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長輩吞嚥困難 專家提出5項建議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4月0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老年人因為口咽部肌肉無力萎縮、口腔感覺遲鈍,容易出現喝水嗆到、食物無法下嚥,藥丸不易吞下等吞嚥困難的情況,導致用餐及用藥的時候,經常耗費許多時間。

南投醫院語言治療師呂昂衛針對長輩常見的吞嚥困難,提出5點注意事項:

 

1.避免吵雜環境,以正確姿勢專心用餐

 

吵雜的用餐環境會分散吃東西時的注意力,建議讓年長者在安靜、氣氛愉快的場所專心進食。長者坐在椅子上時,身體不要傾斜以頭部朝下、目視膝蓋的姿勢,進行吞嚥的動作,減少頭部左右擺動。

 

2.用餐時勿反覆交談,可觀察口腔與呼吸

 

老人家用餐的時候,家屬常因為擔心長者嗆到,而不斷詢問吞嚥情況,但頻繁的交談反而增加老年人嗆咳的風險。

 

建議家屬可以觀察長輩的口腔、兩側齒槽處是否殘留食物,聆聽呼吸時是否有混濁音或呼吸急促的狀況,並提醒長輩吞嚥後需自行咳嗽,再反覆吞嚥數遍。

 

3.用餐後應注意口腔清潔,預防吸入性肺炎

 

民眾常忽略口腔清潔的重要性,尤其對年長者來說,未保持口腔衛生除了會引起蛀牙、口腔內細菌滋生以外,口腔內殘留的食物或細菌也容易進入呼吸道,引發吸入性肺炎,不可不慎。

 

4.增加飲食變化,提高對食物的感覺

 

為了增加長輩對口中食物的感覺,建議增加飲食在溫度、味道、質地的變化。例如,稍微溫熱的開水,就比室溫開水更能提高年長者的感覺。此外,適度使用食品增稠劑來改變食物黏稠度,也能減少嗆咳的機會。

 

5.每天進行口腔運動,增強口腔肌力

 

民眾常誤以為,只有吃東西的時候才是進行口腔運動,但為了加強長輩的口腔肌力與耐力,建議平日就要進行10~15分鐘的口腔運動,對健康較有幫助。

 

可上網路搜尋「呷百二吞嚥健康操」的示範教學,搭配口腔棉棒或壓舌板等輔助工具進行。

 

除了注意以上事項,若有吞嚥困難的問題,可至醫院復健科就醫,由醫師或語言治療師協助,及早改善吞嚥困擾。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口腔細菌恐致心臟病 善用含氟牙膏、牙間刷清潔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1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擁有一口好牙,不但咀嚼方便,吃東西不會「食之無味」,還有助維護全身健康。蛀牙、牙周病都是常見的口腔問題,民眾卻普遍忽略牙齒保健的重要性。尤其對年長者來說,若沒有保持口腔清潔,恐提升吸入性肺炎、心臟病、糖尿病的風險。

每年3月20日是「世界口腔健康日」,衛福部與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呼籲民眾重視口腔衛生。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長諶立中提醒,許多民眾重視植牙,卻忽略了需要植牙的根本原因,可能是先前未妥善照顧牙齒健康,因此應從平日保養做起。

 

牙醫師黃明裕幽默表示,民眾不妨把3月20日解讀為一般成人擁有32顆牙,且最好是0蛀牙,藉此提醒自己保護牙齒。

 

▲牙醫師黃耀慧介紹氟化物的應用方式。(圖/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提供)

 

氟化物能預防蛀牙

善用氟鹽、含氟牙膏

 

預防蛀牙是口腔健康的第一步。世界衛生組織(WHO)、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都認為,使用「氟化物」是防止蛀牙的有效方法,而氟化物的應用可分為系統性與局部性運用。

 

系統性的運動方式是由人體攝取氟化物,比如在食鹽中添加氟,可發揮低劑量的長期效益。民眾選購食鹽時,可以挑選有添加氟化物的「氟鹽」,在日常生活中適量攝取,就能幫助保護牙齒。

 

局部性運用方式,則是讓氟化物停留在口腔中,利用牙齒表面塗氟、含氟牙膏的方式,直接針對牙齒或牙菌斑發揮防止蛀牙的效果。研究證實,牙齒塗氟可以降低乳牙蛀牙率37%、恆牙蛀牙率43%。

