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若權/年過五十還不願成熟?那麼,你的世界只能孤軍奮戰

撰文 :遠流出版 日期:2018年03月05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吳東岳攝影
  • A
  • A
  • A

如果你已經過膩了現在,求助過很多不同的管道,卻都不見效;唯一該做的,就是改變自己。當你心悅誠服地開始做出改變,完全不同於以往的人生,就會展開。

人生,難免有困境。比較麻煩的,或者說,比較會拖住你的,其實不是困境本身,而是你自己的心態。請問:你打算在那裡停留多久?這才是關鍵。

 

來到這個年紀了,你經歷過無數風景,有的還算平順,有的崎嶇坎坷,無論是親子、感情、婚姻、人際關係、職涯發展、靈性學習……,類別林林總總,有些時候難免陷入膠著,甚至由來已久。

 

或許你從沒發現,某個會讓你陷在裡面,痛苦到難以自拔的問題,都有幾個共同點:1.那些不利的狀況,都是意外碰到的;2.那些問題產生的原因,都是別人造成的;3.那些糾纏著你的痛苦,都如影隨形般揮之不去。

 

你痛苦極了,甚至有時候你想死。你跟很多人抱怨,起初他們還給你一些鼓勵,但後來他們變得愈來愈沒有同理心,只有客套地安撫你一下,便無情地轉身離去。其中,有些人給你一些忠告或建議,你覺得他們根本就不瞭解你的狀況,還把你批評得一無是處。

 

於是,你比從前更痛苦,彷彿這個世界,只剩你一個人孤軍奮戰了。

 

要如何提醒,才能讓你如當頭棒喝地清醒呢?難道是因為痛苦尚未到極點,所以你還有餘力跟自己作困獸之鬥嗎?

 

你知道嗎?所有對你不利的狀況發生,之所以令你感到意外,是因為你之前甚少未雨綢繆。你對事情的規劃,都不夠周到;你對無常的人生,準備得很少。如果你覺得那些問題都是別人造成的,極有可能的原因,其實是你逃避去面對問題的真相,也不願意讓自己負任何一點責任。

 

有很多痛苦糾纏你,而你始終把自己繞在裡面,其實是因為你一直不願意走出來。你,早已經習慣透過抱怨來討拍。你缺乏足夠的勇氣去迎接挑戰,寧可「暫時」維持現狀。只不過,你不知道很多個「暫時」累積起來,就幾乎是一輩子了。

 

你接收到的所有忠言變得很逆耳,其實都是因為你逃避改變。你深深恐懼著:改變,所要付出的代價。

 

然而,你最需要知道的是:一個人最糟糕的,並非看不見未來,而是不滿意現在,又不肯做出改變。再多抱怨,都無濟於事!如果你已經煩膩了現在的狀況,求助過很多不同的管道,卻都不見效;唯一該做的,就是改變自己。當你心悅誠服地開始做出改變,完全不同於以往的人生,就會在你面前展開。

 

既然,你已經對現狀提出過無數次的抱怨,何不勇敢拋開過去,擁抱全新的自己!幼稚與成熟之間,最明顯的分別,就是「對自己負責」這一條簡單又明顯的界線。願意積極而勇敢地改變現狀,尤其是你不滿意的現狀,就是對自己負責的具體行動。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選自全書,張若儀整理) 

 

作者:吳若權 出版:遠流出版 書名:人生,幾分熟?: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吳若權的大人學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拼命賺錢半輩子,才發現幸福比錢更重要!50歲侯昌明:中年後為了自己,要捨得花錢!

撰文 :郭依瑄 日期:2019年06月03日 圖檔來源:蕭芃凱、侯昌明臉書
  • A
  • A
  • A

以「精省」在演藝圈闖出名號的侯昌明去年帶著老婆、兒女到義大利「壯遊」,成行前妻子追問他:「真的嗎?不行啦這樣花太多錢,很貴!」侯昌明篤定地說:「不行,妳要陪我去,就算以後錢不夠要賣房子,我也一定要去義大利!」

長達14天的義大利之旅,一家人從威尼斯玩到羅馬,全程自助,想逛哪就逛哪,想吃就吃,他們一連3天吃外皮酥脆且餡料豐富的披薩、香濃到極點的提拉米蘇、逛羅馬競技場、精品店等…此行花了侯昌明將近100萬的積蓄,他以前可是節省到一條內褲可以穿20年!怎麼會突然想通,花大錢去義大利壯遊

 

錢哪有幸福重要?

