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酒也賣文創 把嗜好變成第二事業

撰文 :撰文/吳靜芳 攝影/林韋言 日期:2018年02月12日 分類:熟年夢想家
  • A
  • A
  • A

被動元件設備及材料廠雷科在高雄前鎮的總部,和一般科技公司不同。穿過一道道辦公室隔間,後方倉庫前的空間,裝潢成複合式酒吧,牆上長逾三公尺的巨幅畫作,和總部各個角落的大膽色彩一樣,都出自西班牙藝術家雷普耶斯(Juan Ripollés)。

雷科董事長鄭再興對自己一手布置的辦公室,很是驕傲。他總是熱情地領著來客,從櫃枱到辦公室,沿著牆面解說一幅幅斑斕的水粉畫、浮雕版畫、銅雕、樹脂雕塑,以及水晶玻璃雕塑。這裡與其說是辦公室,不如說更像座美術館,甚至設置一台液晶電視,專門播放藝術家的影片。

 

熱愛藝術  促成雷普耶斯訪台創作

 

「他創作的人物,總是有三隻眼睛,你有沒有注意到?他的作品幾乎都有愛心與和平鴿。」鄭再興收藏雷普耶斯作品多年,手中的藏品超過六百件,隨手一指,都能講得出箇中況味,「版畫的不同張數使用不同顏色,就會有不同感覺。」

 

他是雷普耶斯全台最大藏家,不僅在台灣多次辦展,也曾二度邀請雷普耶斯訪台創作,「這幅《夜晚交響曲》和他往常作品不同,用了很多綠色,是他在台東池上畫的!」

 


(攝影:林韋言)

 

儼然是雷普耶斯在台灣的代言人了,鄭再興獻寶似地說,「你看!」他手指著一排系列紅酒,「這酒標印的是西班牙鬥牛,也是大師的作品!喝完酒,瓶子還能收藏。」

 

結合系列紅酒與藝術品,是鄭再興的主意。當初,他也是因合作的西班牙酒莊Bebendos主人引薦下,進入了雷普耶斯的世界。二○○四年,他把收藏紅酒的嗜好變成事業,成立「惟中」公司,專做洋酒買賣、藝術策展及文創商品。

 

講到酒,鄭再興更興奮了,對於第一次來公司的訪客,一定要帶著人走一輪在公司後方的酒窖。

 

「這邊是我們的『冷宮』。」鄭再興打趣地指著飄著松木香的小酒窖,「業績不好的同仁,就要來這裡cool down(冷靜)一下。」酒窖常年維持攝氏十六度,是他對酒的堅持及尊敬。「大賣場或百貨公司賣的酒,白天溫度還行,晚上會關掉冷氣,環境溫度上上下下,這瓶酒喝起來就沒有生命了。」

 

 

一排排酒架,都是來自西班牙、義大利、澳洲、阿根廷、法國及德國的葡萄酒,僅有幾瓶三、四十年的蘇格蘭威士忌,是不賣的收藏,也極少喝。

 

講究餐酒  奉行地中海飲食養生法

 

「我只喝葡萄釀的酒。」品酒數十年,鄭再興喝過價值四十萬元台幣的「紅酒之王」Romanée-Conti,也嘗過一瓶數千元的平價餐酒。喝酒他講究性價比,「酒不見得要貴,但酒要搭食物,才能互相加分。」鄭再興說。

 

摘過三百多顆米其林星星的他,不論餐或酒都講究。他奉行地中海飲食,每天用餐幾乎都配紅酒,橄欖油、紅酒醋也是餐桌上的常客,講起養生經來,更離不開酒,「吃飯搭配紅酒,隔天起床,體重會減輕;如果沒喝,體重是差不多的,代表紅酒可以幫助消化代謝,尤其是配肉類。」

 

到朋友開設的餐廳,鄭再興必定帶著自己的酒。記者來訪這一天晚上兄弟會聚餐,一看前三道菜是生魚片、蔥鯽魚、蟹肉及干貝,他不忘叮囑服務生,先開適合配海鮮的冰鎮白酒。

 

酒越陳越香、越貴,也因此,他買酒是有名的快狠準,「遇到好酒,就要快點買起來、買起來、買起來!」鄭再興笑說,像來自西班牙的Luis Felipe酒莊白蘭地,是皇家婚禮指定酒款。尤其是一瓶要價十萬元台幣的百年白蘭地,產量稀少,每年全球產量僅有八百瓶,惟中一年配額就有五十瓶。「這一瓶還沒被炒作。」鄭再興看中未來增值潛力,盤算著要爭取到一二五瓶。

 

這小酒窖只是惟中其中一窟,存量僅七千瓶。惟中平常的紅酒庫存水位,大概有七萬瓶,一年最高可賣到十萬瓶,已是南部知名酒商之一。

 

惟中雖然只是鄭再興本業外的投資,但開張至今十幾年沒有賠過錢;即使沒有店面,靠著網路和口耳相傳,客源未曾斷過。說過自己太陽下山後賣酒的鄭再興,著實把興趣做成第二事業。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打破薄酒萊的新酒迷思

撰文 :張治 日期:2017年10月12日
  • A
  • A
  • A

薄酒萊地區所釀製的新酒,經常是各地歡慶場合的必備飲品,

為了趕在11月第三個星期四開賣,它搭乘著極速噴射機,及時地送到你的餐桌。

十一月,又到了薄酒萊新酒全球同步上市的時刻。我們先來說明何謂「薄酒萊」與「新酒」?首先,薄酒萊並不是酒名,它是法國地名,位於勃根地產區最南端,種植名為Gammy的葡萄品種,而非勃根地主流的Pinot Noir,年產量超過整個勃根地一半以上。 

所謂「新酒」,是以少部分當年收成的葡萄,用簡單的速成製程,釀出可立即飲用的葡萄酒,作為慶祝收成之用。因此,「薄酒萊新酒」,意即薄酒萊地區釀製的新酒,原本只是葡萄農自家的節慶飲料,藉由酒商包裝行銷,近三十年來已晉身為世界各地歡慶場合的飲品。  

薄酒萊新酒的走紅堪稱葡萄酒行銷學的教科書案例,由法國酒商喬治.杜柏夫(Georges Duboeuf)發想推動,他首先訂定薄酒萊新酒全球統一在每年十一月的第三個星期四開始販售,還曾出動英國戰鬥機與法國極速噴射客機,將薄酒萊新酒載往倫敦與紐約,以便準時於規定日期的凌晨開賣。這些噱頭打響薄酒萊新酒知名度,也使得喬治.杜柏夫被譽為「薄酒萊之王」。  

事實上,薄酒萊新酒從葡萄採收到釀製完成,只花了一個月左右,是一種「速成葡萄酒」,喝起來像是帶有酒味的葡萄汁,我個人認為將它歸類在「時尚酒精飲料」比較恰當;而且為了與全球同步開賣,必須空運來台,因此買一瓶薄酒萊新酒時,花費大部分是它的機票錢,而非瓶中物的種植與釀造成本。

薄酒萊產區除新酒外,也有循常規釀製的紅酒,不但價格物超所值,搭配中菜更是相得益彰;各位在參加完今年薄酒萊新酒派對後,可別忘了「正常」的薄酒萊紅酒,尤其是好年分的「特級村莊」紅酒,不但可作為家常佐餐之用,甚至還能陳放二十到三十年,足以媲美價格五倍以上的勃根地紅酒呢。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