人生,知名度遍布140國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5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劉咸昌、蘇卓英
  • A
  • A
  • A

和摺紙藝術家蘇卓英見面,剛開始你可能會不太習慣,因為她手上總抓著紙張,無時無刻不在動作,但幾句閒談間,會突然從掌心開了一朵玫瑰,又或者,一隻活靈活現的兔子蹦了出來。

她笑說,退休後的生活是摺紙過日子,每天一直練,直到指尖有生命。而現在,她是摺紙愛好者口中的Eagle老師,有超過140個國家的人拜訪過她的教學部落格,因為她用生命在摺紙,又無私的分享至全世界。

 

蘇卓英的家充滿驚奇,明明是初夏,玄關卻盛開一株櫻花,映入眼簾的繡球、玫瑰、梔子花競相爭豔,而陽台種植的十餘株茉莉,在入夏的傍晚為室內迎來滿室芬芳。

 

▲蘇卓英將紙花黏在樹枝上,打造維妙維肖的櫻花盆景。(攝影/劉咸昌)

 

細看其中,才發現除了陽台的茉莉,滿室花朵都從蘇卓英的手中綻放,在她的工作室內,平凡無奇的紙張兩三下就長出了個性與神韻。

 

▲蘇卓英的摺紙作品有神韻,梔子花真假難辨。

 

老闆娘甩開憂鬱症,退休後大玩摺紙

 

許多老三重人都對國園戲院印象深刻,各種電影海報掛滿牆面,每逢熱門影片上映時,戲院周遭總是萬人空巷,人潮直到午夜才會逐漸散去。蘇卓英就是國園戲院老闆娘,她不但與丈夫柯寬裕一同見證三重電影業興盛的一頁,更利用海報紙,在工作之餘培養出摺紙的興趣。

 

▲蘇卓英(右)與丈夫柯寬裕(左)鶼鰈情深,兩人從高中認識至今,感情依舊甜蜜。(翻攝/劉咸昌)

 

「開戲院最多的就是海報紙,紙張又多又厚,所以就會隨意折,一開始會摺一些比較實用的,像是垃圾盒。」從海報紙發展出折紙興趣,讓蘇卓英家的垃圾盒,永遠比別人家的有更多花樣。

 

經營戲院期間,夫妻倆幾乎沒有機會好好休假,在40歲的時候,他們決定提早退休,享受看似人人稱羨的退休生活。「但沒想到,步入更年期後,我出現憂鬱症狀,身為護理師的我知道身體不對勁,但怎樣也無法阻止自己別讓思緒往死巷裡鑽」,就醫檢查後,確定自己罹患憂鬱症。

 

「每晚都失眠,我甚至從1、2、3數到超過3,000都還睡不著」開朗樂天的她,生活卻因為憂鬱症變得一團糟,柯寬裕開始每天準備茉莉花,放在她的枕邊,希望淡淡的香氣能陪她度過不眠的夜。

 

在與憂鬱症共處期間,蘇卓英意外從網路上看到國外的折紙作品「Origami Tessellations」(棋盤鑲嵌摺紙),發現一張紙不經過裁切,可以規則性的折出多角形鑲嵌圖案,讓隨手拿到的紙張立刻變成藝術品。

 

▲對著光源欣賞棋盤鑲嵌摺紙,可以看到正反面有不同的花樣。(攝影/劉咸昌)

 

因為當時台灣還沒有人開始玩棋盤鑲嵌摺紙,她拿起紙張盯著電腦螢幕反覆嘗試、組合,花了好幾個月順利破解畫面中的紙藝品,期間的專注,甚至讓她幾乎忘記自己的憂鬱情緒,也因此像著了魔般,全心投入摺紙研究。

 

「她說話也摺、坐車也摺,醒來就摺到睡著」,柯寬裕一開始也很不習慣,但看著蘇卓英慢慢找到生活重心,他索性成為全方位經紀人,幫作品取名、安排行程、拍照PO網,全力支持妻子追求自己的興趣。

 

▲柯寬裕(左)退休後是蘇卓英的最佳經紀人,幫忙安排行程並為作品拍照、命名。(攝影/劉咸昌)

 

樂於分享,幫工程師娶回美嬌娘

 

開始摺紙後,蘇卓英開部落格記錄自己的作品,她也成為線上摺紙老師,透過電子郵件幫世界各地喜愛摺紙藝術的人解惑。

 

▲蘇卓英也接受網友挑戰,並破解網路上看見的各種作品,利如牽牛花。

 