中年該以品質優先

 

「其實,去義大利之前,我覺得自己有點中年憂鬱。」當時,他意識到自己快50歲了。「人家說人生半百,其實到了50歲,大概還能健康活30年,而且這還只是估計哦!你看我前半輩子追著錢跑,環遊世界的夢想都還沒開始,遠的國家也都還沒去,就已經50歲了,以後沒體力怎麼辦?我越想越慌!」

 

未完成的人生清單像程式碼一樣飛快的條列在他腦中,恐懼爬滿思緒。侯昌明一向精省,但隨著存款上的數字越長串,也代表綑綁他的枷鎖越沉重,「以後老了,錢夠用就好,還是回憶最重要。所以我拉著雅蘭跟孩子,把所有事情都排開,義大利之旅,衝了!」

 

去完義大利的下個月,他們去了泰國,朋友問他:「你是中樂透喔?怎麼感覺都在玩!」「我才沒有都在玩!雖然我今年8月規劃要去美國3個禮拜。」侯昌明頑皮地笑了。他認為,旅遊是調劑生活的良方,充飽了電就回來認真生活、投入工作,這樣的人生才算得上是有滋有味!

 

▲侯昌明一家人到義大利旅遊的幸福合照(圖片來源/侯昌明臉書)

 

品質來自經濟基礎

投資慘賠當繳學費

 

生活要有滋味的前題,就是要有經濟基礎。小時候他窮怕了,所以一塊錢一塊錢慢慢存,在30歲前,就存到人生中第一個一千萬。

 

才開心沒多久,他就摔了大跤,在一年內賠光千萬積蓄,連蜜月旅費也是由丈母娘支援才得以成行。回想當時,夫妻倆天天為了錢吵架,後來兩人重頭開始,卻在2008年的金融海嘯再次慘賠,當時的他,剛好40歲。

 

這兩次的慘痛經驗,讓侯昌明學會了四個字:資產配置

 

他開始認真學理財,了解分散投資的重要。「短期投資不能道聽塗說,因為波動很大,要做足研究再下手,就算虧掉也不能影響生活;中期對我來說,就是配息沒有很多,但未來仍有增長潛力的,例如中國基金;長期對我來說,就是穩健型的金融商品,例如:基金、台股、保險,最好是投資報酬率10-12%,未來趨勢只要抓準,不管漲跌,都要讓自己能睡得著。」

 

「像我之前繳6年的美元保單,很貴,但我咬著牙繳完,現在的好處是我們每年有一筆錢會下來,那就是我們旅遊的基金了。」

 

這幾年演藝圈不景氣,2年前侯昌明主持的節目全部被停掉,在家沉寂一個月便決定投資副業,由妻子的專長下手,她有中、西式廚師執照,且擅長穿搭、經營粉絲群,於是夫妻倆開設了網購服飾與手工派店。

 

可以發現,40歲後的侯昌明,投資的每一步都非常謹慎。「投資要力求穩健,以長線代替短線,不要浪費,所有風險一定要降低到可以承擔的範圍,你才有資本安老。」

 

有了錢還要觀念對

你才能每天都幸福

 

「有了錢後,你要捨得花,快樂就是從這裡來。」談到現在的日常生活,除了出國遠行,也常常載著老婆孩子吃吃喝喝,一個月基隆夜市就逛了3次,侯昌明很擅長營造日常的小確幸、小浪漫。

 

「有天雅蘭問我『這件衣服好不好看?』我說不好看,她就要打我,我說『妳比衣服好看太多了,來親一下。』然後她就很開心,因為我每天都在撩她。」侯昌明說起結識22年的老婆,就像高中生聊起追求的心儀對象那般開心。

