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足球翻轉人生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你才站得起來」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31日
  • A
  • A
  • A

台灣男子足球在2016年6月陷入史上最低排名,卻在前陣子以2比1逆轉勝巴林、世界排名締造新高、主場5連勝、還拿下59年來首座國際賽冠軍,大家難免會想說:這是同一隊嗎?

文/盧建彰

 

差別在哪呢?當然是球員本身起了變化,但不是加入了超級明星球員,而是所有球員全成了超級明星。

 

提倡「性感足球」 球員火力全開

 

原來,請來了位英國教練懷特(Gary White),他提出「性感足球」(Sexy Football),但這可不是一種戰術,而是一種更高層次的信念。

 

強調的是球員在球場上的情緒和投入,要充滿自信和興奮,比起陣形、技術等等,他更在意球員對比賽的看法。

 

我來節錄一段他親口說的話,實在太打動人了。

 

懷特說:「我們必須翻轉台灣足球思維,不能老是把自己當成弱隊或小國,上場就是要戰鬥,該攻擊或發火都要表現出來,尤其在主場,不能讓對手覺得來你這裡就是要穩拿3分。比方被對手撞,應該是全部人要衝上去找對手或裁判理論,而不是自己默默原地爬起來就算了。」

 

性感足球概念 企業國家也適用

 

我覺得,把足球兩個字拿掉,也非常成立,也太成立,太適合當代的台灣了。

 

我光是把這段再抄寫一遍,都熱血沸騰起來,企業內部面對挑戰,如果可以所有成員一起,理解目標,並且為目標拼搏,就太棒了。

 

國家更應該這樣,雖然每個人彼此在場上的位置不一樣,功能也不相同,可是遇到國家大事,就一起面對對手,一起衝上去,一起圍上去。

 

還有一個提問,我們自己的人生,性感嗎?

 

對自己心動 做得漂亮才活得漂亮

 

我們在職場上多數時候的選擇,都是明哲保身,也確實需要,有些時候,你甚至會覺得對的事,就留給別人去做吧,讓別人去出頭。總是講究溫良恭儉讓,總是壓抑情感,只是情感壓抑久了之後,反而失去了情感,不再為事情感到興奮、激昂,不再為人投入情緒、熱愛,那,是不是也少了些樂趣?

 

我們總會想活得漂亮,但事實上,躲起來,並不會多漂亮,(噢,躲得漂亮!這種話怎麼樣都不太像讚美),只有你做了什麼,那個什麼才會讓你覺得,漂亮。

 

你對你會怦然心動嗎?你對你會尊敬嗎?你對你做過的事感到自豪嗎?

 

用一個詞來形容,是精采獨特,還是只是辛苦忍耐?

 

你對你將做的事會充滿想像、無比興奮嗎?

 

問題並不難,但回答問題有點難。

 

但這問題不重要嗎?

 

畢竟,做得漂亮,才活得漂亮。

 

無法迴避的問題 你喜歡你自己嗎?

 

你喜不喜歡自己,當然是個很終極的題目。

 

雖然,平常我們會替代成「你覺得自己的人生有意義嗎?」不過,問多了這種高深且重複頻率高的問題後,我們難免會疲乏,難免會無感。

 

但事實上,也許,真正的提問是:到底我喜不喜歡我這個人、我做的事?因為最後那天來臨時,我們多少無法迴避,無法迴避那個人的目光,無法動彈,無處可逃,你得迎向那個人的目光,回答那個人的問題。

 

他的問題就是:你值得他喜歡嗎?

 

而他就是你。

 

生命是一場創作 你為所愛做了什麼?

 

創作有時候不是那麼容易,有時又容易地要命。因為你不去做,你自己會受不了,你自己就有禍了,你自己會覺得,要命,我怎麼沒去做呢?

 

生命是一場創作,而不只是工作。拿掉名片,你還剩什麼?而你遲早得拿掉名片的,那你的創作如何呢?創作雖然可以談很多,但最後,還是得回到一個核心,那就是,你,你和你喜愛的、你厭惡的之間的關係。

 

有個小竅門,就是問自己,為我喜愛的做了什麼?