 

除了兒童接受塗氟,建議成年人、年長者也可以至牙醫院所,自費每半年進行一次塗氟,加強對牙齒的保護作用。

 

注意含氟牙膏濃度

一天兩次效果才好

 

平時搭配含氟牙膏正確刷牙,也是便利的護牙方式。最新牙科實證研究指出,含氟牙膏的氟化物濃度必須超1000ppm才有預防蛀牙的功效,使用1000~1250ppm的含氟牙膏,可降低23%的蛀牙率。

 

選用含氟濃度夠高的牙膏之外,牙醫師李揚鈞表示,每天應至少使用2次含氟牙膏,至少有一次在睡前使用,每次至少使用2分鐘,效果最佳。

 

▲衛福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長諶立中(中間)與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牙醫師呼籲民眾重視口腔健康。(圖/中華民國牙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提供)

 

長輩牙根部易蛀牙

善用牙間刷清牙縫

 

值得注意的是,在高齡化的趨勢下,老年人的牙齒保健更顯重要。牙醫師黃耀慧提醒,兒童的蛀牙常發生於牙齒表面,但年長者的牙齒經長年使用,牙齒表面已經磨平,不容易堆積細菌,卻因為牙齦萎縮、齒縫增加,容易藏污納垢,常見的蛀牙的部位反而變成牙根部,也就是靠近牙肉的地方。

 

因此,年長者應特別注意牙根部的清潔,除了使用至少1000ppm的含氟牙膏正確刷牙(老年人若需要使用濃度更高的氟化物,需經牙醫師評估後再開立處方),還要搭配牙線、牙間刷的使用,加強清潔牙縫間的食物殘渣。尤其是帶有小刷毛的牙間刷,很適合牙縫較大的民眾與牙周病患者,可多加利用。

 

專業用具清潔假牙

洗碗精可加強清洗

 

如有配戴假牙,黃耀慧牙醫師也提醒,不可使用一般的牙刷和牙膏清洗假牙,以免造成假牙表面磨損、產生刮痕,反而容易堆積細菌;建議使用假牙專用的牙刷搭配清水來清潔,有必要時,可取用洗碗精當作清潔劑,加強清洗效果。

 

長輩口腔衛生不良

恐導致吸入性肺炎

 

關於老年人的口腔保健,黃明裕牙醫師也提醒,若長期未妥善清潔牙齒、保持口腔健康,口腔細菌有可能進入體內,進而增加心臟病、糖尿病的風險。另外,老年人的吞嚥能力普遍不佳,若再加上口腔細菌過多,吃東西時嗆到,有可能導致細菌長驅直入,引起吸入性肺炎,應多加留意。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小白菜農藥殘留多?譚敦慈教正確清洗蔬果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19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臺北市衛生局上個月針對台北第一及第二果菜批發市場,抽查90件蔬果產品的殘留農藥含量,結果有11件不符規定,不合格率12.2%。

此次抽驗的90件蔬果中,有1件「小白菜」檢出3項殘留農藥;1件「芥藍菜」檢出2項殘留農藥;「萵苣菜」、「蜜棗」、「義大利奇異果」、「芭樂」、「韭菜」、「牛番茄」、「日本福岡草莓」各1件及「網室木瓜」2件檢出1項殘留農藥,不符規定。

 

▲台北市衛生局107年2月抽驗90件蔬果的殘留農樣含量,共有11件不符規定,產品包含小白菜、芥藍菜、牛番茄等。(圖/台北市衛生局提供)

 

上述檢出的殘留農藥有殺菌劑、殺蟲劑、殺蟎劑等,依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公告,皆為合法登記並領有許可證的農藥,核准使用於限定類別的農作物,但是其殘留農藥含量應符合「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

 

不符相關規定者,依法可處分責任業者新臺幣6萬元以上2億元以下罰鍰。針對不符規定產品,北市衛生局已命令抽驗地點下架不得販售。

 

譚敦慈護理師建議,民眾應優先選購當季蔬果,在食用或烹煮之前,先以流動清水沖洗根部或果蒂處,再以清水浸泡10至20分鐘;接著,用流動的自來水沖洗2至3遍,確實洗淨後再下鍋料理。烹煮蔬菜時,別忘了將鍋蓋打開,也能減少農藥的殘留。

