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照顧者後才明白...面對生命無常,沒把握,就好好把握!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8年03月0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最近參與了家總(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辦的「喘息星期四」讀書會,看到許多長輩一起來談書,聊照顧人的生活,感受非常多樣,唯一缺的是冷淡。

文/盧建彰

 

有些淚水,就像泉水被自然召喚般,緩緩地湧出,可是,並不覺得悲悽,只感到淚水是有溫度,是溫暖的。

 

有些笑聲,就像在深山的林間鳥鳴,輕輕地傳來,細細小小聲的,卻絕不錯過,因為那都是明白彼此在幽微間看到光亮的喜悅。

 

照顧家人需要喘息

自我要求不必完美

 

我看著眼前許多年長的夥伴,卻也是長照生活的新生,可能剛開始接觸到家人生病需要照顧,也開始意識到,照顧者自己有時也需要被照顧,不管是在心理上或者時間上,也都需要有喘息的機會。

 

過去的工作經驗,常會讓我們相信認真就會有回報,努力就能改變現實。只是,當面對照顧長輩時,不免會有種失望的感覺,因為很少會有長輩身體越來越好的狀況。於是,疲憊加上失落感,便成為新的課題,比當年進入職場當新鮮人還多些迷惘困惑。

 

不過,我想,也許也不要有太多壓力,不要覺得一定得樣樣精通,更不要覺得照顧長輩就得十全十美、無微不至,總是會有我們還不懂的生命奧祕,總是會有我們還不理解的關係互動,總是還有我們還沒碰觸的人生祕境。

 

也許不是那麼容易走過,但也不需要急著想考一百分,畢竟,面對生命的大神,誰都得謙卑一些。

 

我猜,感到迷惘,也是人生的一種樣式,或許,在教我們「活到老學到老」吧!

 

喘息咖啡讓心休息

感謝家人是人生導遊

 

不需要永遠都很用力,懂得適時地喘息一下,和朋友、夥伴交換生活心得,相互取個暖,沒什麼好丟臉的。在這世上,永遠很堅強的,叫做石頭,而作為一個人,我們每顆心都是柔軟有溫度的。

 

我喜歡家總提出的「喘息咖啡」概念,一杯掛耳包咖啡,讓你可以找另一位朋友,坐下來聊一聊。喝杯咖啡的時間,讓對方可以有所抒發,不需要過度的教導對方如何照顧家人,只需要跟咖啡一樣有溫度的傾聽,並適時地肯定、鼓勵對方。

 

說起來,當我們脫離學校之後,很少得到讚許,就算在公司,有了點年歲的人,也多半是鼓勵別人的那方,自己反倒少了很多被認同、嘉許的機會。

 

讓彼此能夠有所寬慰,讓彼此在滿滿的照顧時間外,有喘一口氣的空間,我想是很不錯的想法。

 

像這樣不一樣的思維,其實有許多還值得我們去學習和實行,說來不也該謝謝生病的家人,才讓我們有機會比過往的自己多一些不一樣的人生經驗嗎?

 

這跟出國旅行一樣,一樣要花錢,一樣有許多未知,一樣也可能伴著恐懼,但也一樣能給我們不同的體驗。這樣說起來,生病的家人也算是另類的人生導遊呢!哈哈!

 

《松鼠之家》關懷失智

與家人重新創造美好記憶

 

前陣子,照顧我母親的醫生白明奇醫師又出了本新書《松鼠之家:失智症大地》,書裡充滿他多年來見到、碰觸到的故事,除了溫暖輕柔,叫人心暖暖外,更有許多專業醫學知識,好讓人理解這個全新的人生領域。

 

是呀!過去為了孩子教養,都會多買個幾本書,現在也更該為年老長輩的照顧,買幾本好書來認識。畢竟,紙漿大漲了,該搶的,應該是更有價值的書吧!

