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末期要不要急救?安寧療護給病友善終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0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失智症晚期和癌症末期一樣,都是威脅生命的重大疾病,但台灣社會普遍對此認知不足,因此對失智症晚期仍積極救治,使得許多病友在生命末期仍承受諸多痛苦。

高雄醫學大學醫師陳炳仁分析健保資料庫發現,台灣失智患者生命最後一年,有高達七成接受過管灌餵食、六成曾接受氣管內管插管及呼吸器治療,三成曾執行心肺復甦術急救,近兩成仍在洗腎,比率遠高於歐美先進國家,在亞洲國家中也偏高。

 

失智患者末期受苦

建議改採安寧照護

 

而且,失智病人接受氣管內管插管、呼吸器治療及心肺復甦術急救的風險是癌症病人的四倍以上,這些治療幾乎集中在過世前一個月,失智患者並沒有因此順利存活,反而是在生命終點受盡折磨。

 

英國布里斯托大學醫學院教授朱利安(Julian Hughes)表示,失智症晚期與癌末患者有許多相同之處,例如使用許多維生醫療與急救處置,但對患者已沒有幫助,失智症安寧照護應採取以人為本的照護模式。

 

事實上,台灣健保從2009年開始,已將失智者納入安寧療護服務對象,但至2013年底為止,接受安寧療護的失智者僅佔總人數的1.64%,其中很多人還是因為同時罹患癌症,才會接受安寧療護。

 

而且,沒有罹患癌症的失智症病人,即使接受安寧療護後,仍有高比率接受維持生命治療。

 

▲民眾可上網下載電子版《失智症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指引》,文末附有網址連結。(圖/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多認識晚期失智症

修改安寧收案條件

 

事實上,失智症和癌症一樣都是會威脅生命、導致死亡的重大疾病,但民眾與醫療人員普遍對此沒有充分認知,因此傾向積極救治,而不是選擇及時採取安寧緩和療護來照顧失智患者。

 

陳炳仁醫師建議,台灣應提升社會對失智症晚期的了解,進而做出適當的醫療照護選擇,呼籲應推廣失智症的安寧緩和療護。不過,目前健保失智安寧療護的收案條件並不適合失智患者,專家指出健保署應修改健保的失智安寧收案條件。

 

失智者家屬尋共識

病友預立醫療決定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周貞利陪伴失智症的父親及婆婆超過十年,她表示若家中有失智症患者,全家人都要努力認識這個疾病的樣貌,並了解在病程中家屬能做的因應措施,每隔一段時間都應討論並達成共識,當疾病到了晚期病程,才不致於不知所措,也較容易接受安寧療護,讓失智家人獲得善終與平靜。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周貞利提醒,失智症患者的家屬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討論對疾病的因應措施,並達成共識。(圖/台灣失智症協會提供)

 

明年將上路的《病人自主權利法》強調,失智患者應盡早進行預立醫療照護諮商與預立醫療決定,建議失智者可以及早與家人、醫療團隊共同討論,從而尊重其自主意願使其安詳善終。

 

失智症安寧緩和醫療照護指引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症篩檢揪病灶 指紋建檔防止走失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5月04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高齡社會來臨,失智症人口攀升,及早發現疾病、善用長照資源可以提供失智症患者更好的照顧。新北市的亞東紀念醫院今(4)日啟動「新北市長照特約亞東社區整合型服務中心 」,現場並提供失智症篩檢與指紋按捺服務。

亞東醫院是新北市唯一的醫學中心,本次和21間長照單位合作簽屬長照特約社區整合型服務,包含失智症在內的病友與家屬將可透過一站式的服務獲得醫療與照護資源,像是交通接送、輔具租借、喘息服務、照顧服務等。

 

幾年前罹患失智症的素花奶奶,過去是一名全心奉獻家庭的家庭主婦,對孩子的照顧無微不至。素花奶奶的女兒廖小姐表示,當初知道媽媽失智,內心無法接受也相當難過,但仍努力陪伴媽媽聊天、下棋,盡量讓她開心,並善用臨托、家屬課程等長照資源,讓照顧媽媽的工作更順利。

