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失智誰照顧?媳:如果我能多賺點錢就好了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24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如果我能多賺點錢就好了……」39歲的士茜(化名)說著說著,眼淚再也止不住。斗大的淚珠滑落臉龐,是無奈、是不捨,也是她好一段時間情緒累積的潰堤……。

婚姻美滿的士茜,和丈夫育有一子一女。家庭是她極大的生活重心,特別是為孩子做美味料理,讓她成就感滿滿。她過去曾在媒體業工作,家庭、事業能夠兼顧。只是,約兩年前工作出現變化,而婆婆的健康狀況,也逐漸亮起紅燈。

 

其實士茜一家人並未與公婆同住,但住得不算遠。婆婆73歲、公公大婆婆3歲,倆老昔日感情極佳,可說是形影不離。士茜的先生在家排行老三、上有兩個哥哥。大哥長年居住美國,也在台北生活的二哥與二嫂,育有兩個孩子,現與公婆同住。

 

重複喃喃自語 婆婆記性開始衰退

 

幾年前,家人發現,婆婆開始有忘東忘西的情況出現,自己的首飾也開始亂塞。起初,家人不以為意,覺得老人家難免健忘、記憶力下滑。但就在一次、全家人一起到國外出遊,「好多雪啊、好多雪啊。」婆婆常重複喃喃講著同樣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士茜與家人開始意識到,婆婆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

 

家人將婆婆帶到醫院檢查,起初醫生判斷,婆婆是甲狀腺低下、記憶力因此出現衰退情況,服藥一年多,情況卻看不到改善。後來家人發現,婆婆吃藥的狀況並不正常,一方面,更憂心婆婆記得的事愈來愈少,家人決定趁早多帶公婆出去玩,澳洲、捷克,都有一家人的足跡。士茜難以忘記,去捷克過海關,婆婆失禁在位子上,一家人的驚慌失措。

 

婆婆這樣的情況似乎是愈來愈嚴重,就醫後做了斷層掃描,直到一年前,確定婆婆失智了,而且已經是中度以上的階段。

 

照護產生財務缺口 全家人身心俱疲

 

公公年紀大了,雖然身體堪稱硬朗,但其實並不適合擔任主要照顧婆婆的角色。二哥二嫂雖然與公婆同住,但平時忙於工作、照顧孩子,也無法隨時照護。婆婆的情況,需要有人顧著,她開始會叫不出家人的名字、也已經走失好幾次了。

 

士茜很憂心,不僅是因為婆婆幾度走失,她不知道能怎麼辦。「請人照顧婆婆」似乎是最好的方法,但這筆費用無法由單一家庭來負擔。家人幾次討論,人在美國的大哥、天高皇帝遠,似乎無意出錢。二哥二嫂則表明「要養孩子,恐怕沒辦法再出錢。」而士茜與先生也有兩個年幼的孩子要拉拔,想獨力負擔請人照顧婆婆的費用,實在也有困難。這個到底該怎麼照顧婆婆的問題,就這樣擱著、懸而難決……。

 

「我真恨不得自己能多賺點錢,去負擔照顧婆婆的費用。」士茜說著,眼淚再度奪眶而出,婆婆失智後發生的種種狀況、都深深印在她腦海裡。這些年來,家人其實已經感到身心疲憊,特別是婆婆幾次走失,對家人來說都有不小的衝擊。

 

就連過去素來與婆婆感情融洽的公公,竟然也好幾次動手打了婆婆。「我相信,我公公也真的很累很累了……。」士茜邊拭淚邊說,起初怕婆婆再走失,公公還盡可能盯著,後來累了,也只能半放棄說,「每次都去那幾個地方,真的要是又再跑出去了,再去那些地方找找?」

 

保險業從零打拚 盼增加收入提升生活品質

 

家人曾試著找居服員來協助,但失智的婆婆會罵對方,懷疑自己的項鍊被拿走了。婆婆失禁的問題也困擾著家人,士茜想到這些,想到公公也年紀大了,強烈的無力感襲來,對於離開媒體業後、年齡邁入四字頭的自己該怎麼做?她相當徬徨無助。

 

