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和人一樣要健康檢查

撰文 :新自然主義 日期:2018年04月13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房屋和人一樣,要健康檢查喔!」一開始,當我這樣說的時 候,很多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我不怪他們,就像當初我提倡「魚」 也要健康檢查一樣,總是有人會質疑,這樣會不會太多此一舉了?

 

文/腎臟科名醫 江守山

 

但只要經我進一步說明,大家都可以認同,原因是——健康無價!如果魚身上所含的毒會導致我們人生病,魚當然要做檢查,這樣才能吃得安心!

 

那麼住呢?你有沒有想過,我們的居家環境裡頭,也有這樣的 「毒瘤」存在,小至讓你頭昏眼花,大則可能讓你重病纏身,甚至威脅到生命財產。

 

你知道我們家中到底隱藏了多少可能會導致你生病或是生命財產損失的危險因子嗎?這些看不到的隱形殺手都躲在哪裡?到底有沒有辦法可以預防呢?所以我繼「幫魚健檢」之後,再度提出 「房屋健檢」的主張!

 

邱太太(化名)是一個飽受陰道炎困擾的女士,求醫多年,卻都沒有改善。雖然用藥可以讓症狀緩解,但是並不能徹底根治,雖然不是非常嚴重的 「大病」,但卻也讓她吃足了苦頭,而醫師也百思不得其解,因為這麼棘手的陰道炎的確少見。奇怪的是,只要邱女士出門旅行,她的陰道炎便會不藥而癒⋯⋯

 

徐先生(化名)經常會莫名其妙的腹痛,他看了很多位醫師,卻都查不出原因。更慘的是,從抽血驗尿的報告中發現,他的腎功能也在慢慢衰退中。這 種情況很讓人害怕,可是醫師們也都束手無策⋯⋯

 

上面是國外醫學報告中的真實個案。當你聽到這兩位遭遇時,你會怎麼想?

 

「唉,他們大概是太倒楣了,所以才會一直反覆出現同一個症狀。」還是「他們一定是體質不好,最好要重新調養體質。」又或者是「他們有可能是風水不好,或者是撞了邪,才會醫不好,最好去拜拜!」

 

以上的這些說法,都是一般人對生病的正常反應,首先先怪自己的身體,如果真的沒辦法怪罪,就只好怪家中的風水、或是鬼神上面。

 

其實上面的幾種看法中,有一個比較接近正確答案,那就是他們的病,和「家」其實大有關係!

 

家中隱藏著你不知道的毒

 

我們待在室內的時間,幾乎占了一生中 90 %之長,其中又以家待最久,而且正因為是自己的家,所以大多數的人都是以最舒適、最放鬆的心態看待,很少人會懷疑最安全的避風港,其實也有可能成為兇險之地。

 

過去醫學研究總是把焦點放在病菌、病毒和人身上,認為會導致人生病的原因,都是一些討人厭的微生物,很少有人質疑過「家」是不是也會讓人生病。

 

可是當現代的不明疾病越來越多,像先前提到徐先生找不出原因的腹痛,或是邱太太總是反覆發作的陰道炎等,就算有些疾病在過去已經出現了,但卻在近一、二十年內明顯增加。

 

這些現象都讓身為醫師的我忍不住懷疑,除了微生物外,是不是還有我們所忽略掉的「致病原因」。

 

以腎臟科疾病為例,像原本傳統腎臟病的第二狠角色——局部性腎絲球硬化症(在 1 ∼ 4 年中使得病患開始永久洗腎;至於第一個狠角色是新月形腎炎,常在 3 個月內使得正常人永久洗腎),在 2006 年的美國醫學報告中發現,局部性腎絲球硬化症在美國不但是造成尿毒症的最主要腎炎,在台灣也有相同的演變趨勢。

 

為什麼局部性腎絲球硬化症會成長的如此快速呢?原本把疾病關注在微生物身上的醫師們,開始積極研究,最後他們終於找出了原因,原來問題出在「環境」上。從國外的醫學研究中已經證實,環境中的總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簡稱TVOC),就是造成局部性腎絲球硬化症的最大元兇。

 

或許你會問,住家為什麼會有各種的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呢?我又不住在工廠或是奇怪的地方?

