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看護就夠了?專人協助復健才是居家照護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3月1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魏爺爺最近在家常常跌倒,又不肯去醫院,該怎麼辦?

魏爺爺患有帕金森氏症已經好幾年了,平時會到醫院做復健,但前陣子感染帶狀疱疹(皮蛇),一出門就疼痛不堪,怎麼勸他都不肯再去了,結果狀況就開始不太妙了,常常站立不穩或跌倒,家人透過網路平台找到職能治療師為樵,到家中幫魏爺爺改善狀況。

 

為樵到了魏家,看到魏爺爺下肢顫抖、動作啟動困難,也有小碎步移動的狀況,便為他設計了一套運動訓練來改善。另外,他也建議魏爺爺把現有的助行器改為前面兩輪的輪管形式,並添加床邊扶手、四腳柺杖來協助行動。

 

除了以動作訓練讓魏爺爺減少跌倒的情況,為樵也設計了一些算數、顏色、分類、配對的遊戲,來增加他的認知功能與記憶力,以預防失智症的發生。

 

為樵說,很多病人從醫院回家後,有的因為距離遠,或是行動不便就放棄回去復健,一旦在家裡躺著習慣,就越來越不想起床。至於家人,多數只能照顧一般生活所需,如何復原或改善病患的狀況,大多所知有限。像職能治療師這樣專業人員,可以透過「有目的的活動」,穩定病患的症狀,並幫助他維持、改進、或重建功能,並防止病情再惡化或預防疾病再復發。

 

魏爺爺的家人一開始,還為了要不要找職能治療師來家中有不同意見,畢竟比去醫院要多付一些費用,但如果狀況無法改善,等惡化後再來治療,只會讓老人家受更多的苦,也會花更多的錢。

 

另外,有許多家庭有雇用外籍看護,並認為有人能照顧病患就可以了。事實上,魏爺爺家中也有外籍看護,但他們多數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例如正確的「移位、翻身」技巧都缺乏,如果有職能治療師到家中現場指導,對照顧者也會相當大的幫助。為樵說,治療師到家中服務的時間雖然不長,但透過家屬或看護的參與,都可以學習到這些訓練方法,或改善的要領,平常就算沒有治療師,也可以持續復健。

 

許多人認為生病在家,找「看護」來照顧就好了,但良好的「居家照護」應該包含有效的復原調養與訓練,及正確的居家環境、飲食配合,這些都需要專業人員協助,也是「居家照護」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許多治療過程不是僅止於醫院中,如果回到家之後就輕忽了,往往就可能復發,甚至再惡化,與其耗費更多心力時間再到醫院治療,不如在居家環境就確實復原,讓家人少受苦,這才是「居家照護」最終的目的。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把長輩當朋友!25歲男性照服員收服阿嬤的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1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協助老年人如廁、洗澡、換尿布的照顧服務員,一定是中年婦女嗎?在台北三峽,一位年僅25歲的男性照服員打破了大家的想像。這位大學畢業就踏入安養院擔任第一線照服員,而且是生物相關科系出身的大男孩,是機構中多位長輩天天依賴的「小暘」。

年輕、男性、非本科畢業,吳彌暘去年獲頒新北市績優老人福利機構照服員,從新北市五百多位男性照服員中脫穎而出,他的每一項特質都引人注目。

 

曾照顧中風爺爺

體悟專業重要性

 

他是家中獨子,從小看著爸爸親自照顧中風、半身癱瘓的爺爺長達十年,因為不懂得專業照顧技巧,總是疲累不已。高中時,吳彌暘曾和堂弟一起協助照料爺爺,「我還記得那時候,我跟堂弟一人扛一邊的手臂,把爺爺抬進浴室洗澡,超累!」

 

好不容易把爺爺「架」進浴室後,兩個大男生累得在原地直喘氣。「可是現在自己學到這些專業以後就發現,原來這樣做就好了啊!不需要兩個人扛。抬回床上也很簡單,一個人就可以。」就這樣,家庭經驗種下了吳彌暘日後成為照服員的種子。

 

勇闖長照第一線

學技術造福父母

 