 

有時候,我會問自己,到底有沒有什麼不同。一件事物因為我喜愛它,究竟有沒有什麼不同?

 

如果沒有不同,表示我喜歡它跟我不喜歡它,對它沒差。

 

如果沒有,表示我的價值觀,我的道德良知,在這世上,無足輕重。

 

因為,我從沒為它付出什麼。

 

它或許也沒關係,但「我」,終究是個無足輕重的存在了,在我明明關心在意、感興趣的領域裡。

 

我們就是市場 付出行動展現支持

 

比如,你以為書店一開門就有錢拿嗎?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逛書店,卻不買書,你就是在佔便宜。你佔了書店的便宜,你也佔了跟我一樣買書的人的便宜。

 

我們常說交給市場機制,可是卻忘記,我們就是市場,我們應該要投票,用鈔票投下贊成票,實際地支持我們喜歡的事物,否則他們會消失。

 

你知道,你對喜歡的事物跟不喜歡的事物,如果都一樣漠不關心,那對這世界來說,你有沒有喜歡,根本沒差。我的意思是,有你跟沒你到底差在哪裡?

 

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書,你就該買書,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看小說,你就該買小說,否則,你喜歡的,遲早會成為你懷念的。

 

你喜歡的,遲早會成為你懷念的。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 你才站得起來

 

就像足球一樣,你也可能很會踢球,擁有優異的技術、天生異秉的體能、豐富深刻的經驗,但你只是在場上晃着,你不投入,你無心,你也無意,你其實也就是無能。

 

無能,再怎麼想,都不太性感。

 

為你在意的站起來,你才站得起來。而且,為你在乎的站出來,挺身而出,捲起袖子,你站起來也才有意義,否則,你也只是站着而已。

 

你真心在意的,應該就是你要衝出去的,你會全心投入,不害怕別人怎麼說,不隨便放棄,更不輕易停下腳步,因為你關注,因為你放入了真感情,因為你是為了你而做,你不是為了辦公室氣氛,不是為了老闆目光,你考慮限制,並且超越限制。

 

當你這樣,你就是在創作。

 

別人無法說什麼,因為不管說什麼,他都沒你性感,至少在你眼裡,你追求的是你,你追求的不是他,你要得到認同的,是你。

 

當你這樣,你的眼睛一定是發亮的,你一定是整個人發亮的,你一定活得發亮,你是你自己的超級明星球員。

 

你是你人生的創作者,你性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50歲後,夫妻各過各的更自在!享受自由生活,女人一定要準備好這2件事

撰文 :大人的孩子氣 日期:2018年01月12日
  • A
  • A
  • A

許多年前我看過一個調查統計,問已婚人士感覺幸福的比例。結果覺得自己很幸福的人大概一兩成,不好不壞的人佔一半,水深火熱的大概三成。也就是結婚之後感覺不幸的人比幸福的人還多。

文/石芳瑜

 

很多人忍著不幸的婚姻,多半有不得已的原因,通常是為了小孩,有時是為了面子或是不想認輸,最慘是遇到家暴,離婚比不離婚困難,這一項我真的就建議要找尋法律或專業的協助。有一部改編自史蒂芬‧金小說的電影《熱淚傷痕》,講的是一個不幸的女人,趁著日蝕那一天挖一個地洞,造成「意外」,讓不斷傷害她的恐怖老公掉到洞裡。

 

「Sometimes an accident can be an unhappy woman's best friend.」電影裡這樣說。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智慧跟勇氣。

 

「不愛了,就離婚吧。」對多數人來說可能也不是理想的選擇。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伊莉莎白‧泰勒那樣任性且費洛蒙四射,一開心就結婚,一不開心就離婚。而人類這種「動物」,很多科普書上會告訴你,人的天性並非一夫一妻。還有人說戀愛的長度一般是兩年,站在生物的觀點,可能是交配之後就可以冷卻或是拍拍屁股走人了。

 

可是人類作為情感細膩的動物,還有社會功能的種種考量。婚姻很多時候是為了財富分配、權力結盟,或者是最基本的,給下一代一個比較安穩的成長環境,畢竟人類小孩待在父母身邊接受保護的時間,大概是所有哺乳類動物裡最長的。慢慢的,夫妻間的愛情也就走向了親情。

 

不愛了(或不那麼愛了)有很多原因,有些人天生多情,於是外遇發生了,被外遇的一方受到傷害有時就很難再那麼愛下去。有些人是結婚之後越來越發現個性不合,一覺醒來,突然懷疑為何睡在這個人身邊?

