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愛自己的人,會在關係裡耗竭彼此

撰文 :平安文化 日期:2018年04月30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巨大心靈破洞,在生活歷程中,時時都會反應出對自己的懷疑和否定。怎麼看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好,甚至不斷出現疑惑:「我值得存在嗎?我值得被愛嗎?」

所謂的愛自己,所指的就是你在心中,對自己的觀感為何?是負面感受多?還是正面的感受多?並且,喜愛自己的感覺是否穩定?這也是一個人自尊穩定與否的關鍵。

 

一個人,若對自己的感覺,常處於負面的否定反應,對於自己的價值及存在的位置,也長期懷疑及不確定,那麼,他就有非常多的心理需求,必須仰賴環境中的他人的回應和提供。

 

每一個人都會有內在的心理需求,諸如:安全感的需求、自尊的需求、愛與歸屬的需求、自我實現的需求。這些心理需求,是我們個體生命成長高過程,能否完成自己生命的意義,及成為一個健康成熟個體的關鍵。

 

當我們還是小孩時,這些心理需求的發展,確實必須透過外求來獲得滿足;期待大人的回應、期待大人肯定、期待大人給予許多愛和歸屬的保證。如果,我們獲得回應及保證,我們內在的心理需求就開始累積經驗值,反饋至我們對自己的觀感,形成好的自我概念。

 

然而,有非常多人,自小就處於心理需求被漠視的狀況;生活不安穩,照顧者的情緒不穩定,更不用說心理需求這回事兒,根本在生活中,是徹底的排除了心理關照。

 

這樣的人,為了生存,為了過日子,必須成為一個假性自我,把真實的內在隱藏壓抑,做一個配合環境,努力求和,害怕被拒絕及疏離的人,處處以環境中重要他人的想法為想法、感受為感受,盡力的聽話、努力的付出⋯透過把角色扮演好,來獲取他人的關注及肯定。

 

可是,在他的真實內在裡,卻始終是一個孤寂、不安、焦慮,及對愛和肯定感到飢渴的人。怎麼也彌補不了⋯

 

為什麼怎麼肯定和關注都不夠呢?

 

因為幼年時期愛的缺乏和情感需求的落空,或是過早經歷到「背叛」,都會使得個體在建立自尊和信任感、親密感及安全感的黃金時期(學齡前),並沒有獲得安穩內在的自我基底,也就無重要經驗值來讓個體體會及感受「自己是有價值的存在」、「我是一個被喜歡和被愛的人」。更多形成的自我概念,反而是負面的否定自己,像是:「我是不被接受及重視的」、「我不重要」、「我沒有價值」、「我不該存在」…等等。

 

沒有感受過被喜愛、被接納,及被重視的孩子,那些愛與關懷的情感缺失,漸漸侵蝕內在的自尊及自我存在的價值感,雖然表面極力要求自己去討好,及符合他人要的標準及認可,但持續性的情感缺失和回應的落空,讓他的內心漸漸的損傷成一個大破洞;一個再也不相信自己為「好」,不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的」巨大破洞。

 

成年後關係的蝴蝶效應

 

這種巨大心靈破洞,在生活歷程中,時時都會反應出對自己的懷疑和否定。怎麼看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好,甚至不斷出現疑惑:「我值得存在嗎?我值得被愛嗎?」

 

弔詭的是,為了不停的鞏固自己值得存在、自己是夠好的、自己是夠優秀的,就必須不停的上演心理遊戲,讓環境及他人來證明自己確實是有價值的。

 

下列的心理遊戲都帶有某些壓抑在內心的情緒癥結,源頭來自童年所形成的不穩定自尊,及自我懷疑,在成長歷程中,漸漸引發強烈的情緒颶風,使自己內心活在狂風暴雨的折磨及痛苦中,也讓環境中的他人必須痛苦的配合一同演出。

 

⊙不停的競爭及比較

 

因為內在無法肯定自己的價值,也無法認同自己為好,透過的方式就是不斷的比較和競爭,只要爭贏了,打輸了別人,才能相信自己「好像」是不錯的、有能力的。然而,這一刻的優越感,很快就會消逝(因此才稱為心理遊戲),於是就必須再尋找下一個競爭對象,努力的贏過心中的對手,才能提升自己內在的低落自尊及虛弱的價值感。玩這類心理遊戲的人,周圍的人際關係都難以真心交往,只是成為一個個假想敵的想像。

