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需要協助 1966專線可以幫你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5月14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我照顧家人好累,希望有人幫幫我……」居住在臺北市的吳奶奶女兒表示,去年底母親中風後右側行動不便,大部分的時間都臥床,以前都是自己照顧,前幾天吳奶奶跌倒後,她的手也扭到了;為了照顧吳奶奶,她都不敢出門,也沒辦法請其他家人幫忙照顧,身心俱疲。

 

後來,她注意到1966長照專線會提供專人諮詢,撥打電話後,照顧管理專員很快的到家中評估,協助連結長照服務。有了長照服務,吳奶奶的女兒終於可以外出稍作休息,生活也獲得喘息空間,「真的很貼心又方便!」

 

臺北市政府衛生局局長黃世傑表示,政府為了讓更多民眾知悉長照2.0的服務內容,衛生福利部在106年設置「1966長照服務專線」,讓長照諮詢整合成單一窗口,希望讓民眾可以透過一通電話就可以找到需要的服務。

 

已聘僱外籍家庭看護,仍可以獲得「長照2.0」的照顧服務嗎?

 

長照2.0對於已聘僱外籍家庭看護工之家庭,經臺北市長期照顧管理中心評估核定後,只要長照需要等級第2級(含)以上者,仍可以申請需要的長照服務。

 

這部分有給付的服務有「專業服務」(照顧及專業服務額度中的百分之30)、「交通接送服務」、「輔具購買、租借及居家無障礙環境改善」等。

 

臺北市另針對設籍並實際居住於臺北市,經臺北市長期照顧管理中心核定長照需要等級第2級(含)以上,已聘僱外籍家庭看護工之家庭,增加「喘息服務」,於外籍看護工到職前、逃跑、遞補銜接期以及外籍家庭看護工有臨時請假需求時,即可申請喘息服務。

 

(圖/臺北市衛生局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把母愛傳承下去!李宗盛捐售老家蓋門諾長照中心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5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相信音樂
  • A
  • A
  • A

知名音樂人李宗盛近年致力於與門諾公益合作,今年在母親節前夕,更宣布捐售媽媽留給他的北投老家,作為門諾興建「長照整合服務及人才培育中心」的建置專款,將媽媽給他的愛繼續傳下去。

▲ 李宗盛送上「年華大樓」模型給門諾醫院,象徵長照中心興建的開始。(圖/相信音樂提供)

 

李宗盛說,媽媽把一切最好的都給了他這個獨生子,為了提供安穩的成長環境,縮衣節食、標會買下北投的房子。許多他的代表作,包括《生命中的精靈》也都在這間房創作完成,對他而言這棟老屋極具意義,象徵媽媽對他的愛。

 

李宗盛感性表示:「此刻我不是音樂人、不是什麼有名的人,我只是李宗盛,一個受到母親疼愛一輩子的家中么子。」他為即將興建的長照培育中心取名為「年華大樓」,取自父母名字的其中一個字,藉以實現孝敬父母的心意以及紀念父母養育之恩的心願。

 

除此之外,李宗盛也分享了他與失智母親的互動點滴。每天化身為不同職業和高齡90歲的媽媽談天,他笑說:「媽媽快樂,我也快樂。」也強調,「老」不是病,而是生命的過程。

 

▲ 李宗盛在記者會現場與布農族女性合照。(圖/相信音樂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喘息咖啡支持長照家庭 藝人、運動員齊聲守護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4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邱璟綾
  • A
  • A
  • A

近年來,時常發生家庭照顧者全年無休地照顧家中長者與患者,導致身心俱疲,最後釀成悲劇的憾事。面對一個又一個讓人鼻酸的故事,「喘息服務」可紓解照顧者長期累積的壓力。家庭照顧者總會與合庫人壽今年邀請藝人蕭煌奇、彭佳慧、陳建寧與運動員戴資穎、林義傑等人,推出「愛不孤單」公益單曲與公益巡迴演唱會,並開著「喘息咖啡胖卡」下鄉,以一杯咖啡,將溫暖送到全台各個角落。