 

事實上,因為環境的改變,讓原本可以遮風避雨、最讓人安心的家,也開始成為一個危險、病態的居所!

 

例如,我們最初所使用的家具都是天然木,但隨著家具製造業的技術精進及經濟、環保的需求,我們開始大量使用合成木來製造家具。

 

使用合成木當然無可厚非,但是為了要將木屑成型,很多業者會大量使用黏著劑,而許多黏著劑都含有揮發性有機化合物,如甲醛等,因此就容易造成室內的甲醛濃度過高;還有我們為了降低自來水受細菌污染,因而在水中添加了氯,但卻沒有想過氯和水中的有機物會形成三鹵甲烷,而三鹵甲烷會隨著飲水或是洗熱水澡的水蒸氣進入人體,對我們造成傷害。

 

這正是讓現代人難以預防的原因,因為這些危險因子並不會大剌剌的告訴你「危險勿近」,而是隱藏在家中——有毒的裝潢材料或水中等。

 

家,也會讓人生病

 

想想,生活在暗藏毒性的家裡頭,人又怎麼會健康呢?現在我來告訴你,邱太太和徐先生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其實他們都是因「家」而生病的個案。

 

幸運的邱太太在遍訪美國婦科名醫後,遇到了愛麗卡·艾利特醫師(Dr. Erica Elliott), 她仔細問診後發現,只要邱太太外出旅行,陰道炎就會改善,因此醫師開始懷疑,會不會是她家中的環境出了問題。

 

果然,當她進一步調查後發現,問題點正是該女士的家中浴缸。

 

原來邱太太有每天泡澡的習慣,但因為她家的用水偏酸性,加上熱水管是銅管,導致熱水管中的銅離子遇到酸而大量釋出到浴缸中,由於水中的銅離子會刺激陰道黏膜,所以邱太太才會有陰道炎反覆發作的困擾。

 

由於是房子「生病」了,導致邱太太生病,因此只要對症下藥,將浴室的熱水管換成不鏽鋼管,邱太太的陰道炎當然也就痊癒了。幸好,最近台灣的熱水管多採用不鏽鋼管或鍍鋅鐵管。

 

 

(本文節錄自《如何挑選健康好房子》,新自然主義,江守山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糖尿病患者乖乖吃藥、治療都無效!醫師:1食物穩定血糖不復發

撰文 :時報出版 日期:2018年03月29日
  • A
  • A
  • A

我記得有一位 60 歲的老先生,罹患糖尿病已經十多年,病情嚴重到需要定期施打胰島素與服用血糖藥。基本上,我都會提醒這類病人記得控制飲食,不要貪嘴。他向來聽話,飲食一直很清淡,但每次他來找我測糖化血色素,狀況都不是很好。

文/醫學博士 江坤俊

 

已經乖乖吃藥和治療,為什麼血糖就是沒起色?

 

所以他很生氣,也無法理解他已經過得像個苦行僧,為什麼還是無法改善血糖的狀況?

 

有一次他來我門診時,很怨嘆的跟我抱怨了很久:「我覺得人生很沒有意義,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只不過偶爾沒忌口,吃點小東西,血糖就飆高。我已經很遵守規定了,但糖化血色素的指數還是沒有改善。」

 

而且,他每次去新陳代謝科,醫師一看到數值就會唸他:「你看呀,你再不聽話,將來搞不好就要洗腎、中風啊!」他覺得既討厭又無助,生活沒有意義,也沒有樂趣。

 

後來我請他測量血中維他命D濃度,結果發現嚴重不足,於是請他補充足量的維他命D,看看糖化血色素是否有所改善。補充維他命D三個月後,他再去檢測,糖化血色素竟然及格了,新陳代謝科醫師還誇獎他維持得很好。

 

他高興的跑來告訴我這個好消息,其實這三個月來,他的飲食並沒有太大的改變,藥也正常吃,偶爾還是會偷吃小零嘴,但糖化血色素卻改善了,他終於覺得他不用過得那麼苦,生活可以放縱一點點了。

 

到底什麼是糖尿病?

 

很多人常在電視節目、新聞等各種媒體上看到「糖尿病」這個名詞,但大部分人依然似懂非懂,我身邊很多醫師最常在門診聽病人說:「我沒有糖尿病啊,只是血糖有點高而已。」

 

到底什麼是糖尿病?你真的瞭解糖尿病嗎?