 

⊙永無止境的需要「保證」

 

內在自我價值感不穩定,對自己也極度不喜愛的人,一旦進入較為親近的關係(無論何種形式的關係,伴侶、親子、同儕、朋友…),就會對關係形成一種不安全感。所謂的關係,就是情感上會牽扯到另一個人,自己某些情感需求會傾向依賴另一個人的支持及安慰。

 

當越是產生依賴,就越恐懼對方的離開或消失,再加上本來對自己就有厭惡和不喜歡的人,更易投射出對自己的觀感,於關係中的對象上,認定對方也是如此厭惡自己及不喜歡自己。於是,這些無法抑止的恐懼和慌亂,就需要不停的確認對方「不會離開我」、「還是很重視我的」,或是「一直都會愛我」。然而,這些「保證」就像是空心的,怎麼也不會被一個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的人接收到,只是淪落到不停追問,不停要保證的輪迴裡。

 

⊙害怕不被愛的恐懼

 

就如前述,一個壓根子從內心就不喜愛自己的人,即使渴求愛、尋求愛的對象,他的內心也不會相信自己值得被愛。於是,不被愛的恐懼,才是盤旋內心最糾纏自己的聲音。當內在不斷放頌的是害怕自己不被愛的焦慮時,他便會難以自拔的陷落在不停找證據,證明對方不愛自己的行為或表情,而變得神經質,不停的起疑心。這種深怕不被愛的感受,根源來自從小就體認自己是不被愛的小孩,孤寂和落寞感是那麼凝重,於是當產生了新關係,就會不自覺的啟動過往的情感創傷,陷入在被遺棄的陰霾中,難以平復。

 

⊙虛空的內在,虛偽的自我

 

一個從小就覺得自己的存在沒有價值、不受重視的人,為了要求得環境的接受或生存的安穩,他必須試著去偽裝自我,讓自己的外在表現符合環境的要求,滿足他人的期待。即使內在有屬於自己的感覺和觀點,也必須要壓抑及去除。當他的真實自我,被他自己一點一滴的抹去、一點一滴的否定掉,那麼他會慢慢的成為一個空心的自我,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覺和想法,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或不要什麼。

 

於是,在成長過程的人際關係裡,他只能跟從、順服、配合,卻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實在的個體,當然對於自己人生的各種情況,也不知如何是好,而要頻頻的更仰賴外在的指引和支配。然而,他以為這樣的順從和配合,終究會有機會,讓外在環境的人肯定及重視自己的價值,卻沒有理解到,不停配合和失去自我自主能力的人,只會不斷的受他人濫用和指揮,是不會獲得他人的尊重和看見的。

 

以上這些負向循環的人際關係歷程,正是來自內心的不穩定自尊,同時無法從心底肯定自己存在的價值,這些早年情感創傷,是後來引發成年人際關係痛苦的蝴蝶效應。這劇烈的情感創傷風暴,不僅侵襲著當事人的內在空間,同時擾亂了人際間可以建立安穩關係的機會。使得自己和外在關係兩敗俱傷,也讓彼此的生命能量,在懷疑和不停摧殘中耗竭。

 

你的內在,才是修復自尊的關鍵

 

一個人沒有從內在修復對自己的觀感和概念,也無法從追求外在的肯定和喜愛中,轉化成自立式的自我肯定及自我接納,那麼,就易迷失在透過要求及索取外在他人的保證及重視,來安撫自己恐懼、焦慮、不安的內在。

 

然而,沒有一個人可以確保讓你的內心有永不消逝的安全感,唯有你成為自己最忠實的夥伴,成為自己有能力的保護者,你才可能在遇到人生各種情境時,依然不離不棄的陪伴自己面對,也堅定的相信自己能夠度過。

 

如果你嫌惡,也放棄了與自己的關係連結,那麼和任何的人建立的關係,都不會是在互相肯定及相互支持的互惠關係上,你會傾斜的將自己的生命缺口和破洞所形成的殘破自我拋向對方,而造成了早晚會失衡和耗竭的關係。

 