 

愛得越久的婚姻通常可以維持得越久,我們看到很多大學就是班對、畢業後多年才結婚的夫妻,婚後通常可以長長久久。或許是「習慣」了,但多半是因為時間真的刻出了愛情的深度。閃婚閃離的狀況一般來說最多,熱戀退卻之後,才發現彼此間的差異還不小,簡單講就是「愛情鬼遮眼」。

 

有些人小到連擠牙膏的方式不同都能吵,乾脆還是單身好。但有些人可能愛情失去了,卻轉成了親情或友情,或是一種同舟共濟的夥伴關係。於是百分之五十的人,認為自己的婚姻不好也不壞,也就合情合理。

 

我一個女性朋友超過四十歲才結婚,問她是因為終於遇到了真愛嗎?她說倒也不是,就是剛好遇上了,年紀都不輕了,所以有人作伴也好。與其說和先生是戀人,不如說是朋友。這也是一種婚姻狀態。

 

但這都算是好的。有些婚姻裡的愛情真的已經遠離了,於是「卒婚」這個名詞出現了。年輕一點時為了孩子、為了家人、為了面子……種種原因而不想離婚的伴侶,忍到了中年之後突然發現其實也不需要離婚了,不離婚也有好處。

 

「卒」婚的意思是從婚姻中「畢業」了,不分手也快樂,保持距離的婚姻關係。「理解每個人的差異,並互相承認各自有不同的興趣和想法,不須總是再一起,也可以分開生活,或去不同的地方旅行。但因為是家人,還是互相扶持。」《卒婚》一書的作者這樣寫道。

 

老實說,這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難不成大家都以為老夫老妻每天都在問:「老ㄟ,你今天要吃什麼?」有一種常見的狀態叫「分居」,另外那些白天在公園跳土風舞的老太太,老先生在家裡讀書、睡覺的夫妻,各自做自己喜歡的事的夫妻,大概就是卒婚了。只是過去大家沒有說出來,心照不宣而已。

 

《卒婚》這本書採訪了六對各自過著充實後半生的夫妻,說是「嶄新的生活型態」倒也不至於,但是值得一些人參考或釋懷吧。

 

時代在變,以前人不好意思說的事,現在都可以了,比如以前大家覺得女人結婚了就要當賢妻良母,照顧小孩就要講得甜甜蜜蜜,現在便有人大膽誠實地說出育兒與生產之苦,並且獲得許多共鳴。而婚姻中的愛情淡化了,也不必裝恩愛,或是被愛情至上的人詢問:「那你們為什麼不離婚?」現在有一個理直氣壯的名詞告訴你:這叫「卒婚」。

 

再說結婚都可以再婚或復合,畢業之後難道不能重修學分?但是我還是老話一句,無論是單身女人或是已婚,密密合合的伴侶可遇不可求,即使沒有人是一座孤島,但是學習獨立、喜歡獨處,還是享受黃昏最好的準備吧。

 

掌握樂活資訊,點我加入幸福熟齡LINE好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幸福「五老」新解 教你活出第三人生的積極面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8年01月11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很多人說,要擁有幸福的「退休人生」,一定要具備以下「五老」:老伴、老友、老本、老居,和老身,然而我卻認為這些都太被動、太消極,好像如果不能牢牢抓住,晚年就會非常淒涼。誰說老來就不能有「新」意?