 

白醫師不愧是位詩人,「松鼠之家」這書名充滿了詩意,來自於一部法國電影,是鄉間的一家療養院的名字,裡頭住了許多病人,並由此而發生了許多揪心的故事。白醫師援引這名,作為他的第三本失智症著作,也可以看出他醫治的不單是病症,著眼更多的是人心和生命關係。

 

讀他書裡的故事,總給我陽光般的和煦感,不是因為充滿光明,而是那種體諒,無比的彰顯了人性的光輝,那安慰了我,也更讓我對家人的處境有另一種解讀。

 

從事創意工作的我,必須說,對生命有另一番體會,那就是創意。如果刻板的認定眼前的狀態就只是個悲哀,不只是對患病的家人不公平,某種程度來說,也是缺乏創意哦!試著寬慰彼此,並且在遺忘、不捨中,積極地重新創造新的記憶,也是美好。

 

有些東西忘記了沒關係,你們要有信心,可以再創造屬於你們新的故事,而那才證明你們活著。

 

失智提醒把握當下

手心記憶熱度不減

 

無獨有偶,我也在最近拍了一支和失智症相關的片子。

 

我常覺得失智症是種充滿詩意的病症,雖然許多時候確實有很多的不捨和鼻酸,但總覺得那種記憶不由自主的喪失,和藝術創作的珍貴相像,彷彿都在提醒人,要多多把握當下,並且用心在每一刻裡。也只有如此,活才是真的活,生才是真的生。

 

一如藝術作品,美好的記憶總是照亮了時間洪流裡黑暗的角落,多數時候,我們的生活充滿了柴米油鹽,也可能是些奸險可怖,耗費了我們許多精力、時間,之後回想卻沒有太多值得記憶。

 

我們的工作是為了家人,而家人終究才是我們最重要的工作。

 

我藉由一段失智症父女的故事,好去講述故宮博物院裡收藏的不只是文物,而是記憶。雖然某些東西會被時間給沖刷消逝,但是,只要在意就有意義。

 

就如同父母過往牽著我們的手心,不管過了多少年,這溫熱無比的記憶,始終熱度不變,只要緊握就不會忘記,就能抵擋無情的世界。

 

生命無常珍惜家人

沒把握更要好好把握

 

渾噩的生活,我們都過得太多,有時是生活所逼迫,但也很多是我們自我放棄。

 

既然你我有這個奇妙的機緣,讓你可以看到這些我暫時放下家人、勉力寫出的文字,好不好,你也去把你的家人捧起,聊個兩句?

 

這樣也不枉費我拒絕我女兒找我玩煮飯遊戲的邀約,在這應屬於她的時間,我卻將這時間獻給了你,寫下雖不珍貴但頗為用力的幾個字。

 

面對無常,我們誰都沒有把握。

 

面對感情,我們誰都可以好好把握。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遇失智長輩反覆問路,民眾冷漠離開!小S籲打造友善社會

撰文 :林芷揚 日期:2018年02月27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屏東基督教醫院
  • A
  • A
  • A

如果在路上遇到失智症長輩迷路,你會怎麼做?街頭實驗發現,多數民眾冷漠離開!許多失智症患者曾遭受不友善對待,家屬多半不敢讓長輩出門。藝人小S的奶奶也有失智現象,小S站出來呼籲民眾關心失智族群,為他們打造友善環境。

屏東基督教醫院與7-ELEVEN合作,拍攝街頭實驗影片,測試路人遇到失智症長輩反覆問路、認錯人時的反應,結果多數民眾害怕閃避、冷漠離開,甚至不耐煩地拒絕,並沒有採取實際行動、伸出援手。

 

研究推估,台灣目前有26萬失智人口,2031年時將達到47萬人,等於每100人當中就有2人以上失智,偏鄉的失智症盛行率為14%,更是都會區的2倍。

 

失智長輩越來越多,民眾卻普遍對失智症不了解,以至於不願意提供幫助或不友善地對待。

 

屏東基督教醫院臨床心理師林勇勝表示,曾有失智症家屬告訴他,某次帶失智症長輩搭計程車時,因長輩行動緩慢,而且需要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協助上車,引起司機不耐煩,聽聞長輩是失智者後說:「那還帶出來!」令家屬相當沮喪。