唯有你懂得愛自己、無條件的支持自己的生命存在,你才可能有能力活在愛的關係裡。讓你所在的關係,因內心有了愛的滋潤及流動,一同具有能量走向成長。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蘇絢慧

出版:平安文化出版

書名:完美情人不存在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身邊有人越老越愛囤積嗎?一旦不願放下,人生很難自由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9年05月31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也許,萬一,哪天有需要......」是很普遍的理由,讓人逐漸去囤積東西,其中深層的理由,其實是對於匱乏的焦慮。 這些以「萬一」為名囤積下來的東西包羅萬象,像是:無數個塑膠袋、購物紙袋、類似味全花瓜的小罐子,也許細數起來能有好幾十個各類購物時的贈品,或是某些黃道吉日,里長伯還是某民意代表送的碗盤,而且上面還寫著他們的名字。

若我要列舉一生做過的荒唐事,排名第一的,應該是我至今仍保留了不少件30多年前的衣服,包括帥氣的牛仔褲,小背心,很淑女的長裙。那時,我165公分,52公斤,是我這輩子最苗條的時期。

 

保留這些衣服的理由,至今看來是個永遠無法再實現的夢想:萬一,我是說萬一我又瘦回52公斤呢?也許還可以穿!但事實是,就算我瘦回52公斤,我也不再有那時青春的軀體和容貌,來穿這些衣服了。

 

每年春秋換季,我仍把它們拿出來洗洗曬曬,再放回箱子囤積著,年復一年,完全沒有把它們捐出去的意願。

 

我把它們藏得很好,近二十年來,幾乎沒有人看過它們,因為我不想聽到別人的詢問或建議,這些東西似乎跟生命的某個階段、某些人和事有著緊密的連結,很珍貴,不容他人指指點點。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囤積著某些東西,但就我所認識的人,其中包括一些本該四大皆空的出家人,都會因為某些特殊的原因而囤積一些東西。原因不外乎-「說不定萬一有需要」,或是「這是某某人給的,捨不得丟」。

 

在我的家裡,有兩個很大的冰箱,裡面除了一般冰箱會有的食物之類,佔很大部分的是因為情感而囤積的大盒小盒、瓶瓶罐罐。

 

例如:十多年前我妹妹從美國寄給母親的保養品、維他命;某位家人擔心某種藥品可能停產而多買的藥,即使早就過了保鮮期,還是留著。

 

理由是-「萬一真的需要,說不定還能吃。」即使全家人都知道沒有人真的會去吃,但也沒有人敢斗膽把它們扔了。

 

「也許,萬一,哪天有需要......」是很普遍的理由,讓人逐漸去囤積東西,其中深層的理由,其實是對於匱乏的焦慮。

 

這些以「萬一」為名囤積下來的東西包羅萬象,像是:無數個塑膠袋、購物紙袋、類似味全花瓜的小罐子,也許細數起來能有好幾十個各類購物時的贈品,或是某些黃道吉日,里長伯還是某民意代表送的碗盤,而且上面還寫著他們的名字。

 

在我記憶中,有一次,我家陽台上有兩個多月一直擺著好幾大包的塑膠袋,裡面裝著水,那是李登輝當總統的年代。

 

記得某段時間,中共試射飛彈,我家那兩位當過軍人的男子漢,很機警地儲了很多袋的清水,他們說那是戰備物資,萬一自來水廠被炸掉,至少還能抵擋一陣子。

 

按我粗淺的理解,會因「以防萬一」而囤積某些物資的人,可能直接或間接的,都經歷過不安的時代,經歷過匱乏的艱辛,他們比較愛物惜物。

 

作為他們身邊的人,有時會覺得把大好空間堆滿雜物,實在有點可惜;但如果你擅自把他們囤積的東西清理掉,可能會惹惱他們。

 

因為這些強行清理的行動侵犯到他們的安全感,比較折衷的辦法是跟對方商量,保留一個彼此能接受的數量和存放方法。

 

例如:把兩百個塑膠袋減少成50個,並且綁好,放在一個袋子裡,而非掛得滿牆都是。但,某些對某個人有特殊意義的東西,最好不要碰!因為那牽涉到個人情感。

 

