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權/別再光說不做!如果只有看重而不珍惜...失去一切,只是剛剛好而已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8年05月21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遠流出版提供
  • A
  • A
  • A

我們都以為自己很看重某些人或事物,但其實並沒有認真投入心力,嘴巴上說很重要,實際上卻根本沒做什麼,最後就是流於形式,等到失去的時候徒增遺憾。

文/吳若權

 

如果只是看重,而不珍惜;

失去一切,只是剛剛好而已。

 

我在網路直播節目「殘酷邏輯」裡,以「活到現在,你最害怕失去什麼?」和網友互動討論,歸納數千名網友的意見,大家最害怕失去的,依序是:家人、錢財、健康、工作,以及自己……

 

既然如此,我繼續追問:「既然你們都如此重視家人、錢財、健康、工作、自己……,為了這些你害怕失去的對象,特別做過什麼努力嗎?」正當大家七嘴八舌地討論時,我適時給出以下的提醒,眾人恍然大悟地回應:「對喔,我怎麼都沒想到!」

 

在節目現場,我給網友們的提醒是:「看重」不等於「珍惜」。那些我們一直以為很看重的人或東西,未必是有好好珍惜的。

 

看重,是一回事;珍惜,是另一回事。

 

若你看重家人,就應該多花時間陪伴與傾聽,而不是各忙各的,好不容易一起吃頓飯,卻各自在滑手機。

 

相同的道理,如果你很重視健康,就應該均衡飲食、正常作息、樂觀積極,而不是大吃大喝、長期熬夜、悲觀抑鬱。

 

尤其,你要是重視金錢,就要努力工作賺錢,領到酬勞後,先規劃存錢與理財,再決定要花費多少。假使你把錢看得很重,卻不好好珍惜,很可能變成窮光蛋或守財奴。

 

和網友討論期間,不時有人冒出:「我最害怕失去純真的自己!」這樣的論點,看似既文青、又心靈;但話說回來,為了保留這個莫忘初衷的自己,你又做過什麼樣的努力呢?

 

如果只是看重,而不珍惜;失去一切,只是剛剛好而已。我們都以為自己很看重某些人與事物,但其實並沒有認真投入心力,嘴巴上說很重要,實際上卻根本沒做什麼,最後就是流於形式,等到失去的時候徒增遺憾。

 

此外,還有更不合乎邏輯的觀念與做法,就是花太多時間在處理「既不看重、也不珍惜」的人與事。套句網路流行用語,就是:「整個人生,完全畫錯重點。」或許你讀到這裡,心裡有疑惑:哪有可能把心力投入於「既不看重、也不珍惜」的人與事上面?

 

但其實這樣浪費生命的事情,還真的是不勝枚舉。

 

例如:聽到一句閒言閒語,就為此耿耿於懷,甚至費盡苦心去打聽,是誰說的?為什麼這樣說?

 

又如:有些投資股票的股民,花很多時間儲存堆積來自股東會的贈品,那些東西往往既不實用、品質也差,屬於「既不該看重、也不必珍惜」的等級,卻連送給別人都捨不得,一直催眠自己說:「或許將來有一天我會用到!」簡直就是把垃圾堆滿櫥櫃,完全沒想到自己生命的價值,遠遠超過那些紀念品的價格。

 

還有,每天花時間看八點檔、追網路劇,也差不多是一樣的意思。除非那些戲劇對你的生命有其特殊的必要性,或給你帶來某些幸福的養分。否則,都只是殺時間而已。

 

當你不再是少年十五二十時,歲月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開始倒數計時。唯有把時間和心力,花在「必須看重,並且值得珍惜」的對象與事物,才不會虛度此生。

 

不要再跟自己打迷糊仗了!看重值得看重的,並且珍惜你所看重的,才能讓自己把生命聚焦於真正的重點,在取捨之間自得其樂。

 

 

(本文節錄自《人生,幾分熟?: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吳若權的大人學》,遠流出版,吳若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開始充實心靈吧!人人都能過真正富足的生活

撰文 :李偉文的幸福存摺 日期:2018年05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美國自然作家梭羅認為,我們的財富應該用我們的閒暇時間、而不是用擁有的財富來衡量。如果以這個標準來看,每個退休的人都是富裕的人;或者,雖然還沒有退休,但是能夠拒絕物質誘惑,不為了賺更多錢而犧牲自己時間的人,也是個富足的人。

