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圖書館也行!翻轉「養老」形象 荷蘭高齡住宅有夠潮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2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Habion提供
  • A
  • A
  • A

走進荷蘭的高齡住宅,可以看到這裡的爺爺奶奶都很獨立,喜歡自己泡咖啡、煮飯,三五好友圍在一起用餐,臉上洋溢的笑容宣告「我們很幸福!」不過,荷蘭這個「老有所終」的歡樂景象也是經過一番努力和衝撞才得來的。

台灣老年人口比例今年突破14%,且預估8年後就將從「高齡社會」邁入「超高齡社會」,老化速度非常快!

 

地球另一端的荷蘭,國土面積比台灣稍大,人口約有1700萬,與台灣相距不遠。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2016年統計資料顯示,荷蘭65歲以上銀髮族約佔18.4%,比台灣老一些,因應社會老化的經驗也多一些。

 

他們創新改造的高齡住宅,就是值得台灣借鏡的例子。

 

▲荷蘭Habion高齡住宅。(圖/Habion提供)

 

▲荷蘭Habion青銀共居。(圖/Habion提供)

 

搶攻高齡住宅

扭轉終老環境

 

荷蘭共有750萬家戶,其中240萬戶屬於社會住宅,無論是年輕人、老年人、小家庭都能入住,而銀髮族居民的平均年齡是85歲,三分之一有失智症。

 

這些社會住宅由360家住宅法人(Housing Association)管理,但只有3間業者專門經營高齡住宅,Habion是其中之一。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日前來台參訪,並在銀享全球舉辦的銀享小聚中分享Habion如何打造充滿創意與歡笑的高齡住宅。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攝影/林芷揚)

 

社會住宅補助減少

居民參與住宅設計

 

▲Habion旗下高齡住宅之一。(圖/Habion提供)

 

荷蘭於1901年推動《住宅法》(Housing Act),在政府補貼之下建造社會住宅,逐步發展成提供民眾和安養機構承租居住的模式。不過,受金融危機影響,荷蘭政府對社會住宅的補助降低,申請入住標準越趨嚴格,安養機構的住民也嫌房子老舊,有些房舍甚至面臨拆除命運。

 

▲荷蘭部分老舊社會住宅曾面臨拆除命運。(圖/Habion提供)

 

於是,Habion決定介入改造舊有的安養機構,但不是由業者單方面規定長者的生活模式,反而邀請住民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原來,長輩們期待的是高齡住宅能給他們「家」的感覺,他們不願意被社會孤立,不願意住家被貼上「養老院」的標籤,他們想和年輕人一起住!

 

▲Habion邀請長者寫下對高齡住宅的期待與需求。(圖/Habion提供)

 

▲不少荷蘭長輩想和年輕人一起住。(圖/Habion提供)

 

打造多功能住宅

合力衝破法規限制

 

於是,Habion翻新舊有建築並打造「多功能住宅」,基本格局與普通房子無異,但預留修改空間,若日後有照護需要,可以馬上加裝相關設施,等於在熟悉的家中就能安心終老,不必搬去養護機構。

 

▲Habion董事總經理Peter Boerenfijn在銀享小聚上表示,荷蘭人年老之後,通常會從家裡搬到安養院,身體衰弱後再搬到養護中心,最後還要搬至臨終安養機構,相當麻煩。Habion設計的多功能住宅有助於做到「在家終老」。(攝影/林芷揚)

 

Boerenfijn指出,荷蘭和台灣一樣,對住宅和安養機構有諸多法規限制,當時有官員一踏進多功能住宅,立刻要求業者停止計畫,揚言拆除。Boerenfijn霸氣地說:「該停止的是你們!我們不會把住在這裡的400位長輩趕走,要趕你們來趕!」政府官員只好妥協。

 

打破養老負面印象

混齡住宅配時尚裝潢

 

▲Habion高齡住宅的室內設計以溫馨居家風格為主,打破一般人對養老院的刻板印象。(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年輕人和寵物入住,帶給銀髮族不同的生活經驗。(圖/Habion提供)

 

為了符合銀髮族的期待,Habion高齡住宅走溫馨居家風格,沒有養老院的沉悶乏味,更沒有醫療院所的冰冷,並設有餐廳、圖書館、美容院、幼稚園等公共場所,自成一個和樂融融的小社區,大家都忘了這裡其實是高齡住宅。

 

▲Habion高齡住宅設有圖書館,是孩子們讀書的好地方。(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也設有美容院,圖中是一位住民正在替理髮師製作木製用品。(圖/Habion提供)

 

傳統安養機構由院方供餐,住民只能被動接受,但在這裡,爺爺奶奶可以自己烹調喜歡的餐點,和左鄰右舍圍著長桌一起用餐。在柔和燈光與三五好友陪伴下,家常料理也變成美味佳餚!

 

▲住在Habion高齡住宅的長輩可以料理自己愛吃的食物,與左鄰右舍一起用餐。(圖/Habion提供)

 

不只吃得自由,住也很有創意!有一位老奶奶要求:「我想住在圖書館裡!」Habion真的替她辦到了。工作人員把圖書館對面的房間改造成老奶奶的家,讓她一開門就能看見圖書館。老奶奶的願望實現了,笑得合不攏嘴。

 

▲Habion應老奶奶要求替她改造空間,讓她住在圖書館裡面,一開門就看到圖書館!(圖/Habion提供)

 

青銀共居沒優惠

想入住先寫申請書

 

Habion高齡住宅歡迎青年入住,但必須提出申請。Boerenfijn表示,他們打破傳統的青銀共居方式,想入住的年輕人必須提出申請動機,每月房租也沒有比較便宜,但仍有不少人搶著住。最重要的是,這些自願入住的青年是發自內心關懷長輩,幾名英國的交換學生還會帶老人家去看球賽呢!