 

屏東基督教醫院臨床心理師林勇勝說明失智患者常見症狀與家屬經驗。(圖/屏東基督教醫院提供)

 

另一方面,屏東基督教醫院調查發現,家屬不敢讓長輩出門的三大恐懼來自於:迷路回不了家、擔心出意外、害怕被欺騙。

 

負責照顧失智症婆婆的林小姐表示,婆婆過去還能自己搭火車從屏東回基隆老家,返回屏東後,身上的錢卻全都不見,家人擔心可能是遇到有心人士欺騙,因此不敢讓婆婆單獨出遠門。

 

家屬林小姐專職照顧失智的婆婆,從剛開始對失智症不了解,到現在已經相當熟悉照顧與溝通的技巧,與婆婆感情十分融洽。(圖/林芷揚攝影)

 

婆婆很容易重覆購物,也不記得日期,常常以為要過端午節,2小時內重複買了好幾次粽子;也曾經一個下午就跑好幾次菜市場,買了好幾顆花椰菜或高麗菜回家,卻不見店家善意提醒或詢問。後來,林小姐向店家說明情況,請他們幫忙提醒,情況才有改善。

 

屏東基督教醫院與7-ELEVEN合作推廣「及早救智」計畫,藝人小S現身力挺並呼籲社會關懷失智症。(圖/屏東基督教醫院提供)

 

藝人小S的奶奶也患有失智症,從一開始叫錯兒孫名字,到後來直接說「我管他們叫什麼!」奶奶完全不認得自己,令小S感到很心酸;她也提到萬一有一天罹患失智症,希望女兒們對她說話時可以多一點耐心,不要不耐煩,否則自己心裡肯定會很難過。

 

由於社會大眾對失智症認識不足,進而不知道該如何協助他們,小S呼籲民眾對失智者多一些了解和溫柔,並支持「及早救智」計畫,投下零錢就能幫助偏鄉失智長輩,讓社會多一點溫暖和友善。

 

街頭實驗影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父要不要急救?那一夜我好煎熬...侯昌明告白:你要過得比他更好!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2月2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侯昌明臉書
  • A
  • A
  • A

編按:侯昌明父親罹患失智症22年,於2019年2月14日過世。媒體報導,侯昌明表示父親當天下午開始嘔吐、腹瀉,情況緊急,救護車抵達家中約5分鐘後,父親就已沒了呼吸。救護人員詢問是否需要急救,侯昌明因擔心父親肋骨斷裂,決定放棄急救。

14日當晚,侯昌明在臉書發文表達哀痛心情,提到「當我得到金鐘獎,你卻已失智多年/當我有能力改善生活,你卻已不認得我/當我還想再多看著你說說話,你卻決定到天上當天使」文末,侯昌明對父親說「爸 你放心的去/放心的去找媽 找兄弟姐妹/這裡 有我」,令人鼻酸。

事實上,侯昌明在去年一場長照講座分享照顧者心聲時,就曾提到對於是否急救父親的糾結心情:「到底要不要急救?那夜我好煎熬。但急救,是為了滿足我自己,還是真的對爸爸好?」

文/小虎文

 

「照顧者要比被照顧者過得更好,只有你有能力時,你才能幫助到他。」照顧逾二十年,漫長的日子以來,辛苦難過誰沒有?可是,照顧者絕不能因此忽略自己的身心狀況。現在侯家的照顧網,不只是家庭照顧者,他們會善用資源,請看護、請居服,也請住在樓下的哥哥協助幫忙看顧,絕不一個人獨自承擔。

 

在人前總是帶給觀眾歡笑的藝人侯昌明,活力四射和靈活的臨場反應,是他帶給人的長期印象,可是在人後,他有一位六十多歲就發現失智症的老父親,照顧已逾二十年,照顧家庭遇到的困惑、難題、抉擇,他每一步都經歷過。



在龍巖舉辦的「堅持陪伴的力量.長照」講座中,侯昌明分享給照顧者的經驗,除了「心臟要強」、「肩膀要厚」,別忘了照顧者要比被照顧者過得更好!因為,你的人生比他還長。

 

二十餘年的照顧過程,他是如何走過來的呢?

