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副董看人生 往最恐懼的地方前進

撰文 :陳柏樺 日期:2018年03月01日 圖檔來源: 詹偉雄提供
  • A
  • A
  • A

詹偉雄6年前退休後,每月至少登山一次,台灣百岳中已征服40餘座,
「覺得危險就不去登山,只是賴活著」,是支撐他不停回到山裡的信念。

人在不斷攀升高度時,會遇到很多困難,要自己克服。」作家詹偉雄說的是幾年來登山的心得,用來定義人生,彷彿也恰到好處。他在二○一二年卸下學學文創副董事長職務後,投注精力在寫作和登山。二月下旬他再登雪山,重訪日治時期自然人文學者鹿野忠雄高山生態研究路徑。

 

登山是詹偉雄多年嗜好,他從小喜歡與山有關的故事,由於母親在林務局所屬單位管理閱報室,詹偉雄放學後常一邊閱讀報紙或《野外》等山岳雜誌,一邊等母親下班。「山難都會上報,而且篇幅很大,我看著新聞,腦中就模擬那路線走一遍。」他說,「去想像人如何面對絕命的挑戰。」

 

高中時,詹偉雄參加了救國團的雪山營隊,才第一次真正踏上山岳,一九八○年考上台灣大學,加入登山社後,又再次造訪雪山,「但大二開始熱中社會運動,就中斷了。」詹偉雄說。

 

重返山林  4年征服40座山

 

重返山林的契機是離開職場。一三年,詹偉雄跟太太去冰島Hiking(健行),隔年買了帳篷、睡袋、鍋具等裝備,帶著小孩再訪冰島三十天,事先花兩萬元台幣備齊各種徒步旅行用的地圖,每天步行十小時,「那是一個幾乎沒有人的安靜世界,兒時對山的想像,以及年輕時爬山的記憶,都被冰島的自然、無人、荒涼給喚醒了。」他說。

 

為了冰島健行,裝備已採購齊全,若要逐步征服台灣百岳,就只差付諸行動。

 

詹偉雄說,一四年剛開始登山,身體狀況很差,他自嘲「又胖又喘」;但四年多來,每月爬一次山,百岳當中已征服四十餘座,身體在一次次挑戰中強大,瘦了八公斤到十公斤,肌肉增加、體脂減少。「不久前,第四度登奇萊南華(奇萊南峰與南華山),一般人大概三天兩夜的行程,我和同伴兩天一夜就走完,對我來說已經算很輕鬆。」

 

詹偉雄目前只遇過因天候不佳撤退,還不曾有體力無法負荷情況。他回憶一次秀霸縱走(武陵四秀、大霸群峰),在池有山到興達山屋途中碰到大雨,山谷之中,雷打在眼前,詹偉雄用「劇力萬鈞」來形容,也讓他理解:「山林有壯闊與俊美的一面,但天候變化時,也會展現兇惡的一面。」

 

而體力上較具挑戰的是「能高安東軍(能高山、安東軍山縱走)」六天六夜,「要投注體力,才能爬升高度,用力的過程會讓感官更敏銳,去感受山給予的刺激。」詹偉雄說。

 

挨過之後,可見識到能高安東軍最迷人的三要素:草原、池畔、水鹿。詹偉雄說,公水鹿有將近成人體型三倍,每晚總有六、七十隻在帳篷周圍徘徊,人、鹿之間最小距離僅兩公尺,就是鹿群近在眼前的「陪伴」著登山客排尿,等待舔尿液來獲取鹽分。

 

面對恐懼  才能開拓新視野

 

山上有多美,詹偉雄隨意都能舉例,雪山登主峰之前的巨大圈谷地形,「壯觀程度會大大打破一般人的空間想像!」還有奇萊山一望無際的草坪、接近九十度垂直的半邊山、崩崖,將中央山脈典型景觀一次看盡,「在山上,『風起雲湧』、『滿天星斗』不只是想像或形容。」

 

不過他也說,如果只是要看雪賞景,那登山動機太微弱。「去山上必須明白自己恐懼,且渴望恐懼。」詹偉雄解釋,人面對恐懼時,感官會「全開」,隨時面對氣候與環境的折磨。

 

「將身體置於危險、未知,去做出反應,會得到一種活著的感覺!」詹偉雄反問:「人生在世,什麼狀態叫活著?」他說,城市生活遇到的狀況多半可以預期,像是不需要耗費心力的例行公事,或費心在狗屁倒灶的瑣事上,例如人際、權力關係,沒有活著的感覺;「相對的,面對自然,因為得靠自己用盡力氣解決問題,這樣的冒險經歷會讓你分分秒秒感覺活著。」

 

