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服務阿嬤 當「佈老志工」會讓人變年輕

撰文 :戚海倫 攝影:戚海倫 日期:2018年02月01日 分類:學習成長
  • A
  • A
  • A

週二下午,獨居在板橋、82歲的陳奶奶家中,不時傳出歡笑聲。58歲的張美玲和60歲的徐美貝,和陳奶奶一起坐在客廳裡,邊看電視邊「抬槓」。張美玲和徐美貝都是新北市的「佈老志工」,她們的出現,讓陳奶奶臉上洋溢幸福笑容,三人都很享受這一周一次相聚的美好時光。

多年前,陳奶奶的老伴辭世,而三個女兒各有家庭,平常忙於市場工作,實在無暇陪伴媽媽,但又擔心年邁母親,新北市「佈老志工」於是到府關懷,「有人來看我,好開心。」陳奶奶笑開了、眼睛瞇成一條線;而張美玲和徐美貝忙著關心陳奶奶之前在家暈眩,後續的回診檢查狀況。

 

一頭俐落短髮的張美玲,擔任醫院、圖書館志工多年,她領有中度身障手冊,行走時需枴杖輔助。不過,這絲毫不阻礙張美玲助人的善心。「當年我受傷,到醫院復健,在醫院等待的時間很長,偶然看到醫院公告在徵志工,我心想,『既然在醫院也是等,為什麼我不把時間拿來服務別人?』」她投入志工服務,一做就超過15年。

 

當志工為往生母親圓願

 

「還有一個原因是,我媽媽曾經發願做志工,幾年前媽媽往生了,我想,就由我來幫媽媽完成心願。」張美玲回憶,2001年9月11日,美國紐約世貿雙塔遭恐怖攻擊,「我妹妹那時在紐約工作、當電腦維修師。當天,她也罹難了。」當時張媽媽剛好赴美國探望女兒,卻逢喪女噩耗,心情悲慟,但有感於在美國時,受到許多志工照顧,於是發願,自己也要盡所能服務別人。

 

▲張美玲替媽媽完成做志工的心願,一做就超過15年。

 

同樣做志工已成「生活」的,還有徐美貝。平常擔任鄰長的徐美貝,血液中流著「熱心」的成分,談起成為全職志工的緣分,徐美貝輕描淡寫地說,「因為時間多了、做志工能認識很多人、很開心!」

 

志工歲月學會不計較

 

從新竹嫁到新北市的徐美貝,年輕時和先生一起擺攤賣蔥油餅,一賣就是20年,生意相當好。經常一忙起來,徐美貝很難兼顧照顧小孩的工作。所幸,對面太太主動幫忙照顧孩子,這份恩情徐美貝一直放在心裡。後來先生出現頭暈狀況、她自己脊椎也開刀,收起了蔥油餅攤子,時間多出來了,徐美貝就投入志工工作,「看得多了,學到最多就是,任何事都不必太計較!」

▲徐美貝擔任志工以後,體認了凡事不必太計較的道理。

 

張美玲和徐美貝都住在板橋,多年前在亞東醫院服務時相識,一次張美玲要去陳奶奶家擔任「佈老志工」,路上巧遇徐美貝,發現徐美貝就住附近,經過新北市社會局安排,兩人「再續前緣」,固定每周二到陳奶奶家陪伴她。和過往的志工經驗不同,「佈老志工」是「到家服務」,志工付出了時間,同時也「儲蓄」了時間,張美玲和徐美貝都笑說,「做志工會讓人變年輕!」

 

關於佈老志工

 

「佈老時間銀行」自民國102年由新北市政府率先推動,目前也是全台各縣市政府唯一實行的。新北市社會局長張錦麗說,「佈老志工」是「互助共助精神」的發揮,由於老年人口成長太快,在退休潮、人力運用等考量下,「由初老照顧老老」,而之所以取名為「佈老」,一方面取其「安排、佈署老年人生之意」,一方面也代表「不老」。

 

佈老志工的服務時數存進「佈老時間銀行」,未來可以選擇兌換長照服務、佈老志工,也能捐作公益,將「照顧老人就是照顧自己未來」的理念,落實到生活中。至去年12月統計,像張美玲和徐美貝一樣,在新北市提供服務的佈老志工有2253人,服務長輩達3653人。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這有什麼了不起?」優質長照關鍵:對小事忠心