她回憶,有個在竹科上班的工程師,想摺一款名為「Belle Rose」的玫瑰向女友求婚,但怎麼摺都像是一坨紙團。蘇卓英開始透過電腦展開求婚大作戰,一來一往半年,讓工程師靠著一把玫瑰抱回美嬌娘。

 

▲蘇卓英花半年的時間教工程師摺「Belle Rose」,幫他抱回美嬌娘。

 

她更收到一名乳癌病友的回饋,讓她看著看著就像是看到當年那個生病的自己。有一天臉書收到一則訊息,患者告訴她「摺紙最多的時間,是在做化療的時候,化療的時候就帶著紙去,透過摺紙彷彿可以忘記痛苦」,讓她深信一張紙可以摺出力量,讓人開心也能陪伴走過幽谷。

 

所以蘇卓英更努力與人分享摺紙的樂趣,她連續六年寒暑假深入屏東偏鄉學校,陪一群她口中暱稱的「野孩子」從幼稚園一路摺紙到準備升國中,讓他們的童年有摺紙成就感相伴。

 

▲柯寬裕送了一疊百元新鈔讓蘇卓英玩摺紙,蘇卓英會因為季節發想作品,利如端午節將近,她摺出百元龍舟。

 

摺紙過日子,人生體悟從快樂到幸福

 

「我覺得摺紙很快樂,所以我想分享給大家,讓大家也覺得很快樂。」對於退休後才開始的新人生,蘇卓英自認過得比以前更精彩,她說,年輕時的自己每天像個陀螺團團轉,因為工作忙碌,頂多因為事業有成感受到快樂,根本無暇去思考什麼是幸福。

 

▲蘇卓英喜歡摺花,她摺超過3000朵玫瑰,讓每一朵花都像是剛從手中綻放。(攝影/劉咸昌)

 

直到有一天在摺紙時,她突然覺得,「可以像現在這樣不為任何事情,只為了讓自己開心而摺紙,就足以讓每一天幸福快樂!」隨著訪問到了尾聲,眼前這位摺紙藝術家的手仍在半成品上蠢蠢欲動,她看著自己滿意的作品笑說,自己現在是摺紙過日子,就是用所有的生活在摺紙,而這樣簡單的每一天,就是她心中美好的熟齡生活。

 

▲能夠每天摺紙過日子,是蘇卓英幸福的退休人生。(攝影/劉咸昌)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開始充實心靈吧!人人都能過真正富足的生活

撰文 :李偉文的幸福存摺 日期:2018年05月18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美國自然作家梭羅認為,我們的財富應該用我們的閒暇時間、而不是用擁有的財富來衡量。如果以這個標準來看,每個退休的人都是富裕的人;或者,雖然還沒有退休,但是能夠拒絕物質誘惑,不為了賺更多錢而犧牲自己時間的人,也是個富足的人。

文/李偉文

 

就像古希臘大哲學家柏拉圖所說:「當你的物質所需已經周全,還花更多時間去工作,會喪失生命中更重要的追求。」

 

的確,當我們已經有衣服穿、有東西吃、有地方可以睡,還花更多時間去賺錢,只是為了滿足我們的物質欲望時,當然就沒有時間與精力去追求精神與心靈上的滿足,畢竟每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你耗費在這裡,就沒有時間做另外一件事了。

 

物質所需已周全,應追求生命中更重要的事物

 

降低對物質慾望的追求,除了可以省下為賺錢而工作的時間之外,也可以省下許多「維護」、「管理」、「照料」物質的時間。

 

有時候想想也真好笑,我們花越來越多的時間來工作,就為了買越來越多的東西,休閒時間也全耗費在照料這些東西,然後我們就成為梭羅眼中的窮人了。

 

有很多研究都顯示,擁有物品帶給我們的快樂遠遠比不上生命的經驗或屬於精神上的體驗,如果用學術點的話來講,將我們的時間花在「非市場」性的活動,反而可以給我們獲得更大的滿足。

 

比如說,多一點時間跟自己在乎的人建立友好親密關係,有時間從事自己喜歡的興趣或運動等等。

 

當然,有人會說,有些屬於體驗式或精神性的活動也要花錢,也兼具部分市場性,比如旅行。

 

沒錯,旅行是要花交通費或住宿費,但是事事都讓別人安排好的高檔旅遊,往往比不上較多自己動手自己決定的旅行來得好玩。

 

我總是認為,需要購買門票進場的遊樂區,比不上不用花錢的景點。例如徒步走在天之涯海之角,或者深入陌生的市集與當地人閒話家常,都可以帶給我們身心靈更高的體會與享受。

 

