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外勞、送機構之外,誰來照料爸媽的心?

撰文 :銀髮心棧、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29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這個問題應該很少受到關注,因為大家通常只想到,當父母無法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時,是要送機構、請外勞還是有家人照顧。但所謂生活起居的照顧,並不一定包含了照料父母心理上的需求。那這到底是誰的責任?

在西方社會,年長者自主性比較強,超過六成以上的年長者都是自己與配偶居住或是獨居,他們的心理需求多數時候必須要自給自足。然而因為每個人的需要不同,只要自己能夠自得其樂,年長者也不見得一定要有多少的社會參與,或是刻意做哪些事情,自己才會心理上覺得滿足。

 

但畢竟人都是渴望被關注的,對於退休後的年長者來說,家人很自然成為少數可以關注他們的對象;若子女能夠適時提供一些關心,通常會有很好的效果。除此之外,社會也應該擔起一些責任,適時給予年長者關心,讓他們知道自己還是社會重要的一份子,也會對年長者很有幫助。

 

最後,給大家一些建議:

 

1.年長者要勇於做自己的主人,不要委屈了自己。很多研究都顯示,年長者若對生活有掌控、有目標,身心狀況都會比較好;誰會比起你自己更了解自己呢?所以勇敢當自己的主人,提升自我效能是好處多多的。另外,因為現在的晚輩不一定懂得老一輩所謂的應對進退,若期待晚輩要做些甚麼,與其一直空等,不如直率的告訴他們,即使不一定講了就會有用,但至少心情上會比較舒坦。

 

2.子女應適時表達對父母的關注,即便是小小的舉動,只要是真心的,都會讓父母的心暖暖的。如果不是真心的,就算送上了昂貴的禮物,效果也會打折的。

 

3.若有意願,可以參與社會上特別提供給年長者的服務,唯有主動出擊,才能夠有最多的收穫!近年來其實非常多規劃給年長者參加的活動,但往往因為受限於資訊的傳達,沒有廣為人知,有點可惜。若有好活動,記得要口耳相傳。

 

4.如果主要照護者不是親人,盡可能調整心態,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對雙方都是有好處的。

 

5.未來的時代,很有可能是由非人 (機器人等) 來照顧年長者,大家可以思考一下,要怎麼在這樣虛擬的環境中滿足自己的心。

 

(本文經銀髮心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該送中風的奶奶去機構嗎?社工師4點考量很專業

撰文 :愛長照、圖片來源:達志 日期:2018年01月23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決定將奶奶送至機構的關鍵在於,機構有護理、社工及照顧服務專業的人員,提供24小時的照顧服務,減輕家屬的負擔。因為,中風後最重要的就是把握黃金復健期,養護機構內可以透過定期復健與專業護理人員的協助,穩定病情外也降低二次中風的可能。

文/沈佳蓉

 

又是濕冷的冬天,觸發我回想起四年前那段奶奶中風後住在養護中心的日子。

 

依然記得最後一次開車上山,到養護中心看奶奶的情景。在9度的新店山區吹著夾雜細雨的冷風,看著原本個頭不高、有點豐腴的她,卻在中風過後的三個月內兩頰開始消瘦了。坐在一群長輩中的她,顯得有點憔悴,但看見我時眼神似乎多了些亮光。

 

我們之間沒有太多的言語,當我叫了聲:「阿嬤!」時,心中卻有著難以言喻的情緒。

 

說來慚愧,長照一直是自己決心投入的領域,但脫離專業的角色、回歸家庭時,我也只是個難以下決定的家屬。當大家把照顧計畫交到我手上時,角色轉換後,我其實就跟所有的家屬一樣,心情徬徨且茫然,深怕任何一個決定,都讓她受苦。

 

然而之所以選擇將奶奶送進機構,有幾點考量:

 

1. 家中潛藏的不友善空間

 

