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的第三人生 情願慢,也不要急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5月02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時間」對第三人生來說,是很矛盾的。由於人的壽命有限,所以感覺時日無多,好像很多事都還沒做,因而非常焦慮。另一方面,由於無須再工作,也無須再承擔教養責任,因此可自行支配的時間反而變多,但若不善加利用,導致生活空洞,也會感到非常惶恐。

以「旅行」這件事來說,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世界這麼大,還有那麼多國家沒有去過,怎麼辦?所以很多人瘋狂旅行,希望把書上介紹的所有景點和美食,都至少能看一遍、吃一回。很多旅行團的規劃就是在十天左右的時間內,可以讓你跑遍三四國,美其名CP值很高,其實不過就是走馬看花、囫圇吞棗。

 

不愛跟團走馬看花

卻沒勇氣獨自旅行

 

我四月上旬參加的奧捷旅行團,就是這種典型的行程。扣除來回航程,在奧地利待三天,在捷克待四天,所有重要的景點都看到了,但號稱最美麗的中世紀古鎮庫倫諾夫豈是一天就能徜徉的?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鼎盛時期建立的熊布朗皇宮(又稱美泉宮),怎麼可能半天逛得完?

 

在幾乎同一期間,數年前我去尼泊爾旅行時的領隊Tammy,她花了近二十天的時間,獨自一個人旅行匈牙利、捷克、奧地利,看到她即時在臉書上分享的旅行見聞,我真是羨慕得不得了。

 

我其實是有時間,也可以這麼做,而且她的花費甚至比我更低,但我就是沒信心自己一個人旅行。雖然想要深度旅行,但卻沒有能力做到,這恐怕是大多數人的遺憾。

 

某天下午,我們在布拉格要下遊覽車,去入住飯店時,Tammy居然就站在人行道上,這次巧遇是該趟旅行最大的驚喜。

 

國內居遊深入當地

排除國外語言障礙

 

美食及旅遊作家韓良憶一直鼓勵大家要在一個地方「居遊」,透過一個月的時間long stay,才能真正玩透那個地方。現在也有很多人藉由短期「遊學」,達到相同的目的。

 

不過,這牽涉到語言的障礙,因此讓很多人裹足不前。既然出國居遊或遊學,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那麼我們何不在國內這麼做呢?因為這絕對沒有語言隔閡的問題。

 

這時,我要舉四月下旬所參加的另一趟旅行為例了。這是一個四天三夜的蘭嶼行程,看似尋常不足為奇,但我們是用徒步環島的方式來進行,而且是一趟充滿文史內涵的深度旅遊。

 

蘭嶼旅行徒步環島

深入認識在地文化

 

我這幾年認識的一群朋友,為他們的團體取了個「蝸行」的名稱,經常會選定一個地點,至少做三天兩夜的安排,而且完全用徒步的方式進行,並請當地人士擔任導覽,最後大家還會捐錢給在地的環保或文史相關團體,走的公里數愈多,錢就捐得愈多。這次的蘭嶼之行也完全比照辦理。

 

為了展現決心,承辦的「魚飛文創」還製作了一件T恤,上書「徒步環島,不要載我」八個大字。頂著烈日豔陽,有時還來場短暫的傾盆大雨,我們花了兩天的時間繞行全島一周。這不叫「接地氣」,什麼才叫「接地氣」?

 

日本四國有「遍路」、西班牙有「朝聖之旅」、美國有「阿帕拉契縱走」,動輒數百,甚至上看一千多公里,都是近年很夯的徒步健行之旅,為何台灣不也來規劃類似的行程,與環島騎單車互別苗頭呢?