熱愛生物類科的他,大學時按照興趣,進入分子生物暨人類遺傳學系就讀。不過,相較於待在實驗室,吳彌暘更想接觸人群,加上他不喜歡高度競爭的工作環境,又看到長照是趨勢,毅然決定進入安養院照顧長輩,累積臨床經驗,也希望未來能讓自己的父母享有高品質的老後生活。

 

▲吳彌暘在機構擔任照服員,專業而親切地照顧長輩。(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生物背景不衝突

照顧長輩更加分

 

大學主修的專業看似和照服員的工作大相逕庭,吳彌暘直言「我並不會後悔我唸生物。」原來,大學修過的生物學、神經科學、癌症生物學等相關知識,都成了照服工作的絕佳養分;吳彌暘在面對長輩的疾病和身體狀況時,常常應用過去所學,並感到十分受用。

 

高齡長輩有距離

發揮創意敞心房

 

每天一早八點,吳彌暘準時出現在三峽清福養老院,展開一天的工作。他負責照顧的長輩有中風的、半癱的、意識清楚的,也有健忘的,大多是生活無法自理,使用鼻胃管、尿管、包尿布或坐輪椅的年長者,年紀從六、七十歲到高齡九十幾歲都有。

 

雖然身體不方便,卻不是每個老人家一開始就願意接受照服員的服務。為了拉近彼此的距離,吳彌暘與長輩相處的方式很特別,卻大受老人家歡迎。

 

長輩當朋友寒暄

喊老大拉近距離

 

「欸,大ㄟ!你今天吃飯了沒?」操著流利的台語,長輩們口中的小暘,常常這樣對他們打招呼。愛聽人家喊他「大ㄟ」(老大)、「頭家」(老闆)的長輩,總是被逗得好開心。

 

吳彌暘笑說,他喜歡和老人家輕鬆閒聊、東扯西扯,讓彼此的關係不像是傳統的照顧者與被照顧者,而是比較平行的朋友關係。「其實年輕人進來(機構),他們都滿開心的,因為我們像是孫子那種感覺,又可以常常跟他聊天。」「他會覺得你是一個很親切的朋友,陪伴在他身邊。」

 

有時只是暫時離開,去處理其他事情,長輩會說:「小暘,你要回去了喔?」吳彌暘調皮地開個玩笑:「對啊!我要走啦!」過了一會兒,長輩說:「你怎麼又回來了?」小暘答:「我想你啊!所以我又回來了。」老人家開心地笑著:「哎呀!你不能這樣啦!我都幾歲了,你還想我啊!」

 

這就是吳彌暘和老寶貝們的相處方式,彼此開開玩笑,輕鬆以對,反而讓長輩放鬆許多,也在無形之間,縮短了雙方年齡的鴻溝與距離感,更加深了對彼此的信任與牽掛。

 

「長輩會覺得你在他身邊是一種…怎麼講,很熟悉的感覺。今天小暘不在,他們就覺得怪怪的。有時候我休假,他們就會說:昨天怎麼沒看到你?」

 

▲吳彌暘與長輩們感情好,有時他休假不在,長輩還會不習慣。(圖/林芷揚攝影)

 

個性爽朗又真誠

服務阿嬤沒問題

 

對待阿公,喊一聲「大ㄟ」或是互相調侃、說笑,就能讓他們心裡舒坦,但身為男性照服員,面對女性時又該如何相處,甚至幫她們洗澡、換尿布呢?在保守觀念的影響下,多數阿嬤不太能接受男性照服員的服務,但憑著小暘爽朗、真誠的性格,事情總有例外。

 

某天,有位女性照服員在替一位阿嬤服務時,需要其他人手幫忙,吳彌暘還沒有靠近,阿嬤遠遠看到有男性照服員,馬上說:「啊!男生不要來,男生別看啦!」沒想到,後來經過幾次的閒聊,阿嬤和吳彌暘混熟了以後,竟然願意讓小暘幫她換尿布和洗澡,甚至還會主動開他玩笑呢!

