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腸癌指標真有那麼神?來聽台大名醫怎麼說

撰文 :林思宇  日期:2018年02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台灣大腸癌新增人數每年破1萬5000人,連續9年穩坐十大癌症發生率冠軍寶座,加上立委余天的女兒、藝人豬哥亮等罹患大腸癌新聞強力放送,讓人警覺到大腸癌的威脅日增。健檢越來越普遍以後,越來越多人因為腫瘤標記數值高出標準值一點點而跑醫院,偏偏大多數人是虛驚一場,到底怎麼回事?

諮詢/台大醫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邱瀚模

 

Q:我的健檢報告中,CEA數值顯示紅色6ng/mL。慘了,我是不是得到大腸癌?

 

名醫教你這樣看懂大腸癌的腫瘤標記:

 

健檢越來越普遍以後,越來越多人因為腫瘤標記數值高出標準值一點點而跑醫院,偏偏大多數人是虛驚一場,到底怎麼回事?

 

台灣大腸癌新增人數每年破1萬5000人,連續9年穩坐十大癌症發生率冠軍寶座,加上立委余天的女兒、藝人豬哥亮等罹患大腸癌新聞強力放送,讓人警覺到大腸癌的威脅日增。

 

同時在台灣,50歲以上的民眾如果都沒有接受過任何篩檢,一生罹患大腸癌的機會是5%至7%,也就是說每15至20人中就有一位,而定期篩檢的話,大腸癌死亡風險可以下降超過40%。

 

兩個資訊一對,許多民眾誤以為血液腫瘤標記就是篩檢檢查,競相做被視為是大腸癌指標的CEA檢驗;腸胃科門診「患者」中,常見到的是CEA數值高出一點點,但 「患者」已經抱著得到大腸癌的心態就醫。

 

但其實這中間等號並沒有那麼強烈,民眾對於腫瘤標記,千萬不要有太多不切實際的幻想,否則徒增困擾。

 

大腸癌腫瘤標記指數CEA 台大名醫:不適合當第一線篩檢工具

 

台灣大腸癌篩檢權威、台大醫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邱瀚模解釋,CEA(Carcinoembryonic antigen)中文叫做上皮癌胚胎抗原,是大腸癌最常用的腫瘤指數,但是CEA有很多可能,除最常見的抽煙會引起CEA升高外,慢性氣管炎、肝膿瘍、酒精性肝硬化等,也有可能造成CEA 上升;其他如乳癌、胃癌、肺癌、卵巢癌等也有可能會造成CEA上升。

 

由此可知,CEA偏高,原因有很多,邱瀚模說,像有人數值會起起落落的,就比較不像是癌症所致,但如果是一路往上爬,就得小心要做進一步檢查排除重要的可能原因,相對的,當CEA沒有紅字、在正常值範圍內時,也不全然代表就沒有癌症,畢竟早期癌症患者,CEA值多半都是正常的。

 

CEA並不適合當大腸癌第一線篩檢工具,而是扮演臨床偵測癌症手術後是否復發,扮演術後追蹤參考的角色」,邱瀚模強調。

 

既然CEA那麼的不穩定,但早期發現治療效果佳,那我該如何早一點知道?

 

答案卻跌破大家的眼鏡。邱瀚模說,最好的第一線篩檢就是糞便潛血檢查,它對大腸癌的敏感度達八成,遠高於CEA檢查,每2年定期反覆篩檢其實遺漏的情況相當少;目前醫界認為大腸癌最好的篩檢方式也是糞便潛血檢查與大腸鏡檢查。

 

還停留在刻板觀念嗎?要聽專業的話,防癌的方法要對才能真正防到癌!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腫瘤標記檢測指數高 不代表罹癌

撰文 :林思宇 日期:2018年08月0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Shutterstock
  • A
  • A
  • A

醫師表示,這種檢驗方式有其盲點。且當腫瘤還小時,數值也不會高,不易達到早期發現的目的。

「我的健檢報告CEA指數是六,是不是得了大腸癌?」「我的CA72-4是八,是不是得到胃癌?」

 

不少民眾接到健康檢查報告後,人生就變成黑白的,因為腫瘤標記是紅色,高於正常值。診間常有這種被醫師稱為「偽陽性」的民眾,非常焦慮。

 

