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針菇遇見南法料理 米其林星廚抓住台灣胃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5月16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邱璟綾
  • A
  • A
  • A

你曾想過火鍋、滷味中常見的金針菇、脆花生與青蔥,還有兒時記憶中的爆米香,放入法國料理中是什麼滋味嗎?米其林2星主廚Glenn Viel辦到了!他於日前應S Hotel邀請來台擔任客座主廚,結合台灣本土食材,讓他的南法料理抓住台灣胃。

 

日前「台北米其林指南」出版,再掀米其林餐廳話題,這三個字猶如美味保證,讓許多熱愛美食的台灣人為此瘋狂,也帶動飯店業者邀請星級名廚來台客座的風潮,即使一餐動輒數千到上萬元,仍有饕客爭相搶位,不出國就能品嘗星級美味。

 

法國二星名廚GLENN VIEL首度訪台客座

 

▲ 米其林2星主廚Glenn Viel日前來台客座,為S Hotel設計6道南法佳餚。

 

米其林二星L’Oustau de Baumanière餐廳名廚Glenn Viel,與在S餐廳擔任主廚的Pierrick Maire是多年好友,兩人甚至先後在3間餐廳共事,「切磋廚藝與交流料理手法,對我們來說相當熟悉」,因此S Hotel有客座主廚需求時,Glenn Viel應邀首度來台客座,兩位昔日戰友聯手推出六道佳餚。

 

▲ Glenn Viel(右),與S餐廳主廚Pierrick Maire是多年好友,兩人喜歡互相切磋廚藝。

 

位於南法普羅旺斯地區的L’Oustau de Baumanière餐廳,自1945年以來吸引無數美食家和明星、名流前往,包括著名作家、藝術家與皇室成員等都是座上嘉賓,同時也是長期受到米其林肯定的知名餐廳,在Glenn Viel的帶領下,今年再度榮獲米其林2星肯定。

 

「我很喜歡出去(海外)看看,因為要在短時間運用不熟悉的廚房、團隊與食材,設計出不失個人風格的美饌,是對廚師的一大挑戰」,Glenn Viel分享,在台灣的眾多食材中,他特別喜歡海鮮,作為一個海島國家,豐富且選擇多樣的海鮮食材,對廚師來說很具吸引力。

 

結合部分本土食材 法式手法演繹台味

 

甫落地台灣,Glenn Viel感受空氣中各種與飲食有關的氣味,他認為「香煎」最能表現台灣的飲食文化,他特別走訪士林夜市,甚至勇敢挑戰令外國人「聞之色變」的臭豆腐,豐富多元的小吃文化讓他覺得新奇有趣。

 

台灣悶熱潮濕的氣候也與舒爽的南法有別,他在料理中加入少許檸檬丁與炸酸豆,利用微酸的口感刺激食慾。前菜的青豆仁、湯品中的金針菇甚至到甜點的芒果與爆米香,透過Glenn Viel的優雅詮釋,一般人餐桌上常見的台灣食材都碰撞出法式風味,而這些菜色中最受歡迎的幾道,在他回國後可能交棒給Pierrick Maire,讓台灣美食愛好者可以享受星級美味。

 

▲ 牛肉清湯加入金針菇、花生米與青蔥絲,讓法式料理碰撞出熟悉的台式滋味。

 

▲ 選用台灣自產的青豆,部分保留原粒、部分磨成泥狀,搭配魚子醬一起食用,口感更清爽。Glenn Viel加入少許檸檬丁,微酸的口感更適合入夏的季節食用。

 

Glenn Viel認為,好的料理必須貼近自然,不對食材過多調味並減少多餘的修飾,才能呈現食材本色。「本次因為在台時間短暫,雖然只使用部分在地食材,但我盡可能減少香料的使用,並在烹調時保留料理原味」,他不疾不徐地說著自己設計菜色的理念,他以角蝦料理為例,與其它食材的搭配,是為了讓角蝦的鮮美更突出,「而不是把它藏起來」。

 

▲ Glenn Viel認為烹調時應保留食材原味,例如角蝦搭配帕瑪森起司,讓蝦肉的鮮美更突出,而不是用料理改變食材本身的味道。

 

他說,對料理的熱情啟蒙於自己的祖母,讓他記憶深刻的餐點是祖母做的米布丁,是他童年裡溫暖的滋味,因此本次他也將米布丁結合台灣的芒果,希望把他兒時最暖心的感動傳達給台灣顧客。

 

▲ 米布丁是Glenn Viel與祖母的記憶中溫暖的料理,他結合芒果打造熱帶水果口味,加入少許辣椒粉,使味覺更有層次,並結合台灣傳統點心爆米香,希望帶給大家暖心滋味。

 

而影響最深的,則是在2003年舉槍自殺的法國名廚Bernard Loiseau。Bernard Loiseau崇尚簡約美食,他早在30年前就開始注意到法國人喜歡清淡,因此減少糖與奶油的使用,使料理回歸自然本質。

 

他認為,身為一位廚師,工作內容與自然環境息息相關,因為各種食材都源自於自然,因此在他的社群網站,常常可以看到他關注了許多與海洋議題有關的文章。

 

對「自然」的執著,不只成為Glenn Viel的料理理念,也是他人生的座右銘。當記者問他人生的信念時,只見Glenn Viel撫著下巴沉思半晌,最後說出「人生苦短,享受自然」。

 

不顛覆傳統 而是傳統再進化

 