文/李偉文

 

就像古希臘大哲學家柏拉圖所說:「當你的物質所需已經周全,還花更多時間去工作,會喪失生命中更重要的追求。」

 

的確,當我們已經有衣服穿、有東西吃、有地方可以睡,還花更多時間去賺錢,只是為了滿足我們的物質欲望時,當然就沒有時間與精力去追求精神與心靈上的滿足,畢竟每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你耗費在這裡,就沒有時間做另外一件事了。

 

當物質所需已周全

應追求生命中更重要的事物

 

降低對物質慾望的追求,除了可以省下為賺錢而工作的時間之外,也可以省下許多「維護」、「管理」、「照料」物質的時間。

 

有時候想想也真好笑,我們花越來越多的時間來工作,就為了買越來越多的東西,休閒時間也全耗費在照料這些東西,然後我們就成為梭羅眼中的窮人了。

 

有很多研究都顯示,擁有物品帶給我們的快樂遠遠比不上生命的經驗或屬於精神上的體驗,如果用學術點的話來講,將我們的時間花在「非市場」性的活動,反而可以給我們獲得更大的滿足。

 

比如說,多一點時間跟自己在乎的人建立友好親密關係,有時間從事自己喜歡的興趣或運動等等。

 

當然,有人會說,有些屬於體驗式或精神性的活動也要花錢,也兼具部分市場性,比如旅行。沒錯,旅行是要花交通費或住宿費,但是事事都讓別人安排好的高檔旅遊,往往比不上較多自己動手自己決定的旅行來得好玩。

 

我總是認為,需要購買門票進場的遊樂區,比不上不用花錢的景點。例如徒步走在天之涯海之角,或者深入陌生的市集與當地人閒話家常,都可以帶給我們身心靈更高的體會與享受。好比有錢似乎比較容易交到朋友,但是用錢交到的朋友往往不是善緣。

 

分分毫毫只為自己

家財萬貫也是窮人

 

除了有時間的人才是真正的富有這個標準之外,也有人認為富有的標準不是金錢的多少,而是能不能佈施分享給別人。能慷慨地捐出去的才是自己真正擁有的錢,若是分分毫毫只為自己,即使家財萬貫,也算是窮人。

 

其實佈施不見得非得錢不可,用我們的時間、用愛,也都是佈施。德雷莎修女說:「如果沒有辦法愛別人,也沒有人愛你,那你就是世界上最窮的人。」

 

因此,真正富足的生活,並不是追求金錢名利與財貨的堆積,而是善待我們每天所遇到的每一個人、珍惜我們使用的物品、處處為別人著想、也能夠以溫暖的微笑與正面的言語鼓勵別人。

 

這種時時可以佈施的富裕行為,不必擁有很多錢就做得到。

 

擁有一顆充滿愛的心

就能活得自在美好

 

很多人害怕退休後沒有足夠的金錢,沒有足夠的生活保障,惶惶終日下,不免陷於憂鬱自閉,但是英國湯普森醫院牆上刻有一排字:「你的身軀或許很龐大,但需要的僅是一顆心臟。」這是一位在醫院過世的著名影星所說的話。

 

是的,人要活下去,只要一顆心臟;要活得好,也只要一顆有愛的、閒適自在的心。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生活中遇見「美好關係」來林森公園以書會友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1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陳弘岱
  • A
  • A
  • A

你多久沒有靜下心來看書了呢?為了傳遞書香,並重新建立人與人之間的美好關係,設計師郭俠邑與藝人黃子佼攜手設計一座書席,今(15)日安置在台北市林森公園,《今周刊》率先響應支持並負責維護一年,歡迎民眾共襄盛舉。

公園是展現在地文化的絕佳場域,願意在公園坐下來翻閱一本書,更是一件再幸福不過的事!