「人生就應該往最恐懼的地方前進。」他進一步說,能面對恐懼前進,代表開拓了新的視野,這也可以解釋為何許多登山者,最終生命就結束在某一條山路上,就算明知結局可能如此,仍不停地想回到山上。「在山下,身體是活著,但心靈不然,覺得生命被各種瑣事切割;在山上,雖然可能接近死亡,但活著的感覺更強烈。」詹偉雄如此作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盧廣仲:我的祕技是付諸行動 特異功能就會在需要時發揮

撰文 :撰文/陳亭均 攝影/蕭芃凱 日期:2018年02月12日 分類:熱門文章
  • A
  • A
  • A

因為我們一邊採訪、一邊錄影音的關係,造型師必須把神經繃緊點,見著盧廣仲的頭髮亂了,就趕緊提著梳子、定型液替他理理,畢竟這頭招牌厚瀏海可不能岔出縫兒來。

盧廣仲乖乖地坐在沙發上任人擺布,臉上掛著有點geek(科技宅男),又有點古錐的笑容,一笑,整排同樣沒縫兒的齒牙,也全都齊整潔白地出來見客。

 

盧廣仲二○○九年拿下第二十屆金曲獎最佳新人、一七年又入圍了金曲歌王,如今已是歌壇的一號角色。不僅如此,他演的戲劇《花甲男孩轉大人》也紅了,緊接著又在即將上檔的賀歲電影《花甲大人轉男孩》裡擔綱男主角,成了貨真價實的當紅演員。

 

(圖片提供:結果娛樂)

 

不過,這個坐在椅上的大紅人,說起話來卻沒半點驕縱的明星架子,給人感覺質樸好玩,就像《花甲》主人翁,性格模樣都與故鄉土地肌理相連,盧廣仲的人生,和《花甲》的故事一般,是從公嬤叔伯、數代之間動人家事生長出來的。

 

搞笑比拳頭力量大

演活「國民長孫」  對付霸凌自有一套

 

「鄭花甲這個人跟我的成長背景,有很大部分是重疊的!」盧廣仲笑說。確實,他也是鄉下孩子,從小住在台南縣仁德鄉大甲村。村子傍溪而興,遠從高雄縣的丘陵上的山豬湖流下了一道水,叫作二仁溪,溪水流到了這兒,灌溉了村子裡的稻田,田邊則有些泥土路。這些都是盧廣仲到現在還忘不掉的景色,他記得,小時候大甲村裡沒什麼瀝青路,幾條產業道路鋪上去之前,村裡全是黃土地。

 

(圖片提供:結果娛樂)

 

盧廣仲的家就是黃泥土地上的一棟三樓透天厝,「一樓住阿公阿嬤,二樓住叔叔,三樓是我們家。」一過年,姓盧的全會回家,把整間房子鬧得熱騰騰地,街坊鄰居每個都相熟。《花甲》裡各有故事的親戚朋友,對盧廣仲而言再親切不過,「那些角色我真的都認識,他們就是我某個同學的爸爸、某個鄰居的叔叔⋯⋯。」

 

戲裡,鄭花甲莫名穿越時空與兒時的自己相遇,和小花甲聊起在學校被同學揍的倒楣事。這場戲對盧廣仲也很帶感,因為他小時候就是被霸凌的孩子。

 

厚瀏海沒了縫兒,卻不可能有造型師幫盧廣仲理平所有人生的縫隙。

 

孩提時的盧廣仲最喜歡李小龍,拍照都要擺出功夫姿勢,然而他發育得慢,身子短小,頭髮生得短短刺刺的,「同學們都叫我『榴槤頭』」。幾個高壯點的同學也不怕榴槤頭刺手,偶爾會把他圍起來當沙包揍以取樂。

 

(圖片提供:盧廣仲)

 

有個夏天中午,學校放學得早,他記得那日「太陽壓在皮膚上」,熱得很。他和同學「許景富」(到現在,盧廣仲還把這人的名字記得清清楚楚)走在大甲村蒸騰著熱氣的黃土地上,「他劣根性重,最喜歡欺負善良矮小的同學。」許景富是全校最高的小孩,果然又對盧廣仲動手,一拳就把他打落路旁草叢。提提氣,盧廣仲也握緊拳頭衝了上去,但想當然耳,慘敗而歸,哭著回家。這場架打輸了,老爸教他「下次要瞄準鼻子揍。」盧廣仲從此卻再沒打過架。

 

他從小因為愛打電玩,認為凡事都有祕技,「就像打電動,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AB就能使出祕技!我們人類一定也會有些特異功能,只是沒有用出來。」打架是按不出祕技了。當年,小盧廣仲卻開始學會了用「樂觀」的態度面對一切,「我搞笑!開始自嘲、變得好笑!」

 

保有無厘頭小聰明

跟榕樹講心事  循阿公步伐走出低潮

 

他還不理解世界,但他找到他口中的「保護殼」,用討喜的模樣,當作「上上下下左左右右AB」,「那是種微小的聰明!國小老師給我的評語是『聰明無用。』」可這是小盧廣仲的處世之道,若是他想獨處、需要分享,他便走到大甲村廟口,跟兩棵活了超過百年的榕樹說話。