「如何以一句話描述自己?」即使現在已經獲得米其林肯定,Glenn Viel仍不斷鞭策自己邁向更偉大的廚師之路,他笑說,如果只能用一句話描述自己,那應該是「傳統再進化」,接著彷彿怕記者誤解他的意思,他連忙補充,「不是徹底顛覆傳統,而是在傳統的本質上突破且進化」。

 

▲ Glenn Viel認為,好的廚師不應該拋棄傳統,而是要在傳統的基礎上再創新。

 

Glenn Viel目前對陶瓷藝術十分感興趣,接下來希望自行設計器皿,讓每個客人從餐皿開始感受他對料理的熱情,接著他笑說,還想在餐廳周圍挖一處人造湖,養一些魚並種植香草,讓用餐的環境能夠更有自然感。

 

回首自己在廚藝上一路以來的堅持,Glenn Viel也勉勵目前仍在學習的年輕廚師,鑽研廚藝是一條艱難又漫長的道路,但探索其中會發現自己有能力在餐桌上創造出各種可能,也許短時間內你會暫時看不到收穫,但最後會愈來愈覺得有趣,而經驗也將帶給你豐富的成果。

 

▲ 來自紐西蘭的和牛不用過多調味就能呈現出鮮嫩的口感,一旁搭配的蕈菇派,口感層次分明,蕈類的香氣盈滿口中,是一道令人印象深刻的料理。

 

▲ 鮪魚以炙燒的方式料理,底下襯著軟嫩的烤茄子,讓料理香氣四溢,入口不感到油膩。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做自己在乎的事 在創意面前謙卑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5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所在的產業十分重視時間因素,deadline(截止日期)很重要,許多工作幾乎都是從deadline去反推,我們常會說「多少時間做多少事」,把時間表拉出來,搭配個別工作的重要性,就能下判斷做取捨,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要先做、什麼以後再做,就一目瞭然。

文/盧建彰

 

事實上,幾乎所有產業都是如此運作,road map(整體企劃)裡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時間,它讓你看清事務的輕重緩急,從而決定計畫的進程及如何下手、資源如何分配,進一步讓你捲起袖子開始動手。

 

時間是好夥伴,只要我們願意關心它。而有趣的是,我們在工作上能做到這樣,但在自己的人生倒未必如此。

 

數算地上的日子

追求自己在乎的事

 

「很多時間就做很多事,很少時間就做很在乎的事。」我們在工作上都會立刻下這樣的判斷,但在人生裡卻寧可不面對時間長短。

 

其實,我們在地上的日子是可以估算的,因為有平均年齡,每個人都可以在幾秒鐘內算出自己剩下多少天,就連心算不如國小三年級的小朋友(是的,乘法在小學三年級就教了),手機都還內建計算機功能,你想刪還刪不掉。

 

而且這還只是平均數,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不同,也可以參考自己的家人。以我為例,若活到我父親的年紀,就只剩8700多天,我擔心自己想做什麼都來不及了呀!實在不想去填充別人的時段,勉強自己做一些表面工夫。

 

有時會遇到一些工作,好像只因為要讓老闆開心,所以就得做這做那的,其實是有點多慮了。很多時候老闆們並不在乎那些形式,只在乎效果。那些事只是只會做形式的人想做的,因為形式是他們少數會做的事。

 

工作以外的生活,有時也會有社交需求,只因為覺得怎樣怎樣,對方才會覺得怎樣,結果,對方根本不覺得怎樣,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也不那樣認為,卻得勉強自己,那不是有點瞎嗎?

 

畢竟,我們時間有限不是嗎?何不追求自己在乎的,讓自己有點成就感?

 

你知道一種標準答案

年輕人卻可能有100種不標準答案

 

有時我會被提問,但都會當做只是回答問題,試著在有限的範圍裡提出有限觀點,那只是因為我也想自主訓練,從不敢想我有什麼真知灼見,我就是個北七。

 

我更不敢去鼓勵年輕人,一來他們本來就充滿創意,總是做出讓我目瞪口呆的作品,二來,相較之下我剩餘的時間少他們許多,從資源多寡的角度而言,我是弱勢族群,他們比起我強勢太多,有的是時間去做更多事。就算用偏狹的角度說他們做錯了,他們也有的是本錢嘗試錯誤,因為他們比我有更多時間。

 

何況,他們並沒有做錯,他們是在創造更多的經驗,這經驗將引導他們在未來發展出更不同的作品,而那作品以現在的時空,可能連我們的想像力都無法勾勒一點輪廓,那又如何能去批判呢?

 

記得前面說的road map嗎?他們只是在增加工作項目,理解更多不立刻完成的可能,好累積更多的能量,眼前你認為的失敗案例,未來就會做出你沒機會成功的美事。

 

你知道一種標準答案,他們卻有可能知道一百種不標準答案。

 

我們常認定的標準答案,是在眼前的考卷上,當未來考卷更換了,那答案還會對嗎?

 

而未來的考卷,勢必得換的,不是嗎?

