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曼娟/找回遺失的自己

撰文 :天下文化 日期:2018年05月14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五十歲之後,很多懸而未決的事都漸漸確定了,我知道自己將會在城市生活中「孤獨老」,而後也會「孤獨死」,但我並不懼怕孤獨,因此也不覺得這是一件悲慘的事。

中年的我已經明白,人生難免一死,而在邁向終站之前,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不致有太多遺憾,這才是重要的事。

 

曾經,我也是不快樂的。當我努力符合別人期望,去扮演另一個人的時候;當我把別人當成生存目標,忘卻了自己需求的時候;當我太渴望別人所擁有的東西,忽略了自己也有珍貴特質的時候。總而言之,當我不是我自己的時候,我就不快樂。

 

一個人如果不能做自己,不管擁有多少別人羨慕的東西,不管爬到多高的地位,都不會快樂,因為那不屬於你,也不是你真正想要的,於是,回首人生只感到空虛。

 

▲圖/吳東岳攝影

 

...

 

「一個人想要『做自己』,就算傷害了別人也無所謂嗎?」每當我在臉書或是公開場合提到「做自己」,就會有人不以為然的質疑。

 

我也覺得疑惑,「自己」到底是什麼樣的洪水猛獸?忠於自己就一定會傷害別人嗎?為了不傷害別人,我們不能做自己,只好一輩子偽裝成另一個人,直到老後,壓抑的情緒一股腦爆發開來,憤怒、委屈、怨天尤人,成為一個可悲的老人。

 

所謂「做自己」,就是不再為別人的期待而偽裝。

 

但是,真正的自己,是否符合我的期望?我做了真正的我,能得到別人的接納與喜愛嗎?有時不只是別人,就連我們自己,也會對自身產生期待,如果真正的我,不夠完美,不討人喜歡,又該如何?

 

要接受真正的自己,也是需要勇氣的。同時得相信,真實的自己比偽裝的那個人更好,更有存在的價值,更加可貴,更值得愛。我們想要變得更好,為了讓自己更好,我們不會任性,不會蠻橫無理。

 

我們會更有同理心,更能體貼別人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我們能保持個性,能發揮生來就具足的才能與潛力。

 

三十幾年前,我出版了第一本書《海水正藍》,封底有張作者黑白照,是燈影下的半張臉,似隱若現,這本書暢銷之後,讀者就有了一個既定印象,覺得我是個長髮披肩、穿著飄逸、感性又浪漫的女作家。

 

二十幾年前我就剪短了頭髮,直到現在仍有讀者見到我時,露出驚異的表情:「妳不是長頭髮嗎?」

 

不是,我不是長髮;我不再是年輕女作家;我甚至也不那麼浪漫。讀者會不會因為我不是長髮,就覺得我的演講不值得一聽?會不會因為我不如想像中浪漫,就覺得我的書不值得一讀?迄今,這樣的事還沒發生過。

 

我的短髮已成為個人風格了,想飄逸就穿裙子,想帥氣就穿褲裝,對於做自己這件事,愈來愈有信心。

 

當一個人決定做自己之後,做自己的時機就愈來愈多了。  

 

(本文節錄自《我輩中人:寫給中年人的情書》,天下文化,張曼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做自己在乎的事 在創意面前謙卑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5月07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所在的產業十分重視時間因素,deadline(截止日期)很重要,許多工作幾乎都是從deadline去反推,我們常會說「多少時間做多少事」,把時間表拉出來,搭配個別工作的重要性,就能下判斷做取捨,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要先做、什麼以後再做,就一目瞭然。

文/盧建彰

 

事實上,幾乎所有產業都是如此運作,road map(整體企劃)裡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時間,它讓你看清事務的輕重緩急,從而決定計畫的進程及如何下手、資源如何分配,進一步讓你捲起袖子開始動手。

 

時間是好夥伴,只要我們願意關心它。而有趣的是,我們在工作上能做到這樣,但在自己的人生倒未必如此。

 