臺北家中住在4樓公寓,入門後門口就有門檻、上洗手間也有個門檻,連進房也因為和室的裝潢,有著將近15公分的高低差。當時奶奶正屆中風過後的黃金復健期,若因受限於無法上下樓,與種種不友善空間,而錯過恢復生理機能的好時機,未免太過可惜。

 

對奶奶而言,臺北的舊公寓,實在不利她密集復健。

 

2. 女性與主要照顧者的傳統思維繫絆

 

父親除了身為長子外,也是家中唯一的兒子。

 

在父執輩的傳統家庭思維裡,兒子自然而然會成為生病照顧排序時的第一位,但「照顧」一事大多與女性的角色連結較深,雖然在照顧決策上以父親為主,但在家庭分工裡,父親主責財務面,母親才是決策後的身體力行者。

 

從奶奶住院開始,在醫院一路陪伴照顧,到後續送至機構的主要聯繫,都由母親擔任對口。那時,她曾說若奶奶送回家後,很怕自己沒有能力照顧奶奶。但是她身為長媳,若不能提供照顧,似乎很難跨越在傳統道德上對於社會角色的期待。

 

3. 與外籍看護的溝通磨合需要時間

 

奶奶長期與爺爺居住在雲林農村,若要符合「在地安老」的目標,理應將她送回雲林居住。不過當時爸媽尚未退休,不能夠親自照顧;爺爺的身體狀況,也無法獨自負擔照顧中風奶奶的工作,此時能夠使用的照護資源,似乎只剩下外籍看護。

 

但與外籍看護的溝通,需要時間彼此磨合,加上考慮爺爺若無指導外勞的能力,多數溝通協調還是要倚賴爸媽兩人進行。只不過遠水救不了近火,還可能讓照顧壓力不減反增。

 

中風後最重要的就是與時間賽跑!為了把握黃金復健期,我建議父親先讓奶奶入住機構,配合機構提供的復健服務,藉此訓練身體的生活自主性。

 

4. 24小時不打烊的機構照護

 

最後決定將奶奶送至機構的關鍵是,機構有護理師、社工及照顧服務專業的人員,提供24小時的照顧服務。

 

初次中風後若狀況不穩定,可能會提高二度中風的機率。在機構內,便可以透過定期復健與專業護理人員的協助,穩定病情降低再中風的可能。此外,奶奶中風後申請了身心障礙手冊,可以領取托育養護補助,這也大大減輕父親在經濟上的負擔。

 

以前老人家對於入住機構,非常排斥,認為是「被子女拋棄」。其實將長者送住照顧機構,只是換一種方式照顧他,因為任何一種照護方式,都是根據失能者的需要而產生。但唯一不變的是,無論哪種照護方式,「親情」是任何照護資源都無法替代、也是最重要的關鍵。

 

所以我們也優先考量離家近,或交通方便探視的照護機構。這樣一來,家族的親友們便能固定至機構陪伴,給予心靈安慰,降低奶奶的寂寞。

 

奶奶離世後,讓我再一次思考「家」的意義,也開始在照護資源這條路上有了更深的省思。

 

到底該在哪裡安老?該使用那些照顧資源?對於被照顧者及照顧的家屬,我們都希望能無憾且愉悅的走完最後一哩路。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到底要花多少錢?連居服員也很難算清楚…

撰文 :愛長照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不論你我是什麼身分,總有一天都將面對退休後的生活,如果需要被照顧,那要花多少錢?一件紙尿褲要20元,一天大概需要6件;灌食牛奶一瓶50元,一天六瓶共300元……但我也實在不敢再算下去了。

文/居服員藍家蓁

 

如果有一天,家裡的長者病了,你能接受長者被照顧的時間是多久?一年?兩年?還是十年?又或者,你是否想過,在忙碌的社會裡,不是所有的長者都能幸運地和他們的家人同住在一起。陳爺爺的家,也難逃這樣的命運。

 

陳爺爺的故事

 