 

在創意面前謙卑

終能獲得救贖

 

某些時候,會遇到一些人充滿恐懼地在生活在工作,害怕一不小心就不成功、害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人、害怕一不小心就錯過了好機會,彷彿動輒得咎。那種恐懼很深沈,又很表面,因為表現的方式總是那麼地戲劇,那麼地讓人無法忽略。同時讓人為他難受,因為他「動輒得咎」。

 

其中又有一種表現方式,是極度的自大。深怕失去存在感、深怕別人無法意識到他的存在,總是要別人尊敬他,談論的總是自己做了什麼,批判的總是別人做了什麼,卻很少想到自己什麼還沒做;而在他身旁,你得時時仰望他,儘管他其實並不高,你小心翼翼,並且感到不舒服。這也讓人為他難受,因為他,「動輒得咎」。

 

我遇見過許多傑出人物,他們有個相同點就是非常謙卑,但那種謙卑不單是在待人處事的禮貌客氣,而是有種更進一步的溫和感。

 

我不太會形容,但就不僅是說話帶著「請、謝謝、對不起」的人,光只是表象上的有禮貌,而是更加直截了當,且是非常深信不疑的信仰。

 

同時,不是專指對待某些人物的態度,而更接近於是面對事物、面對思想、面對未知、面對世界,一種不張狂,十分溫暖,並且帶著強烈好奇心,因此對發生什麼事,都不感到過分驚訝,也不過分驚恐的自在。

 

對,這樣說起來,自在,或許是個比較恰當的字眼。

 

他們在不斷追求創意的同時,保持著一種健康的模樣,不是身體健康而已,是心理健康。跟他們在一起,你會常看到他們淡淡的微笑,你會看到他們專注凝望你的眼神,你可以感受到你被期待要說出什麼有創意的話語,而你也真的因此說出了,儘管你本來並沒有這想法,但在他們面前,你似乎也跟著有創意了。

 

自在,他們顯露出的自在,也讓人感到自在。他們從內心裡尊重別人,尊重世上的一切可能,那種謙卑態度,讓他們反而可以在任何景況裡自在。

 

最有意思的是,那自在,讓人想創作,讓人有創意,只因為保持謙卑的態度後,你不會害怕犯錯,你不會有恐懼,你不會擔憂丟臉,因為你謙卑。你感到輕鬆,你很容易比原來的自己更好,你更有創意,你也看得到別人的創意,你們有動力也有勇氣,接受更多創意,接受自己有能力有更多創意。

 

那真是太好了,畢竟,你更好了,我們的世界也會因此更好。你得救了,我們的世界也會因此得救。

 

祝福你,在創意面前,謙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不為兒孫活!我的老媽60歲靠Google交筆友,70歲還去打工換宿!

撰文 :合和拾間小當家 日期:2018年05月0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陳怡秀提供
  • A
  • A
  • A

國中時,我是全校唯一沒報考聯考的學生,高中時,又成了唯一不去參加推甄的學生,大學念了半年就休學,後來才又重考去念其他的科系;大學畢業後,不到三十歲,做過超過二十份全職、兼職工作。

這麼多年來,我的瘋狂、特立獨行,敢說敢做,甚至是任性而為的性格,在台灣還是普遍保守從眾的社會價值觀下,時常顯得特別突兀,但我這樣一個不在框架之內,感覺隨時都會破壞一切的人,卻出乎意料地在職場的工作上,有許多很好的機會,並且累積了專業。

 

然而,我很清楚,這一切都不是學校教育或職場環境所給我的,如果認識我的老媽,知道她是如何教育我的,就會知道,在這樣的環境成長下,會造就這樣的我,不但不是奇怪,而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情,所以今天我想寫寫我與老媽的故事。

 

*老媽是典型的「放任教育」,從來不管孩子的學業,就連家庭聯絡簿都要我們自己簽名。

 

小時候忘記帶東西,即使學校就在巷口,不到三分鐘就能送達,她也不肯幫我送,忘記帶傘就自己淋雨回家,遲到、翹課,她也沒說甚麼,因為她認為,念書是自己的事情,遲到就被罵,翹課就讓學校記過,要自己負責。

 

老媽雖然放牛吃草,但是只要我們想做什麼時,她卻又相當支持著,她從來不會說妳太小不能做什麼,或要替我做,她只會問我,想怎麼做,在她眼中只要沒有太大的危險性,什麼都能去嘗試。

 

小學時,我想要有個藍色天空的房間,老媽給了我油漆錢,讓我自己買自己漆,甚至當我把玻璃窗都漆成藍色的,讓整個完全不透光,她都沒有責怪我;我想要有個城堡,老媽就帶著我到處去鄰居家按門鈴,要紙盒和牙膏盒,讓我自己蓋;想要有個馬,她讓小孩去五金行挑素材買鐵片、鐵絲和各種「危險」的器具,讓我自己動手做。

 

國中時,我嫌家庭理髮不好看,她開始讓我自己剪,後來還買了好幾千的專業剪髮剪刀送我,也買了裁縫機,讓我能去縫製自己想要的布包和東西。

 

到了高中時,我迷上童軍,她也答應讓我把地下室清空,還買了帳篷給我搭,讓我每天住在帳篷裡;當我有了喜歡的男生,她沒禁止,還親自當郵差去幫我投遞情書給喜歡的男生,為了想看那個男生一眼,還會幫忙我一起做禮物給對方。

 

就連我出社會想要自己做背包客棧,要動手DIY,從水泥、燈具、釘木架、自己做寢具、窗簾、鋪地板等等,當時六十幾歲的老媽也拚老命陪著我一起做粗活。

 

從小到大她總是說,我沒有把妳生得比別人差,別人做得到的,妳一定也做得到,而我問她怎麼做,她都會說,妳那麼聰明,一定想得到。老媽像是下咒般地不斷灌輸著我這樣的想法和信念,讓我對自己很有信心,覺得只要肯花時間和心力,就能做的和別人一樣好,即使做不好,也可以再想辦法。因為這個原因,讓我在別人眼中成為一個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而且敢於突破、接受挑戰的人。

