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小三!」「我的錢被偷了!」失智常妄想,如何應對?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8年02月21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達志
  • A
  • A
  • A

「你這個狐狸精,給我滾遠一點!」印尼籍的女看護就這樣默默的離開了,這是美華趕跑的第2個看護了—3天都沒做滿。

美華原本就有小中風,去年又初步判斷有失智症狀,家人為減輕照顧的負擔,請了看護到家中幫忙。但一開始就遇到麻煩,因為美華對女性看護非常不信任,總認為對方會勾引自己丈夫,只要看到她跟丈夫稍有接近,就開始大吵大鬧,看護根本做不下去。

 

照服員麗安在平台上接案時,美華的家人已跟她說明了這個狀況,麗安雖然有些猶豫,最後還是答應了。

 

到了美華家之後,麗安從兩方面來克服這個問題,首先是積極建立兩者的關係,除了盡量處於美華身邊,並且時時找機會跟她聊天,任何舉動也都會先跟美華說明後才進行;消極的部分,盡量不接近美華的先生,尤其在美華視線內避免跟他交談。如此一來,美華就找不到機會「發作」了。

 

除了「嫉妒」妄想,美華也常常發現自己的錢財少了,並認定有人偷了她的錢。事實上,美華在家人不注意或不知情時,常常自己跑到附近診所看病,但事後都會忘了有付醫藥費這件事,一看到錢包的錢少了,就大聲嚷嚷「誰偷我的錢」。

 

麗安來了之後,當然也知道美華自己偷跑去看病的狀況,但她不動聲色,若無其事地跟美華去診所,一方面了解看診的狀況,另外也當面提醒美華「掏錢看病」的事實,回到家之後,再重複跟她提起「剛剛付錢之後,錢包剩多少」,並建議美華把每次看診的時間跟費用,都自己記錄下來,「錢有沒有被偷就知道啦」。

 

「懷疑配偶不忠」、「錢被偷」都是失智者常見的妄想情節,指控的對象也常都是最親近的家人,如果當面否認、解釋,雙方很容易起爭執。

 

一般都建議用其他的事物,尤其是患者最喜歡的,來轉移患者的注意力,等對方情緒較穩定後再溝通解釋。而在溝通時,儘可能語氣溫和、耐心傾聽,說話時要有眼神接觸,並調整位置在他目光前面,甚至用手勢、姿勢來幫助溝通,必要時也要引導患者做表達。

 

其實,失智者的妄想症狀,受害最嚴重的往往不是本人,而是「家人」。因為妄想本人很容易就忘記了,但家人卻長期受到心理衝擊,而且會逐漸累積,因此引發憂鬱症的都不少見。

 

原本是照顧的人陷入情緒低潮,就變成需要被照顧的人,此時,除了自己主動尋求醫療協助,也可找其他照顧人員來分擔,一方面緩和照顧與情緒的壓力,一方面也透過有專業訓練的第三者,減輕失智者的妄想情節,或是協助溝通。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失智父要不要急救?那一夜我好煎熬...侯昌明告白:你要過得比他更好!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8年02月22日 分類:醫療照護 圖檔來源:侯昌明臉書
  • A
  • A
  • A

編按:侯昌明父親罹患失智症22年,於2019年2月14日過世。媒體報導,侯昌明表示父親當天下午開始嘔吐、腹瀉,情況緊急,救護車抵達家中約5分鐘後,父親就已沒了呼吸。救護人員詢問是否需要急救,侯昌明因擔心父親肋骨斷裂,決定放棄急救。

14日當晚,侯昌明在臉書發文表達哀痛心情,提到「當我得到金鐘獎,你卻已失智多年/當我有能力改善生活,你卻已不認得我/當我還想再多看著你說說話,你卻決定到天上當天使」文末,侯昌明對父親說「爸 你放心的去/放心的去找媽 找兄弟姐妹/這裡 有我」,令人鼻酸。

事實上,侯昌明在去年一場長照講座分享照顧者心聲時,就曾提到對於是否急救父親的糾結心情:「到底要不要急救?那夜我好煎熬。但急救,是為了滿足我自己,還是真的對爸爸好?」

文/小虎文

 

「照顧者要比被照顧者過得更好,只有你有能力時,你才能幫助到他。」照顧逾二十年,漫長的日子以來,辛苦難過誰沒有?可是,照顧者絕不能因此忽略自己的身心狀況。現在侯家的照顧網,不只是家庭照顧者,他們會善用資源,請看護、請居服,也請住在樓下的哥哥協助幫忙看顧,絕不一個人獨自承擔。