朋友勸士茜,還是得跟家人一起討論,設法共同來面對這問題,特別是公公也年紀大了,若是因為照顧婆婆,公公也累倒了,對家人來說,處境可能會更艱難。但士茜也有滿腹的無奈,或許迫於現實,家人至今並沒有更積極地找出解決之道。

 

幾個月前、士茜進入保險業,從零開始打拚。原本她擔任內勤工作,後來為了想增加收入,自請轉任保險業務,除了設法多賺錢、去負擔婆婆的照護費用,她也開始深入了解長照險。「就是因為經歷過這些,我深切體認到這部分有多重要。」對士茜來說,轉換跑道再辛苦,也要努力撐過去,她衷心希望失智的婆婆與家人、都能擁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照顧失智者,先從了解他的生命故事開始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7年05月10日
  • A
  • A
  • A

了解失智者的生命故事,不但可以提供聊天的話題,更能改善彼此的溝通。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即使是生病了,我們還是希望被當成一個人來對待,而非只是當成一個病來對待。

身為醫師,我需要去診斷並了解病患的疾病,但若是要長期照護的個案,就需要更深入地去了解他的生命,因為,人是由故事來組成,而非由病症來組成。

暢銷書《被討厭的勇氣》的作者岸見一郎,同時也是個失智症的家屬照顧者。他將過去照顧失智父親的經驗,寫成《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一書。
其中一段描述:「我希望到家中協助居家照護的護理師們,也能了解我父親的過去……但我知道的父親並不是……他們只知道現在的父親……」這或許也是許多失智症親友的心聲。

岸見一郎先生又說:「我熱切希望護理師能夠認識父親以前的歷史,就像是照片往往只能拍下瞬間,無法留下影中人完整的模樣。但如果是影片,就算看到對方偶爾露出奇怪的表情,也能明白對方並非總是如此。」

如果過去不曾在生命中相遇,如今初次在某處見面,我所認識的,可能就只是此時此刻的失智者。

如果說,失智者的故事如同一部小說改編的續集電影,你要如何協助沒看過上集的觀眾,迅速地進入下集的情境裡呢?你可能會說,請問是不是有「前情提要」呢?你會不會想,在進戲院前,先把上集故事的小說先看過一遍呢?

更有溫度的介紹

想像一下,倘若護送一個失智者前往養護機構,在交接給即將接手的照顧員時,我們如此報告著:「七十五歲,中度失智,有高血壓、糖尿病。平常拄枴杖,在攙扶下可移動。身上無管路。」

這段話聽來如何?完全是四平八穩的制式報告。但如果多加幾句話,感覺又是如何呢?

「葉伯伯,七十五歲,中度失智,有高血壓、糖尿病。平常拄枴杖,在攙扶下可移動。身上無管路。南投人,過去務農,本來跟太太兩人同住,兩個月前太太突然中風,後來過世了,所以住到這裡。」

是否覺得葉伯伯的輪廓清晰多了?

不過,讓我試著再加幾句話:「葉伯伯,七十五歲,南投人。過去種青梅,還曾得過獎,鄰居常稱呼他『葉子伯』,平常喜歡下棋。本來跟太太兩人同住,感情很好,兩個月前太太突然中風,後來走了。兩個女兒都嫁到台北,所以安排他住到這裡。目前中度失智,還認得女兒,有高血壓、糖尿病。平常拄枴杖,在攙扶下可移動。身上無管路。」

是否覺得你好像有點認識葉伯伯了。

這就是故事的力量。

一個人的生命故事,要如何應用在照護上呢?我們以葉伯伯做例子。

拉近彼此關係

失智者受到疾病的影響,可能無法記得疏遠的家人,不常見的朋友,更何況是初次見面的看護或是工作人員,這種狀況將使得互動變得困難。
這時,可以巧妙應用生命故事,來促進彼此的交流,也比較容易與失智者建立關係。

舉例來說,我們可以試著說:「葉子伯,你好,我也住過南投,那裡空氣真的不錯。」

有「記憶點」的稱呼

當我們新加入一個團體時,需要向人自我介紹,好讓其他人能夠了解我們,而協助失智者介紹他自己時,就好像是你現在擔任活動的主持人一般,除了設法讓聽眾認識他,甚至引起聽眾對他的興趣。
 