 

 

牡羊座的她,從來不嘴砲,而是每天這樣的實踐著自己的信念,她在結婚後,想念書,就在三十幾歲,跑回去念高職,當她在快六十歲時,覺得和老爸無法相處時,就決定離婚,不但離婚,還在離婚後,為了慶祝找老爸一起帶著全家去離婚旅行,這種事情,也只有她才幹得出來。

 

六十幾歲時,她出國玩,遇到欣賞的男生,雖然語言不通,但她卻能硬是靠著google翻譯跟對方當了兩年的筆友,還為了想拍好看的照片,在兩個月內靠運動瘦了快十公斤。

 

今年七十二歲的她,每天行程滿滿,她會開著手排的八人座去環島,睡車上,還自己一個人去世界各國玩,並且每天打扮得非常地華麗,甚至前兩年,還學會了劈腿,並且還跑去上芭蕾舞課,因為她說,她要其他人知道,「女人到了七十歲還可以漂亮成這個樣子」(這是一字不差的轉述她的話)。

 

 

除此,我和她的相處和互動也很特別,不像許多人常說和父母像朋友一樣,我跟她不像朋友,比較像是互相支持鼓勵的「戰友」。

 

她不是老媽子,不會對我噓寒問暖,她一出門玩,就是一兩個月沒有半通電話,而我說要一個人徒步環島,她甚至不會問何時出發,何時回來,也不會給我擁抱或是苦口婆心地叮嚀,或是陪我談心,一般母親的印象是無法套用在她身上的,而一般子女對母親的孝行,也不是我會做的事情。

 

幾年前,她說要出家,我回答,妳不是真的想出家,出家要剃頭髮,妳不可能會剃的,她反駁,於是我在家裡客廳,親手把自己老媽的頭髮剃光,我邊剃她邊哭,我只是告訴她,妳沒有決心就不要說要出家,連剃頭都哭,出什麼家。

 

大姊知道氣壞了,而八十幾歲的姑婆第二天看到老媽的光頭,也哭了,大家都想阻止我老媽出家,我卻是獨排眾議堅持讓她試,因為我認為她有權利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而家人該做的就是支持,就算她是一時衝動,去體驗也好。

 

後來她去寺廟裡住了快一年,許多年都沒回家過年,我也被家人責怪,讓她不是跟家人一起過晚年,反而一個人住在台東的廟裡,但最終她沒有出家,回到了家裡,而回來後的她,就像重生般,煥然一新,過得更快樂,也更自在。

 

前幾年,她說想去看看這世界,我鼓勵她把家裡的房子賣掉,做為旅遊的錢,而她也在我們的支持下,一個人去了無數的國家旅遊,去年甚至去親友家幫忙帶小孩,即便英文也不好,而且是第一次出國"打工換宿",但她卻毫不畏懼,還很得意自己到這個年紀,還有工作的能力,並且可以一個人在國外生活。


同樣的,當我許多次轉換工作,現在創業快三年收入都不穩定,她雖然會唸個幾句,但是出於對我的信任,她還是支持著每個我的決定。 

 


(​她在美國帶小孩的模樣)

 

我們兩個,總是互相袒護著彼此的瘋狂,當一個孩子的任性有了母親的支持,一個母親的任性,有了孩子的支持,就像是為了彼此撐起了保護傘,再也不用懼怕世俗的眼光,因為自己的母親/子女都支持,旁人又有甚麼好議論的呢?

 

關於老媽和我之間的奇怪故事實在太多太多了,是她讓我有勇氣嘗試各種不同的事情,不害怕面對困難,以及對自己的一切行為負責,她瘋狂、不服輸的性格,以及另類的人生觀,融合在我的基因,血液,思想裡。

 

她的一生沒有甚麼很大的成就,而她也不是那種為兒女犧牲奉獻的傳統媽媽。

 

我們母女之間的愛,不是那種噓寒問暖的關懷,但她給的愛卻遠超過那些,她認真地活出自己,而且越老活得越好,用自己做為榜樣,讓我們知道,不過未來如何,當我到了七十歲,一定還是會跟她一樣活得很燦爛,不需追隨世俗的價值觀。

 

我們兩個都忙,不常聯絡和見面,但只要互相看到彼此燦爛的活著,就覺得幸福。

 

回到寫這篇文章的起心動念,我很想說的是,教育有很多方式,愛有很多方式,付出有很多方式,甚至關係也很有多方式,我們家的故事,跳脫了世俗的樣版,但卻仍擁有幸福和希望,雖然不是每天都快樂,也不是每件事情都順利,但是卻活的真實而精彩。

 

也希望我的老媽也能成為激勵更多台灣的老媽們,不要再為兒孫活,為自己活,想做什麼就去吧,妳們過得快樂,孩子也會很開心的!