 

▲幾名英國交換學生住進Habion高齡住宅後,帶長輩一起去看球賽,與球迷同樂。(圖/Habion提供)

 

Habion高齡住宅成功的主因,在於重視長輩的需求、給予高度參與感,並勇於挑戰既定的遊戲規則,化危機為轉機,不但創造居民對社區的強烈認同,更用創新方案替長者找回滿滿的幸福感!

 

▲製圖/陳美環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借鏡德國 青銀共居助長者走出孤獨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在今年3月正式邁入「高齡社會」,但只要提到銀髮,總讓人聯想到長期照顧與生病醫療等沈重問題,長年旅居歐美的文化評論家王瑜君博士建議,面對退休族的人生下半場,首要解決的問題是「走出孤獨」,因為現在幸福快樂的退休族不再只是在家受人侍奉,而是該勇於追夢、學習享受自己的新人生。

高齡化現象不只發生在台灣,但王瑜君直言,在歐洲國家根本不會聽到「下流老人」或「孤獨死」等社會名詞,長年往返歐洲與台灣,她發現歐洲人不分年齡「都超級會過生活」,即使是退休族,同樣樂於學習、勇敢追夢。

 

以台灣為例,如果走入松年大學,會發現銀髮學生大多是女性,少見男性的身影。這種現象在日本稱為「退休丈夫症候群」,因為退休後的男士突然沒有名片與辦公室,生活中突然失去重心,因此她認為「要好好生活對男士特別困難」。

 

而在德國就有協會專門解決熟齡孤獨問題,王瑜君表示,歐洲許多長者退休後會組讀書會,彼此討論閱讀心得,並刺激思考力。

 

德國也鼓勵跨世代的合作,以德國近幾年湧入數百萬新移民為例,許多銀髮族籌組志工團隊,擔任孩童的世界爺爺、世界奶奶,付出關懷與陪伴,甚至教他們德語,而這些新移民也可以回過頭指導老人家使用3C產品。銀髮族走入團體,不只找到生活重心,同時幫助社會解決移民問題。

 

「因為好好生活的態度,讓他們變得重視人性。」王瑜君觀察,德國對於人的老後生活有無限創意,現在已經有許多老人家自己找老朋友,共同買地建屋,設計自己的老後生活。另一種做法則是「青銀聚合計劃」,目前全德已經有約 450棟青銀聚落,克服陌生人之間的信任問題,一群老人與一群沒有血緣關係的年輕人共住共好。

 

王瑜君舉例,在德國科隆一位阿嬤因為子女離家工作正處於空巢期,他兒子便登報尋找願意共住的青年,以類似打工換宿的方式,每週貢獻一定時數的陪伴,包含日常用餐、看電視或聊天,甚至幫忙購物,換取免費住屋,不但解決青年租屋的需求,也能幫助長者走出孤獨困境。

 

王瑜君以德國經驗,證明不一定要靠政府的力量,以長者的行動力,同樣能解決社會問題。「困境不見得是困境,看你怎麼做」,台灣雖然走入高齡社會,但學習沒有年齡之分,如何讓長者而走出孤獨,進而規畫、設計自己的新人生,成為台灣社會目前需要面對的問題。

 

▲文化評論家王瑜君今天下午前往北科大演講,分享德國如何協助年長者走出孤獨。(攝影/邱璟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安養院怎麼挑?護理師教你挑選機構不踩雷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愛長照訪問了仁群老人養護所的資深護理師-李良玉,告訴你要如何做出最適切的選擇。本文四大重點,請多分享給親朋好友。

採 訪/小虎文。李羚榕
受訪者/機構護理師李良玉


無論是短期或是長期照顧,要送家人到養老院、照護機構時,第一要考慮的是如何讓家人有「最適合的照顧」。


我們訪問了仁群老人養護所的資深護理師-李良玉,告訴你要如何做出最適切的選擇。

 

重點一:讓入住的長輩參與決策過程,調整心態 

 

首先,必須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讓家人了解為何現在要送他過來,不要讓他覺得自己被遺棄,或是自己沒有用了。 


「不少人對於機構抱有刻板印象,若在未事先告知的情況下送老人家來,無意之中會加深他們的恐懼。家屬要盡量與老人家以漸進式的方式溝通,讓他實際參與決策過程。我曾經也跟我公公溝通了一年的時間,讓他知道我們是關心他的,他沒有被遺棄。良好的溝通,會讓他們安心,日後也比較好照顧」。 


建議家屬可以和長輩聊聊住進機構後實際的好處:


「住到機構住反而比較有同伴」、「住在機構有許多護士和照顧你的人,設施比較齊全,對您也比較安全」等。


除了要讓長輩調適心情,家屬親友間更需要經常溝通,避免糾紛,才能做出對長輩最有利的決定。

 

重點二:蒐集資料,從優等機構開始選起 


可以向親朋好友打聽他們自身的經驗,「好康道相報」經過熟人介紹,會更清楚每一個機構實際的照顧狀況。


或者,你也可以參考政府每三年對老人福利機構所做的評鑑指標,評鑑指標分為優、甲、乙、丙、丁五等,建議先從評鑑為優等及甲等的機構開始著手,評鑑資料請至生福利部社會及家庭署官網查詢。

 

重點三:考量距離遠近 選擇合適的機構 

 