台大醫院腸胃肝膽科名醫邱瀚模總是不疾不徐地解釋,「我當醫師那麼多年,到現在都還沒看過CA72-4高一點點的人,做完胃鏡後有半個是胃癌」,他也沒看過「CEA高一點點的做完大腸鏡後是大腸癌」,總是說了這樣的話,民眾才如釋重負。

 

對於腫瘤標記,邱瀚模話說得直接,「放火容易滅火難,」他強調,沒有一個腫瘤標記是經過嚴謹的科學證實,連所謂的「正常值」設定都還有待討論,即使是大家健檢最常見的五種癌症標記項目,也是如此。

 

抽菸、肺炎 數值也會高

 

所謂常見的五種癌症標記項目,包括看肝癌的甲種胎兒蛋白(AFP);看大腸癌、胰臟癌、胃癌、肺癌等的癌胚抗原(CEA);看胰臟癌、消化道惡性腫瘤等的癌抗原19-9(CA19-9);看攝護腺癌的攝護腺特異性抗原(PSA);看卵巢癌、子宮內膜癌、肺癌等的癌抗原(CA 125)。

 

一般所謂的「腫瘤標記」,其實指的是「血清腫瘤標記」,這些物質正常細胞比較不會分泌,癌細胞比較容易分泌。但事實上,「高一點點不代表有癌症,正常值也不代表沒有癌症,腫瘤標記其實已被濫用。」癌症名醫、嘉義長庚副院長李冠德語重心長地說。

 

李冠德進一步解釋,如果數值異常的高,當然就代表一定有問題,但是問題在於腫瘤很小的時候,腫瘤標記數值也不會高,亦即這項檢查不容易達到「早期發現」的目的。

 

另外,以CEA為例,肺部感染、支氣管炎、肺炎和抽菸也會高,很多人是發炎,如果是抽菸的人一定會建議先戒菸,有些人戒菸後就降低了。

 

最糟糕的案例,是曾發生過一名老先生CEA數值高一點點,做胃鏡、大腸鏡後都正常,但在肺部找到一個小白點。家屬很緊張,以為不拿掉不行,偏偏切片時不幸發生氣胸,住院後又感染得到敗血症;一連串的併發症,讓原本好好的人瞬間變成嚴重的病人。

 

但事實上,造成肺部小白點原因有很多,有可能是感冒留下的疤痕,也可能是鈣化,定期追蹤即可,家屬卻以腫瘤指標偏高「搭配判讀」,過度放大了其嚴重性。

 

傳統癌症篩檢 無可取代

 

「篩檢最重要是減少死亡率,但腫瘤標記沒辦法有這種功能。」邱瀚模以CA19-9為例說,正常值建議在三十七以下,但就算是數值高達六○、七○的民眾,不但往往找不到胰臟癌,即使是追蹤五年、十年後也是如此;另外像CA125數值略高,可能是骨盆腔發炎,民眾不要過度緊張。

 

但相對的,如果腫瘤指標沒有過高,也不能代表「沒有癌症」。


簡單地說,早期癌症的患者不容易透過腫瘤標記早期發現;而腫瘤標記過高的人卻也鮮少真正罹癌,這正是醫界認為腫瘤標記參考意義有限的原因。

 

但若要追蹤癌症病人接受治療後的療效,腫瘤標記有其有意義,因為癌症病人指數高,做完治療後,指數應該要下降。

 

最後,邱瀚模和李冠德都強調,腫瘤標記不能取代正規的癌症篩檢,也就是民眾不能正餐不吃,只吃零食。以大腸癌為例,最好的篩檢工具是糞便潛血檢查和內視鏡檢查,乳癌是乳房X光攝影和乳房超音波,肺癌則是低劑量電腦斷層。

 

知道原理後,拿到「高一點點的癌症標記」,就別再太緊張了!

 

真

腫瘤標記檢測指數高一點點,其實也不用過度緊張。(達志)

 

熱門文章

腫瘤標記不是萬能 紅字也先別太緊張

撰文 :林思宇  日期:2018年02月23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Q:我的健檢報告有紅字,google一查是腫瘤指標,慘了,我是不是得到xx癌?要開刀化療嗎?