 

▲素花奶奶與女兒廖小姐溫馨相擁。(圖/亞東醫院提供)

 

近年來失智症人數增加,人人聞「失智」色變,但其實民眾可以透過篩檢,及早發現疾病或風險。亞東醫院在今日活動現場也有三名志工替長輩進行快篩,透過輕鬆聊天的方式搭配專業篩檢表格,了解長者是否可能患有失智症。

 

▲亞東醫院志工替長輩進行AD-8失智症快篩。(圖/亞東醫院提供)

 

志工徐阿姨舉例,她會詢問長輩,假如收到一封寄錯的信件該如何處理,若長輩知道要還給郵差或協助轉交給正確的收件人,這一題就算過關,但若長輩一臉茫然或完全不知如何處理,恐怕就有失智症的疑慮。

 

另外,不少失智症患者會失去對生活的興趣,待在家中不願出門,因此志工也會詢問長輩平日的興趣嗜好,了解最近是否仍有從事相關活動。

 

▲亞東醫院志工徐阿姨投入失智症篩檢行列已有六、七年之久。(攝影/林芷揚)

 

其他的問題還包含:今年是民國幾年幾月、是否會操作電視或冷氣遙控器、能否自行提款或存款、有沒有重複買菜的情況等等,有時甚至直接拿出銅板和鈔票,確認長輩是否能夠辨識、順利算術與找錢。

 

若篩檢結果顯示有失智症傾向,則會協助轉介至神經內科看診,若僅有可能風險,在長輩同意下,志工會再打電話追蹤關心。

 

▲新北市政府警察局鑑識科人員現場協助長輩按捺指紋並建檔。(圖/亞東醫院提供)

 

除了失智篩檢服務,現場還有新北市政府警察局鑑識科人員,替長輩進行雙手十隻手指的指紋按捺並建檔。鑑識科人員表示,早年的指紋建檔容易有模糊不清的問題,現在採用電子化設備與系統,指紋清晰、容易辨識。

 

未來若發生失智症患者離家走失的情況,警方就可以透過指紋辨識確認患者的身分,盡快協助返家,為失智長輩的安全把關。

 

▲進行按捺指紋時,雙手十隻手指的指紋都需建檔,未來萬一長輩走失,警方便可透過指紋辨識身份,盡快協助返家。(攝影/林芷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婆婆失智誰照顧?媳:如果我能多賺點錢就好了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果我能多賺點錢就好了……」39歲的士茜(化名)說著說著,眼淚再也止不住。斗大的淚珠滑落臉龐,是無奈、是不捨,也是她好一段時間情緒累積的潰堤……。

婚姻美滿的士茜,和丈夫育有一子一女。家庭是她極大的生活重心,特別是為孩子做美味料理,讓她成就感滿滿。她過去曾在媒體業工作,家庭、事業能夠兼顧。只是,約兩年前工作出現變化,而婆婆的健康狀況,也逐漸亮起紅燈。

 

其實士茜一家人並未與公婆同住,但住得不算遠。婆婆73歲、公公大婆婆3歲,倆老昔日感情極佳,可說是形影不離。士茜的先生在家排行老三、上有兩個哥哥。大哥長年居住美國,也在台北生活的二哥與二嫂,育有兩個孩子,現與公婆同住。

 

重複喃喃自語 婆婆記性開始衰退

 

幾年前,家人發現,婆婆開始有忘東忘西的情況出現,自己的首飾也開始亂塞。起初,家人不以為意,覺得老人家難免健忘、記憶力下滑。但就在一次、全家人一起到國外出遊,「好多雪啊、好多雪啊。」婆婆常重複喃喃講著同樣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士茜與家人開始意識到,婆婆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

 

家人將婆婆帶到醫院檢查,起初醫生判斷,婆婆是甲狀腺低下、記憶力因此出現衰退情況,服藥一年多,情況卻看不到改善。後來家人發現,婆婆吃藥的狀況並不正常,一方面,更憂心婆婆記得的事愈來愈少,家人決定趁早多帶公婆出去玩,澳洲、捷克,都有一家人的足跡。士茜難以忘記,去捷克過海關,婆婆失禁在位子上,一家人的驚慌失措。