機構護理師李良玉叮嚀:「長輩安住在機構後,建議家人一定要常去機構看長輩,每個人無法照顧的原因雖不相同,但千萬不要讓空間的距離,拉遠了心的距離。」 


距離也為選擇機構的重要評比條件之一,考量的因素應該要有:探望長輩的距離、就醫的距離等等。這樣才容易維持與長輩的交流與關懷,並且確保有突發狀況時,醫療資源能夠及時導入。

 

重點四:實際觀察—望、聞、問、切 


當我們實際到了養護機構、安養院後,你先確認你的鼻孔是否暢通,然後開始發揮你的嗅覺……


「因為要看一家養護機構好不好,可以先聞聞看是不是有濃厚的尿騷味。」


「過重的味道可能就代表照顧品質不佳,如果當你踏進機構,撲鼻而來的是排泄物的味道,那我勸你不要選這間,因為那代表他們基本的衛生管理沒有做好,也沒辦法及時地處理生理需求。」李良玉分享了自己觀察許多安養中心的經驗。


此外,也要了解機構的硬體設施,是否能充分保障長輩的安全,以及提供實際的需求,最少需要有:
 

1. 床邊呼叫鈴可否使用? 
2. 電梯空間是否合宜? 
3. 衛浴空間是否為無障礙? 
4. 消防設施是否健全?例如:滅火器、逃生梯、灑水器等。

 

對於長輩來說,搬離原有的家庭是一個很大的改變,因此,我們也需要觀察機構的環境是否給人溫馨、有家的感覺?床邊是否有個人儲物空間,或可做個人化的佈置?還是都是制式呆板的床頭卡?這些細節都可以增加長輩對機構的歸屬感。 


最後一個需要注意觀察的是,除了服務人員在跟你接洽時的態度外,你更要看看服務人員是如何跟其他住民相處的,「他雖然老了,不代表他什麼都不行,他沒辦法講話也不代表他聽不到。」很多機構都會覺得,你只要坐在那就好,鮮少與住民互動。但是其實,管理較好的機構,服務人員會跟長輩有許多良好的自然互動,長輩也能因此感受到更多的尊重、保有自我的尊嚴。 


有任何疑問不解之處,在參觀機構時可以盡量提出,覺得沒有獲得解答或是真的不滿意時,請換其他養護機構。畢竟你一定要讓自己安心,相信自己已經做出最適合的選擇了,千萬不要在做出決定後,才感到後悔或是愧疚。

 

 馬斯洛的需求理論-讓長輩滿足「自我實現」

 

 

「一般的機構,一定可以滿足住民的基本生理需求,但就馬斯洛(Maslow)需求理論來看,好的機構是往上走的。」李良玉對於選擇機構上的幾點建議,正好滿足了生理、安全、歸屬感的人性需求,但最高層的「自我實現需求」也有可能在機構被滿足嗎?


「有一次我參訪嘉義的機構時,他們發了許多樂器給長輩們『玩』,沒想到長輩們非常享受這樣的『敲敲打打』,社工們更是計畫讓長輩們上台表演!消息一發布,長輩們開始有了表演的慾望和目標,還不斷開心地叫家人們一定要來看表演。即使在養護機構,他們還是能找到發揮的舞台,滿足自我實現。」 


只要有心,長輩一樣能在養護機構度過有品質的晚年生活,目前大眾對於養護機構還有一些刻板印象與迷思,這也代表了台灣的養護機構還有許多進步空間;但只要家屬和長輩們都能意會到,送家人到機構,是為了獲得更好的照顧品質,而不是消極地置之不理,甚至是等死,大家一起在心態上做出轉變,才能讓相關單位願意投入更多的資源,讓養護機構能變得更好。 


✽「活得有品質的老年」不只是一個家庭的事,而是整個社會的事。

 

最後李良玉提醒大家,長輩初到養護機構須要有適應期,家人的陪伴與關心非常重要。「最好的治療是家人的陪伴。」別忘了要到機構常常來探望長輩喔!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25歲巷弄長照站副站長 打造阿公阿嬤的社區遊樂園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27日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二月底的某天午後,多雲時陰,空氣濕濕涼涼的。

記者走進新北市新莊區的長青街,找到了一棟看似活動中心的建築物,門口佈置得五彩繽紛,像幼稚園一般可愛。上樓推開門之前,聽到室內傳出歡樂的卡拉OK歌聲,與外頭清冷的天氣形成強烈對比。這裡真的是照顧老年人的長照機構嗎?

 

一推開門,映入眼簾的不是虛弱無力的長輩,而是個個活力四射的銀髮族。眼前,兩位手腳靈活的長輩在打桌球,稍遠一點,四位長輩正在搓麻將,氣氛歡樂得就像學生時代的同樂會。

 

(圖/黃芊涵提供)

 

這裡是新莊頭前C級巷弄長照站,副站長笑臉盈盈的出來迎接,是一位年僅25歲的可愛女孩─黃芊涵。在一旁活動的長輩見到記者,笑著問芊涵:「這是妳同學哦?」親切的語氣就像阿公看到孫女放學回家,慈祥的招呼與關心著。隱約感覺得出來,副站長與這裡的銀髮族們,關係特別融洽。

 

就在國內缺乏長照人才,更缺乏年輕人投入的時候,黃芊涵2011年進入中臺科技大學老人照顧系就讀,學成返鄉後,進入頭前公共托老中心服務,並參與昌平公共托老中心的籌備,在新莊一步步實現她的長照夢想。

 