 

「我還是相信『上上下下左左右右AB』那個祕技!」他眼睛瞇在一塊兒,眼珠卻像盯準什麼苗頭在縫裡亮著,「如果要我說,我覺得祕技其實就是努力,付諸行動,特異功能就會在遇到事情的時候發揮出來!」原來「搞笑」也是行動啊!就像小時候一樣,盧廣仲至今恐怕還沒理出什麼正確嚴肅的理路或目標,但他清楚方向,然後就「動」了起來。

 

長大後,盧廣仲因為讀大學時遇到一場車禍,被輾斷腿,抱起了吉他就走上音樂這條路。靠著獨特嗓音與既搖滾又爵士的吉他旋律,他很快竄紅,首張專輯《一百種生活》就在第二十屆金曲獎中獲得最佳新人獎及最佳作曲人獎。

 

然而事情卻不總是那麼順利,「祕技」有時就是按不出來。四年前,盧廣仲退伍,竟陷入人生最低潮。「我真的寫不出歌!一直都在自我懷疑!」他說。

 

他當時足不出戶,每天在家煩惱,甚至試著像搖滾樂手喝酒找靈感。禍不單行,他的阿公又突然被診斷出癌症,彼時他似乎再也「樂觀」不起來了。

 

「我想太多、做太少了,一旦陷入那種狀況,就會卡在那種情境裡,沒有辦法出來,唯一解決辦法,就是去『做』!」那時候,盧廣仲想起阿公的往事,「我阿公以前曾把所有積蓄投資在魚苗上,但竟然遇到超強寒流,所有魚都凍死了!」積蓄一夕全無。大學時,阿公有天喝醉在家,跟盧廣仲講起這事,兩人談著,都落了淚。他阿公當時沒錢,因此徒步從北部走回台南的家。於是在困境之中的盧廣仲,決定仿效阿公從台北走回台南。

 

這段路對盧廣仲來說,就像一段奇幻旅程,「我進入一個奇怪的時空。」產業道路很長,遙遠的地平線盡頭常聳著不知是哪個工廠的煙囪,「煙囪看起來就像在天邊。」他講著出了神,「但走了一陣子,竟然也能走到!」他的腳磨出水泡,花了十一天、四十三.五萬步,地平線後,竟看得見大甲村的景色。

 

時間有時會倒帶般地跑,盧廣仲終於走回最初的出發點,「世界沒有到不了的地方,再難的事,都需要一些行動。」

 

憑什麼覺得自己慘

與過去和解  大家都努力地活

 

逐漸地,盧廣仲了解一些事,他投身公益,看到生活處境更不好的人;替獨居老人修屋頂;去非洲幫助挨餓的孩子,「我憑什麼覺得自己慘,這樣很娘!」何況他罹癌的阿公,竟只當食道癌是小感冒,到處爬山,沒把病魔放心上。終於,盧廣仲拾回動力,走出創作低潮。

 

在那個人生徬徨之際,他寫出《大人中》,歌詞寫道「長大後誰不是離家出走」、「抬起頭才發現,流眼淚的星星正在放棄我」。問他這歌唱的是什麼?

 

「我覺得生命的時間軸不是直線,過去不會真的過去。」他很認真地解釋。有時候想起小時候被欺負的自己,盧廣仲會這麼想:「那個很矮的小廣仲在某個地方繼續看著我,會希望我做出很偉大、很了不起的事情,每顆星星,都是曾經的你,過去的、未來的,看著你現在所做的事情,如果你鬆懈、失去初衷,星星就會墜落⋯⋯。」小盧廣仲要變成大人的他「動起來」。

 

我們又講到了小時候那個揍他的「許景富」。盧廣仲笑說,許景富現在還在大甲村,回家都會遇到,大夥兒會互相打打招呼,他其實一點也不恨許景富,「他也很努力地生活著!」拿起吉他,他邊把弦刷了下去,「我很感謝小時候有過的那些遭遇。」

 

這時,盧廣仲不像在跟我說話了,倒像對著小時候的自己說,也像對著他阿公、他父親、家族的公嬤叔伯說。「我背負了很多自己,也包含著家人延伸的意識,要帶著各種意念活下去,做些了不起的事!」盧廣仲比出手勢,簡直就像按出了「上上下下左左右右AB」,準備集氣發出一道「邪王炎殺黑龍波」(漫畫《幽遊白書》的超強必殺技)。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幸福行動力 這一年,成為更理想的自己

撰文 :撰文/萬年生 研究員/陳虹宇 日期:2018年02月12日
  • A
  • A
  • A

2018年,你立下新年願望了嗎?打算怎樣達到?
不論是職場、財富、夢想、健康或公益的幸福目標,
跟著史丹佛大學大受歡迎的正向心理學課程,
踏出行動四步驟,就有機會改變,迎來一個全新的自己。

狗年運轉幸運至,二○一八年,你最想達成的新年新希望是什麼?