老伴

 

我當然不是在鼓勵大家拋棄老伴,去追求一段黃昏之戀,而是說千萬不要老夫老妻整天膩在一起。到了第三人生,夫妻已經牽手度過二三十年,年輕時熱戀的感覺,應該早就被家庭生計、子女教養等等責任消磨得差不多了,此時能相敬如「賓」已屬不易,只要不是相敬如「冰」、如「兵」,就要心滿意足了。

 

日本有一度很多婦女在先生一退休之後,就立刻提出離婚的要求,但現在他們用「卒婚」來維繫原有的婚姻關係。「卒婚」一詞取自「卒業」,也就是要從婚姻中畢業,進入下一個階段:各自開創並擁有屬於自己的社交圈,但仍維持著原有的家庭生活。這樣做,才不會經常要勉強彼此參加對方的聚會,而且也因為參加不同的活動而會產生很多新的話題。以我為例,我因為寫作而認識很多新朋友,太太則因為參加社區舞蹈班而結交了很多新閨蜜,都讓我們的日常生活更多采多姿。

 

老友

 

沒有老友的相互打氣、打屁,第三人生肯定會很寂寞。老友相聚,真有談不完的年少豪情,甚至還有很多陳年八卦可以彼此吐槽,但久了之後,這些話題終究會因為不斷重複而漸趨乏味。最近我真的有點厭倦參加同學會,因為大家都上了臉書,每個人的近況都不斷更新,導致真正見了面之後,彼此關心的熱度卻明顯降溫了很多。

 

第三人生一定要努力結交新朋友,才能讓生活因為有了新的視野而更加豐富。新朋友哪裡來?至少要走出家門才可能認識啊!所以在第三人生,絕對不能讓自己成為宅男、宅女。我在之前的文章曾提到,跟團旅行最容易交到新朋友。我和太太在近幾年的幾次出國旅遊中,至少就交到二三十個新朋友,回國後還會繼續相約出遊、露營、聚餐。此外,透過共同的興趣與學習,也是交新朋友的重要管道。

 

老本


這兩個字會讓人誤以為絕對不能做任何投資,因為萬一虧損就會吃掉好不容易存下的退休生活費。投資當然有風險,但如果緊守著老本,就會產生「萬一花光了退休金卻還沒走,怎麼辦?」的焦慮感,然後就不敢開心花錢,又怎能有較好的退休生活品質?

 

只要選定每年都有穩定配息,而且絕對不可能下市變壁紙的股票,其實就不用擔心自己承受不起投資所帶來的風險。我從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幾乎只買「元大台灣50」這檔台股最具代表性的ETF(指數型基金),讓我投資非常安心,因為不用選股就不會焦慮,而且每年都有不錯的獲利率,我甚至還因此寫了很多本書,來分享這個既簡單又安穩的投資經驗。

 

老居

 

進入第三人生,如果沒有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除非你有幾千萬的存款在身,否則很難不成為「下流老人」。但是,就一定要終老於這間老宅嗎?或許我們可以有更開闊的思維。台灣每個縣的最大城市,其實生活條件都已經非常接近,因此我們不該排斥換個地方居住。

 

例如把台北市的房子賣掉,然後去台中、台南,或花蓮買房子搬去住,立刻就能多出好大一筆錢來過更舒適、更闊綽的生活,這其實是最簡單的「退休理財術」。如果你希望有更自由的生活方式,也可以考慮輪流到每一個大城市租房子,然後long stay幾個月,甚至一兩年,把那裡玩透透。若要long stay,請千萬不要把老宅賣掉喔,因為還可以和銀行辦「以房養老」,充分發揮老宅的財務價值。

 

老身

 

這是「五老」中唯一不能有「新」意的,也就是體能已經不堪負荷的事情,就千萬不要勉強自己能回春。不過,要活就要動,所以生活絕對不能過於懶散。我這一年來,只要沒碰到下大雨的天氣,都盡可能達成「一天走一萬步」的目標,具體成果就是能完成大陸黃山的健腳之旅。

 

定期健康檢查絕對有其必要性,如果已經需要定期、長期服藥,也不要排斥。人的壽命終有結束的一天,因此當然不該讓人生最後階段在痛苦中渡過。除了平日小心照顧自己的身體之外,也請事先簽署「放棄急救同意書」,屆時即可不必再做無謂的治療,讓自己有尊嚴地離開,才是幸福的一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跨出去!熟悉那不熟悉的感覺

撰文 :人生該是場創作 日期:2017年12月01日
  • A
  • A
  • A

讓自己待在不熟悉的地方,其實是種刺激,刺激你有不一樣的感受,也刺激你不一樣的觀點。

文/盧建彰

 