好比有錢似乎比較容易交到朋友,但是用錢交到的朋友往往不是善緣。

 

如果分分毫毫只為自己,即使家財萬貫也是窮人

 

除了有時間的人才是真正的富有這個標準之外,也有人認為富有的標準不是金錢的多少,而是能不能佈施分享給別人。能慷慨地捐出去的才是自己真正擁有的錢,若是分分毫毫只為自己,即使家財萬貫,也算是窮人。

 

其實佈施不見得非得錢不可,用我們的時間、用愛,也都是佈施。德雷莎修女說:「如果沒有辦法愛別人,也沒有人愛你,那你就是世界上最窮的人。」

 

因此,真正富足的生活,並不是追求金錢名利與財貨的堆積,而是善待我們每天所遇到的每一個人、珍惜我們使用的物品、處處為別人著想、也能夠以溫暖的微笑與正面的言語鼓勵別人。

 

這種時時可以佈施的富裕行為,不必擁有很多錢就做得到。

 

擁有一顆充滿愛的心,就能活得自在美好

 

很多人害怕退休後沒有足夠的金錢,沒有足夠的生活保障,惶惶終日下,不免陷於憂鬱自閉,但是英國湯普森醫院牆上刻有一排字:「你的身軀或許很龐大,但需要的僅是一顆心臟。」這是一位在醫院過世的著名影星所說的話。

 

是的,人要活下去,只要一顆心臟;要活得好,也只要一顆有愛的、閒適自在的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個人自助旅行會害怕?退休不一定要出國玩!「這樣」旅遊更有意義,悠閒享受美好人生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5月02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時間」對第三人生來說,是很矛盾的。由於人的壽命有限,所以感覺時日無多,好像很多事都還沒做,因而非常焦慮。另一方面,由於無須再工作,也無須再承擔教養責任,因此可自行支配的時間反而變多,但若不善加利用,導致生活空洞,也會感到非常惶恐。

以「旅行」這件事來說,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世界這麼大,還有那麼多國家沒有去過,怎麼辦?

 

所以很多人瘋狂旅行,希望把書上介紹的所有景點和美食,都至少能看一遍、吃一回。很多旅行團的規劃就是在十天左右的時間內,可以讓你跑遍三四國,美其名CP值很高,其實不過就是走馬看花、囫圇吞棗。

 

不愛跟團走馬看花,卻沒勇氣獨自旅行

 

我四月上旬參加的奧捷旅行團,就是這種典型的行程。扣除來回航程,在奧地利待三天,在捷克待四天,所有重要的景點都看到了,但號稱最美麗的中世紀古鎮庫倫諾夫豈是一天就能徜徉的?

 

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鼎盛時期建立的熊布朗皇宮(又稱美泉宮),怎麼可能半天逛得完?

 

在幾乎同一期間,數年前我去尼泊爾旅行時的領隊Tammy,她花了近二十天的時間,獨自一個人旅行匈牙利、捷克、奧地利,看到她即時在臉書上分享的旅行見聞,我真是羨慕得不得了。

 

我其實是有時間,也可以這麼做,而且她的花費甚至比我更低,但我就是沒信心自己一個人旅行。雖然想要深度旅行,但卻沒有能力做到,這恐怕是大多數人的遺憾。

 

某天下午,我們在布拉格要下遊覽車,去入住飯店時,Tammy居然就站在人行道上,這次巧遇是該趟旅行最大的驚喜。

 

居遊台灣深入在地,排除出國語言障礙

 

美食及旅遊作家韓良憶一直鼓勵大家要在一個地方「居遊」,透過一個月的時間long stay,才能真正玩透那個地方。現在也有很多人藉由短期「遊學」,達到相同的目的。

 

不過,這牽涉到語言的障礙,因此讓很多人裹足不前。既然出國居遊或遊學,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那麼我們何不在國內這麼做呢?因為這絕對沒有語言隔閡的問題。

 

這時,我要舉四月下旬所參加的另一趟旅行為例了。這是一個四天三夜的蘭嶼行程,看似尋常不足為奇,但我們是用徒步環島的方式來進行,而且是一趟充滿文史內涵的深度旅遊。

 

另類旅行好好玩!我在蘭嶼徒步環島

 

我這幾年認識的一群朋友,為他們的團體取了個「蝸行」的名稱,經常會選定一個地點,至少做三天兩夜的安排,而且完全用徒步的方式進行,並請當地人士擔任導覽,最後大家還會捐錢給在地的環保或文史相關團體,走的公里數愈多,錢就捐得愈多。

 

這次的蘭嶼之行也完全比照辦理。

 

為了展現決心,承辦的「魚飛文創」還製作了一件T恤,上書「徒步環島,不要載我」八個大字。

 

頂著烈日豔陽,有時還來場短暫的傾盆大雨,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繞行全島一周。這不叫「接地氣」,什麼才叫「接地氣」?