 

中年,是人一生中最豐盛的時候,豐盛原因並非經濟條件,而是心理狀態。

 

眼前的侯昌明就是個快樂的中年人,不管他50歲後會遇到什麼困難,你都相信,他絕對能繼續將自己活成一部勵志片,用迷人的笑容戰勝命運。

 

侯昌明中年樂活4個小秘訣

 

1.替兒女留房產很好,但小心別因此被綁住,自己最重要。

 

2.建議40歲前勇於嘗試不同投資,40歲後作法要保守穩健。學會投資,老年生活才有保障,早做比晚做好,晚做比不做好。


3.想要有幸福婚姻,夫妻間一定要有一個人耍浪漫。

 

4.中年一定要找到讓自己開心的人、事、物。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之後,友情也要斷捨離,朋友越少越好!

撰文 :天下雜誌 日期:2019年01月30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我的朋友很少。

文/心屋仁之助

 

以前總認為,「朋友愈多愈開心」,所以跟很多人交朋友

 

然而這些年,我的朋友人數大幅減少。

 

為什麼呢?原因也和如果人生想要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必須放棄自己討厭的事情有所關聯。

 

這樣的道理在朋友交誼上,也是一樣的。

 

在朋友當中,可以分為許多種,

 

「真正想交的朋友」、

 

「交交看也好的朋友」、

 

「不想交卻交了的朋友」。

 

以前,我連不那麼想在一起的人都當作朋友交往。

 

可是現在,我只邀請「真正想交的朋友」、「真的想在一起的人」。

 

如果感覺和這個人「頻率好像不太合」,下一次我就不邀他了,即使受邀我也婉拒。

 

我決定了大大方方這樣做。

 

朋友一多,難免在某些場合需要忍耐一些事情,陪著一起去自己不是那麼有興趣的活動,浪費自己有限的時間。

 

當然,如果你覺得這樣很開心,那也很好。有的人會覺得只要有酒喝,做什麼都好(笑)。

 

朋友一少,獨處的時間和與他人度過的時間可以找到平衡,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以食物為例就很好理解,例如,我的眼前端出了全套套餐。

 

我好想吃主菜的肉類料理。

 

可是,在主菜之前有前菜、沙拉、湯、麵包,如果全部吃掉,在主菜上桌時肚子已經半飽,再也沒有辦法好好品嚐主菜,打從心裡覺得好吃了。

 

更糟的情況是,你可能已經飽到吃不下主菜了。

 

我自己偏好在其他的菜色之前先吃主菜。

 

發自內心大快朵頤主菜的美味,飽嚐吃的幸福感。

 

前菜、沙拉、湯,不吃也無所謂。

 

肚子還有空間再吃就可以。

 

人與人之間的交誼也是同樣的道理。

 

想想看,這個人是你真正想見的人,還是「見見看也可以的人」?

 

你想和包含「見見看也可以的人」在內的朋友一起,還是希望只和你真正想在一起的朋友共度時光?

 

我只和「想見面的人」見面,盡量避免把時間花在「見見看也可以」的泛泛之交身上。

 

如此一來,和「想見的人」共度的時光純度就會提升,真的是非常令人開心的事情。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節錄自《翻轉第二人生:做你喜歡、讓你幸福的事》,天下雜誌出版,心屋仁之助著)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的女子學:學會獨立、放下完美,婚不婚姻都快樂!

撰文 :大人的孩子氣 日期:2018年02月14日 分類:學習成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不曾戀愛過的人是不幸的。比之更不幸的卻是那些從不曾失戀過的人。」戀愛經驗豐富,五十一歲出家,但至今仍十分活躍的日本女作家瀨戶內寂聽(本名瀨戶內晴美)在出家前(五十歲)的散文集《愛戀為什麼不》中如是寫道。

文/石芳瑜

 

她還說:「如果這世上真有永遠不滅的生命,那真不知要有多痛苦。如果真有不衰萎的戀情,那真不知會是何等的一種折磨。」

 