 

蘭嶼傳統的拼板船(也就是大家俗稱的「獨木舟」)製作過程、織布文化,還有地下屋的參訪,或許很多蘭嶼的行程都會安排,但我們這一次花了更多的時間去了解「蘭嶼之父」紀守常神父當年偉大的感人事蹟,這是此行最特別之處。

 

我們從台東搭船到蘭嶼之前,特別參觀了位於台東白冷教會會所內的「紀守常神父基金會」,也在島上親自拜訪了幾位當年和紀神父一起為達悟族人爭取權益而奮鬥的夥伴,並參訪了極具傳奇色彩,由紀神父親自興建的紅頭天主堂。

 

教堂內居然沒有耶穌和十字架,而且聖母瑪利亞也是依照蘭嶼婦女的形象所繪製,都見證了紀神父完全融入當地居民生活的在地化。

 

徒步環島當然很辛苦,但能深入蘭嶼的歷史與文化,則讓人感到非常的充實與興奮。傳統總有一天會式微,歷史也終究會被遺忘,我們何其有幸能在它們消失之前,向它們做最後的致敬。

 

別奢望在人生最後的歲月中跑遍全世界,何不用更悠閒的心情、更緩慢的步調,好好體會台灣被我們長久忽略的美麗,甚至是哀愁?到了第三人生,情願慢,也不要急!!!

 

後記

 

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曾提到我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碩士在職專班一事。4月26日已經放榜,我僥倖如願考上,爾後我將在這個專欄中,陸續分享我重回校園就讀的點滴,敬請期待。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幸福「五老」新解 教你活出第三人生的積極面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1月11日
  • A
  • A
  • A

很多人說,要擁有幸福的「退休人生」,一定要具備以下「五老」:老伴、老友、老本、老居,和老身,然而我卻認為這些都太被動、太消極,好像如果不能牢牢抓住,晚年就會非常淒涼。誰說老來就不能有「新」意?

老伴

 

我當然不是在鼓勵大家拋棄老伴,去追求一段黃昏之戀,而是說千萬不要老夫老妻整天膩在一起。到了第三人生,夫妻已經牽手度過二三十年,年輕時熱戀的感覺,應該早就被家庭生計、子女教養等等責任消磨得差不多了,此時能相敬如「賓」已屬不易,只要不是相敬如「冰」、如「兵」,就要心滿意足了。

 

日本有一度很多婦女在先生一退休之後,就立刻提出離婚的要求,但現在他們用「卒婚」來維繫原有的婚姻關係。「卒婚」一詞取自「卒業」,也就是要從婚姻中畢業,進入下一個階段:各自開創並擁有屬於自己的社交圈,但仍維持著原有的家庭生活。這樣做,才不會經常要勉強彼此參加對方的聚會,而且也因為參加不同的活動而會產生很多新的話題。以我為例,我因為寫作而認識很多新朋友,太太則因為參加社區舞蹈班而結交了很多新閨蜜,都讓我們的日常生活更多采多姿。

 

老友

 

沒有老友的相互打氣、打屁,第三人生肯定會很寂寞。老友相聚,真有談不完的年少豪情,甚至還有很多陳年八卦可以彼此吐槽,但久了之後,這些話題終究會因為不斷重複而漸趨乏味。最近我真的有點厭倦參加同學會,因為大家都上了臉書,每個人的近況都不斷更新,導致真正見了面之後,彼此關心的熱度卻明顯降溫了很多。

 

第三人生一定要努力結交新朋友,才能讓生活因為有了新的視野而更加豐富。新朋友哪裡來?至少要走出家門才可能認識啊!所以在第三人生,絕對不能讓自己成為宅男、宅女。我在之前的文章曾提到,跟團旅行最容易交到新朋友。我和太太在近幾年的幾次出國旅遊中,至少就交到二三十個新朋友,回國後還會繼續相約出遊、露營、聚餐。此外,透過共同的興趣與學習,也是交新朋友的重要管道。

 

老本


這兩個字會讓人誤以為絕對不能做任何投資,因為萬一虧損就會吃掉好不容易存下的退休生活費。投資當然有風險,但如果緊守著老本,就會產生「萬一花光了退休金卻還沒走,怎麼辦?」的焦慮感,然後就不敢開心花錢,又怎能有較好的退休生活品質?

