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長賽光榮賽畢!」傅達仁再抵瑞士 安樂死倒數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5月3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取自傅達仁臉書
  • A
  • A
  • A

「兒為爸早婚冲喜 ,延長賽已光榮賽畢!」飽受胰臟癌痛苦的85歲前體育主播傅達仁,去年11月曾赴瑞士取得執行安樂死「綠燈」資格,並積極在台灣推動安樂死法案,今年2月為兒子舉辦婚禮「沖喜」後,一度隱居抗癌。昨(30)日,他在臉書透露,全家人已抵達瑞士,將要完成「最後的心願」。

兒子完成終身大事後,傅達仁曾轉念隱居抗癌,希望能「增加生命」,並經由好友介紹進行所費不貲的「免疫療法」,病情一度有起色。不過,昨天貼文中傅達仁強調,先前尋求癌症專家治療後多活了三個月,已報答了長官們對他不要輕易使用綠燈的期望,如今仗已打完,表示要「再繼續努力完成我最後的心願」。

 

根據《自由時報》報導,傅達仁表示,「我真的太痛了。」其他藥物都沒有用,每天只能靠瓶裝嗎啡止痛。他低調表示安樂死將在六月初執行,但日期還要等與醫師談話後再確認。

 

▲ 傅達仁已與家人抵達瑞士,準備與醫師面談。(圖/取自傅達仁臉書)

 

傅達仁也再次表達對台灣安樂死法案的期待,拋出疑問「這樣良善的法律何樂而不為?」事實上,傅達仁先前就曾坦言若能成為台灣安樂死首例,絕不會花錢「客死他鄉」。最後他感性的說:「I love u all Taiwan !」

 

貼文PO出之後也引起廣大的迴響,有網友送上祝福「謝謝你為了台灣的付出,人就是要走的有尊嚴!」也有滿是不捨「想您一定是受不了癌症帶來的痛苦才會下此決心…」、「希望有奇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症末期要不要急救?安寧療護給病友善終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03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失智症晚期和癌症末期一樣,都是威脅生命的重大疾病,但台灣社會普遍對此認知不足,因此對失智症晚期仍積極救治,使得許多病友在生命末期仍承受諸多痛苦。

高雄醫學大學醫師陳炳仁分析健保資料庫發現,台灣失智患者生命最後一年,有高達七成接受過管灌餵食、六成曾接受氣管內管插管及呼吸器治療,三成曾執行心肺復甦術急救,近兩成仍在洗腎,比率遠高於歐美先進國家,在亞洲國家中也偏高。

 

失智患者末期受苦

建議改採安寧照護

 

而且,失智病人接受氣管內管插管、呼吸器治療及心肺復甦術急救的風險是癌症病人的四倍以上,這些治療幾乎集中在過世前一個月,失智患者並沒有因此順利存活,反而是在生命終點受盡折磨。

 

英國布里斯托大學醫學院教授朱利安(Julian Hughes)表示,失智症晚期與癌末患者有許多相同之處,例如使用許多維生醫療與急救處置,但對患者已沒有幫助,失智症安寧照護應採取以人為本的照護模式。

 

事實上,台灣健保從2009年開始,已將失智者納入安寧療護服務對象,但至2013年底為止,接受安寧療護的失智者僅佔總人數的1.64%,其中很多人還是因為同時罹患癌症,才會接受安寧療護。

 

而且,沒有罹患癌症的失智症病人,即使接受安寧療護後,仍有高比率接受維持生命治療。

 

▲民眾可上網下載電子版《失智症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指引》,文末附有網址連結。(圖/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多認識晚期失智症

修改安寧收案條件

 

事實上,失智症和癌症一樣都是會威脅生命、導致死亡的重大疾病,但民眾與醫療人員普遍對此沒有充分認知,因此傾向積極救治,而不是選擇及時採取安寧緩和療護來照顧失智患者。

 

陳炳仁醫師建議,台灣應提升社會對失智症晚期的了解,進而做出適當的醫療照護選擇,呼籲應推廣失智症的安寧緩和療護。不過,目前健保失智安寧療護的收案條件並不適合失智患者,專家指出健保署應修改健保的失智安寧收案條件。

 

失智者家屬尋共識

病友預立醫療決定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周貞利提醒,失智症患者的家屬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討論對疾病的因應措施,並達成共識。(圖/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周貞利陪伴失智症的父親及婆婆超過十年,她表示若家中有失智症患者,全家人都要努力認識這個疾病的樣貌,並了解在病程中家屬能做的因應措施,每隔一段時間都應討論並達成共識,當疾病到了晚期病程,才不致於不知所措,也較容易接受安寧療護,讓失智家人獲得善終與平靜。

 

 

明年將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強調,失智患者應盡早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與預立醫療決定,建議失智者可以及早與家人、醫療團隊共同討論,從而尊重其自主意願使其安詳善終。

 

失智症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指引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害怕安樂死 傅達仁感性發言:最不捨的仍是家人