婚後愛情消逝 離婚不是挫敗

 

瀨戶雖如此說,但是多少人想要長生不老?而且世間恐怕真有不衰萎的戀情,甚至多數人都渴望世間存在著永恆的愛情。親子之間的愛多半永恆不朽,但夫妻之間的愛就困難一些。畢竟來自不同家庭、成長背景的兩人,在戀愛的激情退去之後,才發現價值觀、興趣大不相同的人比比皆是。

 

當愛情從婚姻中退去時怎麼辦?第一個方法是離婚。社會風氣開放的今天,多數人不把離婚當成一種難以接受的挫敗。雖然離散宣告這場婚姻以「失敗」作結,但與其忍耐著越來越壞的婚姻狀態,影響著生活快樂的本質,還不如斷尾求生,那麼這樣的收場反而是一種拯救。

 

難的只是要怎樣調整失敗的感覺,重建自信。我想這就像跌倒、或是人生任何一場失利,只要站起來,不要太執著於「完美」就好。

 

無論是否結婚 培養獨立不怕寂寞

 

另外一個困難,是如何克服寂寞。很多人忍住不好的婚姻生活而不想離婚,其實也是怕寂寞。所以我一再說,不管結婚還是不結婚,培養獨立的能力最重要,如此才能在感情關係中不被人牽制,或是綑綁著他人。

 

但其實寂寞感並非單身者專屬,有名無實、貌合神離,仍身在婚姻中,但早已失去了愛情或激情的夫妻其實不少。而這種明明有伴的寂寞,可能更加寂寞。

 

卒婚新選擇 人生下半場各自精采

 

於是有人提出了「卒婚」的說法,意思是不離婚,但是當成是從婚姻關係中「畢業」了。仍有一紙證書在,但「畢業」了,或許是在感情狀態上又成為「單身」,但仍擁有婚姻中的責任、義務與福利,比如孩子與財產。夫妻是婚姻中的合夥人,但不是戀人了

 

當愛情從婚姻中退去時,「卒婚者」做的不是搶救愛情,他們放棄了愛情的心肺復甦術,承認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兩人的愛情最後走向死亡,並非永恆不朽,但是婚姻的狀態卻可以走到生命結束。我認為這有點像是接受了愛情的「安寧療法」,順其自然。

 

畢竟人生不一定非有愛情才能活,像張愛玲的《紅玫瑰白玫瑰》裡的「紅玫瑰」嬌蕊,在走過愛情的風風雨雨後說:「可是到後來,除了男人之外,總還有別的……」有人寧可選擇各過各的,各自追尋各自精采的下半場人生。

 

婚姻非愛情保證 婚內失戀人數多

 

婚姻提供了保障,或是見證了愛情到達一定濃度時,人們願意許下承諾的美好情操。但是婚姻無法保證愛情的時效,而有些人最後選擇收回當時的保證。

 

有人統計過婚前的戀愛時間越長,婚姻通常可以維持得較久,因為那些磨合期的考驗可能都度過了,而兩人還是願意攜手共度人生。反之,閃婚的人也許一時愛昏頭,等到熱戀退卻之後,才發現彼此的差異好大,而走上分手一途。

 

結了婚,愛情有一天卻不見了,這種事情非常常見。最近也有個新名詞「婚內失戀」,名詞雖新,但現象卻存在已久。

 

回到同樣的問題,婚內失戀了怎麼辦?一是離婚,二是保留婚姻狀態,但是放棄了婚姻必須等於愛情,大方接受「卒婚」。而不認為這就是不誠實,只是一種選擇。有些人結婚時確實對伴侶了解得不夠深,但是又不覺得一定要走上離婚一途的人,寧願放棄兩人可以密密合合,寧可多一點個人自由。

 

奮力挽救愛情 別忘培養獨立

 

但是對一些人來說,離婚、卒婚都不是他們要的,「我不想找別人,我還是希望他愛我。」這樣的聲音還是不時盤旋心中。也許是因為你們曾經深深相愛,只是中途出現種種原因,愛情退去了。

 

如果還想挽救愛情,那麼就奮起吧!找出原因,也許是因為妳總是抱怨;也許是因為你太縱容委屈,導致對方不珍惜。找出你的恐懼與不滿,先從自己改變起。改變的過程,很重要的一點仍是培養獨立的能力。

 

接著,如何讓感情回溫?或許是試著重新找回兩人相戀時興趣,想一想你們多久沒有一起看電影?或是一起去爬山?如果婚姻還在、愛還在,那麼做一點努力吧!