 

日本四國有「遍路」、西班牙有「朝聖之旅」、美國有「阿帕拉契縱走」,動輒數百,甚至上看一千多公里,都是近年很夯的徒步健行之旅,為何台灣不也來規劃類似的行程,與環島騎單車互別苗頭呢?

 

深入認識當地文化,漫步欣賞台灣之美

 

蘭嶼傳統的拼板船(也就是大家俗稱的「獨木舟」)製作過程、織布文化,還有地下屋的參訪,或許很多蘭嶼的行程都會安排,但我們這一次花了更多的時間去了解「蘭嶼之父」紀守常神父當年偉大的感人事蹟,這是此行最特別之處。

 

我們從台東搭船到蘭嶼之前,特別參觀了位於台東白冷教會會所內的「紀守常神父基金會」,也在島上親自拜訪了幾位當年和紀神父一起為達悟族人爭取權益而奮鬥的夥伴,並參訪了極具傳奇色彩,由紀神父親自興建的紅頭天主堂。

 

教堂內居然沒有耶穌和十字架,而且聖母瑪利亞也是依照蘭嶼婦女的形象所繪製,都見證了紀神父完全融入當地居民生活的在地化。

 

徒步環島當然很辛苦,但能深入蘭嶼的歷史與文化,則讓人感到非常的充實與興奮。傳統總有一天會式微,歷史也終究會被遺忘,我們何其有幸能在它們消失之前,向它們做最後的致敬。

 

別奢望在人生最後的歲月中跑遍全世界,何不用更悠閒的心情、更緩慢的步調,好好體會台灣被我們長久忽略的美麗,甚至是哀愁?到了第三人生,情願慢,也不要急!

 

後記

 

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曾提到我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一事。4月26日已經放榜,我僥倖如願考上,爾後我將在這個專欄中,陸續分享我重回校園就讀的點滴,敬請期待。

 

 

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健康快樂每一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沒有下坡路!退休後更要以百米速度衝刺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4月0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大學畢業後,參加過一、兩屆的大學同學會,然後參加的人就越來越少,後來就沒有人再提起同學會。時間一晃就過了四十多年,最近幾個老同學突然邀約在台北聚餐,有一點點興起念舊之情,但主要是反正已退休,閒來無事的好奇心態,就去赴約了。

文/蘇達貞

 

本以為會是久別重逢的那種慷慨激昂、興高采烈的場面,出乎意料的卻是感歎、消沉的有些哀傷的氣氛。出席的A君因工作受傷,被老闆資遣;B君當一輩子公務人員,因屆齡被強迫退休;C君在大陸打混多年,終於不想混了,打包回台,這次的聚會也是因他而起。

 

這三人都剛開始要展開他們的退休人生,有點期盼著終於可以海闊天空,卻又對這海闊天空有點茫然的徬徨與不安,所以想到我這個已退休十年的過來人,聊聊退休的人生。

 

老同學退休後重逢

Line群組熱鬧滾滾

 

感傷、徬徨之後,話題進入當年的荒唐糗事,再勾起往日的革命情感,然後籌組同學會、找回逝去的青春,這議題就成了談話的主軸。讓四十年不見的同學們再聚首一次,看大家是否都垂垂老矣!看大家是否都能再年輕一次!不然就算是來一場垂死之前的迴光返照似的瘋狂派對吧!

 

於是四個人兵分四路,尋回失散在世界各角落的同學,靠著正夯的手機line的功能,建立起「海龜海鮭海歸」群組,一周內,除了已經提早去找上帝報到的四人沒有回話之外,其餘46人無一倖免,統統納入群組。

 

然後,一個月下來,line群組的通訊小品超過一千通,內容從「回春仙丹」到「養生成佛」無所不包,看來退休後同學都已成為「盈盈美代子」的「長舌宅男」和「怪怪歐吉桑」。

 

銀髮族更是低頭族

沉迷網路值得省思

 

但打屁歸打屁,也不盡然全無具體建樹,至少同學會的籌備委員也經由推舉而成立,籌備主委也由網路票選而定奪,於是主委開始敦促各委員辦理同學會的聯誼活動。

 