 

笑稱父親「金魚腦」,用「練肖話」轉移注意力



確診為失智症的老父親,不僅一天會重複地問同一個問題,在漫長的照顧生涯裡,也出現了更多的失智症狀和精神病行為。

 

例如,他忘了自己的老婆已經過世了,問侯昌明:「老婆去哪了呢?」一開始侯昌明還會如實回應父親:「媽已經不在了,已經過世了。」,他一聽到後,眼淚便掉了下來;但過了幾分鐘,他又問侯昌明:「老婆去哪了呢?」



哭著哭著,又忘了,罹患失智症的父親,反覆沈溺在悲傷裡。這時侯昌明知道不能再這樣回答了,侯昌明便回答:「媽媽去美國玩了,玩得好開心,美國好多帥哥,媽媽開心到都不想回來了。」、「這樣呀,好好。」父親似乎安心許多。

 

接著,他也忘記侯昌明是他的兒子,把他當成了弟弟。侯昌明也機警地回應:「哥,好久不見了,你怎麼越變越年輕。」在侯昌明「練肖話」的引導下,自己與父親不再被困在回憶的迷宮裡。



你發現了嗎?侯昌明把握了一個與失智症長者相處的重要原則:順應問題不反駁,並且轉移注意力。

 

當父親開始有「妄想」的症狀後,經常引起許多的誤會,因此侯昌明說照顧者的心臟要強,除了要即時處理父親的緊急狀態,也要回應其他不了解、不諒解的家人。



侯昌明憶及,父親有次說:「我保險箱裡面的東西不見了!」大家風塵僕僕地陪著父親去銀行確認,打開保險箱後,沒有一樣不見的;父親淡淡地說:「歹徒又放回來了。」而當大家一出銀行門口,父親又開始嚷嚷:「我保險箱裡面的東西不見了!」遠嫁日本的姊姊也在旁邊,親身經歷,才知道原來照顧失智症有那麼困難。

 

照顧者最困難的決定:到底要不要急救?


父親確診時,正值侯昌明事業剛起飛,而父親中風急診時,侯昌明的事業已經在另一高峰。當醫師問他:「是否要急救?」侯昌明也與所有照顧者一樣,很難很難下決定。



「到底要不要急救?那夜我好煎熬。但急救,是為了滿足我自己,還是真的對爸爸好?」侯昌明說,隔兩天自己就要在廣播金鐘獎上陣擔任主持人,他只能讓自己面對,親情的羈絆讓他好難受,照顧者的每一個決定下的煎熬,他深深刻刻都感同身受;無論是照顧前期、中期,或是後期,所有的快樂苦澀,他都一一品嘗,於是他在最後和大家分享一個重要原則:



「照顧者要比被照顧者過得更好,只有你有能力時,你才能幫助到他。」照顧逾二十年,漫長的日子以來,辛苦難過誰沒有?可是,照顧者絕不能因此忽略自己的身心狀況。



現在侯家的照顧網,不只是家庭照顧者,他們會善用資源,請看護、請居服,也請住在樓下的哥哥協助幫忙看顧,絕不一個人獨自承擔。



「別忘了,你的人生比他還長。」侯昌明最後如此說。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你是小三!」「我的錢被偷了!」失智常妄想,如何應對?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2月21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這個狐狸精,給我滾遠一點!」印尼籍的女看護就這樣默默的離開了,這是美華趕跑的第2個看護了—3天都沒做滿。

美華原本就有小中風,去年又初步判斷有失智症狀,家人為減輕照顧的負擔,請了看護到家中幫忙。但一開始就遇到麻煩,因為美華對女性看護非常不信任,總認為對方會勾引自己丈夫,只要看到她跟丈夫稍有接近,就開始大吵大鬧,看護根本做不下去。

 