 

附記:北投黑貓婆寫真集:在她的字典,老這個字,只會用在「老娘」上,老娘爽,老娘開心,老娘做甚麼都可以。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練街舞、唸英文!吳娟瑜的「酷老樂活」哲學

撰文 :廖元鈴 日期:2018年04月25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娟瑜提供
  • A
  • A
  • A

「我一生都在尋找真正的自己,不管到幾歲都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知名演說家吳娟瑜舉手投足之間,都洩漏著充足自信,很難想像這個被譽為「成長之母」的國際演說家,曾走過繳不出電費,只能直奔到馬路上痛哭的艱苦歲月。現已過花甲之年的她,過著充實又精彩的生活,不斷設定目標、鞭策自己成長,更思考著如何把自己的正能量,分享給更多同齡的「大大人」們。

細數吳娟瑜的經歷,著實會讓人摸不著頭緒,已有10載經歷的國中老師,卻突然辭職從報社、電視台開始做起,最後還成了享譽國內外的知名演說家,難以被複製的精彩經歷背後,正是蘊藏著她「找尋自我」的強烈渴望。

 

為家人、為子女付出 一度曾找不到自我

 

吳娟瑜坦言,當時的她與同齡的婦女相同,有了家庭就開始為子女、為丈夫付出,還是國中老師的她,強烈感受到自己深陷泥淖,「無法成長」的焦慮感促使著她遞出辭呈。「想不到這就是痛苦的開始」,吳娟瑜大笑說著這段經歷,當時的丈夫正值事業起步期、孩子年紀又小,曾有一度付不出電費,僅能直奔馬路旁掉起眼淚,她明白自己沒有退路,因此更加倍努力在媒體圈打拚,靠專欄寫作、國內演說,一步步擦亮「吳娟瑜」自己的品牌。

 

▲吳娟瑜早期不斷遠赴其他國家演講分享經驗。(圖片來源/吳娟瑜)

 

40歲拋家棄子奔美留學 找到多重角色與自我的平衡

 

說起人生最大的決定,大概是吳娟瑜突然在40歲那年遠赴美國念碩士,回頭說起這段歷程,吳娟瑜仍是直呼:「值得!」在外人眼裡看來,吳娟瑜可說是「拋家棄子」的追隨自己的求學夢,可是她卻笑言表示,良好的家庭關係,並不是「委屈自己」就可以成全的。她經營家庭、夫妻、子女關係近40年,她才慢慢發現——她曾深陷困境的原因,就是把「我」給做小了。經歷多年的摸索,她才慢慢發現,倘若能把丈夫、女子與自己的關係,拉好「三角」平衡,這樣的關係不僅讓彼此都感到「舒服」,還能鞭策彼此成長。

 

▲吳娟瑜演講後總是受到許多觀眾的熱情響應。(圖片來源/吳娟瑜)

 

學街舞、練游泳、上英文課 吳娟瑜的酷老樂活生活

 

近來吳娟瑜的封號還多了一個「街舞阿嬤」之稱,「本來是我的姪子要上的(街舞),後來想不到我就上癮了!」吳娟瑜津津樂道分享著自己的興趣,認為要保持著「退而不休」的吳娟瑜,不想過著所謂的「三機人生」——也就是整天在家裡盯著手機、電視機、洗衣機,六年多前和外甥一起到街舞教室上課,隨後外甥回美國讀書,自己卻開始熱衷起這項與眾不同的興趣。

 

「剛開始進去教室,街舞老師還一直盯著我看,我就直接回說:『我已經繳錢了喔,沒有走錯教室。』」吳娟瑜笑著分享這段趣聞,被問到跟年輕同學會不會有異樣眼光,她卻大剌剌的說著:「不會啊,我不覺得怪,其他人就不會覺得怪」,從剛開始慢一拍、到現在幾乎可以對準拍子跳著街舞的吳娟瑜,每天更搭配練起游泳、肌力,她自信握著自己的二頭肌,自豪說著:「你看,是不是摸起來很紮實。」

 

▲吳娟瑜長年經營「街舞」,她表示能運動又能聽好音樂,讓她非常開心。(圖片來源:吳娟瑜粉專

 

酷老樂活的秘訣:儲蓄不只有金錢   健康和友情都要「預先儲存」

 

現已過著「酷老樂活」生活的吳娟瑜,她認為現代人都應該要以「120歲」來做生涯規劃,她就遇過身邊有朋友什麼都沒準備,就進入退休生活,反而找不到自己生活重心、因而鬱鬱寡歡。她分享到要預先儲存的不只有金錢,而是要儲存「健康」、「友情」資產。吳娟瑜表示,她10年前健檢意外發現有紅字,她馬上開始投入運動、飲食管理,讓身體狀況越活越好;同時開始找起能交流的「老伴」,像是多參與活動認識年輕朋友,讓自己的思想也跟上潮流。

 

吳娟瑜的退休生活,仍是在找尋「自己」的路途上,每晚睡前都會聽著國內外專家的精彩視頻演講、每週上英文課程,時時與變動的社會做連結,她更是持續實踐著她給所有大大人們的建言:「絕不放棄,讓自己越活越年輕」 。

 

▼以下為吳娟瑜新書《酷老樂活:吳娟瑜給大大人的10堂幸福課》,出色文化出版。

 

 

 

《酷老樂活─吳娟瑜給大大人的10堂幸福課》北、中、南讀者見面會

台北:04/28(六)金石堂城中店:http://bit.ly/2IK1ZUM

台中:05/05(六)紀伊國屋中港店:https://bit.ly/2FXQT0N

台南:05/12(六)政大書城台南店:https://bit.ly/2pACIDN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現在不做自己,難道要到80歲?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18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五年級的張曼娟,是知名作家、教師、父母照顧者,也是一位進入人生下半場的熟齡人士。五十多歲的她,不再四處旅遊冒險、出國不再買紀念品,生活從加法變成減法,手作料理、領養的貓咪、重複穿搭的舊衣就能讓她幸福無比。正處熟齡的張曼娟,也開始預習老後人生。