 

婆婆這樣的情況似乎是愈來愈嚴重,就醫後做了斷層掃描,直到一年前,確定婆婆失智了,而且已經是中度以上的階段。

 

照護產生財務缺口 全家人身心俱疲

 

公公年紀大了,雖然身體堪稱硬朗,但其實並不適合擔任主要照顧婆婆的角色。二哥二嫂雖然與公婆同住,但平時忙於工作、照顧孩子,也無法隨時照護。婆婆的情況,需要有人顧著,她開始會叫不出家人的名字、也已經走失好幾次了。

 

士茜很憂心,不僅是因為婆婆幾度走失,她不知道能怎麼辦。「請人照顧婆婆」似乎是最好的方法,但這筆費用無法由單一家庭來負擔。家人幾次討論,人在美國的大哥、天高皇帝遠,似乎無意出錢。二哥二嫂則表明「要養孩子,恐怕沒辦法再出錢。」而士茜與先生也有兩個年幼的孩子要拉拔,想獨力負擔請人照顧婆婆的費用,實在也有困難。這個到底該怎麼照顧婆婆的問題,就這樣擱著、懸而難決……。

 

「我真恨不得自己能多賺點錢,去負擔照顧婆婆的費用。」士茜說著,眼淚再度奪眶而出,婆婆失智後發生的種種狀況、都深深印在她腦海裡。這些年來,家人其實已經感到身心疲憊,特別是婆婆幾次走失,對家人來說都有不小的衝擊。

 

就連過去素來與婆婆感情融洽的公公,竟然也好幾次動手打了婆婆。「我相信,我公公也真的很累很累了……。」士茜邊拭淚邊說,起初怕婆婆再走失,公公還盡可能盯著,後來累了,也只能半放棄說,「每次都去那幾個地方,真的要是又再跑出去了,再去那些地方找找?」

 

保險業從零打拚 盼增加收入提升生活品質

 

家人曾試著找居服員來協助,但失智的婆婆會罵對方,懷疑自己的項鍊被拿走了。婆婆失禁的問題也困擾著家人,士茜想到這些,想到公公也年紀大了,強烈的無力感襲來,對於離開媒體業後、年齡邁入四字頭的自己該怎麼做?她相當徬徨無助。

 

朋友勸士茜,還是得跟家人一起討論,設法共同來面對這問題,特別是公公也年紀大了,若是因為照顧婆婆,公公也累倒了,對家人來說,處境可能會更艱難。但士茜也有滿腹的無奈,或許迫於現實,家人至今並沒有更積極地找出解決之道。

 

幾個月前、士茜進入保險業,從零開始打拚。原本她擔任內勤工作,後來為了想增加收入,自請轉任保險業務,除了設法多賺錢、去負擔婆婆的照護費用,她也開始深入了解長照險。「就是因為經歷過這些,我深切體認到這部分有多重要。」對士茜來說,轉換跑道再辛苦,也要努力撐過去,她衷心希望失智的婆婆與家人、都能擁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讓失智者有尊嚴 日本「桃李咖啡」這樣實現社區營造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4月19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日本長照經營者形山昌樹之前來台演講,介紹他們經營的「桃李咖啡」。演講內容聚焦在如何改善一般老人與失智老人的生活品質,並透過小規模實驗,摸索永續經營之路。他們目前不能說有偉大的成就,但已累積許多心得,可供其他有心改善長者生活的人參考。

文/周傳久

 

根據形山昌樹分享的資料來看,「桃李咖啡」(http://www.c-care.co.jp/)並非起於政府政策,更非政治人物速求亮點的產物,而是起於他有一次聽到建築界的朋友說,希望打造一個自己以後也願意使用的服務。

 

形山昌樹反思二十幾年前,日本照顧失能、失智的病友仍不夠人性,於是他根據學理研究結果和熱情,營造一間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的小型輕食店,又讓失智者參與內場工作,並同時開發提供給非失智高齡者的就業機會。

 