 

對於長輩們的依賴與信任,吳彌暘感性地說:「算是一個羈絆吧!你跟他之間的一個羈絆,然後你們就會有一種…比朋友更好的感覺吧!」對待安養院的長輩,就像愛護自己的家人一般,尤其對少有親友探望的老年人來說,小暘更是他們的心靈依靠,「因為他後半生的生活,都是你在他身邊啊!」

 

日復一日的真心付出,老人家都感受得到。吳彌暘曾主動關懷一位平日較難親近的阿嬤,「我會問她,要不要曬個太陽啊?妳手都冰冰的。」或是主動上前,幫這位中風的阿嬤把圍兜穿好。

 

某天,阿嬤遞了一張字寫得歪七扭八的紙條給小暘,上面紀錄了她從廣播節目中聽來的健康祕訣,接著告訴容易過敏的小暘:「你參考看看,這樣你就不用一直吸鼻子了。」

 

▲吳彌暘經常主動關心長輩,細心察覺他們的需求。(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助長輩恢復健康

內心滿滿成就感

 

除了體會到與長輩相處的溫暖,吳彌暘也從照服工作中獲得很多成就感。由於部分長輩住進安養院之前,有自己伸手拔掉鼻胃管或是容易跌倒的特殊情況,照服員會為這些長輩進行訓練,幫助他們重新回歸正常生活。

 

吳彌暘舉例:「比如可以自己去如廁啊、自己去吃飯。如果我們讓一個長輩從需要訓練,到讓他脫離尿布、脫離坐輪椅,讓他們能夠回到最初的生活型態,我覺得這是還滿有成就感的。然後他就被家人帶走,我就繼續在這裡服務下一個。」

 

「哇!你走路走得不錯哦!」小暘親手扶持長輩,也親眼看著他們進步,即使訓練時間需要半年到一年不等,能幫助老人家從輕微失能,進步到重回健康,這份成就感帶給吳彌暘心理滿足,也是支持他繼續往下走的動力之一。

 

面對生死需堅強

精進技術更專業

 

一般上班族朝九晚五,小暘則是早上八點上班,晚上七點下班,午餐和晚餐各休息半小時。可以想像,照服員的工作時間長、體力消耗大,加上老年人身體衰弱,突發狀況多,擔任長照的第一線人員,不僅體力受到考驗,心臟也要夠大顆。

 

無法預演的生離死別,更需要提起勇氣面對。

 

比起從事生醫研究的大學同學,「他們在實驗室,不會看到長輩真的在你面前,要你去壓CPR(心肺復甦術),可是在這裡就是…你就會看到你照顧兩、三年的長輩,他們可能哪天…那個床位可能就空了。」吳彌暘娓娓道出照服工作的另一種艱難。

 

難過、不捨、惆悵,所有的情緒只能自己消化,因為隔天還得照常上班。「我覺得你必須告訴自己要堅強,你要走下去,因為今天是遇到他們離開,可是以後可能是遇到你父母要離開。」

 

練習堅強之外,積極的小暘也很重視專業能力的提升,並懂得汲取經驗,不斷精進照顧技術,希望讓下一位長輩獲得更棒的服務。如此一來,雖然面對長輩離開,難免感到失落,卻也能將傾注在老寶貝身上的愛,繼續傳遞給下一人。「他們也都算是人生的導師啦!」小暘這麼說。

 

▲吳彌暘對長照領域充滿熱忱,希望未來有機會出國進修,了解國外的照顧方式。(圖/林芷揚攝影)

 

擔心體力難負荷

進修考照先鋪路

 

從實驗室進入安養院,一頭栽進長照領域,「我走別人不太想走的地方,或許會有自己的發展。」吳彌暘對照服工作有熱忱、有成就感,更有明確的生涯規劃,期待在這個年輕人還相對較少的領域中表現突出。

 

已擔任照服員三年的小暘,深知工作對體力上的負擔,未來年紀增長後,恐會力不從心。因此,他從去年開始,每周的兩天休假日都重返校園,進入二技攻讀社工系,為自己開闢第二專長、累積更多資本。

 

他為自己規劃的藍圖是,先取得社工系的學歷,再考取社工師執照,未來可能朝向公部門發展,期待結合照服員的工作經驗,在長照領域有所發揮。

 

平日工作勞累,難得的假日又要上課、讀書,辛苦程度不言而喻。「可是沒辦法,因為你未來的規劃就是這樣。如果你不規劃,你就是必須一直花體力啊!所以必須要讓自己更專精在另一塊。」很有想法的小暘,看得夠遠,也很清楚自己要什麼。