數算地上的日子

追求自己在乎的事

 

「很多時間就做很多事,很少時間就做很在乎的事。」我們在工作上都會立刻下這樣的判斷,但在人生裡卻寧可不面對時間長短。

 

其實,我們在地上的日子是可以估算的,因為有平均年齡,每個人都可以在幾秒鐘內算出自己剩下多少天,就連心算不如國小三年級的小朋友(是的,乘法在小學三年級就教了),手機都還內建計算機功能,你想刪還刪不掉。

 

而且這還只是平均數,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不同,也可以參考自己的家人。以我為例,若活到我父親的年紀,就只剩8700多天,我擔心自己想做什麼都來不及了呀!實在不想去填充別人的時段,勉強自己做一些表面工夫。

 

有時會遇到一些工作,好像只因為要讓老闆開心,所以就得做這做那的,其實是有點多慮了。很多時候老闆們並不在乎那些形式,只在乎效果。那些事只是只會做形式的人想做的,因為形式是他們少數會做的事。

 

工作以外的生活,有時也會有社交需求,只因為覺得怎樣怎樣,對方才會覺得怎樣,結果,對方根本不覺得怎樣,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也不那樣認為,卻得勉強自己,那不是有點瞎嗎?

 

畢竟,我們時間有限不是嗎?何不追求自己在乎的,讓自己有點成就感?

 

你知道一種標準答案

年輕人卻可能有100種不標準答案

 

有時我會被提問,但都會當做只是回答問題,試著在有限的範圍裡提出有限觀點,那只是因為我也想自主訓練,從不敢想我有什麼真知灼見,我就是個北七。

 

我更不敢去鼓勵年輕人,一來他們本來就充滿創意,總是做出讓我目瞪口呆的作品,二來,相較之下我剩餘的時間少他們許多,從資源多寡的角度而言,我是弱勢族群,他們比起我強勢太多,有的是時間去做更多事。就算用偏狹的角度說他們做錯了,他們也有的是本錢嘗試錯誤,因為他們比我有更多時間。

 

何況,他們並沒有做錯,他們是在創造更多的經驗,這經驗將引導他們在未來發展出更不同的作品,而那作品以現在的時空,可能連我們的想像力都無法勾勒一點輪廓,那又如何能去批判呢?

 

記得前面說的road map嗎?他們只是在增加工作項目,理解更多不立刻完成的可能,好累積更多的能量,眼前你認為的失敗案例,未來就會做出你沒機會成功的美事。

 

你知道一種標準答案,他們卻有可能知道一百種不標準答案。

 

我們常認定的標準答案,是在眼前的考卷上,當未來考卷更換了,那答案還會對嗎?

 

而未來的考卷,勢必得換的,不是嗎?

 

在創意面前謙卑

終能獲得救贖

 

某些時候,會遇到一些人充滿恐懼地在生活在工作,害怕一不小心就不成功、害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人、害怕一不小心就錯過了好機會,彷彿動輒得咎。那種恐懼很深沈,又很表面,因為表現的方式總是那麼地戲劇,那麼地讓人無法忽略。同時讓人為他難受,因為他「動輒得咎」。

 

其中又有一種表現方式,是極度的自大。深怕失去存在感、深怕別人無法意識到他的存在,總是要別人尊敬他,談論的總是自己做了什麼,批判的總是別人做了什麼,卻很少想到自己什麼還沒做;而在他身旁,你得時時仰望他,儘管他其實並不高,你小心翼翼,並且感到不舒服。這也讓人為他難受,因為他,「動輒得咎」。

 

我遇見過許多傑出人物,他們有個相同點就是非常謙卑,但那種謙卑不單是在待人處事的禮貌客氣,而是有種更進一步的溫和感。

 

我不太會形容,但就不僅是說話帶著「請、謝謝、對不起」的人,光只是表象上的有禮貌,而是更加直截了當,且是非常深信不疑的信仰。

 

