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母愛傳承下去!李宗盛捐售老家蓋門諾長照中心

撰文 :盧郁安 日期:2018年05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相信音樂
  • A
  • A
  • A

知名音樂人李宗盛近年致力於與門諾公益合作,今年在母親節前夕,更宣布捐售媽媽留給他的北投老家,作為門諾興建「長照整合服務及人才培育中心」的建置專款,將媽媽給他的愛繼續傳下去。

▲ 李宗盛送上「年華大樓」模型給門諾醫院,象徵長照中心興建的開始。(圖/相信音樂提供)

 

李宗盛說,媽媽把一切最好的都給了他這個獨生子,為了提供安穩的成長環境,縮衣節食、標會買下北投的房子。許多他的代表作,包括《生命中的精靈》也都在這間房創作完成,對他而言這棟老屋極具意義,象徵媽媽對他的愛。

 

李宗盛感性表示:「此刻我不是音樂人、不是什麼有名的人,我只是李宗盛,一個受到母親疼愛一輩子的家中么子。」他為即將興建的長照培育中心取名為「年華大樓」,取自父母名字的其中一個字,藉以實現孝敬父母的心意以及紀念父母養育之恩的心願。

 

除此之外,李宗盛也分享了他與失智母親的互動點滴。每天化身為不同職業和高齡90歲的媽媽談天,他笑說:「媽媽快樂,我也快樂。」也強調,「老」不是病,而是生命的過程。

 

▲ 李宗盛在記者會現場與布農族女性合照。(圖/相信音樂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為長照找出路 身心科醫師建議:飯店結合養生村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30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70歲的老先生,脾氣原本就不好,近幾年出現失智症狀後,由唯一同住的老伴擔起照顧責任。但老伴感覺負擔愈來愈重、愈來愈重……。老先生多次走失、也出現被害妄想、幻想的情形,獨力照顧他的老伴感覺身心俱疲,壓力也愈來愈大……。

怡君(化名)與先生和婆婆同住,公公已經過世多年。不過,年邁的婆婆失智了,亂跑、走失,讓怡君與先生傷透腦筋。無計可施的夫婦倆,晚上睡覺只能讓婆婆睡在兩人中間,而且用繩子將三人綁在一起,避免婆婆又跑出去。怡君感覺壓力好大,也出現了失眠的症狀……。

 

上述這些,都是身心科醫師黃偉俐曾接觸過的真實案例。「台灣人口老化,居家照護的家人—特別是伴侶,身心出狀況的案例愈來愈多了。」黃偉俐問,「沒有子女幫忙,兩老相處、能撐多久?」也因此,社會新聞中,自殺、殺人的悲劇時有所聞。

 

黃偉俐醫師分析,現代社會的生活型態,兒女長大後,多離家工作生活,留下年邁的父母兩人在家,當其中一人需要另一伴照顧(如失智),長時間下來,常讓負責照護者喘不過氣來,陷在擔心、憤怒的情緒中,甚至出現憂鬱、躁鬱的情況。

 

吃不好睡不好 照護者喪失生活品質

 

「坦白說,以現行的狀況,能為照護者做的,相當有限。」黃偉俐醫師說,面對失智長輩,有的醫師給藥積極度不夠,藥量不足的情況下,造成照護者極大的困擾。「研究指出,這些藥物雖然有可能造成血糖、心血管方面的後遺症,但影響不大。」黃偉俐醫師直指,「許多醫師給藥時劑量不足,大多未能也從『照顧者立場』去著想,以致無法讓照顧者有好的生活作息、無法好吃好睡、有好的生活品質。」

 

以失智症為例,黃偉俐醫師認為,「看對的醫生、積極檢查治療」是第一步,而在社會上建立針對長者為主體的「長照網絡」,是黃偉俐必要的做法,「這樣的家庭需要的不是一個醫生而已,而是一個團隊(team)的照料。」

 