 

私人時間相對少

進修不易太辛苦

 

由此,可以看出照服員不只體能負擔大,也因為上班時間長,下班後的私人時間相對較少,加上工作壓力大,一般人很容易打退堂鼓。即使是相關科系的畢業生,實際投入後,也不一定能久待,一周內就放棄的大有人在。像吳彌暘這樣,可以一邊工作、一邊進修,不只靠體力和腦力,更要靠意志力。

 

「我一直覺得這個工作就是…其實你要進修很困難。像我還想去進修英文,因為我很想知道國外的照顧方式是怎樣,像澳洲那邊他們有相關的證照,我很想去了解、去唸,但是我並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而且還有經濟壓力,我還要還大學的學貸。」小暘十分上進,但是夢想的實現,沒那麼容易。

 

「除非真的像我這樣很拼,要有意志力,想說:好!沒關係,我就去上課,以後一定會用得到。」

 

盼年輕人做長照

環境問題待解決

 

顯然,我們的社會還有年輕人對長照充滿興趣與想像,也肯花時間、下功夫提升自己。誰說這一代的年輕人不能吃苦?他們能,他們願意,但是大環境的不友善,不是每個人都有條件承受。

 

隨著人口急速老化、長照服務擴展,社會需要更多人力投入長照,有充足的人力、友善的工作環境、完善的在職進修管道,才有更高照顧的品質,讓每一位長者都能及時受到服務;而我們每一個人,也都盼望有專業、親切的照服員,願意牽著我們的手、搭著我們的肩,溫柔而堅定地守護我們的老後。

 

赴澳洲進修的願望,仍在夢想清單裡嗎?「有點遙遠。」小暘想了想,這麼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出院銜接長照服務 減輕病人家屬負擔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05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蔡爺爺和蔡奶奶在台北市獨立生活,日前,88歲的蔡爺爺因腸胃道問題住院,沒想到出院後,蔡爺爺日夜不分、吞嚥困難,擾亂了夫妻倆原本平靜的生活。而住在桃園市的兒子,背負著照顧父母和自己家庭的責任,負擔很重,日常生活也被打亂。

居家護理師第一次前往蔡爺爺家中訪視時,按門鈴後等了將近五分鐘,才見到蔡奶奶拄著柺杖來開門。而且,蔡奶奶本身也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多重慢性疾病,甚至曾發生急性腎衰竭,這樣的情況實在令人憂心。

 

多數長輩由家人照顧

出院後急需長照服務

 

全台老年人口持續增加,扶老比也快速增高,台北市統計發現,約有63.3%的年長者在家由家人照顧,家庭照顧者的負擔越來越重,超過25%的照顧者有壓力性負荷。

 

而且,許多民眾在家人急性醫療出院後,馬上面臨長期照護的需求,過去有很多人束手無策,只好自己照顧,卻因此身心俱疲,患者也難以獲得更高的生活品質。

 

目前台北市已有出院準備無縫接軌長期照顧服務,多數患者出院之後,可以在七天內連結居家醫療與生活照顧服務。

 

▲蔡爺爺在萬芳醫院出院準備團隊的照顧之下,恢復健康與笑容。(圖/林芷揚攝影)

 

出院準備團隊協力照顧

改善健康減輕家庭負擔

 

以蔡爺爺的例子來說,萬芳醫院出院準備團隊在他出院之前,就安排了個案管理師和居家服務員至病房探視蔡爺爺和蔡奶奶。

 

出院之後,在個管師、護理師、居服員的訓練與照顧之下,解決了蔡爺爺白天昏沉、晚上吵鬧的問題,並找出影響他進食的原因,進而改善蔡爺爺的營養狀況。兩個月後,蔡爺爺完全康復,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與剛出院回家時判若兩人。

 

住在桃園市的兒子表示,蔡爺爺現在的食慾很好,甚至還會主動要求吃消夜,可見不只身體恢復健康,心情、精神也都很好。出院後的長照服務,不但對蔡爺爺大有幫助,也大幅減輕蔡奶奶的照顧負擔,以及蔡先生來回奔波的辛苦,讓他直說自己也是受惠者。

 