同時,不是專指對待某些人物的態度,而更接近於是面對事物、面對思想、面對未知、面對世界,一種不張狂,十分溫暖,並且帶著強烈好奇心,因此對發生什麼事,都不感到過分驚訝,也不過分驚恐的自在。

 

對,這樣說起來,自在,或許是個比較恰當的字眼。

 

他們在不斷追求創意的同時,保持著一種健康的模樣,不是身體健康而已,是心理健康。跟他們在一起,你會常看到他們淡淡的微笑,你會看到他們專注凝望你的眼神,你可以感受到你被期待要說出什麼有創意的話語,而你也真的因此說出了,儘管你本來並沒有這想法,但在他們面前,你似乎也跟著有創意了。

 

自在,他們顯露出的自在,也讓人感到自在。他們從內心裡尊重別人,尊重世上的一切可能,那種謙卑態度,讓他們反而可以在任何景況裡自在。

 

最有意思的是,那自在,讓人想創作,讓人有創意,只因為保持謙卑的態度後,你不會害怕犯錯,你不會有恐懼,你不會擔憂丟臉,因為你謙卑。你感到輕鬆,你很容易比原來的自己更好,你更有創意,你也看得到別人的創意,你們有動力也有勇氣,接受更多創意,接受自己有能力有更多創意。

 

那真是太好了,畢竟,你更好了,我們的世界也會因此更好。你得救了,我們的世界也會因此得救。

 

祝福你,在創意面前,謙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那些無常教我的事

撰文 :天下文化 日期:2018年05月04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從舊金山去酒鄉Napa,差不多是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而我們一路停停走走,出發時正是午後,抵達時已是下午近五點鐘了。這一路都是藍得透亮的天,偶爾飄來棉絮般的白雲幾朵,如果有什麼硬要挑剔抱怨的,那就是天氣太熱了,與原先設想的秋高氣爽很不相同。

今年秋天的高溫不斷複製暑夏,令人心煩氣躁,聽說舊金山連夏天也是涼爽的,於是決心規劃一場小旅行,去感受真正的秋天。

 

這場長途旅行於我而言並不易得。自從兩年前,父母的健康狀況相繼出現問題,我便忙著跑急診室、守候在手術室、等待在各科門診外,父親缺乏安全感的時候,更囑咐我取消一切工作與活動,整天待在家裡,哪兒也不准去。在照顧著老父母的同時,自己的生活正一塊一塊的陷落流失,這讓我感到沮喪與窒息。所幸,近半年來父母親的狀況漸趨穩定,又來了一位勇於擔當的外籍移工,終於可以稍得喘息。於是,到遠方去,給自己一場旅行的召喚從內心深處響起。

 

幾個熟識的朋友聽說我要去旅行,覺得興奮,一邊又不放心的告誡我:「既然要出門,就好好放鬆心情,不要牽腸掛肚的。記得,要活在當下,因為這樣的時刻是稍縱即逝的啊。」

 

▲圖/張曼娟提供

 

當我坐在下午五點半的酒莊樹林,和旅伴們開了一瓶甜酒,吃著豐富美味的三明治,進行著黃昏野餐時,夕陽正緩緩沉落。不遠處的木桌圍坐著七、八個非裔女子,她們已經喝了不少,又帶著幾瓶酒繼續喝,看起來是在慶祝某人生日。她們唱著歌,手舞足蹈,有時大笑著拍手,有時搶著講話,情感似乎很親密。有個高大的女子突然脫身走開,款擺著身子來到一棵樹下,隨意坐下來,敞開衣領納涼,而後支起頭來望著熱鬧笑嚷的朋友們,像是在欣賞一幅畫那樣。林子裡吹起了風,金黃色的細小葉片像一場碎雪,紛紛飄墜。在我眼中,這也是一幅極美的行樂圖。

 