相對的,也要讓被介紹的人,覺得你介紹得很好,讓他覺得被尊重,甚至聽了你的介紹詞而開心。

舉例來說,可以向養護機構的住民,或照顧服務員介紹葉伯伯是「醃梅子專家」、「神農伯」等趣味又有記憶點的稱謂。不同的失智者或許會有不同的喜好。有些中、重度的失智者,只對自己的姓名有反應,此時直呼其名,並非是不尊重他。

也有些長輩僅對自己的小名、暱稱反應較好,我們也該順應他的需求,呼喚他「小葉」也沒關係。但是,有些過去擁有專業證照的長者,當他們被稱呼為老師、將軍時,也可以讓他們感覺到被尊重,甚至是有種光榮感。

懷舊治療

一個適當的個人生命故事,最適合拿來成為懷舊治療的參考工具。從這裡,我們可以了解失智者過去可能的回憶和深藏在腦中的老故事。在規劃活動,或是執行活動的過程中,就能夠應用這些生命故事來加以強化,或是給予適當的回饋。

例如,邀請葉伯伯擔任活動成員時,就能說:「今天有個年輕人來種花種草,聽說您專長種東西,想請您幫忙指導一下。」甚至規劃一個活動,從如何種梅子,品嘗梅子,到喝梅汁體驗等。

從生命故事切入,改善溝通

知道失智者的生命故事,就可以提供聊天的話題,進而改善彼此的溝通。


書名:當最愛的人失智──除了醫療,寫一份「愛護履歷表」,才是最完整與尊嚴的照護
作者:蔡佳芬(台北榮總精神科/失智症研究中心 主治醫師)
出版社:寶瓶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106/04/07

熱門文章

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說不出的痛楚

撰文 :寶瓶文化 日期:2017年05月10日
  • A
  • A
  • A

在照顧失智者時,我們必須了解,這些都是疾病相關的症狀,不是失智者故意的。失智者不是故意找碴,也不是故意不信任你。

他生病了,他不是故意的

而在照顧失智者時,我們必須了解,這些都是疾病相關的症狀,不是失智者故意的。失智者不是故意找碴,也不是故意不信任你。

照顧者常說:「他搞不清楚日期、方位沒關係,但是他同一句話,一天問上個幾十、幾百次,不管我怎麼費盡口舌回答都沒用。我在上班,他猛打電話來,我不停地接電話,主管都給我白眼了。跟他講,他也不聽。或者是三更半夜不睡覺,一直要我去找已經過世的叔伯,我晚上照顧他,白天還得上班,我不知道這種生活能撐多久……」

雖然照顧者常常因為上述症狀而面臨精神轟炸,或是疲於奔命,這真的非常辛苦。但是我們在照顧失智者時,也要了解,失智者這些症狀是受到疾病的影響。

他不記得了,所以問你。你回答了,但是他又忘記了,所以再問你。你又回答了,但是他想不起來,所以又問了你。

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照顧服務員覺得屈辱

如果問一個失智者的照顧服務員,是什麼原因讓他照顧不下去,寧可辭職到他處去?是因為照顧失智者比一般長者更累、更耗時?是因為薪資不成比例?

照顧服務員常說:「餵食翻身把屎把尿,我們都不以為苦,也能了解不管是失智者或是家屬,正是需要照顧服務員來增加照護的專業性與強度。但遇到失智者動輒脫光衣物,暴露下體,或是口出穢語,露骨求愛,甚或是襲胸摸臀,就令照顧服務員很難忍受。」

照顧服務員雖然多半是中年族群就業,但多數是女性,遇到這些狀況,不免深受打擊,內心覺得屈辱,或是受到不小的驚嚇。
也常有人問我,她/他不是失智了嗎?怎麼還會有這些衝動?照顧者必須先了解的是,這類的症狀在醫學上歸類於「去抑制」行為,也有人稱為「不適切行為」。

這是表示原本人類擁有的基本慾望,如性慾、食慾等,受到疾病的影響,而出現了失控的現象。有些時候是慾望的強度異常上升,有些時候是慾望的對象不適當。

而失智者通常又伴隨著現實判斷功能的障礙,因此可能連表達的方式、地點,以及對象也都會出現異狀。綜合起來,便呈現了在公眾場合衣衫不整,衝動地觸摸他人身體,口頭示愛求歡等行為。

