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失智者有尊嚴 日本「桃李咖啡」這樣實現社區營造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4月19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日本長照經營者形山昌樹之前來台演講,介紹他們經營的「桃李咖啡」。演講內容聚焦在如何改善一般老人與失智老人的生活品質,並透過小規模實驗,摸索永續經營之路。他們目前不能說有偉大的成就,但已累積許多心得,可供其他有心改善長者生活的人參考。

文/周傳久

 

根據形山昌樹分享的資料來看,「桃李咖啡」(http://www.c-care.co.jp/)並非起於政府政策,更非政治人物速求亮點的產物,而是起於他有一次聽到建築界的朋友說,希望打造一個自己以後也願意使用的服務。

 

形山昌樹反思二十幾年前,日本照顧失能、失智的病友仍不夠人性,於是他根據學理研究結果和熱情,營造一間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的小型輕食店,又讓失智者參與內場工作,並同時開發提供給非失智高齡者的就業機會。

 

再來,形山昌樹覺察到,雖有理想,也得連結更多其他資源,才能繼續讓服務存在,所以後來發展成為一種社區總體營造類型。

 

觀察這個發展歷程,再考量日本服務文化發展源流,有以下幾點或可供台灣有意改善失智老人生活者參考:

 

一、同理設計

 

前面提到,形山昌樹的朋友說,要打造以後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其實,設計一個自己都願意使用的服務,是種友善同理,在高齡社會尤其重要。

 

試想,台灣法律規定,老人安養機構的住房人數上限是六人一間(我在屏東採訪過二十二人一間的),有哪位設計這種法律的官員,以後願意去住?住在一個平均一天因他人干擾和彼此陌生,而只能睡五點五小時的場所到死?

 

所以,友善同理是好服務的開始。不過,形山昌樹為什麼願意採取行動?他用什麼方法,從無到有設計服務雛形?或許以後可更詳細交流。

 

另外,其實自己願意住的地方和使用的服務,也會隨時空轉變,戰後嬰兒潮就與前一代不同。有了這麼人性的出發點,還可以搭配科學方法,就能有更完整、周延的落實。最終,不只讓自己也願意使用,而是更多以前裹足不前的客戶都能看到新的經驗和希望。

 

二、價值基礎

 

服務設計是近年歐洲與日本長照研發的基礎知識。歐洲有基督教文化傳統,對於與自己非親非故的人,該怎樣看待他們的價值,以及為什麼要顧念他們,在聖經有清楚的論述。

 

日本則有武士道,以及近代的敬業精神、服務精神與積極學習的文化,這些已讓某些新的服務要怎樣開始,形同內化成為生命和生活風格一樣自然。而且,日本也有由下而上、幾近全民運動的學習態度,可以不斷改善做法。

 

台灣還需要強化這方面的基礎,但強化的根基來自何種倫理思想與方法論?這點仍需探討。

 

三、支持發展

 

先前台灣媒體引述報導日本有一家「送錯餐餐廳」,也是由失智者擔任服務生,鼓勵大家包容他們在工作上的錯誤。不過,這麼做,有可能讓失智者被看笑話。

 

「桃李咖啡」也提供機會給失智者當服務生,可貴的是,他們不是只靠顧客包容,還想到要設計失智者能使用的菜單介面。在餐廳後場,也讓失智者繼續投入他們有能力做的工作,這樣比被限制活動而由他人代勞更有尊嚴。

 

這背後的意義和丹麥的長照教科書上,討論失智那一章的第一頁說得很像,「照顧者要了解並接受一個事實,就是失智者和一般人一樣,有追求自我實現的期待。照顧的責任,就是支持弱勢的自我實現者繼續追求生活期待。」

 

「桃李咖啡」至少映照出在工具、互動、流程等層次上支持失智者的作為。換言之,這是對失智者的服務,讓他們服務別人。芬蘭的身心障礙社區人才派遣中心,更把這種理想更發揚光大,引申到全人照顧。

 

(參考資料:https://www.nokiankaupunki.fi/sosiaali-ja-terveyspalvelut/vammaispalvelut/kehitysvammapalvelut/tyo-ja-paivatoiminta/kahvila-vohveli/)

 

四、由下而上

 