年紀輕輕的阿龍(化名),七年前為了照顧帕金森氏症的母親離開職場,未婚的他沒時間交女友,更別提追求自己的夢想。家總表示,阿龍的故事不是特例,因為照顧家人對生活層面造成的影響中,以個人生涯夢想佔比最高,其次為工作與感情,這也是使照顧者身心俱疲的主因。
 
家總理事長郭慈安表示,「照顧者是愛的勞務,不只需要愛還要技術」,照顧者面對的是平均長達十年的抗戰,過去家總推出喘息學院與照顧咖啡館等活動,希望以一杯咖啡的時間,讓照顧者即使做個白日夢也好,紓解心中長期累積的壓力,而今年將原本在定點提供服務的照顧咖啡館變成胖卡咖啡車,並與演藝人員一起宣導喘息服務。

 ▲家總推出喘息咖啡2.0服務,最快今年中就可以看到喘息咖啡胖卡下鄉服務。(攝影/邱璟綾)


本身也是照顧者的陳建寧表示,爸爸在前年突然中風,喪失語言與動作能力,他毅然決然在前年辭職好好照顧爸爸,並陪伴爸爸復健,因此在創作公益單曲「愛不孤單」時,完全可以體會照顧者的心情。
 
彭佳慧也分享,爺爺在七年前過世,但過世前因為跌倒臥床四年,她深刻感受到照顧家人是一場長期抗戰,也希望趁自己有能力的時候,能夠以歌聲與心力幫助社會,陪伴照顧者。
 
蕭煌奇則說,之前因為母親開刀,他決定請假陪伴媽媽,有空就幫媽媽按摩舒緩開刀的不適,即使只有一小段時間,仍覺得要兼顧工作與照顧,讓自己也身心俱疲。因此他也期待透過公益演唱會,可以用歌聲獻出關懷與愛。

 

▲彭佳慧(左)在現場教蕭煌奇(中)比手指愛心,惹得林義傑(右)與台下眾人哄堂大笑。(攝影/邱璟綾)
 
未來胖卡咖啡到的每個地方,都會提供免費咖啡與有獎徵答,並預計在年中舉辦公益巡迴記者會,邀請彭佳慧、蕭煌奇與范逸臣,以搖滾、歡樂的方式提供照顧者喘息空間,並鼓勵照顧者追求夢想,在照顧之餘,積極面對自己的人生。
 
適時的喘息並懂得善用資源,照顧者及被照顧者才能過有品質的生活,郭慈安強調,「照顧家人不是一個人的責任!」照顧家人的同時,也有追求夢想的權利, 照顧者可以善用衛福部長照資源專線1966,以及家總所提供的服務專線 0800-507272,「請照顧者勇敢愛、放手做,你們並不孤單!」

 

▲衛福部長陳時中(右4)與家總理事長郭慈安(左4),邀請藝人與運動員齊聲守護長照家庭。(攝影/邱璟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服員:照顧失智的她,有種淡淡的幸福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4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輕度失智的媽媽,和精神障礙的女兒,還有一隻老狗趴在屋中一隅,從第一天來到這裡,沒有太多疲累,卻感到像家般的溫馨。

林媽媽失去丈夫將近兩年,跟么女同住,長女會不時來探望她們,還好失智沒有造成生活的明顯不便,平常日子倒也無憂無慮。只是以前丈夫在世時,因病臥床有請外籍看護,林媽媽家務有人幫忙,但丈夫一走,外籍看護也必須離開,所以現在只能自己一肩扛。

 

么女年近40了,行為舉止仍跟幼稚園的小孩一樣,個性很拗,每天都要洗三次澡,怎麼講都不肯改,只有跟那隻老狗玩的時候特別安靜。

 

上個月林媽媽騎機車時不慎摔倒,有輕微骨折行動不便,長女怕母親在家生活有困難,在「優照護」找到我來幫忙。她說,我只需要白天來幫忙煮個飯,飯後提醒她母親吃藥,天氣好時,扶她出去走走就可以。

 

對一個照顧服務員來說,陪伴失智長者有時輕鬆愉快,有時卻是個折磨,前者像是多個朋友,後者就當作是工作訓練,林媽媽對我來說,既像是朋友,有時又給不少「功課」。

 