我們必須先理解,才能包容

有些時候,甚至還會產生法律上的問題,例如被告等。而家屬一方面覺得丟臉、難堪,一方面又還得協助處理這些糾紛,更是憤憤難平。

我必須再一次說明,他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們需要試著藉由理解這些症狀原來是失智症的一部分,來發展出真實的包容與同理心,才能不陷落在嫌惡感裡,最終導致照顧者的心理負荷,甚或是演變成消極地減少與失智者的接觸等,這些都會產生照護品質減低,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生活品質下降的負向結果。


書名:當最愛的人失智──除了醫療,寫一份「愛護履歷表」,才是最完整與尊嚴的照護
作者:蔡佳芬(台北榮總精神科/失智症研究中心 主治醫師)
出版社:寶瓶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106/04/07

熱門文章

中年二度就業當居服員,照顧長輩找到自信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02日 圖檔來源:戚海倫攝影
  • A
  • A
  • A

「自從成為照顧服務員之後,我覺得自己開朗多了,也更有自信了!」現年65歲的張瓊琬,回想過去9年多、投入照服員工作,臉上滿是笑容。如今樂在居家服務的她笑著說:「可以的話,我會繼續做下去!」

這天、趁著前往居家服務的空檔,張瓊琬騎著機車、從板橋來到位在永和區的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辦公室,接受《幸福熟齡》專訪。她戴著護腰、護膝,全身上下散發一種「溫暖」的氣息。基金會工作人員看到「瓊琬姐」來了,和她噓寒問暖,宛如家人相見一般。

 

「二度就業很不容易。而我真的很幸運,能在這份照服工作中,找到工作和生活的第二春。」張瓊琬說。

 

張瓊琬回憶,多年前,她原本一直在家裡,協助丈夫的事業,同時也照顧生病的婆婆,家庭是生活唯一的重心。「我是長媳,那時婆婆因為糖尿病引發併發症,蜂窩性組織炎、血糖高……到後來,看醫生的次數變得很頻繁。」照顧病榻上的婆婆,張瓊琬從來沒有怨言;直到婆婆過世、而先生的事業陷入低潮,喪親之痛與經濟壓力襲來,讓張瓊琬煩心不已,「我天天翻報紙、想找一份工作,但是看到的徵人廣告,要的全都是限45歲以下,我到底該怎麼辦?」彷彿走進時光隧道的張瓊琬,想起當時的苦,眉頭皺了起來。

 

曾為錢煩心 55歲二度就業新契機

 

育有一女兩男共三個孩子的張瓊琬,當年看著先生「軋三點半」、家裡還有房貸壓力,她很想出外賺錢,卻因「超齡」苦無工作機會,幾乎天天愁眉不展,「為了錢,真的很煩」,就在一籌莫展的當下,「有個照顧人的工作有缺人,想試試看嗎?」老同學的一通電話,讓張瓊琬的困境出現一絲光明!

 

經過同學介紹,也經過上課、實習,張瓊琬就此踏進了「居服」的工作圈。剛開始,孩子心疼她、怕媽媽太勞累;娘家的哥哥也不贊成,家人對她要去「當看護」幾乎都投反對票,但張瓊琬覺得,既然孩子都大了,她決心給自己一個機會,也很珍惜這個賺錢的機會。

 

最初投入居家服務這領域,張瓊琬進入了位於台北市的一家私立機構服務,服務對象大多是重症、癌末患者。工作內容包括洗澡、備餐、清理環境等等,時薪兩百多元,但交通費須自理,機構要抽走三分之一的費用。扣除機構抽成、算算每個月她大約能賺一萬三千多元。這些工作對張瓊琬來說都不是難事,但機構抽成比例實在偏高。

 

▲張瓊琬居家服務,為案家備餐。(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提供)

 

工作約一年後、張瓊琬又在同學介紹下,轉往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在這裡,案子更多、抽成較少,福利比過去的私人機構更好。算算張瓊琬投入新北市居家服務工作,已經邁入第九個年頭。

 