 

▲台北市衛生局局長黃世傑及護理師譚敦慈共同示範蔬果農藥的去除方式。(圖/台北市衛生局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食慾差恐降低治療效果 癌友吃這些易吞嚥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2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癌症患者在接受化學治療或放射線治療時,常伴隨令人苦不堪言的副作用,包含食慾不振、噁心、嘔吐、腹瀉或便祕、口乾等。如果因為副作用造成營養狀況不佳、體重減輕,不但會降低身體抵抗力,也會影響癌症的治療效果。

南投醫院放射腫瘤科主任翁益強表示,不同的癌症有不同的治療方式,以放射線治療來說,是在定位腫瘤的位置後,將輻射能量準確送到腫瘤處,並破壞腫瘤細胞。

 

由於放射線治療是局部性的,因此治療的副作用也是在特定部位,像是頭頸癌的患者可能會有口乾、吞嚥困難、味覺改變或喪失的情況。

 

南投醫院營養師蔡秀雯表示,若癌友有吞嚥困難,可以補充半流質飲食,比如勾芡食物,或是將固體食物剁碎。另外,也可以提供軟嫩的蒸蛋、布丁,有利於患者吞嚥,增加進食意願,透過營養的補充來增加免疫力。

 

另外,腸胃道癌症的患者,在治療期間,腸胃道的消化吸收功能可能受到影響,甚至出現腹瀉的情形。蔡秀雯營養師表示,若有腹瀉情況,應少量多餐,並確認造成腹瀉原因,必要時可與營養師討論,是否補充含麩醯氨酸成分的營養品配方。

 

▲癌友若有飲食上的困擾與疑問,可諮詢營養師,以獲得正確資訊。(圖/南投醫院提供)

 

如果癌友在治療時沒有進食上的困擾,可以採取均衡健康的飲食型態,提供身體所需的營養。每天選擇多樣化、多種顏色的食物,少吃精緻糖類,多喝白開水,多活動身體,療結束後一樣可以按照這種方式飲食。

 

若癌症患者有進食方面的困難,或是不知道如何補充營養,應善用醫療院所的營養諮詢服務,積極與營養師討論,以減少癌友營養不良而中斷治療的情況。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銀髮族握力差 客製化健康處方可改善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台北市衛生局提供
  • A
  • A
  • A

住在台北的葉阿姨體型瘦小,曾罹患胃癌開刀,因此十分注重保養,平常有健走的運動習慣,自覺健康狀況良好。沒想到,某次她參加社區健康中心的體適能測驗時,卻發現握力只有14公斤,屬於「差」的等級。

雖然葉阿姨的身體質量指數(BMI)是19.47,身材落在正常範圍內,握力卻很小,健康狀況仍有進步空間。葉阿姨因此積極參加為期3個月的「客製化銀髮族健康處方」課程,握力大幅增進至22 公斤,接近「良」的等級。

 

改善自我健康後,態度積極的葉阿姨,更參加高齡運動保健師課程的培訓,再將所學傳播至社區,自備i-PAD、藍芽音箱,帶領銀髮族長輩做伸展運動,大獲好評。

 

臺北市北投區健康服務中心結合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研發「客製化銀髮族健康處方」課程,透過「健康處方」的評估,幫助長者自我檢視健康需求,並量身打造個人的健康處方與目標。

 

▲社區長者高齡運動保健課程(圖/台北市衛生局提供)

 

長輩可以藉此獲得改善肌力與心肺耐力的建議處方、學會控制體重、認識六大類營養素、懂得選擇優質澱粉、了解如何儲存骨本、知道防癌方法與健康烹調祕訣等,有助於促進健康。

 

臺北市北投區健康服務中心也將推出「客製化銀髮族健康套餐」課程,提供有興趣的民眾參考,另外也可以鼓勵家中長輩參加,幫助銀髮族提升身體健康。

 

 

熱門文章

25歲巷弄長照站副站長 打造阿公阿嬤的社區遊樂園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27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攝影
  • A
  • A
  • A

二月底的某天午後,多雲時陰,空氣濕濕涼涼的。

記者走進新北市新莊區的長青街,找到了一棟看似活動中心的建築物,門口佈置得五彩繽紛,像幼稚園一般可愛。上樓推開門之前,聽到室內傳出歡樂的卡拉OK歌聲,與外頭清冷的天氣形成強烈對比。這裡真的是照顧老年人的長照機構嗎?