第一個議案是趁這次0206花蓮震災,同學會籌組代表團,赴花蓮慰問在花蓮受災的同學,於是line群組裡,傳來慰問花蓮的動畫簡訊數百通,且一個比一個炫,然後此案就無疾而終。

 

第二個議案是由澎湖在地同學辦理澎湖七美三日遊,讓同學自由攜眷或攜友,或單獨參加,於是line群組裡,又互傳了討論澎湖人文歷史與風景名勝的簡訊數百通,最後的結果是因為只有會長一人報名參加而取消。

 

第三個議案是由滯留在美國的同學主辦阿拉斯加郵輪七日遊,此案也經過line 群組瘋狂討論,最後因複雜度過高而決議暫緩處理;然後line的話題又進入「回春仙丹和養生成佛」,這次line群組簡訊暴增到一週就超過一千通,其中大約999通都可以當成「垃圾郵件」來處理。

 

本以為所謂「低頭族」、「網路虛擬世界」,這是現代年輕人的表徵,但從籌組同學會這件事來看,低頭族在銀髮族的人口,應該遠超出其他族群的人口,如果有人針對「為何銀髮族沉迷於網路世界?」做出調查研究,其結果應該會發人深省。

 

晚年生活意義不明

銀髮族退休好徬徨

 

退休對大部分的銀髮族來說,多少都有些徬徨與不安,突然對參與同學會的熱衷,對銀髮族來說,是百利而只有「一害」,那一害就是「以為找到依賴與寄託的出口,而讓徬徨不安的生命更消沉。」

 

早在本世紀之初,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研究報告就指出「生命意義對銀髮族的重要性遠勝過其他年齡族群」,但國內大多偏向於銀髮族的生理、心理疾病的探討,極少關注銀髮族晚年生活的意義。

 

台灣衛生福利部對於銀髮族的施政計畫中,除了對長期照護的服務資源善加著墨之外,對於探討銀髮族晚年生命意義也是一片空白。

 

銀髮族易患憂鬱症

急需確立生命意義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到了2030年,臺灣5個人當中就會有一位大於65歲的銀髮族,若再從醫療的持續進步、長照政策的逐漸完備和社會的越趨於安定等因素來考量,未來的實際銀髮族人口數字可能會比內政部的統計數字還高出許多。

 

在美國,目前約有15%銀髮族受憂鬱症狀所影響,而在台灣,銀髮族憂鬱症之盛行率則可能已高達26%。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報告,在2020年罹患憂鬱症、心血管疾病與愛滋病將成為本世紀的三大疾病,而銀髮族最為迫切的課題則是憂鬱症和心血管疾病。

 

這些疾病的統計數字也許並不意外,但背後的疾病原因卻是耐人尋味,因為研究結果顯示,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指數」愈高,其「生活壓力的指數」就愈低;生活壓力的指數愈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發病傾向就愈低。

 

也就是說,我們幾乎可以結論出「提高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認知」,是降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最佳良藥,是現今台灣地區制定銀髮族福利政策最重要的一環。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

是百米賽跑最後衝刺

 

人生到了銀髮族這個階段,生命意義受到許多改變,例如:生理功能減退、角色及權力改變、社會關係的改變,這些改變造成銀髮族的自我壓力、工作壓力、家庭壓力、社會壓力與經濟壓力,這些壓力讓銀髮族的情緒低落、沮喪、悲傷、消沉、無望、無價值感,對生活逐漸失去動力,對外界刺激反應越來越無感,以為人生已然只剩下下坡路,終點已在前方不遠處。

 

其實,從我已退休的這十年之間,和一群不老水手在花蓮滄海桑田中,建構退休後的重陽人生的心歷路程來回顧,多少就已經悟出,其實,人的一生自始至終都在選擇要走哪一條路,但所選擇的路就只有上坡路,從來就沒有下坡路。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反而是生命繼續衝刺的一條上坡路。(圖/蘇達貞提供)

 

越是到了最後的緊要關頭,身體越是會做出最後的衝刺,銀髮族的這個生命階段,又何嘗不是人生的最後衝刺。

 

身體越虛弱,生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防止老化,生活壓力越大,心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承擔壓力,人生到銀髮族這個最後階段,就像是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一樣,這是生命在展開最後的衝刺。

 

▲銀髮族的人生階段,就像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人生從來就沒有下坡路,它一直都是在準備下一個階段的衝刺,衝刺到抵達終點的那一刻。

 

所以,不要再徬徨不安而消沉下去,讓生命再次準備衝刺吧!銀髮族們!

