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在乎的事 在創意面前謙卑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5月0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所在的產業十分重視時間因素,deadline(截止日期)很重要,許多工作幾乎都是從deadline去反推,我們常會說「多少時間做多少事」,把時間表拉出來,搭配個別工作的重要性,就能下判斷做取捨,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要先做、什麼以後再做,就一目瞭然。

文/盧建彰

 

事實上,幾乎所有產業都是如此運作,road map(整體企劃)裡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時間,它讓你看清事務的輕重緩急,從而決定計畫的進程及如何下手、資源如何分配,進一步讓你捲起袖子開始動手。

 

時間是好夥伴,只要我們願意關心它。而有趣的是,我們在工作上能做到這樣,但在自己的人生倒未必如此。

 

數算地上的日子

追求自己在乎的事

 

「很多時間就做很多事,很少時間就做很在乎的事。」我們在工作上都會立刻下這樣的判斷,但在人生裡卻寧可不面對時間長短。

 

其實,我們在地上的日子是可以估算的,因為有平均年齡,每個人都可以在幾秒鐘內算出自己剩下多少天,就連心算不如國小三年級的小朋友(是的,乘法在小學三年級就教了),手機都還內建計算機功能,你想刪還刪不掉。

 

而且這還只是平均數,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不同,也可以參考自己的家人。以我為例,若活到我父親的年紀,就只剩8700多天,我擔心自己想做什麼都來不及了呀!實在不想去填充別人的時段,勉強自己做一些表面工夫。

 

有時會遇到一些工作,好像只因為要讓老闆開心,所以就得做這做那的,其實是有點多慮了。很多時候老闆們並不在乎那些形式,只在乎效果。那些事只是只會做形式的人想做的,因為形式是他們少數會做的事。

 

工作以外的生活,有時也會有社交需求,只因為覺得怎樣怎樣,對方才會覺得怎樣,結果,對方根本不覺得怎樣,最重要的是,你自己也不那樣認為,卻得勉強自己,那不是有點瞎嗎?

 

畢竟,我們時間有限不是嗎?何不追求自己在乎的,讓自己有點成就感?

 

你知道一種標準答案

年輕人卻可能有100種不標準答案

 

有時我會被提問,但都會當做只是回答問題,試著在有限的範圍裡提出有限觀點,那只是因為我也想自主訓練,從不敢想我有什麼真知灼見,我就是個北七。

 

我更不敢去鼓勵年輕人,一來他們本來就充滿創意,總是做出讓我目瞪口呆的作品,二來,相較之下我剩餘的時間少他們許多,從資源多寡的角度而言,我是弱勢族群,他們比起我強勢太多,有的是時間去做更多事。就算用偏狹的角度說他們做錯了,他們也有的是本錢嘗試錯誤,因為他們比我有更多時間。

 

何況,他們並沒有做錯,他們是在創造更多的經驗,這經驗將引導他們在未來發展出更不同的作品,而那作品以現在的時空,可能連我們的想像力都無法勾勒一點輪廓,那又如何能去批判呢?

 

記得前面說的road map嗎?他們只是在增加工作項目,理解更多不立刻完成的可能,好累積更多的能量,眼前你認為的失敗案例,未來就會做出你沒機會成功的美事。

 

你知道一種標準答案,他們卻有可能知道一百種不標準答案。

 

我們常認定的標準答案,是在眼前的考卷上,當未來考卷更換了,那答案還會對嗎?

 

而未來的考卷,勢必得換的,不是嗎?

 

在創意面前謙卑

終能獲得救贖

 

某些時候,會遇到一些人充滿恐懼地在生活在工作,害怕一不小心就不成功、害怕一不小心就得罪人、害怕一不小心就錯過了好機會,彷彿動輒得咎。那種恐懼很深沈,又很表面,因為表現的方式總是那麼地戲劇,那麼地讓人無法忽略。同時讓人為他難受,因為他「動輒得咎」。

 

其中又有一種表現方式,是極度的自大。深怕失去存在感、深怕別人無法意識到他的存在,總是要別人尊敬他,談論的總是自己做了什麼,批判的總是別人做了什麼,卻很少想到自己什麼還沒做;而在他身旁,你得時時仰望他,儘管他其實並不高,你小心翼翼,並且感到不舒服。這也讓人為他難受,因為他,「動輒得咎」。

 

我遇見過許多傑出人物,他們有個相同點就是非常謙卑,但那種謙卑不單是在待人處事的禮貌客氣,而是有種更進一步的溫和感。

 

我不太會形容,但就不僅是說話帶著「請、謝謝、對不起」的人,光只是表象上的有禮貌,而是更加直截了當,且是非常深信不疑的信仰。

 

