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機構也能很幸福 爺爺奶奶訴說生命故事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1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清福養老院
  • A
  • A
  • A

一般人對養老院、長照機構的刻板印象,大多是氣氛沉悶、缺乏活力。事實上,現在已有不少機構致力於打造友善、歡樂的環境,不只照顧長輩的身體狀況,更豐富他們的心靈世界。

人生走過七、八十載,甚至高齡九十歲,每位長者都有獨特的生命故事。新北市清福養老院鼓勵長輩口述人生經歷,配合藝術創作,將生命故事集結成冊,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個人作品,並於日前舉辦的生命故事音樂會上發表,廣受長者與其家人歡迎。

 

▲長輩們製作的生命故事書,結合人生經歷與藝術創作。(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83歲的鄭爺爺已是第二次參加此活動,即使行動不便,也堅持穿西裝出席,而他最難忘的記憶,就是小時候蹲在水溝裡面釣青蛙的情景,說起童年回憶時口沫橫飛,台下聽講的孫女也笑得開心。

 

▲鄭爺爺(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80歲的李爺爺喜愛閱讀,在求學不易的年代,還擁有台大外文系的學歷,即使年紀增長,仍保有追求知識的渴望。他表示,如果有一扇任意門,最希望打開的是一座圖書館,讓他可以沉浸在書海中。李爺爺可說是「活到老,學到老」的最佳印證。

 

高齡93歲的蘇劉女士,則是在音樂會上緊握故事書,笑說:「還要再做幾本書來紀念自己」,足見長輩們對於自己的生命故事都充滿熱情,並渴望將人生經歷分享給家人,留下珍貴的回憶與見證。

 

▲蘇劉女士(圖/清福養老院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出院銜接長照服務 減輕病人家屬負擔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3月05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林芷揚
  • A
  • A
  • A

蔡爺爺和蔡奶奶在台北市獨立生活,日前,88歲的蔡爺爺因腸胃道問題住院,沒想到出院後,蔡爺爺日夜不分、吞嚥困難,擾亂了夫妻倆原本平靜的生活。而住在桃園市的兒子,背負著照顧父母和自己家庭的責任,負擔很重,日常生活也被打亂。

居家護理師第一次前往蔡爺爺家中訪視時,按門鈴後等了將近五分鐘,才見到蔡奶奶拄著柺杖來開門。而且,蔡奶奶本身也有高血壓、糖尿病等多重慢性疾病,甚至曾發生急性腎衰竭,這樣的情況實在令人憂心。

 

多數長輩由家人照顧

出院後急需長照服務

 

全台老年人口持續增加,扶老比也快速增高,台北市統計發現,約有63.3%的年長者在家由家人照顧,家庭照顧者的負擔越來越重,超過25%的照顧者有壓力性負荷。

 

而且,許多民眾在家人急性醫療出院後,馬上面臨長期照護的需求,過去有很多人束手無策,只好自己照顧,卻因此身心俱疲,患者也難以獲得更高的生活品質。

 

目前台北市已有出院準備無縫接軌長期照顧服務,多數患者出院之後,可以在七天內連結居家醫療與生活照顧服務。

 

▲蔡爺爺在萬芳醫院出院準備團隊的照顧之下,恢復健康與笑容。(圖/林芷揚攝影)

 

出院準備團隊協力照顧

改善健康減輕家庭負擔

 

以蔡爺爺的例子來說,萬芳醫院出院準備團隊在他出院之前,就安排了個案管理師和居家服務員至病房探視蔡爺爺和蔡奶奶。

 

出院之後,在個管師、護理師、居服員的訓練與照顧之下,解決了蔡爺爺白天昏沉、晚上吵鬧的問題,並找出影響他進食的原因,進而改善蔡爺爺的營養狀況。兩個月後,蔡爺爺完全康復,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與剛出院回家時判若兩人。

 

住在桃園市的兒子表示,蔡爺爺現在的食慾很好,甚至還會主動要求吃消夜,可見不只身體恢復健康,心情、精神也都很好。出院後的長照服務,不但對蔡爺爺大有幫助,也大幅減輕蔡奶奶的照顧負擔,以及蔡先生來回奔波的辛苦,讓他直說自己也是受惠者。