 

▲找到自己的生命意義,退休後就不會惶恐,反而會讓生命再次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六大退休型態 決定老後快樂的關鍵

撰文 :林奇伯 日期:2018年03月15日 圖檔來源:攝影/陳弘岱
  • A
  • A
  • A

美國心理學家南希.施洛斯伯格(Nancy K. Schlossberg)提醒,退休不是一個單純的「日期」,乃是一連串的「轉變」,攻頂或淪陷,關鍵在於是否預先做好「退休專案規畫」,並逐步「刻意練習」。

台灣社會即將迎來經濟發展後史上最龐大的退休潮。若以法定退休年齡六十五歲估算,十年後,台灣退休人口將超過五百二十四萬人,會是今天的一.五倍,這還不包括在法定年齡前就提早引退者。

 

許多人都嚮往退休,它就像是個「魔幻的時刻」,人生的責任與壓力卸下,不再為五斗米折腰,不再局限於社會期待的框架之中,終於可以開心做自己、自在享受生活了。

 

但害怕退休的人也不少,尤其如果是非自願退休,職場繁華瞬間落幕,若未做好準備,所有考驗迎面而來,加上生活失去重心,憂鬱症就可能來襲。

 

根據健保局統計資料顯示,二○一六年台灣六十五歲以上長者,平均每十人就有一個人正在服用醫師處方抗憂鬱藥,不快樂的比率明顯比其他年齡層還要高,是三十歲以下族群的八.二倍!

 

憂鬱症緊盯退休族 心靈沉澱、首重事先規畫

 

退休者遭憂鬱症侵襲,大多與失落感有關。未做好規畫和心理建設,就像繃久了的橡皮筋頓時鬆開,初期整天無所事事,會讓人感到很放鬆,但幾個月過去,橡皮筋逐漸失去彈性,人的心情變成一攤軟泥。

 

心理諮商師林萃芬指出,從臨床經驗來看,職場上位高權重的男性,最易因失去職場舞台和身分,也跟著失去自我價值感,若再加上身體自然衰老所帶來的力不從心,情緒相互交雜下,憂鬱症很快就會襲上,其後伴隨的將是慮病症、失智症。人生不但未能再攀上高峰,反而迅速枯萎、造成遺憾!

 

王品集團前總經理蕭文傑,就見過許多在退休後抑鬱不得志的人。

 

退休

▲點圖放大

 

築退休夢必須踏實 循序漸進、展開第二人生

 

一九五九年出生的他,在二○一二年王品集團股票掛牌上市前,以五十三歲盛年正式離開職場,展開快意生活。他形容,職場生涯就像一段長跑,過了終點線,一定要讓自己再多小跑幾步,身心才能自然沉澱和喘息。

 

他特別在台北市木柵區開了一家名為「蕭廊」茶空間,定位為「客廳的延伸」,將品茗興趣融入其中,營造以茶當作媒介的社交環境,使職場人脈得以持續交流,也可認識新朋友。豈知,他卻因此遇到許多退休後不得志,因而引發憂鬱的客人。

 

「放不下、不自覺、未規畫、難振作,是憂鬱退休者的共同特色。過去馳騁職場數十年,只要亮出名片就有一股自信,現在突然沒了任何頭銜,連向別人介紹自己時都不知如何介紹起。」蕭文傑感嘆地說,「沒有頭銜」是企業經理人面臨的第一個退休心理關卡,這些失意者的狀況讓他心頭一驚,暗暗提醒自己,靜態沉澱的時光,只要五年就已足夠,即使是退休,興趣和志業也還是要同時進行,差別只在於,二者所花費的時間比率有所不同。

 

因此,他決定結束「蕭廊」營運,一方面潛心禪修,另一方面積極接下一之軒食品公司及半畝塘建設節氣生活事業部的經營策略顧問,重新與職場接軌。終於,生活在性靈與入世之間取得平衡,不必再憂心過得太消極。

 

「依職場的晉升制度,多數人在退休之前,往往也都正好是職業生涯的最高峰,此時離開工作崗位,也等同於離開人生前半輩子辛勤開闢出來的戰場。」蕭文傑建議,為避免退休後會一時無法適應,事先為自己安排「企業顧問」、「公益團體志工」等非正職工作,以「預熱期」與「持續貢獻」方式,緩慢離開職場,不啻是理想的方式。由此看來,築夢必須踏實,尤其是美好的退休夢,更需要建築在身心都做好準備的前提上。

 