荷蘭及日本的長照措施與政策,是黃偉俐醫師認為台灣可以好好借鏡學習的對象。「現在台灣的做法,比較像是貼膏藥,哪裡痛、貼哪裡。但真正該做的,是正視人口老化的問題、從好好打造基礎建設做起。」他說,「現在許多40多歲的人未婚。試想,這些人在20-30年後怎麼辦?70多歲的人獨居在家,這樣的人口愈來愈多,他們怎麼辦?」

 

借鏡荷蘭日本 台灣長照需開創性作法

 

「我們的社會生病了。需要開創性的作法、從根本的人口結構,去思考、解決這些問題。」黃偉俐醫師舉例,現行的長照是在「分配資源」、而沒有「開拓資源」,但顯然未能解決問題。

 

「不妨學習荷蘭,用社區的力量來處理人口老化問題。」黃偉俐醫師認為,此一概念的核心是「分享」,「環境」的分享。他舉例,若在宜蘭交通方便處設置養生村,旁邊蓋五星級飯店,飯店的廚房可供應養生村的餐食,飯店房務能為養生村長輩換床單,飯店的健身房設施,也能讓可行動的長者使用。長輩可以互相教學才藝,讓晚年生活變得不再單調。這樣的規劃也可望降低各種成本。

 

 

養生村結合休憩概念 兩代健康心態面對老化

 

黃偉俐醫師進一步補充,養生村結合休憩,是值得規劃的方向。他說,現在社會,長輩的下一代,利用周末假日去看爸媽,「通常只是聽爸爸抱怨媽媽、聽媽媽責怪爸爸,結果只帶回了滿滿的負能量與罪惡感。」如果政府能規劃「陪長輩假」,除了讓子女陪爸媽的時間完整,也能有好的地方休憩。

 

「『創新化』是面對人口老化問題,必須的思維。」黃偉俐醫師強調,AI(人工智慧)的應用、未來智慧城市的基礎建設,是現在就得大刀闊斧去規劃、去投入的,「不是用舊思維去等著20年後到來,而是得以『20年後的今天』來思考。」

 

現階段,黃偉俐醫師認為,神經科、精神科在醫療方面共同努力,是讓照顧者在照顧親人之餘,也能照顧自己身心的第一步;「更多的部分,是政府作為;治標是不夠的、也非長久之計。」他強調,「長照社區化、共享資源」是台灣最該走的方向,在社區營造的氛圍和架構下,用更多元的方式、陪伴病老長輩走人生最後一段路,也讓照護者得以擁有較好的生活品質,是黃偉俐醫師為長照開出的藥方。

 

▲身心科醫師黃偉俐。(攝影/戚海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喘息咖啡支持長照家庭 藝人、運動員齊聲守護

撰文 :邱璟綾 日期:2018年04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邱璟綾
  • A
  • A
  • A

近年來,時常發生家庭照顧者全年無休地照顧家中長者與患者,導致身心俱疲,最後釀成悲劇的憾事。面對一個又一個讓人鼻酸的故事,「喘息服務」可紓解照顧者長期累積的壓力。家庭照顧者總會與合庫人壽今年邀請藝人蕭煌奇、彭佳慧、陳建寧與運動員戴資穎、林義傑等人,推出「愛不孤單」公益單曲與公益巡迴演唱會,並開著「喘息咖啡胖卡」下鄉,以一杯咖啡,將溫暖送到全台各個角落。

年紀輕輕的阿龍(化名),七年前為了照顧帕金森氏症的母親離開職場,未婚的他沒時間交女友,更別提追求自己的夢想。家總表示,阿龍的故事不是特例,因為照顧家人對生活層面造成的影響中,以個人生涯夢想佔比最高,其次為工作與感情,這也是使照顧者身心俱疲的主因。
 
家總理事長郭慈安表示,「照顧者是愛的勞務,不只需要愛還要技術」,照顧者面對的是平均長達十年的抗戰,過去家總推出喘息學院與照顧咖啡館等活動,希望以一杯咖啡的時間,讓照顧者即使做個白日夢也好,紓解心中長期累積的壓力,而今年將原本在定點提供服務的照顧咖啡館變成胖卡咖啡車,並與演藝人員一起宣導喘息服務。