多數時候,我都會覺得我們的消費行為,其實在試著擴展我們的人生經驗,讀一本有趣的書,看一部精采的電影,吃美味的食物,穿不同風格的衣服,開不一樣的車,你當然不必去追求世界所習慣的規則,更不必從眾。不過,盡其可能地用較少的資源,去擁有更多的經驗,好讓自己變得跟原來不太一樣,我覺得這值得有意識地努力讓它發生。
 

畢竟最後人生的清點,點的是個人的生命經驗,可不是貨幣多寡。

 


▲你有拆過你的玩具嗎?(圖/Pixabay)

 

拆你的玩具

 

我曾經請教過一位旅居國外的創意人,有沒有什麼對創意養成的建議,她說,你一定得去不同的地方住過,真的在那裡生活,去當地人平常買菜的菜市場,去他們孩子上學的小學看看,更進一步的話,找當地的資深人士聊天。

 

不過想讓自己待在不熟悉的地方,也不一定只能去旅行觀光、出外生活,你可以讓你熟悉的東西變得不熟悉就好啊。

 

我們小時候整天都在作怪,都在把東西弄壞,其實,把東西弄壞不是真的弄壞,比較像是讓它有不一樣的用途,一個被拆開的玩具,其實立刻就增加了一個嶄新的用途,除了原本玩的功能外,它還可以讓人看到機械結構,還可以讓人感受到外表與內裡的不同,那種幻妙的感受,從你把它拆解開來的時候就發生,那絕對和你日常的生活經驗不一樣。

 

現在抬頭,就把你第一眼看到的器物拆開吧,那感覺,不純粹是樂趣,但一定是獨特的。

 

搭沒搭過的公車

 

這是我爸跟我說的。

 

他那時到台北重考,獨自一人,假日時不知道要幹嘛,他就會從南陽街補習班附近的台北車站挑一台公車,隨性地上車,然後到沒見過的地方,又隨性地下車,在那四處走走,之後再搭車回去。他說這是一種非常有安全感的冒險,因為公車終究會再把你載回到出發的地方,而你只需要付出非常便宜的公車票錢,就可以有完全沒有預期、沒有計畫的新鮮旅程。

 

我後來也試著這麼做。

 

因為我是台南市的小孩,並不習慣搭公車,直到上台北工作,我想起爸爸的這段奇妙旅程,我就也依樣畫葫蘆,不過是在另一種情境。

 

記得那次是為了要趕去上班,剛退伍進職場菜得跟什麼一樣的我,摩托車卻壞了,大雨中,我只好搭公車,可是煙雨濛濛間,車一直沒來,我很焦急,雖然
是在廣告公司上班時間相對比較自由,可是以我的新鮮程度,要是比老闆晚到,恐怕也不太好。何況,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心中的焦急,真不好說,和同事不熟,沒人可以聯絡,孤獨又孤單的異鄉遊子,不敢隨便打電話跟老闆請假說會晚點到,大概是很害怕請假會影響到對方對我的印象吧,可是大雨那麼大,車又一直不來,怎麼辦呢?

 


▲你還記得你第一次搭公車是什麼時候嗎?(圖/Cheng-en Cheng,Flickr CC BY-SA 2.0

 

終於,公車來了,透過行道樹間,我看到灰色的漸層裡,有個長方形物體慢慢接近,仔細看車號,欸,跟我該搭的差了一號,怎麼辦?

 

算了,差一號應該差不多吧,就像門牌號碼一樣,應該會開到公司附近吧?我再走過去就好了,於是,我毅然決然地上了車。

 

大家應該立刻猜到我這北七行徑,創造的結果如何吧?我就這樣走上我父親的奇幻旅程了,不過差別是父親那時是休假,我則是趕著要去上班的小上班族,眼看著車行方向非但不是朝我將去廣告公司所在的光鮮亮麗信義區,而是出城離境上橋往翠綠市郊去,我想,早知道,我應該直接請假在家睡覺算了。

 