同時,不是專指對待某些人物的態度,而更接近於是面對事物、面對思想、面對未知、面對世界,一種不張狂,十分溫暖,並且帶著強烈好奇心,因此對發生什麼事,都不感到過分驚訝,也不過分驚恐的自在。

 

對,這樣說起來,自在,或許是個比較恰當的字眼。

 

他們在不斷追求創意的同時,保持著一種健康的模樣,不是身體健康而已,是心理健康。跟他們在一起,你會常看到他們淡淡的微笑,你會看到他們專注凝望你的眼神,你可以感受到你被期待要說出什麼有創意的話語,而你也真的因此說出了,儘管你本來並沒有這想法,但在他們面前,你似乎也跟著有創意了。

 

自在,他們顯露出的自在,也讓人感到自在。他們從內心裡尊重別人,尊重世上的一切可能,那種謙卑態度,讓他們反而可以在任何景況裡自在。

 

最有意思的是,那自在,讓人想創作,讓人有創意,只因為保持謙卑的態度後,你不會害怕犯錯,你不會有恐懼,你不會擔憂丟臉,因為你謙卑。你感到輕鬆,你很容易比原來的自己更好,你更有創意,你也看得到別人的創意,你們有動力也有勇氣,接受更多創意,接受自己有能力有更多創意。

 

那真是太好了,畢竟,你更好了,我們的世界也會因此更好。你得救了,我們的世界也會因此得救。

 

祝福你,在創意面前,謙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斜槓老年很精彩!銀髮生活達人實現「老有所用」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4月11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那天去東勢認識一群很厲害的爺爺、奶奶,完全顛覆我們平日覺得,老人就要被照顧的刻板印象。他們用自己的人生經驗跟大家分享,透過實際的現身說法,教你去找到另一個生活的方式。他們不是無用的,他們是能幫助到人的,他們是銀髮生活達人。

文/盧建彰

 

老有所用

達人教你用植物減壓

 

有位老先生,但講起話來一點也不老,比我洪亮且有趣太多,平日六點就到花園放交響樂,讓自己和草木們一起徜徉音樂其中;身心都安頓之後,開始讀報、寫字。

 

他相信人和環境有精采的和諧時,就是幸福感,所以還四處演講、教課,教大家用蕨類植物來撫慰自己,把辦公室的冰冷、殘酷轉化為生意盎然。

 

你還是你,但你會好上許多,只因為生命在你身旁,你看得見它的成長變化,和截然不同於科技產品灰黑銀白的色調,光那自然無畏恣放的綠色就救了你一天的心情。

 

在這壓力過大,人人瀕臨崩潰的時代,不時你可以看到有人失控而傷人、自殘,因此我深深覺得,這位老先生,他其實在解決社會問題。

 

蛙!好厲害

石雕大師也超懂青蛙

 

有位石雕大師,他不輕易炫耀自己的技法能力,只聊到他有個學生很有耐性,這十二年來都雕荷葉上的青蛙,這幾年來都拿到美展的大獎,是位女性。

 

我們聽了,就感到好奇,石頭那麼硬,要斧要鑿,不都要很費力嗎?他微微笑說,石頭再硬,也還好啦,只要有心。我心裡還想到,能教出大獎得主的,難道會是等閒之輩嗎?

 

更妙的是,這位石雕大師,還是青蛙大師,他白天做石雕,晚上觀察青蛙,在他復育的園地裡,有台灣超過一半以上的青蛙,都在其中棲息生長著。

 

他晚上常蹲在田埂間,觀察、記錄青蛙的生態影像,光拍下的影片就不計其數,有時還會帶隊去。只是,他說這個比較難,因為夜裡可能還是要結伴,但人多就會打擾青蛙,十分兩難。當他帶著他的影片到學校去上生態課,小朋友都好興奮、好開心,是超受歡迎的老師。

 

他晚上睡覺,光聽蛙叫聲,就知道是什麼種類的青蛙在叫,有時聽到叫的聲音很悽厲,他說「你知道是什麼嗎?」我說「不知道耶」,他說是青蛙被蛇吞了,正在求救。

 

因為吞的是腳,所以嘴巴還可以叫,他就會起身出去,蛇就會放開。我聽了覺得好厲害,竟然連蛙叫的情緒都聽得出來,實在好酷。

 

愛,教育

自己的專長就能助人

 

還有位大姊,平常在開工作坊教藍染,她的作品都很優美吸引人,不管是布、衣物,都是精采,可是她還有另一個身分,就是社會工作。

 

她成立了緊急救援站,幫助受到家暴的婦女、外配,協助她們庇護外,還教她們生活技能好謀生。你猜猜看,他們要如何謀生呢?