 

農曆年前夕,《今周刊》與一○四人力銀行合作「新年新希望」網路問卷調查,結果揭曉:「換工作」、「加薪」和「讓自己變快樂」,各以三○%上下的支持度,分居前三高(詳左圖)。

 

 

「前三名,有兩個和大的轉換有關,透露出個人想從過去Improve(改善)自己,到更強烈的change yourself(改變自己)。」趨勢觀察家、輔大民生學院行銷總監李釧如指出,過去,台灣人典型的新年新希望傾向減重、學習新事物或工作生活平衡等小幅度自我改善,但今年人心思變,不只悶到想透過轉職達到較大改變,也更重視壓力下的內在情緒,呼應了《情緒勒索》成為年度暢銷書的趨勢。

 

惰性難敵  25%的人才撐八天就放棄

 

然而,這份問卷同時回顧過去一年台灣人達成新年願望的狀況,其中僅有二六.一%的人敢說自己「大部分達成」或「完全達成」,這代表有七四%受訪者的「去年希望」至今仍然遙不可及。

 

達成率偏低的情況不只發生在台灣,國外亦然。美國知名網路媒體《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近日報導,「根據統計,八○%的新年新希望在二月中便失敗了。」《紐約時報》一篇報導更血淋淋指出,新的一年不過過了八天,就有二五%的人放棄自己的新年新希望,年底時,只有不到一成的人完成所有的新年新希望。

 

 

「改變會有阻力,很正常,每個人都有惰性。」一○四人力銀行副總滕豪林觀察,最終導致失敗的原因,包括目標太模糊、動機與刺激不夠、真正展開行動後沒辦法貫徹,以及過程中未能適時檢討而調整方法等。

 

可是,何以仍有二六%的受訪者,能躋身去年大部分(超過七五%達成)或全部達標的「成功組」,完成了對自己的承諾?

 

進一步分析發現,不同達標程度的受訪者,他們的新年願望差異不大,也就是說,達成與否並非因為願望的難易,反而與「大環境不佳、變化太快」、「太忙碌無法持續」、「曾經嘗試,但失敗」有關,甚至有人是「有目標而沒有行動」(詳上圖)。

 

有趣的是,當問到如何達成今年新希望時,交叉分析發現,不論願望為何,去年低度達標(達成率不及一半)的「失敗組」,選擇「從小事開始一步步達到」的比率,幾乎都比去年的「成功組」更高,兩者相差超過十個百分點是常態;相反地,選擇「已經下定決心,今年一定能達到」的,「成功組」較多、「失敗組」則低。

 

「大家習以為常從小事開始做起可以累積,這是一個陷阱,要行動力不中斷,還是要回到意志力和方法。」李釧如不諱言,如果改變的決心不夠強烈,容易給自己找理由拖延,甚至放棄。

 

但這不是說,從小事開始一步步達到是錯的。而是,光只有這樣的認知是不夠的,要搭配正確行動和方法,才真正對達成目標有幫助。舉例來說,詢問受訪者去年為何沒達到自己許下的新年願望時,失敗組選擇「有目標而沒行動」的比率達二四.六%,普遍比成功組高出近十個百分點。

 

所以在行動前,先要選對小事,並懂得預約、保護執行小事的時段,行動時,即使是小事,也要用意志力與方法支持,不讓生活忙碌成為讓小事難達成的殺手,否則,只要中斷幾次,最後就可能導致失敗。

 

說來容易做來難?的確,但是用對方法就能讓你事半功倍。曾獲選《富比世》全球二十位最具啟發的女性推特作者、獲頒美國史丹佛大學最高榮譽教學獎的健康心理學家麥高尼格(Kelly McGonigal),傳授可輕鬆達成的方法,善用四大步驟,讓改變成真!

 

幸福行動第一步》

設定「更理想的自己」

 

麥高尼格在《Lessons To Achieve Great Results》(中譯本為《史丹佛大學心理學講義》)中強調,這階段的重要心法在於,先思考新的一年,「想成為什麼樣的自己?」目標設定後,接著才是自省,「透過什麼過程才能達成?」「怎樣的選擇是必要的?」「應該強化哪一部分?」

 

這個順序邏輯,解釋了為何單純仰賴「從小事做起」,不見得就能步步為營讓心願達標的原因——只有清楚描繪出「理想的自己」後,你所設定的小事,才是貼合你真正需要的一片片心願拼圖。

 

四十七歲的國都汽車南松江營業所銷售協理鄭有宏,儘管只有高職學歷、也不用臉書,卻連續十六年每年賣逾百輛豐田車,去年更賣破兩百輛,累積銷售近三千輛。這位豐田車的超級業務,他的成功,就和清楚的自我承諾有關。

 