撰文 :新高齡社會、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29日
  • A
  • A
  • A

聖經有句話說「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不管讀者信哪種宗教,大概都不難理解這道理。其實觀察台灣不退燒的議題─長期照顧,這話有很多省思空間。

文/周傳久

 

芬蘭重視衛生 小地方細心清潔

 

十多年前,有次我到芬蘭的坦佩雷(Tampere)一間安養機構拜訪,正好是中午用餐後,工作人員陪同我路過餐廳,我看到清潔人員將所有座椅反過來放在桌上。

 

除了掃地,又把那些椅子的四支腳用抹布加清潔劑,一個一個的轉轉轉這樣擦。我問陪同者:「今日是新年大掃除或定期大清掃嗎?」她說天天如此,我有點吃驚,因為當時的我是不常這樣清理環境的。

 

我好奇要是天天都這樣整理,那得花多少間,但陪同者說就是這樣,甚至反而好奇這有什麼。

 

又隔一兩年在同一城市,看到他們進行聯合感控教育訓練,才知道這些都是非常基本的。大家知道每天做什麼以及什麼叫做「好」。難怪一位來自芬蘭、在台灣工作三十年的護理師曾用閩南語告訴我:「我沒有要誇獎自己的國家,但我們國家總是非常清潔的」。

 

基層人員行為 關乎照顧品質

 

在台灣一家非常重要的醫學中心,我曾親見清潔人員戴手套,進肺病隔離病房收垃圾,又用同一雙手套去開另一間單人房的門禁去工作。基層人員如何工作,可以左右無數高昂代價的苦心醫療。後來我告訴護理部副主任,她說,他們有時也在想:外包的人薪水低,能要求要什麼程度?

 

在台灣另一間醫學中心病房,換病人就會換床單,這是應該的,也做到了,至於是不是燙得平整,姑且不說。不料,鄰床一位病人身旁的照服員累了,連鞋子一起把腳翹到這剛換的新床單上。幾位護理師來來去去,沒有人去指正並貫徹改變。

 

為什麼?不同醫院的護理長猜測,可能是怕得罪照服員;有督導猜,可能是太忙了,也有主責病安研究的副主任猜,可能是大家很熟而不好意思說。

 

後來,我在丹麥請教一位負責教育訓練的退休護理師,她說,基本上這在丹麥被發現就立刻解雇了。而且,還在當班就根本不應該有太累的態度,更不能有在病床翹腳的想法。真的太累就不應當班,要當班,就必須預備好,確保自己在最好狀態,因為這是照顧工作。但她也說,真要處理,可以請照服員到病房外勸說。

 

有啥了不起?心態消極不重視細節

 

由於我偶而會到他國學習照顧,國內有些學術或官方單位有時會要我解說所見,但有時會發生一種狀況,就是聽的人聽完以後說:「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似乎沒有太多意願去詢問細節。

 

更有一種回應是「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只是…」,意思是事情我們也有做,相似的設備我們也有買,只是沒有那麼精細的處理、使用等等。

 

我常想,不是用走路而是用交通工具去一個地方,可以說是用交通工具,但是使用單車還是飛機,當然差很多。但是,這也可以說「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只是…」。

 

影片不符長輩需求 宣導效果打折

 

這兩天到榮民之家參觀防詐騙宣導,主辦者在大禮堂播放卡通影片,數百位老先生坐在那裡觀看。那影片是年輕人和老人的對話,目的是辨識詐騙電話。我發覺影片對話速度非常快,也許是希望熱鬧、吸引人。

 

可是,有沒有想過,平均八十六歲,還有七位一百歲以上,而且有許多重聽的老先生,怎樣吸收、了解到底宣導說了什麼,又怎樣去應用呢?