照服員麗安在平台上接案時,美華的家人已跟她說明了這個狀況,麗安雖然有些猶豫,最後還是答應了。

 

到了美華家之後,麗安從兩方面來克服這個問題,首先是積極建立兩者的關係,除了盡量處於美華身邊,並且時時找機會跟她聊天,任何舉動也都會先跟美華說明後才進行;消極的部分,盡量不接近美華的先生,尤其在美華視線內避免跟他交談。如此一來,美華就找不到機會「發作」了。

 

除了「嫉妒」妄想,美華也常常發現自己的錢財少了,並認定有人偷了她的錢。事實上,美華在家人不注意或不知情時,常常自己跑到附近診所看病,但事後都會忘了有付醫藥費這件事,一看到錢包的錢少了,就大聲嚷嚷「誰偷我的錢」。

 

麗安來了之後,當然也知道美華自己偷跑去看病的狀況,但她不動聲色,若無其事地跟美華去診所,一方面了解看診的狀況,另外也當面提醒美華「掏錢看病」的事實,回到家之後,再重複跟她提起「剛剛付錢之後,錢包剩多少」,並建議美華把每次看診的時間跟費用,都自己記錄下來,「錢有沒有被偷就知道啦」。

 

「懷疑配偶不忠」、「錢被偷」都是失智者常見的妄想情節,指控的對象也常都是最親近的家人,如果當面否認、解釋,雙方很容易起爭執。

 

一般都建議用其他的事物,尤其是患者最喜歡的,來轉移患者的注意力,等對方情緒較穩定後再溝通解釋。而在溝通時,儘可能語氣溫和、耐心傾聽,說話時要有眼神接觸,並調整位置在他目光前面,甚至用手勢、姿勢來幫助溝通,必要時也要引導患者做表達。

 

其實,失智者的妄想症狀,受害最嚴重的往往不是本人,而是「家人」。因為妄想本人很容易就忘記了,但家人卻長期受到心理衝擊,而且會逐漸累積,因此引發憂鬱症的都不少見。

 

原本是照顧的人陷入情緒低潮,就變成需要被照顧的人,此時,除了自己主動尋求醫療協助,也可找其他照顧人員來分擔,一方面緩和照顧與情緒的壓力,一方面也透過有專業訓練的第三者,減輕失智者的妄想情節,或是協助溝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性感足球翻轉人生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你才站得起來」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31日
  • A
  • A
  • A

台灣男子足球在2016年6月陷入史上最低排名,卻在前陣子以2比1逆轉勝巴林、世界排名締造新高、主場5連勝、還拿下59年來首座國際賽冠軍,大家難免會想說:這是同一隊嗎?

文/盧建彰

 

差別在哪呢?當然是球員本身起了變化,但不是加入了超級明星球員,而是所有球員全成了超級明星。

 

提倡「性感足球」 球員火力全開

 

原來,請來了位英國教練懷特(Gary White),他提出「性感足球」(Sexy Football),但這可不是一種戰術,而是一種更高層次的信念。

 

強調的是球員在球場上的情緒和投入,要充滿自信和興奮,比起陣形、技術等等,他更在意球員對比賽的看法。

 

我來節錄一段他親口說的話,實在太打動人了。

 

懷特說:「我們必須翻轉台灣足球思維,不能老是把自己當成弱隊或小國,上場就是要戰鬥,該攻擊或發火都要表現出來,尤其在主場,不能讓對手覺得來你這裡就是要穩拿3分。比方被對手撞,應該是全部人要衝上去找對手或裁判理論,而不是自己默默原地爬起來就算了。」

 

性感足球概念 企業國家也適用

 

我覺得,把足球兩個字拿掉,也非常成立,也太成立,太適合當代的台灣了。

 

我光是把這段再抄寫一遍,都熱血沸騰起來,企業內部面對挑戰,如果可以所有成員一起,理解目標,並且為目標拼搏,就太棒了。

 

國家更應該這樣,雖然每個人彼此在場上的位置不一樣,功能也不相同,可是遇到國家大事,就一起面對對手,一起衝上去,一起圍上去。

 

還有一個提問,我們自己的人生,性感嗎?