退伍那一年,他二十二歲,戶頭只剩四千元,從高職畢業就沒向家人伸手要錢的他,一心想著快速累積財富,選擇當汽車業務員。

 

一開始,沒學歷、沒經驗,只能靠「拂曉出擊」的拚勁。半夜三點,他就起床,開車到台北圓山,等登山客下山,推銷汽車。當時剛退伍的菜鳥,月薪行情大約一萬七、八千元,但前三個月就賣出十五輛車的他,薪水是四十萬元,「看薪水單,自己嚇到。」

 

(攝影:唐紹航)

 

退伍賣車變超業  25歲賺一棟房

 

鄭有宏透露,他二十五歲就自己捧著七百多萬元現金,買下人生第一棟房。進公司前,從沒出過國的他,也因業績優異,至今獲獎勵出國七、八十次。

 

十多年前,鄭有宏因為想挑戰賣高價車,打算跳槽去外商,已獲錄取的他,被父親一句話點醒。「我爸講,就算你很會釣魚,是世界冠軍,但池塘就是沒魚(指當時受SARS疫情衝擊,進口車一個營業所每月只賣兩輛),我才想哪個魚池比較多魚,發現國產車穩定的市場需求。」他不諱言,過去自己每年約銷售六、七十輛車,只能算中上,沒到頂端,那一刻,他才決定,要把賣豐田車當成終身志業。

 

在「理想的自己」臉譜上,他決定丟掉原本以為自己需要的「換工作」目標,轉而拾起一片「強化自我紀律」的小拼圖,「以前可能我在這裡撈完,要跳其他地方,當我選擇在這終身做長久,就要專心經營,不給自己退路。」至此他心境、態度完全改變,開始衝刺登頂。

 

過去偶爾遲到的他告訴自己,「從今開始不遲到,絕不讓總經理再遇到(我遲到)。」下決心後,他每天一早七點半就到公司,成了最早到的員工,至今十多年不間斷。轉念後,他的行動也更積極,年銷量突破百輛,並以累積銷量破兩千輛、三千輛的新目標,持續挺進。

 

「不論輛數或利潤,都要讓自己一直維持在高峰,就是我最大目標。」許多業務員業績上上下下,鄭有宏卻持續站在高峰,正是對目標的堅持和追求,給了他不斷往前的動力。

 

幸福行動第二步》

逼問自己「為何要做?」

 

一個好目標,一定伴隨行動。麥高尼格指出,你我在行動前,非得反覆逼問自己「為什麼我想要這樣做?」「這樣做有什麼意義?」直到無法再問出更多為什麼為止。這些問題的任務,在於「挖掘出你內心深層動力,不但更能為目標奉獻,也更不容易輕言放棄。」

 

正妹開咖啡館   救助「浪浪」當志業 

 

七年級生、台灣中途咖啡館「浪浪別哭」創辦人譚柔,就是因為一連串的自問自答找到自己真心所往,才能從零開始,堅持完成一趟不被看好的暖心革命。一五年,她和先生剛新婚不久,兩人過去在網路廣告業服務近十年,也從管一人持續進階到管理三十人團隊,事業正準備起飛。

 

「工作除了帶給我們更多權和錢外,究竟還有什麼意義?」「如果生活已經夠好,為什麼還會感到焦慮甚至遺憾?」她常不斷問自己,為何真正靜下來時,心中總感到莫名空虛。

 

當時,夫妻倆已準備好購屋款,從小就喜歡動物的譚柔,計畫有了屬於自己的完整空間後,可以當流浪動物的中途寄養家庭(從街頭到家的中繼站)。因為她發現,既有的中途之家,以「收容所」和「私人狗園」為大宗,由於動物量大,為避免噪音和氣味干擾鄰居,會蓋得離人群遠,最後變成自己養,送不出去,好心要幫流浪貓狗,卻淪為心力交瘁。

 

同時間,夫妻倆來到台北市華陰街參加朋友公司開幕茶會,看到一棟五十年的兩層樓待租老屋。「位於台北車站附近像被遺忘,少人注意、經過,屋子的處境,和繁華城市中,被人冷落遺忘的流浪貓狗一樣。」這讓兩人興起「在市中心為浪浪打造一個中途之家」的想法。

 

他們於是決定推遲買房,把購屋款改投入在市中心打造一個結合流浪貓狗中途之家的咖啡館。「我不想因為房子,一生被綁住,不敢再追求夢想,也不希望老了回頭看,人生只剩上下班。」譚柔說。

 

透過咖啡館場域互動,浪浪別哭一次可幫十二隻流浪貓狗曝光,也讓客人和流浪動物產生連結,打破品種動物才可愛的迷思。此外,愛護流浪貓狗卻沒辦法領養的人,只要消費就能具體支持;而靠咖啡館的獲利,浪浪之家也能永續經營,解決過去只靠愛心,自己卻可能慘兮兮的難題。