 

沒錯,她教他們做染布,除了帶來些經濟收入外,也藉由專注做事的過程陪伴她們走過傷痛。我聽了,很感動,大聲地稱讚她,實在的在幫助人,更別提影響到的家庭孩子的未來,她只是笑笑地說「有嗎?」

 

另一位先生,可是台灣的葫蘆大師,種了許多破紀錄的葫蘆,不管是長度或者型體,都很有意思。

 

除了教人如何種植葫蘆外,他還想到彩繪葫蘆的好方法,讓失智的長輩都可以盡情的揮灑,不必擔心畫得不好,又從中得到樂趣和成就感。

 

不過,這位先生白天的身分卻是機車行老闆,是專業稱職的師傅,卻也是許多人的生命導師。


斜槓老年

銀髮族也有多重身分

 

現在大家常在說什麼「斜槓青年」,也就是同時擁有多種不同身分。不過說起來,剛剛講的這幾位,各個都符合呀!不但有各種身分,生活多采多姿,也都是七、八十歲的資深美少年、美少女哦!

 

看著他們,我很感動,更很喜歡。

 

有時候,我們很容易被限制,但最常限制我們的是自己。

 

我們會覺得,可以給我們收入的身分最重要,所以終其一生,我們就只是個上班族,可是卻忘記,人生的收入不該只有錢。而且,光只有錢,實在也很難在晚年拿出來分享。

 

我爸以前說,結婚要挑一個聊得來的人,因為,你遲早會老得只剩張嘴。

 

我那時覺得有道理,現在更理解,原來,工作是個面向,但要是人生只有一個面向,雖然不見得不好,但總是單調。

 

人生無聊,就會無味,也會無謂,彷彿有你、沒你就無所謂,那多少令人有點難受。

 

動人,讓人想動

你願意當銀髮生活達人嗎?

 

回程路上,我想著自己為什麼會有一股很想衝出去的感覺呢?

 

一種你知道,很想做點什麼,很想用力奔跑,很想大聲呼喊的興奮感。

 

我想,因為我看到有人的生命很精采,你會想想,自己的呢?你會想要是自己也可以像這些銀髮生活達人一樣,點亮別人的人生,那不要說多了不起,至少自己會感到有點小成就感。

 

我想,當生命裡所有數字都越來越多,「錢」這數字的意義就會越來越小,那,是不是現在就該動起來,想想自己喜歡什麼,想想自己想學什麼,想想自己可以教人什麼。

 

那個「什麼」,應該會讓我們重新確認,自己不只是「什麼」而已。

 

什麼都好,什麼都可以,只要抓得住什麼,給得出什麼。

 

噢對了,聽說,他們又要招募第三屆的銀髮生活達人了,充滿活力的大家要不要去試試?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性感足球翻轉人生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你才站得起來」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31日 分類:品味人生
  • A
  • A
  • A

台灣男子足球在2016年6月陷入史上最低排名,卻在前陣子以2比1逆轉勝巴林、世界排名締造新高、主場5連勝、還拿下59年來首座國際賽冠軍,大家難免會想說:這是同一隊嗎?

文/盧建彰

 

差別在哪呢?當然是球員本身起了變化,但不是加入了超級明星球員,而是所有球員全成了超級明星。

 

提倡「性感足球」 球員火力全開

 

原來,請來了位英國教練懷特(Gary White),他提出「性感足球」(Sexy Football),但這可不是一種戰術,而是一種更高層次的信念。

 

強調的是球員在球場上的情緒和投入,要充滿自信和興奮,比起陣形、技術等等,他更在意球員對比賽的看法。

 

我來節錄一段他親口說的話,實在太打動人了。

 

懷特說:「我們必須翻轉台灣足球思維,不能老是把自己當成弱隊或小國,上場就是要戰鬥,該攻擊或發火都要表現出來,尤其在主場,不能讓對手覺得來你這裡就是要穩拿3分。比方被對手撞,應該是全部人要衝上去找對手或裁判理論,而不是自己默默原地爬起來就算了。」

 

性感足球概念 企業國家也適用

 

我覺得,把足球兩個字拿掉,也非常成立,也太成立,太適合當代的台灣了。

 

我光是把這段再抄寫一遍,都熱血沸騰起來,企業內部面對挑戰,如果可以所有成員一起,理解目標,並且為目標拼搏,就太棒了。

 

國家更應該這樣,雖然每個人彼此在場上的位置不一樣,功能也不相同,可是遇到國家大事,就一起面對對手,一起衝上去,一起圍上去。

 

還有一個提問,我們自己的人生,性感嗎?