 

對自己心動 做得漂亮才活得漂亮

 

我們在職場上多數時候的選擇,都是明哲保身,也確實需要,有些時候,你甚至會覺得對的事,就留給別人去做吧,讓別人去出頭。總是講究溫良恭儉讓,總是壓抑情感,只是情感壓抑久了之後,反而失去了情感,不再為事情感到興奮、激昂,不再為人投入情緒、熱愛,那,是不是也少了些樂趣?

 

我們總會想活得漂亮,但事實上,躲起來,並不會多漂亮,(噢,躲得漂亮!這種話怎麼樣都不太像讚美),只有你做了什麼,那個什麼才會讓你覺得,漂亮。

 

你對你會怦然心動嗎?你對你會尊敬嗎?你對你做過的事感到自豪嗎?

 

用一個詞來形容,是精采獨特,還是只是辛苦忍耐?

 

你對你將做的事會充滿想像、無比興奮嗎?

 

問題並不難,但回答問題有點難。

 

但這問題不重要嗎?

 

畢竟,做得漂亮,才活得漂亮。

 

無法迴避的問題 你喜歡你自己嗎?

 

你喜不喜歡自己,當然是個很終極的題目。

 

雖然,平常我們會替代成「你覺得自己的人生有意義嗎?」不過,問多了這種高深且重複頻率高的問題後,我們難免會疲乏,難免會無感。

 

但事實上,也許,真正的提問是:到底我喜不喜歡我這個人、我做的事?因為最後那天來臨時,我們多少無法迴避,無法迴避那個人的目光,無法動彈,無處可逃,你得迎向那個人的目光,回答那個人的問題。

 

他的問題就是:你值得他喜歡嗎?

 

而他就是你。

 

生命是一場創作 你為所愛做了什麼?

 

創作有時候不是那麼容易,有時又容易地要命。因為你不去做,你自己會受不了,你自己就有禍了,你自己會覺得,要命,我怎麼沒去做呢?

 

生命是一場創作,而不只是工作。拿掉名片,你還剩什麼?而你遲早得拿掉名片的,那你的創作如何呢?創作雖然可以談很多,但最後,還是得回到一個核心,那就是,你,你和你喜愛的、你厭惡的之間的關係。

 

有個小竅門,就是問自己,為我喜愛的做了什麼?

 

有時候,我會問自己,到底有沒有什麼不同。一件事物因為我喜愛它,究竟有沒有什麼不同?

 

如果沒有不同,表示我喜歡它跟我不喜歡它,對它沒差。

 

如果沒有,表示我的價值觀,我的道德良知,在這世上,無足輕重。

 

因為,我從沒為它付出什麼。

 

它或許也沒關係,但「我」,終究是個無足輕重的存在了,在我明明關心在意、感興趣的領域裡。

 

我們就是市場 付出行動展現支持

 

比如,你以為書店一開門就有錢拿嗎?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逛書店,卻不買書,你就是在佔便宜。你佔了書店的便宜,你也佔了跟我一樣買書的人的便宜。

 

我們常說交給市場機制,可是卻忘記,我們就是市場,我們應該要投票,用鈔票投下贊成票,實際地支持我們喜歡的事物,否則他們會消失。

 

你知道,你對喜歡的事物跟不喜歡的事物,如果都一樣漠不關心,那對這世界來說,你有沒有喜歡,根本沒差。我的意思是,有你跟沒你到底差在哪裡?