我母親的梳妝台上有一瓶香水,是20多年前我妹妹送她的,我自己也保留了一塊我外甥女小學時為我做的手工肥皂,她現在都長大結婚了,積攢這些東西,已經不是為了「有什麼用」,而是有一份難捨的愛。

 

人們囤積的東西,有一部分是已經用過的,可以清理掉但執意保留著;還有一種囤積是,有意識地反覆購買、蒐集某種特定的東西,什麼原因呢?也許那個東西牽涉到一些未圓的夢想。

 

例如,我一直很喜歡買保溫瓶,小小的,可以放在包包裡那種,尤其喜歡買運動型的保溫瓶,可以夾在腳踏車的橫桿上,無論去哪一國旅行,我都會蒐集當地有特色的保溫瓶。

 

為什麼呢?有一次,我帶了其中一個瓶子,去上國小五年級的【心靈有約】(註)課程,主題是:「生命之杯」。

 

一開始,我想試一試學生是否有能力把我們使用的東西,跟我們的人生觀做聯想。我問:「小朋友,你們知不知道老師為什麼特別喜歡買這種運動型的瓶子?」

 

坐第一排的一個胖小子,幾乎立刻就回答了:「老師,你看起來胖胖的,就是不愛運動啊!所以你買這種瓶子,就是希望別人以為你很愛運動......」

 

全班都在笑,我心裡想:「哼,你這小屁孩。」但他說的一點都沒錯啊!!我,買過很多滿高檔的運動鞋,買過我用到 120 歲都用不完的顏料,囤積的書需要用貨車裝,一直捐都捐不完。

 

因為,透過這些擁有和囤積,我想滿足我的未圓之夢,希望自己是一個很會運動、很會畫畫、很有學問的人….東西是囤積了不少,但,因為沒有實踐,效果不彰。

 

2016年秋天,我從職場退休,準備告老還鄉,體會到未來我真正能運動、畫畫、寫文章的歲月,頂多十來年吧!我開始很認真的學習「放手」,學習「減和簡」。

 

學習如何不要再把難捨之愛和未圓之夢,寄託在物質當中,並不是一門容易的功課,但必須學,因為人終究要面對自己體力和時間的有限,能越早想通,就能越接近自由。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她刷20多萬元買包,沒一個是自己的!一件事告訴我們:愛自己,就不要犧牲自己

撰文 :洪雪珍 日期:2019年05月15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愛自己,不是一句空話,而是要用具體行動證明,包括捨得花錢證明。
唯有對自己好,別人看在眼裡,才會對我們好。在抱怨別人對我們不夠好時,也許是因為別人在我們身上學到不必對我們好。

孩子,不再是我們世界的中心。

 

我們還是愛孩子,只是要學會更愛自己。中年以後,孩子不再是第一優先,地球是以自己為中心在轉。

 

要滿足自己的需求,追求自己的夢想,而這些都需要花錢,不要因為是為自己而買就捨不得,也不要用錢去買孩子的心。

 

幫女婿出錢,女兒才願意陪她出國玩

 

有一年我參加歐洲旅遊團,秀英是我的室友,大我兩歲,同行的是她的女兒與女婿,三十五歲上下,新婚兩年,還沒有孩子,感情濃密,一路上手牽手,眼裡只有對方,幾乎忘了有帶媽媽出來玩,我就「順理成章」成了秀英的伴遊。

 

他們住在高雄,女婿在大醫院任職,女兒是公務員,薪水都在五萬元上下,身上的行頭無一不是品牌,完全想像不到女婿的旅費是秀英支付的。

 

「我沒來過歐洲,一個人旅行會害怕,希望有人陪。」

 

女兒一定要女婿同行,才要陪媽媽出國玩,兩人旅費合計二十多萬元,女兒嫌貴, 秀英只得幫女婿付錢。我以為秀英是有錢人,但很快的就發現她並不有錢,只是對兒女大方到令人咋舌,對自己小氣到教人心疼。

 

秀英的先生早逝,靠她在家裡做代工養大四名子女,都學有所長,從事專業職。秀英現在還在做代工,生意越來越少,兼著幫忙帶孫子,卻沒有人給她一毛錢生活費或保母費。

 

因為他們認為媽媽在賺錢,足以養活自己。秀英節省成性,這趟旅遊是第三次出國,前兩次是去泰國、日本。

 

捨不得幫自己買一樣東西

 

同住旅館時,我注意到秀英未帶任何一樣保養品,歐洲氣候乾,於是拿出自己的借她用,擦了臉之後,秀英露出少女般的嬌羞問:

 

「是不是變好看了?」

 

「味道真好聞,貴不貴?」

 

一聽就明白,秀英是不用保養品的,不禁心裡嘀咕,都什麼時代了,還有不保養的女人,怪哉!