 

美好關係共同發起人、設計師郭俠邑期待民眾來到公園,不只能散步、遛狗,還能與鄰里之間產生更多互動,甚至用自己的力量主動影響周遭環境,帶來更多正能量。

 

▲郭俠邑設計師希望民眾來到林森公園的書席,可以重拾書本的美好。(攝影/陳弘岱)

 

因此,郭俠邑設計師發想「公園書席」活動,在市區公園一隅設置環保材料打造的書席,設有小書櫃供民眾存放書籍,另有座位供讀書人坐下來專注閱讀,重拾紙張的溫潤感,而不是低頭滑手機。

 

本活動歡迎民眾將影響自己最深的一本書放入書席玻璃櫃中,寫下祝福下一位讀書人的留言,並交換一本有興趣的書,可以現場閱讀,也可以帶回家品味。《今周刊》社長梁永煌馬上捐出多本好書,像是《滴水穿石的力量》,不但鼓勵年輕人,更能發揮正面的社會影響力。

 

▲《今周刊》梁永煌社長與黃子佼交換好書。(攝影/陳弘岱)

 

梁永煌社長表示,所謂「十步之內,必有芳草」,他也相信「十步之內,必有讀書人」,在市區公園就有舒適閱讀的書席,是台北市進步的象徵。《今周刊》辦公室就在林森公園旁邊,梁永煌社長直說:「《今周刊》做有意義的事,絕對不落人後!」

 

▲左起依序為參與製作的屏科大學生、郭俠邑設計師、《今周刊》梁永煌社長、台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林崇傑局長、藝人黃子佼,共同支持林森公園書席活動。(攝影/陳弘岱)

 

台北市林森公園是本次活動第二個據點,這座帶有燈塔和時鐘意象的書席由郭俠邑設計師與黃子佼聯手設計,佼哥今天也到場支持,他說自己一直都有設計魂,加上他相信知識能帶來能量與自信,因此知道有機會完成這個第二人生的夢想時,立刻一口答應。

 

黃子佼說,他以郭俠邑設計師提供的草稿再加上自己的靈感,在一趟飛回台北的晚班班機上,他融合時鐘「十點十分」的微笑標誌與十全十美象徵,以及書本宛如燈塔指引人生的意象,與郭俠邑設計師一起創造名為「時間力量」的書席,提醒民眾知識就是力量,而時間能孕育美好事物。

 

▲林森公園的書席由郭俠邑設計師與黃子佼攜手設計。(攝影/陳弘岱)

 

郭俠邑設計師一早七點半就抵達林森公園安置書席、捐書,黃子佼隨後現身也捐出《聽畫貓》、《我還在》等書,鼓勵民眾來此感受蟲鳴鳥叫與風的流動,體會書本與自然環境的美好。

 

▲黃子佼捐出多本好書,放入書席的玻璃櫃中。(攝影/陳弘岱)

 

郭俠邑設計師笑說,不擔心民眾拿了書不歸還,因為「拿著書能做什麼壞事呢?」只要心存善念,相信民眾從書本中獲益後,願意捐更多好書過來,形成鄰里間的良善循環,讓「美好」與生活發生「關係」。

 

黃子佼也呼籲,歡迎民眾來書席「以書易書」,但要共同維護書席設施,笑說他就住在附近,可以就近監視,期待民眾發揮公德心,愛護這塊鄰里間的書香之地。

 

▲郭俠邑設計師與黃子佼期待民眾來到林森公園,可以體驗人、書本、環境之間的美好關係。(攝影/陳弘岱)

 

熱門文章

做自己在乎的事 在創意面前謙卑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5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所在的產業十分重視時間因素,deadline(截止日期)很重要,許多工作幾乎都是從deadline去反推,我們常會說「多少時間做多少事」,把時間表拉出來,搭配個別工作的重要性,就能下判斷做取捨,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要先做、什麼以後再做,就一目瞭然。

文/盧建彰

 

事實上,幾乎所有產業都是如此運作,road map(整體企劃)裡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時間,它讓你看清事務的輕重緩急,從而決定計畫的進程及如何下手、資源如何分配,進一步讓你捲起袖子開始動手。

 

時間是好夥伴,只要我們願意關心它。而有趣的是,我們在工作上能做到這樣,但在自己的人生倒未必如此。

 

數算地上的日子

追求自己在乎的事

 

「很多時間就做很多事,很少時間就做很在乎的事。」我們在工作上都會立刻下這樣的判斷,但在人生裡卻寧可不面對時間長短。

 