撰文 :廖元鈴 日期:2017年11月18日
  • A
  • A
  • A

資深前運動主播傅達仁,前幾日已確定申請通過瑞士「安樂死」的資格,並表示「隨時都可執行」,但今(11/18)日早晨傅達仁再度更新臉書,他發佈與兒子傅俊豪的合照,感性發言其實內心最不捨的仍是家人。

傅達仁因深受胰臟癌痛苦,因此不斷針對「安樂死」議題頻頻發聲,曾表態願意當台灣「安樂死第一人」,顯示著傅達仁不害怕面對死亡,但從今天的臉書動態更新,對於傅達仁來說,最放不下的即為家人。

 

意外老來得子的他,格外疼愛兒子傅俊豪,面對死亡的離別,讓傅達仁激動表示哭與淚都無法表述內心的悲切,也因父子相擁,讓傅達仁感性寫下詩句:

 

「骨中骨的擁抱 熱與熱的燃燒
血與血的𣾀流 如火山未爆
肉與肉的黏連 難解難分加情緣
心與靈的交互 捨也難!不捨也難!」

 

許多網友都紛紛在下方留言:「好感動,不捨!」、「一陣鼻酸,父子情感人」、「令人動容⋯⋯也令人深思」

 

先前傅達仁與兒子傅俊豪一同錄製中視「樂活有方」時,傅達仁曾問著兒子:「我走了你安心嗎?」

 

傅俊豪聽了情緒久久無法言語,靜默好久才感性吐露:「爸爸,我愛你!」這無預期的告白讓傅達仁非常感動,接著也回應:「兒子我愛你。」父子間的好感情,看得出是傅達仁心中最柔軟的一塊。

 

傅達仁也在動態上表示自己將準備返台,他仍不忘推廣「安樂善終」法案,也邀請關注他的朋友們一同署名支持。

 

晚間7點多傅達仁再度在臉書上表示自己已經返台,已瘦到50多公斤的他,目前靠著點滴在維持體力,他也表示自己將出席明天(11/19)『安樂善終』詩畫展,邀請更多朋友一起到現場與他會面。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踏上最後的旅途 一探瑞士知名安樂死組織

撰文 :廖元鈴 日期:2017年11月10日
  • A
  • A
  • A

前資深運動主播傅達仁,這幾日頻頻在臉書上抒發感想,表示前往瑞士是「最後的旅途」,今(11/10)天更直言已成為國際人士安樂善終組織—「尊嚴」(DIGNITAS)的合法會員,讓不少人臆測傅達仁這趟是「安樂死」之旅。

84歲的傅達仁,因胰臟癌的折磨,讓他曾上書總統,一求安樂死能合法化,日前更是宣布他已加入瑞士安樂死組織「尊嚴」。讓不少人開始好奇這個組織,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又為何會吸引如此多國際人士加入會員?

 

瑞士的安樂死 其實是協助自殺

 

安樂死可分為主動安樂死(Active Euthanasia),與被動安樂死(Passive Euthanasia),前者即為主動為病人結束生命,例如透過注射方式;而後者即為停止療程,例如除去病人的維生系統、或是讓病人停止服藥,讓病人自然死亡。

 

而一般針對安樂死立法的討論,多聚焦於主動安樂死,以及醫師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即為由病人「自主」服下致命藥物。

 

然而在瑞士,由他人透過注射而死亡的「主動安樂死」仍為非法,主張方法是醫師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由病人自主決定是否喝下、或是按下含有致命藥物的點滴開關。

 

想要安樂死 需先上繳會員費

 

尊嚴(DIGNITAS)於1998年為一位瑞士律師成立,是瑞士境內唯二協助安樂死的組織,因不同於另一組織出口(EXIT)僅收瑞士國民,因此世界各地有求死意願的人士,都會前往尊嚴(DIGNITAS)。

 

DIGNITAS採取會員制,欲入會的成員可在線上註冊、填寫資料,隨後DIGNITAS審核過後會寄發「入會註冊說明書」與「會員費帳單」。入會費加上年費約300美金,同時也須檢附上自己的醫療紀錄,並在另外繳交約4000美金,讓瑞士當地醫師檢閱是否符合資格。

 

為把關安樂死程序,成為DIGNITAS會員之後,仍須會診組織的診所護士,與另一位中立醫生。這位醫生要分別在面談之前和之後與病患各見面一次,負責評估病患所提供的資料。同時也會要求病患填寫求死證明書,並由兩位中立的見證人簽名。

 

若是該客戶因病無法親自簽名,會改採錄影的方式。影片中會確認客戶的身份,詢問他們是否求死,且是否出自自由意志而不受任何型式的強迫。

 

等一切溝通完成,醫師會再開出藥物,為病人安排人生最後一段的旅途,而上述的服務內容,需另外繳交約4000美元,同時事後火葬、死亡證明發放費用則是額外計算。

 

對於有想要前往瑞士安樂死的病患來說,前前後後所需費用,最少需得準備30萬台幣。(而前往瑞士旅途的機票則需另外再計)

 

實際接受安樂死 僅有5成不到

 