 

歐洲的早晚溫差大,秀英帶的衣服只有中間溫度,白天熱,晚上涼,於是我把短袖T恤借給她,再把路上在H&M買的圍巾讓她披上,都是便宜東西,她竟然樂壞了,突然跟上流行似的,要我幫她拍照。是的,我也是她的隨身攝影師,因為她沒有帶手機。

 

在歐洲,到處是平價服飾店,她都進去逛了,都雙手空著走出來,十天下來,沒有幫自己買一樣,寧願穿我的、戴我的。催她為自己添點東西留念,都搖頭婉拒:「我的生活很簡單,用不著這些漂亮東西。」

 

刷二十多萬元買包,沒一個是自己的

 

我以為秀英吃了秤砣鐵了心要一毛不拔到底,有一天到了一家outlet,她居然狂掃,買下四只名牌包,刷掉二十多萬元,女兒與媳婦都有,連兒子那八字沒一撇的新女友都有一個。

 

女兒還嚷嚷便宜,說折扣省下的錢足以賺回一半旅費。我在旁邊暗想,秀英應該是要瞇著眼穿針引線做代工整整一年才賺得回來吧!

 

「兒子一定很有面子,媽媽來歐洲玩,還給女朋友買一個包。」

 

真正讓我無名火上來的是,秀英沒有幫自己買一個!環顧一下四周,只有我一個人在激動,看得出來大家很習慣秀英無我的付出。一路上沒怎麼張羅秀英的女兒與女婿一副安然自在,這次倒是熱心地幫忙拎著四個包。

 

最後一天,秀英交給我一個紙包,是洗好的T恤與圍巾,我愣住了,按照一般人的做法,不就折現金還人家嗎?不過我在意的不是錢,而是她穿戴多日,還給我之後,我不知道怎麼處理。也就是說,秀英為了省錢,連人情世故都省卻。

 

我一個人出來旅行,圖的是安靜,始料未及地要沿途照顧一個人,包括招呼吃喝、找景點拍照、翻譯說明,還要教導餐桌禮節。

 

第七天,我將秀英交給女兒女婿, 不過這個舉動無疑是傷害了秀英,我注意到她的臉黯然了一下,一定以為我不喜歡她,當她是累贅;心裡有些愧疚,但也是無奈。

 

捨得對自己好,別人才會對你好

 

在這一趟旅行,看似在生秀英的氣,其實我也在生自己的氣。在每一位母親身上,多多少少都有秀英的影子,程度不同而已,誰也別說誰,都該打屁股!

 

在扮演母親角色多年之後,幾乎忘記自己也曾經是人家的兒女,被一樣疼愛與珍惜過,只是在過去的歲月裡,為了養育子女,財務吃緊,必須以子女為優先。

 

現在他們長大成人,經濟獨立,父母已經善盡職責,應該輪到自己成為第一順位,請記得這麼做:

 

一、愛孩子,也要愛自己

 

對於自己愛的人,不要過度付出,尤其是子女,那會讓他們忘記責任,失去承擔,反倒是害了他們。

 

何妨放手,過得好或不好是他們的本事,買不買得起名牌包是他們的能力,通通都不是父母的責任。學會多愛自己,孩子也可以從親子關係中鬆綁,重獲自由,成熟獨立

 

二、捨得對自己好,別人才會對你好

 

別人是自己的一面鏡子,別人對我們不好,是因為我們先對自己苛刻;散發出的訊息,是自己不值得好好對待。想要兒女對自己好,先要捨得對自己好,兒女才會有樣學樣,以同樣態度對自己。

 

三、捨得愛自己,就要捨得花錢

 