「現在我什麼(照服技巧)都會了,只可惜,婆婆卻已經不在了。」想起婆婆病痛辭世、張瓊琬先是眼眶泛紅,情緒湧上心頭,即使事隔多年,她的淚珠仍忍不住滑落。如今她將這份對自己婆婆的孝心,轉化成服務其他長輩或病患的實際行動,現在每個月她服務14個案家,有的案家和別的居服員共案、一周只去一次。「我到每個案家去服務,即使是一兩個小時,也能讓他們的家人有機會喘口氣。」張瓊琬深深了解家屬的心情,秉持著將心比心的「同理心」從事居服工作。

 

樂在居服,對張瓊琬來說,不但自己的經濟壓力、因為擁有這份工作而紓緩了,還能服務、幫助別的家庭,「居服員工作讓我的心都開了。」她破涕為笑說。

 

▲張瓊琬樂在服務,在新北市獲頒獎項、深受肯定。(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提供)

 

陪長輩談心 樂在居服工作

 

在廚房裡切切煮煮、為長輩準備愛心餐點;灑掃客廳、臥室,為長輩清理居家環境,這些工作對張瓊琬來說,再熟悉也不過;而她還有個重要的工作,張瓊琬樂於「陪伴」長輩。

 

曾經有個她服務家庭,受日式教育的阿公、阿嬤在家時,一人看一台電視,平常幾乎不太交談,但因為張瓊琬的到來,長輩的生活也變得不一樣,長輩變得愛找張瓊琬聊天,阿嬤都說,「有妳來,阿公話都變多了啊!」。

 

▲張瓊琬從事居家服務,為案家備餐。(圖/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提供)

 

最初找工作,張瓊琬的年齡是她的「致命傷」,但在居服工作的領域裡,張瓊琬5、60歲的「年齡」卻成為「優勢」,因為生活體驗與人生歷練,她常能和長輩無話不談,甚至如朋友般地閒聊;她也曾成為獨居阿嬤與住在海外孩子的最佳橋樑,只要她前去居家服務的時間,阿嬤的孩子就打越洋電話、透過張瓊琬的幫忙來關心阿嬤。

 

服務的家庭愈多、眼見每個家庭都有著不同的故事,張瓊琬就愈加感受到「長照」政策的重要,也盼望政府對於「居服員」的待遇、能加以重視與調高。「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像我這樣能在中年以後二度就業,沒什麼不好。」張瓊琬也鼓勵和她一樣的「中年族群」走出來開創人生工作的第二春,「時間可以調配、得到不一樣的快樂。」

 

張瓊琬強調,這是個「養兒也未必能防老」的年代,藉由照顧不同狀況的長輩,看到不一樣的人生風景,「從工作中得到的開朗、自信,對我來說就像最好的化妝品,這幾年我也開始更注意自己的保養,因為照顧好自己、也能照顧別人的感覺,真的很好!」看看手錶、戴起口罩,張瓊琬準備騎機車、前往這天的居家服務案家,「老人家還在等我呢!」她笑說。

 

▲65歲的張瓊琬樂在居家服務工作,從中找到自信。(圖/戚海倫攝)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跟著中風父親在各醫院流浪 照顧者的真情告白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09日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快來啊,你爸出事了!」凌晨三點,媽媽突然叫了起來,小西(化名)與哥哥嫂嫂從睡夢中驚醒,急忙趕到爸媽房間,看見媽媽正試著為73歲的父親放血,哥哥趕忙叫救護車,將已經失去意識的父親緊急送往醫院。

即使已經是7年前的往事、但這驚恐的一幕,仍深深印在小西腦海裡。

 

母親半夜發現床褥濕了一片,赫然發現是先生失禁了,想要叫醒他,卻怎麼都搖不醒。一家人在凌晨時分緊急將父親送醫,急診室醫師判斷是栓塞,馬上送往加護病房。

 

「腦幹中間已經腫脹變形,不能開刀。」醫師的每句話對家人來說都是晴天霹靂,父親在加護病房至少待了一星期。想起親戚當年同樣是中風、送醫急救,卻成了植物人,一家人心情雖然慌張,但誠心盼望這樣的情況,不會重演在自己父親身上……。

 

回想那天,小西與家人在醫院簽了許多讓人似懂非懂的文件,家人無法離開醫院,也不知該如何將父親的狀況告訴大家族的其他成員。後來,父親是被救活了、恢復了意識,但身體右邊癱瘓,無法講話,也不能寫字。

 