兩天之後,我們返回舊金山,住到了日落區,走過幾條街口,便是大海與沙灘。夜晚臨睡前,嗅到了一股不尋常的氣味,旅伴說,好像是在燒乾草;我說,也許是有人在焚香?我們來到後院平台觀望一番,看不出所以然,氣味仍持續著,並不嗆人,也不難聞,就只是感覺奇異。天上的月亮很澄淨,星星遠遠近近的閃耀著,不知從哪來的風,一陣緊似一陣。

 

那個夜晚,特別悶熱,我們都沒有睡好。第二天早晨,便看見新聞,說是Napa 一帶野火燎原,燒燬了整座城鎮。準備吃早餐的我們,突然都沒了心情,怪不得後院的平台和桌椅落了一層銀白色的灰。昨夜的氣味,是焚燒的葡萄園、釀酒廠、一幢接一幢的房舍,或許還有我們曾經憩息的野餐樹林?

 

這場火燒了許多天都沒能撲滅,我知道這就是無常。從來,無常就沒離開過,一直潛伏在我們之間,隨著我們笑談坐臥,行樂狂歡。無人可以對抗它,因為它才是真理,是名師,不斷的教誨世人,你所擁有的只是此刻,要活在當下,因為每一個時刻都是稍縱即逝的啊。

 

(本文節錄自《我輩中人:寫給中年人的情書》,天下文化,張曼娟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的第三人生 情願慢,也不要急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5月02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時間」對第三人生來說,是很矛盾的。由於人的壽命有限,所以感覺時日無多,好像很多事都還沒做,因而非常焦慮。另一方面,由於無須再工作,也無須再承擔教養責任,因此可自行支配的時間反而變多,但若不善加利用,導致生活空洞,也會感到非常惶恐。

以「旅行」這件事來說,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世界這麼大,還有那麼多國家沒有去過,怎麼辦?所以很多人瘋狂旅行,希望把書上介紹的所有景點和美食,都至少能看一遍、吃一回。很多旅行團的規劃就是在十天左右的時間內,可以讓你跑遍三四國,美其名CP值很高,其實不過就是走馬看花、囫圇吞棗。

 

不愛跟團走馬看花

卻沒勇氣獨自旅行

 

我四月上旬參加的奧捷旅行團,就是這種典型的行程。扣除來回航程,在奧地利待三天,在捷克待四天,所有重要的景點都看到了,但號稱最美麗的中世紀古鎮庫倫諾夫豈是一天就能徜徉的?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鼎盛時期建立的熊布朗皇宮(又稱美泉宮),怎麼可能半天逛得完?

 

在幾乎同一期間,數年前我去尼泊爾旅行時的領隊Tammy,她花了近二十天的時間,獨自一個人旅行匈牙利、捷克、奧地利,看到她即時在臉書上分享的旅行見聞,我真是羨慕得不得了。

 

我其實是有時間,也可以這麼做,而且她的花費甚至比我更低,但我就是沒信心自己一個人旅行。雖然想要深度旅行,但卻沒有能力做到,這恐怕是大多數人的遺憾。

 

某天下午,我們在布拉格要下遊覽車,去入住飯店時,Tammy居然就站在人行道上,這次巧遇是該趟旅行最大的驚喜。

 

國內居遊深入當地

排除國外語言障礙

 

美食及旅遊作家韓良憶一直鼓勵大家要在一個地方「居遊」,透過一個月的時間long stay,才能真正玩透那個地方。現在也有很多人藉由短期「遊學」,達到相同的目的。

 

不過,這牽涉到語言的障礙,因此讓很多人裹足不前。既然出國居遊或遊學,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那麼我們何不在國內這麼做呢?因為這絕對沒有語言隔閡的問題。

 

這時,我要舉四月下旬所參加的另一趟旅行為例了。這是一個四天三夜的蘭嶼行程,看似尋常不足為奇,但我們是用徒步環島的方式來進行,而且是一趟充滿文史內涵的深度旅遊。

 

蘭嶼旅行徒步環島

深入認識在地文化

 

我這幾年認識的一群朋友,為他們的團體取了個「蝸行」的名稱,經常會選定一個地點,至少做三天兩夜的安排,而且完全用徒步的方式進行,並請當地人士擔任導覽,最後大家還會捐錢給在地的環保或文史相關團體,走的公里數愈多,錢就捐得愈多。這次的蘭嶼之行也完全比照辦理。

 

為了展現決心,承辦的「魚飛文創」還製作了一件T恤,上書「徒步環島,不要載我」八個大字。頂著烈日豔陽,有時還來場短暫的傾盆大雨,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繞行全島一周。這不叫「接地氣」,什麼才叫「接地氣」?