諮詢/台大醫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邱瀚模

 

拜醫療檢驗技術發達所賜,檢驗的項目越來越多,近來流行的「一滴血(或一管血),就知道有沒有癌症!」讓民眾躍躍欲試。但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台大醫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邱瀚模解釋,人體有腫瘤時,癌細胞與正常細胞會分泌不同的物質,一旦這些物質含量升高,就有可能有癌細胞了,這些特殊物質被叫做「腫瘤標記」。醫界將癌症患者與腫瘤患者體內的濃度做統計比較,訂出所謂的基準值範圍,由於檢驗方便,作為癌症病人治療後追蹤使用。

 

生意人頭腦動得快,想到既然可以追蹤癌症有無復發,那也可以來看是否有癌症,在健保壓縮下就成了各醫院另一條生路。只是這條路走到現在卻製造了一些問題,民眾在各健檢中心做完後,看到紅色報告就先緊張起來,等到到醫院做完一連串檢查後,雖然檢查沒事鬆口氣,但也已精疲力竭,心情還是不穩定。

 

腫瘤標記(tumor marker)豐富了健檢項目,但也讓很多人檢查完很緊張,紛紛搶進門診看名醫,希望確診並提早治療。

 

但民眾不知道的是,腫瘤標記數值高不等同於罹患癌症,邱瀚模解釋,腫瘤標記本身與癌症的相對性並不專一,有些雖號稱與某種癌症相關,但特異性過低,許多非癌症因素如發炎或抽煙等,也會影響到數值高低,其他如檢驗方式等都可能影響結果,醫界並不會單以腫瘤標記數值高低用來「確認」是否罹癌,而是作為一個參考,仍需要專科醫師做進一步檢查,才能完整判斷。

 

邱瀚模說,如果癌症在早期時腫瘤標記不會明顯上升,而要等到第三期、第四期時才會有所變化,這種腫瘤標記本身作為篩檢工具意義並不大,畢竟等到癌症第三期、第四期,病人本身就會有症狀去就醫。目前最常拿來篩檢的腫瘤指標是甲種胎兒蛋白(AFP,alpha fetoprotein),特別是高風險族群(罹患B 型或C型肝炎),可再搭配超音波篩檢肝癌。

 

此外,也有民眾以為腫瘤指標都正常,等於沒有癌症。邱瀚模提醒,這也不對,有些癌症的初期,指數不會升高,而其他如體重減輕、食慾不振等其他症狀,也必須由專業醫師判斷是否要進一步檢查。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胰臟癌】CA19-9 = 胰臟癌?台大名醫破解迷思

撰文 :林思宇  日期:2018年02月07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健檢流行後,大多數健檢機構都會做CA19-9腫瘤標記,而網路上許多解讀是與胰臟癌有關,而胰臟癌是目前致死率最高的癌症,美國也預估將2020年時,胰臟癌會從現在的十大癌症死亡率第四名,攀升至第二名;多位名人如世界三大男高音帕華洛帝、前體育主播傅達仁等也深受胰臟癌的折磨。

諮詢/台大醫院內科部暨健康管理中心主治醫師廖偉智

 

Q:一名地方富二代,健檢報告CA19-9數值是40U/mL,呈現紅字,自己上網查詢發現,原來這跟胰臟癌有關,想到自己是家中獨子,馬上致電國外的妹妹語帶哽咽地說「爸媽拜託你了…」。

 

第二天到醫院進一步檢查後,聽完醫師解釋又再打給妹妹說「沒事了」。

 

名醫教你這樣看懂胰臟癌的腫瘤標記:

 

健檢流行後,大多數健檢機構都會做CA19-9腫瘤標記,而網路上許多解讀是與胰臟癌有關,而胰臟癌是目前致死率最高的癌症,美國也預估將2020年時,胰臟癌會從現在的十大癌症死亡率第四名,攀升至第二名;多位名人如世界三大男高音帕華洛帝、前體育主播傅達仁等也深受胰臟癌的折磨。

 

偏偏胰臟癌治療上並無顯著的進步,患者癒後非常差,確診後只有不到兩成的人可以開刀,而開刀患者中又有80%的人會復發,因此嚇壞一大票人,有人甚至到門診講不到幾句話就哭出來了,但實際上CA19-9與胰臟癌畫上等號有點草率了 。

 

CA19-9到底是什麼?它是時下最夯的檢驗「腫瘤標記」中的一項,臨床醫師應用在追蹤胰臟癌患者是否復發的指標。健檢機構則倒過來將此作為檢驗是否有胰臟癌的指標工具,但也因為CA19-9偽陽性比率很高,讓很多人虛驚一場。