 

▲邁入中年的張曼娟,越來越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於是生活從加法變減法,輕鬆自在。(攝影/吳東岳)

 

年輕時候的張曼娟,每次出國旅行,都拖著大大的行李箱,塞滿各種用得到、用不到的東西。五十歲後,行李箱變得越來越小、重量越來越輕,而且盡量「零購物」。邁入中年,張曼娟漸漸丟掉不必要的人生包袱、重新詮釋幸福,並在近期出版的新書《我輩中人》當中,娓娓道來她對中年階段的探索,以及幸福的定義。

 

瑣碎日常 也可以是幸福來源

 

「我覺得到了中年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我越來越能清楚分辨『想要的』跟你真正『需要的』。」走過人生大半、懂得生命無常,更珍惜平凡日常,「幸福」已經不是物質豐盈、功成名就。

 

只要能夠好好活著,親手烹調港式煲湯、油豆腐燒雞、雞肉肉骨茶,或是與心愛的家人、寵物之間有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情感,甚至只是在烈日下快走之後,將一杯涼開水一飲而盡,都是張曼娟的小確幸。「中年以後,對幸福的定義會是越來越簡單的。」

 

▲做菜是張曼娟的小確幸,尤其看著親友品嚐自己做的美食後,露出滿足的表情,總讓她覺得料理是加倍的幸福。(圖/張曼娟提供)

 

「當早晨我睜開眼睛,醒過來的時候,我可能看到有陽光灑進來,透過窗簾照射到我的被子上的那一刻,我就感覺到很幸福,因為我擁有新的一天。」這就是熟齡的張曼娟。

 

▲中年的張曼娟,日子過得簡單而踏實,即便只是早晨的陽光照進房間,都能讓她感到幸福無比。(攝影/吳東岳)

 

現在的她,一天大概是這樣過的:早上5點50分起床,6點替父母上網掛號,7點吃早餐,然後拉著菜籃車上市場。返家後,先整理食材,接著帶爸媽就醫。看診結束,她親自張羅午餐。

 

午後,是張曼娟的工作時間,一直持續到4、5點。如果一時興起,就和夥伴開車上陽明山泡湯、吃晚餐,「因為我是一個很希望能夠抓住瞬間快樂的人。」

 

夜晚,則是陪父母話家常、逗弄兩隻貓咪,或是安靜閱讀的美好時光。

 

▲張曼娟領養了兩隻貓咪,家裡氣氛頓時活潑許多,年邁的父母也多了兩個愛撒嬌的開心果。(圖/張曼娟提供)

 

中年過後 不再被牽著鼻子走

 

日子平淡卻幸福,關鍵就在「做自己」。張曼娟肯定地說:「如果你做自己了,你就不用追求太多的東西。你已經擁有你自己了,你就會很快樂。」

 

▲在漫長的中年階段,唯有明白自己的生命價值,心靈才能幸福而豐盈。(攝影/吳東岳)

 

怎樣算是做自己?所謂「四十而不惑」,張曼娟認為,不是真的對人生沒有疑惑,而是「對於自己所想要的、所追求的東西不會再問了。」「你不會再被別人的公眾價值牽著鼻子走。」

 

至於「五十而知天命」,意思是中年人應該知道「你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意義是什麼」。

 

▲說故事給小朋友聽,是張曼娟深信的自我價值與天命。(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以自己為例,「我是一個有說故事能力的人、我是一個喜歡小孩子的人,所以我應該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講故事給小孩子聽。」

 

當對自己越來越了解,張曼娟笑說:「這時候還不做自己,什麼時候才要做自己?難道要到八十歲嗎?」深諳自我生命價值,中年便不再困惑。

 

▲「做自己」是中年族群的人生課題,在這段珍貴的時光中,應學會愛自己、為自己而活。(攝影/吳東岳)

 

拿回生命主導權:為自己而活 

 

事實上,張曼娟認為,35歲到70歲都算是中年時期,這不只是條漫漫長路,更是重新創造人生、發生蛻變的好時機。告別不喜歡的生活、放下不愉快的事物,認真規劃人生的下半場,拿回生命的主導權,不為別的,只為自己而活。

 

中年,也是預習老後的絕佳時刻。張曼娟觀察,她的父母輩往往是在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突然就這麼老了,這是很令人徬徨的。幸運的是,「我們有機會照顧年老的父母,所以就好像預習了我們老後的樣子。」

 

▲張曼娟認為,照顧年老的父母,就是預習自己年老以後的樣子。(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建議,中年人可以善用這段時間觀察老人的生活,接著就會發現,年輕時我們常為了得不到的東西而搶奪、而憤怒,「可是等你老的時候,你真正需要的就是一台輪椅跟一片安眠藥而已。」

 

既然如此,「我怎麼能不在中年的時候,就開始放自己自由?」張曼娟笑說,與她同輩的人們,是很奇妙的一代,對長輩和晚輩都有非常強烈的責任感,總是替別人著想,卻忘了為自己做些什麼。

 

▲與張曼娟同輩的這一代,責任感非常強烈,常忘記也要為自己著想。(攝影/吳東岳)

 

當老人獨立之後─設計自己的老年 

 

學習經營熟齡生活,也是在練習美好老年。張曼娟回憶,幾年前在加拿大旅行,見識到當地的老年人常結伴出遊,每個人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起上山下海、拜訪米其林餐廳、品味葡萄酒,令人大開眼界。