陳爺爺一個兒子旅居國外,一個兒子因工作常出差,而媳婦要工作,又要兼顧夫家及娘家,恨不得有三頭六臂來解決困境。這個家庭在奶奶臥床後,便請了一位陸配來協助兩老的生活起居,前前後後共有8年之久。

 

我照顧的對象是爺爺,當時他已高齡94歲了,需要靠四腳助行器行走,個頭相當高大,記憶不是很好,耳朵重聽,清醒的時間多半看書或看報紙、電視,但很快就陷入打瞌睡的狀態。

 

負責照顧奶奶的姐姐,每天重複同樣的事,沐浴、灌食、大小便處理。我常想,奶奶如果可以選擇,她還會想這樣繼續走下去嗎?糾結的情緒有時也讓我陷入無法自拔的地步。

 

爺爺和奶奶雖然同住一個屋簷下,但卻沒有任何的互動,奶奶臥床之後就再也沒說過話了,也不會動了。

 

以平均年齡來說,一般的人在65歲退休,也要過著20年的孤單生活,因為在這個世代,孩子們為了工作,有時也只能接受公司的外派,我們都無法說那是誰的錯。還好,兩老都是公務員退休,沒有造成太大的經濟困擾。

 

長照這筆帳,算下去才知多驚人

 

不論你我是什麼身分,總有一天都將面對退休後的生活,如果需要被照顧,那要花多少錢?一件紙尿褲要20元,一天大概需要6件;灌食牛奶一瓶50元,一天六瓶共300元……但我也實在不敢再算下去了。

 

我試著不去煩惱多年後的事情,但不可否認的是,老化人口快速增加,所有的問題都已浮現到檯面,我們的政府是否已激盪出相關的配套措施,來迎接長照的時代,你有真的準備好了嗎?

 

由於不堪支付高額的長期費用,最後終究還是用奶奶的名字,申請了外籍看護,那位姐姐只好離開他工作8年的地方,或許這樣是一個好的安排,因為姐姐終於可以和她的家人在一起了,我也真誠地祝福她。

 

便宜的外籍看護一定比較差?

 

在這件事情中,顯露出極大差異的同工不同酬,當外籍看護妹妹問我時,我真的不曉得該如何安慰她,難道他們出生比較卑微嗎?還是現行的制度在糟蹋人呢?大部分的人對外籍看護的印象都不是太好,過去也耳聞過不少是非,有虐待老人的、有集體遺棄的,相當可怕。

 

我所認識的外籍看護妹妹是一個很棒的人,相當認份,真是老人家的福氣,或許是信仰的力量,一直幫助她成為更好的人。我知道神已為她累積了天上的財富,也必定在適當的時刻傾福於她的家庭。

 

有一次在幫爺爺洗腳的時候,他說當年他被關在水牢裡很久,腳都爛了。確實,爺爺腳上的皮膚除了顏色不一樣之外,還特別的薄,如果兩天睡不好,腿不但會腫大、破皮,血跡斑斑,這些傷口就這樣反反覆覆地纏著爺爺,有時不好的睡眠品質,也讓爺爺在排便時吃盡苦頭,整個馬桶都變成紅色染缸,讓人冷汗直流。大家還是要重視自己的身體健康,不要將來成為別人的負擔。

 

老有所終的長照理想

 

大家還記得高中讀過禮記禮運大同篇節錄:「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

 

古人所言不假,歷代的賢者們沒有一個不是小心謹慎地運用禮制治理國家的,那我們讀的賢者都去哪裡了呢?希望有一天我們都不會自食惡果。

 

在不久之後,因為奶奶回天家了,外籍看護使用權轉至爺爺名下,我也離開了服務時間長達四年之久的工作站,但我是放心的,我真的知道妹妹會好好照顧爺爺。

 

她是一個可敬的教徒,在她心中,可為與不可為之間有一把相當明確的尺,這是讓我感到最欣慰的。當然,我們也成為了好朋友,彼此交換禮物,並深深的祝福對方的未來。

 