可是看著窗外陌生的景象不斷出現,你到了從未去過的地方,你有種幼時外出遠足的新鮮感,更有種無法控制不知去向的感覺,而那種失控感,其實就是每次你在玩滑板,第一次騎腳踏車,第一次提案,第一次對三千人演講…伴隨而來從背脊根處傳上來的有點癢癢有點緊張的感覺,那是你在千篇一律、充滿掌控的生活裡無法得到的,那很珍貴。

 

有時,我們在追求的是這樣的刺激,不是不安全,而是一點點不安感,好讓自己的知覺打開,好讓自己對環境重新有敏銳的感受,好讓自己能夠重新觀察原本覺得習以為常、毫不在意的環境。

 

在既定的軌道上,不花太多代價卻有新的感受,感覺上不是很賺到嗎?

 

多給10塊錢

 

跨出去,不單是地域性的跨出,更該是生活習慣的逾越,當然不必要是道德層次上的逾越,但可以是反方向的行為。比方說,通常我們買東西,都會殺價,那,如果是給對方更多呢?如果你買菜,比對方要求的多給個十元,會怎樣呢?

 

通常對方一定會覺得你弄錯了,而想退你,你當然可以拒絕,更可以進一步說明,因為你覺得他的菜漂亮,你願意為這次愉快的購買經驗付出較多,你猜對方的反應會是如何?一定是笑顏逐開的,一定會綻放你今天見到最美的笑容。

 


▲菜市場的人情味,只有走過才能體會。(圖/安比小姐,Flickr CC BY-SA 2.0)

 

只花十元,就可以看到最美的笑容,我問你,難道不值得嗎?

 

金錢是一種,情感交流也是,我喜歡和每個買東西的對象聊天,因為我知道他們的工作很辛苦,有時也很枯燥無聊,他們也渴望除了價錢上砍殺的對話,我也渴望除了貨品外的生活故事交換,所以我都會多花個十分鐘,跟他們聊聊市場,聊聊孩子的學校,聊聊生意的好做難做。

 

簡單說,我花一樣多的錢,卻除了享受那商品外,我也享受另一個我沒時間也沒機會經歷的人生,就算只是千萬分之一,也是多得的。

 

跨出去!

 

怎麼創作新經驗,我也還在學習,不過有個朋友告訴我一個訣竅,就是當上帝問你的時候,你只要說好,我自己覺得蠻受用的。

 

當你面對遲疑時,大概表示這事就不會是你慣常會去做的。這時候,你當然要進行風險評估,依過去生活經驗,你也一定會立刻進行風險評估,這時如果覺得丟臉是可能的,或者不熟悉的枕頭可能會讓你睡不好,當你想到這幾項,大概也表示你會遇到的危險不高,否則你應該在更高風險的項目裡打轉或打住了,根本不會想到這麼低風險的可能。

 

這時,你必須要做一個非常重要的動作,就是,只要說好就好,然後跨出去。就好了

 

跨出去,我猜,就不一樣了。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退休後最重要的功課!擁有快樂第二人生,一定要放下的2件事

撰文 :第三人生任我行-施昇輝 日期:2017年10月16日
  • A
  • A
  • A

日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正式對外宣布,將在明年六月這一屆董事任期結束後,不再擔任董事長一職,甚至也不續任董事,更不會再過問經營管理之事,媒體把他的交棒稱之為「裸退」。記者會上有人問他會不會處分手上的持股,他笑笑說:「這要看未來兩位接班人的績效了。」

原本投資人都擔心張忠謀退休會對股價造成衝擊,沒想到股價從此一路創走高,甚至市值已衝上全球第25名。他的退休雖然不能說是利多,但至少絕不是利空,關鍵在於他的完全「放下」,展現出了他對繼任者的完全信任。

「放下」絕對是個人展開第三人生最重要的心態。大部分人最不能放下的就是「子女」和「金錢」。

很多父母愛說:「就算子女年紀再大,但在父母眼中,他們永遠都是小孩。」因此,到老都放心不下子女,擔心他們的經濟、家庭、事業,甚至是他們的健康。就是這種心態,才造成社會上這麼多「媽寶」,也使得啃老族越來越多。大家真的該學學張忠謀,給兩位接班人(子女)足夠的磨練,然後非常放心,也很有信心地交棒給兩人(讓子女獨立)。