 

只要選定每年都有穩定配息,而且絕對不可能下市變壁紙的股票,其實就不用擔心自己承受不起投資所帶來的風險。我從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幾乎只買「元大台灣50」這檔台股最具代表性的ETF(指數型基金),讓我投資非常安心,因為不用選股就不會焦慮,而且每年都有不錯的獲利率,我甚至還因此寫了很多本書,來分享這個既簡單又安穩的投資經驗。

 

老居

 

進入第三人生,如果沒有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除非你有幾千萬的存款在身,否則很難不成為「下流老人」。但是,就一定要終老於這間老宅嗎?或許我們可以有更開闊的思維。台灣每個縣的最大城市,其實生活條件都已經非常接近,因此我們不該排斥換個地方居住。

 

例如把台北市的房子賣掉,然後去台中、台南,或花蓮買房子搬去住,立刻就能多出好大一筆錢來過更舒適、更闊綽的生活,這其實是最簡單的「退休理財術」。如果你希望有更自由的生活方式,也可以考慮輪流到每一個大城市租房子,然後long stay幾個月,甚至一兩年,把那裡玩透透。若要long stay,請千萬不要把老宅賣掉喔,因為還可以和銀行辦「以房養老」,充分發揮老宅的財務價值。

 

老身

 

這是「五老」中唯一不能有「新」意的,也就是體能已經不堪負荷的事情,就千萬不要勉強自己能回春。不過,要活就要動,所以生活絕對不能過於懶散。我這一年來,只要沒碰到下大雨的天氣,都盡可能達成「一天走一萬步」的目標,具體成果就是能完成大陸黃山的健腳之旅。

 

定期健康檢查絕對有其必要性,如果已經需要定期、長期服藥,也不要排斥。人的壽命終有結束的一天,因此當然不該讓人生最後階段在痛苦中渡過。除了平日小心照顧自己的身體之外,也請事先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屆時即可不必再做無謂的治療,讓自己有尊嚴地離開,才是幸福的一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沒登過玉山卻嚮往富士山?他們走遍台灣奇險美景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2月23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作者提供
  • A
  • A
  • A

台灣的地理面積大約是3.6萬平方公里,從南到北走一趟不過是4百公里,以目前的交通速度,早上在最北端的基隆,下午就可以到最南端的屏東, 一天內就可以繞島一圈。

文/蘇達貞

 

若我們一輩子就待在這小得可憐的彈丸之地而沒能出去走走,恐怕會被人譏為「以井觀天」的井底之蛙,因此很多人沒有登過玉山,卻一心嚮往日本的富士山和瑞士的阿爾卑斯山;不屑進入太魯閣國家公園,卻期待神遊美國的大峽谷和德國的黑森林。

 

不曾徜徉花東縱谷的鄉間林道,卻心儀漫步法國的普羅旺斯和西班牙朝聖之路;忌諱碰觸花東海岸的海水,卻情有獨鍾夏威夷的衝浪和大堡礁的潛水。

 

▲台灣的壯麗風光,絲毫不遜於國外。(圖/作者提供)

 

嚮往國外風光 卻忽略台灣獨特美景

 

這可能是因為我們從小就受到背山背海的政經教育模式所洗腦,忽略了台灣得天獨厚所擁有的百岳、千溪、萬林和一望無際的碧波藍海,也因而終其一生對登山、溯溪、越野、和海泳等戶外活動都敬而遠之。

 

其實台灣擁有超過3000公尺以上的獨立山260餘座,其中兼具奇、險、峻、秀,而被登山界人士選定且命名者有百座,號稱「台灣百岳」, 大多數人除了玉山之外,都不知道其他九十九座在哪裡,更不曾注意到這些山岳都有茂密蒼松的森林覆蓋。

 

▲台灣百岳擁有茂密森林覆蓋,值得民眾親自探索、駐足欣賞。(圖/作者提供)

 

出過國以後才知道,原來國外的所謂山岳,大都只是被枯草覆蓋的小山丘─例如著名的希臘聖多里尼島,號稱「神的落日」,其實是一座光禿禿的荒山。

 

台灣百岳之所以奇、險、峻、秀,其實是因為從山頂分水嶺開始的每一處山谷都擁有奔流的溪水,隨著山勢的不斷隆起與崩落,溪水跳躍過起伏的山壁而成潭水,直洩於斷崖而成瀑布,切割出峽谷而成一線天,且這些溪流的兩岸都涵養、孕育著無數的林木。

 

▲台灣擁有許多奇險的山岳,風光綺麗。(圖/作者提供)

 

這些林木相較於亞馬遜河的熱帶雨林,或德國的黑森林等的單一林相,台灣的森林可是包含著熱帶、亞熱帶、溫帶、寒帶的多林相景緻,而這百岳、千溪、萬林的美麗與珍貴,正是拜島嶼四周被太平洋黑潮所帶來的暖濕空氣圍繞所賜。