 

日本四國有「遍路」、西班牙有「朝聖之旅」、美國有「阿帕拉契縱走」,動輒數百,甚至上看一千多公里,都是近年很夯的徒步健行之旅,為何台灣不也來規劃類似的行程,與環島騎單車互別苗頭呢?

 

蘭嶼傳統的拼板船(也就是大家俗稱的「獨木舟」)製作過程、織布文化,還有地下屋的參訪,或許很多蘭嶼的行程都會安排,但我們這一次花了更多的時間去了解「蘭嶼之父」紀守常神父當年偉大的感人事蹟,這是此行最特別之處。

 

我們從台東搭船到蘭嶼之前,特別參觀了位於台東白冷教會會所內的「紀守常神父基金會」,也在島上親自拜訪了幾位當年和紀神父一起為達悟族人爭取權益而奮鬥的夥伴,並參訪了極具傳奇色彩,由紀神父親自興建的紅頭天主堂。

 

教堂內居然沒有耶穌和十字架,而且聖母瑪利亞也是依照蘭嶼婦女的形象所繪製,都見證了紀神父完全融入當地居民生活的在地化。

 

徒步環島當然很辛苦,但能深入蘭嶼的歷史與文化,則讓人感到非常的充實與興奮。傳統總有一天會式微,歷史也終究會被遺忘,我們何其有幸能在它們消失之前,向它們做最後的致敬。

 

別奢望在人生最後的歲月中跑遍全世界,何不用更悠閒的心情、更緩慢的步調,好好體會台灣被我們長久忽略的美麗,甚至是哀愁?到了第三人生,情願慢,也不要急!!!

 

後記

 

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曾提到我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一事。4月26日已經放榜,我僥倖如願考上,爾後我將在這個專欄中,陸續分享我重回校園就讀的點滴,敬請期待。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張曼娟:現在不做自己,難道要到80歲?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18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五年級的張曼娟,是知名作家、教師、父母照顧者,也是一位進入人生下半場的熟齡人士。五十多歲的她,不再四處旅遊冒險、出國不再買紀念品,生活從加法變成減法,手作料理、領養的貓咪、重複穿搭的舊衣就能讓她幸福無比。正處熟齡的張曼娟,也開始預習老後人生。

 

▲邁入中年的張曼娟,越來越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於是生活從加法變減法,輕鬆自在。(攝影/吳東岳)

 

年輕時候的張曼娟,每次出國旅行,都拖著大大的行李箱,塞滿各種用得到、用不到的東西。五十歲後,行李箱變得越來越小、重量越來越輕,而且盡量「零購物」。邁入中年,張曼娟漸漸丟掉不必要的人生包袱、重新詮釋幸福,並在近期出版的新書《我輩中人》當中,娓娓道來她對中年階段的探索,以及幸福的定義。

 

瑣碎日常 也可以是幸福來源

 

「我覺得到了中年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我越來越能清楚分辨『想要的』跟你真正『需要的』。」走過人生大半、懂得生命無常,更珍惜平凡日常,「幸福」已經不是物質豐盈、功成名就。

 

只要能夠好好活著,親手烹調港式煲湯、油豆腐燒雞、雞肉肉骨茶,或是與心愛的家人、寵物之間有一份濃得化不開的情感,甚至只是在烈日下快走之後,將一杯涼開水一飲而盡,都是張曼娟的小確幸。「中年以後,對幸福的定義會是越來越簡單的。」

 