 

人體就像工廠一樣,會自行將食物轉化分工,在正常情況下,我們吃下去的澱粉類食物會被轉化成葡萄糖,然後胰臟所製造的胰島素可以幫助葡萄糖順利進入細胞,就像提供燃料給身體一樣。

 

因此,若我們的身體無法產生足夠的胰島素,葡萄糖就無法順利進入細胞,被擋在細胞門外的葡萄糖只能停留在血液中,造成血液中的血糖濃度變濃(血糖數據升高),因而形成糖尿病。

 

比較常見的糖尿病可分成三種類型:

 

第一類型的糖尿病患者比較少見,大多數患者是兒童,除了先天遺傳的因素,大部分人是後天身體產生自體免疫抗體,導致胰臟無法正常運作。患者的胰臟功能遭到破壞之後,身體無法製作足夠的胰島素來引導血液中的葡萄糖順利進入細胞中,因此血糖降不下來。

 

第二類型的糖尿病目前比較常見,大約九成左右的糖尿病患者都屬於第二類型。這類病人是產生了胰島素阻抗,比如說 1 單位的胰島素本來能降低 20 單位的血糖,但這類病人只能降低 5 單位血糖,所以血糖容易高。但只要注意飲食習慣、減肥和運動,通常就可以控制病情。

 

第三類型是妊娠性糖尿病,病人過去沒有罹患糖尿病的病史,而是在懷孕24到28週左右,才診斷出糖尿病。

 

錯誤的糖尿病觀念

 

大部分的人對糖尿病的觀念都大錯特錯,我在此跟大家解釋一下。

 

第一個錯誤的觀念就是:「愛吃甜食才會得糖尿病!」很多人都會說:「我不吃甜食,飲食又很克制,怎麼還會得糖尿病?」

 

事實上,糖尿病跟愛不愛吃甜食是兩回事,大半是遺傳問題,譬如說家族遺傳,家裡父母如果有一位罹患糖尿病,那麼遺傳給小孩的機率就很高了。

 

第二個錯誤的觀念就是:「糖尿病患者不能碰糖跟澱粉。」其實糖尿病患者可以吃糖和澱粉類食物,只要注意別過量就好。

 

第三個錯誤的觀念就是:「我的家族沒有人罹患糖尿病,是不是就不用擔心了?」這是不正確的!

 

這種人更要小心,因為現代人飲食精緻,又常常坐著不動,肥胖很快就上身了,而肥胖的人容易罹患糖尿病。萬一誤以為自己不會得糖尿病,延誤治療的黃金時機就慘了。

 

維他命D幫助糖尿病患者穩定血糖

 

病人常會出現這種反應:「我只是血糖高了一點點,就必須吃藥嗎?只要少吃一點,血糖就不會那麼高了吧?那就不用吃藥吧?」當我們體內的熱量過剩時,就會引發高血糖和糖尿病。所以,只要減少熱量,理論上就可以降低血糖值。

 

其實,糖尿病不是治不好,不要以為這是一種慢性病、遺傳疾病,就覺得自己一輩子都要當個藥罐子,這種心態太負面了。

 

事實上,有些不嚴重的糖尿病患者靠飲食和運動,就可以讓病情得到良好的控制。改變生活習慣,才是關鍵。

 

很多人都知道,維他命D不足會缺鈣,進而導致骨質疏鬆。

 

可是,維他命D究竟對胰島素的合成、分泌和功用有什麼影響,還有維他命D跟糖尿病的發病機率之間有什麼關係,這些卻很少人關心。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指出,根據血糖測試的研究發現,血中維他命D濃度較低的人,比較容易產生胰島素阻抗及胰島細胞障礙,也就是容易得到糖尿病。

 

你要先知道一件事,糖尿病可以看成一種體內的「特殊發炎反應」。

 

而我前面也提過很多次,許多研究已證實,維他命D能夠調節體內的發炎反應,從而降低胰島素阻抗,增加胰島素的敏感度,協助調控胰島素分泌,穩定糖尿病患者的血糖和血壓。

 