 

主因在於CA19-9數值升高有很多原因,從專科醫師門診經驗來看,健檢CA19-9高的人,若在做完腹部超音波後沒有發現胰臟有任何異常狀況,本身也無胰臟疾病個人病史或家族史,則絕大多數都不是胰臟癌的患者。

 

韓國曾經有個超過七萬人的大規模研究顯示,沒有症狀的健康人,CA19-9超過37U/Ml證實有胰臟癌的僅有0.9%,這也告訴民眾看到報告時,先不要過度焦慮與緊張。

 

台大醫院內科部暨健康管理中心主治醫師廖偉智解釋,數值高有可能是實驗室值誤差,也有可能有人本身體質CA 19-9就略高,就是所謂的CA19-9「正常值」37U/mL是大數據統計平均值,但每個人的體質不同,數值會有些微差異;再者,許多非癌症因素也會導致CA19-9升高,臨床上遇到最多是年輕女性數值稍微高一點點,轉診婦科後發現是卵巢囊腫、子宮肌瘤等問題,其他如膽管阻塞、膽結石的人,CA19-9也會高,治療後開完刀後就降下來。

 

CA19-9數值高 也有可能是罹患胃癌、大腸癌、膽囊癌等癌症

 

此外,CA 19-9數值偏高也可能是其他癌症問題。廖偉智說,胰臟癌患者常會伴隨黃疸、體重減輕、腹痛等症狀,且大部份患者年齡在60歲以上;除胰臟癌外,CA 19-9高也可能是胃癌、大腸癌、膽管癌、膽囊癌,壺腹癌甚至肺癌等。

 

相對的,CA 19-9正常不代表就一定沒有胰臟癌,廖偉智提醒,腫瘤還小的時候,CA 19-9未必會高。

 

廖偉智強調,由於CA19-9偽陽性機會高,胰臟癌發病率較大腸癌、肺癌等癌症低, 加上小的胰臟癌可能要核磁共振(MRI)加內視鏡超音波才能偵測到,前者雖可以對整體胰臟作詳細檢查,但價格昂貴,後者可以看到小於1公分的腫瘤,但此為侵入性檢查,不適合當健檢工具,只會建議胰臟癌的高風險群(如胰臟癌家族史、特定基因突變的帶原者、遺傳性胰臟炎患者等)定期檢查,並不建議一般民眾篩檢胰臟癌。

 

比健檢更好對付胰臟癌的方式,就是從根本預防胰臟癌的產生。從目前醫界所認知的危險因子當中,廖偉智建議你可以這麼做:

 

(1)戒菸(有1/4胰臟癌患者病因為此)

 

(2)避免肥胖

 

(3)控制血糖(糖尿病超過5年,胰臟癌風險增加2倍)

 

(4)均衡飲食

 

(5)規律運動

 

(6)不要過度飲酒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別讓肝癌奪命 名醫教你看懂肝癌的腫瘤標記

撰文 :林思宇  日期:2018年01月25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肝癌患者大多一開始「沒感覺」,發現已經末期,讓患者與家屬感到疾病的心狠手辣,但也不是就沒輒。

諮詢/台灣大學醫學院名譽教授、好心肝基金會董事長許金川

 

Q:James健檢報告顯示,胎兒蛋白400ng/ml,呈現紅字,是不是等於有肝癌?

 

Q: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藝人安鈞燦等都因肝癌過世,當時安鈞璨過世時年僅32歲,得了肝癌真的就只能束手無策嗎?

 

肝癌患者大多一開始「沒感覺」,發現已經末期,讓患者與家屬感到疾病的心狠手辣,但也不是就沒輒。

 

台灣大學醫學院名譽教授、好心肝基金會董事長許金川是肝癌治療的名醫,長年推動全民的肝病防治,他感嘆,每每在診間病人檢查完是肝癌,都深受打擊,因為感覺「人都好好的」,一不舒服卻是如此嚴重的疾病,看在醫師眼裡也很痛心。

 

肝癌末期雖然可怕,但醫界對付早期肝癌可是很有信心,而知道早期肝癌並不困難,許金川提醒,只要每年驗甲型胎兒蛋白(AFP,簡稱胎兒蛋白),加上肝膽腸胃科專科醫師所做肝臟超音波把關,早期肝癌就很難逃出如來佛的手掌心,大概只剩下1%的早期肝癌沒被發現。