 

蔡爺爺故事紀錄影片(萬芳醫院提供)

 

▲在長照服務的協助之下,恢復健康的蔡爺爺現在食慾好、精神好,蔡奶奶的照顧負擔也減輕許多。(圖/萬芳醫院提供)

 

熱門文章

改革長照評鑑方式 芬蘭打造最適合工作的安養機構

撰文 :新高齡社會、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31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芬蘭城市「波勒佛」(Porvoo)有個改造成功的小規模安養機構,共有六十位住民,是全市公投選出,最適合一般勞工工作的機構。這不但激勵了長照界,也讓長照工作的社會形象大為提升。

文/周傳久

 

台灣有些機構對此感到好奇,因為我們的照服員流動率高,而且有關照服員形象的問題已經討論很久,衛福部長也說改善問題很重要。芬蘭怎會發生這樣的事?其實,訓練方式和評鑑方式都有關係。

 

評鑑方式大改革 提升機構品質

 

第一,不再使用大批學者、專家分組巡迴訪察,這種在台灣被戲稱為「訪視產業」的方式,因為很難看到真相。他們使用統一表格,由各單位自己評估、自己改善。

 

自主管理後,文件傳給政府主管機關,官員和專家只有在機構住民或客戶抱怨申訴受理時,才會到現場了解。這麼做,節約了可觀經費和虛耗的官僚流程,增加單位自己追求更好品質的動機。

 

第二,引進服務業和企管方式,像是由客戶填寫滿意度,而且幾乎所有和照顧服務相關的服務單位都普遍實施,民眾也都知道是玩真的。單位內部管理則由主管和員工一起使用指標量表,互評現況和找出未來目標。當然,是在良好氛圍,大家都了解這樣做會彼此幫助的前提下。

 

第三,不再等好幾個月才評鑑一次,更多單位開始聘用「教練」,以持續輔導的方式幫助改善經營,有點像台灣所謂的外部督導。教練會投入觀察,採取連續性訓練,有助於打破整體思維,而且從態度改變開始,這樣後續就能增加員工的創造力和參與感,看到自己的變化與照顧提升的結果。

 

比起制式輔導評鑑,芬蘭後來的作法驗證,教練式的輔導,可以增加與單位的互動,彼此也有更深的理解,有助於降低雙方的敵意和防衛心,並增加互信。而且,單位自我追求卓越的動機會更強,因為不是在湊數,人人內心真的有動起來。從幾個頭腦在想辦法,變成幾乎所有人都在想辦法。

 

以芬蘭這個由四個小規機(小規模、多機能)空間組成的機構而言,教練已讓好幾個小規機變得緊密合作,原本抱怨人手不夠、經費不夠的小規機,現在家屬都很想預約。透過打開員工的視野、改變態度,使他們重新看待自己和客戶,並且由下而上扭轉工作文化,教練說:「不坐等問題解決,而是主動解決問題」。

 

實際作法上有很多調整:

 

1.空間管理

 

以前的失智區怕老人亂拿、亂藏東西,盡量把東西收起來,但這讓老人被剝奪,生活顯得單調。現在盡量弄得像家裡,若有少數老人亂拿就允許他們,再放好就好。臥房裡的床,從原本放在中間以便於護理的病房思維,改成靠牆放,以便更像真實家裡的臥房。

 

另外,員工的獨立辦公室減少,僅留完全安靜可以辦公文和與外界通訊的空間,藉此增加員工每日陪伴老人的時間。主任的行程也公開給所有員工看到,讓大家知道。全機構只有藥房有監視器。

 

2.每日生活

 

在歐洲許多機構採取護理與照服員分工之外,另聘專人帶領活動的潮流下,這裡另闢方式,反而請所有照服員都負責帶活動,讓更多老人得到個別支持。而且,在一般照顧時間,照顧者也學得更豐富、柔性、創意互動的方式來與老人配合,降低衝突與誤會。