 

在人前總是帶給觀眾歡笑的藝人侯昌明,活力四射和靈活的臨場反應,是他帶給人的長期印象,可是在人後,他有一位六十多歲就發現失智症的老父親,照顧已逾二十年,照顧家庭遇到的困惑、難題、抉擇,他每一步都經歷過。



在龍巖舉辦的「堅持陪伴的力量.長照」講座中,侯昌明分享給照顧者的經驗,除了「心臟要強」、「肩膀要厚」,別忘了照顧者要比被照顧者過得更好!因為,你的人生比他還長。

 

二十餘年的照顧過程,他是如何走過來的呢?

 

笑稱父親「金魚腦」,用「練肖話」轉移注意力



確診為失智症的老父親,不僅一天會重複地問同一個問題,在漫長的照顧生涯裡,也出現了更多的失智症狀和精神病行為。

 

例如,他忘了自己的老婆已經過世了,問侯昌明:「老婆去哪了呢?」一開始侯昌明還會如實回應父親:「媽已經不在了,已經過世了。」,他一聽到後,眼淚便掉了下來;但過了幾分鐘,他又問侯昌明:「老婆去哪了呢?」



哭著哭著,又忘了,罹患失智症的父親,反覆沈溺在悲傷裡。這時侯昌明知道不能再這樣回答了,侯昌明便回答:「媽媽去美國玩了,玩得好開心,美國好多帥哥,媽媽開心到都不想回來了。」、「這樣呀,好好。」父親似乎安心許多。

 

接著,他也忘記侯昌明是他的兒子,把他當成了弟弟。侯昌明也機警地回應:「哥,好久不見了,你怎麼越變越年輕。」在侯昌明「練肖話」的引導下,自己與父親不再被困在回憶的迷宮裡。



你發現了嗎?侯昌明把握了一個與失智症長者相處的重要原則:順應問題不反駁,並且轉移注意力。

 

當父親開始有「妄想」的症狀後,經常引起許多的誤會,因此侯昌明說照顧者的心臟要強,除了要即時處理父親的緊急狀態,也要回應其他不了解、不諒解的家人。



侯昌明憶及,父親有次說:「我保險箱裡面的東西不見了!」大家風塵僕僕地陪著父親去銀行確認,打開保險箱後,沒有一樣不見的;父親淡淡地說:「歹徒又放回來了。」而當大家一出銀行門口,父親又開始嚷嚷:「我保險箱裡面的東西不見了!」遠嫁日本的姊姊也在旁邊,親身經歷,才知道原來照顧失智症有那麼困難。

 

照顧者最困難的決定:到底要不要急救?


父親確診時,正值侯昌明事業剛起飛,而父親中風急診時,侯昌明的事業已經在另一高峰。當醫師問他:「是否要急救?」侯昌明也與所有照顧者一樣,很難很難下決定。



「到底要不要急救?那夜我好煎熬。但急救,是為了滿足我自己,還是真的對爸爸好?」侯昌明說,隔兩天自己就要在廣播金鐘獎上陣擔任主持人,他只能讓自己面對,親情的羈絆讓他好難受,照顧者的每一個決定下的煎熬,他深深刻刻都感同身受;無論是照顧前期、中期,或是後期,所有的快樂苦澀,他都一一品嘗,於是他在最後和大家分享一個重要原則:



「照顧者要比被照顧者過得更好,只有你有能力時,你才能幫助到他。」照顧逾二十年,漫長的日子以來,辛苦難過誰沒有?可是,照顧者絕不能因此忽略自己的身心狀況。



現在侯家的照顧網,不只是家庭照顧者,他們會善用資源,請看護、請居服,也請住在樓下的哥哥協助幫忙看顧,絕不一個人獨自承擔。



「別忘了,你的人生比他還長。」侯昌明最後如此說。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川普行為像失智?阿茲海默症10大警訊自我檢查

撰文 :林芷揚、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18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被外國媒體懷疑,可能有失智症的傾向,不過,白宮醫師已經出面公布川普的健檢結果,強調川普不但非常健康,而且沒有失智症!到底失智症是什麼?和常見的阿茲海默症一樣嗎?