 

胎兒蛋白指數是判別肝癌指標 指數高就有問題

 

胎兒蛋白是一種由胎兒腸胃道、卵黃囊及肝臟所分泌的球蛋白,會經過羊水通過胎盤到達母體,因此懷孕中的婦女胎兒蛋白也會上升,胎兒出生後,血中濃度會快速下降,但若有肝癌,肝臟又會分泌這種蛋白質,造成數值上升。這樣的特性,讓胎兒蛋白成為醫界用來篩檢肝癌的工具。

 

那如果檢查結果胎兒蛋白指數過高?到底該如何解讀,這是許多人在看健檢報告最疑惑的問題。許金川說,用來看肝癌的胎兒蛋白,由於敏感度夠、特異性高,是癌症指標中最好的一個,一般正常應是小於20ng/ml,數值高就有問題

 

許金川解釋,胎兒蛋白數值高,95%以上是肝癌,但若胎兒蛋白指數不高,不代表就一定沒有肝癌,1/3早期肝癌(腫瘤3公分以下)及15%肝癌末期患者,胎兒蛋白指數不會高

 

現在各大醫院的健檢項目中,都有包含胎兒蛋白,但最陽春的體檢,並沒有包含胎兒蛋白在內,民眾須留意。

 

另外,民眾最容易搞混的是,胎兒蛋白是藉由抽血來檢驗,但別以為抽血檢查就有包含胎兒蛋白。

 

指數低未必完全沒問題 需再搭配肝臟超音波

 

一名50多歲的婦人,捐血20幾年,每次捐血前都有抽血檢查,結果都沒問題;有次肚子痛就醫,診斷發現是10 幾公分的肝癌腫瘤破裂出血,幸好還可以開刀。

 

另有民眾以為肝指數正常,就表示肝臟沒有問題,或也有民眾說自己體力很好,肝應該也很好,許金川澄清,這是不對的,還是有可能是肝硬化或肝癌,早期肝癌基本上民眾很難感覺出來。

 

但驗了胎兒蛋白還不夠,許金川說,還要加上肝膽腸胃科醫師所做的肝臟超音波才完整。

 

由於台灣是1986年才全面施打B型肝炎疫苗,1986年以前的中華民國國民都可能是肝炎、肝硬化與肝癌的患者,許金川呼籲,不管是否已經移民到國外,一定要每年做檢查,而已經有B型肝炎與C型肝炎的患者,更是要半年檢查一次。

 

至於有B型肝炎抗體的人,是否也需每年檢查?許金川表示,除非抗體是打疫苗產生的,否則基本上以前都曾經是B肝帶原者,肝臟基本上都曾經因受過B肝的感染而發生質變,有發生肝癌的機會,因此建議仍應每一年做一次腹部超音波檢查及抽血檢驗胎兒蛋白。

 

如果不是肝炎患者,這些檢查需要自費,胎兒蛋白自費檢查約300元,肝臟超音波自費約1200元。這兩項檢查一年一次,而且確保肝臟沒問題,該不該做應該不難決定。

 

肝癌檢查常見迷思:

 

◎ 肝指數正常=肝臟沒問題(X) →  可能肝硬化、肝癌

◎  超音波正常=沒有肝癌(X) → 須由專科醫師所做才保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一滴血找出肝癌高危險群!蘇益仁用30年研發檢測晶片

撰文 :燕珍宜 日期:2016年05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攝影/蔡世豪
  • A
  • A
  • A

究竟哪些B肝帶原者會惡化為肝癌?歷經三十年鍥而不捨地追蹤,抗SARS英雄、疾管局前局長蘇益仁,終於破解這謎團,答案就在pre-S基因裡,並開發出全球第一款預防肝癌的新藥。

還記得嗎?藝人安鈞璨僅三十一歲的年輕生命因肝癌驟然過世,引起各界遺憾不捨,但更令人震驚的是,他從發現肝癌復發到驟逝的過程,只有短短兩星期。


這是肝癌令人害怕的地方,一旦發現大多為末期,因此加重治療的困難度。其中,B型肝炎更是肝癌的頭號殺手,台灣B型肝炎帶原者高達三百萬人,成為肝癌的不定時炸彈。


B型肝炎病毒究竟如何轉化為癌症?如何破壞肝正常細胞?如何促進肝細胞不正常增生?簡言之,究竟哪些B肝帶原者會惡化為肝癌?這個問題一直是醫學世紀之謎,國內外無數專家學者投入畢生精力,卻一直遲遲無人能解答。