蔡爺爺故事紀錄影片(萬芳醫院提供)

 

▲在長照服務的協助之下,恢復健康的蔡爺爺現在食慾好、精神好,蔡奶奶的照顧負擔也減輕許多。(圖/萬芳醫院提供)

 

熱門文章

86歲失能奶奶可以獨居 全靠丹麥24小時居服制度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8年02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長照積極推展,其中居家服務是主要項目,而且,隨著減少機構化、增加社區化的照顧趨勢,居服品質越來越重要。台灣目前以日間居家服務為主,雖然需求量大,但居服公司光是要日間穩定出班,就很勉強。

文/周傳久

 

丹麥鼓勵長者住家裡

設立24小時居服制度

 

在其他國家,因為是以配合需求和完整照顧為發展方向,所以奧地利的居服有晚班,丹麥更有二十四小時的居服。不久前,因為探視朋友的母親,一位獨居老人,正好遇見她的晚班居服來照顧,有難得的機會在現場看到夜間居服的用意,以及照顧者訓練素質之重要。

 

由於丹麥的國情、長照政策是希望多數老人能住在家裡,因此朋友的母親一直居家。她住的小社區是兩排平房,好幾家都是需要居服的老人。一排住家中間,有一間客房和容納五十人的會議活動間與廚房,可以辦活動,也可以接待親友、訪客住宿。

 

86歲老太太嚴重失能

靠日夜居服仍住家裡

 

這位老太太八十六歲,退休前是商店秘書,也是業餘作家。先生過世,有幾個兒孫散居各地。她的血壓、血液循環不好,尿失禁要整天用尿布,且下半身不良於行,全身終年疼痛,需要靠藥物。她的脖子已微微歪一邊,靠在輪椅的頭部支撐墊上,在家移動都靠電動輪椅。

 

儘管如此,老太太的思路十分清楚,心情樂觀,生活理念是不將煩惱一直放在心上。她家的牆上掛著這些字:「上帝給我安寧,讓我面對我無法改變的各種困難;給我勇氣,讓我改變我可以改變的那些事情;給我智慧,分別出以上兩種事的不同」用以自勉。

 

老太太平日以上網看世界各地的新聞和聽音樂為樂趣,有時也迎接親友來訪。偶而,會因為節慶而有人推著輪椅,帶她到社區的護理之家參加活動。

 

老太太的客廳裡,有一張方便坐輪椅的人伸手使用的移動桌,上面擺著各種她喜歡的飲料,桌子的兩邊各有一台桌上電腦和平板電腦。物理治療師評估過,用桌上型電腦對於已經彎曲的上半身延緩老化不利,建議多以平板電腦為主,但桌上型和平板各有用途。

 

老太太吃得不多,但吃藥不少,都有居服員安排好。她的家裡留著所有兒女的各種照片、輝煌的過去,以及她自己年輕以來的主要用品與裝飾品,還有一台效果很好的音響。這些東西都影響了她的歸屬感、安全感。

 

老太太已經失能到如此,在台灣,大概會請外籍看護顧整天,或者送去機構。但請外籍看護,等於家裡來了個陌生人,去機構又失去了家裡的空間和自在。能繼續住家裡當然更好,但該怎麼提供支持和幫助,讓老太太可以繼續住在家裡?靠的就是日夜居服。

 

另外,住宅大門為了配合親友進出,改成老太太可以自己操控的電動門。老太太的臥房也特別安置,以便移位機可以更安全、省力地移動老人家去洗澡、如廁和上床。

 

▲兩位夜間居服員來照顧老太太。(圖/周傳久提供)

 

丹麥日夜居服分三班

居服員給充分安全感

 

丹麥居服制度的早班是八點到下午三點半,晚班(或說中班)是下午三點半到十點半,之後是大夜班。第一班居服員的交通工具以自行車和步行為主,第二班以自行車和汽車為主,夜班則用汽車。

 

晚上八點,我在老太太家陪她講話,本來預期遇見的是三點半這班的最後一部分照顧,也就是來幫忙睡前如廁和移動到床上的一切準備。

 

依照這種制度,想必十點到十點半,居服員會出現,不料八點半電鈴就響了,居服員走了進來。有沒有弄錯時間?沒有。居服員說,她來看看老太太在上床前兩小時,還有沒有什麼有樂趣的事情想進行,還可以幫她些什麼。