再來,形山昌樹覺察到,雖有理想,也得連結更多其他資源,才能繼續讓服務存在,所以後來發展成為一種社區總體營造類型。

 

觀察這個發展歷程,再考量日本服務文化發展源流,有以下幾點或可供台灣有意改善失智老人生活者參考:

 

一、同理設計

 

前面提到,形山昌樹的朋友說,要打造以後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其實,設計一個自己都願意使用的服務,是種友善同理,在高齡社會尤其重要。

 

試想,台灣法律規定,老人安養機構的住房人數上限是六人一間(我在屏東採訪過二十二人一間的),有哪位設計這種法律的官員,以後願意去住?住在一個平均一天因他人干擾和彼此陌生,而只能睡五點五小時的場所到死?

 

所以,友善同理是好服務的開始。不過,形山昌樹為什麼願意採取行動?他用什麼方法,從無到有設計服務雛形?或許以後可更詳細交流。

 

另外,其實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和使用的服務,也會隨時空轉變,戰後嬰兒潮就與前一代不同。有了這麼人性的出發點,還可以搭配科學方法,就能有更完整、周延的落實。最終,不只讓自己也願意使用,而是更多以前裹足不前的客戶都能看到新的經驗和希望。

 

二、價值基礎

 

服務設計是近年歐洲與日本長照研發的基礎知識。歐洲有基督教文化傳統,對於與自己非親非故的人,該怎樣看待他們的價值,以及為什麼要顧念他們,在聖經有清楚的論述。

 

日本則有武士道,以及近代的敬業精神、服務精神與積極學習的文化,這些已讓某些新的服務要怎樣開始,形同內化成為生命和生活風格一樣自然。而且,日本也有由下而上、幾近全民運動的學習態度,可以不斷改善做法。

 

台灣還需要強化這方面的基礎,但強化的根基來自何種倫理思想與方法論?這點仍需探討。

 

三、支持發展

 

先前台灣媒體引述報導日本有一家「送錯餐餐廳」,也是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鼓勵大家包容他們在工作上的錯誤。不過,這麼做,有可能讓失智者被看笑話。

 

「桃李咖啡」也提供機會給失智者當服務生,可貴的是,他們不是只靠顧客包容,還想到要設計失智者能使用的菜單介面。在餐廳後場,也讓失智者繼續投入他們有能力做的工作,這樣比被限制活動而由他人代勞更有尊嚴。

 

這背後的意義和丹麥的長照教科書上,討論失智那一章的第一頁說得很像,「照顧者要了解並接受一個事實,就是失智者和一般人一樣,有追求自我實現的期待。照顧的責任,就是支持弱勢的自我實現者繼續追求生活期待。」

 

「桃李咖啡」至少映照出在工具、互動、流程等層次上支持失智者的作為。換言之,這是對失智者的服務,讓他們服務別人。芬蘭的身心障礙社區人才派遣中心,更把這種理想更發揚光大,引申到全人照顧。

 

(參考資料:https://www.nokiankaupunki.fi/sosiaali-ja-terveyspalvelut/vammaispalvelut/kehitysvammapalvelut/tyo-ja-paivatoiminta/kahvila-vohveli/)

 

四、由下而上

 

「桃李咖啡」後來走向社區總體營造,意涵是由大家參與和資源配合。若引用近來服務設計界經常使用的商業模式藍圖來分析,其實就是「外部協同組織」那個欄位。

 

首先,這牽涉到我們怎麼界定社區或社群,是以村落嗎?或共同生活特性的人?不同思維,輔以科學方法釐清資源間距離和可行性關係,將讓我們看不見或看見更多可能。

 

「桃李咖啡」已有社區行銷活動,定期讓更多人理解其理念,吸引不同背景民眾參與。或許下一步能更制度化,讓年輕一代投入會更好。

 

例如在芬蘭,許多大學相關科系同學被導入短期工讀來支援特殊照顧,這樣也是雙贏。而且學生還沒畢業,社會就儲備了更多打破成見又有經驗的人才。

 