愛自己,不是空口說白話,而是具體的行動,就是要捨得花錢。捨不得到百貨專櫃買高檔內衣,總是在市場攤子挑便宜內衣,就是不愛自己!捨不得到歐洲旅遊,總是搭廉航到日本韓國,就是不愛自己!愛,有時候是要用錢證明的。

 

美國心靈作家芭芭拉.安吉麗思(Barbara Angelis) 在《 活在當下》(Real Moments)一書中懇切的提醒父母:

 

為了兒女而忽略自己,不顧自己的需要,那麼教給孩子的,只是如何犧牲自己以取悅他人。

 

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人生的意義自己定義,走出自己的英雄之旅。

 

(本文摘自《要獨立老,不要孤獨老:人生的意義自己定義,走出自己的英雄之旅》,有方文化出版,洪雪珍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人際關係「斷捨離」!遠離這幾種朋友,人生才會更美好

撰文 :洛桑加參醫師 日期:2019年05月13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認為人人皆有很好的潛能。但為什麼有人成功而有人失意呢?人的夢想理想各種想望,不光靠自己完成,關鍵還有那為你添柴火的、為你加油的。

人如果想要發光發熱,環境很重要、朋友很重要、你身邊存在著怎樣的人跟你說怎樣的話很重要。

 

人的精力有限,最怕一再被消耗。想想看,你是否有在跟誰接觸以後,覺得筋疲力盡、想逃,或是自己心情變得很差。

 

這時候,你需要人際關係斷捨離

 

「就憑你,不可能啦!」、「怎麼這麼笨」、「經濟不景氣,政府不會照顧人民啦!」「你就是會被騙、就是愛亂花錢」習慣性悲觀、總是愛唱衰別人和自己的人,這世界上不少。

 

你不用花力氣去消滅他們、不用費唇舌跟他們辯駁,只需要離他們遠一點就好、離愛亂扔絆腳石的人遠一點。

 

「我覺得可以試試看喔!」「這樣可能會更好」「最近有幾個國家,像是XX和XX,都很支持這幾個項目」「先訂購這個,之後再買那個,就能幫你省錢」有些人就是天性樂觀、經驗豐富、充滿彈性又很願意分享。

 

這樣的人,總願意送你幾塊墊腳石,讓你站得更高、發揮得更好。

 

這樣的人,不用我說,你早就喜歡和他們在一起。

 

跟不對的人抱在一起是沒辦法取暖的,當然他們也不能讓你發光發熱,只會一再往你頭上潑冷水。尤其是愛抱怨的人,最拿手的就是去澆熄他人對生命的熱情、對理想的熱情

 

我們西藏人向來喜歡親近有智慧的長者和智者,相信多跟他們相處相處,自己會比較容易開智慧。至於話多又說不到重點的人,只好跟他們說再見多珍重囉!

 

(本文獲「洛桑加參」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女兒的付出比不上兒子?即使父母重男輕女,妳也要懂得愛自己!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9年02月23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終其一生都在討愛:親情裡的虧待,難以圓滿的遺憾,請先把自己愛回來。

文/洪培芸

 

我們時常聽說,孩子渴望父母的認同,但其實,父母也在用著他們的方式,期盼能被孩子認同與接受,即便孩子成年已久,甚至都已長出華髮,年歲也入中年之秋。

 

穿著兼具質感與貴氣,進退有度,舉止有禮合宜,年近六十,理應耳順的她,就坐在我的對面,說著她們家,還有總算以她為「主角」的故事。

 

我只有國小畢業,就去幫人家洗碗,不再升學。當時很早就要出門,多賺一塊是一塊;家裡有兩個弟弟,大弟跟小弟,一個愛讀書,也能讀書,另一個總是貪玩,重考再重考。

 

我們辛苦攢錢給他進補習班,其實他都拿去狂歡。甚至後來做了不少壞事,闖了不少禍,上警局也是家常便飯。但是我父母還是慣著他,想方設法,盡可能去拜託及關說,看能不能銷案。

 

當然後面你早就聽我說過的,小弟最後犯了重大刑案,案件終究是壓不下來,當然就是進牢被關,不知道要幾年後才能出來。

 

她嘆了一口氣,繼續說著這個漫長的故事。

 