一家人這也才發現,年輕時貪杯的父親,其實中風前早有徵兆和症狀:父親藏著高血壓藥物、也患有輕微糖尿病,但父親不但沒吃藥,也一直沒讓家人知道、自己的健康已經出了狀況。

 

28天內換一次醫院

家人毫無生活品質

 

接下來半年,小西與家人的生活,幾乎都在各大醫院轉換著。遵循健保規定,每28天就得為父親換一家醫院,「真的是疲於奔命,那時不斷在設法幫父親掛號找醫院病床、有的醫院會告訴你,現在有病床,你不來就取消。」被迫換醫院的狀況,每隔10幾天、家人就得面對一次,「可想而知,在那樣的情況下,我們怎可能有生活品質可言。」小西每天下了班就去醫院看爸爸、同時處理找看護、神經內科與復健科掛號等大大小小的事,而且每換一家醫院,父親得做的檢查、就必須重複一次。

 

▲每28天換一次醫院的規定,讓照顧者疲於奔命。(此為情境示意圖,非當事人)

 

「我們已經做好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數不清換了幾家醫院,出於一片孝心,小西與哥哥即使身心俱疲,還是只得互相打氣,一起面對父親中風帶來的衝擊。經過半年,得以有巴氏量表為依據,決定是否可以聘請外籍看護。

 

資格符合、申請外籍看護,也需要約半年時間。家人討論,由於白天都得上班、小父親四歲的母親也不適合擔任照顧工作,加上家住舊公寓四樓,父親要上下樓並不方便,在等待外籍看護的這段過渡期,決定先將父親送去安養中心。

 

送安養機構一年

再遠都要見爸爸

 

透過別人介紹,家人選定了一家位於新北市新店山邊的一家私立安養機構。即使那兒離家遠、想去看父親,單程得搭巴士花上一小時車程,但因為那裏環境好,家人還是通過,將父親送往那裏,每星期小西至少去看父親三四次,「一有時間就去,做子女應該的啊,就是想看看爸爸,陪陪他。」

 

小西記得,和家人將父親送去安養中心的那天,父親哭了、覺得家人不要他了。這也讓小西和家人更覺得、即使路程再遠,也得盡所有可能、經常來探視陪伴父親。當時小西父親到安養中心住的是三人房,每月費用約3萬5千元,離開醫院的父親,可以站立,但不太能行走,大多時候坐在輪椅上。後來親戚說,宜蘭有間安養院,各方面也都很好,家人就將父親送去宜蘭,父親一度大哭,但家人無論再遠,都無怨言、盡量抽時間去陪伴他。

 

小西坦言,看到父親病苦,家人身心也都煎熬,「就算哭,我們也躲起來哭,不讓爸媽知道。」這期間,家人經常討論如何處理面對。就以請外勞這件事來說,有個外人進到家裡來,家人總是難免感到彆扭不習慣,但是家人都覺得「還是希望爸爸在家裡。在家裡,他最熟悉,我們能經常看到爸爸也很好。」

 

▲將生病的爸爸暫時送往安養院後,家人還是常來探望。(此為情境示意圖,非當事人)

 

三名外籍看護接棒照顧

雇主管理傷腦筋

 

小西的父親中風後約一年,外籍看護來了,而父親也終於回到家裡。哥哥花了20多萬元,為父親買了爬梯機,只是父親已不愛出門。

 

來到小西家的,是從印尼峇里島小島來的Anna。那是Anna人生第一次到台灣,30多歲的她有165公分高,算是高大,適合照顧壯碩的父親。不過溝通上,Anna的語言不是太通,家人安排Anna就住在父親旁邊,方便就近照顧。當時小西的父親可以進食,在Anna的幫忙下,每個晚上,父親都拿著拐杖,在家裡走一圈,保持活動。

 

請外勞的費用大約是每月兩萬多元,小西每月出5千元,哥哥阿莎力、主動提出,願意出兩份。家人當然也感受到與外籍看護文化、生活習慣的不同,需要對彼此更多的了解。

 

Anna在小西家待了三年後離開,期間吃得很不錯,胖了10公斤。但是第二位外籍看護,就讓小西與家人頗傷腦筋。她不是第一次來台灣,語言溝通也比Anna好些,但她的精神狀況有些問題,甚至不吃飯、還出現了些幻聽、幻覺的狀況,後來甚至常說「我帶阿公回印尼」、「全家福照片有多一個人」等等。