「備餐」就是一道難題。她長女找我來的時候,特別吩咐我煮菜要清淡一點,因為林媽媽腎臟不好,不能吃太鹹。哪知道,第一天我煮的比較淡,林媽媽就直嚷著:「沒味道」,說完還自己去冰箱翻醬菜出來配飯。照顧過這麼多對象,其他我不敢說,但「洗腦」的功力我可是很有自信,於是就說:

 

「林媽媽,你的膚色有點暗沈,可能是平常吃的比較鹹喔。」

 

「是嗎?我也覺得以前年輕時比現在白多了。」

 

「我自己以前皮膚也不好,人家跟我說吃淡一點,不但對身體好,皮膚也會又細又白,前幾年開始就漸漸越吃越淡,果然真的有效,你也可以試試看。」

 

「好啦,那我就吃你煮的試試看。」

 

就這樣,第一題過關了。

 

上星期她長女怕母親行走不便,一直待在家裡會悶壞,特別去買了一輛電動三輪車給母親代步。但林媽媽看到就說,騎這種車很怪,到外面去一定會被人笑,女兒怎麼講她都不肯騎出去。我又開始跟她「洗腦」了:

 

「林媽媽,你看這種車子有蓬子喔,出門都不怕淋雨,比你騎機車方便多了。」

 

「正常人才不會騎這種車子,而且看起來很老氣,我才不要。」

 

「哪會啊,這種車人家在路上看到都會讓他,你騎出去很威風啦。」

 

她嘴上還是直說「不要」,不過幾天後卻騎出門一趟,她說:「算給女兒一點面子啦!」我心中竊笑:「是你自己愛面子吧?」

 

林媽媽輕微失智,常常和我講過的話會一說再說,她自己有時也會不好意思:「是嗎?我真的說過嗎?拍謝啦!」我並不以為意,但為了減緩這種情形,我開始主動給她一些記憶的「刺激」,例如:吃過飯一段時間後,就問她:「林媽媽,中午吃過什麼菜,你還記得嗎?」或是空閒時,就跟她玩玩簡單的算數遊戲,這樣會比她沒事一直看電視要好多了。

 

其實帶林媽媽出門散步時,看到鄰居她大都認得出來。母女倆加上那隻愛犬,一路走到附近土地公廟,享受悠閒的下午,邊走邊聊之際,林媽媽總是會問我一些家庭瑣事。她說:「年輕時我也是幫人做事的,你們照顧別人的辛苦我很明白。」我問:「你自己年紀也大了,照顧一個跟小孩一樣的女兒,會不會很辛苦?」

 

「她很乖啦,常常會主動幫我做這做那,只是有時拖個地板,搞到家裡濕答答的,要多講幾次才會改。我只擔心自己身體不好,能看著她多久也不知道,以後誰能照顧她?」

 

陪林媽媽這段時間下來,彼此都像家人般親近,最近她可能要開刀,她問:「我去醫院時,你願意陪著我嗎?」我點了點頭,這是對家人一樣的承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少了這兩個字 別談照顧失智者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7年12月28日
  • A
  • A
  • A

麗玲昨天才接到王伯伯的案子,今天一早就趕到護理之家,但她一進房間就聞到一股臭味,滿床的屎尿讓她直搖頭,但更不忍的是,看到他被約束帶綁在床上,王伯伯的憤怒與無奈全寫在臉上,讓人不禁懷疑這是「照顧」嗎?

失智的王伯伯住的是護理之家的單人套房,一個月費用近四萬元,但這裡的照護比約1比10,不可能有人全天候看著他,在無人看顧的情況下,很難保證失智患者不出事或亂跑,機構中最常見的方式,就是用約束帶將人固定在床上。「不綁可以,麻煩簽同意書,若有意外這裡不負責任」院方這麼跟家屬說。

 

失智者約束在床 後遺症多

 

麗玲說,她剛來時就注意到了,王伯伯的四肢已經開始有萎縮退化的跡象,明顯是長期被約束帶固定,很少活動有關。所以,從第一天照顧王伯伯開始,她就把約束帶解開來,除了帶他到戶外活動,也按摩他的四肢來減緩僵硬的狀況。

 