 

▲張曼娟曾在一次旅行中,見識到非常獨立而美好的老年生活樣貌,令人心生嚮往。(圖/張曼娟提供)

 

張曼娟認為,西方人的觀念是,孩子滿18歲後就要自立,父母不會替孩子設想要買房子,也不會期望孩子幫他們推輪椅。如此一來,老人反而獨立了起來,開始會思考如何安排生活、如何學會快樂的本領。

 

有能力規劃自己的老後人生,也才能夠擁有幸福的能力;而這一切,都得從覺知那刻開始。

 

▲把握當下,經營中年人生,每個人都有能力打造自己的幸福熟齡。(攝影/吳東岳)

 

▲創造幸福人生,永遠不嫌晚。(攝影/吳東岳)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最貼身密友揭祕 李敖「不想被忘記」 的一嘆

撰文 :陳亭均 日期:2018年03月21日 圖檔來源:賴岳忠提供
  • A
  • A
  • A

李敖這號人物,外界耳熟能詳,卻未必真認識其人。他的文史、情史、生命史都豐富,爭議也不少。晚年密友、攝影師賴岳忠,是他罹癌後最常相伴的友人,看到李敖瀟灑如故卻也怕寂寞的一面。

李敖的文章寫得特別好,尤其是白話文,他下筆決絕狠辣、狂狷銳達,無論是針砭時事、做學問;無論是捧自己還是罵別人,都引經據典,字字生動得很。要不是李敖有上好的腦袋,加上他又善下苦功,估計他絕沒可能寫超過兩千一百萬字、寫到著作等身。當然,他自稱:「中國人寫白話文的前三名是李敖、李敖、李敖。」這句話大概還得存疑再議,不過有件事倒是很肯定,拜網路所賜,李敖的作品不管正版還是盜版,都已經廣為流傳。

 

先不論他文章是否能收「文起白話之衰、道濟天下之溺」之效,在網路世界裡還有個更特別的現象,畢竟李敖其人其事實在太有名了,所以除卻占據白話文排行榜三鼎甲的「李敖、李敖和李敖」外,線上還出現了甚多託李敖之名寫出的偽「李敖作品」。諸如在中國流傳的〈李敖十評毛澤東〉、〈台灣李敖談中日,令國人汗顏〉;還有在LINE群組上流傳、以「我不喜歡政治,但為台灣的同胞以及下一代難過。」作開頭,痛批蔡政府的文章等(李敖可喜歡政治了!)族繁不及備載。

 

總而言之,人怕出名豬怕肥,所謂的「李敖文章」滋長不息,掛著李敖的頭,賣的卻不知道什麼肉。但出名「愛打官司」的李敖對這些事看得倒是很開,過去他老罵前妻胡因夢在一篇文章〈阿富汗之死〉中,「抄用」了他翻譯的英國詩,然而他對那些全然杜撰的「偽作」卻相當寬容,從來沒有特別去告過或嚴詞罵過誰。

 

媒體狂登的親筆信

如今證實非本人所寫

 

他二○一五年罹患了腦癌,今年三月十八日撒手人寰。去年六月,李敖經紀人鄭乃嘉曾透過中國電視節目《再見李敖》發出一封「李敖親筆信」,也在這幾天的媒體版面瘋傳。

 

然而,這封信其實也是託李敖之名而寫的「偽作」之一。在「親筆信」中,「李敖」向家人、友人、仇人溫情喊話,稱想與他們在《再見李敖》上見面道別,「或許我們之前有很多殘酷的鬥爭,但或許我們之前也有很多美好的回憶」、他想透過影片「讓大家再一次見到我,再一次認識不一樣的我。」以作人生謝幕。

 

李敖文字以犀利見稱,每要誇人總忍不住先損。例如他就曾說恩師姚從吾笨。這封「親筆信」在去年問世之時,就讓人覺得該信文風太溫情又不吹噓,一點兒也不像他的手筆,實在奇哉怪也。

 

我們約了李敖晚年最好的知音攝影師賴岳忠聊聊,他直截了當地說:「信不是他寫的!」按李敖所言,他這輩子遺憾的只有「無法找到像李敖這樣精采的人做我的朋友」、「無法坐在台下聽李敖的精采演說」,與人結怨哪算什麼,快意恩仇才是他的人生哲學。

 

詢問鄭乃嘉後,他才承認,此文「是由我依照和李大師討論《再見李敖》的節目概念與模式時的主旨所代筆,因他當時入院臥床無力書寫。此信也是在優酷所舉辦的二○一七年秋季節目推薦會上,為節目宣傳所發布的,因李大師無法到場致意。」鄭乃嘉說,李敖確實談過信中大部分內容,但李敖沒親筆寫是事實,也難怪這封信行文少了那種霸悍灑脫之氣。

 

的確,李敖或許為他這輩子規畫了一種生命的形式,寫作、活著都是如此,直到最後,他都不改其志。李敖的「文章」,就是李敖的「文章」,偽作是很難達到他的境界的。

 

賴岳忠是李敖的摯友,李敖曾說自己有兩「攝」,一是「攝護腺」,二就是「攝影師」賴岳忠。早在二○○三年,他又因攝護腺癌,切除了輸精管,當李敖在病中,除了家人,最常陪在他身邊的人,可能就是此「攝」賴岳忠。十多年前,李敖經過他開的相館,他邀李敖入內替他的朋友簽名,兩人因此結了深緣,他跟著李敖四處奔走。李敖的豁達以及晚年的景況,賴岳忠最清楚不過。