 

▲寶島具有得天獨厚的天然資源,林相非常豐富。(圖/作者提供)

 

融入花東在地文化 不老水手熱愛戶外探索

 

在台灣,登過玉山的應該只有極少數人,喜歡在山裡漫遊、慢走的應該是屬於所謂的異類。若是經常在山谷裡越野、溯溪,應該就會被貼上因「社會適應不良而離群索居」的標籤;而若是還膽敢隨溪而下,再划著小船奔流入海,那就肯定要被認定為是「活得不耐煩的老糊塗」了。

 

在花蓮就是有這麼一群「不老水手」們,被他們周遭的友人譏為活得不耐煩的老糊塗,對登山、溯溪、越野、海泳、划船等戶外探索活動樂此不疲。

 

▲攀岩是不老水手喜愛的戶外活動之一。(圖/作者提供)

 

他們不像類似都會區來的觀光客,駕著賓士轎車疾駛在花東縱谷快速道路上,或是騎著重型機車呼嘯而過海岸公路,隨著時髦趕著去窺探熱氣球的旋風,去滿足官方創造百萬人次觀光人口的數字,卻不經意的造成了當地交通的混亂、干擾了在地生活的品質、製造了好山好水的好多垃圾、好多汙染而不自知。

 

▲不老水手也熱愛溯溪、越野等活動。(圖/作者提供)

 

他們比較像是融入在地的文化,欣賞著在地的近水遠山,體驗著在地人與大自然融合的智慧,享受著一起背著背包、拿起船槳,從隨溪流入海來乘風破浪,再隨著洄瀾搶灘上岸,去尋找被遺忘的海上桃花源,再溯溪而上,去發現岩壁一線天旁、水濂瀑布後的柳暗花明,再穿過此柳暗花明來越野入森林,再爬上山顛的分水嶺處,去俯視山腳下的縱谷,再順著耆老的遠古探幽朝聖之路,最後回到熟悉的普羅旺斯般的田野。

 

▲不老水手樂於親近自然、享受天然。(圖/作者提供)

 

▲不老水手乘風破浪,充滿活力。(圖/作者提供)

 

上山下海親近自然 不枉寶島天然優勢

 

這群不老水手們正身體力行著「面山面海」的生活理念,希望藉此來聚集與壯大民間的共識,來影響國家不再背對著山岳、森林、溪流與海洋而發展,來期許政府面山面海的法規制定能更完善、救難機制能更機動、輔導辦法能更積極、資訊軟體能更透明、通訊器材能更開放。若是以無知、恐怖與禁忌式的教育理念來制定更嚴格的禁山、禁海法規,只會凸顯政府的無能,無法降低山難事件與海難事件的頻繁。

 

唯有用認識、親近、喜愛的教育理念來啟發對台灣山岳、溪流、森林、與海洋的思維,以倡導爬山、溯溪、越野、海泳活動來健全國人戶外活動的知能,才不會抹滅了我們得天獨厚的優勢。

 

▲台灣好山好水、風光明媚,就等大家親身體驗。(圖/作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生沒有下坡路!退休後更要以百米速度衝刺

撰文 :銀髮族的重陽人生 日期:2018年04月01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大學畢業後,參加過一、兩屆的大學同學會,然後參加的人就越來越少,後來就沒有人再提起同學會。時間一晃就過了四十多年,最近幾個老同學突然邀約在台北聚餐,有一點點興起念舊之情,但主要是反正已退休,閒來無事的好奇心態,就去赴約了。

文/蘇達貞

 

本以為會是久別重逢的那種慷慨激昂、興高采烈的場面,出乎意料的卻是感歎、消沉的有些哀傷的氣氛。出席的A君因工作受傷,被老闆資遣;B君當一輩子公務人員,因屆齡被強迫退休;C君在大陸打混多年,終於不想混了,打包回台,這次的聚會也是因他而起。

 

這三人都剛開始要展開他們的退休人生,有點期盼著終於可以海闊天空,卻又對這海闊天空有點茫然的徬徨與不安,所以想到我這個已退休十年的過來人,聊聊退休的人生。

 

老同學退休後重逢

Line群組熱鬧滾滾

 

感傷、徬徨之後,話題進入當年的荒唐糗事,再勾起往日的革命情感,然後籌組同學會、找回逝去的青春,這議題就成了談話的主軸。讓四十年不見的同學們再聚首一次,看大家是否都垂垂老矣!看大家是否都能再年輕一次!不然就算是來一場垂死之前的迴光返照似的瘋狂派對吧!