後來,適逢政府推廣長照2.0「社區整體照顧模式」,將長照資源分為A、B、C三種級別,A級提供日間照顧和居家服務,B級提供日間托老,C級則是社區裡的老人服務中心,就像頭前C級巷弄長照站這樣,透過各種文教、健康促進活動預防長輩失能,並且提供短暫的照顧服務。

 

當時,頭前C級巷弄長照站剛成立,已有不少經驗的芊涵就成了年輕的副站長,每周一至周五,在此歡迎附近的長輩前來上課、做活動,細心守護他們的每一天。

 

(圖/林芷揚攝影)

 

同樣提供白天照顧服務,巷弄長照站和公托中心有什麼差別呢?為了讓一般人容易理解,芊涵用了一個可愛的比喻:「公托比較像幼稚園,需要別人照顧,每天都來,一次來八小時。巷弄長照站像是小學一年級,一周來二到三次,一次半天,會有個老師幫他看頭看尾,看有什麼需要注意的,還會給他們安排課程,長輩之間也會互相幫忙、協助。」

 

說起自己參與經營的巷弄長照站,芊涵就像是一位親切又有愛心的老師,用心照顧班上的每個小朋友。不過,當初她進入長照相關科系,其實有一點誤打誤撞。

 

當年的芊涵本來想讀護理系,但報考大學時沒注意到考試科目的差異,考完後才發現無法選填護理,於是先進入同屬護理學院的老人照顧系,打算日後再轉系。

 

沒想到,從小就是由爺爺、奶奶帶大的她,對老人照顧系的課程越讀越有興趣,加上成長背景的影響,並不排斥與長輩相處,最後決定將本科系讀好讀滿,並在實習期間就打定主意,畢業後要進入社區服務,替阿公、阿嬤創造快樂的日間照顧環境!

 

(圖/林芷揚攝影)

 

每天一早八點,長輩們陸陸續續來到巷弄長照站,「我跟你講,我昨天有做泡菜,你們吃吃看味道怎麼樣!」「我今天要做鹹蛋,剛剛去市場買鴨蛋,買完才過來的!」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就像老鄰居那樣互相招呼,一起展開熱鬧滾滾的一天。

 

根據每位長輩的需求和興趣,芊涵替他們設計了不同的活動。同一時間,有些長輩在拼拼圖,有些在畫畫,也有人在跟志工下棋,玩得不亦樂乎。還有喜歡算數學的長輩,一邊算術一邊與旁人談天說地,其樂融融。「我們這裡的特色就是,志工、長輩還有我,都是一家人!」

 

拼圖、繪畫、棋藝…這些活動看似普通,背後卻有很大的意義。芊涵說,這是為了「讓他們保有自己的興趣,我覺得興趣很重要。」「我是從旁協助,我會鼓勵他們自己來,因為『生活就是復健』,他們做越多,就賺到越多!」

 

沒有嗜好的長輩,也不用擔心。翻開這裡第一季的課程表,有書法、手繪、團康、手工藝、音樂輔療、球類互動,連時下流行的桌遊都有。有些課程會外聘老師來上課,像是音樂輔療課,「我們有一個專門的老師,他有時候會帶大家敲鐵琴,敲個望春風啊、小蜜蜂啊,或是唱唱歌這樣子。」

 

有些則是芊涵自己帶,更有一兩堂課換長輩當起小老師!「像書法課就是因為,我們有一個長輩他是國畫老師,他喜歡畫畫,他來這裡就變成他是老師。」誰說退休後沒事做?這樣的安排不但能延續專長,更能帶給長輩滿滿的成就感,也是維持社會互動的好方法。

 

(圖/林芷揚攝影)

 

上課之外,「我們還有下午茶。大家來這裡就話最多啊!講久了餓啊、渴啊,就喝茶,我們這裡還有餅乾、小點心。其實我們這裡不太缺點心,因為長輩他們都會帶來分享,就像一個分享會一樣。」芊涵熱情分享她與長輩們一起建立的「家」有多麼溫馨、可愛。

 

長輩們或許都很懷念,以前在鄉下地方,土地公廟旁往往有一棵大榕樹,左鄰右舍都在這裡泡茶、下棋、話家常。現在,即使是擁擠的城市,也能有這麼一塊溫暖的地方。「這裡真的就是個大樹下,可以遮風避雨、喝茶聊天。」芊涵與團隊夥伴們對這棵水泥牆築的大樹,充滿信心。

 

大學畢業就以照服員的身分投入長照,剛滿25歲的芊涵還很年輕,是長照界少見的新星。對五、六十歲的長輩,芊涵親切地叫他們「爸爸、媽媽」,若是七、八十歲的長輩,則是甜甜的喊一聲「爺爺」或是「阿嬤」,深得長輩歡心,樂於把她當作小孫女,甚至是「好媳婦」看待。

 

「長輩會給你一些很正面的鼓勵,比如他們會說,我要把我的兒子、我的孫子介紹給你之類的,哈哈!這是成就感滿大的,至少長輩是肯定的,會想把我變成他自己的家人。」

 

不過,芊涵深得長輩緣,不完全是靠長得討喜、說話甜美,更因為年輕人善用科技,以及她特有的創造力。

 

(圖/林芷揚攝影)

 

「像我們年輕人會比較有一些想要去突破的創新。我們雖然沒辦法『溫故』,但是可以『知新』。」

 

以芊涵的年紀來說,對於老人家小時候玩跳房子、搭人力車的經驗比較沒有共鳴,但她常常在臉書、YouTube收集介紹各國文化、風景的旅遊影片,再用平板電腦播放給長輩觀看,新奇的內容每每讓他們驚奇不已。「長輩就會,啊!原來世界這麼大的感覺!」