「桃李咖啡」後來走向社區總體營造,意涵是由大家參與和資源配合。若引用近來服務設計界經常使用的商業模式藍圖來分析,其實就是「外部協同組織」那個欄位。

 

首先,這牽涉到我們怎麼界定社區或社群,是以村落嗎?或共同生活特性的人?不同思維,輔以科學方法釐清資源間距離和可行性關係,將讓我們看不見或看見更多可能。

 

「桃李咖啡」已有社區行銷活動,定期讓更多人理解其理念,吸引不同背景民眾參與。或許下一步能更制度化,讓年輕一代投入會更好。

 

例如在芬蘭,許多大學相關科系同學被導入短期工讀來支援特殊照顧,這樣也是雙贏。而且學生還沒畢業,社會就儲備了更多打破成見又有經驗的人才。

 

台灣早已推社區總體營造,但有多少是出於基層?政府常以補助支持某些新生活理念,一補助就很怕沒有做出讓長官歡欣的成果,或者沒有形成明星社區。

 

但「桃李咖啡」始終是自己摸索,透過自願參與的中年者的人脈、經驗與見識,在實踐中逐步成長,這似乎是比較實在的方式。

 

五、落實尊嚴

 

關於形山昌樹提到,他們追求「失智者是主體」的概念,這其實不是很新鮮的觀念,可是怎樣落實真是挑戰。要注意的是,失智者認知功能退化,但也不是全部失能。

 

另外,失智者因認知退化,情感部分的敏感度可能放大,而且情感本來就不是隨認知對應幅度退化。想要創造失智者更多的主體感,進而增強安全感與尊嚴,必須善用情感部分,配合還存有的認知能力,加上照顧者的態度,才能做到。

 

「桃李咖啡」有掌握這種精神,但隨著失智者退化和諸多科技進步與社區改變,必然還有更多方式可以維繫、發展失智者的主體尊嚴。例如,荷蘭甚至有音樂系的樂團,讓失智者按著他們喜好的方式來指揮,配合失智者演出,也是一個例子。(參考資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kBo17v8-A)

 

那「桃李咖啡」的下一步呢?

 

歐洲近年累積的經驗指出,失智者異常的行為、言語必有原因,我們必須了解原因來幫助他們度過困境。其中,有六成的困境可能不是來自失智者本身的器質性病變,而是照顧者所營造的環境與溝通方式。是我們對「認知症」認知不足,造成他們難以發揮長處,以確保自主尊嚴。

 

當在地老化和失智友善社區越來越受到重視,也被認為是比集中住在機構和脫離熟悉住處更人性的終老方式,台灣和日本以及歐洲老化國家,勢必在老人佔社區總人口的三成、四成甚至五成時,得摸索出更合宜、多贏的生活模式。

 

這挑戰了生命根本價值,和群己倫理關係。「桃李咖啡」的發展歷程有許多小環節,可找到價值思維激盪的縮影。台灣急推長照時,實不能忽略釐清價值共識,也要給一點時間,讓更多好的服務長出根,再開花結果。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快來「失智咖啡廳」喝咖啡! 年輕型失智症病友快樂服務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14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台灣失智症協會設立的「young咖啡坊」是全台首家由年輕型失智病友服務的咖啡館,由年輕型失智症者接待客人,並進行介紹、備餐、出餐、結帳等工作,透過人際互動延緩退化、增加自信。

日前媒體報導,咖啡館生意冷清,許多民眾趕緊到場支持,讓失智者與家屬都非常感動。台灣失智症協會感謝大眾相挺,今(28)日特別提供交通與菜單資訊方便民眾參考,也期待社會對失智者多一點理解與體諒。

(2019/08/28更新)

失智症不單是老年人的疾病,全台約有一萬多人65歲之前就罹患年輕型失智症,許多病友確診時只有五十多歲,是家庭經濟支柱也可能是公司主管,對患者與家屬是一大打擊。

 

62歲的林先生年輕時在大陸從事電子業,四年前遇到公司無預警資遣,於是回到台灣。原本個性溫和的他,脾氣漸漸變得暴躁易怒,曾任護理人員的太太發覺不對勁,去年帶先生就醫之後,才知道罹患年輕型失智症。

 