事實上,失智症不是單一疾病,而是各種症狀組合而成的症候群。除了一般民眾較熟知的記憶力衰退,失智症還會影響認知功能,像是語言能力、抽象思考能力、判斷力、注意力、情緒等,也有可能出現幻覺、妄想等症狀。

 

失智症大致可以分成退化性、血管性兩種,另外還有一些原因也可能引起失智症,像是腦瘤、外傷等。民眾常聽到的阿茲海默症只是失智症的其中一種,但較為常見。

 

失智症的病程是漸進式的,通常會從輕度的認知障礙開始,容易被一般人忽略。美國阿茲海默症協會(Alzheimer's Association)提出阿茲海默症的十大警訊如下,若民眾懷疑自己或親友可能已經出現早期症狀,記得儘早就醫診治。

 

阿茲海默症十大警訊

 

1.記憶力衰退並影響生活

如果是單純老化造成的記性不好,通常只是一時忘記某些事物,但過一下就會想起來。嚴重的記憶力衰退指的是已經影響日常生活,包含:忘記重要日期和事件、反覆詢問相同資訊、必須依賴家人完成以前自己可以處理的事情等。

 

2.計畫或解決問題有困難

以前熟悉的事物,現在做起來卻感到困難,像是無法按照曾經很熟悉的食譜做出料理,或是每個月記帳都出現障礙,很難專心並且需要花更多時間才能完成。

 

3.難以勝任原本熟悉的事物

處理原本熟悉的生活事物有困難,像是不知道怎麼開車去原本熟悉的地方,或是忘記自己最喜歡的運動的比賽規則。

 

4.對時間、空間感到困惑

對日期、季節、時間沒有概念,常常搞不清楚時序,甚至忘記自己在哪裡,或剛才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5.難以理解視覺影像和空間關係

出現視力障礙,像是難以閱讀、判斷距離、分辨顏色,導致駕駛有困難。

 

6.口語和書寫能力出現問題

和他人的對話進行到一半時,突然停止,而且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下去,或是不斷重覆自己剛才說過的話。也可能常常想不起來該用什麼詞彙、找不到正確的用詞,甚至叫錯物品的名稱。

 

7.放錯物品的位置而且難以回溯

把東西放在不尋常的位置,或是弄丟東西以後,就沒辦法一步一步回顧過去的過程,而嘗試找出來。有時候,甚至會誤以為別人偷他們的東西,而且誤會的頻率越來越高。

 

8.判斷力減弱

判斷力或做決定的能力降低,像是在處理金錢相關的事情時,判斷力下降,比如常常花大錢購買陌生人推銷的產品。另外,也可能對自己的服儀打扮、清潔衛生都不太在乎。

 

9.不參與職場或社交活動

不再從事以往的興趣、社交活動、工作計畫、運動等,甚至可能忘記該怎麼進行本來最喜歡的嗜好,也變得不肯與人交際。

 

10.情緒和性格改變

個性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也可能變得茫然、失落、恐懼、焦慮、疑神疑鬼、容易生氣等。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他高齡90卻插鼻胃管,痛苦捱了三年...一位失智患者告白:寧可慈悲死去,也不要悲慘度日如年!

撰文 :木馬文化 日期:2018年01月10日
  • A
  • A
  • A

關於我這病的日後狀況,雖然討論起來頗為敏感,而且完全是針對我,不過,對於這問題相關的概念其實我們並不陌生,因為之前看到雪洛的祖父九十高齡卻插著鼻胃管,痛苦地捱了三年,我們就有過類似的討論。而這次,我們再次問道:生活的品質為何?或者,我們對於失能狀態,能接受到什麼程度?我們想怎樣度過在世的最後一年或最後一個月?

作者:荷妲.桑德斯  
譯者:郭寶蓮

 

如果我們當中有誰已經無法理性做決定,日子過得很悲慘,但身體狀況仍良好,那該怎麼辦?以我和彼得的財力,靠著政府的醫療照護保障和私人基金,我這個失智症患者能擁有什麼樣品質的長期照護?對於那種只是延長生命的最後一絲努力,我們有何感受?硬讓病人活著,對我們三個家庭又會產生什麼樣的財務和心理後果?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願意自殺?或者請人協助自殺嗎?如果我們當中有人在身體頹壞之前就想結束生命,其他人有何感想?或者會有何反應?