重大突破!
B肝表面抗原突變 容易致癌


直至有一個人,歷經三十年鍥而不捨地追蹤,終於破解這個困擾醫界長久的謎團,拼湊出B型肝炎導致肝癌的完整圖像。這項大突破的核心人物,就是抗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英雄、疾管局(已改制疾管署)前局長,現為國衛院特聘研究員與南台科技大學講座教授蘇益仁。


他發現,B肝導致肝癌的世紀之謎,答案就在B型肝炎病毒表面抗原的一段基因序列── 表面抗原突變株(pre-S mutant)。Pre-S作為危險前驅因子,一旦出現突變缺損,會累積在負責細胞內物質運輸的內質網,引起細胞壓力,並呈現毛玻璃肝細胞。


最近韓國的研究顯示,B肝帶原者罹患肝癌的機率,比一般沒帶原者增加六成,肝硬化的風險則增加三倍。反之,若未帶有此基因突變者,罹患肝癌的風險則僅有五%至一○%,台大高嘉宏教授及高雄長庚陳建宏醫師的研究,也都證明這個發現。B肝致癌的隱形凶手終於現形,成為肝癌防治上的大突破!


如今,蘇益仁和成功大學醫學檢驗生物技術學系教授黃溫雅合作,已經順利開發出pre-S檢測晶片,並技轉給普生成功上市。透過檢測晶片,只需不到一西西的血液,就可以得知B肝帶原者是否帶有pre-S突變。一旦驗出pre-S,蘇益仁建議患者應該提高回診頻率,並在醫師評估下調整治療策略,減少肝硬化、肝癌風險。


從過去的研究顯示,B肝帶原者罹患肝癌機率,最高可達常人的一五○倍,倘若B肝帶原者擁有pre-S突變,罹患肝癌的機率,將大增至二五○倍。


更棘手的是,蘇益仁從最新研究中發現,過去認為B肝患者一旦e抗原呈陰性反應,e抗體轉陽性,B肝就已痊癒了;但事實上並非如此,其中仍有相當高的比例會演變成肝癌。

 

一度中斷!
轉研究淋巴瘤 成國際權威


而且,許多四十歲以上帶原者,使用抗病毒藥物治療卻無效,血中表面抗原持久不退,蘇益仁和成大附設醫院病理部臨床病理科主任蔡弘文的研究也發現:「這些病患也同樣帶有pre-S突變及肝內出現毛玻璃肝細胞,抗病毒藥物治療無效,並且是肝癌發生的高危險群。」此研究已刊登於今年《腫瘤標靶》期刊(Oncotarget),健保署正考慮將其列為治療準則。


「許多B、C型肝炎的患者認為沒有症狀,追蹤一、兩次後就不見了,但再次就醫時,可能已經發展成肝癌。」台大醫學院名譽教授、好心肝基金會總執行長楊培銘說明。由於目前台灣B型肝炎帶原者高達三百萬人,未接受醫院確診人數,估計應該更多,其中,不但許多未長期追蹤,若又帶有pre-S突變,儼然是罹癌高危險群。


場景回到三十年前,當時還在念博士班的蘇益仁,手上正好有一批B肝病患的肝組織切片檢體。從中他發現一個詭譎的現象,有一坨一坨、像毛毛蟲一樣群聚的毛玻璃肝細胞,疑似為癌細胞前期增生的現象。


這現象讓蘇益仁好奇不已,喜歡追根究柢的他如獲至寶。但是無奈此研究也引起某教授的興趣,蘇益仁的研究被迫中斷,自此改變論文方向,轉而研究淋巴瘤。


「上帝關了一扇窗,必定開啟另一道門」,沒想到原本的阻礙,反而促成蘇益仁在淋巴瘤領域發光發熱,成為國際級EB病毒與T細胞淋巴瘤權威,世界衛生組織的國際淋巴癌研究小組,更邀請他成為二十五位專家委員之一。此小組每年開會的報告,還被列為全球準則。

 