林先生回憶,當時他的兩個孩子一個正在創業,一個還在國外唸書,突如其來的疾病讓他承受很大壓力。所幸,除了固定服藥回診之外,他也參加台灣失智症協會的課程,包含戲劇、舞蹈、手工藝等,同時替自己安排運動、閱讀、擔任圖書館志工等活動,幫助促進大腦健康、延緩病程,連醫師聽了都讚賞。

 

為協助年輕型失智症病友增加社會互動,台灣失智症協會在台北市設立「young咖啡坊」,由病友製作咖啡、餅乾、三明治等餐點並提供服務,2018年4月正式開幕對外營運。

 

失智症病友已花一個月的時間學習料理餐點,林先生在現場熟練地泡咖啡,也有病友在協會人員的協助下,親手做鮪魚玉米熱壓吐司,再由另一位病友負責送餐。咖啡坊氣氛溫馨、熱鬧,每位穿著圍裙的病友都樂在其中,認真而快樂地提供服務。

 

▲在吐司上塗抹玉米沙拉、小心翼翼放上番茄片,一名開朗的病友正在現場製作鮪魚玉米熱壓吐司。(攝影/林芷揚)

 

▲服務員快樂地穿梭在咖啡坊內,為客人送上美味餐點。(攝影/林芷揚)

 

有位病友分享,以前在家從來不用煮飯,來到咖啡坊之後才學習如何做飲料和點心,笑說每種工作他都喜歡,也會與同伴互相支援。從病友的笑容中,看得出來,這裡確實提供病友一個促進身心健康的快樂園地。

 

林先生指出,他罹病之後主動上網、借書查閱相關資料,才漸漸了解失智症是怎麼回事。他知道自己現在會有片段式的記憶,比如記得身上有錢,但忘記後來錢花去哪裡,或是記得太太買粽子回家,卻忘記曾經吃過。全家人也還在學習如何與失智症病友相處。

 

目前社會對失智症的認識還不足,林先生表示,尤其缺乏對年輕型失智症的了解,一般人看到五、六十歲的病友,都不會想到失智症的可能性,因此難免遇到對病友態度不友善的情況。

 

「young咖啡坊」每周六營運,因座位有限,需事先上網預約,希望民眾看見失智者更多的可能性,並給予多一點耐心與理解,共同打造失智症友善社會。

 

營業資訊

 

1.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泰順街2巷4號

 

2. 電話:(02)2598-8580

 

3. 營業時間:每周六上午10:00至下午4:00,用餐時間90分鐘,低消80元。週日到週五為年輕型失智者團體課程時間,故未開放。

 

4. 現場約有30個座位,採線上預約制,預約網址為:https://www.surveycake.com/s/KpwPR ,填畢後會有工作人員於週一到週五9:00-18:00間,與您確認訂位是否成功,請等候通知。

 

 

 

 

▲台灣失智症協會設立的「young咖啡坊」每周六10點至16點對外開放,採事先上網預約訂位。(攝影/林芷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該怎麼知道自己或家屬失智了?

撰文 :銀髮心棧 日期:2018年04月12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在知道全球失智的趨勢以及失智症的類型之外,大家心中可能有個問題,那我們怎麼知道自己或家人失智了呢?

 

雖然在介紹失智症類型的時候,有提到一些早期的徵狀,但並不是只有失智症才會有那些行為上的改變,所以一般民眾要察覺失智症,其實沒有那麼容易;對醫生來說,要確診為失智,也不是一次問診就能夠確定的,只能作推測,要真正確診為失智,有可能需要做很多檢查,包含腦造影等,有可能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夠確診。

 

以電影「我想念我自己」(Still Alice)中的主要為例,她一開始以為自己是前一天貪杯,所以隔天演講的時候,一時辭窮。直到後來,自己的記性越變越差,才去找醫生做診斷,確診為阿茲海默症。

 

電影中也提到,對於高知識份子來說,因為他們比較擅長用一些補償的策略,所以往往會錯過早期發現、診斷的時機。

 

一般民眾到底該怎麼察覺自己或親屬是否罹患失智症呢?最簡單的原則就是去觀察自己或親屬的行為是否有巨大的改變,且會嚴重影響生活。

 

以記性為例,年紀大了會比較容易忘記事情,但若一些例行性的事情都連續忘記,就需要特別關注了。

 