 

但這也可以說「我們也有做宣導」或「我們也有,只不過速度很快…」。大家都花了時間心力,甚至跨縣市來辦,但意義何在?這種「那沒什麼」,或「只不過」的態度和現象不少。

 

廁所求救鈴設計差 影響長者安全

 

在同一榮民之家,我觀察廁所,每個小便池旁有紅色繩線的呼叫拉手,也就是如果在廁所不舒服,可以緊急喊人求救。但仔細看,這些拉繩的長度和懸掛的高度,必須使用者完全直直站立,才可能用得上。若是坐在地上或摔倒,是完全搆不到的。

 

我們有沒有安裝緊急呼叫設施呢?有!國外有,我們的確也有,可是是這樣安裝的。七百位老人出入的地方如此,真希望它是特例。台灣目前評鑑也重視這些設施,這間榮民之家也會經過評鑑,但又是相似句型「我們也有評鑑,只是…」。這還是一間大大掛牌的高齡友善認證照顧機構。

 

就在訪視這裡前幾天,我在奧地利機場的殘障廁所看到同類拉繩,不但有,而且不只一條,若人倒在地上,可以從不同方向、距離都搆得到。這是因為,奧地利在放置拉繩的時候,有去想過,人可能怎麼用、在什麼位置用。所以,不是只要有,而是有效的裝設。

 

走過奧地利、瑞士、荷蘭、芬蘭、挪威、丹麥,幾乎都是一樣。有次看到荷蘭社區一間老人活動中心的廁所也是如此,當地朋友就說:「這是基本規格,每個地方都如此啊!」

 

制式教育訓練 參與意願低落

 

各國為了確保照顧品質,都重視教育訓練,荷蘭、台灣都如此,護理師被要求訓練的小時數也相近。的確,「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然而,「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只是」人家非常重視按著從業者的期待來設計,而我們許多是單次訓練,簽到比較重要,甚至多數人都在睡覺或滑手機、看遊戲軟體。

 

有次參加醫院辦的人體實驗審查講習,看起來沒幾個人來,不料快結束,來一群醫師簽到、答考題,然後鳥獸散。這樣會增加人體實驗審查的素養嗎?後來在一個會議提出建議改進講習方式,主持醫師微笑說:「這些我們都了解」,沒有具體改變的意思。

 

到底是制度讓醫師太忙,還是講習老調重彈讓醫師覺得來了也沒有長進,所以才應付?

 

「人在最小的事上忠心,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若放在現代化照顧服務來看,其實許多小事成就大事,每天例行的事組合起來,就構成整個照顧圖像和品質。

 

至於所謂「不義」,可能來自專業知識不足,可能來自制度影響,也可能態度,甚至品德。

 

小細節成就大事 態度馬虎降低品質

 

但一年又一年,我們的學者、專家去國外考察,在國內辦講習。一年又一年,「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那有什麼了不起,我們台灣也有,只是…」。這是我們急功近利的教育使然?還是我們的工作文化使然?還是生命態度使然?

 

至少,若一個機構組織的每個部門能常常,或有機會,以這句聖經的話來當學習座右銘,省思一番:哪些小事會發生有做與有沒有做到好的差別,或能夠發展核心價值,演繹、落實訓練來內化態度,形成工作文化。這樣,大量投資經費、人力,總才能繼續如預期效果的推進照顧品質,也才能少一點「怎麼會這樣!」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農曆春節 長照服務不得額外收費

撰文 :李惠真、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19日
  • A
  • A
  • A

農曆春節即將來臨!衛福部15日預告機構住宿式、社區式、居家式長照服務定型化契約新制,將要求服務提供單位,明定收費項目與金額,不得有服務以外的推銷、收受金錢或餽贈,也不得巧立名目額外收費。也就是說,過去春節或特別假日期間,曾有長照服務提供單位巧立名目收費或接受餽贈的情況,不容許再發生!

衛福部預計預告2周蒐集相關意見,2月送消保處審核,預計今年上半年可審核通過公告上路。未來業者若違規,且未在限期內改善,可依《長照服務法》處一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鍰。

 

衛福部社家署副署長陳素春指出,機構住宿式、社區式、居家式長照服務定型化契約新制,明定應記載收費項目與金額、提供民眾陳情管道、調整費用前應告知、約束限制需徵得家屬同意並有醫師證明及不得亂丟民眾遺物等,將來也不得巧立名目,向使用者收取契約外的其他費用。居家服務也需連續不得中斷,有任何異動要事先通知,避免使用者因未獲照顧發生危險。

 