「被固定在床上還有一個後遺症,痰很容易積在肺部,所以常常需要拍痰。」麗玲說,王伯伯對拍痰有強烈的抗拒感,第一次為他拍痰時,他竟目露凶光像是要打人一樣,嚇得麗玲趕緊停手。後來,才聽這裡的照護員說,王伯伯有攻擊性,曾發生打人的紀錄。

 

從他女兒王小姐那得知,為了幫父親找安身之處,她已經不知被幾家養護機構拒絕過了,就是因為王伯伯有暴力傾向。但照顧王伯伯兩個月以來,麗玲從未被碰過一下,「照顧王伯伯最大的關鍵,就兩個字:信任。」她這麼說,因為失智者的許多異常行為,常常是疑心病導致的。

 

照顧者建立信任 多管齊下

 

建立信任,麗玲一開始從「吃」下手,因為她看王伯伯沒其他毛病,卻吃得很少,所以精神也顯得很差。現在一般機構都傾向由老人自行進食,以免剝奪其生活自主能力,但麗玲說,這個原則必須視個案而訂,王伯伯因為四肢能力衰退,在進食過程中往往不太順利,所以吃個幾口就放棄了,可是經由從旁協助,他竟然把餐飯都吃光了,甚至家人帶來補充營養的食物,也吃得津津有味。來探望他的王媽媽非常驚訝,這些東西擺了快半年都沒吃完,沒想到現在一個星期就快見底了,當然,他精神也好多了。

 

光是用「吃」來改變王伯伯還不夠,麗玲知道「攻心為上」。她問王小姐:王伯伯在家裡時,最令他開心的是什麼事情?王小姐想了一下說:「孫女吧,以前在家他最愛逗小孫女玩,一天到晚喊著孫女小名就笑聲不斷。」陪著王伯伯到戶外活動時,麗玲三不五時就跟他聊小孫女的事情,也鼓勵小孫女常來探視他,「快樂的回憶,往往是失智者最好的情緒安撫劑。

 

疑心與不安全感 耐心排解

 

即便是家人,要取得失智者的信任也未必容易,王媽媽有時來照顧先生時,就常發生一個窘境:蓮蓬頭的連接管被王伯伯扯斷了。原來每次扶他去上廁所時,王伯伯總是緊緊地拉著那條管線,等要離開時還是不放開,一不小心就扯斷了。王小姐無奈地說,賠錢給院方已經不知道幾次了,這時麗玲表示:「讓我來吧」

 

「其實,王伯伯上廁所時會很緊張,拉著那條管子才有安全感,要他放手不難,只要耐心地不斷告訴他:『沒關係,我們慢慢來』,多講幾次他就會放手。」麗玲認為,照顧失智者最需要留心的,就是他的心理狀態,尤其是多疑之下容易出狀況,只要建立起雙方的信任感,很多問題都可迎刃而解。

 

專業訓練與經驗 照顧必備

 

不管是讓失智老人到機構中安養,或是請外籍看護來照顧,許多家屬通常忽略了一個問題:「不是『有人』照顧就好,更不是讓他吃、喝、拉、撒、睡而已。」如果沒有包含心理與情緒的需求,對失智者就不是完整的照顧,這些都需要靠專業訓練與經驗來解決,家人未必能勝任。

 

麗玲語重心長地說,現在很多失智長者由外籍看護照顧,但常常因為語言障礙,造成信賴感上的不足,更別說是進一步的情緒安撫,或是涉及文化背景所能提供心理支持。她建議,如果受限於經濟因素只能雇用外籍看護,不妨定期找專業照服員來協助,並讓家人參與照顧訓練,這樣就可以有效提升失智長者的照顧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到底要花多少錢?連居服員也很難算清楚…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 A
  • A
  • A

不論你我是什麼身分,總有一天都將面對退休後的生活,如果需要被照顧,那要花多少錢?一件紙尿褲要20元,一天大概需要6件;灌食牛奶一瓶50元,一天六瓶共300元……但我也實在不敢再算下去了。

文/居服員藍家蓁

 