阿茲海默症協會提出了十大警訊,並建議若有任何一項警訊,就應該要就醫:

 

1. 記憶退化到會影響生活

2. 覺得要規劃、解決問題是很困難的

3. 無法輕易完成原本熟悉的任務,不論是工作或是休閒上的

4. 時空混亂

5. 視覺、空間訊息處理上有困難

6. 新增說話與書寫上的困難

7. 錯置物品且無法尋線索找回

8. 決策能力變差

9. 逃離工作及社交

10. 情緒與人格的改變

 

民眾在家就可以使用的失智症篩檢工具

 

然而,到底是否有符合警訊,對一般民眾來說,都是困難的判斷;而且人們很容易有種防衛心態,會傾向認為警訊與自己不符合。

 

那如果民眾要在家中做有效的初步篩檢,該怎麼做呢?在台灣,官方單位有在推廣民眾使用簡易心智狀態問卷(SPMSQ)做篩檢,若答錯三題以上就建議就醫,這問卷當中的問題都是有明確答案的,方便民眾做初步的檢測。

 

但因為太多問題都是和定向感有關係,也就是警訊中的第四項有關係,若當事人在定向能力上較沒有異狀,則使用 SPMSQ 會容易做出錯誤的判斷。

 

美國食品藥物署 FDA 在 2015 年六月首度核可了 Cognivue 第一個診斷認知功能的電腦程式上市,這個程式檢驗了動作執行的能力、視覺突顯性查覺能力、字的區辨、詞的區辨、形狀的區辨、動作的區辨、字的記憶、詞的記憶、形狀的記憶、動作的記憶這些項目,藉此來診斷使用者是否有失智的風險。

 

不過目前尚無研究報告顯示 Cognivue 對於失智症初步診斷的有效性為何。

 

在大陸,安人心智公司也有類似的想法,透過兩岸合作推出了海馬指數應用程式,這個應用程式檢驗了定向能力、短期記憶、執行功能、連結記憶,會根據結果提出一個風險值,讓民眾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來判斷有多高的風險可能罹患失智症。

 

未來,類似的工具可能會越來越多,民眾也會有比較多的方式,可以儘早且客觀的去發現自己或家屬是否已經罹患了失智症。

 

但也不需要過於恐慌,因為這些工具雖然快速、方便,然而卻不能夠證實腦部是否已經有嚴重的病變。所以,這些工作的結果,充其量只能當作參考,還是需要就就醫做進一步的調查。

 

最新的失智症篩檢方式

 

因為若能早期篩檢出病人是否有失智症,對於病人本身及家屬都是相當有幫助的,所以有非常多的研究嘗試用不同的方式來篩檢病人是否有失智症。

 

有些工具強調驗血就可以檢出、有些則是利用在眼瞼滴入物質,並檢驗其代謝速度來做檢驗。

 

很多工具都還在初步研究的階段,還需要多次的驗證,此外這些工具不見得能檢出所有類型的失智症,所以不建議大家過度樂觀。

 

但相信未來會有更多、更方便的工具,可以幫助醫療團隊,快速做出正確的失智症診斷!

 

(本文獲「銀髮心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媽媽,我沒有不要你!」將失智母親送安養院,真的是我最好的選擇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11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如果有那麼一天,媽媽變得不像媽媽,她認不得家人,開始「行為怪異」;而你沒有辦法全天候照顧,你剩下多少選項?「把父母送到安養院」真的是不孝嗎?

採訪/小虎文、李羚榕

 

林先生將媽媽送到安養院,一住就是 10 年,期間他承擔非常多關於孝順的非難、親人的不諒解。

 

可是林先生心裡很清楚-「媽媽我沒有不要你。」他要做的是解決家庭的困境,而不是被困境給綁架。

 

當「老闆娘」的角色褪去後 換「失智」躍上舞台

 

林先生的母親-英子女士,是台灣堅毅「查某人」的代表,從丈夫當兵三年開始,她一個女人辛苦地支撐著林家十幾個人口。

 

天還沒亮,她便騎腳踏車出外批貨買賣,無論外頭是烈陽曝晒還是狂風暴雨,她不讓自己有休息的一天。她其實就像「經濟起飛」的時代縮影,一步一腳印,刻苦耐勞地拉拔孩子長大。