 

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書,你就該買書,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看小說,你就該買小說,否則,你喜歡的,遲早會成為你懷念的。

 

你喜歡的,遲早會成為你懷念的。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 你才站得起來

 

就像足球一樣,你也可能很會踢球,擁有優異的技術、天生異秉的體能、豐富深刻的經驗,但你只是在場上晃着,你不投入,你無心,你也無意,你其實也就是無能。

 

無能,再怎麼想,都不太性感。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你才站得起來。而且,為你在乎的站出來,挺身而出,捲起袖子,你站起來也才有意義,否則,你也只是站着而已。

 

你真心在意的,應該就是你要衝出去的,你會全心投入,不害怕別人怎麼說,不隨便放棄,更不輕易停下腳步,因為你關注,因為你放入了真感情,因為你是為了你而做,你不是為了辦公室氣氛,不是為了老闆目光,你考慮限制,並且超越限制。

 

當你這樣,你就是在創作。

 

別人無法說什麼,因為不管說什麼,他都沒你性感,至少在你眼裡,你追求的是你,你追求的不是他,你要得到認同的,是你。

 

當你這樣,你的眼睛一定是發亮的,你一定是整個人發亮的,你一定活得發亮,你是你自己的超級明星球員。

 

你是你人生的創作者,你性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跨出去!熟悉那不熟悉的感覺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7年12月01日
  • A
  • A
  • A

讓自己待在不熟悉的地方,其實是種刺激,刺激你有不一樣的感受,也刺激你不一樣的觀點。

文/盧建彰

 

多數時候,我都會覺得我們的消費行為,其實在試著擴展我們的人生經驗,讀一本有趣的書,看一部精采的電影,吃美味的食物,穿不同風格的衣服,開不一樣的車,你當然不必去追求世界所習慣的規則,更不必從眾。不過,盡其可能地用較少的資源,去擁有更多的經驗,好讓自己變得跟原來不太一樣,我覺得這值得有意識地努力讓它發生。
 

畢竟最後人生的清點,點的是個人的生命經驗,可不是貨幣多寡。

 


▲你有拆過你的玩具嗎?(圖/Pixabay)

 

拆你的玩具

 

我曾經請教過一位旅居國外的創意人,有沒有什麼對創意養成的建議,她說,你一定得去不同的地方住過,真的在那裡生活,去當地人平常買菜的菜市場,去他們孩子上學的小學看看,更進一步的話,找當地的資深人士聊天。

 

不過想讓自己待在不熟悉的地方,也不一定只能去旅行觀光、出外生活,你可以讓你熟悉的東西變得不熟悉就好啊。

 

我們小時候整天都在作怪,都在把東西弄壞,其實,把東西弄壞不是真的弄壞,比較像是讓它有不一樣的用途,一個被拆開的玩具,其實立刻就增加了一個嶄新的用途,除了原本玩的功能外,它還可以讓人看到機械結構,還可以讓人感受到外表與內裡的不同,那種幻妙的感受,從你把它拆解開來的時候就發生,那絕對和你日常的生活經驗不一樣。

 

現在抬頭,就把你第一眼看到的器物拆開吧,那感覺,不純粹是樂趣,但一定是獨特的。

 

搭沒搭過的公車

 

這是我爸跟我說的。

 

他那時到台北重考,獨自一人,假日時不知道要幹嘛,他就會從南陽街補習班附近的台北車站挑一台公車,隨性地上車,然後到沒見過的地方,又隨性地下車,在那四處走走,之後再搭車回去。他說這是一種非常有安全感的冒險,因為公車終究會再把你載回到出發的地方,而你只需要付出非常便宜的公車票錢,就可以有完全沒有預期、沒有計畫的新鮮旅程。

 

我後來也試著這麼做。

 

因為我是台南市的小孩,並不習慣搭公車,直到上台北工作,我想起爸爸的這段奇妙旅程,我就也依樣畫葫蘆,不過是在另一種情境。

 

記得那次是為了要趕去上班,剛退伍進職場菜得跟什麼一樣的我,摩托車卻壞了,大雨中,我只好搭公車,可是煙雨濛濛間,車一直沒來,我很焦急,雖然
是在廣告公司上班時間相對比較自由,可是以我的新鮮程度,要是比老闆晚到,恐怕也不太好。何況,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心中的焦急,真不好說,和同事不熟,沒人可以聯絡,孤獨又孤單的異鄉遊子,不敢隨便打電話跟老闆請假說會晚點到,大概是很害怕請假會影響到對方對我的印象吧,可是大雨那麼大,車又一直不來,怎麼辦呢?