我的大女兒剛上大學不久,我介紹她去一個朋友創立的公司做暑期打工。她不是很喜歡,又礙於我的面子,所以不敢輕言辭職。到了下學期開學了,才結束了這次的打工。她後來請我不要再幫她介紹工作了,因為老闆是我的朋友,她很怕表現不好讓我沒面子,所以壓力一直很大。這件事,讓我第一次覺得「放下」真的很重要。

第二次的啟發則來自我的兒子。他念的是某大學的音樂系,而且一人獨自在外居住。有一次,在家裡練琴到很晚,讓鄰居非常生氣,甚至還請警察來處理。我知道後,就請他告訴我鄰居的電話,想帶個禮物登門去道歉。兒子跟我說:「爸爸,我已經成年了,這件事我得自己去解決,你真的不必去道歉。」他這句話完全敲醒了我,真的該放下了。後來,他親自登門道歉,現在甚至還和這位鄰居成了好朋友。

我現在唯一還沒放下的,是幫三個子女投保20年期的終身醫療意外險。我跟他們說,我若還能活20年,就能幫他們繳完所有的保費,若不能,剩下的就由他們繼續去繳。很多人為了規避遺產稅,會陸續把財產移轉到子女名下,結果子女等完全移轉到自己名下後,就對年邁父母不聞不問,這種新聞真的屢見不鮮。以前的人是「養兒防老」,現在卻要改成「養老防兒」了。我情願幫他們繳保費,也不要為了規避遺產稅,就把財產移轉到子女名下。

 

最簡單的遺產稅規劃:開心把它花光光

 

我的遺產稅規劃很簡單,就是「開心把它花完」,也就是對「金錢」放下。很多人到了第三人生仍拼命賺錢,一來是因為對未來生活沒有安全感,二來恐怕也是因為對子女無法放下。前者是深怕「錢用完了,人還沒走」,後者是擔心「留給子女太少」。

除非你非常有錢,即使一年花幾百萬元都花不完,否則進入第三人生後,還是要透過簡單安全的投資,來賺到「足夠」生活的錢。然後,只要覺得值得,就該義無反顧地去花,因為這時的花費都是打八折。真的嗎?

2014年,我決定帶老婆去地中海搭郵輪,一人索價超過25萬元,兩人就超過50萬元。老婆有點捨不得,我跟她說「別擔心,其實用九折就可以去了。」她問:「真的嗎?」我說:「如果不花這50萬元,就會成為子女繼承的遺產,國家會課10%的遺產稅,也就是5萬元。因此不管我們去不去地中海,都要支出5萬元,所以我們這一趟其實只花45萬元,另外5萬元是國家出的。」她這才恍然大悟,開心跟我出遊去。

當年遺產稅率是10%,所以所有花費是打九折,現在遺產稅率已提高到20%,所以未來花費更划算,因為是打八折了。

別放心不下子女,別捨不得花錢,才能擁有自在樂活的第三人生。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從副總裁變蛋黃小丑!「50歲後,我的第二人生超級精彩。」

撰文 :許秀惠 日期:2017年06月19日
  • A
  • A
  • A

人生如果還有第二次機會,你想怎麼過?現代人退休後,平均超過20年的下半場,正是第二次機會,為了這個年過50之後會到來的人生,
有人早早就開始規畫準備,有人積極學習新技能,有人歷經迂迴曲折,終於柳暗花明,尋得快樂。

後50歲的人生,可以是一部又一部充滿故事的銀色樂章,樂活退休的人生不算難,樂活之外,還能為別人帶來喜悅與助益才難,這樣的第二人生,銀光中帶著迷人彩光,正是本刊寫給讀者、關於退休的快樂報告。

退休,是一道人生大考題,考試的題目是:你的人生下半場想怎麼過?每個人答案雖然不盡相同,但是歸納起來,不外乎是希望自己的人生下半場能過得快樂充實;只是,人人想得美好,卻不是人人都能如願以償。