 

林先生回憶,家裡常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爸爸媽媽把賺的每一分錢都省下來,天還沒亮就開始做工,直到三更半夜,日復一日的打拼,家裡才能開枝散葉。

 

精明又幹練的英子女士,婚不久後便開設雜貨商號並經營得有聲有色,一手包羅大小雜事,家事繁忙到她幾乎是嚴肅地「不苟言笑」、戰戰兢兢地過日子。

 

「現在的媽媽和以前真是判若兩人。」林先生細細地向我們回想媽媽最輝煌的歲月。

 

「過去沒有什麼娛樂集會場所,我們家開的『雜貨店』永遠聚集一堆人,來這裡看電視、聊天,永遠都熱熱鬧鬧的,我的媽媽,就是說話有聲量的老闆娘,也是場控氣氛的重要角色。」

 

雖然養家不易、工作操勞,但同樣地,也使英子女士的生活,發光發熱

 

但隨著都更計劃的進行,林家正好是都更預定地,在不得不的情況下,雜貨店的鐵捲門關上,褪下老闆娘的角色,舞台上看似熄燈,而憂鬱與失智,卻悄悄上場了。



把生命奉獻給家人 吃碗餛飩麵都覺得奢侈

 

 

退休後的英子女士,整天都窩在家裡,子女好說歹說、強拉撒嬌,都很難將她拉出家門,一方面是她不習慣主動外出,過去她可是一拉開雜貨店鐵門,左右街坊便會主動親近;但其實真正的原因,竟是為了「省錢」。
 

 「媽媽是『苦過來』的人,每一分錢都要算得恰到好處,花錢讓她會有罪惡感。有次好不容易她拉出來玩,點了碗餛飩麵給她,她把我們罵到湯都涼了還在罵,原因就是餛飩麵比陽春麵貴,貴十元她實在捨不得(就算是子女的錢)。她一生都獻給家庭,獻給工作,就是忘了獻給自己。」

 

英子女士從 63 歲便開始有「失智」的徵兆,但直到屢屢將空鍋燒焦,家人才意識到「媽媽變得不一樣了」。

 

頭兩年,由疼愛妻子的林爸爸擔任 24 小時看護,但怎麼照顧怎麼不對,爸爸覺得媽媽一直很愛「歐北共」(台語:亂講),衝突不斷上演。

 

「怎麼一下就忘記了呢?就叫你忍一下怎麼就是沒辦法?」林爸爸常常氣得面紅耳赤。孰不知,一般人無法理解的行為,正是無法與失智症患者相處的痛。

 

「後來請外籍看護工,但她請假的時間、頻率都越來越長,媽媽走失了、跌倒了她也沒發現,久了,我們心裡越來越沒安全感,覺得聘請外籍看護工,也未必是長久可行。」

 

「孩子,你已經不要我了嗎?」孝順的為難

 

當媽媽失智狀況越來越嚴重,方法用盡的林家無不感到心力交瘁,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辦?林先生的問題,也是許多失智家庭所面臨的困境。

 

當初要把媽媽送到照護機構,其他家人不會反對嗎?

 

「有,當然有,我和爸爸說,叫他們都來找我。」家族裡其他的親戚長輩,也會認為:還是要把媽媽接回來家裡,幾個兄弟姐妹再輪流顧,不就好了嗎?

 

「可是,光是媽媽突然意外生病,大家要排出時間來照顧媽媽都很困難了,更何況之後要永遠維持『輪班』制的生活。我當初也看了很多『我養你那麼大,你不要我了?』這類的文章,心裡不會有愧疚感嗎?當然會,但我們要想清楚,什麼是真正的孝順。」

 

「我心中認同的孝順是,我們要發自內心要愛護自己的父母,去判斷怎麼做對全家人最好,對爸爸好、對媽媽好,而且也要我們都做得到,這才是真正的孝順,照著大家的評價去做,就真的是最好的安排好嗎?我不認為。」

 

「做自己做不來的事,累垮了誰?痛苦了誰?只是為了『別人覺得這是孝順』,才去做嗎?」

 