 

3.人員訓練

 

關於組織文化和團隊合作的內部訓練,由員工分批進行,沒有漏網者。凡外出講習者,一定要將自己的收穫與建議公開,放入專用的分享文件夾中,並放置在員工最常出入,訪客也能看到的地方,所以人人可以參閱,不會浪費訓練,也降低去講習的人和其他人認知落差擴大,而無助於整體推動改善工作文化的情況。

 

4.資源連結

 

許多花店裡不是最新,但賣相還可以的花可以低價賣給機構,用來支持節慶活動或美化氛圍。另外,找當地很有歷史的巧克力廠與美食廠商合作,除了口味享受,也勾起住民回憶和認同,並且感覺仍然屬於社會的一部分。

 

經過以上改革後,機構內的老人用藥普遍減少,變得更快樂、活潑,照服員也覺得工作更有意義,也更被看重。現在,連這間機構的主任也被同一城市的其他機構找去當教練。

 

台灣有哪個護理機構或某機構照服員是全市公認最佳就業場所或職務?希望有或將來有。長照訓練要轉向態度價值素養,走出偏重技能和聽命行事。一直你罵我、我罵你,再一起抱怨老闆和官員,然後又不肯改變,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誠摯祝福未來台灣也有芬蘭波勒佛的故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這有什麼了不起?」優質長照關鍵:對小事忠心

撰文 :新高齡社會、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29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聖經有句話說「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不管讀者信哪種宗教,大概都不難理解這道理。其實觀察台灣不退燒的議題─長期照顧,這話有很多省思空間。

文/周傳久

 

芬蘭重視衛生 小地方細心清潔

 

十多年前,有次我到芬蘭的坦佩雷(Tampere)一間安養機構拜訪,正好是中午用餐後,工作人員陪同我路過餐廳,我看到清潔人員將所有座椅反過來放在桌上。

 

除了掃地,又把那些椅子的四支腳用抹布加清潔劑,一個一個的轉轉轉這樣擦。我問陪同者:「今日是新年大掃除或定期大清掃嗎?」她說天天如此,我有點吃驚,因為當時的我是不常這樣清理環境的。

 

我好奇要是天天都這樣整理,那得花多少間,但陪同者說就是這樣,甚至反而好奇這有什麼。

 

又隔一兩年在同一城市,看到他們進行聯合感控教育訓練,才知道這些都是非常基本的。大家知道每天做什麼以及什麼叫做「好」。難怪一位來自芬蘭、在台灣工作三十年的護理師曾用閩南語告訴我:「我沒有要誇獎自己的國家,但我們國家總是非常清潔的」。

 

基層人員行為 關乎照顧品質

 

在台灣一家非常重要的醫學中心,我曾親見清潔人員戴手套,進肺病隔離病房收垃圾,又用同一雙手套去開另一間單人房的門禁去工作。基層人員如何工作,可以左右無數高昂代價的苦心醫療。後來我告訴護理部副主任,她說,他們有時也在想:外包的人薪水低,能要求要什麼程度?

 

在台灣另一間醫學中心病房,換病人就會換床單,這是應該的,也做到了,至於是不是燙得平整,姑且不說。不料,鄰床一位病人身旁的照服員累了,連鞋子一起把腳翹到這剛換的新床單上。幾位護理師來來去去,沒有人去指正並貫徹改變。

 

為什麼?不同醫院的護理長猜測,可能是怕得罪照服員;有督導猜,可能是太忙了,也有主責病安研究的副主任猜,可能是大家很熟而不好意思說。

 

後來,我在丹麥請教一位負責教育訓練的退休護理師,她說,基本上這在丹麥被發現就立刻解雇了。而且,還在當班就根本不應該有太累的態度,更不能有在病床翹腳的想法。真的太累就不應當班,要當班,就必須預備好,確保自己在最好狀態,因為這是照顧工作。但她也說,真要處理,可以請照服員到病房外勸說。

 

有啥了不起?心態消極不重視細節

 