我和長庚醫院新陳代謝科郭昇峰醫師的研究也證實了這種現象,所以,維持維他命D濃度,可以讓糖尿病的控制更好,減少併發症。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於 2010 年發表一篇論文,他們分析了 124 位第二型糖尿病的患者,發現近 91.1 %受試者血中維他命D濃度不足。

 

他們的結論是,血中維他命D濃度愈低的人,血糖控制就愈差。從這個論點來看,雖然無法證明缺乏維他命D是不是造成糖尿病的原因之一,但是,醫師可以當作參考標準,檢測糖尿病患者的血中維他命D濃度,考慮讓缺乏維他命D的病人補充維他命D。

 

另外,現在的人普遍都有代謝症候群,我們擔心以後可能會發展成糖尿病和心血管疾病。

 

對於這類病人,我會建議他們維持適當的維他命D濃度,幫助保持一定程度的身體健康。因為補充維他命D可以降低胰島素阻抗,而胰島素阻抗是糖尿病前期的症狀。

 

2010 年,紐西蘭梅西大學(Massey University)也發表了一篇臨床研究的論文。他們找到 71 位定居奧克蘭市的婦女,年紀在 23 到 68 歲之間,將這些婦女隨機分成兩組,第一組 42 人,每日提供 4000 IU的維他命D,另一組則是 39 人,並未額外補充維他命D。

 

經過 6 個月之後,他們發現,服用高單位維他命D的病人,血中維他命D濃度的平均值從 21 增加到 75 nmol/l,而且胰島素阻抗明顯降低了。

 

另外一組人的血中維他命D濃度和胰島素阻抗,都沒什麼改變。雖然目前還無法證明這兩者之間絕對有關,但可以推論的是,血中維他命D濃度達到一定的水準,就有助於降低胰島素阻抗,讓血糖穩定。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一天一D:維他命D幫你顧健康》,時報出版,江坤俊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曾跌落谷底、面臨醫療糾紛 泌尿科名醫邱文祥的心路歷程

撰文 :邱文祥 日期:2018年03月13日 圖檔來源: 陳郁文
  • A
  • A
  • A

自幼在花店長大,靠著努力,成為世界級的泌尿科名醫— 邱文祥,是台灣低侵襲性泌尿外科手術的先驅,也是亞洲泌尿外科腹腔鏡手術的播種者,擔任醫師多年,看見病院裡的人生百態,白色巨塔內最大考驗,正是層出不窮的醫療糾紛,而邱文祥也曾遇過這樣的困境....

撰文/泌尿科名醫、前臺北市副市長 邱文祥

 

近年來,白色巨塔的另一個考驗,就是層出不窮的醫療糾紛。醫師不是神,醫術再高明的醫師,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但是病人或家屬對治療會有期望值,一旦期望與現實落差太大,就會衍生出各種醫療糾紛。

 

醫師會捲入官司,原因經常是千奇百怪,特別是外科醫師,只要為病人開過刀之後,病人發生任何狀況,都可以歸咎到醫師身上。

 

像我在奇美醫院時,曾為一名病人從事攝護腺手術,手術成功,病人也獲得痊癒,沒想到他四年後檢查發現肺癌第四期,便以我在術前看X光片時,未告知他肺部有異狀為由,將我告上法院。

 

事件爆發時,我正擔任臺北市衛生局局長,名字還登上了報紙社會版和頭版頭條,很多記者追著我跑,內心衝擊可想而知。

 

由於當年X光片的檢查結果,跟對方後來的肺癌病情,兩者之間無法證明有因果關係,法官在二審時還給了我公道,不過這個消息在媒體版面上的大小,只有原來的百分之五。

 

醫療糾紛對醫師的影響很大,為了怕惹上麻煩,很多醫師以採取「防禦性醫療」為上策,或是要病人去做很多不必要的檢查或治療,浪費健保資源,或是避免接高風險的病人、避免做高風險的手術。

 

長期來看,不論對病患或對醫界,其實都不是好事。

 

那次醫療糾紛後,我內心十分掙扎,經過三個月的沉澱,我告訴自己,與其因此事而感到氣餒、退縮,不如多去想想那些被我救活、感激我的病人。

 

採取「防禦性醫療」或許可能降低被告的風險,卻有違我以救人第一的行醫初衷,因此,我還是以病人的最大福祉為出發點,來為他們做最好的治療。

 