 

於是四個人兵分四路,尋回失散在世界各角落的同學,靠著正夯的手機line的功能,建立起「海龜海鮭海歸」群組,一周內,除了已經提早去找上帝報到的四人沒有回話之外,其餘46人無一倖免,統統納入群組。

 

然後,一個月下來,line群組的通訊小品超過一千通,內容從「回春仙丹」到「養生成佛」無所不包,看來退休後同學都已成為「盈盈美代子」的「長舌宅男」和「怪怪歐吉桑」。

 

銀髮族更是低頭族

沉迷網路值得省思

 

但打屁歸打屁,也不盡然全無具體建樹,至少同學會的籌備委員也經由推舉而成立,籌備主委也由網路票選而定奪,於是主委開始敦促各委員辦理同學會的聯誼活動。

 

第一個議案是趁這次0206花蓮震災,同學會籌組代表團,赴花蓮慰問在花蓮受災的同學,於是line群組裡,傳來慰問花蓮的動畫簡訊數百通,且一個比一個炫,然後此案就無疾而終。

 

第二個議案是由澎湖在地同學辦理澎湖七美三日遊,讓同學自由攜眷或攜友,或單獨參加,於是line群組裡,又互傳了討論澎湖人文歷史與風景名勝的簡訊數百通,最後的結果是因為只有會長一人報名參加而取消。

 

第三個議案是由滯留在美國的同學主辦阿拉斯加郵輪七日遊,此案也經過line 群組瘋狂討論,最後因複雜度過高而決議暫緩處理;然後line的話題又進入「回春仙丹和養生成佛」,這次line群組簡訊暴增到一週就超過一千通,其中大約999通都可以當成「垃圾郵件」來處理。

 

本以為所謂「低頭族」、「網路虛擬世界」,這是現代年輕人的表徵,但從籌組同學會這件事來看,低頭族在銀髮族的人口,應該遠超出其他族群的人口,如果有人針對「為何銀髮族沉迷於網路世界?」做出調查研究,其結果應該會發人深省。

 

晚年生活意義不明

銀髮族退休好徬徨

 

退休對大部分的銀髮族來說,多少都有些徬徨與不安,突然對參與同學會的熱衷,對銀髮族來說,是百利而只有「一害」,那一害就是「以為找到依賴與寄託的出口,而讓徬徨不安的生命更消沉。」

 

早在本世紀之初,世界衛生組織(WHO)的研究報告就指出「生命意義對銀髮族的重要性遠勝過其他年齡族群」,但國內大多偏向於銀髮族的生理、心理疾病的探討,極少關注銀髮族晚年生活的意義。

 

台灣衛生福利部對於銀髮族的施政計畫中,除了對長期照護的服務資源善加著墨之外,對於探討銀髮族晚年生命意義也是一片空白。

 

銀髮族易患憂鬱症

急需確立生命意義

 

根據內政部的統計,到了2030年,臺灣5個人當中就會有一位大於65歲的銀髮族,若再從醫療的持續進步、長照政策的逐漸完備和社會的越趨於安定等因素來考量,未來的實際銀髮族人口數字可能會比內政部的統計數字還高出許多。

 

在美國,目前約有15%銀髮族受憂鬱症狀所影響,而在台灣,銀髮族憂鬱症之盛行率則可能已高達26%。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報告,在2020年罹患憂鬱症、心血管疾病與愛滋病將成為本世紀的三大疾病,而銀髮族最為迫切的課題則是憂鬱症和心血管疾病。

 

這些疾病的統計數字也許並不意外,但背後的疾病原因卻是耐人尋味,因為研究結果顯示,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指數」愈高,其「生活壓力的指數」就愈低;生活壓力的指數愈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發病傾向就愈低。

 

也就是說,我們幾乎可以結論出「提高銀髮族對生命意義的認知」,是降低憂鬱症與心血管疾病的最佳良藥,是現今台灣地區制定銀髮族福利政策最重要的一環。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