由於我偶而會到他國學習照顧,國內有些學術或官方單位有時會要我解說所見,但有時會發生一種狀況,就是聽的人聽完以後說:「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似乎沒有太多意願去詢問細節。

 

更有一種回應是「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只是…」,意思是事情我們也有做,相似的設備我們也有買,只是沒有那麼精細的處理、使用等等。

 

我常想,不是用走路而是用交通工具去一個地方,可以說是用交通工具,但是使用單車還是飛機,當然差很多。但是,這也可以說「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只是…」。

 

影片不符長輩需求 宣導效果打折

 

這兩天到榮民之家參觀防詐騙宣導,主辦者在大禮堂播放卡通影片,數百位老先生坐在那裡觀看。那影片是年輕人和老人的對話,目的是辨識詐騙電話。我發覺影片對話速度非常快,也許是希望熱鬧、吸引人。

 

可是,有沒有想過,平均八十六歲,還有七位一百歲以上,而且有許多重聽的老先生,怎樣吸收、了解到底宣導說了什麼,又怎樣去應用呢?

 

但這也可以說「我們也有做宣導」或「我們也有,只不過速度很快…」。大家都花了時間心力,甚至跨縣市來辦,但意義何在?這種「那沒什麼」,或「只不過」的態度和現象不少。

 

廁所求救鈴設計差 影響長者安全

 

在同一榮民之家,我觀察廁所,每個小便池旁有紅色繩線的呼叫拉手,也就是如果在廁所不舒服,可以緊急喊人求救。但仔細看,這些拉繩的長度和懸掛的高度,必須使用者完全直直站立,才可能用得上。若是坐在地上或摔倒,是完全搆不到的。

 

我們有沒有安裝緊急呼叫設施呢?有!國外有,我們的確也有,可是是這樣安裝的。七百位老人出入的地方如此,真希望它是特例。台灣目前評鑑也重視這些設施,這間榮民之家也會經過評鑑,但又是相似句型「我們也有評鑑,只是…」。這還是一間大大掛牌的高齡友善認證照顧機構。

 

就在訪視這裡前幾天,我在奧地利機場的殘障廁所看到同類拉繩,不但有,而且不只一條,若人倒在地上,可以從不同方向、距離都搆得到。這是因為,奧地利在放置拉繩的時候,有去想過,人可能怎麼用、在什麼位置用。所以,不是只要有,而是有效的裝設。

 

走過奧地利、瑞士、荷蘭、芬蘭、挪威、丹麥,幾乎都是一樣。有次看到荷蘭社區一間老人活動中心的廁所也是如此,當地朋友就說:「這是基本規格,每個地方都如此啊!」

 

制式教育訓練 參與意願低落

 

各國為了確保照顧品質,都重視教育訓練,荷蘭、台灣都如此,護理師被要求訓練的小時數也相近。的確,「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然而,「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只是」人家非常重視按著從業者的期待來設計,而我們許多是單次訓練,簽到比較重要,甚至多數人都在睡覺或滑手機、看遊戲軟體。

 

有次參加醫院辦的人體實驗審查講習,看起來沒幾個人來,不料快結束,來一群醫師簽到、答考題,然後鳥獸散。這樣會增加人體實驗審查的素養嗎?後來在一個會議提出建議改進講習方式,主持醫師微笑說:「這些我們都了解」,沒有具體改變的意思。

 

到底是制度讓醫師太忙,還是講習老調重彈讓醫師覺得來了也沒有長進,所以才應付?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若放在現代化照顧服務來看,其實許多小事成就大事,每天例行的事組合起來,就構成整個照顧圖像和品質。

 

至於所謂「不義」,可能來自專業知識不足,可能來自制度影響,也可能態度,甚至品德。

 

小細節成就大事 態度馬虎降低品質

 

但一年又一年,我們的學者、專家去國外考察,在國內辦講習。一年又一年,「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只是…」。這是我們急功近利的教育使然?還是我們的工作文化使然?還是生命態度使然?