日本趨勢專家大前研一做了人生下半場的絕佳示範。他五十歲以後的人生動靜皆宜,「春夏秋三季玩越野車,冬天則玩雪車……。如果到澳洲,就玩水上摩托車」;本來就擅長單簧管的他,五十歲以後還開始學陶笛、小豎笛,不但充滿旺盛的學習動力,生活更是熱情洋溢,在《後五十歲的抉擇》書中,他則這麼寫道,「五○世代,是思考第二人生,將思考化為行動的『轉折』時刻。」如今,他已經跨過七十門檻,人生依舊充實精采。

新趨勢 台灣高齡者創新高,一年激增十萬人

大前研一所提及的,放到台灣也極為適用。高齡化已是台灣社會的重要課題,六十五歲以上人口在二○一四年創新高,單年度增加人口一舉突破十萬人,十年來共增加近六十五萬人之多;這群高齡人口在後年二○一六年,便將首次超過幼年人口(零至十五歲),這已是台灣現有人口結構的面貌!六十五歲以上人口變多、平均壽命增長,未來長長的二十年時間等著,舊式退休觀念是該跟著「退休」了。

台灣也有一群如大前研一所說的「五○世代」、甚至「六○世代」,用積極正向的心態,掌握退休後發球權,他們的下半場,展現出一個全新的人生面貌,以自己上半場累積的經驗智慧,用於回饋、用於傳承、用於發掘自我……,不僅自己精采,更為別人帶來無形的影響。

從資訊副總退下來的黃世岱便是如此,早在職場的後五年,他就逐漸把時間、精力移到未來想做、有興趣做的事情上。他認為像他這樣的戰後嬰兒潮世代,取之於社會多,如今更該回饋,於是他去上課學小丑,用「蛋黃」的藝名到養老院表演,娛樂老人,把回饋化為行動。當他看到老人家及其家屬的開懷大笑,「我還能這樣做是有福的,施比受更有福!」

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前所長薛明玲去年才退休,但在退休前的十年就思考退休這道題目,思考「下一階段想怎麼過?」他做足了準備,從財務、健康、興趣、生活圈逐一架構出心中的藍圖,為自己寫下「能從容自在生活」、「用專業去做能創造價值的事」的目標,如今,他按部就班,第二人生確實「從容又自在」。

再如實踐家專(實踐大學前身)提早退休的教師周美惠,現在成了環保尖兵,反核、宣導節能綠建築,每一個台灣目前最該重視的議題,她都站在第一線,像個傳教士到學校、社團進行「思想改造」,希望影響更多人,即使七十五歲了,熱血絲毫不減。

也有如海軍艦長郭慶年、奧圖碼董事長李有田等人,即使突然退休,經歷一段失落、撞牆期後才找到「重新開機」的按鈕,在教導失業族群廚藝、在創造城市綠景觀上,寫下令人驚豔的第二人生。

新定義 人生下半場,可以自主又利他

這群人為退休人生寫下新定義,人生下半場應當「既充實地過日子,又能有益於他人」,這種利他的第二人生,格外有意義,尤其,根據衛福部、長庚醫院的現有研究資料均顯示,台灣的老年人口並不快樂呢!

高雄長庚醫院副院長張明永針對老人做過研究,發現約每五位老人,就有一人具有憂鬱傾向,衛福部的統計數字也顯示,一三年時,使用抗憂鬱藥的人數中,五十一歲到六十四歲占七.三六%,六十五歲以上占比超過一成,不但是越老越憂鬱,而且數字從十年前就逐年增加。

高齡退休族不快樂,在精神科醫師眼中,問題出在「無所事事」,背後的因素在於對五十歲後的時間長度缺乏認知,未能意識到自己將有第二次機會、將有超過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時光可以創造更多可能,乃至於任由後五十歲的日子撲來而毫無準備。何況,憧憬容易,行動難,若欠缺準備與計畫,一旦驟然進入退休模式,心理還未調適好,導致自我否定懷疑、生活消沉,出現憂鬱傾向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想成為那憂鬱的五分之一,就要從好好解出這道退休考題開始。本期報導的「黃世岱們」,正為我們示範了人生下半場的各種可能,希望讀者從他們充實、快樂又利他的第二人生中,得以觀照自己的需求,書寫出自己的精采劇本。

 

Photo: DariuszSankowski  , CC Licensed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