 

一推開門,映入眼簾的不是虛弱無力的長輩,而是個個活力四射的銀髮族。眼前,兩位手腳靈活的長輩在打桌球,稍遠一點,四位長輩正在搓麻將,氣氛歡樂得就像學生時代的同樂會。

 

(圖/黃芊涵提供)

 

這裡是新莊頭前C級巷弄長照站,副站長笑臉盈盈的出來迎接,是一位年僅25歲的可愛女孩─黃芊涵。在一旁活動的長輩見到記者,笑著問芊涵:「這是妳同學哦?」親切的語氣就像阿公看到孫女放學回家,慈祥的招呼與關心著。隱約感覺得出來,副站長與這裡的銀髮族們,關係特別融洽。

 

就在國內缺乏長照人才,更缺乏年輕人投入的時候,黃芊涵2011年進入中臺科技大學老人照顧系就讀,學成返鄉後,進入頭前公共托老中心服務,並參與昌平公共托老中心的籌備,在新莊一步步實現她的長照夢想。

 

後來,適逢政府推廣長照2.0「社區整體照顧模式」,將長照資源分為A、B、C三種級別,A級提供日間照顧和居家服務,B級提供日間托老,C級則是社區裡的老人服務中心,就像頭前C級巷弄長照站這樣,透過各種文教、健康促進活動預防長輩失能,並且提供短暫的照顧服務。

 

當時,頭前C級巷弄長照站剛成立,已有不少經驗的芊涵就成了年輕的副站長,每周一至周五,在此歡迎附近的長輩前來上課、做活動,細心守護他們的每一天。

 

(圖/林芷揚攝影)

 

同樣提供白天照顧服務,巷弄長照站和公托中心有什麼差別呢?為了讓一般人容易理解,芊涵用了一個可愛的比喻:「公托比較像幼稚園,需要別人照顧,每天都來,一次來八小時。巷弄長照站像是小學一年級,一周來二到三次,一次半天,會有個老師幫他看頭看尾,看有什麼需要注意的,還會給他們安排課程,長輩之間也會互相幫忙、協助。」

 

說起自己參與經營的巷弄長照站,芊涵就像是一位親切又有愛心的老師,用心照顧班上的每個小朋友。不過,當初她進入長照相關科系,其實有一點誤打誤撞。

 

當年的芊涵本來想讀護理系,但報考大學時沒注意到考試科目的差異,考完後才發現無法選填護理,於是先進入同屬護理學院的老人照顧系,打算日後再轉系。

 

沒想到,從小就是由爺爺、奶奶帶大的她,對老人照顧系的課程越讀越有興趣,加上成長背景的影響,並不排斥與長輩相處,最後決定將本科系讀好讀滿,並在實習期間就打定主意,畢業後要進入社區服務,替阿公、阿嬤創造快樂的日間照顧環境!

 

(圖/林芷揚攝影)

 

每天一早八點,長輩們陸陸續續來到巷弄長照站,「我跟你講,我昨天有做泡菜,你們吃吃看味道怎麼樣!」「我今天要做鹹蛋,剛剛去市場買鴨蛋,買完才過來的!」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就像老鄰居那樣互相招呼,一起展開熱鬧滾滾的一天。

 

根據每位長輩的需求和興趣,芊涵替他們設計了不同的活動。同一時間,有些長輩在拼拼圖,有些在畫畫,也有人在跟志工下棋,玩得不亦樂乎。還有喜歡算數學的長輩,一邊算術一邊與旁人談天說地,其樂融融。「我們這裡的特色就是,志工、長輩還有我,都是一家人!」

 

拼圖、繪畫、棋藝…這些活動看似普通,背後卻有很大的意義。芊涵說,這是為了「讓他們保有自己的興趣,我覺得興趣很重要。」「我是從旁協助,我會鼓勵他們自己來,因為『生活就是復健』,他們做越多,就賺到越多!」

 

