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券金童搞民宿 日本樂天上門求結盟

撰文 :勵心如 日期:2018年03月28日 分類:食尚旅遊 圖檔來源:攝影:劉咸昌
  • A
  • A
  • A

卸下外資分析師身分,鄭兆剛投身網路創業,以五年時間打造出台灣本土最大民宿訂房平台AsiaYo,到底AsiaYo具備什麼潛質,能吸引日本電商龍頭樂天市場(Rakuten)主動上門談合作?

在亞洲遊科技(AsiaYo)台北總公司辦公室,鄭兆剛穿著帽T、一身休閒打扮現身。作為新創企業AsiaYo的創辦人,二○一五年,他在距離現在辦公室僅一百公尺外的里昂證券管理一個近二十人的部門,每天西裝革履,是朝九晚五的白領金童。沒想到金融金童卻決定跨出舒適圈,自行創業。

 

二○一三年,屆四十不惑之年的鄭兆剛決定跨出第一步,他悄悄聘雇四名員工,從零開始,開發AsiaYo平台。但當時他沒想到的是,五年後,這個平台會被日本電商龍頭樂天一眼看上,雙方成為了合作夥伴。

 

鄭兆剛如何在五年期間打造出這個台灣第一大民宿訂房平台?樂天又看上他的什麼?

 

AsiaYo網站上線的第一年,起初一個月可能就一、二十筆訂單,「一開始我不是那麼篤定。」鄭兆剛坦言,一開始摸著石頭過河,直到一五年十一月才第一次看到方向。

 

 

 

成功起點  訂房服務結合賽事

 

彰化田中馬拉松每年報名人數破萬,一直有旅館資源不足問題,鄭兆剛主動向田中自治會提案,提出房間分享計畫,也就是把田中鎮上居民的閒置房間放在AsiaYo平台上,和賽事報名網站串接、引導參賽者到AsiaYo訂房,結果一千五百個床位,很快就訂滿。

 

此次合作,讓AsiaYo確立了與運動賽事結合的模式,之後,他們陸續找了「運動筆記」等活動平台合作,與各個賽事報名網頁串接平台入口,「早期透過這樣的合作,把知名度往外散播。」他同時也下一個重大決定,就是進軍海外。

 

一開始AsiaYo上的房源都來自台灣,考慮到台灣一年去日本觀光的人約四百多萬,日本顯然是合適的海外第一站,但「日本房東絕大多數講日文,台灣房客多數講中文。」鄭兆剛認為,平台若能成功扮演協助溝通的角色,就有商機。想跨出海外,客服是否能應付,是首要挑戰。為了因應日本訂房需求,員工人數也從原本的十八人擴增近一倍。

 

籌備半年,一六年六月,日本訂房服務上線,看似冒險的一著棋,卻是大躍進的一步。「運作四個月,日本訂單就超過台灣!」鄭兆剛說,這一大步也終止了燒錢階段,一六年十月,現金流就轉正,可以損益兩平,現在平均每月媒合約一萬五千個訂房晚上(Room nights)。緊接著一七年一月,鄭兆剛就向外募集資金,成功拿到一億元創投資金,一切步入成長軌道。日本模式成功後,鄭兆剛接著瞄準韓國、泰國市場,並確定由當地人來主管的經營模式。

 

充分授權  容許團隊試錯

 

約兩年前加入AsiaYo的產品長謝六拾,在網路圈歷練超過六年,他觀察,金融背景出身的鄭兆剛對數字敏銳度很高,也願意授權給團隊,像內部執行SEO(搜尋引擎最佳化)專案時,就花了兩、三個月用不同架構去測試Google演算法。

 

「不是所有公司都能容忍SEO團隊用三個月時間不斷試錯」,但試錯和改變,正是新創能快速成長的關鍵。

 

現在,AsiaYo單季交易額近億元,平台總房源數約六萬,其中日本房源雖僅約六千個,但貢獻一半以上營收。隨著今年六月和樂天的合作啟動,預計日本房源將翻倍。

 

去年,日本樂天旗下民宿分享平台Rakuten LIFULL STAY董事長太田宗克來台,當時他就指出,雙方的合作,由AsiaYo負責引流台灣訪日自由行旅客給日本樂天,樂天則提供AsiaYo用戶更多元的日本民宿選擇,未來還將雙向合作。藉由樂天加入,AsiaYo的日本房間數將可翻上兩三倍,更能吸引台灣一年四百萬遊日人次的關注。

 

AsiaYo的合作夥伴、旅遊行程平台KKday執行長陳明明觀察,本土平台的優勢是更了解在地市場,而面對國際大平台的資本和品牌優勢,對新創團隊永遠是挑戰,「必須更有彈性、更快速地找市場需求。」

 