 ▲家總推出喘息咖啡2.0服務,最快今年中就可以看到喘息咖啡胖卡下鄉服務。(攝影/邱璟綾)


本身也是照顧者的陳建寧表示,爸爸在前年突然中風,喪失語言與動作能力,他毅然決然在前年辭職好好照顧爸爸,並陪伴爸爸復健,因此在創作公益單曲「愛不孤單」時,完全可以體會照顧者的心情。
 
彭佳慧也分享,爺爺在七年前過世,但過世前因為跌倒臥床四年,她深刻感受到照顧家人是一場長期抗戰,也希望趁自己有能力的時候,能夠以歌聲與心力幫助社會,陪伴照顧者。
 
蕭煌奇則說,之前因為母親開刀,他決定請假陪伴媽媽,有空就幫媽媽按摩舒緩開刀的不適,即使只有一小段時間,仍覺得要兼顧工作與照顧,讓自己也身心俱疲。因此他也期待透過公益演唱會,可以用歌聲獻出關懷與愛。

 

▲彭佳慧(左)在現場教蕭煌奇(中)比手指愛心,惹得林義傑(右)與台下眾人哄堂大笑。(攝影/邱璟綾)
 
未來胖卡咖啡到的每個地方,都會提供免費咖啡與有獎徵答,並預計在年中舉辦公益巡迴記者會,邀請彭佳慧、蕭煌奇與范逸臣,以搖滾、歡樂的方式提供照顧者喘息空間,並鼓勵照顧者追求夢想,在照顧之餘,積極面對自己的人生。
 
適時的喘息並懂得善用資源,照顧者及被照顧者才能過有品質的生活,郭慈安強調,「照顧家人不是一個人的責任!」照顧家人的同時,也有追求夢想的權利, 照顧者可以善用衛福部長照資源專線1966,以及家總所提供的服務專線 0800-507272,「請照顧者勇敢愛、放手做,你們並不孤單!」

 

▲衛福部長陳時中(右4)與家總理事長郭慈安(左4),邀請藝人與運動員齊聲守護長照家庭。(攝影/邱璟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服員:照顧失智的她,有種淡淡的幸福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4月27日 分類:最新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輕度失智的媽媽,和精神障礙的女兒,還有一隻老狗趴在屋中一隅,從第一天來到這裡,沒有太多疲累,卻感到像家般的溫馨。

林媽媽失去丈夫將近兩年,跟么女同住,長女會不時來探望她們,還好失智沒有造成生活的明顯不便,平常日子倒也無憂無慮。只是以前丈夫在世時,因病臥床有請外籍看護,林媽媽家務有人幫忙,但丈夫一走,外籍看護也必須離開,所以現在只能自己一肩扛。

 

么女年近40了,行為舉止仍跟幼稚園的小孩一樣,個性很拗,每天都要洗三次澡,怎麼講都不肯改,只有跟那隻老狗玩的時候特別安靜。

 

上個月林媽媽騎機車時不慎摔倒,有輕微骨折行動不便,長女怕母親在家生活有困難,在「優照護」找到我來幫忙。她說,我只需要白天來幫忙煮個飯,飯後提醒她母親吃藥,天氣好時,扶她出去走走就可以。

 

對一個照顧服務員來說,陪伴失智長者有時輕鬆愉快,有時卻是個折磨,前者像是多個朋友,後者就當作是工作訓練,林媽媽對我來說,既像是朋友,有時又給不少「功課」。

 

「備餐」就是一道難題。她長女找我來的時候,特別吩咐我煮菜要清淡一點,因為林媽媽腎臟不好,不能吃太鹹。哪知道,第一天我煮的比較淡,林媽媽就直嚷著:「沒味道」,說完還自己去冰箱翻醬菜出來配飯。照顧過這麼多對象,其他我不敢說,但「洗腦」的功力我可是很有自信,於是就說:

 

「林媽媽,你的膚色有點暗沈,可能是平常吃的比較鹹喔。」

 

「是嗎?我也覺得以前年輕時比現在白多了。」

 

「我自己以前皮膚也不好,人家跟我說吃淡一點,不但對身體好,皮膚也會又細又白,前幾年開始就漸漸越吃越淡,果然真的有效,你也可以試試看。」

 

「好啦,那我就吃你煮的試試看。」

 

就這樣,第一題過關了。

 

上星期她長女怕母親行走不便,一直待在家裡會悶壞,特別去買了一輛電動三輪車給母親代步。但林媽媽看到就說,騎這種車很怪,到外面去一定會被人笑,女兒怎麼講她都不肯騎出去。我又開始跟她「洗腦」了:

 

「林媽媽,你看這種車子有蓬子喔,出門都不怕淋雨,比你騎機車方便多了。」

 

「正常人才不會騎這種車子,而且看起來很老氣,我才不要。」

 

「哪會啊,這種車人家在路上看到都會讓他,你騎出去很威風啦。」

 

她嘴上還是直說「不要」,不過幾天後卻騎出門一趟,她說:「算給女兒一點面子啦!」我心中竊笑:「是你自己愛面子吧?」

 

林媽媽輕微失智,常常和我講過的話會一說再說,她自己有時也會不好意思:「是嗎?我真的說過嗎?拍謝啦!」我並不以為意,但為了減緩這種情形,我開始主動給她一些記憶的「刺激」,例如:吃過飯一段時間後,就問她:「林媽媽,中午吃過什麼菜,你還記得嗎?」或是空閒時,就跟她玩玩簡單的算數遊戲,這樣會比她沒事一直看電視要好多了。

 

其實帶林媽媽出門散步時,看到鄰居她大都認得出來。母女倆加上那隻愛犬,一路走到附近土地公廟,享受悠閒的下午,邊走邊聊之際,林媽媽總是會問我一些家庭瑣事。她說:「年輕時我也是幫人做事的,你們照顧別人的辛苦我很明白。」我問:「你自己年紀也大了,照顧一個跟小孩一樣的女兒,會不會很辛苦?」

 

「她很乖啦,常常會主動幫我做這做那,只是有時拖個地板,搞到家裡濕答答的,要多講幾次才會改。我只擔心自己身體不好,能看著她多久也不知道,以後誰能照顧她?」

 

陪林媽媽這段時間下來,彼此都像家人般親近,最近她可能要開刀,她問:「我去醫院時,你願意陪著我嗎?」我點了點頭,這是對家人一樣的承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媽媽,我沒有不要你!」將失智母親送安養院,真的是我最好的選擇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11日 分類:最新文章
  • A
  • A
  • A

如果有那麼一天,媽媽變得不像媽媽,她認不得家人,開始「行為怪異」;而你沒有辦法全天候照顧,你剩下多少選項?「把父母送到安養院」真的是不孝嗎?

採訪/小虎文、李羚榕

 

林先生將媽媽送到安養院,一住就是 10 年,期間他承擔非常多關於孝順的非難、親人的不諒解。

 

可是林先生心裡很清楚-「媽媽我沒有不要你。」他要做的是解決家庭的困境,而不是被困境給綁架。

 

當「老闆娘」的角色褪去後 換「失智」躍上舞台

 

林先生的母親-英子女士,是台灣堅毅「查某人」的代表,從丈夫當兵三年開始,她一個女人辛苦地支撐著林家十幾個人口。

 

天還沒亮,她便騎腳踏車出外批貨買賣,無論外頭是烈陽曝晒還是狂風暴雨,她不讓自己有休息的一天。她其實就像「經濟起飛」的時代縮影,一步一腳印,刻苦耐勞地拉拔孩子長大。

 