是百米賽跑最後衝刺

 

人生到了銀髮族這個階段,生命意義受到許多改變,例如:生理功能減退、角色及權力改變、社會關係的改變,這些改變造成銀髮族的自我壓力、工作壓力、家庭壓力、社會壓力與經濟壓力,這些壓力讓銀髮族的情緒低落、沮喪、悲傷、消沉、無望、無價值感,對生活逐漸失去動力,對外界刺激反應越來越無感,以為人生已然只剩下下坡路,終點已在前方不遠處。

 

其實,從我已退休的這十年之間,和一群不老水手在花蓮滄海桑田中,建構退休後的重陽人生的心歷路程來回顧,多少就已經悟出,其實,人的一生自始至終都在選擇要走哪一條路,但所選擇的路就只有上坡路,從來就沒有下坡路。

 

▲退休不是人生下坡路,反而是生命繼續衝刺的一條上坡路。(圖/蘇達貞提供)

 

越是到了最後的緊要關頭,身體越是會做出最後的衝刺,銀髮族的這個生命階段,又何嘗不是人生的最後衝刺。

 

身體越虛弱,生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防止老化,生活壓力越大,心理就會發動防禦機制去承擔壓力,人生到銀髮族這個最後階段,就像是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一樣,這是生命在展開最後的衝刺。

 

▲銀髮族的人生階段,就像百米賽跑的最後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人生從來就沒有下坡路,它一直都是在準備下一個階段的衝刺,衝刺到抵達終點的那一刻。

 

所以,不要再徬徨不安而消沉下去,讓生命再次準備衝刺吧!銀髮族們!

 

▲找到自己的生命意義,退休後就不會惶恐,反而會讓生命再次衝刺。(圖/蘇達貞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斜槓老年很精彩!銀髮生活達人實現「老有所用」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4月11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那天去東勢認識一群很厲害的爺爺、奶奶,完全顛覆我們平日覺得,老人就要被照顧的刻板印象。他們用自己的人生經驗跟大家分享,透過實際的現身說法,教你去找到另一個生活的方式。他們不是無用的,他們是能幫助到人的,他們是銀髮生活達人。

文/盧建彰

 

老有所用

達人教你用植物減壓

 

有位老先生,但講起話來一點也不老,比我洪亮且有趣太多,平日六點就到花園放交響樂,讓自己和草木們一起徜徉音樂其中;身心都安頓之後,開始讀報、寫字。

 

他相信人和環境有精采的和諧時,就是幸福感,所以還四處演講、教課,教大家用蕨類植物來撫慰自己,把辦公室的冰冷、殘酷轉化為生意盎然。

 

你還是你,但你會好上許多,只因為生命在你身旁,你看得見它的成長變化,和截然不同於科技產品灰黑銀白的色調,光那自然無畏恣放的綠色就救了你一天的心情。

 

在這壓力過大,人人瀕臨崩潰的時代,不時你可以看到有人失控而傷人、自殘,因此我深深覺得,這位老先生,他其實在解決社會問題。

 

蛙!好厲害

石雕大師也超懂青蛙

 

有位石雕大師,他不輕易炫耀自己的技法能力,只聊到他有個學生很有耐性,這十二年來都雕荷葉上的青蛙,這幾年來都拿到美展的大獎,是位女性。

 

我們聽了,就感到好奇,石頭那麼硬,要斧要鑿,不都要很費力嗎?他微微笑說,石頭再硬,也還好啦,只要有心。我心裡還想到,能教出大獎得主的,難道會是等閒之輩嗎?