林先生只要一有空,便會來和媽媽作伴,推著輪椅帶著行動不便的媽媽,有時去安養院附近的公園走走,有時邊走邊「五四三」(閒聊),一路走到很遠很遠的地方,有時帶著媽媽去淺嚐她最愛的冰淇淋-「只要看著媽媽吃冰淇淋的笑容,就什麼都值得了」。(但這是秘密,不要讓機構的護理師知道)甚至還會完成媽媽的「即時願望」,讓媽媽帶著「明天要去遠足囉」的心情,微笑地入睡。 

 

「爸爸年紀也很大了,體力和心情上都不該有那麼大的負擔,我讓爸爸知道,媽媽現在受到很好的照顧;否則萬一爸爸也垮了,那我也垮了。」林先生說,真正的孝順不是逞強,而是有品質的陪伴;盡心、盡力,也不要自不量力。

 

夫妻愛情長久之道-信守承諾

 

 

「媽媽只有在時空錯亂的時候,因為想到家裡的『瓦斯沒關』、『菜還沒洗』,才會吵得要『回家』。但大部份時候,她把安養院當成自己的公司了,她還是那個『人人尊敬的老闆娘』。媽媽雖然失智,但在情緒上很穩定,這是我最大安慰的事。」
 

「但她常常誤會爸爸怎麼沒有睡在旁邊,是不是跑到外面找女人啊?」林先生笑說,媽媽竟以為爸爸有「小三」了,而且還覺得自己是傳統女人,要默默忍下來。

 

雖然英子女士經常「編劇」各種戲碼,但林爸爸對與英子女士可是一往情深。

 

結婚超過六十年的他們,在英子女士住到安養院的十年來, 他每天從外雙溪騎腳踏車到松山的安養院, 風雨無阻,一定要和妻子見一面,和她說說話、聊聊天,一年 365 天幾乎不間斷。

 

除非是林爸爸自己也有極重要的事耽擱了,否則對妻子的關心,說什麼也要堅持下去。

 

連醫護人員也驚呼林爸爸準時的程度-「最浪漫的事,就是與你一起慢慢變老。」在今年,他們夫妻還被選為「金婚代表」。

 

很少有人是天生喜歡做看護 感謝她們的包容

 

林先生選擇當時新成立、設備最新穎的安養院「我第一眼看到就喜歡了。」媽媽現在是安養院的「資深住民」,也遇過許多不諒解和其他「住民」的言語挑撥。

 

「我都和媽媽說:『我們不要理他們』。」甚至也有住民不希望他們常常來探望。「我想,我們家那麼幸福,看在其他無人探望的老人家眼裡,實在覺得很心酸。」

 

他最後想和安養院內的護理人員、外籍看護工說聲謝謝:「很少有人是天生立志要做看護的,一個人要照顧那麼多人,真的很辛苦。」

 

 

身為資深住民的家屬,林先生也提出自己的一些建議。

 

「希望台灣有更多設備良好的老人安養院,住得好又安全,我們才能放心很多。還有也希望院內可以舉辦更多活動,讓每個住民都可以參與,氣氛熱鬧、開心,減少呆坐的時間。」

 

對林先生一家人來說,將媽媽送到安養院居住,不僅讓爸爸透過觀察其他住民,更加了解、並接受媽媽的失智症:媽媽沒有錯,要怪就怪疾病吧!也讓家人有更多喘息的空間,爸爸找回自己的生活價值,我也繼續當我的綠天使(郵差)。

 

最重要的是,媽媽在機構的照顧和家人不間斷的陪伴下,笑容變得越來越多。失智後,英子女士看似告別精明的自己,卻重塑了另一個愉悅的人生。

 

「我媽媽有什麼異想天開的劇情或是願望,我就陪她演。我的爸爸、弟弟、妹妹和全部的家人,都會自動自發地來陪伴媽媽,對我們而言,這就是最重要的事。」

 

不要活在他人的壓力下,每個家庭的幸福劇本,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真實演出。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糖尿病血糖控制不佳 恐讓失智症提早報到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4月0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根據美國研究指出,高血糖恐影響大腦功能、導致大腦萎縮,連帶使得認知功能和記憶力下降,甚至大幅提升罹患失智症的機率。除此之外,國內的臨床研究結果也顯示,糖尿病患者罹患失智症的機率原本就比一般人高出6成,如若糖友的血糖控制地不理想,罹患失智症的機率甚至比一般銀髮族高出1.5倍!