 


▲你還記得你第一次搭公車是什麼時候嗎?(圖/Cheng-en Cheng,Flickr CC BY-SA 2.0

 

終於,公車來了,透過行道樹間,我看到灰色的漸層裡,有個長方形物體慢慢接近,仔細看車號,欸,跟我該搭的差了一號,怎麼辦?

 

算了,差一號應該差不多吧,就像門牌號碼一樣,應該會開到公司附近吧?我再走過去就好了,於是,我毅然決然地上了車。

 

大家應該立刻猜到我這北七行徑,創造的結果如何吧?我就這樣走上我父親的奇幻旅程了,不過差別是父親那時是休假,我則是趕著要去上班的小上班族,眼看著車行方向非但不是朝我將去廣告公司所在的光鮮亮麗信義區,而是出城離境上橋往翠綠市郊去,我想,早知道,我應該直接請假在家睡覺算了。

 

可是看著窗外陌生的景象不斷出現,你到了從未去過的地方,你有種幼時外出遠足的新鮮感,更有種無法控制不知去向的感覺,而那種失控感,其實就是每次你在玩滑板,第一次騎腳踏車,第一次提案,第一次對三千人演講…伴隨而來從背脊根處傳上來的有點癢癢有點緊張的感覺,那是你在千篇一律、充滿掌控的生活裡無法得到的,那很珍貴。

 

有時,我們在追求的是這樣的刺激,不是不安全,而是一點點不安感,好讓自己的知覺打開,好讓自己對環境重新有敏銳的感受,好讓自己能夠重新觀察原本覺得習以為常、毫不在意的環境。

 

在既定的軌道上,不花太多代價卻有新的感受,感覺上不是很賺到嗎?

 

多給10塊錢

 

跨出去,不單是地域性的跨出,更該是生活習慣的逾越,當然不必要是道德層次上的逾越,但可以是反方向的行為。比方說,通常我們買東西,都會殺價,那,如果是給對方更多呢?如果你買菜,比對方要求的多給個十元,會怎樣呢?

 

通常對方一定會覺得你弄錯了,而想退你,你當然可以拒絕,更可以進一步說明,因為你覺得他的菜漂亮,你願意為這次愉快的購買經驗付出較多,你猜對方的反應會是如何?一定是笑顏逐開的,一定會綻放你今天見到最美的笑容。

 


▲菜市場的人情味,只有走過才能體會。(圖/安比小姐,Flickr CC BY-SA 2.0)

 

只花十元,就可以看到最美的笑容,我問你,難道不值得嗎?

 

金錢是一種,情感交流也是,我喜歡和每個買東西的對象聊天,因為我知道他們的工作很辛苦,有時也很枯燥無聊,他們也渴望除了價錢上砍殺的對話,我也渴望除了貨品外的生活故事交換,所以我都會多花個十分鐘,跟他們聊聊市場,聊聊孩子的學校,聊聊生意的好做難做。

 

簡單說,我花一樣多的錢,卻除了享受那商品外,我也享受另一個我沒時間也沒機會經歷的人生,就算只是千萬分之一,也是多得的。

 

跨出去!

 

怎麼創作新經驗,我也還在學習,不過有個朋友告訴我一個訣竅,就是當上帝問你的時候,你只要說好,我自己覺得蠻受用的。

 

當你面對遲疑時,大概表示這事就不會是你慣常會去做的。這時候,你當然要進行風險評估,依過去生活經驗,你也一定會立刻進行風險評估,這時如果覺得丟臉是可能的,或者不熟悉的枕頭可能會讓你睡不好,當你想到這幾項,大概也表示你會遇到的危險不高,否則你應該在更高風險的項目裡打轉或打住了,根本不會想到這麼低風險的可能。

 

這時,你必須要做一個非常重要的動作,就是,只要說好就好,然後跨出去。就好了

 

跨出去,我猜,就不一樣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