確實,乘著和日本樂天的合作,AsiaYo有機會加速國際化步程,只是,產業內還有Airbnb、Agoda等市值破百億的獨角獸盤據山頭,AsiaYo想要打國際盃,挑戰才剛開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在日本,從主婦去的超市就可以知道家庭的收入狀況

撰文 :皇冠文化集團 日期:2018年03月27日 分類:食尚旅遊 圖檔來源:皇冠文化集團
  • A
  • A
  • A

在東京,人們試探彼此的方式是很迂迴的。

在台灣,即使開門見山地問對方的薪水、房租、家中的坪數等問題,也是稀鬆平常的事,但是在東京可行不通。這樣過於直接且不經修飾的問法,往往只會在對方心中留下糟糕的印象,而且相信東京人也不會願意正面回答。

 

若是想要知道對方的經濟能力或是價值觀,就必須要從對方居住的區域、地鐵路線、家中格局、工作的產業類型或是定期繳交的保險費用和稅金去推敲。不過還有一個更自然的問法,是我在某個小劇場裡面學到的,那就是「詢問對方最常使用的超級市場」。

 

「東京的超市是有分階級的」這件事,是我在一齣小劇場的表演中學會的。那齣劇的劇情非常簡單又寫實,描寫一群住在東京的主婦如何在「我時常拜訪的超市」日常對話中暗中較勁。

 

 

「果然買菜就一定要去成城石井呀!只有在那邊買到的漢堡排,我家的小孩才願意吃!」A主婦說。

 

「雖然價格稍微貴了一些,但我還是堅持要去紀伊國屋超市買生鮮呢!不知道成城石井的高麗菜一顆多少錢,我在紀伊國屋買到的一顆平均七○○日幣,但我覺得物超所值。」B主婦笑道。

 

「哎呀!其實我現在已經不大去這些連鎖超市買菜了呢!我喜歡到一些講求自然、產地直送的有機生鮮店舖買食材。因為我已經是常客了,所以只要有當天送到的新鮮蔬菜,店長就會立刻打電話通知我呢!」C主婦顯然贏了這場戰役。

 

當下聽到這些對白時,我只覺得生動有趣,但是和我一起觀劇的枝豆,以及在座的觀眾們全部都哄堂大笑,直說:「太貼切、太寫實了!」從小劇場離開後,枝豆還停在剛剛的劇情中,忍不住直誇:「這齣劇的編劇簡直就是天才,完全掌握了日本人的思考邏輯。」「因為日本人就是對物價極度敏感的民族,加上東京的超市真的是有分階級的,一顆高麗菜在每個超市販賣的價錢都不會一樣。像是成城石井超市一般只會出現在百貨公司地下街,或是比較高級的住宅區內;而時常到紀伊國屋超市消費的人,絕對都是年收入非常高,對於食材預算較多的家庭。而產地直送的有機蔬果店,根本就只能在非常高級時髦的住宅區才能存活得下去。」他分析道。

 

來到日本之前,我對於物價並沒有那麼敏感,自從在日本定居後,因為自炊的機率增加,我也開始在家裡附近的超市中比價了起來。就如B主婦所說的,同樣都是高麗菜,即使大小差不多,賣相也不會相差多少,但是某些超市只要三○○圓就能買到的高麗菜,在紀伊國屋超市就是要價七○○圓。

 

這中間整整差了兩倍多的價錢,也許就代表著兩個家庭的年收也有兩倍的差距。

 

我並不是貴婦主婦,雖然偶爾也會有想犒賞自己和枝豆的時候,而到高檔超市尋找食材,不過平時最常到訪的還是庶民等級的便宜超市。庶民超市和高檔超市最不同的地方,就是「一定會有集點換現金機制」,以及「星期幾特惠表」。也許是庶民主婦比起貴婦主婦更需要精打細算,庶民主婦會特別挑選「點數兩倍的日子」大量消費。而通常這種點數兩倍的時間點,就會是星期二、 三、 四的白天,顧客人潮比較少的日子。「星期幾特惠表」也非常有趣,幾乎每家庶民超市都會訂定自己的優惠表,例如星期一是炸豬排特惠日、星期二是肉品特惠日、星期三是冷凍食品六折日……等。而為了省錢的主婦們就會按照特惠的日子去採購,不僅主婦省下了荷包,超市也更能有效率地讓商品在味期限內順利流動。

 

為了加強庶民主婦對於自家超市的忠誠度,超市時常會釋出期間限定的優惠措施,大多是當天消費可打九五折的折價券。一開始我並沒有把它當一回事,直到枝豆和周圍的主婦朋友、甚至是超市的收銀員都叮嚀我要好好善用折價券,我才發現,原來「善用折價券」也是身為庶民主婦的初階基本技能之一。

 