 

至少,若一個機構組織的每個部門能常常,或有機會,以這句聖經的話來當學習座右銘,省思一番:哪些小事會發生有做與有沒有做到好的差別,或能夠發展核心價值,演繹、落實訓練來內化態度,形成工作文化。這樣,大量投資經費、人力,總才能繼續如預期效果的推進照顧品質,也才能少一點「怎麼會這樣!」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可當產業商機來看嗎?(上)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從台灣實施長照2.0以來,不僅科技器材業談商機,各種照護師專業公會或學會也一直在開產業商機研討會。就像服務業本是一種概念,有人心裡把它想成奴隸工作或連結到聲色犬馬,當衛福部長勉勵醫療為服務業,就有人反彈一般。產業也是一個概念,商機或許也如此。看大家說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也就可能影響被照顧者如何被對待。

文/周傳久

 

使用者付費,照顧者做工的得工價,本是可理解。但使用者付出多少,期待獲得什麼服務,和照顧者覺得應得多少;政府什麼立場介入,介入後業者應有什麼利得?這其中就各有看法。長照在台灣的需求越來越大,因為人口老化、失能者增加,真的會消耗更多資源。大家總得多花些心思找到共識,產業、商機是什麼意思?

 

再往前走,從長照十年到長照2.0,政府很快的提出運作架構。但到底大家的價值理念為何?舉個現象,一個專業治療師開延緩失能種子師資培訓班,講課討論的主題一開始就是我們xx師界可以吃這塊,那塊也可以吃到一些……。

 

政府巡迴解說長照ABC,用三種店的觀點說明制度,這是從業者的角度為重,還是從民眾的角度為主?大家可以問問看,有多少民眾知道ABC的意思。四處有業者在討論,「我們要搶A」、「政府已經來電希望我們趕快接C」、「我們全縣還沒人符合A的申請資格,那這樣我們的補助很少怎麼辦怎麼公平」?

 

長期照護不只是「販賣商品」

 

長照是做照顧人的工作,而不是賣商品為主的交易活動。而且業者要互動的對象,在溝通和行動上,可能無法用一般二十歲、四十歲的人類比。從急性醫療走入長照,照顧工作的主旨也不全然相同,需要花更多時間在溝通,再引導被照顧者參與決定。要為諸多原因受限的被照顧者,設想更多可以感受到尊嚴價值和樂趣的活動度過時光。

 

如果談長照首先談商機,聚焦哪裡有錢哪裡去,畫大餅說明產值,這真的和許多醫療奉獻獎得主說的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不同。太多心思思考如何獲利,還可以挖到哪些收益,我們心裡還有多少空處討論如何提供更好的照顧?例如失智日照接五位老人,叫他們如軍事單位操課,大家玩一樣遊戲,一樣的作息。機構的「活動」是什麼?我們還有心思想「這樣做妥嗎」?

 

北歐制度的人性,究竟來自何處?

 

台灣人好喜歡到北歐考察長照。可是相較美國資本主義社會,北歐從未把長照當產業商機來發展。而是相互顧念的共同承擔。以前丹麥醫院門口掛個牌子,「當有人來找你求助,要把他當耶穌基督來接待」。挪威從聖經好撒馬立亞人故事引伸激盪,歸納出尊嚴、公義、平等、卓越四個落實照顧創意的方向。

 

芬蘭醫師說,六十年前遠渡重洋來台灣,到恆春把X光機裝起來,是一種上帝使他得到自由,不受的轄制去和同學比賽追求金錢最多和地位最高,使他可以選擇這個工作。直到如今八十歲在推動全芬蘭延長獨立自主而有非常大的貢獻,仍認為是享受自由選擇。

 

荷蘭大學護理系的創新科技課,年年想辦法更新移動式設備,因應正規出院返家照顧系統還沒到府完整建置前能先應急。這不能大賺錢,卻解決問題。以色列的輔具借用中心一年幫國家省一百四十億醫療經費。他們用交換整理流通三百種輔具,用服務感動人捐押金以便永續經營,這也不是為了大商機,卻是世界參觀的輔具經營典範。

 

台灣人跑去北歐倒底追求什麼?若是羨慕人性和創意,若是朗朗上口以習於考試能背答案來背「科技始於人性」,是否繼續追問人性又來自哪裡?