念念不忘!
再度檢視文獻仍未解 立志解密


雖然已經是國際淋巴瘤病理學大師級人物,蘇益仁卻依然對三十年前的「好奇」念念不忘。他再度檢視文獻,發現他在一九八六年所提出的問題,仍未獲得解答,當年的教授,僅是保守地將「毛毛蟲」增生現象予以描述,未有更進一步研究。


反而是蘇益仁,這位來自台南鄉下、僅有三十戶人家的貧窮小農村,父母沒念過書的研究者,追隨初衷,帶著對謎團未解的好奇心,在九八年重燃鬥志,決心揪出B肝背後的致癌元凶。
這條B肝解密的道路充滿坎坷,並未因為蘇益仁成為國際權威,而變得比較順遂。


二○○○年,蘇益仁成為全球第一位提出「pre-S突變是肝癌前驅細胞」的學者。但他在國內發表相關研究時,坐在台下的國內肝病權威大老,卻曾毫不客氣地回嗆:「我不相信你的研究!」
當時,沒有人相信被認為不具重要功能pre-S,表面抗原會是致癌蛋白。顛覆傳統認知的研究得不到認同,讓蘇益仁申請國科會的經費,連續三年都被打回票。


即使研究經費拮据,不斷遭遇四周質疑與嘲諷的眼光,蘇益仁仍不放棄,他堅持到底的精神,也吸引年輕後輩加入一起奮戰。


甫獲得「台灣傑出女科學家獎」(由吳健雄學術基金會、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和台灣萊雅共同主辦)的清華大學生命科學院分子與細胞生物研究所副教授王慧菁,當年還是博士班學生時,就被他的堅持與魄力所感動,「追隨著一起投入國病肝癌的研究」。


「依他在淋巴瘤領域神一般的存在,實在無須卑屈地堅持做pre-S的研究。但話說回來,如果沒有他的擇善固執,就不會有今日這些成果。」王慧菁抱不平地說道。


蘇益仁的堅持,不僅吸引王慧菁的追隨,也引起國際醫學界注意,美、日、韓等學者專家紛紛接力投入pre-S的研究,結果也都支持蘇益仁的發現。後來,甚至連當年質疑他的大老也轉變態度,在肝病年會邀請蘇益仁演講關於pre-S的研究。


開發新藥!
已完成動物實驗 成效良好


蘇益仁的人生經歷與訓練,有別於傳統高高在上的醫科生,由於家境不好,他從小就嘗試過各種不同的生活。


蘇益仁曾當過記者,寫過三年社論,也因很早接觸社會各種現實,因此不畏權威、自由無框架的他,卻同時很務實地走出他的科學創新路。


肝癌高居癌症第二大死因,主因之一就是目前肝癌標靶藥物的療效仍不盡理想,只能延長存活期三個月。如果B肝帶原者能夠透過檢測,了解自身是否帶有pre-S突變基因,有利於後續追蹤治療。


目前,蘇益仁正著手投入pre-S基因突變相關的三款新藥開發,其中,創先例地首度將白藜蘆醇和薊草(silymarin)合併,目前已經完成動物實驗。若開發成功,將是全球第一款預防肝癌的藥物!


實驗結果顯示,將白藜蘆醇與薊草合併,在動物模式中可以抑制癌細胞高達九○%。前者是存在於紅葡萄的外皮及紅酒中的一種多酚類化合物,除了能激發長壽基因Sir2,而被喻為「仙丹」,也有抑制癌細胞的功效;後者則是歷史悠久著名的治療肝病的藥物。 


「二十年才磨一劍。」從青年到白髮,蘇益仁即使歷經噓聲打壓,仍誓言絕不放棄。「科學研究是一條孤獨的漫漫長路,只能默默地堅持下去,直到看見陽光。」幸好有他的堅持,才能為肝癌研究帶來曙光與希望。

 

蘇益仁

現職:南台科技大學生物科技系講座教授、 國家衛生研究院特聘研究員

經歷:成大醫學院暨附設醫院研究副院長、 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所長、 衛生署疾病管制局局長

學歷:台大醫學院病理學博士

成就: 1.1997年榮任WHO國際淋巴瘤研究小組代表長達十年。 2.長期投入越南第一兒童醫院,協助提升醫療技術,獲越南政府頒授胡志明「人道關懷獎章」及胡志明市榮譽市民殊榮。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