 

這位居服員是立陶宛的合法移民,不是契約外籍看護。她已經學過三年外語和新移民職訓的照顧基本訓練,又進入丹麥本國人訓練居服員的學校兩年,了解丹麥文化,現在能用流利的丹麥語執行工作。

 

老太太表示,沒有特別的臨時需要,但她今日多得到一次溫馨的笑臉。居服員的一次笑臉很值錢嗎?是的,老太太很在意。因為一方面獨居,二方面,別的城市的居服員不一定如此,可是這區的很友善,讓老太太很有安全感,與居服員的互信非常高。她心裡知道,萬一有什麼需要,真的有人會理。

 

居服員兩人合力

協助夜間如廁就寢

 

當時,居服員先離開,到了十點半又來了。(這時還有別的居服員也開車到同一社區,到別的家庭進行一樣的服務)。老太太自行操控電動輪椅進入臥室,然後居服員把移位機推來一旁,綁好束帶、吊掛起來,以便如廁,接著幫老太太換夜間尿布。之後,再以天車吊掛,移動到床上。

 

依照照顧規定,接下來的移位,需要下一位居服員一起協助,與現在的居服員合力出力、保持平衡,將老太太安全的移動到床上。接著,兩人一左一右整理床鋪,並放上靠枕。

 

工作還沒結束,接下來是幫老太太的足部塗抹乳液保濕、穿襪,在老太太的雙腿兩側,各放一組預防褥瘡的支持型靠墊。然後,兩位居服員研究一下,床上的六個靠枕是否都擺在最適當的位置。

 

這種工作,兩人一起做很快,不像一個人在左邊拉床單時,右邊位置就跑掉,或者左邊拉好,還要跑到右邊再拉另一邊,這樣很累。而且老太太已經躺在床上,約有七十公斤,有的男性更達一百公斤。

 

接著,居服員會將一張放雜物的小桌子推到床側,以便老太太半夜想喝水比較方便。再來,把夜燈開關還有電視遙控器放好,以便一早的早班還沒來之前,老太太無法移動,至少可以看電視,有些樂趣。

 

居服員不慎摔落夜燈

獨立解決問題不指責

 

就在這時,其中一位居服員的體型較大,轉身時不慎將老太太的美麗檯燈碰落,翠綠的燈罩瞬間摔碎。大家有沒有嚇一跳?有沒有互罵?有沒有要賠?有沒有抱怨都是老太太的燈不好?都沒有。

 

丹麥的居服員訓練,透過多個模組的主題訓練,要求學員要有獨立面對問題的能力。居服員從容道歉後,把燈撿起來,看燈泡沒壞,再插電,卻冒出火花,嚇了一跳。拔掉電源、試轉燈泡,發現燈泡座已經摔壞,一時無法換燈泡。於是,居服員走去客廳,想找替代照明,現在的主要任務是解決今晚的照明需求。

 

居服員找來一個,類似台灣麻將桌常用的夾桌角燈,但老太太床邊的小桌子太扁,夾不住,重心也和使用方向相反。就算夾上去了,半夜可能還是會摔壞。

 

居服員看到我在一旁,雖然我是老太太的朋友,又是個外國人,但也是資源,他邀我來試試看怎麼辦。舊燈泡我也轉不動,無法換,但我多拿些硬紙摺疊,夾在燈座空隙,將麻將燈夾好,重心也對了,於是大家結束工作。

 

日夜居服品質好

維護老人家尊嚴

 

後來 ,我問老太太才知道,八年前她開始用尿布,大便時若正好居服員不在,也常以尿布進行。直到現在還能住在家裡,而且沒有太多尿道感染問題,顯示多班的居服可以支持服務品質。

 

另外,各國配合居服和客戶的身心變化,都有負責評估的照顧管理專員,簡稱照專。以台灣來說,一般照專評估完後,約半年會再來。在荷蘭,因照專與居服員合一,所以每周都會看到客戶。我問這位丹麥老太太,她說八年來,照專只來過兩次,這以目前台灣的情況來看,有點不可思議。

 