當貴婦們在踩著高跟鞋,優雅地在播放著水晶音樂的高級超市採買時,庶民主婦們極有可能正在「限時特惠」的激戰中廝殺。記得曾經在《蠟筆小新》卡通中看過,蠟筆小新的媽媽時常要趕在限時特惠時間去搶優惠食材。

 

我也在家裡附近的超市門口見過同樣的畫面,每到週一早上的限時特惠時間,就會看到許多主婦踩著腳踏車飛奔向超市,然後用一種必死的眼神,快速地把商品丟進籃子裡。剛到日本時,我也趁亂加入了搶購行列,前幾次居然都沒有搶到任何東西。畢竟比起這些資深主婦,我的道行還不夠。

 

喔!還有一種特殊的超市類型,只要說出來,對方就會在心中將你貼上「這個人單身、沒有車、下班時間可能很晚,以及對食物不太講究」的標籤,那就是緊臨車站出口的超級市場。通常這種超市是提供給「只需要方便省時,並且天天利用電車通勤」的人使用,但是因為地點好的關係,價格也不會特別便宜。來這樣的超市消費的顧客,通常是下班後想給自己買個簡單的便當,或是隨手帶回冷凍食品果腹的人。庶民主婦還是寧願騎著腳踏車,到那種雖然有點偏遠、但是便宜又能提供不錯食材的超市去消費。所以,想知道自己在東京的階級如何,思考一下自己時常拜訪的超市,大概就能在排行榜之中,推敲出自己的生活水準落點在哪了。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曾任流行雜誌編輯,現為時尚雜誌專欄作家、自由撰稿人,擅長美妝、雜貨設計、旅遊類文章和人物專訪。流浪倫敦四年之後,來到東京定居,喜歡用文字與照片記錄城市的各種面向。最喜歡帶著一台相機、一支筆,還有一本筆記本就出發,漫無目的地探索東京各個角落。

 

MTKO明太子小姐網站:www.mtkomtko.com

明太子小姐生活旅遊日記粉絲團:www.facebook.com/meitaiko

 

 

 

書名:明太子小姐の東京生活手帳

出版:平裝本出版有限公司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打造北海岸頂級度假村 神祕金主曝光

撰文 :梁任瑋 攝影:陳弘岱 日期:2018年01月31日 分類:食尚旅遊
  • A
  • A
  • A

露營風正夯,帶動露營場地、周邊裝備商機無限,然而全台多處營地之安全性屢遭受質疑,
他,是周恒青,為了轉型合法經營,不惜砍掉一切重練,致力打造北海岸頂級奢華度假村。

新北市石門的麟山鼻遊憩區一旁,占地廣達三萬坪的「半島祕境」露營區,是近一年來在網路上相當走紅的露營景點,每個月收入穩定,但在露營區合法化的爭議下,半島資產管理董事長周恒青已經決定三月開始休園,轉型為符合法令規範的度假村。

 

「合法化是早晚都要做的事,既然要長期經營,現在為何不做?」個性低調,從未在媒體曝光的周恒青,接受《今周刊》訪問時說。他知道,擺在眼前只有兩條路,一條是延續前地主已經開發的現有露營區,繼續營業,但因為未經政府核准開發,隨時得要冒著被檢舉勒令停業的風險;另一條路則是轉型為合法經營的民宿或度假村,必須投入好幾億元的資金與多年的時間成本,但可長久經營下去。

 

這天,周恒青開著跑車隻身來到麟山鼻,他一身型男裝扮,頭戴皮帽,足蹬駝色真皮靴,雖是五十八歲的年紀,但仍有幾分當年馳騁重機的灑脫帥氣。

 

圖片:周恆青提供

 

命名「半島方舟」

一晚房價上看三萬元

 

談起麟山鼻廣達三萬坪土地的未來規畫,周恒青嘴角漾起了一抹微笑,篤信基督教的他,表示打算命名為「半島方舟」,靈感來自於印尼峇里島的奢華之最──Aman Resorts。

 

「『半島方舟』左邊連接麟山鼻漁港,右側和白沙灣海水浴場相接,這裡可是全台最北端的私人土地,只做一個晚上一千二百元的露營區,實在太可惜了。」

 

他打算斥資三億元,將原本五十七間房舍重新維護,整理後翻新,再結合豐富的自然海岸景觀,以及既有的溫泉地熱優勢,打造北台灣唯一能夠接近海灘,又有獨立水上遊樂設施的高檔度假村,一晚房價上看二.五萬元至三萬元。

 

據了解,半島資產的幕後股東除了周恒青,另包括律師劉緒倫,以及電子業大股東李樹榕,公司資源雄厚,盼大幅拉升產品定位的高度。

 

其實,周恒青的本業與觀光旅遊業八竿子打不著,原本從事電子製造相關行業的他,十年前退居幕後,專注於個人金融投資理財領域,但去年春天,一場突如其來發生在西濱公路的嚴重車禍,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也意外地牽起他和半島祕境這塊土地的連結。