 

更妙的是,這位石雕大師,還是青蛙大師,他白天做石雕,晚上觀察青蛙,在他復育的園地裡,有台灣超過一半以上的青蛙,都在其中棲息生長著。

 

他晚上常蹲在田埂間,觀察、記錄青蛙的生態影像,光拍下的影片就不計其數,有時還會帶隊去。只是,他說這個比較難,因為夜裡可能還是要結伴,但人多就會打擾青蛙,十分兩難。當他帶著他的影片到學校去上生態課,小朋友都好興奮、好開心,是超受歡迎的老師。

 

他晚上睡覺,光聽蛙叫聲,就知道是什麼種類的青蛙在叫,有時聽到叫的聲音很悽厲,他說「你知道是什麼嗎?」我說「不知道耶」,他說是青蛙被蛇吞了,正在求救。

 

因為吞的是腳,所以嘴巴還可以叫,他就會起身出去,蛇就會放開。我聽了覺得好厲害,竟然連蛙叫的情緒都聽得出來,實在好酷。

 

愛,教育

自己的專長就能助人

 

還有位大姊,平常在開工作坊教藍染,她的作品都很優美吸引人,不管是布、衣物,都是精采,可是她還有另一個身分,就是社會工作。

 

她成立了緊急救援站,幫助受到家暴的婦女、外配,協助她們庇護外,還教她們生活技能好謀生。你猜猜看,他們要如何謀生呢?

 

沒錯,她教他們做染布,除了帶來些經濟收入外,也藉由專注做事的過程陪伴她們走過傷痛。我聽了,很感動,大聲地稱讚她,實在的在幫助人,更別提影響到的家庭孩子的未來,她只是笑笑地說「有嗎?」

 

另一位先生,可是台灣的葫蘆大師,種了許多破紀錄的葫蘆,不管是長度或者型體,都很有意思。

 

除了教人如何種植葫蘆外,他還想到彩繪葫蘆的好方法,讓失智的長輩都可以盡情的揮灑,不必擔心畫得不好,又從中得到樂趣和成就感。

 

不過,這位先生白天的身分卻是機車行老闆,是專業稱職的師傅,卻也是許多人的生命導師。


斜槓老年

銀髮族也有多重身分

 

現在大家常在說什麼「斜槓青年」,也就是同時擁有多種不同身分。不過說起來,剛剛講的這幾位,各個都符合呀!不但有各種身分,生活多采多姿,也都是七、八十歲的資深美少年、美少女哦!

 

看著他們,我很感動,更很喜歡。

 

有時候,我們很容易被限制,但最常限制我們的是自己。

 

我們會覺得,可以給我們收入的身分最重要,所以終其一生,我們就只是個上班族,可是卻忘記,人生的收入不該只有錢。而且,光只有錢,實在也很難在晚年拿出來分享。

 

我爸以前說,結婚要挑一個聊得來的人,因為,你遲早會老得只剩張嘴。

 

我那時覺得有道理,現在更理解,原來,工作是個面向,但要是人生只有一個面向,雖然不見得不好,但總是單調。

 

人生無聊,就會無味,也會無謂,彷彿有你、沒你就無所謂,那多少令人有點難受。

 

動人,讓人想動

你願意當銀髮生活達人嗎?

 

回程路上,我想著自己為什麼會有一股很想衝出去的感覺呢?

 

一種你知道,很想做點什麼,很想用力奔跑,很想大聲呼喊的興奮感。

 

我想,因為我看到有人的生命很精采,你會想想,自己的呢?你會想要是自己也可以像這些銀髮生活達人一樣,點亮別人的人生,那不要說多了不起,至少自己會感到有點小成就感。

 

我想,當生命裡所有數字都越來越多,「錢」這數字的意義就會越來越小,那,是不是現在就該動起來,想想自己喜歡什麼,想想自己想學什麼,想想自己可以教人什麼。

 

那個「什麼」,應該會讓我們重新確認,自己不只是「什麼」而已。

 

什麼都好,什麼都可以,只要抓得住什麼,給得出什麼。

 

噢對了,聽說,他們又要招募第三屆的銀髮生活達人了,充滿活力的大家要不要去試試?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活到老學到老,其實還不夠─我的電影圓夢計畫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4月13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活到老,學到老」,但我認為只是「學習」還不夠,一定要督促自己能有一個「成果」。不加上成果的驗收,你一定不容易有持續的熱情,甚至還會找很多藉口半途而廢。

就像我上一篇所提的建議,第三人生必須有一個「能進步」的興趣,除此之外,還應該有一個「能有成果」的學習。有些人的興趣已經持續幾十年了,到了第三人生有更多時間,當然就要更加精益求精。有些人的興趣是在第三人生才開始學習的,那就要把學習的成績交出來。

 

從小熱愛電影成癡

長期寫影評做筆記

 