(本文經愛長照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可當產業商機來看嗎?(上)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從台灣實施長照2.0以來,不僅科技器材業談商機,各種照護師專業公會或學會也一直在開產業商機研討會。就像服務業本是一種概念,有人心裡把它想成奴隸工作或連結到聲色犬馬,當衛福部長勉勵醫療為服務業,就有人反彈一般。產業也是一個概念,商機或許也如此。看大家說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也就可能影響被照顧者如何被對待。

文/周傳久

 

使用者付費,照顧者做工的得工價,本是可理解。但使用者付出多少,期待獲得什麼服務,和照顧者覺得應得多少;政府什麼立場介入,介入後業者應有什麼利得?這其中就各有看法。長照在台灣的需求越來越大,因為人口老化、失能者增加,真的會消耗更多資源。大家總得多花些心思找到共識,產業、商機是什麼意思?

 

再往前走,從長照十年到長照2.0,政府很快的提出運作架構。但到底大家的價值理念為何?舉個現象,一個專業治療師開延緩失能種子師資培訓班,講課討論的主題一開始就是我們xx師界可以吃這塊,那塊也可以吃到一些……。

 

政府巡迴解說長照ABC,用三種店的觀點說明制度,這是從業者的角度為重,還是從民眾的角度為主?大家可以問問看,有多少民眾知道ABC的意思。四處有業者在討論,「我們要搶A」、「政府已經來電希望我們趕快接C」、「我們全縣還沒人符合A的申請資格,那這樣我們的補助很少怎麼辦怎麼公平」?

 

長期照護不只是「販賣商品」

 

長照是做照顧人的工作,而不是賣商品為主的交易活動。而且業者要互動的對象,在溝通和行動上,可能無法用一般二十歲、四十歲的人類比。從急性醫療走入長照,照顧工作的主旨也不全然相同,需要花更多時間在溝通,再引導被照顧者參與決定。要為諸多原因受限的被照顧者,設想更多可以感受到尊嚴價值和樂趣的活動度過時光。

 

如果談長照首先談商機,聚焦哪裡有錢哪裡去,畫大餅說明產值,這真的和許多醫療奉獻獎得主說的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不同。太多心思思考如何獲利,還可以挖到哪些收益,我們心裡還有多少空處討論如何提供更好的照顧?例如失智日照接五位老人,叫他們如軍事單位操課,大家玩一樣遊戲,一樣的作息。機構的「活動」是什麼?我們還有心思想「這樣做妥嗎」?

 

北歐制度的人性,究竟來自何處?

 

台灣人好喜歡到北歐考察長照。可是相較美國資本主義社會,北歐從未把長照當產業商機來發展。而是相互顧念的共同承擔。以前丹麥醫院門口掛個牌子,「當有人來找你求助,要把他當耶穌基督來接待」。挪威從聖經好撒馬立亞人故事引伸激盪,歸納出尊嚴、公義、平等、卓越四個落實照顧創意的方向。

 

芬蘭醫師說,六十年前遠渡重洋來台灣,到恆春把X光機裝起來,是一種上帝使他得到自由,不受的轄制去和同學比賽追求金錢最多和地位最高,使他可以選擇這個工作。直到如今八十歲在推動全芬蘭延長獨立自主而有非常大的貢獻,仍認為是享受自由選擇。

 

荷蘭大學護理系的創新科技課,年年想辦法更新移動式設備,因應正規出院返家照顧系統還沒到府完整建置前能先應急。這不能大賺錢,卻解決問題。以色列的輔具借用中心一年幫國家省一百四十億醫療經費。他們用交換整理流通三百種輔具,用服務感動人捐押金以便永續經營,這也不是為了大商機,卻是世界參觀的輔具經營典範。

 

台灣人跑去北歐倒底追求什麼?若是羨慕人性和創意,若是朗朗上口以習於考試能背答案來背「科技始於人性」,是否繼續追問人性又來自哪裡?