 

時間回到二○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晚間,周恒青和十餘位重機車友一日環島的行程已近尾聲,行經西濱公路梧棲段準備返回台北時,壓陣車尾的他,發現自身車輪破胎,同行的廂型車停車幫忙補胎,但這路段因為沒有路燈,一個打瞌睡的聯結車司機,就這樣直接撞上了周恒青。

 

一場車禍改觀人生

信任上帝交付之使命

 

「我連反應都來不及,車子就直接從我的右腿輾過身體到頭部。」幾百公斤的車輪壓在周恒青的胸膛,他使盡洪荒之力,卻只呼叫出微小的聲音:「救我、救我!」當下,他因胸部大量出血,呼吸心跳暫時停止兩次,直到車子再次從他身上倒車,再輾過一次,才痛醒過來。

 

「生命其實是很脆弱、很無助的。」車禍讓周恒青全身肋骨、胸骨斷裂二十餘根,原本活蹦亂跳、騎著重機到處旅遊的他,有半年的時間,連睡覺都只能癱坐著,讓他根本不敢想像未來的人生。

 

直到去年五月,開幕才四個月的半島祕境露營區,找上周恒青合作,希望可以納入半島資產管理公司內。

 

拖著尚未痊癒、全身疼痛的身軀,周恒青來到麟山鼻看地,沒想到,一見到半月形的海灣景致,以及天然的風稜石礁岸,「我覺得生死關頭走一遭,上帝留我下來,一定是有任務要交付給我。」周恒青原本意興闌珊的態度,竟然轉趨積極爭取,並決定接手。

 

他原本腦中第一個念頭,就是打造長久的飯店品牌,但認真了解土地先前背景後才發現,原來園區早年因軍事安全考量,被國防部租用五十年,軍營房舍還是警備總部核准興建的,「用了三十年,荒廢二十年,二○一七年年初,土地交還給私人地主之後,原本的一般住宅區土地,早已在一九八五年被劃為保護區,然後又在二○一八年初被內政部升格為一級生態保護區。」

 

保護區土地開發有嚴格法規限制,等於框了一圈金箍,但周恒青仍不死心,「既然保護區的建築不能拆除重建,但我希望房子至少是合法的。」原以為只要到戶政機關申請就完成,不料,這五十七間宿舍竟然沒有建築執照、使用執照,「警備總部早已裁撤,去哪裡調資料?」

 

保護區開發限制多

合法化程序冗長繁瑣

 

周恒青印象深刻,為了補齊所有闕漏的資料,他一開始找來建築師重新鑑界土地面積,甚至花費一百多萬元重拍園區土地空照圖,沒想到,最後建築師竟丟了一句話:「這個案子死掉了。」要成為合法建築物,要向十三個公家機關補辦完成所有手續,成功機率實在太低了。

 

半島資產管理總經理張志豪說,這塊土地被國有地與林務局夾在中間,照理說應該是國有地,實際上卻是私人所有,加上被國防部租用五十年,隨著時光過去,彷彿是「被遺忘的半島」。

 

為了替園區內五十七間建築物找回身分,周恒青在公部門到處吃閉門羹,他每到一個行政機關,就得再從頭解釋一遍,每位公務員起初的回應,都是一臉茫然模樣。

 

圖片:周恆青提供

 

由於五十七間建物有的缺建照,有的缺完工使用執照,涉及不同部門,即使到國防部想調出紙本文件,也是不得其門而入,使得戶政機關承辦人員不敢背書,後來周恒青透過建築師、律師研究相關法令,甚至跑了很多部門協調,才完成冗長的程序,雖然他早有心理準備,竟也走了半年之久。

 

「我們不是山坡地,本來就是合法建地,突破層層關卡,現在建築物也合法了。」申請到建物合法證明只是個開端,未來周恒青打算將這塊被掩埋五十年的鑽石重新拋光,第一步是修繕既有房屋,預計七月完成第一階段工程,以高檔奢華度假村樣貌開幕問世,第二、三期開發也將於下半年開始動工。

 

憑藉著膽識與能耐

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他就是閒不住,」周恒青的朋友張樂平說,「其實,周老大的身體狀況,不太適合到處奔波。」車禍帶來的後遺症,讓周恒青現在得靠大量止痛劑抑制全身疼痛痠麻,晚上亦必須借助大量助眠劑,才能安穩入睡。

 

周恒青始終相信上帝交付給他的使命,憑藉著過人膽識和超人能耐,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再次證明「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這個自古的道理。

 

 

站在「半島方舟」基地上,周恒青即將開發三萬坪土地為高檔度假村。

 

半月形的礁岸地形,讓「半島方舟」有得天獨厚的視野景觀。

 

在出車禍前,周恒青騎重機、組車隊,是個帥氣追風騎士。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