 

彼得和我多年來就說過,寧可慈悲地死去,也不要悲慘度日如年,當時只是理論上這麼想,但現在,我們面對的是實際狀況。我們的孩子理論上也這麼認為,現在也實際支持我擬定安樂死計畫。所以,我們一起研究安樂死和協助安樂死的可行性和合法性。當然,彼得和我絕不會要求孩子參與一些可能害他們遭司法調查或起訴的行動。

 

心智疾病患者的安樂死

 

接下來幾個月──到現在已經幾年了──我開始研究各州的死亡權概況,而家人也會把他們看到或聽到的各種資訊,包括網路連結、文章和故事跟我分享。我的研究發現,一、在美國這個國家,即使公民有機會以合法或者起碼不會被起訴的方式來安樂死,這種機會也不適用於末期的心智疾病患者,因為目前五個州通過死亡權利法案──奧瑞岡州、華盛頓州、佛蒙特州、蒙大拿州和新墨西哥州——都要求有兩個醫師宣判尋死的病人只剩六個月的壽命,而且心智健全。偏偏失智症患者在被疾病搞瘋之前,心智就已經不健全,所以目前美國的善終法案對我們家根本派不上用場。二、法律制度快速改變,就算法令沒變,社會大眾對於訴諸協助式自殺的家庭也多半抱以同情,這樣一來,因協助自殺而被起訴的機率變得微乎其微。自從一九九八年之後,就沒有人因為協助自殺而被判有罪或者坐牢,就連幫助病人自殺,有「死亡醫師」之稱的凱沃基安醫生(Dr. Kevorkian)在一九九八年之後就沒被判刑。他有三次因協助自殺而被起訴,但審理後宣判無罪。

 

多數協助家人自殺的家庭成員──他們通常是把毒藥磨成粉,或者摻混各種毒藥後,餵食想尋死的家人──之所以很少被成功起訴,或者根本沒被起訴,主要的原因是沒有公開使用「技術性」或「醫藥」的方式。我所能找到被起訴的最新例子是費城的護士芭芭拉.瑪西尼(Barbara mancini)。她只不過拿了將近一整瓶的嗎啡給她那神智清醒,但已經病到末期的九十三歲老父親。但後來,安養院的護士發現,打電話報案,把「他從自己手中救回來」,只是四天之後,他還是死在醫院。

 

即使瑪西尼最後無罪開釋,但長達一年的調查審判還是逼得原本當護士的她「請了無薪假」,而且支付「超過十萬美元的訴訟費」。她擔任救護員的丈夫喬伊.瑪西尼「得額外輪班,多賺點錢來增加收入」。可以想見的是,那些要求家人協助自己自殺的人,絕不想見到世上最愛的人面臨這麼可怕的後果。

 

二○一四年十月,罹患末期腦癌的二十九歲布莉特妮.梅納德(Brittany Maynard)決定透過醫助式死亡(physician-assistd death,簡稱PAD)的方式來提早結束性命,此舉喚起了社會大眾對安樂死的了解,並接受垂死者有權利選擇自己死亡的時間和方式。「成熟睿智遠超出其年紀」的梅納德聯絡了推動安樂死的全國性組織「憐憫和選擇」(Compassion and Choices),該組織呼籲善終權合法,並提供她的故事來尋求社會大眾的支持。那時她已經和一位紀錄片導演合作,在鏡頭前描述她的疾病,並說明她的家人決定搬到「醫助式死亡」合法的奧勒岡州,因為她家鄉所在加州讓她無法進行自決式的死亡。

 

「憐憫和選擇」團體公布了瑪納德的影片後,她的故事引發國際關注。年輕美麗、口才便給,有摯愛的家人支持,她成功地讓許多人看見「醫助式死亡」並不是某些心狠手辣的家庭才會做出的變態之舉,而是病人自己的選擇結果。她所展現的優雅和尊嚴,以及母親和丈夫的勇敢表現——即使心碎,也支持她的決定——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支持和同情,甚至持續到二○一四年十一月一日她過世,並促使加州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通過了死亡權利法案。根據權威的健康政策思維和研究期刊《健康事務》(Health Affairs)的報導,她的案例也引發其他州開始思考死亡權的立法:「到了年底,若有二十六個州慎重考慮『醫助式死亡』的立法,也不足為奇。」

 

尋求合法的醫助式死亡

 