陳素春強調,現有的長照給付支付制度規定,照服員週末、國定假日出勤,每服務一位個案,政府就會多給付770元給機構,再由機構分配金額給照服員。民眾不需增加任何收費,業者若有額外收費就是違規,可向地方政府檢舉。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到底要花多少錢?連居服員也很難算清楚…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 A
  • A
  • A

不論你我是什麼身分,總有一天都將面對退休後的生活,如果需要被照顧,那要花多少錢?一件紙尿褲要20元,一天大概需要6件;灌食牛奶一瓶50元,一天六瓶共300元……但我也實在不敢再算下去了。

文/居服員藍家蓁

 

如果有一天,家裡的長者病了,你能接受長者被照顧的時間是多久?一年?兩年?還是十年?又或者,你是否想過,在忙碌的社會裡,不是所有的長者都能幸運地和他們的家人同住在一起。陳爺爺的家,也難逃這樣的命運。

 

陳爺爺的故事

 

陳爺爺一個兒子旅居國外,一個兒子因工作常出差,而媳婦要工作,又要兼顧夫家及娘家,恨不得有三頭六臂來解決困境。這個家庭在奶奶臥床後,便請了一位陸配來協助兩老的生活起居,前前後後共有8年之久。

 

我照顧的對象是爺爺,當時他已高齡94歲了,需要靠四腳助行器行走,個頭相當高大,記憶不是很好,耳朵重聽,清醒的時間多半看書或看報紙、電視,但很快就陷入打瞌睡的狀態。

 

負責照顧奶奶的姐姐,每天重複同樣的事,沐浴、灌食、大小便處理。我常想,奶奶如果可以選擇,她還會想這樣繼續走下去嗎?糾結的情緒有時也讓我陷入無法自拔的地步。

 

爺爺和奶奶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但卻沒有任何的互動,奶奶臥床之後就再也沒說過話了,也不會動了。

 

以平均年齡來說,一般的人在65歲退休,也要過著20年的孤單生活,因為在這個世代,孩子們為了工作,有時也只能接受公司的外派,我們都無法說那是誰的錯。還好,兩老都是公務員退休,沒有造成太大的經濟困擾。

 

長照這筆帳,算下去才知多驚人

 

不論你我是什麼身分,總有一天都將面對退休後的生活,如果需要被照顧,那要花多少錢?一件紙尿褲要20元,一天大概需要6件;灌食牛奶一瓶50元,一天六瓶共300元……但我也實在不敢再算下去了。

 

我試著不去煩惱多年後的事情,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化人口快速增加,所有的問題都已浮現到檯面,我們的政府是否已激盪出相關的配套措施,來迎接長照的時代,你有真的準備好了嗎?

 

由於不堪支付高額的長期費用,最後終究還是用奶奶的名字,申請了外籍看護,那位姐姐只好離開他工作8年的地方,或許這樣是一個好的安排,因為姐姐終於可以和她的家人在一起了,我也真誠地祝福她。

 

便宜的外籍看護一定比較差?

 

在這件事情中,顯露出極大差異的同工不同酬,當外籍看護妹妹問我時,我真的不曉得該如何安慰她,難道他們出生比較卑微嗎?還是現行的制度在糟蹋人呢?大部分的人對外籍看護的印象都不是太好,過去也耳聞過不少是非,有虐待老人的、有集體遺棄的,相當可怕。

 

我所認識的外籍看護妹妹是一個很棒的人,相當認份,真是老人家的福氣,或許是信仰的力量,一直幫助她成為更好的人。我知道神已為她累積了天上的財富,也必定在適當的時刻傾福於她的家庭。

 

有一次在幫爺爺洗腳的時候,他說當年他被關在水牢裡很久,腳都爛了。確實,爺爺腳上的皮膚除了顏色不一樣之外,還特別的薄,如果兩天睡不好,腿不但會腫大、破皮,血跡斑斑,這些傷口就這樣反反覆覆地纏著爺爺,有時不好的睡眠品質,也讓爺爺在排便時吃盡苦頭,整個馬桶都變成紅色染缸,讓人冷汗直流。大家還是要重視自己的身體健康,不要將來成為別人的負擔。

 

老有所終的長照理想

 

大家還記得高中讀過禮記禮運大同篇節錄:「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

 