 

為避免動物被領養後再度遭棄養,譚柔對有意領養者嚴格把關,除年齡要滿二十五歲,經濟能力穩定,還要填問卷、面試、家訪,領養後須收三千元,用來支持前端負責救援、捕捉、醫療、安置照顧的費用,甚至得簽棄養罰三十萬元的切結書。

 

(攝影:唐紹航)

 

「看到牠們轉變,我就覺得幸福」 

 

兩年多來,浪浪別哭共送養超過兩百隻流浪貓狗,平均找到領養者的時間從兩小時到半年不等。「看到送出去的動物回來玩,看到牠們轉變、領養人也很幸福,我就覺得很幸福。」

 

在不收捐款下,浪浪別哭營運第一年就獲利,去年更成功在線上群眾募資平台取得四三○萬元資金,目前台中、線上分店已陸續開幕。「流浪動物議題愈往南愈嚴重,走出去比較有意義,」譚柔透露,目前台中店客量仍不如台北,等中部站穩,會再南下高雄展店。她也將營收三%捐給流浪動物的結紮計畫,希望從源頭解決問題。

 

浪浪別哭做公益兼顧永續經營的故事,不過是許多透過探詢內在意義,開始展開幸福行動的縮影。

 

事實上麥高尼格就認為,「長遠來看能提升幸福感、提升生活品質,讓自己以心目中理想形象示人,以及接觸較有意義或有趣的事,這三種內在需求,帶來改變的可能較高。」經過反覆詢問為什麼,發掘了更正向的動力,就能產生連結幫助達成變化的自發性動力。

 

幸福行動第三步》

落實執行時程

 

前兩個行動方案,一是釐清自己的真實想望,再來是在執行過程中不斷自問,為自己的心願「再加溫」。有這兩個前提,「從小事著手」才能事半功倍。問題是,你如何聰明設定「日常小事」?

 

從一件小行動開始,正如同百萬暢銷作家凱勒(Gary Kelly)等人著的《成功,從聚焦一件事開始》這本書形容的第一張骨牌般,倒下的骨牌能推倒比它大五○%的下一張骨牌……,從第一張小骨牌開始,帶來大威力。

 

如何找出第一張骨牌?方法是,「從目標設定回溯到現在」。也就是說,從目標達到的時限,假設是五年,從一年、一個月、一周、一日,一步步回推,不斷問自己,必須做好什麼事,才能達成階段目標,直到拆解出答案為止。

 

非耶魯不念  他發燒照去圖書館  

 

九○後、廈門出生的「學霸」李柘遠,十八歲全額獎學金錄取美國耶魯大學,二十二歲,成功入職高盛投資銀行,目前赴美國哈佛商學院攻讀MBA……,成為人生勝利組,一切,都從一個個具體的行動開始。

 

(圖片提供:李柘遠)

 

翻開他的自傳書《不如去闖》,他因為看到一篇對於一位學生獲哈佛、耶魯、史丹佛等名校錄取的報導,心生嚮往,因此在十五歲那年,就設定十八歲要考上最好大學,作為他人生的第一目標。「一旦確立了目標,就要按照制定好的周密計畫一步步執行,拒絕徬徨,毫不拖延。」

 

當其他人還在打混,他已替自己上好發條,高中時他自行約法三章:校內成績至上、課外競賽與活動累積亮點、高三上結束時拚出托福、SAT(美國高考)高分,提前申請大學。

 

為了申請全美前十名大學,他高三時大膽放棄所有中國大學的保送機會,也不參加學校全體補習,九月開始請假在家閉關三十天,準備考試和大學申請資料。每一天,從準備美國高考、準備申請資料兩方面同時開戰,全按表操課。

 

舉例來說,早上八點半,他準時坐在圖書館做題目,中午只給自己半小時午餐休息,下午繼續複習到傍晚六點閉館。晚餐前,跑步半小時醒醒腦,飯後,繼續攻讀難度最大的英文分析閱讀,還讀英文小說練語感,每天保證九個半小時有效複習時間。他甚至把手機停機,替自己創造學習的真空空間。

 

那段期間,他還把MP3放床頭,重複播放英文辭彙音訊,讓一個個單字發音,從聽覺刺激大腦記憶功能區,直到睡去。

 

「這樣的計畫每天執行,風雨無阻,周末不休,一直堅持到上考場那天。」李柘遠說,「從小到大在學習上沒這麼逼過自己,制定計畫後,我沒妥協過一次,就連發燒都堅持……。一個人心中的目標,真的會激出破釜沉舟的魄力,真的可以視一切苦痛為無物。」

 

常有對未來迷惘的大學生,請他給建議,「你的問題主要在於,做得不多而想得太多,」李柘遠認為,對未來最負責任的作法,「用意志力去打敗那個軟弱和渴望安逸的自己,把當下的事一件件做好。」原來,要想當人生勝利組,背後是這樣累積來的。