以失智症來說,透過「憐憫和選擇」及「國際尊嚴死亡中心」(Death with Dignity National Center)這類團體進行自助式的死亡,是不太可行的。因為,即便在醫助式死亡合法的州,要安樂死仍得當事人執行許多相關的動作,偏偏失智症患者到了嚴重階段,根本不可能遵守別人的指示,除非有家人協助。如果,連每週分配好且依照日期裝在小藥盒的藥,我自己都無法正確服用,我怎麼有辦法在沒有家人的協助下,未來十年或十五年自己取得毒藥,加以研磨混和,配上最後一杯飲料吞下去呢?現在出門前,我甚至得叫彼得確認我是否梳了頭髮,我怎麼有辦法弄一桶氦氣,把管子套入塑膠袋中,然後把塑膠袋套住自己的頭,而且確保套得夠緊,沒有縫隙?雖然我真的不想像活死人般地存在著,但我也絕不想因為我個人希望自主生死,而讓家人受到法律制裁,即使他們自己現在很願意幫助我安樂死,不管是從道德或實際的考量來看。我個人想要採取醫助式死亡,所以我研究過另一種方案:到歐洲進行合法死亡。

 

在歐洲某些國家,確實可以讓外國人執行有尊嚴的安樂死。雖然嚴重失智症患者最不需要的就是出國旅行,但若能讓我不再處於喪屍狀態,讓我的家人不再照顧蒼白失魂的我,我願意出國。要是可以在離家近的地方進行協助式死亡,我們全家當然都願意選在自家附近,可是在美國,得以合法進行協助式死亡的州,都不准「外人」去該州執行,雖然網路上有人說,還是有變通管道。我們對於猶他州不抱期望,不相信在我們有生之年,甚至到孫子的有生之年猶他州會讓協助式死亡合法化。除非時代思潮改變,讓我們這個「美麗偉大的州」有機會合法化協助式死亡,否則彼得和我們的孩子都說願意陪同我到歐洲進行「死亡之旅」。

 

分離,我的家人如此定義。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本文經木馬文化同意轉載,選自《愛我的人也呼吸著我:我正在失智,我面對生病的孤寂,我要留住記憶的最後一息》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少了這兩個字 別談照顧失智者

撰文 :優照護 日期:2017年12月28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麗玲昨天才接到王伯伯的案子,今天一早就趕到護理之家,但她一進房間就聞到一股臭味,滿床的屎尿讓她直搖頭,但更不忍的是,看到他被約束帶綁在床上,王伯伯的憤怒與無奈全寫在臉上,讓人不禁懷疑這是「照顧」嗎?

失智的王伯伯住的是護理之家的單人套房,一個月費用近四萬元,但這裡的照護比約1比10,不可能有人全天候看著他,在無人看顧的情況下,很難保證失智患者不出事或亂跑,機構中最常見的方式,就是用約束帶將人固定在床上。「不綁可以,麻煩簽同意書,若有意外這裡不負責任」院方這麼跟家屬說。

 

失智者約束在床 後遺症多

 

麗玲說,她剛來時就注意到了,王伯伯的四肢已經開始有萎縮退化的跡象,明顯是長期被約束帶固定,很少活動有關。所以,從第一天照顧王伯伯開始,她就把約束帶解開來,除了帶他到戶外活動,也按摩他的四肢來減緩僵硬的狀況。

 

「被固定在床上還有一個後遺症,痰很容易積在肺部,所以常常需要拍痰。」麗玲說,王伯伯對拍痰有強烈的抗拒感,第一次為他拍痰時,他竟目露凶光像是要打人一樣,嚇得麗玲趕緊停手。後來,才聽這裡的照護員說,王伯伯有攻擊性,曾發生打人的紀錄。

 

從他女兒王小姐那得知,為了幫父親找安身之處,她已經不知被幾家養護機構拒絕過了,就是因為王伯伯有暴力傾向。但照顧王伯伯兩個月以來,麗玲從未被碰過一下,「照顧王伯伯最大的關鍵,就兩個字:信任。」她這麼說,因為失智者的許多異常行為,常常是疑心病導致的。

 

照顧者建立信任 多管齊下

 

建立信任,麗玲一開始從「吃」下手,因為她看王伯伯沒其他毛病,卻吃得很少,所以精神也顯得很差。現在一般機構都傾向由老人自行進食,以免剝奪其生活自主能力,但麗玲說,這個原則必須視個案而訂,王伯伯因為四肢能力衰退,在進食過程中往往不太順利,所以吃個幾口就放棄了,可是經由從旁協助,他竟然把餐飯都吃光了,甚至家人帶來補充營養的食物,也吃得津津有味。來探望他的王媽媽非常驚訝,這些東西擺了快半年都沒吃完,沒想到現在一個星期就快見底了,當然,他精神也好多了。