「台灣四十歲以上世代的生涯,普遍受到升學主義影響,從事的工作往往並非志趣,也難免時常發出無法實現自我之慨,因而特別嚮往『第二人生』的展開。」長期研究銀髮族消費行為的政治大學商學院特聘教授別蓮蒂指出,此時面對退休,更要預先勾勒與規畫退休生活,時時描繪,摸索出專屬於自己的退休形態。

 

美國心理學家南希.施洛斯伯格在《聰明退休,快樂退休:找到你的人生真實道路》(Retire Smart, Retire Happy: Finding Your True Path in Life)一書中,就特別點明「創造自己退休想像」的重要性,並且將退休者的人生途徑區分為繼承者、冒險者、享受者、旁觀者、搜尋者、退縮者六大類型。每個人都可自我檢視適合或屬於哪種類型,而且愈早探索自己鍾意的類型愈好,以利提早布局退休計畫。

 

▲點圖放大

 

六大類型退休樣貌 快樂與否、成就自我目標

 

這六類型的人,快樂程度有顯著不同,而且退休是一連串改變的過程,可能產生迎來新戀情、遷移至宜居地點等讓人雀躍的浪漫火花,但也必須面對年齡、人際關係轉換、自我效能感降低、喪偶、孤獨、臨時變故等殘酷的考驗。南希.施洛斯伯格特別提醒,退休者的心境會隨著時間改變而中途轉換類型,或成為多類型混合者,所以必須保持心理的強度與彈性。

 

第一類是「繼承者」,退休後志趣不變,持續把專業發揮在相關領域上,維持著相當的競爭力與工作量。例如,中學輔導教師退休後,轉任社區大學講師;專業經理人兼職顧問等。

 

第二類型是「冒險者」,將退休視為實現未完成夢想的機會,甚至會易地而居,展開第二人生或安可職涯。例如,喜歡田園生活的人,買下農場,推廣有機種植,並發展出新商機。

 

至於有些人認為退休就是要好好放鬆,享受自由的時光,不必有特定的規畫,毫無壓力,任憑時光流淌,便為第三類型「享受者」。例如,銀行行員退休後的生活只是打高爾夫球、撲克牌、帶孫子,偶爾來一趟小旅行。

 

第四類型「旁觀者」則是依然對過去的工作和社會現況非常在意,時常以專業評論時事,卻很少有實際行動。例如,退休的公務員或立法相關工作者,熱中追蹤新聞,卻已沒有介入公共事務的機會和行動。

 

第五類型「搜尋者」,則仍在尋找合適的退休模式,雖然對未來感到些微恐懼,但抱持正向態度不斷摸索和嘗試。被迫提早退休、未備就退的人,最容易成為這種類型。

 

最差的則為第六類型「退縮者」,他們幾乎不再接觸退休前的活動與人際關係,也放棄尋找新的定位,個性變得封閉而不開心,成天看電視。在工作時期就對退休毫無想像。留戀職場生涯,把退休視為沒有用、孤獨、無聊的人,最容易成為此類型的人。

 

跳脫情緒放開心胸 建構人脈、培養第二專長

 

林萃芬指出,若套用在台灣的臨床經驗中,繼承者、冒險者、享受者的心理狀態最為快樂;旁觀者、搜尋者、退縮者則容易陷入負面情緒中。

 

若想當「繼承者」,最好在退休前還掌握職場資源與人脈時就先鋪好路、布好局,顧問職或講師職才會水到渠成。「享受者」則可以提早將老朋友、新社團等社交網絡建立好,才會有伴同樂。而最有趣的,莫過於抱持開放心胸,在退休後發現自己的第二專長,攀登另一個生涯高峰。

 

陽信銀行前襄理賴東陽就深諳這個道理。一九六四年出生的他,從四十歲就開始規畫在任職滿二十年後提早退休。身居銀行業,他特別知道理財的重要,依照居住地高雄市物價水平精算後,發現「房屋一棟、投資一千萬元、高配息股票、高年利外幣存款、不做高風險投資、勞保月退」這樣的組合,可為自己創造每個月三萬元左右的退休後被動收益,便毅然在四十三歲那年,展開退休探索與練習。

 

「我隱約知道自己想當個優閒度日的『享受者』,但老實說,在幾乎沒有休閒生活的朝九晚五職場生涯後,興趣到底是什麼,自己也不太清楚。」賴東陽說,為了不落入「為退而退」的茫然陷阱中,他報名高雄社區大學課程,試圖找到兼具生活重心與拓展人脈的學習管道。

 