▲做菜是張曼娟的小確幸,尤其看著親友品嚐自己做的美食後,露出滿足的表情,總讓她覺得料理是加倍的幸福。(圖/張曼娟提供)

 

「當早晨我睜開眼睛,醒過來的時候,我可能看到有陽光灑進來,透過窗簾照射到我的被子上的那一刻,我就感覺到很幸福,因為我擁有新的一天。」這就是熟齡的張曼娟。

 

▲中年的張曼娟,日子過得簡單而踏實,即便只是早晨的陽光照進房間,都能讓她感到幸福無比。(攝影/吳東岳)

 

現在的她,一天大概是這樣過的:早上5點50分起床,6點替父母上網掛號,7點吃早餐,然後拉著菜籃車上市場。返家後,先整理食材,接著帶爸媽就醫。看診結束,她親自張羅午餐。

 

午後,是張曼娟的工作時間,一直持續到4、5點。如果一時興起,就和夥伴開車上陽明山泡湯、吃晚餐,「因為我是一個很希望能夠抓住瞬間快樂的人。」

 

夜晚,則是陪父母話家常、逗弄兩隻貓咪,或是安靜閱讀的美好時光。

 

▲張曼娟領養了兩隻貓咪,家裡氣氛頓時活潑許多,年邁的父母也多了兩個愛撒嬌的開心果。(圖/張曼娟提供)

 

中年過後 不再被牽著鼻子走

 

日子平淡卻幸福,關鍵就在「做自己」。張曼娟肯定地說:「如果你做自己了,你就不用追求太多的東西。你已經擁有你自己了,你就會很快樂。」

 

▲在漫長的中年階段,唯有明白自己的生命價值,心靈才能幸福而豐盈。(攝影/吳東岳)

 

怎樣算是做自己?所謂「四十而不惑」,張曼娟認為,不是真的對人生沒有疑惑,而是「對於自己所想要的、所追求的東西不會再問了。」「你不會再被別人的公眾價值牽著鼻子走。」

 

至於「五十而知天命」,意思是中年人應該知道「你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意義是什麼」。

 

▲說故事給小朋友聽,是張曼娟深信的自我價值與天命。(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以自己為例,「我是一個有說故事能力的人、我是一個喜歡小孩子的人,所以我應該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講故事給小孩子聽。」

 

當對自己越來越了解,張曼娟笑說:「這時候還不做自己,什麼時候才要做自己?難道要到八十歲嗎?」深諳自我生命價值,中年便不再困惑。

 

▲「做自己」是中年族群的人生課題,在這段珍貴的時光中,應學會愛自己、為自己而活。(攝影/吳東岳)

 

拿回生命主導權:為自己而活 

 

事實上,張曼娟認為,35歲到70歲都算是中年時期,這不只是條漫漫長路,更是重新創造人生、發生蛻變的好時機。告別不喜歡的生活、放下不愉快的事物,認真規劃人生的下半場,拿回生命的主導權,不為別的,只為自己而活。

 

中年,也是預習老後的絕佳時刻。張曼娟觀察,她的父母輩往往是在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突然就這麼老了,這是很令人徬徨的。幸運的是,「我們有機會照顧年老的父母,所以就好像預習了我們老後的樣子。」

 

▲張曼娟認為,照顧年老的父母,就是預習自己年老以後的樣子。(攝影/吳東岳)

 

張曼娟建議,中年人可以善用這段時間觀察老人的生活,接著就會發現,年輕時我們常為了得不到的東西而搶奪、而憤怒,「可是等你老的時候,你真正需要的就是一台輪椅跟一片安眠藥而已。」

 

既然如此,「我怎麼能不在中年的時候,就開始放自己自由?」張曼娟笑說,與她同輩的人們,是很奇妙的一代,對長輩和晚輩都有非常強烈的責任感,總是替別人著想,卻忘了為自己做些什麼。

 

▲與張曼娟同輩的這一代,責任感非常強烈,常忘記也要為自己著想。(攝影/吳東岳)