 

對自己心動 做得漂亮才活得漂亮

 

我們在職場上多數時候的選擇,都是明哲保身,也確實需要,有些時候,你甚至會覺得對的事,就留給別人去做吧,讓別人去出頭。總是講究溫良恭儉讓,總是壓抑情感,只是情感壓抑久了之後,反而失去了情感,不再為事情感到興奮、激昂,不再為人投入情緒、熱愛,那,是不是也少了些樂趣?

 

我們總會想活得漂亮,但事實上,躲起來,並不會多漂亮,(噢,躲得漂亮!這種話怎麼樣都不太像讚美),只有你做了什麼,那個什麼才會讓你覺得,漂亮。

 

你對你會怦然心動嗎?你對你會尊敬嗎?你對你做過的事感到自豪嗎?

 

用一個詞來形容,是精采獨特,還是只是辛苦忍耐?

 

你對你將做的事會充滿想像、無比興奮嗎?

 

問題並不難,但回答問題有點難。

 

但這問題不重要嗎?

 

畢竟,做得漂亮,才活得漂亮。

 

無法迴避的問題 你喜歡你自己嗎?

 

你喜不喜歡自己,當然是個很終極的題目。

 

雖然,平常我們會替代成「你覺得自己的人生有意義嗎?」不過,問多了這種高深且重複頻率高的問題後,我們難免會疲乏,難免會無感。

 

但事實上,也許,真正的提問是:到底我喜不喜歡我這個人、我做的事?因為最後那天來臨時,我們多少無法迴避,無法迴避那個人的目光,無法動彈,無處可逃,你得迎向那個人的目光,回答那個人的問題。

 

他的問題就是:你值得他喜歡嗎?

 

而他就是你。

 

生命是一場創作 你為所愛做了什麼?

 

創作有時候不是那麼容易,有時又容易地要命。因為你不去做,你自己會受不了,你自己就有禍了,你自己會覺得,要命,我怎麼沒去做呢?

 

生命是一場創作,而不只是工作。拿掉名片,你還剩什麼?而你遲早得拿掉名片的,那你的創作如何呢?創作雖然可以談很多,但最後,還是得回到一個核心,那就是,你,你和你喜愛的、你厭惡的之間的關係。

 

有個小竅門,就是問自己,為我喜愛的做了什麼?

 

有時候,我會問自己,到底有沒有什麼不同。一件事物因為我喜愛它,究竟有沒有什麼不同?

 

如果沒有不同,表示我喜歡它跟我不喜歡它,對它沒差。

 

如果沒有,表示我的價值觀,我的道德良知,在這世上,無足輕重。

 

因為,我從沒為它付出什麼。

 

它或許也沒關係,但「我」,終究是個無足輕重的存在了,在我明明關心在意、感興趣的領域裡。

 

我們就是市場 付出行動展現支持

 

比如,你以為書店一開門就有錢拿嗎?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逛書店,卻不買書,你就是在佔便宜。你佔了書店的便宜,你也佔了跟我一樣買書的人的便宜。

 

我們常說交給市場機制,可是卻忘記,我們就是市場,我們應該要投票,用鈔票投下贊成票,實際地支持我們喜歡的事物,否則他們會消失。

 

你知道,你對喜歡的事物跟不喜歡的事物,如果都一樣漠不關心,那對這世界來說,你有沒有喜歡,根本沒差。我的意思是,有你跟沒你到底差在哪裡?

 

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書,你就該買書,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看小說,你就該買小說,否則,你喜歡的,遲早會成為你懷念的。

 

你喜歡的,遲早會成為你懷念的。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 你才站得起來

 

就像足球一樣,你也可能很會踢球,擁有優異的技術、天生異秉的體能、豐富深刻的經驗,但你只是在場上晃着,你不投入,你無心,你也無意,你其實也就是無能。

 

無能,再怎麼想,都不太性感。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你才站得起來。而且,為你在乎的站出來,挺身而出,捲起袖子,你站起來也才有意義,否則,你也只是站着而已。

 

你真心在意的,應該就是你要衝出去的,你會全心投入,不害怕別人怎麼說,不隨便放棄,更不輕易停下腳步,因為你關注,因為你放入了真感情,因為你是為了你而做,你不是為了辦公室氣氛,不是為了老闆目光,你考慮限制,並且超越限制。

 

當你這樣,你就是在創作。

 

別人無法說什麼,因為不管說什麼,他都沒你性感,至少在你眼裡,你追求的是你,你追求的不是他,你要得到認同的,是你。

 

當你這樣,你的眼睛一定是發亮的,你一定是整個人發亮的,你一定活得發亮,你是你自己的超級明星球員。

 

你是你人生的創作者,你性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