 

「最好玩的是連續劇,他們以前就是固定時間在看,像他們以前都看『阿信』,突然有一天我們用DVD放的時候,他們就說:啊?阿信現在有在播喔?」

 

平板電腦不只能看影片,還能玩遊戲,而且是有助於促進長輩健康的小遊戲。「我們有個長輩,他之前是開垃圾車的,可是他中風,四肢比較沒辦法做這麼細小的動作,那他也沒讀過書,我就跟他說:我這邊有賽車的遊戲,我們來開車吧!」芊涵又是甜甜一笑,邀請長輩一起嘗試新事物。

 

(圖/黃芊涵提供)

 

結果,阿公一邊玩,一邊用台語緩緩地說:「這個車子太快了,我垃圾車都是慢慢開的。」第一次玩賽車,感覺好新鮮,透過現代3C產品也能連結過去經驗,誰說老年人就是高科技絕緣體?中風照樣能尬車,阿公的嘴角不自覺露出微笑。

 

「還有之前不是流行水果切切樂的遊戲?我就給他們玩,也是訓練手眼協調,等於我們的手機都變成是一個教具。後來我也發現,其實3C科技可以融入長輩的活動裡面。一開始我是帶自己的小平板,後來我就寫了一個企劃案送給主管,申請買大一點的平板。」芊涵將年輕人的優勢應用在長者照顧上,發揮得淋漓盡致。

 

(圖/黃芊涵提供)

 

為了增加遊戲的豐富度和趣味性,芊涵下班以後,還會撥時間去上課,學習做黏土、做手工藝,甚至玩桌遊,替長輩篩選適合的活動,寓教於樂,幫助延緩大腦與身體的退化。

 

「像我之前都讓他們玩大富翁,算錢的。他們一開始會有一點點排斥,可是其實他們來久了就知道,這個地方就是來上課嘛!來學一些自己沒有玩過的東西。所以你只要讓他們在遊戲的體驗過程中,增加他們的體驗感,那氣氛抓得…不要讓他們覺得說有挫折感,其實他們都還滿喜歡玩這些遊戲的。」

 

除了從旁協助,芊涵也會扮演啦啦隊炒熱氣氛、鼓勵長輩。「他如果有抗拒、排斥的話,我就會說,你很棒!你再這樣、這樣,你看!你贏了對不對?他就覺得,咦!好像是哦!」

 

(圖/林芷揚攝影)

 

來到頭前巷弄長照站的長輩,多數是身體健康狀況尚可,生活可以自理,只是身體功能較衰弱,或是有輕度失智症,大多都願意配合芊涵的安排和指導。不過,在公共托老中心服務時,活潑、熱情的芊涵也曾有過挫折的經驗。

 

雖然是為了老人家好,不過「有時候長輩會拒絕妳的照顧,或是他拒絕參加妳的活動,當場就讓妳難看。他會說『我就不想玩!妳為什麼每次都要叫我玩?』有些伯伯還會說『妳這個黃毛丫頭,妳憑什麼指使我?』」

 

聽到這些話,芊涵很沮喪,有時也有想哭的衝動。不過,積極的她總是會反思「我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也加入大家?」後來,發現有些長輩不喜歡團體活動,但可以一對一聊天,也有一些老人家只是還沒跟芊涵混熟。

 

「後來熟了以後,他就滿OK的,而且他會跟妳玩。有時候走過去,還會拿拐杖戳妳一下,哈哈!他其實是想跟妳打聲招呼,但是男性的尊嚴嘛!他就敲妳一下,表示說我跟妳打招呼這樣子。」

 

除了和長輩搏感情,身為公托中心的照服員,還要隨時注意老人家的動向與需求,盡量在第一時間協助他們。尤其男性長輩為了顧及自尊,有時午睡起來尿褲子,總是不好意思主動告訴照服員。

 

「像我們之前有個長輩,是一進廁所就馬上鎖門,所以就變成是,妳看到他要進廁所,妳就趕快褲子準備好,從他後面溜進來,他就會板著臉說『妳幹嘛?』我說『爺爺,我幫你弄。』他說『不用!妳出去!』我說『來,我們換這件乾淨的,那你這個髒的我幫你包起來帶回去洗。』」

 

體貼入微的芊涵,已經很懂得照顧老人家的生理和心理,而她也在長照領域持續發揮專長,並期待未來能走管理職,打造一個長輩專屬的歡樂城堡,替他們遮風避雨、陪他們喝茶聊天、教他們遊戲學習,讓社區長輩有個忘卻煩憂的遊樂園。

 

(圖/林芷揚攝影)

 

可惜的是,並不是每個出自長照相關科系的學生,都和芊涵一樣做得開心。「我們班全部畢業之後,到現在還有在做長照這一塊的,只有剩下我一個人。」算一算,芊涵與同學畢業後,班上約有五分之一的人實際投入長照,擔任照服員,但一年多後,其他同學因考量薪水和升遷機會,最終選擇離開。

 

若是待在安養機構工作,工時長、壓力大已經不是新聞,加上目前許多管理職由社工與護理人員擔任,照服員的升遷機會相對較少一些,年輕人的未來顯得模糊而迷茫。

 

如果我們希望長照有充足人力,有更多像芊涵這樣專業而有熱忱的年輕人加入,就必須讓他們看得到未來。當路可以看得更遠,知道目標在前方,走著走著,一路上不只能欣賞鳥語花香,更明白小徑的盡頭,最終會出現一座茂盛豐美的森林,那才是帶著希望向前。