 

讓自己看起來好看點也行,總比變胖變醜的兩個中老年人,百無聊賴地坐在沙發看電視,不是意見不同吵起來,就是看著彼此身上的贅肉或皺紋,又怎能相看兩不厭?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平路:孩子長大後,我最喜歡的就是把他們當朋友

撰文 :陳亭均 日期:2017年03月23日
  • A
  • A
  • A

作家平路的作品,總讓人勇敢地面對社會裡那些眾人習以為常,卻隱而不顯的權力關係。談及「十八歲公民權」,平路說:「我們的文化看似敬老尊賢,其實充滿年齡歧視。」

作家平路一輩子都在對抗台灣文化中的「父權結構」,舉凡她的評論、報導,甚至是她的小說,都書寫出在社會裡隱而不顯,卻又無所不在的權力關係,但當她聽到《今周刊》民調的結果,終究也忍不住輕呼了一聲:「天啊!」

 

畢竟,在這份民調中,不支持政府賦予年滿十八歲年輕人公民權的聲音,明明白白地以四七%壓過支持者的三七.六%。人們對年輕人的不信任,有時候就像膝關節反射,已經成了直覺式的反應。

 

即使台灣的投票年齡限制老早就跟不上世界潮流,年輕人還必須忍受不對等的權利義務。對於降低投票年齡的問題,多數反對者依舊想都不必想,就能投下反對票,「十八歲的青年思想未臻成熟」這種觀念,像是天經地義的事。

 

君臣父子觀念依舊

位階高低,卻變成說理基礎



平路曾直截了當地說,「我們的文化看似敬老尊賢,其實充滿年齡歧視。」她很清楚,「十八歲公民權」絕對不單單是件「政治」上的事,更是件「文化」上的事。

 

在體制上,「投票年齡」或許還有翻轉的機會,但那些文化裡「論資排輩」的倫理結構,卻堅決地幾乎不可撼動,盤根錯節虯在集體意識的深土之中。「我們以為自己很多元,每個人都說台灣的問題就是太自由了,但其實可能並非如此。」

 

「這樣的倫理結構在我們心裡發聲,即使沒有直接聽見,我們還是活在其中。」平路談到「文化」,態度總是謹慎,每次論述前,都會沉吟再三,她很小心地又談了下去。

 

「在我們的社會,『倫理結構』是界定關係非常、非常重要的依據……,年輕人和年長者之間,在社會中會很輕易地產生某種『權力關係』,年長者就是父權社會的根基吧!」每個人都因為年齡,有了一個社會上的倫理位置,她說:「我們不自知地活在集體潛意識裡。」

 

「在社會上,常常可見到年長者因為年紀,變成『伯伯』,不然就變成『爺爺』,彷彿擁有這個身分就安定了……。作為伯伯,他是父輩階層,年高就自動德劭,有了上對下的位置。」平路輕嘆口氣,「原本討論事情,就應該要說道理,但位置的高低,卻變成說理的基礎。」

 

平路很認同法國哲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的想法,這種權力規範,就像毛細管,在社會各處無所不在。

 

「教育體系、司法體系、公務員體系,上對下的位置都是必須『堅守』的。」現在是司改會成員的她舉例,「司法體系為何讓人詬病?因為法律,人要嘛是同門、要嘛是同輩、要嘛有師承,所以即使經過一審、二審,都不會去推翻前面(那些同門、同輩、師承關係)的認定。」如此一來,人治和自由心證就取代了法治。

 