古人所言不假,歷代的賢者們沒有一個不是小心謹慎地運用禮制治理國家的,那我們讀的賢者都去哪裡了呢?希望有一天我們都不會自食惡果。

 

在不久之後,因為奶奶回天家了,外籍看護使用權轉至爺爺名下,我也離開了服務時間長達四年之久的工作站,但我是放心的,我真的知道妹妹會好好照顧爺爺。

 

她是一個可敬的教徒,在她心中,可為與不可為之間有一把相當明確的尺,這是讓我感到最欣慰的。當然,我們也成為了好朋友,彼此交換禮物,並深深的祝福對方的未來。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面對「病後」人生,長照不是三、兩天的事

撰文 :天下文化 日期:2016年06月16日
  • A
  • A
  • A

醫療再進步,仍有其極限,無論是照顧者、被照顧者,在重大疾病或意外前,都得先做好心理準備。在所有可行醫療當下及之後,都應該先問兩個問題:如何面對復健及迢迢長照路?被照顧者的生理狀態是可逆轉還是可延緩?

 
作者︰陳清芳 林芝安 劉惠敏
 
如何面對「病後」人生

陸爸爸的身體一向硬朗,某天突然倒下緊急送醫後,才知道中風了。他的妻子和三個兒女看著平常重視形象的陸爸爸半身癱瘓,還得插著鼻胃管、尿管,難掩焦急心疼,卻也別無他法。直到陸爸爸情況穩定,才轉到內科病房照護。

這段期間,家人不放棄任何機會,並設法轉院,始終相信陸爸爸還有機會再站起來,然而在醫院輾轉多日,家人最後終於接受現實──陸爸爸必須臥床、接受照顧。捨不得將陸爸爸送到護理之家,於是家人開始討論要怎麼換臥床、請外勞。
小真是家中長女,也是第一個發現八十歲、獨居在宜蘭的母親「不對勁」的人──母親開始會忘東忘西,變得特別容易生氣,有時甚至會動手打人。

有一次小真帶母親到台北找親戚,一個不注意母親居然不見了,小真到派出所報案,才知道原來母親根本忘了自己是和女兒出門,向人詢問要怎麼回家後,便自行坐上回宜蘭的車。

經過這次事件,小真和家人趕緊帶母親就醫,確認母親罹患失智症。小真和兩個弟妹商量後,決定辭掉工作,搬去跟母親同住,擔負起照顧母親的責任。

太多人沒有做好準備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之路,在這段過程中,無論是疾病、意外或退化造成的失能、失智,讓每個人都有可能面對照顧與被照顧的現實,就像上述的兩個例子,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但是絕大多數人都沒有做好準備。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總)與國內保險公司在二○一五年共同進行的長期照顧(長照)調查,凸顯了人們對長照的準備不足:超過九成的受訪者認
同,未來的人生可能會面臨長照需求,卻有近六成受訪者認為不需要長照資訊,七成五的受訪者表示不會主動搜尋長照資訊。

更值得玩味的是,多數人不太清楚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疾病可能造成的失能風險,若請受訪者推估長照所需時間,多數的回答是不知道或答案錯誤。

「大部分的人是被迫面對長期照顧後,才想要了解長照資訊,」陪伴家庭照顧者多年的新北市家庭照顧者關懷協會(家協)組長岳青儀說,「甚至有不少照顧者照顧多年,仍不知道原來照顧可以更輕鬆。」

需要照護的人口比想像中還多,你、我都很有可能需要及早為長照做準備。台灣人口高齡化迅速是關鍵要素,根據衛福部最新長照報告顯示,二○一五年六十五歲以上失能人數為四十八萬人,預估二○三一年將增加至九十五萬人,不過,青、壯、中年也可能成為需要照護的失能人口,估計約占須照護人口近四成的比重。

失智不是老人的專利

失智症人口也是亟需長照服務的族群,而且人數增加迅速。

台灣失智症協會依盛行率(單一時點或一段期間內,罹患疾病人數占總人口數的比例)估計,台灣六十五歲以上老人的失智人口約有二十三萬,六十四歲以下約有一萬兩千多人,共計約二十四萬兩千多人。