 

有目標的道路,才能走得長久;老後受惠的,也才會是你和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把長輩當朋友!25歲男性照服員收服阿嬤的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13日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協助老年人如廁、洗澡、換尿布的照顧服務員,一定是中年婦女嗎?在台北三峽,一位年僅25歲的男性照服員打破了大家的想像。這位大學畢業就踏入安養院擔任第一線照服員,而且是生物相關科系出身的大男孩,是機構中多位長輩天天依賴的「小暘」。

年輕、男性、非本科畢業,吳彌暘去年獲頒新北市績優老人福利機構照服員,從新北市五百多位男性照服員中脫穎而出,他的每一項特質都引人注目。

 

曾照顧中風爺爺

體悟專業重要性

 

他是家中獨子,從小看著爸爸親自照顧中風、半身癱瘓的爺爺長達十年,因為不懂得專業照顧技巧,總是疲累不已。高中時,吳彌暘曾和堂弟一起協助照料爺爺,「我還記得那時候,我跟堂弟一人扛一邊的手臂,把爺爺抬進浴室洗澡,超累!」

 

好不容易把爺爺「架」進浴室後,兩個大男生累得在原地直喘氣。「可是現在自己學到這些專業以後就發現,原來這樣做就好了啊!不需要兩個人扛。抬回床上也很簡單,一個人就可以。」就這樣,家庭經驗種下了吳彌暘日後成為照服員的種子。

 

勇闖長照第一線

學技術造福父母

 

熱愛生物類科的他,大學時按照興趣,進入分子生物暨人類遺傳學系就讀。不過,相較於待在實驗室,吳彌暘更想接觸人群,加上他不喜歡高度競爭的工作環境,又看到長照是趨勢,毅然決定進入安養院照顧長輩,累積臨床經驗,也希望未來能讓自己的父母享有高品質的老後生活。

 

▲吳彌暘在機構擔任照服員,專業而親切地照顧長輩。(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生物背景不衝突

照顧長輩更加分

 

大學主修的專業看似和照服員的工作大相逕庭,吳彌暘直言「我並不會後悔我唸生物。」原來,大學修過的生物學、神經科學、癌症生物學等相關知識,都成了照服工作的絕佳養分;吳彌暘在面對長輩的疾病和身體狀況時,常常應用過去所學,並感到十分受用。

 

高齡長輩有距離

發揮創意敞心房

 

每天一早八點,吳彌暘準時出現在三峽清福養老院,展開一天的工作。他負責照顧的長輩有中風的、半癱的、意識清楚的,也有健忘的,大多是生活無法自理,使用鼻胃管、尿管、包尿布或坐輪椅的年長者,年紀從六、七十歲到高齡九十幾歲都有。

 

雖然身體不方便,卻不是每個老人家一開始就願意接受照服員的服務。為了拉近彼此的距離,吳彌暘與長輩相處的方式很特別,卻大受老人家歡迎。

 

長輩當朋友寒暄

喊老大拉近距離

 

「欸,大ㄟ!你今天吃飯了沒?」操著流利的台語,長輩們口中的小暘,常常這樣對他們打招呼。愛聽人家喊他「大ㄟ」(老大)、「頭家」(老闆)的長輩,總是被逗得好開心。

 

吳彌暘笑說,他喜歡和老人家輕鬆閒聊、東扯西扯,讓彼此的關係不像是傳統的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而是比較平行的朋友關係。「其實年輕人進來(機構),他們都滿開心的,因為我們像是孫子那種感覺,又可以常常跟他聊天。」「他會覺得你是一個很親切的朋友,陪伴在他身邊。」

 

有時只是暫時離開,去處理其他事情,長輩會說:「小暘,你要回去了喔?」吳彌暘調皮地開個玩笑:「對啊!我要走啦!」過了一會兒,長輩說:「你怎麼又回來了?」小暘答:「我想你啊!所以我又回來了。」老人家開心地笑著:「哎呀!你不能這樣啦!我都幾歲了,你還想我啊!」

 

這就是吳彌暘和老寶貝們的相處方式,彼此開開玩笑,輕鬆以對,反而讓長輩放鬆許多,也在無形之間,縮短了雙方年齡的鴻溝與距離感,更加深了對彼此的信任與牽掛。

 

「長輩會覺得你在他身邊是一種…怎麼講,很熟悉的感覺。今天小暘不在,他們就覺得怪怪的。有時候我休假,他們就會說:昨天怎麼沒看到你?」

 

▲吳彌暘與長輩們感情好,有時他休假不在,長輩還會不習慣。(圖/林芷揚攝影)

 

個性爽朗又真誠

服務阿嬤沒問題

 

對待阿公,喊一聲「大ㄟ」或是互相調侃、說笑,就能讓他們心裡舒坦,但身為男性照服員,面對女性時又該如何相處,甚至幫她們洗澡、換尿布呢?在保守觀念的影響下,多數阿嬤不太能接受男性照服員的服務,但憑著小暘爽朗、真誠的性格,事情總有例外。

 

某天,有位女性照服員在替一位阿嬤服務時,需要其他人手幫忙,吳彌暘還沒有靠近,阿嬤遠遠看到有男性照服員,馬上說:「啊!男生不要來,男生別看啦!」沒想到,後來經過幾次的閒聊,阿嬤和吳彌暘混熟了以後,竟然願意讓小暘幫她換尿布和洗澡,甚至還會主動開他玩笑呢!