這種「位階」在婚禮或日常生活中,更加顯而易見,平路舉例:「只要參加任何一個婚禮,你就會立刻看到,原本只是夫妻兩個人的決定,卻連結到多少父母的親友,而這樣的場合,傳遞著怎樣的訊息?一切都是非常清楚的。」個人的選擇,受制於社會的倫理架構,甚至為倫理架構服務、傳聲。

 

「為什麼呢?最直接的原因在文化裡。」平路認為,台灣社會至今仍保有中國儒家傳統的價值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是中國幾千年來,政權『維穩』的方式。」藉著這種價值觀,政權得以建立起一個安穩的同心圓,下對上有一種服從關係,社會相對穩定,位置卻是不能翻轉的。

 

「長大」就能解套?

打破威權,尊重應是相互的

 

「就像社會上,只要有年輕人與長輩衝突的新聞,年輕人就常常被冠上『逆』。」平路說,「所有人不顧雙方發生什麼事,直接作價值判斷。」「逆子」在這種價值體系中是有罪的,年輕一輩的聲帶,也就這麼被打了個結,除了服從體制,很難有任何對抗的手段。

 

最容易的解套辦法,可能就是「長大」,這裡的「長大」指的是生理年齡,而不是心智。

 

平路認為,「文化是非常強大的。」只要進入「倫理結構」,「社會化」的需求很快就會改變年輕人原本的價值體系,「你在社會中,要存活、要溫飽,就更容易接受社會既有的規範,必須去大幅度轉換認知系統,否則認知會失調,最後就會認同:『對啊!我十幾歲時其實不懂事!沒有現在那麼成熟。』」

 

「我們的社會化太早開始了,無論何時,都被規範、規勸,甚至被懲戒。」平路說,「回到結構中,就會擁有一種安全感。我們社會更努力告訴年輕人,要順應上一代,桌子旁邊就會掉下一堆好處。」

 

平路嘆了口氣又說:「對我來說,『成熟』不是服從,而是聽到自己的聲音,做真正符合你心裡的願望的事情。然而我們的社會卻正好相反,剛好要求人們不要去『聽見』自己的聲音,聽不見、漠然,才擁有所謂『競爭力』。」文化中的「年齡歧視」、「倫理結構」,都被這些看不見的力量牽引,年輕一輩的聲音,愈來愈小聲,「父權」也得以維繫它牢不可破的規範力量。

 

欣慰兒女為夢而活

「我怎麼能不崇拜他們?」

 

「尊重應該是『相互的』。但是現實中不是這樣,因為有了相互性,父子君臣結構會不穩。」平路苦笑。自己也從「威權教育」成長走來,她如今早是人母,「我自己成長環境比較威權,那我就是反其道而行,在一般人的眼光裡,我是個太沒有『主義』的母親,我非常崇拜我兒子女兒!」

 

談到作為一個母親,平路整張臉都亮了起來。她兒子原本在美國當律師,收入豐厚,「但他做一年律師就不做了,再也不上班了。回到台灣拍攝微電影、影像。」他現在正在拍攝一對同志伴侶的紀錄片,「雖然辛苦,但是卻很快樂!他業餘還做瑜伽老師!」

 

她女兒原本在波音公司工作,但為了實踐理念,到美國新移民區域當小學老師,「所以你說我怎麼不崇拜他們?」

 

「我最喜歡的,就是在他們長大後,和他們成為朋友,那是生命經驗最有溝通的時刻,就是兩個人,完全是平等的兩個人,我們所交換的是,對生命經驗的想法,這中間並不因為我養育他們長大,就有更多的發言權!」

 

平路笑說:「親情,放置到倫理之外的定義,最合適的語言就是友情,因為了解、因為相知,那個基礎,跟一般朋友是一樣的!」

 

在「倫理」關係之外,社會需要的可能是更「純粹」的溝通,平路說:「紀伯倫有首詩寫,『父母是弓,兒女是射往遠方的箭』,一旦射出去,他會飛向自己的方向。」

 

文化設定了彈道,但相互尊重卻可能融化長幼尊卑的硬殼,忘了「天地君臣父子」,記起「人」是怎麼一回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