台灣早已推社區總體營造,但有多少是出於基層?政府常以補助支持某些新生活理念,一補助就很怕沒有做出讓長官歡欣的成果,或者沒有形成明星社區。

 

但「桃李咖啡」始終是自己摸索,透過自願參與的中年者的人脈、經驗與見識,在實踐中逐步成長,這似乎是比較實在的方式。

 

五、落實尊嚴

 

關於形山昌樹提到,他們追求「失智者是主體」的概念,這其實不是很新鮮的觀念,可是怎樣落實真是挑戰。要注意的是,失智者認知功能退化,但也不是全部失能。

 

另外,失智者因認知退化,情感部分的敏感度可能放大,而且情感本來就不是隨認知對應幅度退化。想要創造失智者更多的主體感,進而增強安全感與尊嚴,必須善用情感部分,配合還存有的認知能力,加上照顧者的態度,才能做到。

 

「桃李咖啡」有掌握這種精神,但隨著失智者退化和諸多科技進步與社區改變,必然還有更多方式可以維繫、發展失智者的主體尊嚴。例如,荷蘭甚至有音樂系的樂團,讓失智者按著他們喜好的方式來指揮,配合失智者演出,也是一個例子。(參考資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kBo17v8-A)

 

那「桃李咖啡」的下一步呢?

 

歐洲近年累積的經驗指出,失智者異常的行為、言語必有原因,我們必須了解原因來幫助他們度過困境。其中,有六成的困境可能不是來自失智者本身的器質性病變,而是照顧者所營造的環境與溝通方式。是我們對「認知症」認知不足,造成他們難以發揮長處,以確保自主尊嚴。

 

當在地老化和失智友善社區越來越受到重視,也被認為是比集中住在機構和脫離熟悉住處更人性的終老方式,台灣和日本以及歐洲老化國家,勢必在老人佔社區總人口的三成、四成甚至五成時,得摸索出更合宜、多贏的生活模式。

 

這挑戰了生命根本價值,和群己倫理關係。「桃李咖啡」的發展歷程有許多小環節,可找到價值思維激盪的縮影。台灣急推長照時,實不能忽略釐清價值共識,也要給一點時間,讓更多好的服務長出根,再開花結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杯咖啡的感動 「年輕型失智症」病友快樂服務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14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失智症不單是老年人的疾病,全台約有一萬多人65歲之前就罹患年輕型失智症,許多病友確診時只有五十多歲,是家庭經濟支柱也可能是公司主管,對患者與家屬是一大打擊。所幸,目前已有由病友提供服務的咖啡坊,期待社會對年輕型失智症患者多一點理解與友善。

62歲的林先生年輕時在大陸從事電子業,四年前遇到公司無預警資遣,於是回到台灣。原本個性溫和的他,脾氣漸漸變得暴躁易怒,曾任護理人員的太太發覺不對勁,去年帶先生就醫之後,才知道罹患年輕型失智症。

 

▲林先生在咖啡坊工作,除了烤餅乾之外,也為顧客現場製作一杯杯溫暖的咖啡。(攝影/林芷揚)

 

林先生回憶,當時他的兩個孩子一個正在創業,一個還在國外唸書,突如其來的疾病讓他承受很大壓力。所幸,除了固定服藥回診之外,他也參加台灣失智症協會的課程,包含戲劇、舞蹈、手工藝等,同時替自己安排運動、閱讀、擔任圖書館志工等活動,幫助促進大腦健康、延緩病程,連醫師聽了都讚賞。

 

 

▲林先生熟練地製作各式咖啡,每一杯咖啡都是滿滿的心意。(攝影/林芷揚)

 

為協助年輕型失智症病友增加社會互動,台灣失智症協會在台北市設立「young咖啡坊」,由病友製作咖啡、餅乾、三明治等餐點並提供服務,今(14)日正式開幕對外營運。

 

失智症病友已花一個月的時間學習料理餐點,林先生在現場熟練地泡咖啡,也有病友在協會人員的協助下,親手做鮪魚玉米熱壓吐司,再由另一位病友負責送餐。咖啡坊氣氛溫馨、熱鬧,每位穿著圍裙的病友都樂在其中,認真而快樂地提供服務。