林先生回憶,家裡常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爸爸媽媽把賺的每一分錢都省下來,天還沒亮就開始做工,直到三更半夜,日復一日的打拼,家裡才能開枝散葉。

 

精明又幹練的英子女士,婚不久後便開設雜貨商號並經營得有聲有色,一手包羅大小雜事,家事繁忙到她幾乎是嚴肅地「不苟言笑」、戰戰兢兢地過日子。

 

「現在的媽媽和以前真是判若兩人。」林先生細細地向我們回想媽媽最輝煌的歲月。

 

「過去沒有什麼娛樂集會場所,我們家開的『雜貨店』永遠聚集一堆人,來這裡看電視、聊天,永遠都熱熱鬧鬧的,我的媽媽,就是說話有聲量的老闆娘,也是場控氣氛的重要角色。」

 

雖然養家不易、工作操勞,但同樣地,也使英子女士的生活,發光發熱

 

但隨著都更計劃的進行,林家正好是都更預定地,在不得不的情況下,雜貨店的鐵捲門關上,褪下老闆娘的角色,舞台上看似熄燈,而憂鬱與失智,卻悄悄上場了。



把生命奉獻給家人 吃碗餛飩麵都覺得奢侈

 

 

退休後的英子女士,整天都窩在家裡,子女好說歹說、強拉撒嬌,都很難將她拉出家門,一方面是她不習慣主動外出,過去她可是一拉開雜貨店鐵門,左右街坊便會主動親近;但其實真正的原因,竟是為了「省錢」。
 

 「媽媽是『苦過來』的人,每一分錢都要算得恰到好處,花錢讓她會有罪惡感。有次好不容易她拉出來玩,點了碗餛飩麵給她,她把我們罵到湯都涼了還在罵,原因就是餛飩麵比陽春麵貴,貴十元她實在捨不得(就算是子女的錢)。她一生都獻給家庭,獻給工作,就是忘了獻給自己。」

 

英子女士從 63 歲便開始有「失智」的徵兆,但直到屢屢將空鍋燒焦,家人才意識到「媽媽變得不一樣了」。

 

頭兩年,由疼愛妻子的林爸爸擔任 24 小時看護,但怎麼照顧怎麼不對,爸爸覺得媽媽一直很愛「歐北共」(台語:亂講),衝突不斷上演。

 

「怎麼一下就忘記了呢?就叫你忍一下怎麼就是沒辦法?」林爸爸常常氣得面紅耳赤。孰不知,一般人無法理解的行為,正是無法與失智症患者相處的痛。

 

「後來請外籍看護工,但她請假的時間、頻率都越來越長,媽媽走失了、跌倒了她也沒發現,久了,我們心裡越來越沒安全感,覺得聘請外籍看護工,也未必是長久可行。」

 

「孩子,你已經不要我了嗎?」孝順的為難

 

當媽媽失智狀況越來越嚴重,方法用盡的林家無不感到心力交瘁,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辦?林先生的問題,也是許多失智家庭所面臨的困境。

 

當初要把媽媽送到照護機構,其他家人不會反對嗎?

 

「有,當然有,我和爸爸說,叫他們都來找我。」家族裡其他的親戚長輩,也會認為:還是要把媽媽接回來家裡,幾個兄弟姐妹再輪流顧,不就好了嗎?

 

「可是,光是媽媽突然意外生病,大家要排出時間來照顧媽媽都很困難了,更何況之後要永遠維持『輪班』制的生活。我當初也看了很多『我養你那麼大,你不要我了?』這類的文章,心裡不會有愧疚感嗎?當然會,但我們要想清楚,什麼是真正的孝順。」

 

「我心中認同的孝順是,我們要發自內心要愛護自己的父母,去判斷怎麼做對全家人最好,對爸爸好、對媽媽好,而且也要我們都做得到,這才是真正的孝順,照著大家的評價去做,就真的是最好的安排好嗎?我不認為。」

 

「做自己做不來的事,累垮了誰?痛苦了誰?只是為了『別人覺得這是孝順』,才去做嗎?」

 

