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水庫」理財當靠山 安心回鄉做家族書寫

撰文 :林奇伯 日期:2018年03月15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攝影:陳弘岱
  • A
  • A
  • A

劉銘浩,擁有逾三十年專業資歷,兩年前被告知須提早退休,他從震驚、否定、低潮,一路到欣然接受,一切歸功於三個女兒的激勵,而「大水庫」財務管理,也奠下快樂退休的安心石。

過完農曆年的二月底,六十一歲的普陽廣告前副總經理劉銘浩,正式結束三十四年廣告人生涯,展開快意退休人生。

 

但他可沒閒著,農曆春節年後就待在台中東勢老家,參與當地民間信仰中心「永安宮」的元宵節祭典準備活動。劉銘浩與妻子陳素慧,站在數百個喜洋洋的紅龜粿祭品前合影,流露出快樂滿足的笑容。

 

展開第二人生

像暑假來臨一樣,興奮又期待

 

東勢老家既是劉銘浩生命的起點,如今也是他「第二人生」的起跑地。他的第一個退休計畫就是為父親、台灣前輩攝影家劉瑞潮整理數萬張作品,並書寫家族口述歷史。

 

「我父親成長於日治時代,二次世界大戰時,考進日本陸軍飛行兵學校受訓,戰後憑著精良的攝影技術,開設照相館,為東勢鄉親留下無數影像記憶,不管作品或人生故事,都可說是台灣史的微觀縮影,至為珍貴。」劉銘浩說,父親今年已經八十九歲了,書寫家族史等於在與時間賽跑,而數千張照片的建檔,更考驗著影像邏輯功力。一想到這項挑戰,他就興奮不已。

 

其次,劉銘浩從小就有蒐集日製鐵皮玩具的喜好,多數收藏品都放在台中東勢倉庫,他也趁機好好盤點,準備架構一個同好網路拍賣平台,兼具資訊交流與買賣交易功能,為自己創造退休後的現金流。

 

再者,妻子多年來擔任家庭主婦,擅長安排旅行、踏青、讀書會等活動,現在正好化身他的「娛樂生活經紀人」,夫妻倆在奮鬥多年之後,終於可以過起遊山玩水的生活。

 

這麼多的新樂趣、新挑戰等著劉銘浩去冒險和實現,他形容此刻的心情就像暑假來臨前一樣,無比雀躍!

 

 

其實,劉銘浩先前非常害怕離開職場,總覺得距離六十五歲法定退休年齡還有好幾年,無須太早準備;但兩年前公司突然告知他,一周只要上班三天即可,薪資也跟著打折,等於在暗示他必須提前離場,消息宛如青天霹靂,頓時警覺到「公司可以不要我了」。

 

畢業於淡江大學東方語文學系的劉銘浩,先後擔任過日商太洋廣告公司的文案人員、太一廣告的日本駐台常務董事特別助理及普陽廣告副總經理,熟稔日文和美術設計,擅長文案寫作、美術編導和組織管理,主導過御茶園、舒跑、養樂多、日亞航等消費者耳熟能詳的廣告案,戰績彪炳。

 

沒想到,「成績突然被一筆否認」,他難以接受,「若依照我過去的個性,會瀟灑地馬上辭職走人。」劉銘浩說,但他想了一想,到勞工局調閱資料,發現自己只要再多待兩年,勞保月退金會較多,因此下定決心,無論如何都不能意氣用事。他忍下這口氣,「最難熬的是心情轉換,自我懷疑職場能力和貢獻度已經落伍。」

 

被迫提前退休

女兒既是牽掛,也是安慰天使

 

劉銘浩雖然下意識不承認自己患了憂鬱症,但心情確實十分低落和惆悵茫然,也不禁對自己發出一連串的疑問:未來沒了經濟收入,家裡糧食斷炊怎麼辦?以後在藝術收藏、出國旅行、休閒娛樂上都必須節制,受得了嗎?小女兒才剛進大學,若無法善盡為人父的責任,怎麼辦?

 

問題愈想愈多,憂慮如雪球般愈滾愈大,悶悶不樂的心情,連周遭的人都可明顯感受到。慶幸的是,三個依照客家與日本混合式家庭教育,像明珠一樣,捧在手掌心扶養的女兒,劉繪理、劉真理、劉佑理,既是牽掛,也是貼心天使。

 

劉家有個慣例,每周一晚間都要舉辦家庭聚會,彼此分享心情,並以讀書會、桌遊等活動來培養默契與感情。女兒們就是趁著這樣的機會直接問他:「爸爸,你看起來心情很悶,有什麼心事要講出來一起討論。如果難以啟齒,不妨以臉書貼文來抒發。」

 

受到女兒鼓舞,劉銘浩終於開誠布公,把煩惱說出來,家庭成員共同討論未來的生活方式,最後凝聚幾項共識。

 

 

家庭財務支出

凝聚共識,相互扶持

 

首先,在財務上,妻子多年前便開始未雨綢繆,幫家庭成員各買兩張以上的醫療險和儲蓄型保險;而在二○○○年接任普陽廣告副總經理後,經濟較為寬裕,又為女兒加買了一檔以操作穩健著稱的台股基金,繳費最多的時期,一年全家保險與基金支出高達五十萬元以上,過程相當辛苦,但現在看來卻十分值得。

 

現在,三個女兒都各自擁有儲蓄型保單和基金,在儲蓄險的部分,三年後每個女兒都可獲得約三百萬元,想當嫁妝、出國進修或創業基金都可以。再來,劉銘浩依然是一家之主,但兩個已就業的女兒要協助負擔家計開銷,未繳清的保單各自負責繳納;還在就學的小女兒,仍享有教育費和零用金,確保三人就學品質相同與公平性。

 

第三,財務分配只是原則,父母仍掌握最終決定權,等於是「大水庫」的概念,成員要不分彼此、互相協助。爸爸若興致一起,想要從「大水庫」支出錢來買藝術品收藏,大家也必須心甘情願。當最現實的財務憂慮被公開討論,並取得共識後,劉銘浩頓時放下心中大石,展開退休後的活動與作息規畫。

 

他笑著說,還好自己不是美國人,不必幫三個女兒預先準備好大筆婚禮費用開支,「台灣人習慣一定要留下資產給孩子,但是當真正要做資產分配時,就會發現年輕人其實很獨立,肯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劉銘浩說,經過長時間的沉澱之後,他已客觀地理解到,任何人在一家企業裡,都不是不可被取代的,況且,廣告公司本來就是年輕人的事業,只要超過四十歲的廣告人,就較難以掌握流行語彙。

 

產業總會有時代變遷,世事難免起伏波動,劉銘浩現在反而慶幸當初公司給他兩年的退休練習期。只是,雖然效果不錯,但總像快馬加鞭一樣,如果可以從頭再來,他會提早十年規畫,讓過程更穩當。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