我從小非常喜歡看電影,這個興趣持續到現在,迄今狂熱依舊。到今年3月底為止,已經看了超過4800部電影。我自稱「影癡」,而不只是「影迷」,我認為前者是沒時間也要想辦法看電影,後者則是有時間就會看電影。看電影是一個「很難進步」的興趣,除非你最後去拍電影,否則只能說你的鑑賞力或許會提高,但很難把這個進步的程度具體化。

 

當年考大學聯考時,有想過要念電影系,但父母強烈反對,只得作罷。進入大學之後,仍未忘情電影夢,所以在大一暑假期間拍了一部長約10分鐘的8釐米實驗電影《門神》,但完成後自覺手法粗糙拙劣,毫無天分,從此徹底放棄電影「創作」的夢想,只單純做個電影「欣賞」的愛好者。該片因可看到40年前的台北地景,所以有幸成為國家電影中心的館藏,目前可在Youtube上看到。

 

大學時代,受邀在《世界電影》雜誌寫專欄,開啟了寫影評的人生,文章散見當時的各大平面媒體,有時用本名施昇輝,有時用筆名方日光發表,至1988年工作忙碌之後才完全中斷。

 

在公開發表影評之前,我從1976年國三下學期起,就開始在筆記本上寫下對每一部電影的觀後感,並給予評分,至今42年從未間斷,所以才能精確算出目前觀影的數量,這也成為我人生最重要的紀錄。

 

2014年,我將一生看電影時發生的相關故事,寫成一本給電影的情書《一張全票,靠走道》,某種程度上可以看作是我的回憶錄。

 

第三人生不忘電影夢

考在職碩士專班圓夢

 

今年在一次朋友聚會中,大家說我這麼愛看電影,以前想念電影系又未能如願,何不在進入第三人生之際,去考電影系,圓一個年輕時的未竟之夢?這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深受鼓舞,決定要把這件事付諸實施。

 

本來想說電影系的學科成績應該要求不高,豈料目前最夯的台藝大電影系,居然大學指考成績要500分左右才能考上,完全超乎我的想像。此外,有些朋友得知我有這個雄心壯志,雖然都非常支持我,但卻說我不該去考大學部,萬一我真的考上了,可能會讓一個有天份的年輕人落榜,甚至連研究所都不該佔人名額,因為我看來不會真的想拍電影。

 

最後,我接受大家的建議,決定去報考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而且入學考試相對容易,只要備妥書面送審資料以及面試即可。

 

下一個問題是,如果我只是想拿一張電影系的碩士文憑,其實並沒有什麼實質的意義。念電影系究竟能產生什麼價值?雖然第三人生的學習,對自己有意義、有價值就夠了,但我去念書,一定會動用到國家和社會的資源,因此我必須能有貢獻,才對得起我用到的這些資源。

 

畢業之後,我自認絕不可能去拍電影,一來我承認自己沒有天分,二來要投入很多資金,一定會成為沉重的經濟壓力。最後,我決定從我以往從事金融業的背景及經驗切入,並透過我未來對電影實務的學習,希望對現有籌措電影創作資金所面臨的問題提出探討,再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

 

在準備送審資料時,我參考了一些相關的論文,但多半都是企管商學研究所的學生所寫,立場偏向財務面,也就是都是從「資金方」的投資效益去考量,而很少從「創作方」的立場來思考。念電影系,可以讓我多了解創作者的需求,然後為有創作天分但苦缺資金的年輕人,以及有資金但對拍片陌生的投資機構,提供整合雙方的機會,進而對台灣電影界貢獻棉薄之力。

 

活到老學到老還不夠

學到精才能交出成果

 

各位讀者,你當年念書真的就是你最感興趣的科系嗎?如果不是的話,何不像我一樣重回校園,完成自己的興趣呢?如果是的話,那又何妨多念另一個科系呢?畢業取得文憑,就是最具體的「成果」,不是嗎?

 

如果你的學習並不是在學校,所以沒有畢業證書,但或許有結業證明,也一定要努力取得,成為對自己的一種肯定。如果沒有結業證明,就一定要有成果的展示。

 

不要以為「活到老,學到老」就夠了,還要「學到精」。

 

(本文寫於台藝大電影系在職碩士專班面試之前)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