「爭奪家產?他們說分給我的部分已經很多,算是彌補,但這對我來說,根本遠遠不足。我只是把屬於我的、虧欠我的,一次拿回來。」

 

她繼續說著她的近況。原來是分家產風波上了法院,與父母及大弟對簿公堂。兩方僵持不下,她的失眠及頭疼自然也就越演越烈,無論如何都難以緩解。

 

 

不被愛的回憶,被虧待的經驗

 

重男輕女,矮人一截,被犧牲及必須退讓的感受,已深深刻入骨血,永遠啃噬著她自己。

 

但是成長經驗如同木已成舟,所以痛苦永遠定格,因此她心中那股隱隱作痛的失落,變成終其一生討愛的驅力。過去從來不曾過去,曾經也還不是曾經。

 

即使婚後住在不同縣市,但只要有空,她都會盡可能回家看看父母,至少一個月一次,這是她的孝心。

 

可是父母一提到家產分配,從來就沒有顧及她的心情,也再次揭開她心底的瘡疤,掀起她心底的驚濤駭浪。

 

她總想去證明,原來父母也有愛自己,就算過去不是,至少現在是;就算過去不夠愛,現在也該愛回來了。

 

 

但是要如何證明?她時常在心中吶喊。即使不是父母心中的第一,但你們能不能至少愛得公平?連帶的,她跟弟弟們的關係,也不時充滿著矛盾。

 

只要不涉及父母,姊弟碰面能彼此關心,也能互相幫助。但只要連結上父母,父母話語裡的態度,都一再透露出,事有輕重緩急,而她永遠都是父母心中的輕與緩,愛與重視從來都感受不出來。

 

哪怕弟弟們對她這位大姊還算可以,她也很難不去比較和計較。她的心中總是有塵埃。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別人生命裡的主角,不是配角而已;是主線劇情,不是支線而已。

 

作為子女,我們多麼希望在父母眼中,自己出色、優異,甚至在手足之間,也會明著爭風吃醋,甚至暗中較勁,爭奪父母更多的稱讚及關心,所以更遑論父母在對待態度及行為表現上就有明顯差距,並且在資源有限下,優先被犧牲的女兒的心理。

 

她們心中縱有萬般委屈,多半也只能認命,接受父母的安排,壓抑及委屈自己;所有資源,無論是可見的金錢、物質,或者無形的關心、自由及選擇權,都集中在男性身上。

 

 

所有的一切都是用來成就異性手足,也就是身為男子的哥哥或弟弟。

 

臨床心理師的處方箋

 

從被愛到自愛,從自愛到自在

 

我們自己就是父母的再版。父母也可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課題,未解,甚至無解的成長經驗,或不被愛的遺憾。

 

進一步思考,也是退一步思考。祖父母多半已經往生,父母還能向誰討去呢?而我們想要繼續討愛,其實是緣木求魚,就如同,向沒有錢的人借貸,向沒有的人要東西,然而這只會讓自己反覆碰撞,反覆重創。

 

理解過去及現在做不到的他們。從渴望來自父母的愛,變成來自於自己的愛。你有能力愛自己,你了解生命裡面有明有暗,有黑有灰,也有白。

 

生命的圓滿不是來自於沒有缺憾,而是你知道缺憾存在,但是你已經長出跟它共存的能力,並且開始,能夠自在。

 

 

夠好的自己,對自己和別人柔軟

 

老子曾說「剛強易折」,向人討愛是剛硬,也是銳利,而拚命提升自己,力求盡善盡美,其實也是剛硬。

 

我們時常聽到有人說,要成為更好的自己。靜下心來檢視,所謂更好的自己,是不是也代表了「現在」不夠好的自己?