根據尊嚴(DIGNITAS)官網最新資訊顯示,自成立以來,截至2017年中,會員數目前已達8400人,其中只有不到5成的會員,最終確實執行了醫師協助自殺的請求。

 

除了醫師協助自殺之外,自殺防治與相關心理諮詢,其實才是尊嚴日常工作的核心業務。在進到「最終階段」以前,與申請人或是尋求諮詢者進行會談諮商,是尊嚴很重要的流程之一,可能以書面、電話或各種適合的方式進行。

 

目前每天將近有三分之一的電話諮詢,都是來自非會員的詢問。自2012年起,尊嚴執行的安樂死,平均一年200人,截至2017上半年為止,已有102人施行。

 

 

真實安樂死過程 在英國引起空前討論

 

2011年,有位英國富豪Peter Smedley,因罹患神經元疾病(也就是漸凍人),讓他在思考過後,決定前往尊嚴(DIGNITAS),在妻子的身邊平和結束生命。為使閱聽眾可了解瑞士DIGNITAS協助自殺的過程,英國知名作家Terry Pratchett執導此紀錄片《Choosing to Die》。

 

 

但紀錄片在BBC上映後,引起相當大的討論,部分人認為這樣的死去讓人感到勇敢、敬佩的,但也有不少民眾認為,這部紀錄片是在鼓勵人「自殺」。

 

而執導此紀錄片的Terry Pratchett,他罹有阿茲海默症,最終他選擇自然死。但他認為這部紀錄片是提供給更多英國民眾了解,更是有利於英國推動安樂死。

 

目標是關門大吉 不是鼓勵更多人自殺

 

而日前DIGNITAS組織曾有接受台灣媒體《報導者》的遠端採訪,董事路雷(Silvan Luley)在受訪中則表示,他們組織的目的其實是「關門大吉」,並非是為了營利而成立。

 

他們認為應該要提供多一個選項,給更多即將走到終點的病患,讓他們在臨終之前,可以更加有尊嚴、並且坦然的面對死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什麼時候趕回來才來得及?」 安寧醫師最不願聽見的問題...

撰文 :許禮安的安寧療護與家醫專欄 日期:2017年10月27日
  • A
  • A
  • A

過去在安寧病房時,時常有些末期病人的家屬會問我:「什麼時候趕回來才剛好來得及?」我不客氣的說:「趕回來是要做什麼?病人還清醒的時候不趕快回來陪伴,等昏迷不醒時才回來能做什麼?等到親人要留一口氣回家才趕著回來,如果不是做給左右鄰居看的,不然就是要來分遺產而已!」

如果因病死亡的方式可以讓你選擇,你想要死於癌症或是心肌梗塞呢?某慈善醫院有位副院長是心臟內科醫師,本身卻是個老菸槍,曾經私下說過:「我才不要得癌症死掉,那樣太痛苦了。我寧可心肌梗塞,可以一下子就死了。」畢竟有個傳說是:「醫師通常會死於他專長的疾病。」但是我心裡想:「那可由不得你!」

我覺得:相對於心肌梗塞而言,死於癌症至少有個好處,就是還有時間做準備!我以前說過:「當你搭飛機不幸快要墜機的時候,你連開手機傳簡訊說:『我愛你』或是『我恨你』三個字都來不及。」心肌梗塞一樣是如此,癌症末期至少還有時間,可以在病床前化解恩怨情仇,不致於帶著遺憾而去,讓家屬徒留悔恨。

但是得先做好「病情告知」,讓末期病人可以交代後事、完成心願、了結心事。接受安寧療護的好處,就是讓家屬在將來回憶時,覺得:幸好還有時間陪伴末期病人。家人還健康的時候,總是各忙各的而沒空相聚,要到親人已經末期,家屬才真正有空相陪。有些家屬會說:早知道當初就多陪陪家人,我說:能陪伴就只有現在而已!

假如健康而可以各過各的日子,末期才會一家團聚,請問你要選擇什麼?莊子說:「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寧可家人都健康而不常相聚,也不會希望有親人末期而能一家團聚;就像多數的醫護人員寧可父母健康,而能花大部分時間去照顧別人的父母,絕對不會希望自己的父母需要我們的照顧。

過去在安寧病房時,經常有家屬問:「遠方外地的子女何時需要趕回來?」我說:「趕回來見最後一面到底是為了什麼?都已經住進安寧病房了,趁現在末期病人還清醒,為何不趕快回來陪伴呢?因為有陪伴,將來比較不會有遺憾。等末期病人都昏迷了才要趕回來,一點用處都沒有,而且看起來好像是要趕回來分遺產而已。

我在高雄醫學大學開課「生死學與生命關懷」,經常有大學生寫到:「阿公(阿嬤)重病,但爸爸(媽媽)因為我要升學考試,就決定先不讓我知道,等到我考完試才發現,一切都已經太遲了。」我覺得:考試明年還可以重考,但是陪伴親人的機會,卻是如果錯過這一次,就可能一輩子後悔,而且到死都無法彌補。

(本文為高雄市張啓華文化藝術基金會 執行長 許禮安 醫師授權,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