文/養生小金孫

 

78歲的老劉是一名資深糖尿病友,長期血糖控制不佳的他,去年因高血壓、蛋白尿等併發症導致腎功能衰退,而開始接受洗腎治療。雖然已經開始洗腎,但是老劉仍是不忌口地大啖美食,每次的體檢報告血糖值總是高居不下。

 
近來,老劉發現自己記憶力明顯變差,常常上一秒說完下一秒就忘了,某次回診時,醫生建議老劉做進一步的腦部檢查後,居然發現老劉已經出現輕微失智症的症狀!

 

糖友罹患失智症的機率是一般人的1.5倍

 
根據美國研究指出,高血糖恐影響大腦功能、導致大腦萎縮,連帶使得認知功能和記憶力下降,甚至大幅提升罹患失智症的機率。除此之外,國內的臨床研究結果也顯示,糖尿病患者罹患失智症的機率原本就比一般人高出6成,如若糖友的血糖控制地不理想,罹患失智症的機率甚至比一般銀髮族高出1.5倍!

 
醫師指出,多數人都知道,糖尿病如果控制不佳,很可能會誘發慢性腎病變、神經病變、眼睛病變等併發症,卻輕忽了長時間血糖過高,易導致動脈硬化、血壓升高,甚至可能演變腦中風,傷害腦部血管。
 
醫師進一步說明,臨床上已經有許多研究證實,血糖控制不佳的糖友恐罹患「糖尿病失智症」,主因為患者因為長時間的高血糖,會使得血管嚴重退化、產生血管病變,甚至是傷害腦部的大小血管,導致腦部功能受損。

 

低血糖也可能誘發失智症

 
不僅如此,其實低血糖也可誘發失智症的發生,醫師指出,如糖友長期低血糖亦會造成腦部缺氧,而這一類的失智症又稱為代謝性智能退化,若能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失智情況多半能夠獲得控制,甚至有機會慢慢恢復記憶。

 
醫師強調,糖友千萬不可擅自停藥或不按時吃藥,面對糖尿病,穩定控制血糖才是保有良好生活品質與控制病情的不二法門!

 

(本文獲「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憂鬱會讓你失智嗎?

撰文 :銀髮心棧 日期:2018年03月2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因為有頗高比例的失智症患者同時有憂鬱的徵狀,很多研究者就猜測憂鬱和失智症之間應該是有關連性的。但兩者之間是否存孰先孰後的關係呢?

 

簡單來說,支持憂鬱會造成失智的證據比起失智會造成憂鬱的證據多一些,但因為這兩個病症的發展都是比較慢性的,所以很難斬釘截鐵的說哪一個病症先發生。

 

從一些長期追蹤的研究中,會發現如果在年輕的時後就罹患憂鬱症的人比起沒有憂鬱症的人,年老時罹患失智症的機會是兩倍之多,顯示憂鬱症是失智的風險因子之一。然而,對於晚年才憂鬱的年長者來說,較無法區分他們是先憂鬱了還是先失智了。

 

雖然證據看起來比較支持憂鬱會造成失智,但為什麼我們會認為失智造成憂鬱?

 

有研究顯示,失智症患者展現類似憂鬱的行為,其實只是缺發動機,而並非真正的憂鬱。所以,免對這樣的狀況,應該要採取不同的因應措施,例如透過特別設計的活動,提升他們參與的動機。

 

不過其實多數的長輩不會失智、也不會憂鬱,那情緒是否也會對於他們的認知能力造成影響呢?

 

在國外有長期追蹤的研究發現,幸福感的變化能夠預測認知功能的退化,幸福感越高的年長者,認知功能比較不會退化,反之亦然。但要提醒大家,這是長期追蹤的相關性研究,不一定代表幸福感和認知能力之間有絕對必然的關係。

 

最後,幫大家小結一下,負向情緒有可能會對於認知功能有不好影響,所以大家要盡量避免長期處在負向的情緒狀態下。

 

但負向情緒對認知功能的影響有可能不是直接的,而是透過影響做事情的動機,進而對我們的認知功能造成影響。所以,要讓自己的生命有意義,或許才是維持身心最佳狀態的秘方啊!

 

(本文獲「銀髮心棧」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