 

病中不自怨自憐

仍常談最喜歡的韓國女團

 

他笑說,病中的李敖最常談的還是「女人」事。「大家都知道李敖喜歡美腿,有段時間,他很喜歡『少女時代』。後來他更喜歡周子瑜參加的韓國女團TWICE。」李敖躺在床上,說話表達已沒那麼清楚了,但他不是對小護士們開開黃腔,說他摸了誰屁股,再不然就是嚷著,希望能有個像TWICE成員的美少女來病榻旁相伴,讓李敖夫人王志慧聽了又氣又好笑。

 

即使是臥病在床,李敖也不會自憐自艾,瘋話照說不誤,賴岳忠笑:「整個病房氣氛都很愉快,不會愁眉苦臉的!」沒人知道李敖是演出開心的樣子呢,還是真的滿不在乎,不過就像賴岳忠說的:「李敖希望讓人了解,活著與其怨聲嘆氣,一面炫耀,一面分享,至少能活得快樂嘛!」李敖有個李敖路數的「形式主義」得走,有個「殘山剩水我獨行」的「大人格」價值要顧,即使臨老臨終,他都是這麼著,一以貫之。

 

賴岳忠忘了自己是從哪一年開始跟著李敖到處跑了,不過李敖最後十多年的日子他都參與過。他回想起當年李敖勇闖政壇的那些事,「二○○四年,李敖、王祥基(李敖當時的經紀人)、我閒聊了一下,談起選立委,他就以無黨籍身分參選立法委員了!」王祥基與李敖交情也非常好,當年李敖沒競選總部,他說他貢獻了自己的賓士車,一群人就擠在車上商討戰略,他們「不插旗、不拜票、不發傳單、不做廣告」,最後竟然也選上。

 

當上立委,李敖自然要大鳴大放一番,賴岳忠回憶,在台上,李敖絕對盡力演出:「當時軍購案,李敖帶著防毒面具、防狼瓦斯進去,他知道,不耍寶,就沒人會理,所以偏要進去鬧。」一群人先做沙盤推演,想不到李敖進去卻還是出狀況,李敖的防毒面具一戴下去,眼睛就看不到;但不戴,又會給防狼噴霧嗆到,說著賴岳忠又是忍俊不住。

 

 

賴岳忠忍住了笑,緩了緩正色道:「他總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李敖選舉,王祥基、賴岳忠幾個都會開賭盤,李敖非常清楚自己能得幾票,選不上,他也估得準,每次都贏得好友的鈔票。「他選舉是為了傳達他的理念,他是浪漫主義者,太現實,既不好玩也不美!」

 

有人說,李敖上半生與下半生應該分開來看。上半生他反對國民黨威權,追求自由主義;下半生靠攏中國獨裁政府,亟思統一,成了想打入中國市場的機會主義者。賴岳忠沒這麼覺得,「他其實就是一個大中國主義者。李敖小時候看過日本人、美國人如何糟蹋中國人,逃難到上海,在黃浦江口,見到一群人搶著要上船,人擠人,有人掉到水裡。」

 

 

他說:「有一次我跟他去上海,在黃浦江吃飯,第三天他完全受不了,說『真他媽的黃浦江。』他說:『如果誰能讓中國強盛,我願意放棄自由主義!除了大唐盛世,現在才是最強的』。」所以李敖不抓中國盜版,因為盜版越是猖獗,他的思想傳播得越快。

 

在李敖心中,重要的究竟是「傳統下的獨白」?還是「獨白下的傳統」?想法是舊是新?他支持言論自由還是更支持民族主義?或許蓋了棺材也沒法論定。李敖這人終究是沒個準,然而此人傳奇,卻已無庸置疑。「李敖其實很孤僻,在台上老講重複的事,晚年我問他,是不是該轉變個形象,他詩詞說得非常好,我喜歡聽他講典故,談文學!」李敖卻笑說:「另一面的我才有趣!」他還是愛演,並且樂於和自己捏塑成形的面具融為一體。

 

 

自知時日無多

曾感慨:「他們都忘了我」

 

李敖曾引詩人陸游七言詩稱:「尊前作劇莫相笑,我死諸君思此狂。」說「有朝一日我死了以後,各位啊,你們會想我想得發瘋!」確實,人們終究會想著他、記著他,愛恨皆然。而李敖自己呢?「笑罵由人」他不太在乎。

 

老友走了,賴岳忠還是難過,想起和李敖一起吃的黃豆豬腳、小米粥,眼睛忍不住就溼了。他說他沒見過李敖哭,但他記得,李敖今年走前數月,「我跟他太太在討論是否開刀,醫師說:『不要開刀,開了也只是進加護病房!』」他與王志慧只好騙李敖,「慢慢吃藥就會好。」以李敖之精,哪會不知道自己日子所剩無幾,等王志慧走了,他對賴岳忠說:「你看我時間不多了。」

 

「我知道他捨不得⋯⋯。」又一次李敖見到他,盯著他說:「岳忠,他們都忘了我!」李敖朋友少,大夥兒怕他感染,探病者也少。此人卻終於卸下原先那些傲氣狂態,狂徒終究還是個人,也會脆弱的。

 

陸游的詩還有一句,「老子舞時不須拍。」老子跳舞的時候,你們不需要拍手,如今他下了台,掌聲還是響了起來,「李敖,李敖,李敖!」的喝采聲、倒采聲一併也響了起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