憑著這樣的信念,我救活許多病人,有多位病人和家屬甚至在我面前拜謝磕頭,那種感受讓我一輩子難忘。

 

白袍在身,勿忘行醫的初衷

 

英國作家狄更斯在《雙城記》中的開場,有一段名言:「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有人形容,現在是醫界最黑暗的時期,醫病關係降到了谷底,病人不信任醫師,醫師也害怕病人。加上健保制度不合理,同工不同酬、同酬不同工的事情比比皆是,而婦產科、急診科、內科、外科、小兒科等高風險或較容易產生醫療糾紛的專科,爭取不到優秀的後輩醫師加入,不但是醫界的隱憂,也是國家的隱憂。

 

然而,愈是在這樣艱困的環境中,愈能看出一個人行醫的初衷。

 

如果你只把醫師當作「職業」,是為了生活不得不做,而非真心真意喜歡做這件事,在白色巨塔中,你會過得很不快樂,也容易在看診時產生負面情緒,跟病人發生衝突。

 

相反的,如果把行醫當成「志業」,即使工作量很大,你也樂在其中,而且總是以愛心和耐心面對病人,醫病關係自然會比較良好。

 

因此,身在白色巨塔中,最好的修身立命之道,就是無時不刻都要提醒自己:勿忘行醫的初衷。

 

(本文摘自《我所求的是奉獻:花店囝仔到亞洲泌尿外科掌舵者邱文祥》,天下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我該配什麼健檢套餐?」台大名醫這樣建議

撰文 :林思宇  日期:2018年03月08日
  • A
  • A
  • A

各醫院製作精美的健檢手冊,看在一般民眾眼裡宛如有字天書,一堆不熟悉的名稱與檢查,我到底該做哪些?

諮詢/台大醫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邱瀚模

 

台大醫院健檢中心主任邱瀚模提醒,健檢不是越年經開始做就最好,不同疾病有不同的好發年齡,健檢項目也不是越多越好,常見的癌症、心血管疾病等重大疾病相關檢查是否有包含在內,才是真正的關鍵。

 

民眾迷信昂貴檢查,邱瀚模說,價格與價值不能劃上等號,健檢重點在疾病預防,如果檢驗項目尚未成熟,檢驗出來只是虛驚一場而已。此外,若是侵入性檢查,風險雖小仍然存在,民眾別開身體的玩笑

 

由於大家聞癌色變,各種癌症腫瘤標記檢驗紛紛出爐,邱瀚模提醒,腫瘤標記指數高低與有無腫瘤並不能完全劃上等號,若腫瘤標記本身敏感度、特異性不高,基本上不建議作為健檢項目,健檢項目還是建議國際推薦的基本標準檢查。

 

各年齡層健檢項目參考建議如下(並非絕對,可依據自己風險微調):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關節名醫呂紹睿:「退化」性膝關節炎,真正病因不是「退化」!

撰文 :呂紹睿醫師 日期:2018年02月22日
  • A
  • A
  • A

全台灣最難掛到號的名醫,正是關節名醫—大林慈濟醫院關節中心呂紹睿主任。不少中年40歲以上的膝痛患者去找醫師,常常因為X光檢查看到軟骨破壞的現象,因此都會被診斷為退化性膝關節炎,但呂紹睿醫師長期觀察並加上十幾年來的研究,他認為這些病患有9成的原因,並不是「退化」....

歷經百萬年的演化,人體膝關節構造之精緻完美,理論上,軟骨並不容易受傷或「退化」,除非結構受到破壞(像是因為過度激烈運動造成半月軟骨、十字韌帶損傷,甚至是骨折等),膝蓋的穩定度受到影響,軟骨才會受到波及而逐漸損壞,這在醫學上稱為「外傷性骨性關節炎」,約占「退化」性膝關節炎患者的一○%;然而,絕大部分的人沒受過傷(占了「退化」性膝關節炎患者的九○%),為什麼他們的膝關節還是會「退化」?