林先生只要一有空,便會來和媽媽作伴,推著輪椅帶著行動不便的媽媽,有時去安養院附近的公園走走,有時邊走邊「五四三」(閒聊),一路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有時帶著媽媽去淺嚐她最愛的冰淇淋-「只要看著媽媽吃冰淇淋的笑容,就什麼都值得了」。(但這是秘密,不要讓機構的護理師知道)甚至還會完成媽媽的「即時願望」,讓媽媽帶著「明天要去遠足囉」的心情,微笑地入睡。 

 

「爸爸年紀也很大了,體力和心情上都不該有那麼大的負擔,我讓爸爸知道,媽媽現在受到很好的照顧;否則萬一爸爸也垮了,那我也垮了。」林先生說,真正的孝順不是逞強,而是有品質的陪伴;盡心、盡力,也不要自不量力。

 

夫妻愛情長久之道-信守承諾

 

 

「媽媽只有在時空錯亂的時候,因為想到家裡的『瓦斯沒關』、『菜還沒洗』,才會吵得要『回家』。但大部份時候,她把安養院當成自己的公司了,她還是那個『人人尊敬的老闆娘』。媽媽雖然失智,但在情緒上很穩定,這是我最大安慰的事。」
 

「但她常常誤會爸爸怎麼沒有睡在旁邊,是不是跑到外面找女人啊?」林先生笑說,媽媽竟以為爸爸有「小三」了,而且還覺得自己是傳統女人,要默默忍下來。

 

雖然英子女士經常「編劇」各種戲碼,但林爸爸對與英子女士可是一往情深。

 

結婚超過六十年的他們,在英子女士住到安養院的十年來, 他每天從外雙溪騎腳踏車到松山的安養院, 風雨無阻,一定要和妻子見一面,和她說說話、聊聊天,一年 365 天幾乎不間斷。

 

除非是林爸爸自己也有極重要的事耽擱了,否則對妻子的關心,說什麼也要堅持下去。

 

連醫護人員也驚呼林爸爸準時的程度-「最浪漫的事,就是與你一起慢慢變老。」在今年,他們夫妻還被選為「金婚代表」。

 

很少有人是天生喜歡做看護 感謝她們的包容

 

林先生選擇當時新成立、設備最新穎的安養院「我第一眼看到就喜歡了。」媽媽現在是安養院的「資深住民」,也遇過許多不諒解和其他「住民」的言語挑撥。

 

「我都和媽媽說:『我們不要理他們』。」甚至也有住民不希望他們常常來探望。「我想,我們家那麼幸福,看在其他無人探望的老人家眼裡,實在覺得很心酸。」

 

他最後想和安養院內的護理人員、外籍看護工說聲謝謝:「很少有人是天生立志要做看護的,一個人要照顧那麼多人,真的很辛苦。」

 

 

身為資深住民的家屬,林先生也提出自己的一些建議。

 

「希望台灣有更多設備良好的老人安養院,住得好又安全,我們才能放心很多。還有也希望院內可以舉辦更多活動,讓每個住民都可以參與,氣氛熱鬧、開心,減少呆坐的時間。」

 

對林先生一家人來說,將媽媽送到安養院居住,不僅讓爸爸透過觀察其他住民,更加了解、並接受媽媽的失智症:媽媽沒有錯,要怪就怪疾病吧!也讓家人有更多喘息的空間,爸爸找回自己的生活價值,我也繼續當我的綠天使(郵差)。

 

最重要的是,媽媽在機構的照顧和家人不間斷的陪伴下,笑容變得越來越多。失智後,英子女士看似告別精明的自己,卻重塑了另一個愉悅的人生。

 

「我媽媽有什麼異想天開的劇情或是願望,我就陪她演。我的爸爸、弟弟、妹妹和全部的家人,都會自動自發地來陪伴媽媽,對我們而言,這就是最重要的事。」

 

不要活在他人的壓力下,每個家庭的幸福劇本,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真實演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