台灣失智症協會祕書長湯麗玉說,失智海嘯席捲全球,依據國際失智症協會發布的《二○一五年全球失智症報告》,失智症是以每三秒增加一位失智症患者的速度成長;據推估,台灣在二○四一年時,失智症增加的速度會達到高峰,平均每天增加六十三人。

「失智症不是正常老化,而是生病了,」湯麗玉指出。

儘管近年失智症逐漸受到重視,但確診率不到三成,也就是說,還有很多失智症患者沒有被關注或被照顧,可能成為社會安全隱憂,例如:失蹤、交通以及居家安全。

病人有悲傷的權利

醫療再進步,仍有其極限,無論是照顧者、被照顧者,在重大疾病或意外前,都得先做好心理準備。在所有可行醫療當下及之後,都應該先問兩個問題:如何面對復健及迢迢長照路?被照顧者的生理狀態是可逆轉還是可延緩?

接著,就是擬定長照計畫的時刻。

被照顧者的失能程度與心理狀態不同,家屬或照顧者的狀態也不一樣,換言之,到底應該怎麼做比較好,沒有固定模式可以依循,有鑑於此,家屬或照顧者更應該及早思量,未來可能需要哪些資源等事宜,才能更彈性應對或配搭離開醫療院所之後的需求。

腦中風是造成失能的主要疾病之一,以此為例,急性期的病人,約有兩成可能因中風或相關併發症死亡;約有三分之一經過復健後仍是重度失能,日常生活無法自理,需要二十四小時照護。

台大醫院老年科主任詹鼎正曾提到,約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失能者是六十五歲以上的長輩,雖然不同年齡的中風病人,初期神經學症狀嚴重度沒有太大差異,但老年人的恢復能力比較慢,失能及需要長期照顧的機會自然也隨之增加。

家總祕書長陳景寧也指出,的確有非常多家庭,在面對家人中風等重大疾病時,感到不知所措,一心期待醫療能改善病情,甚少在第一時間思考長照問題。
「只有一種人能百分百同理中風那種痛,就是中風的人,」陳景寧說。

家總出版的《家有中風病人∼家庭照顧者出院準備手冊》提醒照顧者,病人及家人都需要調整好心態,也應該保留中風病人悲傷的權利,不必急著要他們「看開」,因為更為重要的是大家一起積極面對,包括:復健、照護等未來生活必須面對的改變。

勇敢說出心中想法

「為何是我?」、「為何會中風(生病)?」無論是突然或逐漸失能的病人,都可能因為身體的疼痛及心理壓力,而感到憤怒、悲傷及無助。中風患者喪失平時最習以為常的語言、自主行動以及生活自理能力,不僅無法工作、人際互動,只能坐輪椅、拄拐杖,甚至臥床,依賴各種管線維生,仰賴照顧適者幫忙餵食、處理大小便、盥洗沐浴。

種種障礙,會讓患者自尊心受損、失去自我肯定價值,這種深深的失落及無助感,會左右患者的情緒,使人變得敏感多疑、悶悶不樂、看任何事情都不順眼、亂發脾氣,甚至怨恨世界。

被照顧者往往很難自己走出憂傷,因此,旁人的協助也就更形重要。

第一步,應該讓被照顧者充分表達自身對疾病的感受、情緒及想法,引導他們把心中的苦說出來,這樣才能設法釐清他們的需求。

從情緒支持的觀點來看,當疾病的痛苦有人願意分擔,感受到被他人關心體諒,照顧者在面對不可預知的未來時,才能更有勇氣。

此外,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需要對疾病有完整的認識,才能從心理、行為上,妥善配合治療與復健。

以中風病人來說,及早復健有助於改善症狀,進一步提升肢體功能;對於失智患者,雖然病程無法逆轉、總會持續惡化,但積極復健,包括:持續人際互動及學習,多半能夠延緩失智症狀惡化的速度,保有更長時間的良好生活品質。

學習與疾病共處

造成失能、需要長期照顧的疾病,無論復健或治療,往往不可能一夕之間就見到成效。被照顧者及照顧者都應該學習與疾病共處、自我接納,接受無法回復到未生病前狀態的現實,肯定所有復健治療的大、小進展,並試著轉化疾病的意義,如:生病後,家人之間的感情是否更緊密?是否更懂得珍惜彼此相處的時間?