 

幸福行動第四步》

把目標告訴身邊親友

 

追求希望的行動力,不只靠自己,也可以來自他人助力,麥高尼格就建議,不妨把自己的目標大方告知身邊親友,目的不是要「用別人的眼睛盯自己」,而是可以得到更多人的支持援助。

 

不要小看這股力量,它甚至能讓一朵走向枯萎的花朵重新盛開。

 

三十九歲的肺腺癌第四期患者星希亞,除了自己維持正向心態,就是在醫師、親友和公司支持下,六年來復元情況良好,看不出罹癌。她照常上班,甚至在姊妹淘建議下擬定一項項要完成的「心願清單」,繼續國內外趴趴走。

 

(攝影:吳東岳)

 

「沒辦法選擇遇到什麼事,但可以選擇如何因應,設法改變未來。」星希亞不諱言,她不抽菸、不下廚、搭大眾運輸工具,沒家族病史,竟然還是罹癌,一開始確實難以接受,但「心情是抗病第一步,惟有轉念,用正面積極的態度面對,才能快點學著和疾病共處。」

 

剛罹癌時,聽到醫師跟爸媽宣判「你女兒快不行了」,她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人生是很美好的,我就想要活下去!」哪怕醫學上存活率只有四%,她也沒想過放棄,「還是有人活下來,我還年輕,(存活率)有高機會再往上。」

 

如何讓自己活下去?星希亞除了按部就班接受治療,也多方查詢疾病資訊及成功抗癌案例,接著從治療、生活、飲食、心態等全面多管齊下,一步到位。「快掛掉了,叫我做什麼都可以。」

 

過去她凌晨一點多才睡、飲食不正常,晚上如果過了用餐時間,常常只吃雞排配手搖茶,也沒固定運動,她通通立刻改變,「以前認為賺很多錢、當女強人才會幸福。後來發現人要的其實很簡單,吃飽穿暖、有幾個好朋友、疼愛的家人就是幸福。」

 

病魔激勵她  揪伴環遊世界逐夢

 

早期化療時,她比一般患者提早出現抗藥性,她擔心,當所有治療手段都失效時,恐怕生命也要結束,「我這麼努力了,到底哪裡做錯?」躲在房間大哭一場後,她找朋友聊,對方帶她到郊外接觸大自然,等沉澱後,她再找醫師討論。「找朋友分享,一定要找智者、對的朋友,可以感受到正面,讓你做對的事。」

 

「它(罹癌)是一個驅動力,驅動以前想很久,沒做的事。」星希亞說,心願清單源自一位派駐巴西的朋友,聽到她罹癌,建議她列出想做的事,想陪她完成。

 

「我之前都沒行動,時間有限情況下,就會趕快去做。」她一共寫下四十六個心願,目前完成逾三分之一,今年,她準備挑戰鐵人三項、去土耳其搭熱氣球,還要到冰島看極光,「疾病對我就是驅動力,不然我不會這麼快做完這些事。」

 

星希亞任職的和泰汽車,也給她不少後盾。除了請假在家,薪水照給,主管知道以前是工作狂的她,上班是快樂、有成就感的,還幫她說服她父母可以繼續上班,但考量身體狀況,主動把她調到可自行安排工作行程的專案工作。

 

所以,當我們設好目標、準備行動時,可以試著思考,哪些人和資源可以鼓勵、協助,甚至和自己一起努力達成目標?以星希亞的經驗,除了向醫師尋求專業治療協助,親友和公司都是她可以大方求援的對象,尤其朋友還陪著她一項項圓夢,有極正面的效益。

 

疾病帶來的改變或許沉重,但也提醒我們,不用等到遭受巨大刺激才行動。只要開始,其實最困難的部分已經結束了。

 

 

新的一年,踏出幸福行動力,依著四步驟和行動盤點表(見上表),就有機會達標。你,準備好了嗎?

 

 

 

麥高尼格教你鍛鍊出「意志力肌肉」

把握3個關鍵字:要、不要、想要!

 

史丹佛大學講師麥高尼格把意志力拆分為3元素:「要做什麼」、「不要做什麼」、「想要什麼」。白話地說,就是「要做」那些令你痛苦、但有助於目標達成的事,「不要做」那些讓你遠離目標的誘惑之事;而在要與不要之間的支配力量,則是清楚知道自己的未來「想要什麼」。

 

於是,鍛鍊意志力肌肉,其實就是鍛鍊「想要什麼」的支配強度,讓自己的大腦習慣「用未來決定現在該做的事」。

 

至於練習方式,麥高尼格建議不妨完整記錄一整天的所有行為,回頭檢視「為什麼今天可以拒絕這個誘惑」、「為什麼這次可以小小堅持」,把做決定當下的思緒邏輯印在腦海,成為一種常態性的決定法則,慢慢的,「想要什麼」的支配力也就愈形強大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IBM女副總的「不犧牲」哲學 完美兼顧家庭與事業