 

對於長輩們的依賴與信任,吳彌暘感性地說:「算是一個羈絆吧!你跟他之間的一個羈絆,然後你們就會有一種…比朋友更好的感覺吧!」對待安養院的長輩,就像愛護自己的家人一般,尤其對少有親友探望的老年人來說,小暘更是他們的心靈依靠,「因為他後半生的生活,都是你在他身邊啊!」

 

日復一日的真心付出,老人家都感受得到。吳彌暘曾主動關懷一位平日較難親近的阿嬤,「我會問她,要不要曬個太陽啊?妳手都冰冰的。」或是主動上前,幫這位中風的阿嬤把圍兜穿好。

 

某天,阿嬤遞了一張字寫得歪七扭八的紙條給小暘,上面紀錄了她從廣播節目中聽來的健康祕訣,接著告訴容易過敏的小暘:「你參考看看,這樣你就不用一直吸鼻子了。」

 

▲吳彌暘經常主動關心長輩,細心察覺他們的需求。(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助長輩恢復健康

內心滿滿成就感

 

除了體會到與長輩相處的溫暖,吳彌暘也從照服工作中獲得很多成就感。由於部分長輩住進安養院之前,有自己伸手拔掉鼻胃管或是容易跌倒的特殊情況,照服員會為這些長輩進行訓練,幫助他們重新回歸正常生活。

 

吳彌暘舉例:「比如可以自己去如廁啊、自己去吃飯。如果我們讓一個長輩從需要訓練,到讓他脫離尿布、脫離坐輪椅,讓他們能夠回到最初的生活型態,我覺得這是還滿有成就感的。然後他就被家人帶走,我就繼續在這裡服務下一個。」

 

「哇!你走路走得不錯哦!」小暘親手扶持長輩,也親眼看著他們進步,即使訓練時間需要半年到一年不等,能幫助老人家從輕微失能,進步到重回健康,這份成就感帶給吳彌暘心理滿足,也是支持他繼續往下走的動力之一。

 

面對生死需堅強

精進技術更專業

 

一般上班族朝九晚五,小暘則是早上八點上班,晚上七點下班,午餐和晚餐各休息半小時。可以想像,照服員的工作時間長、體力消耗大,加上老年人身體衰弱,突發狀況多,擔任長照的第一線人員,不僅體力受到考驗,心臟也要夠大顆。

 

無法預演的生離死別,更需要提起勇氣面對。

 

比起從事生醫研究的大學同學,「他們在實驗室,不會看到長輩真的在你面前,要你去壓CPR(心肺復甦術),可是在這裡就是…你就會看到你照顧兩、三年的長輩,他們可能哪天…那個床位可能就空了。」吳彌暘娓娓道出照服工作的另一種艱難。

 

難過、不捨、惆悵,所有的情緒只能自己消化,因為隔天還得照常上班。「我覺得你必須告訴自己要堅強,你要走下去,因為今天是遇到他們離開,可是以後可能是遇到你父母要離開。」

 

練習堅強之外,積極的小暘也很重視專業能力的提升,並懂得汲取經驗,不斷精進照顧技術,希望讓下一位長輩獲得更棒的服務。如此一來,雖然面對長輩離開,難免感到失落,卻也能將傾注在老寶貝身上的愛,繼續傳遞給下一人。「他們也都算是人生的導師啦!」小暘這麼說。

 

▲吳彌暘對長照領域充滿熱忱,希望未來有機會出國進修,了解國外的照顧方式。(圖/林芷揚攝影)

 

擔心體力難負荷

進修考照先鋪路

 

從實驗室進入安養院,一頭栽進長照領域,「我走別人不太想走的地方,或許會有自己的發展。」吳彌暘對照服工作有熱忱、有成就感,更有明確的生涯規劃,期待在這個年輕人還相對較少的領域中表現突出。

 

已擔任照服員三年的小暘,深知工作對體力上的負擔,未來年紀增長後,恐會力不從心。因此,他從去年開始,每周的兩天休假日都重返校園,進入二技攻讀社工系,為自己開闢第二專長、累積更多資本。

 

他為自己規劃的藍圖是,先取得社工系的學歷,再考取社工師執照,未來可能朝向公部門發展,期待結合照服員的工作經驗,在長照領域有所發揮。

 

平日工作勞累,難得的假日又要上課、讀書,辛苦程度不言而喻。「可是沒辦法,因為你未來的規劃就是這樣。如果你不規劃,你就是必須一直花體力啊!所以必須要讓自己更專精在另一塊。」很有想法的小暘,看得夠遠,也很清楚自己要什麼。

 

私人時間相對少

進修不易太辛苦

 

由此,可以看出照服員不只體能負擔大,也因為上班時間長,下班後的私人時間相對較少,加上工作壓力大,一般人很容易打退堂鼓。即使是相關科系的畢業生,實際投入後,也不一定能久待,一周內就放棄的大有人在。像吳彌暘這樣,可以一邊工作、一邊進修,不只靠體力和腦力,更要靠意志力。

 

「我一直覺得這個工作就是…其實你要進修很困難。像我還想去進修英文,因為我很想知道國外的照顧方式是怎樣,像澳洲那邊他們有相關的證照,我很想去了解、去唸,但是我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而且還有經濟壓力,我還要還大學的學貸。」小暘十分上進,但是夢想的實現,沒那麼容易。

 

「除非真的像我這樣很拼,要有意志力,想說:好!沒關係,我就去上課,以後一定會用得到。」

 

盼年輕人做長照

環境問題待解決

 