 

長照可當作產業商機來看嗎?(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可當產業商機來看嗎?(下)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實際上,談及長照,有許多已經存在的問題等待先釐清價值理念,才能決定下一步,不能假設大家都已經省思過相關議題的裡裡外外。

文/周傳久

 

例如,對老人、失智、失能的刻板印象如何影響生活選擇機會?過度保守負面思考的照顧方式怎樣限制老人的自主和尊嚴?甚至什麼是照顧,人是什麼? 不然怎有世界極致文化瑰寶所在的博物院導覽員工,會對來訪老人說,「你是免費票,你看得懂嗎?」怎會看診時,醫師一直問家屬,好像老人不會講話?

 

以人為本的照護

 

以基督教信仰的人來看,聖經說人是上帝按著祂的形象造的。這意味著尊嚴不是建立在財富與社會位份,並相信人的靈性需要,不是吃飯洗澡後坐在輪椅,甚至提早下午五點全部推去就寢就滿足。所以有專責的活動帶領者。這人觀也意味著人人平等和為什麼平等,所以會更重視實在的需求調查,因為不能漏掉任何人。所以會考慮被照顧者,同時一定考慮照顧者。

 

另外,關於服務照顧,現在社會有的地方流行晚輩為長輩洗腳,甚至洗的小孩因心裡無預備,適應不良不甘不願。然而洗腳故事在聖經中是當老師的耶穌為學生洗腳,服務是展現身為人,最高巔峰(pinnacle)等級的人性表現。耶穌說這是示範,勉勵大家照著老師做去服務別人。也許不同的信仰和文化理念,對照顧有不同的想法。

 

缺乏這些基礎思考,直接跳到分資源或推政策,怎能往一樣的方向前進?變成錢近、錢進,但原來的挑戰還是沒有積極克服。

 

怎麼讓長照前進,而非只有「錢近」?

 

近年本於服務和改善人的困苦,有所謂社會企業,它不是以投資追求最大利潤。若是這種理念,未必員工苦哈哈。荷蘭就有調整組織結構和運作模式,經營出色的社會企業形態長照公司。但他們從未一直開會探討商機。他們一直在開會探討的是,如何讓更多參與公共政策的人理解專業護理照顧的深層意義,去溝通爭取走向專業藍圖。

 

服務好、速度快、成本低,在一般企業經營是三個難以兼顧的期待變數。總是顧到兩項缺一項。但服務組織和工作理念如果落伍或不清不楚,甚至私下完全以聚集財富為優先。自然讓客戶陷入更不確定。偏偏重度失智失能者又不見得能清楚表達。所以會有水管沖一批老人洗澡這樣的經營方式出現。大便乾掉黏在腿上都還沒人清的機構。看到別人活動想參加,卻被綁住插鼻胃管不得動彈的老人坐在那裡。

 

人才教育,是長照未來的根本

 

還有一個很基本的問題,就是我們許多專業照顧科系在大學基本上是不太教行銷的,認為那不是本科專業的一部分。在歐洲,大學照顧科系有行銷學習,意味著能創業,能向不同領域的人說明自己的理念,能與不同領域的人互助合作,創造新的服務。

 

另外就是價值理念和倫理怎麼教,是用考古題?是講幾個故事?是一班鬧哄哄一百多人?若有這類基礎訓練,眼界和能力提升,就不會排斥經營開展,不會變成習慣做聽命者,或者把自己界定在因健保給付,所以就是換管為主要業務。更不至於服務若干年後,變成拒絕改變,又天天抱怨,發展停滯的狀態。

 

長照是有費服務,但是否適宜被視為大產業商機討論?能看到需要而找出好辦法,這辦法能帶來收入很好。但這和一直在研究你可以吃哪一塊,我可以吃哪一塊有什麼不同?二者將如何影響長照資源使用?怎樣影響人們的生活品質?有待更多討論。

 

長照可當產業商機來看嗎?(上)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