 

中年(四十歲)以上的膝痛患者如果去找醫師,由於X光檢查總是會看到或多或少軟骨破壞的現象,幾乎都會被診斷為「退化」性膝關節炎。

 

目前全世界接受正統訓練的醫師對「退化」性膝關節炎病人的標準治療建議依序是:復健→服用消炎止痛藥→補充軟骨成分製劑(葡萄糖胺)→注射潤滑保護製劑(玻尿酸),若無效,則建議注射血小板濃縮製劑(PRP)。最後,就只好換人工關節

 

這樣的傳統療程並不能根治「退化」性膝關節炎,反而讓各種另類療法有很多發揮的空間,花錢事小,因此延誤病情,就得不償失了。

 

根據大林慈濟醫院關節中心呂紹睿主任的長期觀察以及十年來的研究,這九○%患者的病痛,真正原因並不是「退化」,絕大部分是內側皺襞與關節的摩擦造成的「內側摩擦症候群」

 

內側皺襞是在胚胎發育過程中,殘留在膝關節滑膜腔中的皺襞,外型像是衣服的皺褶,正常人膝關節平均每年彎曲多達百萬次,每次膝蓋彎曲、伸直時,內側皺襞與關節股骨內髁會互相摩擦而產生物理及化學破壞,隨著年齡增長,內側皺襞與股骨內髁摩擦達數千萬次,若是從事必須一再重覆彎曲及伸直膝蓋的活動或工作,摩擦次數就更多了。

 


▲內側皺襞在關節腔中的位置

 

因此,原本像新鮮絲瓜一樣柔嫩的內側皺襞,經年累月摩擦後,最後會變成像菜瓜布一樣粗糙。

 

人在年輕時,內側皺襞是平滑且薄的半透明狀;至三、四十歲時內側皺襞開始纖維化,漸漸失去彈性而變硬;五十多歲以後即出現磨損、發炎,對關節軟骨的破壞逐年增加。

 

內側皺襞終其一生會影響膝關節的活動,也會因為每個人的日常活動及工作狀況不同,而造成膝關節不等程度的「退化」。

 

當內側皺襞發炎、變厚、缺乏彈性時,就會磨損股骨表面的軟骨。內側皺襞本身被重複夾擊而產生的發炎現象也會釋放出有害的化學物質,使關節軟骨逐漸崩解。

 

軟骨磨損或崩解後產生的碎片,會掉到關節中,產生更多不正常摩擦而導致軟骨加速破壞,致使膝關節繼續「退化」。

 


▲物理性磨損:膝蓋彎曲伸直時內側皺襞與股骨內髁互相摩擦

 

▲化學性破壞:內側皺襞發炎會釋放出有毒化學物質侵蝕關節軟骨

 

作者 呂紹睿

1958年生於新竹竹東──當時任教臺大醫學院的父親,應鄉親父老之盼,返鄉成為小鎮醫生──因而在醫院出生、長大,也從小見習父親的醫者風範,並走上「醫療拓荒者」之路。

現職

慈濟醫療志業膝關節健康促進委員會主任委員

大林慈濟醫院國際膝關節健康促進中心主任

大林慈濟醫院關節中心主任

大林慈濟醫院教學部主任

教育部部定教授

(本文摘自《自己的膝蓋自己救》,呂紹睿著,時報出版)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覺得燈泡老是不夠亮、脖子容易痠?名醫:當心是神經問題

撰文 :林思宇 日期:2018年02月08日
  • A
  • A
  • A

「我怎麼老是覺得燈泡不夠亮?」、「手指麻、肩頸痛…」、「每天脖子痠、咳嗽有時呼吸困難,很苦惱!」

圖/蔣永孝提供

 

花蓮大地震,醫護不斷湧入讓人感動;在台北國際書展會場的7日早上也非常溫馨,台北醫學大學台北神經醫學中心副院長蔣永孝《神經不神經》新書發表會上,3位患者現身說法,他們看起來不像有太大的問題,但身體毛病卻怎麼看都看不好,最後發現竟然是神經問題,得依賴開刀來解決。

 

不只這3位,還有其他蔣永孝治療過的患者也是小症狀卻是大問題,搶著獻花感謝醫師,場面相當溫馨。當你知道他們的故事後,就能體會他們為何如此感恩!