其實,我們在地上的日子是可以估算的,因為有平均年齡,每個人都可以在幾秒鐘內算出自己剩下多少天,就連心算不如國小三年級的小朋友(是的,乘法在小學三年級就教了),手機都還內建計算機功能,你想刪還刪不掉。

 

而且這還只是平均數,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不同,也可以參考自己的家人。以我為例,若活到我父親的年紀,就只剩8700多天,我擔心自己想做什麼都來不及了呀!實在不想去填充別人的時段,勉強自己做一些表面工夫。

 

有時會遇到一些工作,好像只因為要讓老闆開心,所以就得做這做那的,其實是有點多慮了。很多時候老闆們並不在乎那些形式,只在乎效果。那些事只是只會做形式的人想做的,因為形式是他們少數會做的事。

 

工作以外的生活,有時也會有社交需求,只因為覺得怎樣怎樣,對方才會覺得怎樣,結果,對方根本不覺得怎樣,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也不那樣認為,卻得勉強自己,那不是有點瞎嗎?

 

畢竟,我們時間有限不是嗎?何不追求自己在乎的,讓自己有點成就感?

 

你知道一種標準答案

年輕人卻可能有100種不標準答案

 

有時我會被提問,但都會當做只是回答問題,試著在有限的範圍裡提出有限觀點,那只是因為我也想自主訓練,從不敢想我有什麼真知灼見,我就是個北七。

 

我更不敢去鼓勵年輕人,一來他們本來就充滿創意,總是做出讓我目瞪口呆的作品,二來,相較之下我剩餘的時間少他們許多,從資源多寡的角度而言,我是弱勢族群,他們比起我強勢太多,有的是時間去做更多事。就算用偏狹的角度說他們做錯了,他們也有的是本錢嘗試錯誤,因為他們比我有更多時間。

 

何況,他們並沒有做錯,他們是在創造更多的經驗,這經驗將引導他們在未來發展出更不同的作品,而那作品以現在的時空,可能連我們的想像力都無法勾勒一點輪廓,那又如何能去批判呢?

 

記得前面說的road map嗎?他們只是在增加工作項目,理解更多不立刻完成的可能,好累積更多的能量,眼前你認為的失敗案例,未來就會做出你沒機會成功的美事。

 

你知道一種標準答案,他們卻有可能知道一百種不標準答案。

 

我們常認定的標準答案,是在眼前的考卷上,當未來考卷更換了,那答案還會對嗎?

 

而未來的考卷,勢必得換的,不是嗎?

 

在創意面前謙卑

終能獲得救贖

 

某些時候,會遇到一些人充滿恐懼地在生活在工作,害怕一不小心就不成功、害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人、害怕一不小心就錯過了好機會,彷彿動輒得咎。那種恐懼很深沈,又很表面,因為表現的方式總是那麼地戲劇,那麼地讓人無法忽略。同時讓人為他難受,因為他「動輒得咎」。

 

其中又有一種表現方式,是極度的自大。深怕失去存在感、深怕別人無法意識到他的存在,總是要別人尊敬他,談論的總是自己做了什麼,批判的總是別人做了什麼,卻很少想到自己什麼還沒做;而在他身旁,你得時時仰望他,儘管他其實並不高,你小心翼翼,並且感到不舒服。這也讓人為他難受,因為他,「動輒得咎」。

 

我遇見過許多傑出人物,他們有個相同點就是非常謙卑,但那種謙卑不單是在待人處事的禮貌客氣,而是有種更進一步的溫和感。

 

我不太會形容,但就不僅是說話帶著「請、謝謝、對不起」的人,光只是表象上的有禮貌,而是更加直截了當,且是非常深信不疑的信仰。

 

同時,不是專指對待某些人物的態度,而更接近於是面對事物、面對思想、面對未知、面對世界,一種不張狂,十分溫暖,並且帶著強烈好奇心,因此對發生什麼事,都不感到過分驚訝,也不過分驚恐的自在。

 

對,這樣說起來,自在,或許是個比較恰當的字眼。

 

他們在不斷追求創意的同時,保持著一種健康的模樣,不是身體健康而已,是心理健康。跟他們在一起,你會常看到他們淡淡的微笑,你會看到他們專注凝望你的眼神,你可以感受到你被期待要說出什麼有創意的話語,而你也真的因此說出了,儘管你本來並沒有這想法,但在他們面前,你似乎也跟著有創意了。