一開始,他烹飪、繪畫、健身等課程都參加,最後才發現自己喜歡結合了美學、旅遊與社群的建築課,而且和班上同學特別對味與融洽;因為自己擅長處理繁瑣的行政事務,理所當然地成為同學們的旅行規畫師。如此歷時四年,確認自己不會退休後整天無所事事,他才在四十八歲時,正式結束職場生涯。

 

現在,「建築旅行規畫」讓賴東陽對未來充滿無限想像,他說,未來可能會去考導遊執照,當作是退休後建立起來的第二專長。

 

耿俊麗

宏達電供應鏈管理處前資深處長耿俊麗,在苗栗苑裡購置小木屋,展開田園生活。

 

以平常心面對現況「專案」形式企畫退休生活

 

其實,擁有夢幻般的退休人生並不難,只要把它當作人生必修的專案來企畫和執行,並有應對亂流出現的備案。四十八歲的宏達電供應鏈管理處前資深處長耿俊麗,認為自己是「冒險者」、「享受者」和「探索者」的混合體,她在三十八歲那年,開始規畫人生下半場,並以「高度重要專案」來嚴格執行。

 

「之前,我是個拚命三郎,待過惠普、蘋果、宏碁等大企業,也旅居過日本、美國,為了工作可盡情燃燒生命,對於安樂知足的『小確幸』生活哲學不屑一顧,雖然會想著不必等到六十五歲法定年齡才退休,但也沒有確實的計畫。」耿俊麗說,直到擔任空姐的妹妹突然罹癌、離世,給她沉痛的一擊!

 

短時間內,從在醫院照顧妹妹,到看見父母「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哀傷,耿俊麗反覆自問:「為什麼被老天爺接走的不是我,而是心地善良、開朗、熱愛生活的妹妹?四十歲後的人生下半場,還有其他的可能嗎?」

 

當疑問被提出,耿俊麗的「專案執行魂」馬上啟動!按著了解自我、設定目標、擬定計畫、估計預算、執行、分析,逐步檢視與落實。很快地,內心的渴望就愈來愈清晰。耿俊麗最嚮往的是「田園生活」,因此先盤點積蓄,再於苗栗苑裡山區購置占地近三百坪的花園小木屋,只要休假空閒時間,便驅車從桃園前往木屋小住,預先測試自己的喜好程度。

 

耿俊麗

▲點圖放大

 

退休不是一個日期 而是人生一連串機會轉變

 

她將四十五歲設定為退休時間,意即給自己七年的時間落實專案。每年定期盤點財務、健康、家庭、興趣、時間安排等幾個元素到位與否。一旦專案開始執行,就會發現提早退休並不困難。首先,財務對耿俊麗來說相對簡單,三十八歲時所累積的現金儲蓄,以及過去任職公司的配股股息、在美國工作時為了節稅所購置房產的租金收入,便足以創造每月近十萬元的被動收入。退休前七年間,等於是多累積現金流寬裕度。

 

由於自己單身,與父母同住,弟弟住處也相去不遠,家庭成員間的感情反而因為她的備退而變得更緊密。為了更健康,她乾脆改吃素,任何經過加工的食品都敬謝不敏,平日下班後就自己下廚,與父母共餐。空閒時間,便學習吉他、烏克麗麗等樂器,陶冶身心。

 

一切按部就班,因緣具足,耿俊麗如願在四十五歲那年向惠普遞出退休申請,孰知,在退休前的倒數第二天,計畫突然被一通突來的電話打亂。她接到宏達電的工作邀約,說是企業急需外援好手,希望她去幫忙。因為新工作似乎頗具挑戰性,上班地點也在桃園住家不遠處,沒有多想,七天內決定上工。

 

然而,新工作非但沒有帶來像以往一樣的成就感,反而讓她更加篤定自己不想再過上班族生活,最後趁去年宏達電宣布代工團隊賣給Google之際,趁勢正式退休。她笑著說,「『同場加映』的那一年半時間,就當作是老天爺對於我退休決心的『試煉』吧!」

 

面對未來,耿俊麗有個夢想,也是單身者幾乎都會有的夢,希望讓更多的單身朋友同享田園之樂,嘗試經營一個鄉間共居的空間,就像美國影集《黃金女郎》中的精采生活一樣!

 

著有《青年的四個大夢》、《人生的自我追尋》等膾炙人口暢銷書的政治大學教育系名譽教授吳靜吉提醒,人生是一連串的自我追尋,而生命終點無非是「圓滿」或「遺憾」兩個感觸,唯有提早正視退休議題,才能讓人生達到圓滿。

 

時光飛逝,在此春回大地之時,每個人距離退休之日也更近了一步,你對退休是否開始進行練習與準備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