 

長照可當作產業商機來看嗎?(下)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

長照可當產業商機來看嗎?(下)

撰文 :新高齡社會 日期:2017年12月26日 分類:醫療照護
  • A
  • A
  • A

實際上,談及長照,有許多已經存在的問題等待先釐清價值理念,才能決定下一步,不能假設大家都已經省思過相關議題的裡裡外外。

文/周傳久

 

例如,對老人、失智、失能的刻板印象如何影響生活選擇機會?過度保守負面思考的照顧方式怎樣限制老人的自主和尊嚴?甚至什麼是照顧,人是什麼? 不然怎有世界極致文化瑰寶所在的博物院導覽員工,會對來訪老人說,「你是免費票,你看得懂嗎?」怎會看診時,醫師一直問家屬,好像老人不會講話?

 

以人為本的照護

 

以基督教信仰的人來看,聖經說人是上帝按著祂的形象造的。這意味著尊嚴不是建立在財富與社會位份,並相信人的靈性需要,不是吃飯洗澡後坐在輪椅,甚至提早下午五點全部推去就寢就滿足。所以有專責的活動帶領者。這人觀也意味著人人平等和為什麼平等,所以會更重視實在的需求調查,因為不能漏掉任何人。所以會考慮被照顧者,同時一定考慮照顧者。

 

另外,關於服務照顧,現在社會有的地方流行晚輩為長輩洗腳,甚至洗的小孩因心裡無預備,適應不良不甘不願。然而洗腳故事在聖經中是當老師的耶穌為學生洗腳,服務是展現身為人,最高巔峰(pinnacle)等級的人性表現。耶穌說這是示範,勉勵大家照著老師做去服務別人。也許不同的信仰和文化理念,對照顧有不同的想法。

 

缺乏這些基礎思考,直接跳到分資源或推政策,怎能往一樣的方向前進?變成錢近、錢進,但原來的挑戰還是沒有積極克服。

 

怎麼讓長照前進,而非只有「錢近」?

 

近年本於服務和改善人的困苦,有所謂社會企業,它不是以投資追求最大利潤。若是這種理念,未必員工苦哈哈。荷蘭就有調整組織結構和運作模式,經營出色的社會企業形態長照公司。但他們從未一直開會探討商機。他們一直在開會探討的是,如何讓更多參與公共政策的人理解專業護理照顧的深層意義,去溝通爭取走向專業藍圖。

 

服務好、速度快、成本低,在一般企業經營是三個難以兼顧的期待變數。總是顧到兩項缺一項。但服務組織和工作理念如果落伍或不清不楚,甚至私下完全以聚集財富為優先。自然讓客戶陷入更不確定。偏偏重度失智失能者又不見得能清楚表達。所以會有水管沖一批老人洗澡這樣的經營方式出現。大便乾掉黏在腿上都還沒人清的機構。看到別人活動想參加,卻被綁住插鼻胃管不得動彈的老人坐在那裡。

 

人才教育,是長照未來的根本

 

還有一個很基本的問題,就是我們許多專業照顧科系在大學基本上是不太教行銷的,認為那不是本科專業的一部分。在歐洲,大學照顧科系有行銷學習,意味著能創業,能向不同領域的人說明自己的理念,能與不同領域的人互助合作,創造新的服務。

 

另外就是價值理念和倫理怎麼教,是用考古題?是講幾個故事?是一班鬧哄哄一百多人?若有這類基礎訓練,眼界和能力提升,就不會排斥經營開展,不會變成習慣做聽命者,或者把自己界定在因健保給付,所以就是換管為主要業務。更不至於服務若干年後,變成拒絕改變,又天天抱怨,發展停滯的狀態。

 

長照是有費服務,但是否適宜被視為大產業商機討論?能看到需要而找出好辦法,這辦法能帶來收入很好。但這和一直在研究你可以吃哪一塊,我可以吃哪一塊有什麼不同?二者將如何影響長照資源使用?怎樣影響人們的生活品質?有待更多討論。

 

長照可當產業商機來看嗎?(上)

 

延伸閱讀

熱門文章