 

當時小西的母親懷疑,家裡有些東西好像不見了,小西與哥哥也不確定到底是母親記不清楚,還是真的東西不見了,只是這位外勞的精神狀態不太對,讓家人開始擔心「不知平常她是怎樣對待爸爸」,決定輪流在家,不讓父親與外勞獨自相處。

 

才一年,小西與家人最後還是只得請仲介將她帶走。但她離開,下一位接替人選還沒來,大約一個多月的空窗期,只得從「黑市」找臨時看護,費用是一天1200元,臨時看護很精明,堅持「只照顧阿公」,其他一概不管。

 

一個多月後,第三位外籍看護瓦娣來了。因為瓦娣前一位雇主往生,仲介代她接下照顧小西父親的工作。只是瓦娣的工作態度並不好,無論餵食、按摩等都頗隨便,到後來,小西的父親身上出現了些皮膚病問題,皮膚長了許多小水泡,甚至潰爛,每晚得花上兩小時換敷片,這與照顧品質好壞,實在脫不了關係。

 

父親病苦走完人生路

家人凝聚相扶持

 

當時小西的父親已經裝了鼻胃管,心情上,父親厭世,看在家人眼裡,更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家人都看得出父親的不快樂、幾乎沉浸在沮喪的情緒中,加上無法表達,家人只能從父親嗯嗯阿阿的聲音中去猜測意思。

 

從2011年父親中風,到2017年4月底父親過世,這期間對小西與家人來說,「急診室人生」經常上演,但也因為父親的病苦,兄弟姊妹感情變得更融洽,經常討論父親的事,幾乎所有的考量,都以感謝父親為家庭付出,而做出一致的決定。小西的母親,也曾擔心,無論是父親送安養院、或是經常需要回診、復健等等,會讓子女太累,怕父親的狀態拖累了大家。但終究,一家人在這七年間,「感情更深了。」小西回憶這一路走來、想到家人的互相扶持、加上思念父親,還是掉下了眼淚。

 

2017年四月底,醫師說「差不多了」,小西的父親自加護病房轉往單人房,這兩天,全家人都不曾闔眼,父親疼痛不已,家人也曾為了要不要急救,感到萬般煎熬。最後家人請求醫院只為父親打嗎啡、減輕疼痛,順其自然地送走了80歲的父親。

 

對家人來說,雖然萬般不捨,但也告訴自己,父親終於解脫。「真的很感謝家人一起,我們無法預期父親的狀況會如何,但我們很清楚,不論多久,兄弟姐妹都會一起扛起來。」小西再次紅了眼眶,「是父親讓我們與家有了更深的連結,讓我們想回家,家人有更深的凝聚力。」

 

回憶過往,以中風病患家屬過來人的身分,小西誠心期盼,醫療規劃能更體貼,「每 28天就要換醫院的掛號人生,真的像夢魘一樣。」她也說,「我知道在許多家庭,照顧長輩或病人的責任常落在一個人身上,但是,『還是得適時示弱吧』,長期照顧,真的不是一個人扛得下來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兩頭燒的醫院人生 讓老父親住長照中心的心痛告白

撰文 :戚海倫 日期:2018年04月17日 分類:熱門文章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老爸,我們真的盡力了,實在照顧不來了……。」齊真(化名)在紙上寫下這些字句,拿給重聽的父親看,她的臉上滿是淚水,不知該怎麼直視父親,父親什麼話也沒說。這天,家人做出重要決定:將父親送往安養中心。

齊真的父親是榮民,依照身分證、今年已高齡95歲,實際年齡90歲。年少時他隻身來台,一切從零開始。年過40歲時,在台灣娶了小自己約20歲的妻子,育有一子一女。長子幾年前成家,與妻子育有兩個孩子、今年小一;女兒齊真單身,不打算結婚,與現年超過70歲的母親同住。

 

老父親年輕時是運動健將,多年來也一直保持運動習慣,打太極拳、散步、爬山幾乎不曾間斷;他生活簡樸、飲食簡單。十多年前,不明原因緊急送醫,醫生說後腦兩側都有血塊,手術後出院,術後恢復狀況相當不錯,生活、行動一切如常。

 