 

自在,他們顯露出的自在,也讓人感到自在。他們從內心裡尊重別人,尊重世上的一切可能,那種謙卑態度,讓他們反而可以在任何景況裡自在。

 

最有意思的是,那自在,讓人想創作,讓人有創意,只因為保持謙卑的態度後,你不會害怕犯錯,你不會有恐懼,你不會擔憂丟臉,因為你謙卑。你感到輕鬆,你很容易比原來的自己更好,你更有創意,你也看得到別人的創意,你們有動力也有勇氣,接受更多創意,接受自己有能力有更多創意。

 

那真是太好了,畢竟,你更好了,我們的世界也會因此更好。你得救了,我們的世界也會因此得救。

 

祝福你,在創意面前,謙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的第三人生 情願慢,也不要急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5月02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時間」對第三人生來說,是很矛盾的。由於人的壽命有限,所以感覺時日無多,好像很多事都還沒做,因而非常焦慮。另一方面,由於無須再工作,也無須再承擔教養責任,因此可自行支配的時間反而變多,但若不善加利用,導致生活空洞,也會感到非常惶恐。

以「旅行」這件事來說,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世界這麼大,還有那麼多國家沒有去過,怎麼辦?所以很多人瘋狂旅行,希望把書上介紹的所有景點和美食,都至少能看一遍、吃一回。很多旅行團的規劃就是在十天左右的時間內,可以讓你跑遍三四國,美其名CP值很高,其實不過就是走馬看花、囫圇吞棗。

 

不愛跟團走馬看花

卻沒勇氣獨自旅行

 

我四月上旬參加的奧捷旅行團,就是這種典型的行程。扣除來回航程,在奧地利待三天,在捷克待四天,所有重要的景點都看到了,但號稱最美麗的中世紀古鎮庫倫諾夫豈是一天就能徜徉的?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鼎盛時期建立的熊布朗皇宮(又稱美泉宮),怎麼可能半天逛得完?

 

在幾乎同一期間,數年前我去尼泊爾旅行時的領隊Tammy,她花了近二十天的時間,獨自一個人旅行匈牙利、捷克、奧地利,看到她即時在臉書上分享的旅行見聞,我真是羨慕得不得了。

 

我其實是有時間,也可以這麼做,而且她的花費甚至比我更低,但我就是沒信心自己一個人旅行。雖然想要深度旅行,但卻沒有能力做到,這恐怕是大多數人的遺憾。

 

某天下午,我們在布拉格要下遊覽車,去入住飯店時,Tammy居然就站在人行道上,這次巧遇是該趟旅行最大的驚喜。

 

國內居遊深入當地

排除國外語言障礙

 

美食及旅遊作家韓良憶一直鼓勵大家要在一個地方「居遊」,透過一個月的時間long stay,才能真正玩透那個地方。現在也有很多人藉由短期「遊學」,達到相同的目的。

 

不過,這牽涉到語言的障礙,因此讓很多人裹足不前。既然出國居遊或遊學,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那麼我們何不在國內這麼做呢?因為這絕對沒有語言隔閡的問題。

 

這時,我要舉四月下旬所參加的另一趟旅行為例了。這是一個四天三夜的蘭嶼行程,看似尋常不足為奇,但我們是用徒步環島的方式來進行,而且是一趟充滿文史內涵的深度旅遊。

 

蘭嶼旅行徒步環島

深入認識在地文化

 

我這幾年認識的一群朋友,為他們的團體取了個「蝸行」的名稱,經常會選定一個地點,至少做三天兩夜的安排,而且完全用徒步的方式進行,並請當地人士擔任導覽,最後大家還會捐錢給在地的環保或文史相關團體,走的公里數愈多,錢就捐得愈多。這次的蘭嶼之行也完全比照辦理。

 

為了展現決心,承辦的「魚飛文創」還製作了一件T恤,上書「徒步環島,不要載我」八個大字。頂著烈日豔陽,有時還來場短暫的傾盆大雨,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繞行全島一周。這不叫「接地氣」,什麼才叫「接地氣」?

 

日本四國有「遍路」、西班牙有「朝聖之旅」、美國有「阿帕拉契縱走」,動輒數百,甚至上看一千多公里,都是近年很夯的徒步健行之旅,為何台灣不也來規劃類似的行程,與環島騎單車互別苗頭呢?