 

當老人獨立之後─設計自己的老年 

 

學習經營熟齡生活,也是在練習美好老年。張曼娟回憶,幾年前在加拿大旅行,見識到當地的老年人常結伴出遊,每個人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起上山下海、拜訪米其林餐廳、品味葡萄酒,令人大開眼界。

 

▲張曼娟曾在一次旅行中,見識到非常獨立而美好的老年生活樣貌,令人心生嚮往。(圖/張曼娟提供)

 

張曼娟認為,西方人的觀念是,孩子滿18歲後就要自立,父母不會替孩子設想要買房子,也不會期望孩子幫他們推輪椅。如此一來,老人反而獨立了起來,開始會思考如何安排生活、如何學會快樂的本領。

 

有能力規劃自己的老後人生,也才能夠擁有幸福的能力;而這一切,都得從覺知那刻開始。

 

▲把握當下,經營中年人生,每個人都有能力打造自己的幸福熟齡。(攝影/吳東岳)

 

▲創造幸福人生,永遠不嫌晚。(攝影/吳東岳)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沒有下坡路!退休後更要以百米速度衝刺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4月0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大學畢業後,參加過一、兩屆的大學同學會,然後參加的人就越來越少,後來就沒有人再提起同學會。時間一晃就過了四十多年,最近幾個老同學突然邀約在台北聚餐,有一點點興起念舊之情,但主要是反正已退休,閒來無事的好奇心態,就去赴約了。

文/蘇達貞

 

本以為會是久別重逢的那種慷慨激昂、興高采烈的場面,出乎意料的卻是感歎、消沉的有些哀傷的氣氛。出席的A君因工作受傷,被老闆資遣;B君當一輩子公務人員,因屆齡被強迫退休;C君在大陸打混多年,終於不想混了,打包回台,這次的聚會也是因他而起。

 

這三人都剛開始要展開他們的退休人生,有點期盼著終於可以海闊天空,卻又對這海闊天空有點茫然的徬徨與不安,所以想到我這個已退休十年的過來人,聊聊退休的人生。

 

老同學退休後重逢

Line群組熱鬧滾滾

 

感傷、徬徨之後,話題進入當年的荒唐糗事,再勾起往日的革命情感,然後籌組同學會、找回逝去的青春,這議題就成了談話的主軸。讓四十年不見的同學們再聚首一次,看大家是否都垂垂老矣!看大家是否都能再年輕一次!不然就算是來一場垂死之前的迴光返照似的瘋狂派對吧!

 

於是四個人兵分四路,尋回失散在世界各角落的同學,靠著正夯的手機line的功能,建立起「海龜海鮭海歸」群組,一周內,除了已經提早去找上帝報到的四人沒有回話之外,其餘46人無一倖免,統統納入群組。

 

然後,一個月下來,line群組的通訊小品超過一千通,內容從「回春仙丹」到「養生成佛」無所不包,看來退休後同學都已成為「盈盈美代子」的「長舌宅男」和「怪怪歐吉桑」。

 

銀髮族更是低頭族

沉迷網路值得省思

 

但打屁歸打屁,也不盡然全無具體建樹,至少同學會的籌備委員也經由推舉而成立,籌備主委也由網路票選而定奪,於是主委開始敦促各委員辦理同學會的聯誼活動。

 

第一個議案是趁這次0206花蓮震災,同學會籌組代表團,赴花蓮慰問在花蓮受災的同學,於是line群組裡,傳來慰問花蓮的動畫簡訊數百通,且一個比一個炫,然後此案就無疾而終。

 

第二個議案是由澎湖在地同學辦理澎湖七美三日遊,讓同學自由攜眷或攜友,或單獨參加,於是line群組裡,又互傳了討論澎湖人文歷史與風景名勝的簡訊數百通,最後的結果是因為只有會長一人報名參加而取消。

 