但,幾年前一天清晨,父親外出晨運,在路邊突然不耐久站、瞬間跌坐地上,骨頭斷了。路人緊急幫忙打電話叫了救護車、也通知家人。齊真與母親在睡夢中接到電話,緊急趕往現場,醫院人生就此展開……。

 

父親晨起運動摔倒 就此人生轉彎

 

經過漫長等待、轉院,父親動了髖關節置換手術。雖然手術成功,但父親心情大受打擊,他不能接受天天運動的自己,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他也沒信心再次踏出家門,於是足不出戶,只有需要回診時,在家人陪同下,久久出門一次。

 

父親這一摔,讓齊真與家人的生活產生極大改變。

 

在父親摔倒前,約85歲的他,完全能自理日常生活,買菜、做菜、運動,都不須家人擔心。但摔倒後,父親無法行動自如,三餐需要母親照料,就連上廁所都成了大問題。家人先是為父親買了便椅,但他如廁次數頻繁,雙腿肌力無法負荷。後來改穿紙尿褲,穿了尿褲的父親,起初還是固執、堅持坐便椅,直到後來又有新的狀況發生……。

 

父親開始會突然無預警地全身癱軟無力,而泌尿道感染或呼吸道感染,也讓他經常發燒。子女都工作,主要照顧責任落在母親身上。但母親面對固執的父親,照顧時間久了,也感到身心俱疲,甚至幾次她出門買菜、倒垃圾回家,目睹丈夫再次摔倒在地,都讓母親與家人感到不捨與憂慮。

 

夜間父親頻尿,但堅持不肯如廁在尿褲上,半夜起床要坐便椅。下班後的齊真,當時很長一段時間只能睡在客廳地上,一聽到父親起床、用助行器,就跳起來協助父親如廁。睡眠不足的齊真,歷經工作、家庭兩頭燒,身心也都出現狀況。

 

照護身心俱疲 母親落淚憂心撐不下去

 

頻頻送急診,加上幾乎必須24小時貼身照顧,家人面臨極大煎熬,母親幾次落淚,擔心這樣的日子不知還能撐多久。2016年5月,父親又頻繁因發燒掛急診,原本堅持要自行照顧的齊真驚覺,「要是媽媽也倒下去,我們都完了。」於是,齊真與哥哥在兩天內,看了五、六家離家不算太遠的安養中心,「至少先了解一下安養中心的環境和費用。」

 

齊真坦言,將父親送去安養中心,心中真的很不捨,「爸爸老了,其實他只是『想回家』卻這麼難。但,我們真的沒辦法了。」

 

選擇居家較近安養中心 經常陪伴老父

 

家人討論後,在2016年6月初、父親出院後,直接將他送往離家不遠的長照中心。「比較喜歡這家的環境,因為近,也能天天來看爸爸。」父親住的是6人房,每月的費用約在3萬6千元上下,至今入住已超過1年10個月。

 

剛開始入住時,只要將菜、肉剁碎,父親還能自己吃飯、喝湯,但因容易嗆到,改將飯菜打成泥。直到去年,再次因發燒住院,進食困難、體重驟降、營養不足,醫師建議用鼻胃管,齊真與家人經過掙扎、最後決定同意。

 

起初入住時、還能用助行器短暫行走的父親,如今因為老化、雙腳無力,幾乎只能臥床,每天在照服員的協助下起來坐坐輪椅。雖有時也需抽痰,但最近10個月,不曾再掛急診。

 

在長照中心的多位本國籍或外籍照服員,對齊真父親都相當照顧。齊真與家人在第一年,全年無休、天天中午、晚上都去陪伴父親吃飯,有時幫父親剪指甲、擦乳液、按摩雙腳。小孫子孫女則用假日去看爺爺,畫畫、寫字給爺爺看。

 

父親偶爾露出悲觀神情。重聽、說話不清楚的他,頭腦很清楚,原本他不接受前往長照中心,如今與照服員、護理師,甚至同樓層的其他長輩都有了互動。齊真說,家人一直都在調整心情,逐漸接受父親老化的事實,「年紀這麼大了,只希望他少受點病苦折磨,我們盡可能陪伴爸爸;而照護工作,在經濟狀況許可下,讓專業的人來做;對家人來說,這是不得不、卻也最好的選擇。」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