 

蘭嶼傳統的拼板船(也就是大家俗稱的「獨木舟」)製作過程、織布文化,還有地下屋的參訪,或許很多蘭嶼的行程都會安排,但我們這一次花了更多的時間去了解「蘭嶼之父」紀守常神父當年偉大的感人事蹟,這是此行最特別之處。

 

我們從台東搭船到蘭嶼之前,特別參觀了位於台東白冷教會會所內的「紀守常神父基金會」,也在島上親自拜訪了幾位當年和紀神父一起為達悟族人爭取權益而奮鬥的夥伴,並參訪了極具傳奇色彩,由紀神父親自興建的紅頭天主堂。

 

教堂內居然沒有耶穌和十字架,而且聖母瑪利亞也是依照蘭嶼婦女的形象所繪製,都見證了紀神父完全融入當地居民生活的在地化。

 

徒步環島當然很辛苦,但能深入蘭嶼的歷史與文化,則讓人感到非常的充實與興奮。傳統總有一天會式微,歷史也終究會被遺忘,我們何其有幸能在它們消失之前,向它們做最後的致敬。

 

別奢望在人生最後的歲月中跑遍全世界,何不用更悠閒的心情、更緩慢的步調,好好體會台灣被我們長久忽略的美麗,甚至是哀愁?到了第三人生,情願慢,也不要急!!!

 

後記

 

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曾提到我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一事。4月26日已經放榜,我僥倖如願考上,爾後我將在這個專欄中,陸續分享我重回校園就讀的點滴,敬請期待。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沒有下坡路!退休後更要以百米速度衝刺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4月0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大學畢業後,參加過一、兩屆的大學同學會,然後參加的人就越來越少,後來就沒有人再提起同學會。時間一晃就過了四十多年,最近幾個老同學突然邀約在台北聚餐,有一點點興起念舊之情,但主要是反正已退休,閒來無事的好奇心態,就去赴約了。

文/蘇達貞

 

本以為會是久別重逢的那種慷慨激昂、興高采烈的場面,出乎意料的卻是感歎、消沉的有些哀傷的氣氛。出席的A君因工作受傷,被老闆資遣;B君當一輩子公務人員,因屆齡被強迫退休;C君在大陸打混多年,終於不想混了,打包回台,這次的聚會也是因他而起。

 

這三人都剛開始要展開他們的退休人生,有點期盼著終於可以海闊天空,卻又對這海闊天空有點茫然的徬徨與不安,所以想到我這個已退休十年的過來人,聊聊退休的人生。

 

老同學退休後重逢

Line群組熱鬧滾滾

 

感傷、徬徨之後,話題進入當年的荒唐糗事,再勾起往日的革命情感,然後籌組同學會、找回逝去的青春,這議題就成了談話的主軸。讓四十年不見的同學們再聚首一次,看大家是否都垂垂老矣!看大家是否都能再年輕一次!不然就算是來一場垂死之前的迴光返照似的瘋狂派對吧!

 

於是四個人兵分四路,尋回失散在世界各角落的同學,靠著正夯的手機line的功能,建立起「海龜海鮭海歸」群組,一周內,除了已經提早去找上帝報到的四人沒有回話之外,其餘46人無一倖免,統統納入群組。

 

然後,一個月下來,line群組的通訊小品超過一千通,內容從「回春仙丹」到「養生成佛」無所不包,看來退休後同學都已成為「盈盈美代子」的「長舌宅男」和「怪怪歐吉桑」。

 

銀髮族更是低頭族

沉迷網路值得省思

 

但打屁歸打屁,也不盡然全無具體建樹,至少同學會的籌備委員也經由推舉而成立,籌備主委也由網路票選而定奪,於是主委開始敦促各委員辦理同學會的聯誼活動。

 

第一個議案是趁這次0206花蓮震災,同學會籌組代表團,赴花蓮慰問在花蓮受災的同學,於是line群組裡,傳來慰問花蓮的動畫簡訊數百通,且一個比一個炫,然後此案就無疾而終。

 