此外,患者更需要感到有機會做決定、為其他人付出以及人際互動,因此給予照護時,應該讓患者在能力所及下,參與勞動、工作或簡單地付出;即便是失語、無法書寫的病人,也可透過手語、卡片或溝通板等輔助工具,讓他們表達想法。如果可以走出病房或住家、機構,參與病友組織或互助支持團體,彼此分享經驗以學習適應疾病的技巧,同時也可相互打氣及鼓勵。進一步還可透過宗教靈性活動、聽音樂、精油按摩、園藝活動等,放鬆自己,也轉移對病痛的注意力。

在傳統的家族觀念下,華人社會對於把家人送到護理之家或是安養機構,往往會感到不安,甚至有罪惡感,被照顧者也很容易產生被遺棄的不好感受。台灣長期照顧發展協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崔麟祥提醒,不應該把將家人送到機構說成是「不得已的做法」,應該當成是「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照顧」。

這一切的前提是,必須先考量被照顧者可能需要不同程度的照護,再評估居家環境、家庭人力與經濟狀況,這樣才能夠選擇出適合家庭及被照顧者的照護機構。

居家照顧不一定最好

居家照顧不一定就是最好的安排,尤其對於需要更多醫療照護的失能者,在設置護理師、值班醫師的護理之家或長期照顧機構等專業機構,反倒能獲得更好的照護;至於還可以行動的被照顧者,也可搭配安養中心或社區式的日間照顧中心(日照中心)。

不過,機構還是無法取代家屬照顧的責任及功能,被照顧者最需要的仍是家人的關懷。對於抗拒去機構生活的被照顧者,家人若是進行同理溝通,重視後續探視及關懷,則有助於緩解他們的焦慮及不安,也才能安心接受專業者的照護。

長照不是三、兩天的事

簡爺爺和簡奶奶兒女眾多,但只有沒結婚的二女兒與兩人同住,簡爺爺身體不好,平日幸虧有簡奶奶及二女兒照顧。某天簡奶奶跌倒住院,於是幾個兄弟姊妹加上大媳婦輪流請假,到醫院照顧簡奶奶,但簡奶奶總是喊著要找二女兒。

簡奶奶出院後,因行動不便,仍需要家人照顧,二女兒為了照顧簡奶奶,時常向公司請假,工作、家事兩頭燒,後來兄弟姊妹討論,希望二姊辭職,大家再一起平均分攤生活費……

長期照顧,最不能忽視的是「長期」這兩個字。

岳青儀提醒,台灣最常擔負起家庭照顧者角色的,是五十歲至七十歲的女性,照顧時間平均可長達十年。不過,近年也常見約三十歲至四十歲的年輕照顧者,特別是中風等重大疾病造成的失能有年輕化的趨勢。然而,無論年齡及性別,大部分照顧者都沒有照護專業,過去恐怕也很少思考照護問題及責任,每個照護經驗的開始,必定充滿擔心及憂慮。

支援家庭照顧者十年以上,岳青儀發現,在長期照顧的前兩、三年,大部分照顧者會把焦點放在病人身上,也會經歷抗拒面對現實的階段,無論是到處求醫或尋求民間偏方,總希望能夠改善患者的失能狀態。
 
作者︰

陳清芳/
從醫藥記者出發,以公衛社福大小事鋪路,在鍵盤上練功,至今仍未出師,希望將輕盈的、沉重的、美麗的、醜陋的、青春的、老邁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化為跳舞的文字,躍進閱讀者的腦裡。

林芝安/
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曾任《康健》雜誌主編,作品有《外國旅人遇見台灣驚豔》、《沒有圍牆的醫院》、《真逆齡:醫學實證,超越抗老的大智慧》、《一個人的價值高於全世界──天主教善牧基金會的故事》、《關鍵時刻──邁向全民健保改革新紀元》等書。

劉惠敏/
陽明大學衛生福利所碩士,曾任非政府組織(NGO)工作者、《聯合報》醫藥記者,現為自由撰稿、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常務理事,著有《營養聖戰40年》。好奇型,過敏座,小小腦袋趕不上好奇心,人生不甘於一種選擇,採訪書寫是社會參與之其一。


出版:天下文化

書名:台灣長照資源地圖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