她是否說錯?沒有。因為老太太還能清楚溝通,她能清楚表達現況,加上每天有居服,所以有什麼問題,聯繫管道很多,就醫資料又相互連線,所以照專、居服很容易掌握現況。

 

失能要獨居,不容易。像老太太這樣的失能程度,還能樂在家中,就是教科書上所說的尊嚴和生活品質。要是住在機構,就不容易達到,環境也不一定這樣安靜。

 

若照顧者的訓練好、素質夠,而且制度完善,加上客戶也理解自己對健康的責任,的確能成全更多真正獨立自主的生活,而且真的延緩失能、老化,而不是越照顧,失能越快或問題越多。

 

台灣目前老人快速增加,失能也增加,推社區化也勢在必行。但迄今我們仍以日間居服為主,導致服務還有許多盲點,又認為這樣就是完整照顧,與理想當然會有段距離。

 

改善居服制度訓練

讓雙方成為好夥伴

 

只做白天居服的結果是,晚間累積的問題,有時候會造成這些努力功虧一簣。加上我們的社區照顧、居服員調派、距離就近動線照顧都還有段距離,這都是未來要盡快思考、改善的地方。

 

除了制度,更重要的還有居服員的素質。以上述照顧丹麥老太太的過程來說,我們現在的居服員有的不願、不敢執行,有的堅持拒絕使用移位機器,因為嫌麻煩。

 

即使現在有教移位技巧,但一人對一人,加上重複移位,實際上還是容易受傷。如不改變,可以想見,未來有許多專業照顧者也會提前成為受照顧的客戶。想要改變,需要重新調整一開始的居服教育訓練。

 

最後,客戶能和居服員成為夥伴關係,還要靠客戶本身的責任感和學習心,能自己做的都自己做,並且樂在其中,對於居服員提醒的事情,也願意配合。

 

縱觀以上,有完善的制度、心智照顧與技能訓練,加上互信平等、和善以待的照顧互動關係,才可能成就理想中的獨立自主最大化。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洗完澡清耳朵、按摩助排便…貼心照服員這樣做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2月14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安慈對郭阿姨說:「等等泡完腳,我們就去睡覺好不好?」但對方眼神似乎有些茫然,安慈仍多問了兩次後,才慢慢地扶她上床。

郭阿姨罹患肺腺癌,經過一年多的治療,原本相當有起色,但藥物療效出現變化改用其他療程,沒想到出現腦部積水的現象,常常意識不清、不認得家人,也不說不笑。安慈接了郭阿姨的案子,至今一個多月每天從晚上到早晨,照顧她12個小時,半夜每2個小時,還要幫她翻身拍背或是換尿布。

 

參加照顧訓練 助人也利己

 

照顧郭阿姨讓安慈想起自己的母親,當初安慈為了家計去參加照顧訓練課程時,媽媽卻叨唸「好好的工作不做,怎麼去幫人把屎把尿?」沒想到訓練剛結束沒多久,照顧的第一個對象就是媽媽—她中風了,安慈也是這樣隨侍在旁,整整兩個星期在加護病房,幾乎沒有闔眼。

 

輕聲細語照顧 患者感受得到

 

郭阿姨雖然常常意識不清楚,但安慈每個照顧過程,一定先跟她說個兩三遍,即使她大都沒反應。家屬很納悶:「為什麼你每次都要問她?她不是聽不到嗎?」安慈說:「你怎麼知道她沒聽到?如果完全都不跟她說話,即使她有聽到也沒機會反應。」

 

果然,在安慈照顧這段時間,郭阿姨偶而還是會點個頭,或是微笑、「喔」一聲來回應,甚至回答一個完整的句子,讓家屬訝異不已。更有一回,在郭阿姨住院期間,她兒子告訴安慈:「你看,媽媽的視線一直跟著妳,她很在意妳欸。」

 

細心呵護很辛苦 照顧者不能只有一人

 

安慈老是說郭阿姨的照顧工並不辛苦,但家屬卻覺得她做的遠超過交代的。像沐浴不只是沐浴,洗完還會細心地擦乳液、清耳朵,刷牙不只是刷牙,還用牙線、牙尖棒進一步清潔,通便不只依賴塞劑,還按摩腹部促進自然排泄。