第二個議案是由澎湖在地同學辦理澎湖七美三日遊,讓同學自由攜眷或攜友,或單獨參加,於是line群組裡,又互傳了討論澎湖人文歷史與風景名勝的簡訊數百通,最後的結果是因為只有會長一人報名參加而取消。

 

第三個議案是由滯留在美國的同學主辦阿拉斯加郵輪七日遊,此案也經過line 群組瘋狂討論,最後因複雜度過高而決議暫緩處理;然後line的話題又進入「回春仙丹和養生成佛」,這次line群組簡訊暴增到一週就超過一千通,其中大約999通都可以當成「垃圾郵件」來處理。

 

本以為所謂「低頭族」、「網路虛擬世界」,這是現代年輕人的表徵,但從籌組同學會這件事來看,低頭族在銀髮族的人口,應該遠超出其他族群的人口,如果有人針對「為何銀髮族沉迷於網路世界?」做出調查研究,其結果應該會發人深省。

 

晚年生活意義不明

銀髮族退休好徬徨

 

退休對大部分的銀髮族來說,多少都有些徬徨與不安,突然對參與同學會的熱衷,對銀髮族來說,是百利而只有「一害」,那一害就是「以為找到依賴與寄託的出口,而讓徬徨不安的生命更消沉。」

 

早在本世紀之初,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研究報告就指出「生命意義對銀髮族的重要性遠勝過其他年齡族群」,但國內大多偏向於銀髮族的生理、心理疾病的探討,極少關注銀髮族晚年生活的意義。

 

台灣衛生福利部對於銀髮族的施政計畫中,除了對長期照護的服務資源善加著墨之外,對於探討銀髮族晚年生命意義也是一片空白。

 

銀髮族易患憂鬱症

急需確立生命意義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到了2030年,臺灣5個人當中就會有一位大於65歲的銀髮族,若再從醫療的持續進步、長照政策的逐漸完備和社會的越趨於安定等因素來考量,未來的實際銀髮族人口數字可能會比內政部的統計數字還高出許多。

 

在美國,目前約有15%銀髮族受憂鬱症狀所影響,而在台灣,銀髮族憂鬱症之盛行率則可能已高達26%。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報告,在2020年罹患憂鬱症、心血管疾病與愛滋病將成為本世紀的三大疾病,而銀髮族最為迫切的課題則是憂鬱症和心血管疾病。

 

這些疾病的統計數字也許並不意外,但背後的疾病原因卻是耐人尋味,因為研究結果顯示,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指數」愈高,其「生活壓力的指數」就愈低;生活壓力的指數愈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發病傾向就愈低。

 

也就是說,我們幾乎可以結論出「提高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認知」,是降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最佳良藥,是現今台灣地區制定銀髮族福利政策最重要的一環。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

是百米賽跑最後衝刺

 

人生到了銀髮族這個階段,生命意義受到許多改變,例如:生理功能減退、角色及權力改變、社會關係的改變,這些改變造成銀髮族的自我壓力、工作壓力、家庭壓力、社會壓力與經濟壓力,這些壓力讓銀髮族的情緒低落、沮喪、悲傷、消沉、無望、無價值感,對生活逐漸失去動力,對外界刺激反應越來越無感,以為人生已然只剩下下坡路,終點已在前方不遠處。

 

其實,從我已退休的這十年之間,和一群不老水手在花蓮滄海桑田中,建構退休後的重陽人生的心歷路程來回顧,多少就已經悟出,其實,人的一生自始至終都在選擇要走哪一條路,但所選擇的路就只有上坡路,從來就沒有下坡路。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反而是生命繼續衝刺的一條上坡路。(圖/蘇達貞提供)

 

越是到了最後的緊要關頭,身體越是會做出最後的衝刺,銀髮族的這個生命階段,又何嘗不是人生的最後衝刺。

 

身體越虛弱,生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防止老化,生活壓力越大,心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承擔壓力,人生到銀髮族這個最後階段,就像是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一樣,這是生命在展開最後的衝刺。

 

▲銀髮族的人生階段,就像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人生從來就沒有下坡路,它一直都是在準備下一個階段的衝刺,衝刺到抵達終點的那一刻。

 

所以,不要再徬徨不安而消沉下去,讓生命再次準備衝刺吧!銀髮族們!

 

▲找到自己的生命意義,退休後就不會惶恐,反而會讓生命再次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