 

▲台北國際書展座談會現場溫馨,病患分享起自己的故事。(圖/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提供)

 

燈泡老是不夠亮 原來是腦下垂體腫瘤

 

長相清秀的台北醫學大學再生醫學博士學位學程助理教授謝宜蓁,思路相當清楚,很難想像她三年前開過顱內手術。

 

當時她老覺得家裡太暗,謝宜蓁一直要先生換電燈泡,閱讀論文某個角度就是看不清楚,甚至還會行與行還會重疊,看得「霧煞煞」,一篇論文看下來相當辛苦。

 

有一年的視力檢查發現雙眼都小於0.1,在眼科看來幾乎是弱勢,檢查完眼睛後,機警的眼科醫師安排做核磁共振檢查(MRI),看到片子,眼科醫師大喊「Bingo」,原來他猜對了,不是眼睛的問題而是神經病變,她便找了老朋友蔣永孝幫忙。

 

蔣永孝看了片子後說,有一顆腦下垂體腫瘤,大概3公分,如果不處理,一旦出血會失明。

 

謝宜蓁手術開了12個小時,但她說,現在就算再暗的地方都看得很清楚,到電影院也不會常常不小心就跌到了,先生也不用一直換電燈泡,現在家中還有一大堆當時買的電燈泡。

 

右手中指指尖麻麻的 結果是室管膜瘤

 

江曉蕙是手機的重度使用者,有天覺得右手中指指尖麻麻的,但因為自己很愛滑手機,沒想到變成肩頸疼痛,看了骨科、復健科,醫師也認為是長期姿勢不良、滑手機造成的。

 

只是這樣的狀況都沒有改善,後來演變成前胸到頭頂都無感,但卻限於右側,左邊卻正常。

 

於是她上網爬文,找到蔣永孝,檢查發現頸椎長了一顆腫瘤。但她似乎也別無選擇,只能相信蔣永孝,儘管開刀會有風險,但不開刀也是麻煩,後來她決定開刀,現在恢復了,仍舊繼續上班。

 

脖子痠久咳 結果是奇阿裡畸形

 

從加拿大到台灣的Nathan,2014年時他老覺得脖子痠,到醫院復健,但後來發現自己會呼吸困難、一直咳,甚至還會昏倒。到了醫院做了胸部X光檢查,也都查不出原因,直到有次做MRI,才發現腦子有問題要開刀。

 

他打電話給在加拿大的父母,由於父母不了解台灣,還要他回加拿大治療,但Nathan知道,加拿大要等很久,而且台灣醫療非常好,決定在台灣治療。

 

輾轉找到蔣永孝後,才知道自己得到的是先天的疾病「奇阿裡畸形」。

 

蔣永孝解釋,Nathan的後顱窩結構發育異常、空間太小,比正常人小很多,一部分小腦組織滑進脊椎管腔內,腦脊髓液在此的循環空間受到擠壓,導致腦脊髓液通過脊髓神經內而到達頸脊椎以下部位,在神經內形成空腔,當空腔越來越大,Nathan的症狀就會越來越多。這是長時間慢行發展所形成,有症狀才需要手術。

 

治療完後,Nathan說「I feel happy!」,脖子再也不會痠痛,也不會呼吸困難。目前在台南教英文,為了感謝蔣永孝的協助,今天特地北上分享。

 

這些小症狀,結果檢查後卻是大疾病,對病人與家屬來說都是致命一擊,蔣永孝都會慢慢解釋,他說,當跟患者告知病情時,由於像法官在宣判刑期,病人和家屬心情宛如洗三溫暖,雖然診療工作的工時長、很勞累,但比起病人與家屬的焦慮,這種壓力就慢慢習慣了。

 

《神經不神經》是蔣永孝行醫30幾年的經驗分享,他說,不是要去批判醫療的錯誤,因為患者走進診間,不會在額頭上寫上「我得了什麼病」,需要醫師耐心診斷,這本書希望從病友的故事分享中,給大眾參考,未來再遇到類似狀況時,可以知道如何求助。

 


▲蔣永孝醫師和診治的病人一同合照。(圖/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提供)

 

蔣永孝小檔案

 

出生:1958年

學歷:國防醫學院醫學系、美國杜蘭大學醫務管理碩士、美國印第安大學醫用神經生物學博士

現職:台北醫學大學台北神經醫學中心副院長、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神經外科主任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