 

對於有些人來說,這其實是懷疑自己,也是內在匱乏及自信不足的變形,只是它用了看起來相當激勵、光明、正向,並且是社會稱許的形式。

 

能夠對自己和別人柔軟,才能看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難,才不會卯起來衝刺,但是很快就內耗完;才不會一直希望別人來證明,自己曾經被愛,還有值得被愛。

 

此外,當我們看見足夠好的自己,才會有正向情緒,才能夠自我肯定,來安頓我們不定時發作,那股懷疑自己的焦慮及不確定感。

 

長出愛自己的能力,把自己愛回來,才不會如同水上浮萍,也才能自在及穩定。

 

被虧待的空缺,刻在心底的遺憾,正是留給我們去填補的空間,但這也會讓我們看見自己,原來一直有著不曾認識,但始終存在的生命韌性。

 

 

(本文摘自《人際剝削:為什麼我們離不開有毒的人際關係?》,寶瓶文化出版社,洪培芸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許芳宜/「身體要快樂」沒有偉大的論述,只是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11月21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時報出版
  • A
  • A
  • A

健康與夢想,整個過程除了認識自己之外,更讓我珍惜身體的存在。

文/許芳宜

 

朋友說:許芳宜,妳還在跳?


當然還在跳,因為身體要快樂!

 

(圖/時報出版提供)

 

「身體要快樂」是時間帶給我的體悟,是舞蹈專業回歸樸實身體的禮物。


「身體要快樂」開始於二○一二年,那是我第一次走進城鄉,手拉手的接近人群,用身體分享快樂的美好開始。

 

多數朋友的第一個問題是:「什麼是身體要快樂?」其實就是讓身體快樂!身體是誰的?是你的、是我的,「身體要快樂」就是你、我要的快樂。

 

什麼事情可以讓你快樂?身體如何才會快樂?簡單的問題可以很哲學,從字意的表面聊到深刻的內心世界,也可以很直白。


我和所有人一樣,想認識自己的外在和內在,想認同自己的存在與價值。

 

認識自己的過程不容易,從青春到熟女到更年的身體經驗,身體是我最辛勤的戰友,也是最嚴厲的老師,我對身體有著不一樣的理解,身體的能力不只是工作、吃飯、睡覺、滑手機。身體有溫度、有表情,身體不會說謊,有記憶也會說故事。


當我對大家說:「開心的時候我跳舞,難過的時候我跳舞,每個身體都可以要快樂,享受身體的人不應該只有我。」

 

開心的時候跳舞,難過的時候跳舞,想說的並不只是跳舞,是讓身體「動起來」──舞蹈是讓我身體動起來的媒介與方式但是,可以讓每一個人動起來的媒介不一樣,可以讓每個身體快樂的方式不同,有人透過游泳、爬山、慢跑、打球、唱歌、做瑜伽、打掃拖地、整理家務等事,讓身體動起來,不知不覺進入「動」的禪修世界,那是身體專注的時刻,也是把身體還給自己的時刻。

 

「身體要快樂」讓我思考自己想要什麼、身體需要什麼、快樂的感覺是什麼,這其中包括:健康與夢想,整個過程除了認識自己之外,更讓我珍惜身體的存在。

 

大家看著我用跳舞讓身體動起來找到快樂,可能直覺回答:「因為許芳宜會跳舞!」答案:「是也不是!」

 

身體快樂的感覺是什麼?真的很難解釋,身體是我最寶貝的專業,經驗是我最真誠的禮物,所以我選擇用行動分享。

 

剛開始走入人群時,自己也很緊張,擔心會不會又是另一個遙遠的「夢想」,經過實際走訪了許多城鎮,親自指導了許多課程,大家眼神交會、汗流浹背、無法控制的笑容,證明了「身體要快樂」真的很簡單。

 

每一個動起來的身體,在很短時間內極度的專注,忘記平時與身體的陌生感,專心、放心的把自己交給自己,身體們少了戒心多了信心。

 

流著汗臉紅心跳的感覺,身體釋放壓力的感覺,相信身體的感覺,只能感受無法言喻。那是身體快樂的感覺!

 

一個早晨,沒清醒、沒表情的走進便利商店,想買杯咖啡提神,結帳時員工臉上大大的笑容,一聲活力十足的「早!」嚇我一跳,現在買咖啡送希望!瞬間,我醒了,感覺自己看見太陽。

 

被太陽溫暖過的我,隔天抱著期待再去買咖啡,結果員工沒有笑容也沒有早安,但是那天我選擇買咖啡送微笑,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但我希望他也能看見太陽。這是身體的感染力,是身體的能量。

 

「身體要快樂」沒有偉大的論述,只是愛自己的一種方式!

 


祝您——「身體要快樂」!

 

 

(本文節錄自《我心我行》,時報出版,許芳宜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