 

她說,每個照顧細節其實都是來自不同的照顧經驗,每次都是學習的過程,下一個照顧對象就是實習的機會,這樣一來,照顧的品質就會越來越好。

 

這一個月下來,郭阿姨越來越依賴安慈了,而她家人最擔心的,就是安慈不能繼續來工作,除了讓人信賴的照顧人員不好找,原先家人自己24小時照顧,幾乎沒辦法睡好覺,甚至整個臉都浮腫了。安慈語重心長地說,臥病在床絕對不能只依賴一個人照顧,別說照顧品質大打折扣,照顧者也可能很快就倒下去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服務人力荒 治療師其實是加班到你家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7年10月17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大部分由兼職治療師所構成的人力,在偏鄉也是挑戰!兼職治療師白天上班,晚上能有多少時間執行居家復健呢?偏鄉的車程,來回經常就要兩個小時,兼職治療師有心想做也容易力不從心。

文/物理治療師邱顯傑

 

做長照的治療師是熱血?還是笨蛋?


治療師泛指物理、職能、語言及呼吸治療師,如果你沒聽過治療師,或是聽過,卻不知道治療師是什麼,那我們換成復健師,可能很多人都會說:「哦~我知道了。」

說到復健師,很多人的腦海中所浮現的,都是在醫院或診所上班的畫面,但無論是復健師還是治療師,你知道他們在長照領域中,是什麼樣的工作型態嗎?大部分治療師上班的地點是診所醫院,而一部分的治療師,如果有接觸長照業務,就會在下班以後,為案家進行「居家復健」的服務。

其中,有些人是對長照有興趣,有些人則是為了增加收入。無論原因是什麼,都是治療師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來服務個案。一位個案的服務時間,從開始到結束是50分鐘,這還不包含寒暄,以及結束時的總結回饋,當然,更不包含交通跟服務紀錄的撰寫了。

有人和我說過,居家復健是要有「熱血」的治療師才願意做的工作。

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呢?因為居家到宅的服務不比醫院,光是交通就是一大問題。都會區停車不易,騎機車代步難免風吹日曬雨淋。除此之外,還一定要幫自己多保幾個醫療意外險,畢竟機車都是人包鐵,難免摔車受傷;而且郊區的路途遙遠,有時光是車程就遠遠超過了服務時間。

你覺得小題大作嗎?坦白說,我還聽過偏鄉的治療師,在往返案家的途中,遇過土石流險些喪命的。想想,前往治療的路上竟是如此坎坷崎嶇,沒有滿腔熱血和服務的心,要怎麼做得下去呢?

 

未來長照2.0,更大的服務範圍,治療師的人力夠嗎?

 

個人淺見,中央的數據顯然沒有掌握實情,一個兼職的治療師,下班抓空檔做居家復健,但這樣的一個人,中央竟然把他算成一個人力,這樣的兼職形態,或許連半個人力都算不上!

長照專業不比醫院簡單,並不是把醫院復健那套,直接搬到個案家中就能立刻使用,對於居家復健而言,常常需要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專業的養成,真的很需要時間與經驗的累積。

大部分由兼職治療師所構成的人力,在偏鄉也是挑戰!兼職治療師白天上班,晚上能有多少時間執行居家復健呢?偏鄉的車程,來回經常就要兩個小時,兼職治療師有心想做也容易力不從心。

而近日勞動意識的抬頭,醫護過勞的議題雖然一再被討論,但這群兼職做長照的治療師,他們的過長工時,是沒有被看見的,白天上班,合法八小時;但下班兼差……交通時間、服務時間,加上報告撰寫,少說2個小時,但因為是承攬業務,所以沒人看得到,也沒人管。

然而這樣一來,居家的失能老人需要接受的,是已經上了八小時班的治療師為他們服務,而不是一位在合理工時內、且精力充沛的治療師。

一個過勞的治療師執行業務,一兩天或許不會如何,但長久下來,誰能保證不會出問題!專業表現,也可能因此被打折扣。

長照人力到底足不足?只能說,如果家中有治療師來服務,請多包容他們臉上的疲憊啊!多給他們一些鼓勵,治療師的熱血不該被耗盡,也才能持續給予有品質的居家服務。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請見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