撰文 :撰文/萬年生 攝影/唐紹航 日期:2018年02月12日
  • A
  • A
  • A

現年三十八歲的台灣IBM市場行銷暨公共關係處副總經理(即行銷長)高孟華,不只管理三個團隊、近三十人,負責公司行銷策略與市場開發、企業社會責任等重要業務,曾工作忘我到一整天幾乎不吃不喝不上廁所;但另一面,她也是一個四歲小女生和六歲小男生的媽,每周五都接送小孩上空手道課,每周也至少有一天親手製作愛心午餐便當,親子關係經營得妥貼良好。

「可能我的強項在balance(平衡),一直尋求平衡點,」採訪這天,迎面走來的高孟華身形高䠷,一頭烏亮頭髮披在肩後,擁有多重身分的她,臉上洋溢著兼顧工作和家庭的幸福平衡點。

 

其實,她一直是被時間追趕的人。「我不是人生勝利組,一路來都是靠努力。」她父親早逝,身為有兩個弟弟的長女,一直很想趕快出來工作,高中、大學打了十份工,成就動機極強的她,花十年,讓自己一路從台灣IBM實習生進階到最年輕的副總經理。

 

職涯養成過程中,她持續學著拿捏職場和家庭的平衡。最大的掙扎是二○一四年,當時,長官給了她大中華區行銷的外派歷練機會,不要求她搬到北京,可以定期出差往返,但她剛生完女兒才六個月……。

 

「公司其實已經問我第三次,我生完老大時沒這麼做,我知道我會生老二,如果懷孕這樣travel(旅行)會很麻煩。」但這次再提,她明白,公司已釋出最大善意,等了她這麼多年,如果又說不,可能沒有下個機會了,自己也會有遺憾。「小孩那麼小的時候,比起我一直都在,但心不在,對他來講更有意義。」

 

出差堅持最多三晚

縝密排程  是長官愛將也是好媽媽

 

平時孩子由公婆帶,但她和先生取得共識,兩人不能同時出差,一定都要有人陪伴小孩。她選擇周一凌晨出發、周四半夜搭上回台班機,讓她每周一中午前就到中國,周五則在同屬大中華區的台北辦公室上班;對小孩來說,自己每周只有周一到周三,三個晚上不在。

 

「但這件事不是說我先跟老闆講好,時間到了,我一定得走。」儘管當時有和長官溝通自己的規畫,她也不諱言,站在長官角度,還是工作為重,「重點在你怎麼調配,不管到底是禮拜幾飛、禮拜幾到,該在就要在。」

 

有一次,她必須在中國停留兩周,就請媽媽和先生交替,分別先後帶兒子和女兒到北京和她會合,之後先生到上海出差,她自己帶兩個小孩回台,「我所有東西都是plan(計畫)好,身上一個小包包,裝三本護照、三本台胞證,跟一個已經裝好奶粉的奶瓶。」她解釋,如果當時沒這樣處理,會讓小孩有三周沒有父母同時陪在身邊,「希望透過中間各種安排,把這樣的事情減到最低。」

 

一六年初,高孟華結束大中華區行銷工作,回台接下行銷長一職時,她的新老闆先把話說在前頭:「希望不要之後拿小孩很小或家庭當藉口!」她回說「你知道我不會!」原因是,公司願意給這麼大的責任與職位,自己同樣也要有一定程度的體認,不能辜負對方期待。

 

為了同時繼續扮演好媽媽的角色,她給自己訂一個時間,每周五下午五點要去接兒子上空手道課。偶爾被一些事情耽擱,她就請家裡人幫忙,「至少我持續做一件事,讓孩子感受到,這是一個commitment(承諾)。」

 

此外,儘管沒辦法天天準備愛心便當,但她不希望孩子覺得媽媽都沒幫他們煮飯,於是從去年六月兒子上大班開始,她跟學校商量好,每周會有一到兩次帶便當,「這也是一個平衡,重質不重量,在他人生中有感受到,總是有些事情是媽媽有堅持幫他做。」

 

(圖片提供:高孟華)

 

很多人都問高孟華,女性工作者面對職場和家庭該怎麼平衡?她的建議是:「不要有遺憾。」要如何做到?「工作與家庭的平衡,不是說一定是一比一對等,而是怎樣在權重中是平衡的,要拿捏一個剛剛好的感覺。」她解釋,不同角色組成了自己的人生,只要在每個角色中,盡量把自己想做的、能做到的都完成,不管結局為何,至少都經歷了,而不是選擇犧牲任何一方,就沒有遺憾。

 

「愈來愈多身分加在我身上,我會看到更多的自己。」這讓高孟華很享受。

 

「幸福是,可以沒有遺憾去體驗人生!」高孟華這樣相信,也用種種行動,達到了這種平衡狀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