第三個議案是由滯留在美國的同學主辦阿拉斯加郵輪七日遊,此案也經過line 群組瘋狂討論,最後因複雜度過高而決議暫緩處理;然後line的話題又進入「回春仙丹和養生成佛」,這次line群組簡訊暴增到一週就超過一千通,其中大約999通都可以當成「垃圾郵件」來處理。

 

本以為所謂「低頭族」、「網路虛擬世界」,這是現代年輕人的表徵,但從籌組同學會這件事來看,低頭族在銀髮族的人口,應該遠超出其他族群的人口,如果有人針對「為何銀髮族沉迷於網路世界?」做出調查研究,其結果應該會發人深省。

 

晚年生活意義不明

銀髮族退休好徬徨

 

退休對大部分的銀髮族來說,多少都有些徬徨與不安,突然對參與同學會的熱衷,對銀髮族來說,是百利而只有「一害」,那一害就是「以為找到依賴與寄託的出口,而讓徬徨不安的生命更消沉。」

 

早在本世紀之初,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研究報告就指出「生命意義對銀髮族的重要性遠勝過其他年齡族群」,但國內大多偏向於銀髮族的生理、心理疾病的探討,極少關注銀髮族晚年生活的意義。

 

台灣衛生福利部對於銀髮族的施政計畫中,除了對長期照護的服務資源善加著墨之外,對於探討銀髮族晚年生命意義也是一片空白。

 

銀髮族易患憂鬱症

急需確立生命意義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到了2030年,臺灣5個人當中就會有一位大於65歲的銀髮族,若再從醫療的持續進步、長照政策的逐漸完備和社會的越趨於安定等因素來考量,未來的實際銀髮族人口數字可能會比內政部的統計數字還高出許多。

 

在美國,目前約有15%銀髮族受憂鬱症狀所影響,而在台灣,銀髮族憂鬱症之盛行率則可能已高達26%。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報告,在2020年罹患憂鬱症、心血管疾病與愛滋病將成為本世紀的三大疾病,而銀髮族最為迫切的課題則是憂鬱症和心血管疾病。

 

這些疾病的統計數字也許並不意外,但背後的疾病原因卻是耐人尋味,因為研究結果顯示,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指數」愈高,其「生活壓力的指數」就愈低;生活壓力的指數愈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發病傾向就愈低。

 

也就是說,我們幾乎可以結論出「提高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認知」,是降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最佳良藥,是現今台灣地區制定銀髮族福利政策最重要的一環。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

是百米賽跑最後衝刺

 

人生到了銀髮族這個階段,生命意義受到許多改變,例如:生理功能減退、角色及權力改變、社會關係的改變,這些改變造成銀髮族的自我壓力、工作壓力、家庭壓力、社會壓力與經濟壓力,這些壓力讓銀髮族的情緒低落、沮喪、悲傷、消沉、無望、無價值感,對生活逐漸失去動力,對外界刺激反應越來越無感,以為人生已然只剩下下坡路,終點已在前方不遠處。

 

其實,從我已退休的這十年之間,和一群不老水手在花蓮滄海桑田中,建構退休後的重陽人生的心歷路程來回顧,多少就已經悟出,其實,人的一生自始至終都在選擇要走哪一條路,但所選擇的路就只有上坡路,從來就沒有下坡路。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反而是生命繼續衝刺的一條上坡路。(圖/蘇達貞提供)

 

越是到了最後的緊要關頭,身體越是會做出最後的衝刺,銀髮族的這個生命階段,又何嘗不是人生的最後衝刺。

 

身體越虛弱,生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防止老化,生活壓力越大,心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承擔壓力,人生到銀髮族這個最後階段,就像是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一樣,這是生命在展開最後的衝刺。

 

▲銀髮族的人生階段,就像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人生從來就沒有下坡路,它一直都是在準備下一個階段的衝刺,衝刺到抵達終點的那一刻。

 

所以,不要再徬徨不安而消沉下去,讓生命再次準備衝刺吧!銀髮族們!

 

▲找到自己的生命意義,退休後就不會惶恐,反而會讓生命再次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