顯然,我們的社會還有年輕人對長照充滿興趣與想像,也肯花時間、下功夫提升自己。誰說這一代的年輕人不能吃苦?他們能,他們願意,但是大環境的不友善,不是每個人都有條件承受。

 

隨著人口急速老化、長照服務擴展,社會需要更多人力投入長照,有充足的人力、友善的工作環境、完善的在職進修管道,才有更高照顧的品質,讓每一位長者都能及時受到服務;而我們每一個人,也都盼望有專業、親切的照服員,願意牽著我們的手、搭著我們的肩,溫柔而堅定地守護我們的老後。

 

赴澳洲進修的願望,仍在夢想清單裡嗎?「有點遙遠。」小暘想了想,這麼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改革長照評鑑方式 芬蘭打造最適合工作的安養機構

撰文 :新高齡社會、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31日
  • A
  • A
  • A

芬蘭城市「波勒佛」(Porvoo)有個改造成功的小規模安養機構,共有六十位住民,是全市公投選出,最適合一般勞工工作的機構。這不但激勵了長照界,也讓長照工作的社會形象大為提升。

文/周傳久

 

台灣有些機構對此感到好奇,因為我們的照服員流動率高,而且有關照服員形象的問題已經討論很久,衛福部長也說改善問題很重要。芬蘭怎會發生這樣的事?其實,訓練方式和評鑑方式都有關係。

 

評鑑方式大改革 提升機構品質

 

第一,不再使用大批學者、專家分組巡迴訪察,這種在台灣被戲稱為「訪視產業」的方式,因為很難看到真相。他們使用統一表格,由各單位自己評估、自己改善。

 

自主管理後,文件傳給政府主管機關,官員和專家只有在機構住民或客戶抱怨申訴受理時,才會到現場了解。這麼做,節約了可觀經費和虛耗的官僚流程,增加單位自己追求更好品質的動機。

 

第二,引進服務業和企管方式,像是由客戶填寫滿意度,而且幾乎所有和照顧服務相關的服務單位都普遍實施,民眾也都知道是玩真的。單位內部管理則由主管和員工一起使用指標量表,互評現況和找出未來目標。當然,是在良好氛圍,大家都了解這樣做會彼此幫助的前提下。

 

第三,不再等好幾個月才評鑑一次,更多單位開始聘用「教練」,以持續輔導的方式幫助改善經營,有點像台灣所謂的外部督導。教練會投入觀察,採取連續性訓練,有助於打破整體思維,而且從態度改變開始,這樣後續就能增加員工的創造力和參與感,看到自己的變化與照顧提升的結果。

 

比起制式輔導評鑑,芬蘭後來的作法驗證,教練式的輔導,可以增加與單位的互動,彼此也有更深的理解,有助於降低雙方的敵意和防衛心,並增加互信。而且,單位自我追求卓越的動機會更強,因為不是在湊數,人人內心真的有動起來。從幾個頭腦在想辦法,變成幾乎所有人都在想辦法。

 

以芬蘭這個由四個小規機(小規模、多機能)空間組成的機構而言,教練已讓好幾個小規機變得緊密合作,原本抱怨人手不夠、經費不夠的小規機,現在家屬都很想預約。透過打開員工的視野、改變態度,使他們重新看待自己和客戶,並且由下而上扭轉工作文化,教練說:「不坐等問題解決,而是主動解決問題」。

 

實際作法上有很多調整:

 

1.空間管理

 

以前的失智區怕老人亂拿、亂藏東西,盡量把東西收起來,但這讓老人被剝奪,生活顯得單調。現在盡量弄得像家裡,若有少數老人亂拿就允許他們,再放好就好。臥房裡的床,從原本放在中間以便於護理的病房思維,改成靠牆放,以便更像真實家裡的臥房。

 

另外,員工的獨立辦公室減少,僅留完全安靜可以辦公文和與外界通訊的空間,藉此增加員工每日陪伴老人的時間。主任的行程也公開給所有員工看到,讓大家知道。全機構只有藥房有監視器。

 

2.每日生活

 

在歐洲許多機構採取護理與照服員分工之外,另聘專人帶領活動的潮流下,這裡另闢方式,反而請所有照服員都負責帶活動,讓更多老人得到個別支持。而且,在一般照顧時間,照顧者也學得更豐富、柔性、創意互動的方式來與老人配合,降低衝突與誤會。

 

3.人員訓練

 

關於組織文化和團隊合作的內部訓練,由員工分批進行,沒有漏網者。凡外出講習者,一定要將自己的收穫與建議公開,放入專用的分享文件夾中,並放置在員工最常出入,訪客也能看到的地方,所以人人可以參閱,不會浪費訓練,也降低去講習的人和其他人認知落差擴大,而無助於整體推動改善工作文化的情況。

 

4.資源連結

 

許多花店裡不是最新,但賣相還可以的花可以低價賣給機構,用來支持節慶活動或美化氛圍。另外,找當地很有歷史的巧克力廠與美食廠商合作,除了口味享受,也勾起住民回憶和認同,並且感覺仍然屬於社會的一部分。

 

經過以上改革後,機構內的老人用藥普遍減少,變得更快樂、活潑,照服員也覺得工作更有意義,也更被看重。現在,連這間機構的主任也被同一城市的其他機構找去當教練。

 

台灣有哪個護理機構或某機構照服員是全市公認最佳就業場所或職務?希望有或將來有。長照訓練要轉向態度價值素養,走出偏重技能和聽命行事。一直你罵我、我罵你,再一起抱怨老闆和官員,然後又不肯改變,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誠摯祝福未來台灣也有芬蘭波勒佛的故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