如果有一天,家裡的長者病了,你能接受長者被照顧的時間是多久?一年?兩年?還是十年?又或者,你是否想過,在忙碌的社會裡,不是所有的長者都能幸運地和他們的家人同住在一起。陳爺爺的家,也難逃這樣的命運。

 

陳爺爺的故事

 

陳爺爺一個兒子旅居國外,一個兒子因工作常出差,而媳婦要工作,又要兼顧夫家及娘家,恨不得有三頭六臂來解決困境。這個家庭在奶奶臥床後,便請了一位陸配來協助兩老的生活起居,前前後後共有8年之久。

 

我照顧的對象是爺爺,當時他已高齡94歲了,需要靠四腳助行器行走,個頭相當高大,記憶不是很好,耳朵重聽,清醒的時間多半看書或看報紙、電視,但很快就陷入打瞌睡的狀態。

 

負責照顧奶奶的姐姐,每天重複同樣的事,沐浴、灌食、大小便處理。我常想,奶奶如果可以選擇,她還會想這樣繼續走下去嗎?糾結的情緒有時也讓我陷入無法自拔的地步。

 

爺爺和奶奶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但卻沒有任何的互動,奶奶臥床之後就再也沒說過話了,也不會動了。

 

以平均年齡來說,一般的人在65歲退休,也要過著20年的孤單生活,因為在這個世代,孩子們為了工作,有時也只能接受公司的外派,我們都無法說那是誰的錯。還好,兩老都是公務員退休,沒有造成太大的經濟困擾。

 

長照這筆帳,算下去才知多驚人

 

不論你我是什麼身分,總有一天都將面對退休後的生活,如果需要被照顧,那要花多少錢?一件紙尿褲要20元,一天大概需要6件;灌食牛奶一瓶50元,一天六瓶共300元……但我也實在不敢再算下去了。

 

我試著不去煩惱多年後的事情,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化人口快速增加,所有的問題都已浮現到檯面,我們的政府是否已激盪出相關的配套措施,來迎接長照的時代,你有真的準備好了嗎?

 

由於不堪支付高額的長期費用,最後終究還是用奶奶的名字,申請了外籍看護,那位姐姐只好離開他工作8年的地方,或許這樣是一個好的安排,因為姐姐終於可以和她的家人在一起了,我也真誠地祝福她。

 

便宜的外籍看護一定比較差?

 

在這件事情中,顯露出極大差異的同工不同酬,當外籍看護妹妹問我時,我真的不曉得該如何安慰她,難道他們出生比較卑微嗎?還是現行的制度在糟蹋人呢?大部分的人對外籍看護的印象都不是太好,過去也耳聞過不少是非,有虐待老人的、有集體遺棄的,相當可怕。

 

我所認識的外籍看護妹妹是一個很棒的人,相當認份,真是老人家的福氣,或許是信仰的力量,一直幫助她成為更好的人。我知道神已為她累積了天上的財富,也必定在適當的時刻傾福於她的家庭。

 

有一次在幫爺爺洗腳的時候,他說當年他被關在水牢裡很久,腳都爛了。確實,爺爺腳上的皮膚除了顏色不一樣之外,還特別的薄,如果兩天睡不好,腿不但會腫大、破皮,血跡斑斑,這些傷口就這樣反反覆覆地纏著爺爺,有時不好的睡眠品質,也讓爺爺在排便時吃盡苦頭,整個馬桶都變成紅色染缸,讓人冷汗直流。大家還是要重視自己的身體健康,不要將來成為別人的負擔。

 

老有所終的長照理想

 

大家還記得高中讀過禮記禮運大同篇節錄:「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

 

古人所言不假,歷代的賢者們沒有一個不是小心謹慎地運用禮制治理國家的,那我們讀的賢者都去哪裡了呢?希望有一天我們都不會自食惡果。

 

在不久之後,因為奶奶回天家了,外籍看護使用權轉至爺爺名下,我也離開了服務時間長達四年之久的工作站,但我是放心的,我真的知道妹妹會好好照顧爺爺。

 

她是一個可敬的教徒,在她心中,可為與不可為之間有一把相當明確的尺,這是讓我感到最欣慰的。當然,我們也成為了好朋友,彼此交換禮物,並深深的祝福對方的未來。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