沒有嗜好的長輩,也不用擔心。翻開這裡第一季的課程表,有書法、手繪、團康、手工藝、音樂輔療、球類互動,連時下流行的桌遊都有。有些課程會外聘老師來上課,像是音樂輔療課,「我們有一個專門的老師,他有時候會帶大家敲鐵琴,敲個望春風啊、小蜜蜂啊,或是唱唱歌這樣子。」

 

有些則是芊涵自己帶,更有一兩堂課換長輩當起小老師!「像書法課就是因為,我們有一個長輩他是國畫老師,他喜歡畫畫,他來這裡就變成他是老師。」誰說退休後沒事做?這樣的安排不但能延續專長,更能帶給長輩滿滿的成就感,也是維持社會互動的好方法。

 

(圖/林芷揚攝影)

 

上課之外,「我們還有下午茶。大家來這裡就話最多啊!講久了餓啊、渴啊,就喝茶,我們這裡還有餅乾、小點心。其實我們這裡不太缺點心,因為長輩他們都會帶來分享,就像一個分享會一樣。」芊涵熱情分享她與長輩們一起建立的「家」有多麼溫馨、可愛。

 

長輩們或許都很懷念,以前在鄉下地方,土地公廟旁往往有一棵大榕樹,左鄰右舍都在這裡泡茶、下棋、話家常。現在,即使是擁擠的城市,也能有這麼一塊溫暖的地方。「這裡真的就是個大樹下,可以遮風避雨、喝茶聊天。」芊涵與團隊夥伴們對這棵水泥牆築的大樹,充滿信心。

 

大學畢業就以照服員的身分投入長照,剛滿25歲的芊涵還很年輕,是長照界少見的新星。對五、六十歲的長輩,芊涵親切地叫他們「爸爸、媽媽」,若是七、八十歲的長輩,則是甜甜的喊一聲「爺爺」或是「阿嬤」,深得長輩歡心,樂於把她當作小孫女,甚至是「好媳婦」看待。

 

「長輩會給你一些很正面的鼓勵,比如他們會說,我要把我的兒子、我的孫子介紹給你之類的,哈哈!這是成就感滿大的,至少長輩是肯定的,會想把我變成他自己的家人。」

 

不過,芊涵深得長輩緣,不完全是靠長得討喜、說話甜美,更因為年輕人善用科技,以及她特有的創造力。

 

(圖/林芷揚攝影)

 

「像我們年輕人會比較有一些想要去突破的創新。我們雖然沒辦法『溫故』,但是可以『知新』。」

 

以芊涵的年紀來說,對於老人家小時候玩跳房子、搭人力車的經驗比較沒有共鳴,但她常常在臉書、YouTube收集介紹各國文化、風景的旅遊影片,再用平板電腦播放給長輩觀看,新奇的內容每每讓他們驚奇不已。「長輩就會,啊!原來世界這麼大的感覺!」

 

「最好玩的是連續劇,他們以前就是固定時間在看,像他們以前都看『阿信』,突然有一天我們用DVD放的時候,他們就說:啊?阿信現在有在播喔?」

 

平板電腦不只能看影片,還能玩遊戲,而且是有助於促進長輩健康的小遊戲。「我們有個長輩,他之前是開垃圾車的,可是他中風,四肢比較沒辦法做這麼細小的動作,那他也沒讀過書,我就跟他說:我這邊有賽車的遊戲,我們來開車吧!」芊涵又是甜甜一笑,邀請長輩一起嘗試新事物。

 

(圖/黃芊涵提供)

 

結果,阿公一邊玩,一邊用台語緩緩地說:「這個車子太快了,我垃圾車都是慢慢開的。」第一次玩賽車,感覺好新鮮,透過現代3C產品也能連結過去經驗,誰說老年人就是高科技絕緣體?中風照樣能尬車,阿公的嘴角不自覺露出微笑。

 

「還有之前不是流行水果切切樂的遊戲?我就給他們玩,也是訓練手眼協調,等於我們的手機都變成是一個教具。後來我也發現,其實3C科技可以融入長輩的活動裡面。一開始我是帶自己的小平板,後來我就寫了一個企劃案送給主管,申請買大一點的平板。」芊涵將年輕人的優勢應用在長者照顧上,發揮得淋漓盡致。