 

光是用「吃」來改變王伯伯還不夠,麗玲知道「攻心為上」。她問王小姐:王伯伯在家裡時,最令他開心的是什麼事情?王小姐想了一下說:「孫女吧,以前在家他最愛逗小孫女玩,一天到晚喊著孫女小名就笑聲不斷。」陪著王伯伯到戶外活動時,麗玲三不五時就跟他聊小孫女的事情,也鼓勵小孫女常來探視他,「快樂的回憶,往往是失智者最好的情緒安撫劑。

 

疑心與不安全感 耐心排解

 

即便是家人,要取得失智者的信任也未必容易,王媽媽有時來照顧先生時,就常發生一個窘境:蓮蓬頭的連接管被王伯伯扯斷了。原來每次扶他去上廁所時,王伯伯總是緊緊地拉著那條管線,等要離開時還是不放開,一不小心就扯斷了。王小姐無奈地說,賠錢給院方已經不知道幾次了,這時麗玲表示:「讓我來吧」

 

「其實,王伯伯上廁所時會很緊張,拉著那條管子才有安全感,要他放手不難,只要耐心地不斷告訴他:『沒關係,我們慢慢來』,多講幾次他就會放手。」麗玲認為,照顧失智者最需要留心的,就是他的心理狀態,尤其是多疑之下容易出狀況,只要建立起雙方的信任感,很多問題都可迎刃而解。

 

專業訓練與經驗 照顧必備

 

不管是讓失智老人到機構中安養,或是請外籍看護來照顧,許多家屬通常忽略了一個問題:「不是『有人』照顧就好,更不是讓他吃、喝、拉、撒、睡而已。」如果沒有包含心理與情緒的需求,對失智者就不是完整的照顧,這些都需要靠專業訓練與經驗來解決,家人未必能勝任。

 

麗玲語重心長地說,現在很多失智長者由外籍看護照顧,但常常因為語言障礙,造成信賴感上的不足,更別說是進一步的情緒安撫,或是涉及文化背景所能提供心理支持。她建議,如果受限於經濟因素只能雇用外籍看護,不妨定期找專業照服員來協助,並讓家人參與照顧訓練,這樣就可以有效提升失智長者的照顧品質。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中度以上有氧運動 有助預防及延緩失智

撰文 :健康傳媒 - e 起 i 健康 日期:2017年12月08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台灣即將進入老人化社會,失智人口勢必逐年增加,如何有效預防失智,讓自己不致成為家人及社會的負擔,成為重大議題,專家表示,除了多動腦、地中海飲食之外,養成運動習慣、多流汗,也能有效預防失智。

台北市認知功能促進協會理事長、亞東醫院一般神經科主任甄瑞興指出,人在20歲過後,腦細胞以每年1公克的速度逐漸減少,腦部認知功能愈來愈差。

 

年紀越大,日常生活的記憶力、語言能力、空間感、計算力、判斷力、注意力就會隨之退化,嚴重時還出現干擾行為、個性改變,不僅影響生活品質,更耗費社會照護資源。

 

甄瑞興說,「運動有助健康」,中老人如果能夠多運動,就可以幫助腦部活動,增加腦部血液循環,及細胞的血氧含量,減少腦部類澱粉蛋白沉積。

 

國外研究發現,運動除了讓肌肉及骨骼功能保持在一定的水準,減少跌倒意外,還可提高中老年人的認知功能,例如,增加記憶、注意力,提高良好的睡眠品質,進而提高個人的自信,減少焦慮和憂鬱。

 

不過,並非每種運動,都可預防或延緩失智,甄瑞興指出,瑜珈、太極拳的活動量不高,很少流汗,也不太會讓心跳加速,澳洲研究發現,這兩項運動比較無法延緩失智。

 

甄瑞興指出,想要有效預防失智症,必須從事中度以上的有氧運動,每次至少30分鐘、每周5次,每分鐘心跳超過100,且必須流汗,另外也建議,在平地慢走或快走,還可刺激關節軟骨,維持關節功能。

 

至於不良於行、坐在輪椅的老年人,則可用兩隻大腿及膝蓋夾著大軟球,夾兩秒再放開,持續做10次。左手往右,右手往左伸展,之後收回,持續做10次。兩腳向上,往自己的方向延伸,兩秒後再放鬆,持續做10次。

 

(本文獲「健康傳媒」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