 

▲在吐司上塗抹玉米沙拉、小心翼翼放上番茄片,一名開朗的病友正在現場製作鮪魚玉米熱壓吐司。(攝影/林芷揚)

 

▲服務員快樂地穿梭在咖啡坊內,為客人送上美味餐點。(攝影/林芷揚)

 

有位病友分享,以前在家從來不用煮飯,來到咖啡坊之後才學習如何做飲料和點心,笑說每種工作他都喜歡,也會與同伴互相支援。從病友的笑容中,看得出來,這裡確實提供病友一個促進身心健康的快樂園地。

 

林先生指出,他罹病之後主動上網、借書查閱相關資料,才漸漸了解失智症是怎麼回事。他知道自己現在會有片段式的記憶,比如記得身上有錢,但忘記後來錢花去哪裡,或是記得太太買粽子回家,卻忘記曾經吃過。全家人也還在學習如何與失智症病友相處。

 

目前社會對失智症的認識還不足,林先生表示,尤其缺乏對年輕型失智症的了解,一般人看到五、六十歲的病友,都不會想到失智症的可能性,因此難免遇到對病友態度不友善的情況。

 

「young咖啡坊」每周六營運,因座位有限,需事先上網預約,希望民眾看見失智者更多的可能性,並給予多一點耐心與理解,共同打造失智症友善社會。

 

▲台灣失智症協會設立的「young咖啡坊」每周六10點至16點對外開放,採事先上網預約訂位。(攝影/林芷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糖尿病血糖控制不佳 恐讓失智症提早報到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0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根據美國研究指出,高血糖恐影響大腦功能、導致大腦萎縮,連帶使得認知功能和記憶力下降,甚至大幅提升罹患失智症的機率。除此之外,國內的臨床研究結果也顯示,糖尿病患者罹患失智症的機率原本就比一般人高出6成,如若糖友的血糖控制地不理想,罹患失智症的機率甚至比一般銀髮族高出1.5倍!

文/養生小金孫

 

78歲的老劉是一名資深糖尿病友,長期血糖控制不佳的他,去年因高血壓、蛋白尿等併發症導致腎功能衰退,而開始接受洗腎治療。雖然已經開始洗腎,但是老劉仍是不忌口地大啖美食,每次的體檢報告血糖值總是高居不下。

 
近來,老劉發現自己記憶力明顯變差,常常上一秒說完下一秒就忘了,某次回診時,醫生建議老劉做進一步的腦部檢查後,居然發現老劉已經出現輕微失智症的症狀!

 

糖友罹患失智症的機率是一般人的1.5倍

 
根據美國研究指出,高血糖恐影響大腦功能、導致大腦萎縮,連帶使得認知功能和記憶力下降,甚至大幅提升罹患失智症的機率。除此之外,國內的臨床研究結果也顯示,糖尿病患者罹患失智症的機率原本就比一般人高出6成,如若糖友的血糖控制地不理想,罹患失智症的機率甚至比一般銀髮族高出1.5倍!

 
醫師指出,多數人都知道,糖尿病如果控制不佳,很可能會誘發慢性腎病變、神經病變、眼睛病變等併發症,卻輕忽了長時間血糖過高,易導致動脈硬化、血壓升高,甚至可能演變腦中風,傷害腦部血管。
 
醫師進一步說明,臨床上已經有許多研究證實,血糖控制不佳的糖友恐罹患「糖尿病失智症」,主因為患者因為長時間的高血糖,會使得血管嚴重退化、產生血管病變,甚至是傷害腦部的大小血管,導致腦部功能受損。

 

低血糖也可能誘發失智症

 
不僅如此,其實低血糖也可誘發失智症的發生,醫師指出,如糖友長期低血糖亦會造成腦部缺氧,而這一類的失智症又稱為代謝性智能退化,若能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失智情況多半能夠獲得控制,甚至有機會慢慢恢復記憶。

 
醫師強調,糖友千萬不可擅自停藥或不按時吃藥,面對糖尿病,穩定控制血糖才是保有良好生活品質與控制病情的不二法門!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