 

(圖/黃芊涵提供)

 

為了增加遊戲的豐富度和趣味性,芊涵下班以後,還會撥時間去上課,學習做黏土、做手工藝,甚至玩桌遊,替長輩篩選適合的活動,寓教於樂,幫助延緩大腦與身體的退化。

 

「像我之前都讓他們玩大富翁,算錢的。他們一開始會有一點點排斥,可是其實他們來久了就知道,這個地方就是來上課嘛!來學一些自己沒有玩過的東西。所以你只要讓他們在遊戲的體驗過程中,增加他們的體驗感,那氣氛抓得…不要讓他們覺得說有挫折感,其實他們都還滿喜歡玩這些遊戲的。」

 

除了從旁協助,芊涵也會扮演啦啦隊炒熱氣氛、鼓勵長輩。「他如果有抗拒、排斥的話,我就會說,你很棒!你再這樣、這樣,你看!你贏了對不對?他就覺得,咦!好像是哦!」

 

(圖/林芷揚攝影)

 

來到頭前巷弄長照站的長輩,多數是身體健康狀況尚可,生活可以自理,只是身體功能較衰弱,或是有輕度失智症,大多都願意配合芊涵的安排和指導。不過,在公共托老中心服務時,活潑、熱情的芊涵也曾有過挫折的經驗。

 

雖然是為了老人家好,不過「有時候長輩會拒絕妳的照顧,或是他拒絕參加妳的活動,當場就讓妳難看。他會說『我就不想玩!妳為什麼每次都要叫我玩?』有些伯伯還會說『妳這個黃毛丫頭,妳憑什麼指使我?』」

 

聽到這些話,芊涵很沮喪,有時也有想哭的衝動。不過,積極的她總是會反思「我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也加入大家?」後來,發現有些長輩不喜歡團體活動,但可以一對一聊天,也有一些老人家只是還沒跟芊涵混熟。

 

「後來熟了以後,他就滿OK的,而且他會跟妳玩。有時候走過去,還會拿拐杖戳妳一下,哈哈!他其實是想跟妳打聲招呼,但是男性的尊嚴嘛!他就敲妳一下,表示說我跟妳打招呼這樣子。」

 

除了和長輩搏感情,身為公托中心的照服員,還要隨時注意老人家的動向與需求,盡量在第一時間協助他們。尤其男性長輩為了顧及自尊,有時午睡起來尿褲子,總是不好意思主動告訴照服員。

 

「像我們之前有個長輩,是一進廁所就馬上鎖門,所以就變成是,妳看到他要進廁所,妳就趕快褲子準備好,從他後面溜進來,他就會板著臉說『妳幹嘛?』我說『爺爺,我幫你弄。』他說『不用!妳出去!』我說『來,我們換這件乾淨的,那你這個髒的我幫你包起來帶回去洗。』」

 

體貼入微的芊涵,已經很懂得照顧老人家的生理和心理,而她也在長照領域持續發揮專長,並期待未來能走管理職,打造一個長輩專屬的歡樂城堡,替他們遮風避雨、陪他們喝茶聊天、教他們遊戲學習,讓社區長輩有個忘卻煩憂的遊樂園。

 

(圖/林芷揚攝影)

 

可惜的是,並不是每個出自長照相關科系的學生,都和芊涵一樣做得開心。「我們班全部畢業之後,到現在還有在做長照這一塊的,只有剩下我一個人。」算一算,芊涵與同學畢業後,班上約有五分之一的人實際投入長照,擔任照服員,但一年多後,其他同學因考量薪水和升遷機會,最終選擇離開。

 

若是待在安養機構工作,工時長、壓力大已經不是新聞,加上目前許多管理職由社工與護理人員擔任,照服員的升遷機會相對較少一些,年輕人的未來顯得模糊而迷茫。

 

如果我們希望長照有充足人力,有更多像芊涵這樣專業而有熱忱的年輕人加入,就必須讓他們看得到未來。當路可以看得更遠,知道目標在前方,走著走著,一路上不只能欣賞鳥語花香,更明白小徑的盡頭,最終會出現一座茂盛豐美的森林,那才是帶著希望向前。

 

有目標的道路,才能走得長久;老後受惠的,也才會是你和我。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